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陪你去苏俄触摸情怀——一家六口人的俄罗斯之行

  • 出发时间/2016-04-28
  • 出行天数/8 天
  • 人物/家族出游
  • 人均费用/10000RMB

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三套车》、《喀秋莎》……从小听着老爸唱这些他最喜欢的俄罗斯歌曲长大,明白苏联对于父辈那代人而言有着我辈似乎永远都无法理解的情结。偶尔听老爸由衷向往的碎碎念:如果能坐国际列车去红场就好了……陪着家人亲身体验一下社会主义试验场的遗骸,万一失望至少还有冬宫兜底,为什么不出发呢?于是决定在这个北国春天姗姗来迟且节日气氛浓郁的五月,陪爸爸妈妈公公婆婆走一趟俄罗斯

奈何对俄罗斯史知之甚少,为数不多的几个沙皇彼得大帝、叶卡捷琳娜二世根本串不起串儿来,只能临行前补课。还好挑选的《俄罗斯史》质量很高,翻了两遍之后心中终于有些了然。俄罗斯历史相对简单,除了早期的基辅和封建割据时期,比较著名的就是莫斯科大公国、俄罗斯帝国、苏联和现在的俄联邦这几个时期了。基辅已经被分裂到乌克兰成为首都此行肯定无法企及,而莫斯科大公国、苏联和俄联邦的首府都在莫斯科,最辉煌的帝国时期首府在离西欧更近的彼得堡——于是这趟时间并不宽裕的俄罗斯之行,就锁定在莫斯科圣彼得堡

再次推荐这本七百多页厚的《俄罗斯史》,窃以为对迅速扫描俄罗斯助力匪浅。

鉴于英语在俄罗斯这个桀骜民族的普及率非常低,且又拖家带口阵容庞大,旅行团自然成为首选。可到机场集合时才发现,整团41人除了老公和我以外基本都挂着皱纹、漏着白发,年龄最大的两位奶奶竟然75岁了,而且是没有子女陪伴出行!导游说俄罗斯团年龄结构经常如此,都是奔着情怀来的。后续游览期间当导游不时指着路边雕塑让大家猜人名时,一位头发花白的老爷爷几乎每次都能流利的说出一串串听起来差不多记起来又很难的名字,我的眼神马上悄悄的写满了崇拜。但也并非都是情怀,有次大家约在朱可夫元帅雕像前集合,一位阿姨给另两位因为看LV包包迟到的阿姨打电话时说,哎呀,我们都到啦,就在那个、那个什么柴可夫斯基的像前面啊;还有次看无名烈士墓前整点换岗仪式,有位阿姨大声的问这是奥运圣火吗?——不知道朱可夫、柴可夫斯基还有二战忠魂的在天之灵听完会不会一口鲜血喷薄而出活过来……

莫斯科其城

首站莫斯科,正当情怀。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城市,对中国人而言尤为如此。国人如有机会真应该来莫斯科转转,因为总有很多个时刻会让你如此似曾相识抑或恍然大悟,然后忍不住会心一笑:莫斯科像极了北京,不,应该是北京像极了莫斯科

高度中央集权的政治形态决定了城市布局:莫斯科大公国的皇宫克里姆林宫现在依然是城市的中心,整个城市就像一个圆圆的煎饼一环套一环。想当年梁思成极力反对以清宫作为中央办公区、极力反对摊大饼的城市布局,可如果当年梁老看看莫斯科,估计早就知道抵抗无效了。于是莫斯科现在堵的比北京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高度中央集权的政治形态甚至决定了单体建筑形态:莫斯科整个城市几乎全部保留了当年苏俄时代的建筑,数不清的不起眼的小单元格向横纵两个方向重复,最终堆积出一个庞然大物——让人震惊到咋舌。

典型建筑自不必说,1948年到1953年,苏联集中设计建造了一批社会主义风格的摩天大楼:莫斯科大学、列宁格勒饭店、劳动模范公寓、重工业部大楼、乌克兰饭店、文化人公寓、外交部大楼……在莫斯科穿梭的这几天,我们路过的几乎凑齐了,近看更是煞为壮观。

这是排名第一的莫斯科大学主楼,坐落在城市最高点麻雀山上,站在楼前面的观景平台可以眺望整个莫斯科。这座楼是典型的苏联摩天大楼风格,高240米,共33层、三万多间房间。据说尖尖上是校长等行政办公区,而下面是一间间学生宿舍,三万多房间每天住一晚的话要将近百年才能住完……在北京能找到踪影的是军事博物馆和北京展览馆。

这是外交部大楼,第二次经过的时候正赶上夕阳西下,金黄色的阳光从侧面打在古旧的黄色外墙上,更添一层神秘和壮阔。

这是重工业部大楼,经过的时候已经是要离开莫斯科之时了。我们来之前莫斯科连续一周多的阴郁和小雨,但就在到达的第二天开始难得的艳阳高照!而在离开的傍晚,天空又开始飘雨。如果说晴空万里下的苏俄建筑雄伟壮阔,那么阴郁中的则更添一分威严和神秘。

壮观的远不止这些地标,苏联普通的楼房都个个令人惊叹:层数一般不超过十层,但长度几十米甚至上百米!每个小单元高度相同,就像中央集权制度对每个个体要求的抹杀个性;而小单元格大量重复,就像中央集权制度强调的无比团结。走在这样的街上,不由感觉到自己的渺小和单薄。不过苏俄当年的建筑质量真是极好的,即使是民居,看上去也是如此坚固和严谨。只可惜不论是宏伟还是坚固,中国当年建造的民居都没有得到真传。

这是在车上抓拍的路边普通建筑。

这是俄罗斯国家杜马,但整个大楼并没有怎样戒备森严。大厦前面有金色霸气的双头鹰徽章——俄联邦的国徽。双头鹰徽章是由罗马帝国的君士坦丁大帝创立的,代表了罗马帝国东西两边的统一。后来罗马帝国分裂为东西罗马帝国,东罗马帝国也就是拜占庭帝国继承了这种国徽,1453年,东罗马帝国灭亡后,君士坦丁十一世的侄女索菲亚逃亡到罗马,成年后嫁给了伊凡三世,因此罗斯人认为他们继承了拜占庭也可以说是罗马帝国的衣钵,认为自己是罗马帝国的正统与后代。中间的红底骑士徽章来自他们崇尚的基督教中的故事——圣乔治屠龙。十月革命时,双头鹰国徽被废除,1993年苏联解体后又被迎回并写入宪法。

这个看似不起眼的小建筑是莫斯科的克格勃。可惜普京当年实在圣彼得堡的克格勃。

圣地红场

去红场,内心充满了某种仪式感。之前看别人的游记,每次都在脑海中勾勒它的样子,可亲自站在了那里还是发现与想象的相差甚远。眼前的红场不像天安门广场那样开阔那样车水马龙,这里是相对封闭的,四面的大建筑围出一块公共空间,更像是一个民众集会的场所。

广场北面是国家历史博物馆,因为时间关系没来得及进去参观。这是1883年俄罗斯帝国后半期亚历山大三世时期开放的。下面这是面对红场的门,门口已经立起纪念日阅兵的装饰。

这是红场背面的门,前面青铜雕塑就是著名的朱可夫元帅雕像,1995年纪念卫国战争胜利50周年时立的。朱可夫元帅是俄罗斯的民族英雄,二战时为击败希特勒立下汗马功劳。老爸一边顶着大太阳拍照,一边给我讲,当时斯林快把老将都杀光了,幸亏还留了个朱可夫,否则还真没人给他打希特勒了。

红场东面是如此壮观的古姆百货,占据了整个镜头空间!

忍不住进去感受一下,整个百货商场地上两层,最上方有玻璃顶,里面宛若一座半开放的城市!我想当年建一座这么大的商场,或许是为了让苏联人民走在里面产生社会主义世界生活如此富足的感慨并增加奔向共产主义的信心。

广场南面,就是著名的九个洋葱头圣瓦西里大教堂了。这个大教堂建于16世纪中叶,距今五百余年,为莫斯科大公国第一个沙皇伊凡四世纪念战胜喀山汗国建造,成为莫斯科当时的最高建筑。伊凡四世结束封建割据时代开始沙俄专制统治的正统性,得到了东正教大主教的支持。莫斯科大公国是个政教合一的国家,东正教会在推行沙皇的政治主张方面不遗余力,沙皇在抵御周边异教国家侵扰,以及后来的对外扩张中也都是以东正教为旗帜,征服喀山亦是如此。因此可以说,征服喀山,既是政治军事上的胜利,也是宗教上的胜利。——圣瓦西里大教堂就是胜利的结晶。关于这个大教堂,还有一个广为流传的传说:伊凡四世又被成为伊凡雷帝和恐怖的伊凡,足以见其残忍无度。当年教堂建成时,他问设计师是否还可以再建一座更好的教堂。设计师不明就里的说可以,于是伊凡四世就命人刺瞎了设计师的双眼,以保证圣瓦西里大教堂的举世无双。

广场西面就是克林姆林宫、阅兵台和列宁墓了。由于筹备胜利日阅兵,很遗憾列宁墓不开放。台子已经开始搭建,座位离远看组成为俄罗斯国旗的形状。

1945-2016,站在宣传版前面忍不住敬了个军礼。

在广场上可以望见克里姆林宫的塔楼。共有18座塔楼参差错落的分布在宫墙各段。五座最大的塔楼上装有红宝石五角星,就是著名的克里姆林红星,会随着风向变动而缓缓转动。

这是广场东南角不知为何物的建筑,在机械吊车的映衬下更显威武。

这是广场东北角的喀山圣母大教堂,挤在国家历史博物馆和古姆百货之间,因为不大,所以很容易被忽略。这是为了纪念击退1612年波兰军队入侵而建造的,1936年也是由斯大林下令而被拆除,1993年重建。虽然很小很新很不起眼,但这里的灯火却最为旺盛。第二次来红场时正赶上东正教复活节,在远处我就被这里天籁般的女声吸引,毫不夸张,真是天籁一般的歌声,如此轻盈、柔美,让人忍不住靠近。于是我也向女教徒一般用纱巾蒙住头发走进了教堂。只见里面占满了虔诚的教徒,最前面应该是衣着有些夸张的主教在进行某种仪式,时不时说唱着,而优雅的女生则做着附和。虽然一句也听不懂,但还是痴痴的站了好一会儿。

喀山圣母大教堂后面是俄法战争博物馆,纪念1812年那场全民参战、坚壁清野,把拿破仑最终驱逐出境的爱国战争。后面的凯旋门会详细讲这段有趣的故事。

来到红场当然不能错过拍合影!导游自告奋勇的当起摄影师。开始还比较中规中矩,后来在老妈的身先士卒下,画风就变成了下面这样。

克里姆林宫

克里姆林宫就坐落在红场西面,宛如中国的故宫。“克里姆林宫”在俄语里意为“内城”,蒙古语为“堡垒”,始建于1156年,尚在基辅罗斯时期,比莫斯科大公国成立还早了将近四百年。但克里姆林宫比故宫小太多了,好多部分现在依然是办公所用,普京就在后面这座楼里办公,可以这么近距离接触,比中南海高高的围墙靠近都不得可着实要亲民很多。这张照片经征集民意,得票最高的是女特务,还有说女保镖的、女飞行员的、女总统的……

克里姆林宫最值得细看的,要算教堂广场了,由四座14-15世纪建造的教堂围绕而成。

圣母升天大教堂最为辉煌,历代大公和沙皇在这里进行加冕典礼。建于1480年,由意大利建筑师修建。明明是四点关闭,可当我们三点四十赶到时,却被一位俄罗斯中年妇女拦在门口告知已经要关闭一会儿有活动不得入内参观。就是这么随意却又强势的不给理由,于是只能拍个外立面之后忍痛转战其他几个。

圣母升天大教堂西边是这个小的圣母法衣存放教堂,据说教堂内保存有1627年的圣幛,1644年的壁画。可惜也未能进去参观。

圣母法衣存放教堂的南边,就是天使报喜大教堂了。顶端有9个金色圆顶,是沙皇的个人礼拜堂,也是皇族子孙的洗礼与结婚之地。

天使长教堂在天使报喜大教堂对面,是为了祭祀军队的守护人天使长天使米迦勒而修建的,为历代沙皇的陵寝,里面共有47口铜棺,但沙皇的尸体并不在铜棺里,而是被埋在十多米深的地下。

这是著名的伊凡大钟楼,主体建于16世纪初。拿破仑入侵法国撤退时曾想炸毁它,但由于炸弹没有完全爆炸,大钟楼神奇的存活下来,现存的是1992年修复后的。

谢尔盖耶夫

莫斯科大大小小的教堂可谓随处可见,经历过苏联无神论统治的数十年还能保留这么多,确实不易,可见东正教在俄罗斯深深扎根的生命力。如果想进一步感触东正教教堂,有一个地方非去不可——谢尔盖耶夫。莫斯科东北部有一组保存完好、风格独特的古代城镇,这些城镇行程了一条曲线,并有一个浪漫的名字“金环”。谢尔盖耶夫就是这金环上重要的一点,是俄罗斯东正教的中心。小镇缘起于十四世纪一名叫谢尔盖的圣徒在此建的一座小教堂,他倡导集体住宿和修道,随着追随他的修道者日渐增多,这里逐渐发展成为俄罗斯最大、最富有的修道院——圣三一修道院。修道院在此后这六个世纪的悠长岁月中,不停的修建、改造,因而包容接纳了俄罗斯不同时期的建筑风格,成为东北罗斯古典建筑群的代表。

这是整个修道院建筑群里最古老最著名的圣三一教堂,教堂里有修道院创始人圣徒圣谢尔盖.拉多涅日斯基的坟墓。站在幽暗古老的教堂里,听着唱诗班的轻声吟唱,看着圣徒安安静静的排成一条长队,逐个去亲吻谢尔盖的棺椁——真是一场神奇的体验。

圣徒们到这个小楼里取圣水喝,我也随波逐流的尝了一口,倒也真是清冽冰凉,至沁人心。

近处这座有五个漂亮洋葱头、上面还布满小星星的就是此行让我被东正教深深震撼的地方——圣母安息大教堂。

东正教的教堂与天主教不太一样,教堂内没有大面积的窗户,墙壁、屋顶、柱子上的壁画连为一体,较为昏暗的视野内布满精致的视觉冲击。

我拗断了脖子,贪婪的上下左右四处张望,像一团小干瘪的小海绵一样迅速的吸收着这种新奇文化的水分,然后内心慢慢变得舒展,却依旧贪婪的收不回目光。

当我在人群中飘飘忽忽的走到一个角落时,游荡的目光触到高高教堂顶这幅金光闪闪的人像。我对基督教知之甚少,只是依稀辨认出人物是耶稣,但到底是一幅什么样的故事则全然无知。不过,这一点不妨碍它对我的震撼和吸引,这幅闪亮亮的金黄在四围昏暗的对比下更加醒目,当我看上它的第一眼,就感觉它把我从地面一下子向上吸引,当我越仔细看它,我越慢慢的向它靠近。周围的一切景和一切声仿佛都幻化成模糊虚无的云雾状,乌乌的混杂在一起,与我无关。

这是拉近放大的摄影效果。

正因为窗户少,这从窗户中射进来的阳光才如密林光束般充满空气感,且自带冷艳效果,与满室暖色调的壁画形成对比。

高高在上的圣像悄无声息的注视着下面的芸芸众生,从侧面闯入的阳光增加了一丝神秘气氛。

这是金碧辉煌的圣幛,把教堂正庭和圣坛隔开。

霍夫斯基教堂是后面那个长方形的,建于十五世纪,从外形上看一点也不起眼,里面却也是热闹非凡。

我们去这天恰逢东正教复活节的前一天,杜霍夫斯基教堂俨然变成了一个大餐厅,信徒带着复活节小蛋糕来这里参加活动。

满眼都是赤裸裸的黄金。

凯旋门&胜利广场

都说俄罗斯是一个战斗的民族,罗曼诺夫王朝版图最辽阔时期2400万平方公里的疆土都是一点一点打出来的。向西和波兰打了差不多五百年,向南和土耳其斗了三百多年,向东曾一度拓展到北美阿拉斯加。但这样一个彪悍的民族,近代也曾经遭遇过两次惨痛的侵袭:1812年的拿破仑和1941年的希特勒。

但我发现俄罗斯也是个勇敢的民族,对于这两段曾经阶段性失败的历史丝毫不避讳,反而使其成为鼓舞民族斗志的最佳方式。凯旋门、胜利广场和卫国战争纪念馆串联起来,成为莫斯科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法国巴黎的凯旋门几乎无人不知,是拿破仑当时为了庆祝打败俄奥联军的战士凯旋归来而建。巧的是,莫斯科也有一座凯旋门,也是庆祝同一场战争,但其说法是为俄罗斯赶走拿破仑获胜而建。原来,当年拿破仑横行欧洲时,曾率领64万大军一路打到离莫斯科只有75英里的博罗季诺村庄并在此开展了一场异常惨烈的战役:只有一天作战时间,俄军官兵伤亡人数4.2万、法国及其同盟军伤亡5.8万人。之后拿破仑攻入莫斯科、进驻克里姆林宫。但这才只是开始,俄罗斯实行坚壁清野的战术,连农民都组成游击队独立作战。不过更可能是天气的原因吧,入冬后拿破仑的士兵死于饥饿、瘟疫和天气,最终撤退。于是,法国人认为自己占领了莫斯科胜利了,所以建造了凯旋门,俄国人认为自己把法国人赶出了莫斯科胜利了,所以也建造了凯旋门。不知道如果有一天这两座凯旋门可以对视,他们该是什么样的目光。

凯旋门旁边的胜利广场,则是1995年纪念俄罗斯卫国战争50周年所建。这样的大理石碑从1941年一路到1945年,每一步都是如此的沉重、艰辛和壮阔。

广场尽头的胜利女神纪念碑,碑高141.8米,象征着1418天的卫国战争。碑座下面是勇士格奥尔基手持长矛刺杀毒蛇,碑座上面是手握桂冠的胜利女神,两旁各有一个吹着胜利号角的可爱天使。

雕像尽头的卫国战争纪念馆前,无名烈士墓圣火永续、鲜花永存。

新圣女公墓

新圣女公墓,着实带给我不少意外之喜。不起眼的小门,进去之后却是别有洞天。这里比花园更庄严肃穆,却比墓地更加轻巧灵动。不愧是欧洲三大公墓之一。

这里的每一座墓碑,都是一件精美绝伦的艺术品,背后都藏着一串有趣的故事。

赫鲁晓夫是前苏共最高领导人当中唯一没有被安葬在克里姆林宫红墙之下的一位。设计师涅伊兹维斯内用对比鲜明的黑白大理石组成这个墓碑,巧妙的表现了赫鲁晓夫的功与过。而赫鲁晓夫的头像夹杂在其间,微笑的等待后人评说。

这个由俄罗斯国旗造型的墓碑主人,正是叶利钦。其中白色是中国产的大理石、蓝色是意大利产的威尼斯马赛克、红色是巴西产的红色斑岩。苏联解体、经济凋零——叶利钦至今依然是一个颇具争议的人物,据说为了防止有人破坏他的墓碑,才刻意做成了国旗的造型……叶利钦墓碑在公墓进门的醒目位置,占地很大,旁边空出了一块同样大小的空地,据说是为普京留下的……

这位将军是列别德,曾一度被认为很可能成为叶利钦的接班人, 普京在克格勃时的同事,后任克格勃最高领导。据说在俄国总统选举的前一天与普京深谈了几个小时后,放弃了总统竞选,普京才得以顺利当选。后因为飞机失事去世,很可能又是一出权利斗争的牺牲品。

这副中国面孔,就是历史课本上著名的王明左倾错误路线所说的王明。别的不说,这的确是个很聪明的人,发现苗头不对之后就一直躲在苏联不肯回国,这才得以安享晚年,末了还能进新圣女公墓。如果留在中国,别说进公墓了,身首异处或许都有可能。王明是安徽六安县人,前面的鲜花就是六安县政府所献,看来鲜花也能成为公干出国的好由头。

这位美人是斯大林的夫人娜杰日达·阿利卢耶娃,出嫁时年方十八。她曾随夫上前线,在列宁办公室当过秘书,与斯大林在政见上有异,官方口径是31岁于家中自杀,斯大林拿出了不在家的证据……

这也是一位夫人,赖莎·戈尔巴乔娃,没错,是戈尔巴乔夫的。

谈完政治人物,下面几个都是苏联社会主义时代的英雄人物。

拉夫里洛维奇设计的穿甲炮弹可以穿透100毫米厚的钢板,雕塑家就将他的墓碑设计成一块厚度为100毫米的弯曲钢板的形状,而墓碑上的3个弹孔则形象地向后人展示着这位武器专家研制的炮弹有多么巨大的威力。

图波列夫,一个人独立完成了整个图154飞机的全部设计工作,现在听起来还有些让人不可思议。

这是著名的小说《卓娅和舒拉的故事》中的原型卓雅,就义时年仅17岁,这个人物形象颇有些像中国的刘胡兰。

别尔希阿尼诺夫·列昴尼德·谢梅科维奇,俄罗斯最伟大的妇产科医生,也是在二战后人口急剧下降鼓励多加生育的特殊环境下催生的国家英雄。

最后必须要说的,当然是艺术家。俄罗斯在文化上的地位一直有些尴尬:虽然大部分国土在亚洲,但是绝大多数人口却在欧洲俄罗斯人认为自己的文化是欧洲的,但欧洲却并不这么认为。加上语言障碍,俄国文化长久以来一直不太能得到欧洲主流文化的认同。不过即便如此,俄罗斯依然诞生了不少伟大的艺术家,其中有些终于突破障碍站到了世界的舞台中央。

这个漂亮白色墓碑的主人是契诃夫,俄国19世纪末期最后一位批判现实主义艺术大师,与莫泊桑和欧·亨利并称为“世界三大短篇小说家”。《变色龙》、《套中人》这些名篇想必大家在上学的时候就读过。

《钦差大臣》、《死魂灵》的作者,没错,果戈里,俄罗斯最伟大的讽刺作家,批判现实主义文学奠基人之一。据说果戈里的墓在迁往新圣女公墓打开棺椁时发现竟然没有头颅,原来是著名戏剧家巴赫鲁申因为对果戈里崇拜至极而买通看守墓地的修士将其头颅挖了出来列在家中视为珍宝……看来疯狂的粉丝文化存在还真有些年头了,不是“日风渐坏”的当代产物。

马雅可夫斯基,俄罗斯著名的诗人,以自杀的方式告别人世。

奥斯特洛夫斯基,没错,就是那部《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作者。不知道现在的小朋友上学时是否还被继续教育这本书。下面还雕有陪伴他大半生的军帽和马刀。

这是苏联时期的播音员列维坦,他的声音通过电波鼓舞了无数苏联士兵的士气,令德国人闻风丧胆。德军兵临莫斯科近郊时,拟定的十三人黑名单中,第一名是斯大林,第二名便是列维坦,足以可见其在当时的影响力。

尤里·弗拉基米洛维奇·尼库林,莫斯科大马戏创始人,是一位类似卓别林的喜剧家。他生前的爱犬和他同一天去世,被塑在墓前继续陪伴他。

这是世界低音歌王夏里亚宾,其雕像依据列宾为他的画像而来。这位举世闻名的男低音生前却一直受到国内激进分子的迫害而流亡国外。据说夏里亚宾生前曾经赌气说道,我连骨头也不能埋在这个国家。而在他去世46年后,这位不朽艺术家的遗骸,终于从巴黎迁葬到莫斯科新圣女公墓。

最后这张,是俄罗斯国宝级的芭蕾舞艺术家——乌兰诺娃。她出生于芭蕾舞世家,一生塑造了吉赛尔、奥杰塔,朱丽叶、玛利亚、阿芙罗拉和灰姑娘等多个美丽的人物形象,深入人心。

日常

莫斯科的最后一天,要抽时间感受一下莫斯科生活的日常。

著名的莫斯科地铁,果然深不可测。

每个站的设计风格不同,这一站是洛可可风格的装饰。

这一站的月台上有好些精美的雕塑作品。

麻雀山这一站的地铁建在莫斯科河上。由于时间限制,遗憾最漂亮的几个站没有去到。

斯拉夫真是一个嗜酒如命的民族,超市里各种占据了整整两大列货架。

这是欧尚超市的自动缴费机,把确认账单和缴费分开,前者依然是人工、后者是这种自助终端,省去人工划卡、签字等步骤,显著降低成本、提高效率。

莫斯科人的周末几乎都是在郊外庄园度过,有钱的住别墅、没钱的住小屋,但总是有个去处。我们去了卡洛明斯科娅庄园,庄园僻静开阔,虽然没有让人震撼的景,但漫步其中却催生让人放松的情。

这是圣•乔治钟楼,后面草坪的尽头就是莫斯科河。河道不宽,但却远远的就能望见那抹深邃的蓝,像块宝石,镶嵌在青翠之中。

施洗约翰圆顶大教堂,进出的人不如城里多,但每个都满脸虔诚,会在门口认真的划着十字。

莫斯科三日,洋洋洒洒散落出不少苏俄时期的情怀,同时又拾拾捡捡怀揣起更多沙皇时代的艺术瑰宝,可谓收获满满。最后上一张老妈入乡随俗的豪迈照以表达这块土地和这个民族在我们心目中的光辉形象。

本篇游记共含8548个文字,7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工作好忙,只能在网上看看别人的记录了,谢谢楼主了。

2016-05-26 12:26

2016-05-26 14:59

引用 一株守候草 的图片:

这好像电影里华尔街的那种大厦

2016-05-27 18:29

引用 zhoumincindy 发表于 2016-05-26 12:26:17 的回复:

工作好忙,只能在网上看看别人的记录了,谢谢楼主了。

回复zhoumincindy:我也是工作比较忙,所以只能趁假期先后再凑一些时间了~不过工作就是为了生活嘛,本末倒置就不好啦~祝福早日走出去呐~

2016-05-28 08:15

引用 浅浅快跑 发表于 2016-05-27 18:29:19 的回复:

这好像电影里华尔街的那种大厦

回复浅浅快跑:那是帝国主义大厦,这是在那个基础上设计的社会主义大厦,哈哈哈

2016-05-29 09:49

楼主的生活很洒脱,向往在路上的生活

2016-05-30 11:59

最后一张碉堡了

2016-06-01 11:3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贵族 发表于 2016-06-01 11:30:04 的回复:

最后一张碉堡了

回复贵族:和您老比还差很远,向您老学习致敬!

2016-06-01 19:17

引用 tommey 发表于 2016-05-30 11:59:55 的回复:

楼主的生活很洒脱,向往在路上的生活

回复tommey:那就走起来吧~

2016-06-02 16:34

引用 一株守候草 的图片:

不同距离的拍摄

2016-06-22 20:25

引用 一株守候草 的图片:

东正教的经典

2016-06-22 20:26

引用 一株守候草 的图片:

美文美图,跟游了,送上第二十一顶

2016-06-22 20:26

引用 linkway 发表于 2016-06-22 20:26:54 的回复:

美文美图,跟游了,送上第二十一顶

回复linkway:

2016-06-27 09:54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