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大武汉 小日子

10
华夏映像 LV.2
2016-05-26 10:54 476/3

       孙中山在《建国方略》里说:“武汉应略如纽约伦敦之大”。20世纪初期,“大武汉”与“大上海”交相辉映,成为中国历史上唯一两座曾被冠以“大”的都市。2007年,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根据卫星测绘遥测证实,武汉中国最大的城市,其城市建成区超过北京,是上海的两倍,天津的三倍。两江交汇,龟蛇相望,三镇鼎立,大江东去,武汉市域之浩荡,气势之磅礴,不可不谓之大。然而,若要感受这座城市之美,还是要坐落下来,融进寻常的日子里,亲历那些安心又实在的生活体验,武汉之大的真正意义才会渐次印刻于心。

在武汉走街串巷

       街弄之于武汉,犹如胡同之于北京,那是武汉人每日穿梭来往的必经,更是他们生活的根基。刚到武汉,当地朋友就推荐我走一走最古老的街道,位于老武昌的东北角,南倚花园山、北靠螃蟹岬的昙华林老街
抵达昙华林已是下午时分,阳光笼罩下的老街,折射出旧日的光华,仅有一千二百米的街区上矗立着几十处近百年的老建筑。花园山是昙华林的中心区,微微拱起的小山丘绿荫成群,沿青石板路拾级而上,便能看到古罗马建筑风格的嘉诺撒小教堂。大门拱形尖顶,屋檐是一道漂亮的弧形,窗户则是铁花扭成的太阳窗,绿植与斑驳的墙壁交融,抬头望去,剪影层次分明。百年岁月流淌,青瓦小屋依山而建的昙华林老街,民居错落起伏,从任何一条小巷望去,都是幽深而又绵长。

       嗅过了老街雅韵留香的气息,我来到堪称“现代清明上河图”的楚河汉街。漫步在这条武汉最现代的商业街上,脚下的青砖道光华剔透,民国风的建筑林立左右,红灰相间的清水砖墙,历史风情和时尚气息融合得恰到好处。夏日清新的湖风吹拂着我的面颊,热意荡然无存,汉街的炫丽夜景与楚河景观带、四座跨河大桥交相辉映,让这座城变得跃动起来。
挤入汉街大戏台前聚集着的人群,只见在古色古香的戏台上,身着汉剧服的演员们身段婀娜,唱腔婉转。据台下许多自带小板凳的戏迷介绍,这里除了有汉剧表演,时不时还会有京剧和皮影戏的演出。

       武汉最有趣的几条街,取名一元、二曜、三阳、四唯、五福和六合。一大早,我饶有兴致地来到长江二桥方向的这几条街,一探其有趣的内里。在老武汉人的眼里,一元路就是武汉的缩影。中式石库门、土库门,欧式小洋楼以及中西合璧的门楼奇妙地组合在一起;西式的石库门门头和中式的木窗雕花相映成趣。高大的梧桐遮住清晨的骄阳,红砖钢窗带来怀旧气息。
       和一路之隔车水马龙的繁华相比,一元路安宁且自律。两侧砖木结构的二层楼房,都没有改变原有建筑的初样。这片原德租界片区里,街弄的家长里短与西式风格的建筑相映成趣,历史就在身边,而武汉人民的生活亦围绕着历史稳步向前。
       散落在武汉各个角落的每条街弄,似乎都有自己的性格,或繁华或静谧,街弄之味如此错综交杂,才让这座城市变得丰满。

小日子里的慢生活

       “人因城市而定,城市亦因人而活”我游走于每条街弄,看到的都只是这座城市的表象,而要体味武汉的小日子,还是要融进人群中。
       东湖附近的茶室虽然不多,却也人头攒动。临湖而坐,宽阔的湖面尽收眼底,听着鸟叫、果子落地的 “啪啪” 声和踩上落叶的 “沙沙” 声;品着香气馥郁的清茶,武汉人就是如此,在一呼一吸间,把生活的节奏变得缓慢起来。
       武汉300多家咖啡馆都隐匿在有着沧桑历史的租界区老房子里。平日再喧杂的声响,都被隔绝在了咖啡馆外,在咖啡馆里还能看到一些话剧或画展的信息。武汉的文艺气,不是一时能嗅得到的,被一街之隔的市井气紧挨着,只有沉下来,体惜这一切,小日子才变得谐趣起来。
       在这座城市,打的士并不比公交快多少。我在拥挤的公车里,与匆匆的年轻人,外出行走的老人一起并列着,他们的表情不似别处的冷漠,坐着坐着就能热乎地攀谈起来,有一对老阿姨聊得兴起,却忘了喊下站,急忙扯高了嗓门吼下车。武汉腔不像江南的吴侬软语婉转绵长,也不像北方话粗犷有力,抑扬顿挫、热情爽直让其自成一派。融进这样的生活场景里,我觉得自己仿佛也是这里的一员,随性而为,惬意自然。

      长江将武昌和汉阳、汉口隔开,在没有跨江大桥之前,渡轮就成了武汉人必须乘坐的交通工具。老武汉们对渡轮有着怀旧的追忆,上学、上班、生活出行之事都伴随着渡轮而发生。我的武汉好友告诉我,他总是会在空闲之余,坐个轮渡慢悠悠晃过江,在宽敞的船顶看长江的黄水滔滔,船从武汉关驶出,从城市的一边到另一边,而心亦随着汽笛声变得悠长绵密。
      

       在“三大火炉”之一的武汉,头顶高阳,地上冒着热腾腾的水蒸气,上晒下蒸,实在酷热难当。熬到太阳快下山,梧桐遮顶的居民巷显得些许清凉,我逃离喧闹,躲进居民小巷,只见路边略显潮湿,还在奇怪没有下雨何来雨水,只见巷弄里走出一位端着脸盆的老人。将盆里的水泼在地上后,老人搬出了竹面已被磨得油亮的古旧竹床,安然坐在巷弄口,听着收音机里的汉戏,扇着略显破旧的大蒲扇乘凉。大概是近晚饭时分,一路发现很多人家门前都在凳子上铺板,再把烧好的饭菜放置板上,临街而食。隔着几米路,还能听到邻居间边吃着饭,边扎堆拉着家常。

       我行摄在武汉人的身边,市井风情,人烟气息,古朴的居民和崭新的高楼在这里并存,武汉人的小日子,就在历史与现实交叠的光影中,渲染出浓浓印记。

本篇游记共含2159个文字,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哈哈,看完你写的也有点感兴趣了呢。

2016-05-26 16:46

引用 lemontea景杉 发表于 2016-05-26 16:46:06 的回复:

哈哈,看完你写的也有点感兴趣了呢。

回复lemontea景杉:

2016-05-27 09:24

哈哈,看完你写的也有点感兴趣了呢。

2016-05-30 15:5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