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触摸沧桑 ―――碛口游记

19
林℃ (河北邢台) LV.5
2016-05-26 21:47 1365/3
  • 出发时间/2016-04-16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400RMB

        碛口镇,贫瘠的黄土高原上、黄河拐弯处曾经光彩夺目的艳丽之花,如今早已繁花落尽,却因交通闭塞而保留了原始的风貌和质朴的居民生活形态,当今世上“活着的古镇”,是感受黄河、触摸沧桑的好去处。东吕高速(山东东营山西吕梁)的贯通,为探访古镇打开了方便之门。四月,新芽吐绿,草长莺飞,又无五一假期的拥挤,正是出游的好时节。约得六七友,驾起两台车,历时两天半的沿河探幽之路出发了。
        碛(音qi),指浅水中的沙石或沙石浅滩。由于碛的大量沙石堆积,使河床由几百米米猛缩为几十米,河水像一头被惹怒的雄狮,浊浪排空,自古有“黄河行船,谈碛色变”之说。黄河第一碛就是著名的壶口瀑布黄河第二碛是大同碛,位于黄河晋陕峡谷中部,山西吕梁临县城南48公里处,碛口古镇就坐落在大同碛一侧,并因此得名。古镇北依卧虎山,南临黄河水,古为兵事要冲,在明清至民国年间凭黄河水运一跃成为我国北方著名商贸重镇,西接陕、甘、宁、蒙,东连太原、京、津,为东西经济、文化之枢纽,享有 “九曲黄河第一镇”之美誉。碛口的繁荣缘于大同碛的惊险,其有一段近500米长的暗礁,落差10米,水急浪高,船筏难以通行,于是在这里,碛口成为一种地理上的极限。无论大小、远近的船筏,一到碛口便意味着水路贩运的终结和陆路运输的开始,碛口遂成为黄河北干流上水运航道的中转站。当时,西北各省的大批物资源源不断地由河运而来,到碛口后,转陆路由骡马、骆驼运到太原、京、津、汉口等地,回程时,再把当地的物资经碛口转运到西北。鼎盛时期,碛口码头每天来往的船只有150艘之多,各类服务型店肆300多家。日复一日,碛口便以“水旱码头小都会”的美名传遍南北。铁路运输的兴起,碛口逐渐走向衰败,碛口可以说是“成于黄河、败于铁路”。而镇内有极具特色、数量丰富的明清时期建筑得到完好保存,主要有货栈、票号、当铺等各类商业性建筑和庙宇、民居、码头等,几乎包括了封建制度下民间典型的漕运商贸集镇的全部类型,成为中国历史文化名镇,镇内的西湾村是首批中国历史文化名村。但现在碛口的知名度并不高,一般只有资深驴友和绘画界人士前去。随着近年名气和驴友寻找小众、人少景点热情的不断增长,游人开始多了起来,但还保持着不收门票的传统,这点我们喜欢,呵呵。

        邢台碛口古镇420公里,其中高速公路近400公里,交通顺畅,所以我们选择周五的下午出发,以便在傍晚赶到古镇,坐窑洞之顶,边啜饮边观黄河日落,可感叹“逝者如斯夫”,可感慨“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想想就是我喜欢的意境,不由得提高了车速。东吕高速刚刚全线贯通,路不宽,路况不错,车不多,大部分穿行在太行山中,除了涵洞就是高架桥,限速100公里。穿过8000多米的天河山隧道就是山西了,天空逐渐高远,白云悠悠,从雾霾之都出来的我们,禁不住打开车窗,深深呼吸几口清新空气。再往前行,天空阴云渐多,在竹仙湖服务区稍事休息后,竟然飘起了雨丝,哎哟,我的黄河日落要没了,泪!雨越下越大,车窗外白茫茫一片,高速路上开始积水,车速不由得降了下来,出来玩,毕竟安全第一,黄河落日看不上了,也就别着急了。到三交镇下高速的时候,雨已停止了,但计划五个小时的路程,跑了六个多小时,真后悔没有提前看碛口的天气预报,一大失误。下高速再走25公里县级路,就到了碛口镇,远远的看到一条小河,水量极小,只有一小股潺潺浊流,同车友人惊呼:“黄河干涸了?!”非也,非也,此乃湫水河也。顺路向北一转,就看到了黄河,河床很宽,水流靠对面一侧,占了连一半河床也不足,水面很低,看上去水量不大,涓涓浊流,一点也没有“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还”的气势,此情此景不由得让人哼了起来“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快来快来数一数,2,4,6,7,8”,嗯,就这感觉。路边已华灯初上,仿古式的路灯闪烁,路两旁站满了招揽客人的客栈主人,离商业化越来越近了,富了村民,可又会破坏了一个景点,是福是祸呢?!碛口最有名、观日落位置最好的客栈-碛口客栈早就预订满了,昨天只好预订了黄河客栈,沿着水泥路一路开过去,竟然转到了砖石路上,雨刚停,路上还挺泥泞。后来才知道这段砖石路是为保留古貌而专门留下的,但雨天就感觉出入不方便了。导航告诉我到达的时候,看到了一个非常古色古香门口,走入门洞,两傍挂满了“影视基地”“写生基地”牌匾。对面是一座双层的窑洞,最显著的特色是层叠式立体建筑,依黄土的坡度建有两层,下层的屋顶就是上层的院子。窑洞是先在黄土坡上挖好窑洞,外边用石头镶面,即整齐又漂亮。配了半椭圆的门窗和窗前的红灯笼,即有乡土气息又古色古香,给人即赏心悦目又有回归家园的感觉。这种古建筑就是碛口最具特色的,也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并且尚在使用中,也是旅行者观赏游览的重点。问及店主人历史,得知该建筑是明末的,已有400多年的历史。但其正在进行修茸,院内堆了不少建筑材料和积水,住客不多。说话间,同行的知心大姐上二层看了看房间,说有点潮湿,我们就放弃了。回到主街上又看了几家客栈,条件好、景致美的人满,条件差、位置远的又不想住。突然想起刚入村时,河对岸有一家灯火辉煌的大型酒店,叫“黄河酒楼”,看上去建筑挺新也挺高档,非旅游旺季应该也不会太贵,去看看。穿过湫水河大桥就到了,酒店是仿古式建筑,但已有现代酒店的特色,条件还不错,就下榻这里了,晚餐就在这儿就地解决。山西的饮食没什么特色,无非就是面食,让人印象深刻的,只有一个名字叫作“炒恶”的地方名菜,是用土豆泥和胡萝卜泥混合蒸熟成半透明的糕块物,切条状或块状与时令蔬菜同炒,我感觉味道一般。只是山西汾酒的清洌依旧,不由得令人又想起著名主持人“白眼送”老先生的“喝酒必汾,汾酒必喝”的名句。
        昨天下午雨中行车,较累,起床较晚,伙伴们已从湫水河边散步归来,简单早饭后我们先去碛口镇游览。碛口古建筑群分三个景区:碛口镇古街道、西湾村和李家山村。碛口镇是商贸口岸,是做生意的地方,不允许家属居住,西湾村和李家山村是碛口镇生意人的家眷聚集地。行至村下,有导游前来招揽生意,人文景观如果没有背后的故事就失去了传说和精彩,雇上导游,才50元,太值了。沿卧虎山上行,先观标志建筑—黑龙庙。这里地处黄土高原,放眼望去尽是贫瘠干旱、沟壑纵横、支离破碎的黄土包,但上山的路全是石头砌的,导游说这些石头都是从黄河冲下来的,包括山上石砌的古建筑。铺路的岩石巨大,可见古代黄河的水流有多么湍急。登至半山腰,在山下听不到的黄河冲击大同碛的“哗哗”之声逐渐清晰。站在一块位置突出的岩石上远眺,黄河转过拐弯由北而来,湫水河由东而至,在碛口处汇流一处。湫水河带来的大量沙石,在汇集处堆积成浅滩,将黄河水道骤然压缩了五分之四,原来静静的河面突然变成了狭窄的激流,奔腾而去。远观母亲是静水浅流,登高一览却是涛声拍岸,有了碛口镇“虎啸黄河、龙吟碛口”的风采。但传说中一泻而下的十几米的落差那儿去了?导游介绍是解放后为疏通水道,政府出动解放军全部炸掉了,后来黄河水运废弃了,碛口却永远也恢复不了原有的神采了,唉!要不是又一个壮观的壶口瀑布。沿石块路向上爬,坡度竟然不小,每隔两层平铺的路石,就会有一道竖向铺设的石块,所占面积不大,稍稍高出其他路面,这有两个作用,一是防滑,二是减弱雨水冲刷的力度,咱们老祖宗们真有建筑智慧。路两旁有石块或砖石结合砌就的老房子,中式木制门窗,均斑驳沧桑,很有穿越的感觉,又有感旧伤怀的苍凉感。沿元宝状造型的山道盘旋而上,就到了卧虎山的至高点-黑龙庙,是商人们为祈求风调雨顺、漕运平安而建。始建于明代,座东北向西南,依山傍水。山门坐落在中轴线上,由三道石拱门洞组成,本质古门,现在只有中间的一道是打开的。门旁对联上书“物阜民熙小都会,河声岳色大文章”,用来形象当年的盛况。两侧门洞外侧刻有“山河砺带人文聚,风雨祥甘物气和”的对联,为被称为“一字千金”的永宁州知州王继贤所书。穿门洞后拾阶而上,正面有正殿三间,内奉黑龙大王,两侧供河伯、财神,院两侧建有东西配殿、看台、廊房,均古色古香。而黑龙庙最有特色的建筑却是建于门洞之上的倒座乐楼(戏台),为欧山顶,琉璃瓦剪边,雕梁画栋,美观古朴。最神奇的是乐楼下面进庙的三个门洞具有扩音、传声的功效,自古就“山西唱戏陕西听”的传说。在我们的鼓励下,导游大姐在戏楼上唱起“山丹丹花开红艳艳”的民歌,高亢明亮、余音袅袅,响彻数里,颇有“黄涛共鸣,湫水助唱”之奇妙。乐楼左右是十字歇山顶式的钟鼓楼,规模不大,却小巧玲珑,别具风格,是观赏黄河拐弯的绝佳地点。登上钟鼓楼远眺黄河,河水昏黄之意竟浅,从东而来绕过一座土山转向南方流淌,目测其弯度远远超过了九十度,好像是脚下的卧虎山硬生生的将黄河拦了个椭圆型回转,“九曲黄河”名不虚传呀。
        下山途中开始游览古建筑,碛口镇原有三条主要街道,被黄河大水冲掉了两条,只剩下一条后街和卧虎山上的部分建筑了,从这个角度说,碛口是“成也黄河、败也黄河”了。卧虎山上的建筑依旧是层叠式窑洞,上下层之间并有楼梯相连,两层窑洞要居住多户人家,互帮互助,邻里和睦。外国专家来参观时,对这种建筑赞不绝口,他们研究多年促进人际关系的建筑模式,在中国已经实践多年了。咱们老祖宗留下博大精深的好东西多哩,看到那些崇洋媚外的家伙们,弄个产品、盖个小区还得起个外国名字,什么“阿里斯顿”、“永辉巴黎”,好像弄个外国名字马上就“高大上”了,浅薄低俗的让人恶心。这里的建筑并非千篇一律,根据应用有不同的设计,比如钱庄的顶上设有带铃铛的防护网,当铺的营业窗口下设有翻转坑,镖局的窗户上装有防盗网。这种 不刻意追求完美、完全已实用为目的设计,真实的传达了先人们的生活轨迹,并使用至今,成就了世上“活着的古镇”。
        转上后街,街道不宽,曲径通幽,街面全都是石块铺就。两旁店铺林立,全部是青瓦尖顶的石建筑或砖石建筑。台阶是腐蚀了的青石块,门面全是斑驳陈旧,颜色都开始发红了的木门板,早上把门板拆掉,整个建筑的前面就全打开了,所售商品一览无余。晚上把门板一上,就成了严密的小院。店铺中竟然有民国四大家族中孔家和宋家的钱庄和烟草店,可以当年碛口是多么的繁华。物流带动了资金流,资金流带动了人才流,是千古颠扑不破的真理,所以我们的“一带一路”战略是多么的高瞻远瞩。沿小街漫步,听导游一一介绍古建筑的历史和相关人物,感受古人的情怀,触摸历史的沧桑,仿佛一下子穿越回明清时代,在商贾如云的人流里,沽一口浊酒,叹一句岁月如梭,心境是如此的苍凉和悲壮。小街上最有特色的建筑是半月门了,就像常见的月亮门从中间整齐的被割断,而代替那半个椭圆月亮的是笔直的一道墙壁。远观像一个累坏了的人,直立、弓腰、低头、把肩膀靠在石墙的剪影。而半月门之上原来竟然盖有一间小屋,其受力设计之精妙,不得不让人叹服。古时穿过此门就是“红灯区”了,难道古人设计此门是“半边风月”之寓意?穿半月之门,入风流之地,也算得上雅致了。小街上不时有支起画板写生的画家和学生,有当地老农作模特,肩穿羊皮坎,头扎白毛巾,手捏旱烟袋,满脸沧桑,一下子把西部农民的形象展现无余。

黄河画廊

         游完小街已十一点了,马上去看黄河画廊,沿黄河北上20公里就到。驱车在黄河边上,河边滩涂上都是枣树,碛口的红枣比较有名,所以秋季枣红之时,是碛口最美的旅游季节。黄河的河面目测有四、五百米的样子,由于是枯水期,其水流占了不足五分之二,有时靠近这一侧,有时靠近对方一侧,在较小的范围里也是曲曲弯弯,九曲黄河之说不虚。黄河的水底和河滩均是泥质,进入马上深陷,所以是不可下水游泳的。道路右侧直立的黄土高坡上,远远高于车顶的位置有一条明显的砾石带,那是以前的河滩,远古时期的黄河水流就有多么壮观。很快就到了黄河画廊,导游联系船工让我们上船。由于不是旅游旺季,每条船收费200元。黄河画廊又叫黄河百里水蚀浮雕,是世界上珍贵的自然遗产,形成于三叠纪。由于厚层砂岩内含有大量的正长石和石英石,在水溶蚀、河流冲蚀、风蚀和日照条件下正长石逐渐分化分解,石英石从厚层砂岩中脱落下来,因此在砂岩中就形成了石沟、石龛、石窟、石书等形状以及各种动物形态的天然浮雕。上了摩托艇,疾驰在河面上,才发现黄河河面很宽,水流较急,与在岸上看到的感觉完全不同,有些波涛汹涌的感觉了。水蚀浮雕位于河道左侧的黄黄的岩石壁上,浮雕镶嵌在高山绝壁之间。山势险峻,形状奇特,有喜鹊登梅、河马饮水、神龟迎客、护河恐龙、皇帝椅、母乳石、元宝石、恐龙蛋……,惟妙惟肖,自然逼真。浮雕、镂雕、透雕,手法齐全,巧夺天工。上午逆光拍摄,效果差了不少,如果想拍下最美的画廊景色,一定要下午,最好是日落时美好。观完浮雕,船工将我们送到河中的一片沙洲玩耍。沙洲平坦,表面都是波纹状,波浪冲刷痕迹明显,很有点沙漠的感觉。戏水、捡石、跳跃,大家玩不个不亦乐乎。

李家山

        回碛口镇匆匆午饭后,直奔李家山村而去,向南5公里便是,是碛口商人家眷的居住地。导航告诉我要转弯的时候,竟然没有发现到路,一下错过了第一条。中间的路正在修,不能通行,如果过几个月再来,这条路将成为六米宽的水泥路,成为李家山出入主干道。再往前,我们从最南面的道路上山。虽然李家山是黄土山,但道路曲折蜿蜒,十分险峻,有些地方都无法直接拐弯通过,需倒一把车,调整一下方向才能接着上行,陡坡加大拐弯,真要点驾驶技术。所以来李家山旅游,晚上开车上下山是不可能的。山顶停车场停好车,至高点上有两处住宿地,网上知名度较高的“黄河人家”已客满,我们住在了一墙之隔的“西财主大院”。其实这两家客栈以前就是一个大院,人为隔断为两家,可能是祖上分家所至。
        安顿好行李,我们去游李家山村古建筑群。李家山村坐落在李家山一条南北走向的山沟里,在山体两侧依山建窑洞。整村形似凤凰,民居依凤身、两翼而建,错落有致地分布于近70度的山坡上,建筑与山体的结合更加紧密、和谐,竟有六、七层之多。但其窑洞并非是直直的排列上去,而是直排二、三层,然后错位再排二、三层,可能是当时建造时依山势而为的吧。直排的窑洞下层的屋顶就是上层院落,所以是平顶,而最上层的屋顶全部是青瓦尖顶,便于排水。窑洞外镶面和围墙以石砌较多,偶有砖砌的。我们沿曲曲弯弯的石砌街道下行,去探寻每一处窑洞的特色。李家山共有30多处大院,是碛口富裕商人的居所,白天商人们都去碛口镇经商,李家山村就成为一个没有男人的村庄。傍晚男人们回来,洗去一天的劳累,享受女人的慰籍,当然小伙计们只有在镇上守店的份。每处大院虽然建筑风格相近,但每处有每处的不同和风韵。有的雅致、有的古朴、有的雄浑、有的苍凉……,其装饰的画栋和砖雕线条优美,甚见刀功,黄土无法烧制青砖,可见其价值。现在年青人都搬去碛口镇居住了,李家山村居住的基本是都是老人。可能有些老人跟随孩子去了城市等原因,十几处大院都关门落锁,好久未曾住人的样子。徜徉在院落里,体味大院不同的精妙,遥想商人当年,灯红酒绿,或志得意满,或患得患失,都为这贫瘠的黄土高原带来了无限生机。如今人去楼空,遗留窑洞依然精致,但萧索意味深浓,不仅让人心生感叹。村中有很多写生的画家和学生,这得益于发现者画家吴冠中先生。吴冠中将李家山村作为一生的三大发现之一,称从外部看像一座荒凉的汉墓,一进去是很古老讲究的窑洞,古村相对封闭,像与世隔绝的桃花源,比喻很贴切。将近傍晚,我们返回客栈二层院子里,坐在一层窑洞的顶上,连饮酒边看日落。随太阳西下,余晖将黄土高坡和窑洞涂上一层金黄,随余晖渐暗颜色不断加深,最后变成了浅棕色,几棵绿柳间于之中,对比明显而又美不可言。不到李家山,可能永远也不会想到,黄土高原的日落也美的让人窒息。天色已晚,老板在长廊上挂起了红灯笼,将雕梁画柱和窑洞窗棂映得一片红彤彤,很有在地主家过年的感觉。伙伴们感于美景,不禁多饮了几杯,枕着这山村的寂静一觉到天明。
        晨起去观日出,站在李家山上远眺,碛口镇和黄河转弯一览无余,碛口古镇剩下的最后一条街就紧紧贴在黄河的转弯处,而新镇已发展到山后去了。天空中云朵变幻不停,将出的太阳将黄土坡染上一层红晕,这种基本无植被的黄土高原,对光线的色彩反衬的更加直接和艳丽,日出很是壮观。招呼伙伴位吃过早饭,从最北面的路下山,路依然很险峻,这条路上可以鸟瞰大同碛全貌,由于更高,比在卧虎山上看的更远,更具震撼感。

西湾村

        沿湫水河向东一公里就是西湾村,是依靠黄河船运发迹的陈氏家族历经明末到民国300年历史逐步修建而成的。西湾村也是层叠式窑洞,与李家山村最大的不同是城堡式建筑群,这是由于居住者全部陈氏家族的人。四十多处院落,院院相通、户户相连,可谓是村是一座院,院是一山村。再有不同之处是四合院格局,李家山村的窑洞一般依山挖洞,两侧建厢房的不多,而西湾村基本都是四合院,这需要盖房子而非挖窑洞了,所花费的要多出不少。西湾村座西北向东南,前临湫水河,后依土山,风水极佳。民居整体设计奇特,整个村落由五条南北走向的竖巷分隔开来。这五条竖巷寓意为金、木、水、火、土五行,代表着陈氏家族的五个支系。城堡式建筑群比李家山村更加整体,最高处可达六层。参差错落、变化有致。给人以和谐秀美、浑然天成之感。各种雕刻和雕梁画栋更加精美,仅主院门前的一对小卧狮就值30多万元。部分院落还有陈氏后人居住,进入要收卫生费,但最美的部分就在这里,几块钱的卫生费,值。但最高处的绣楼每人要收15元,这两天看这种建筑都有点审美疲劳了,绣楼又没了大家闺秀,俺不去,呵呵。经允许后,我们进入居民家中参观,上午10点了,他们刚刚准备吃早饭,由于条件不好,他们保持着一天两顿饭的习惯,但他们从不动大院建筑的一丝一毫。唉,不知道大富大贵的陈氏先人们做何感想和感叹。游览完西湾村,我们在踏上湫水河的临时搭建的小木桥,可能是为方便临时通行,离水面也就半米高吧,在桥上可近距离的接触了一下昏黄的小溪。真难以想象大同碛的砂石都是它冲击和携带来的,也许雨季的时候,湫水河又是另一番景象吧。
        回程一路无话,下午四点多回到邢台。财务小妹一算,还剩余200多元哩,那还能再分钱呢,走,聚餐去。在感叹壮丽美景、感怀苍海桑田和分享快乐点滴的欢快中,大家兴尽而散,碛口感受黄河、触摸沧桑之旅完满结束。

本篇游记共含7442个文字,5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很不同的一次出行~~

2016-05-27 17:25

正在酝酿游记的我,学习一下。

2016-05-30 12:01

引用 林℃ 的图片:

2016-09-21 21:08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