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芝加哥——以杯酒慰“风城”

12
牙牙王 (北京) LV.2
2016-05-25 22:27 974/7

芝加哥有着大城市所拥有的一切,本质上却是小镇般的气质,充满着人情味儿。”

毫不夸张,在芝加哥的每一餐都要配酒(我不吃早饭),红酒,香槟,马提尼,压轴的重头戏路易十三,杯杯都好似在庆祝艾尔•卡彭时代的终结。

每每酒足饭饱,清歌漫路,映着芝加哥河的downtown就显得格外晕眩醉人。游人来风城,活动范围多半出不了城区,绕几天就摸出了门道,“哦,原来就是这儿啊。”

芝加哥河上据说有五十余座桥,在过去,这条河是重要的运输渠道,河上的桥可以打开,现在已成为某种仪式或观赏性景观。

不算学生和游客,长期生活在城区的主要有两大族群,老年人和尚未生育的上班族。对他们来说,没有什么比得上便利的城市生活。白天,街上车水马龙,随处可见律政美剧里西装革履的白领精英;夜晚,城区的生命力依然鲜活,绝不是大都市商圈发展中常见的“死城”。

午餐还没散去的酒又喝到了晚餐,没准又续摊到半夜的小酒馆,酒酣耳热,推开不扰人演奏的后门,是灌足了风的小巷,时差劲儿上来又过去的朦胧醉眼猛地一激灵,唉,芝加哥的早春可真是冷啊。

“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芝加哥的风可确实没有在开玩笑。

鼎鼎大名的Green Mill绿磨坊酒吧,历史悠久,拥有着世界顶尖水平的爵士乐,几乎每晚爆满,在《超感猎杀》中有亮相哦~

美国梦的开始

整个美国都是年轻的,更不论芝加哥,这座几乎在一夕之间迅速繁荣的移民新城。18世纪末,西进运动开始,伊利诺伊-密歇根运河的建成和铁路的修葺使得来自四面八方的人们以及商品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潮水般涌入这座刚刚开始向外界发出声音的年轻的城市。

或许是命中注定有此一劫,1871年持续整整3天的大火毫不吝啬的将这一片欣喜的希望焚之殆尽,仅留下了焦土之上唯一的一座公共建筑Water Tower(水塔)、无数哭泣着的人们,以及再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

卷土重来的芝加哥重建孕育了美国最早的建筑流派——芝加哥学派,一代又一代的建筑大师,Frank Lloyd Wright,Miles Van der Rohe,Louis Sullivan来到这里开创他们的国际主义和建筑理想。如今我们目之所及的芝加哥“天际线”全部采用钢铁金属大理石等防火材料,似乎是在用这种方式坚定的拂去城市历史进程中最惨痛的创伤。

在这座“摩天大楼的故乡”,100米以上的摩天大楼已经超过1200座,而每一年还会有新生的大楼在鳞次栉比的间隙中拔地而起,除了赞叹建筑技术的高妙,也颇为惊讶哪里还有可供盖楼的位置。天气好的时候可以乘游船沿着芝加哥河游城,或是跟随当地脚程极好的解说员老太太仰首穿梭在整齐的街道之间,听一场关于建筑革命的故事。

走到66号公路的标识牌前记得一定要驻足停留,“从芝加哥洛杉矶,一路超过两千英里”,脚下就是美国“母亲之路”开始的地方,是历史回忆共同的起点。它经历了几许兴衰,一路窥尽美国的运输和交通历史,最终承载着无数个追逐自由和勇气的美国之梦驶向了广阔的西部。

一座真正的城市

想要读懂一座城市,除了要看它的风貌,还要走进城中的生活,不然都市的繁华看起来总是相似的。与纽约相比,美国人认为芝加哥更能代表美国,这里有大城市的繁华,有典型的美式生活,有更鲜明的汽车文化,有人与人之间不曾走失的热情。

尽管“愚人村”哥谭早已成为纽约的另一个诨名,但有意思的是《蝙蝠侠》的早期绘者Neal Adams一直以来都相信1940年代盛产各种黑帮劫匪的芝加哥才是蝙蝠侠的故乡,哥谭市的原型。只不过后来的纽约客编剧Bill Finger将虚拟的哥谭市与现实中的纽约城连接起来,以后执笔的作家也相继以此成为约定成俗的故事。在诺兰指导的《侠影之谜》中,哥谭市的中心建筑韦恩大厦实际上则是芝加哥的期货交易所。

哥谭所代表的黑暗、堕落和罪恶属于每一个城市,它不只是“11月最冷的夜晚9点11分曼哈顿的第14街。” 芝加哥的后巷,北京的胡同都可能是哥谭的缩影,太阳照不到的地方,存在着与光鲜亮丽相息相附的另一面。这些淋漓的血肉随之生长,蜕变,站立成为一个美丽而并不乏味的城市。

“我邂逅了一座城市——一座真正的城市,人们叫它芝加哥。”100多年前,英国作家吉卜林被芝加哥的市井之声所吸引。虽然21世纪的芝加哥早已今非昔比, 它再也不是桑德堡诗中那个世界的猪肉店,在煤气灯下与乡下小伙调情的浓艳女子也早已过了时,但它依然如此真实。没有了昔日的烟雾和灰暗,告别了粗糙的宽肩膀的城市,仍继续保留着它昂起头唱歌的骄傲和充满市民气息的喧嚣和躁动。

就像是漂亮脸蛋儿上的小雀斑,两百多年历史中的磕磕绊绊,纠葛破坏,美国人不欲遮掩,不避谈论,反而能引出“这才是天生的美人儿”这样的潮流。

与芝加哥人谈梵高

了解这座城市的生活,要从摩天大楼上走下来,走进最了解芝加哥的那些人们当中去,听听当地书评人丹尼·博斯特尔说的,“在加州,人们想拥抱你;在芝加哥,人们想跟你谈话。” 一起谈谈在机场进城路上看到的画在旧式高楼上的梵高的《卧室》;谈谈在市区里每隔几个灯柱就能看到的正在菲尔德博物馆展出的西安兵马俑;谈谈晚上是去音乐厅听一场交响乐还是去酒吧听即兴的爵士乐?关于这座城市的文艺和感性,他们有大把的谈资。

等待交响乐开场的人们赶紧先抽支烟,斜对面门口有两座狮子的地方就是芝加哥艺术馆。

在还没有“佛罗伦萨”这个名字的时候,徐志摩称它为“翡冷翠”,这是诗人骨子里的浪漫。而芝加哥就像是藏在摩天大楼下的翡冷翠,不走进去,很难体会它也是文艺者的心头好,这是这座城市“骨子”里的浪漫。


“在那个只有绝望的星夜,

你带走了自己的生命,

就像殉情的爱人一样,

然而,我必须告诉你真相,文森特,

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什么,

如你一般美好。”

—— 唐·马克林

正在进行的西安兵马俑展,将持续至17年初,这是还原兵马俑的最初样貌。

新开的唐仲英中国馆,里面配备了高科技设备辅助中国艺术品鉴赏,非常用心,资料详实,这是一小段由纽约的皮影戏公司做的皮影戏《铁扇公主》。

Allsion是芝加哥艺术博物馆正在展出的梵高特展的助理研究员,这是她从芝加哥学院艺术系毕业之后负责的第一个项目,偶尔也会担任导览解说员。我就是在展厅内见到她的,就像是从《哈利波特》书中走出的金妮,Allsion一头红发,皮肤白皙,整个人闪闪发亮。这次三幅梵高的《卧室》齐聚芝加哥,是历史上首次在北美亮相,慕名而来的参观者们早早就排长队等在门口,展厅内更是熙熙攘攘。看上去,梵高的孤独大抵是只能留在生前了。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工作是Allsion 7岁时就有的梦想,她第一次来这里就一眼迷上了乔治·修拉的《大碗岛上的星期日》,从此艺术之心未改。她说她是在这里长大的,这里是她的骄傲,也是芝加哥人的骄傲。为了还原一个如你我般“平凡”的梵高,Allsion讲述特展背后经历了长达15年的酝酿,近5年的布展准备工作,汇聚了约40幅油画作品,一间特别搭建的真实卧室,以及梵高的素描、附有插图的信件,短暂收藏过的报刊书籍等等梵高生活中的枝枝节节。由于艺术馆只拥有一幅《房间》以及一小部分梵高画作,特展需要向阿姆斯特丹的梵高博物馆和巴黎的奥赛博物馆,以及其他展馆和私人收藏者外借作品,花费了大量力气去说服并完成运输,原定的展期也因为配合各方规定而不得不提前。事情的结果是策展方讲了一个好故事,从梵高的家乡小镇到南法阿尔勒,直至他生命中的最后阶段。

受到日本版画的影响,梵高认为艺术家就应该生活在颜色鲜艳,阳光明媚的地方,所以他搬去了巴黎,找到了理想的居所“黄房子”,希望在这里定居。第一幅《房间》就是在这里画作的,梵高满心期待着好朋友高更的来访,但后来却发生了争吵,也是在这间卧室,梵高割下了自己左耳的一小片(并不是整只耳朵),他的精神状态也每况愈下。

梵高卧室特展,三幅《梵高的卧室》齐聚芝加哥,排队的人太多,人头攒动,这是芝加哥艺术馆1:1还原的梵高的卧室。 

这个房间梵高描绘了数次,分享给他的亲人和朋友。“我读过他所有的书信,多数是写给他弟弟的,提奥是他最好的朋友,一直在资助他画画。如果你读过其他名人的书信,你会感觉到他们是怀抱着知道将来会有人来读这封信的初衷而写的,你能看出来那些刻意的写法,但梵高不是,他的写作十分自然,真实,关于他的病情,他的现状,他的邻居,从信中你就能够读出他是一个纯真善良的人。” 书信文稿是Allsion研究梵高的重要资料,她说,不论多少年过去,我们依旧会被梵高感动,不是他的悲剧色彩,恰是他对美好的坚持。

这里讲一个小插曲,英剧《神秘博士》里有这样一段,博士将梵高带回现代,来到巴黎的奥赛博物馆,告诉他这里云集了世界上最有名的画家。当他小心翼翼地走进自己的展厅,听到馆长介绍自己已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画家之一时,梵高嚎啕大哭,像一个孩子。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烟,但总有一个人,总有那么一个人能看到这团火,然后走过来,陪我一起。”

梵高在给提奥的信中这样写。

不知哪位惺惺相惜的神人接着作出了补充——我在人群中,看到了他的火,我快步走过去,生怕慢一点他就会被淹没在岁月的尘埃里。我带着我的热情,我的冷漠,我的狂暴,我的温和,以及对爱情毫无理由的相信,走的上气不接下气,我结结巴巴地对她说,你叫什么名字。从你叫什么名字开始,后来,有了一切。


梵高只是芝加哥带给文艺爱好者的一个惊喜,走到下一个街口,谁知道又会有什么惊喜。毕竟关于音乐,关于戏剧,芝加哥人还没有开始谈呢。

最大的Tiffany穹顶

这里原来是芝加哥图书馆,后来改为艺术文化中心,举办各类艺术活动和展览,也承办市民婚礼。

观光景点

因为之前去过一次芝加哥,所以这次没拍什么热门景点,一般的城市地图都会推荐。千禧公园几乎是必去的,这里有豆子一样的云门,人脸喷泉,草地音乐厅(上图),这是从室内的小音乐厅向外拍的效果。


建筑游也算是芝加哥的必游项目,可以坐着游船沿河看看美丽的天际线,这是著名的芝加哥论坛报大楼的门口,建筑四周的墙据说是从世界各地收集来的砖石组成,找到了紫禁城的。

海军码头也是必去,不过这次没去。芝加哥艺术馆,菲尔德自然历史博物馆(有世界现存的最大霸王龙Sue的化石,镇馆之宝),历史文化中心这些之前有提到,值得一去,天文馆海洋馆好像也不错,应该适合小朋友吧。此外我最推荐的其实是大学游,芝加哥大学是我个人认为美国最美的大学,很有欧洲的古典美,西北大学挨着密歇根湖,湖边景色别致。

住宿信息

此行住在黄金海岸区的华尔道夫酒店(Waldorf Astoria),地理位置优越,无论是观光还是逛街都十分方便,这是希尔顿集团旗下的高端定位酒店,也是许多名流政要最爱的品牌。可能在中国,华尔道夫听上去不是那么有名,但这家酒店的历史颇为悠久,也曾在许多知名电影中出现过,最著名的icon电影可能要数阿尔·帕西诺主演的《闻香识女人》,片中两人到达纽约开启奢华之旅入住的酒店就是华尔道夫,片中最经典的探戈就是发生在酒店的Vanderbilt宴会厅。

三月份去的,到达当天居然下雪了。。。不过房间的会客室有电子壁炉。

卫浴设施深得我心

美食推荐

Downtoen新开的拉面店,中文叫御厨,不同于中国城里的饭店,这一家装潢一流,不仅高端大气上档次,也颇具中国风味,墙上还有绘制的现代京剧人物,可惜这是印尼人开的上海风味拉面(上海有拉面???),却有点日式风味,但是从开放厨房可以看到老师傅在拉拉面,还时不时传来“砰砰”摔面团的声音。价格不低,一碗面大概十几美金的样子,小笼汤包还不错,也是一二十美金左右。鸡丝沙拉推荐,还有一些美式风味的创新中国菜,可以尝试一下。

回到标题,欧美人都爱喝酒,好的餐馆绝对少不了酒吧,这家刚开业就迅速风靡全城的中餐馆更不例外。

碎碎念

发文的初衷是因为这是一篇被毙掉的稿子,难以见天日就发在了这里。。。餐厅去了好几家,有时间再补充,御厨是个人最喜欢也最具特色的,还有购物可以再写点。

本篇游记共含4809个文字,3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楼主请收下我的膝盖

2016-05-26 12:26

谢谢您,终于有人提到Green Mill 啦!

2016-05-26 23:3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牙牙王 的文字:

“我邂逅了一座城市——一座真正的城市,人们叫它芝加哥。”100多年前,英国作家吉卜林被芝加哥的市井之声所吸引。虽然21世纪的芝加哥早已今非昔比, 它再也不是桑德堡诗中那个世界的猪肉店,在煤气灯下与乡下小伙调情的浓艳女子也早已过了时,但它依然如此真实。没有了昔日的烟雾和灰暗,告别了粗糙的宽肩膀的城市,仍继续保留着它昂起头唱歌的骄傲和充满市民气息的喧嚣和躁动。

这一段写得好棒

2016-05-27 14:44

引用 牙牙王 的文字:

尽管“愚人村”哥谭早已成为纽约的另一个诨名,但有意思的是《蝙蝠侠》的早期绘者Neal Adams一直以来都相信1940年代盛产各种黑帮劫匪的芝加哥才是蝙蝠侠的故乡,哥谭市的原型。只不过后来的纽约客编剧Bill Finger将虚拟的哥谭市与现实中的纽约城连接起来,以后执笔的作家也相继以此成为约定成俗的故事。在诺兰指导的《侠影之谜》中,哥谭市的中心建筑韦恩大厦实际上则是芝加哥的期货交易所。

美国短暂的历史里还是影视作品里,芝加哥扮演一个很不一样的角色的说!

2016-05-27 14:55

引用 夜行神鱼 发表于 2016-05-26 12:26:18 的回复:

楼主请收下我的膝盖

回复夜行神鱼:不敢不敢~

2016-05-27 17:1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KateW 发表于 2016-05-26 23:33:58 的回复:

谢谢您,终于有人提到Green Mill 啦!

回复KateW:好惭愧,如果不是同行的音乐人介绍我也不知道🙈

2016-05-27 17:1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曾帅的爸爸 发表于 2016-05-27 14:55:26 的回复:

美国短暂的历史里还是影视作品里,芝加哥扮演一个很不一样的角色的说!

回复曾帅的爸爸:本来也是不以为然,只会看芝加哥的浮光掠影,深入了解才发现这里另有文章!

2016-05-27 17:17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