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穿越阿尔卑斯山Splügen山口的罗马小径

  • 出发时间/2015-10-03
  • 出行天数/5 天
  • 人物/和朋友

从小时候的记忆起,不知为何,一直对阿尔卑斯这个名字有着莫名的憧憬。也许是因为看过的影视作品和纪录片里,阿尔卑斯山谷遍地牛羊,绿草蓝天的景色,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象。于是一直向往着有朝一日能够身临其境去体验她的万千风情。
自从到卢森堡分行工作之后,去往欧洲各地较之前方便了许多。于是趁着这次假期,我终于打算去阿尔卑斯看上一看,了却自己的夙愿。在多如牛毛的旅行线路介绍中,我突然发现了一段令人眼前一亮的文字:
一 段远距离的文化徒步旅行,穿越无与伦比的迷人景色。起始于图西斯,穿过Viamala峡谷、Roffla峡谷以及从施布吕根山口到达基亚文纳的石头小径。 它位于从施布吕根的Walser小镇到意大利的Isola路途中的第三条岔路上,在这段旅途中游客可以感受到旅径中最美丽的历史遗迹――早在2000年 前,Via Spluga是瑞士格劳宾登和意大利之间的主要连接通道。人群、货物从图西斯启程,途经施布吕根山口,最后到达基亚文纳,然后再返回。人们认为,在19世 纪初期,多达2000只骡子运载着货物每月从慕尼黑出发,穿越充满危险的Via Spluga,前往科莫米兰
一条难度适中的三天徒步线路,从瑞士穿越阿尔卑斯山口到达意大利的历史文化之旅,看起来相当的不错。于是找了公司部的雪山同志作为同行伙伴,组建了两人徒步小队,筹划安排、收拾装备停当,驱车从卢森堡前往瑞士Thusis。

所 谓“穿越阿尔卑斯Splügen山口的罗马小径,实际上是从瑞士格劳宾滕州的Thusis出发,途径Andeer、Splügen,穿过Splügen Pass、越过Spluga山,最终到达意大利的马代西莫附近的Isola小镇。从下面的卫星地图中也可以看到,整个线路基本是穿梭在山谷之间或半山腰 中,之后从Splügen向南折向Isola的线路有一些海拔爬升。整体来说还是强度比较适中的一条徒步线路。

都说阿尔卑斯山气候变化多端,有时还能体会到所谓“一日四季”的奇景。结果第一天的行程,天气就给我们来了个下马威。
我 们第一天的计划,是从Thusis,途经Viamala峡谷,到达温泉小镇Andeer。结果早晨刚刚出发,天就下起了雨。虽然两人都穿了防水的冲锋衣、 冲锋裤以及登山靴,背包也都加了防护罩。但恶劣的天气不仅会让路面变得难走,还会使得徒步者难以辨别方向。不过走了一小段,我就不再担心迷失方向的问题了 ――瑞士不愧是徒步者的天堂,路面上每隔一段,就会在路边的树干或岩石上,用白红相间的图案标识出道路的方向,在明显的分岔路口,还会树立通往各个目的地 的指示牌以及大概所需时间,非常的人性化。大概推进了半小时后,随着稍稍的坡度的爬升,我们走进了一大片位于半山腰的森林中,雨也逐渐小了下来,变成了淅 淅沥沥的阵雨。
虽然雨水变小使得视野开始变得良好,但是之前的降水让这一段森林路段变得泥泞不堪,加上隔三差五隐约浮现的裸露树根,盘 根错节地长在小径中间,时不时还有布满了苔藓的石头出现,弄得我们几乎是三步一滑,走起来相当的坑爹。我在连续被大树根子绊倒了两次,狼狈不堪之时,发现 前面出现了这样的场景:
可能是因为之前连续的降雨,有两棵树倒在了路中间,完全封住了去路。挪开树是不可能了,尝试了下从底下钻过去,发现树干上布满了枝枝杈杈,空间也不够。最后只好踩着树干,小心翼翼地从上面翻了过去。
过 了2个多小时,雨明显小多了,但是伴随而来的竟然是雨夹雪。值得庆幸的是,这一段路几乎没有什么太大的海拔变化,更多的还是以缓坡为主的丘陵地貌,而雪落 地后,除了让地面变得泥泞之外,也没有给我们带来更多的麻烦。只是骤然降低的气温着实令人有点吃不消,有点越走越冷的感觉,手都有点冻僵了。

雨夹雪中的静谧林间小路。吸一口气,可以感受到空气中的寒意糅合着青松和落叶的味道;呼一口气,一阵雾在眼前飘舞,映衬着细小的雪片,随风旋转着上升而去,消失在灰暗的空中。
不知是哪个徒步者,在路边插了这样一束花。尽管她们已经有些枯萎,在寒风中瑟瑟摇摆着,但依然给人带来了一丝暖暖的问候。
中午时分,乌云不知不觉地散去,雨夹雪也戛然而止。随着太阳慵懒地从云中钻出来,温暖的阳光顿时洒满了天空和大地――湛蓝的天空,棉花糖一般的白云,栩栩如生的草地。拿起相机随意拍上两张,就好像自己创作了一张旅行明信片一样。瑞士,第一次让我体验到了她的魅力所在。

小 镇Zillis。据说300多年前,Zillis曾经由于其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成为了这一代的核心区。然而自从1870年Andeer发现了天然温泉 后,名声大噪,逐渐取代Zillis成为了新的核心。而Zillis也就随着时间的流逝,静静地回归到了山野农田的状态。
中午时分,我们走到一个小山坡上,发现这里有个牛奶工厂。由于是周日,大门紧闭,但门口却有供人休息的长椅。于是把之前被雨雪打湿的外套铺开晾干,开始吃午饭补充体力。

午 饭的Lunch Box是由旅店的主人帮忙提供的。有水果、奶酪和上图的这种咸肉肠,非常咸、非常腻、白花花全是肥肉,而且貌似还没有熏过,有一股生肉的腥味。不远处那两 垛黑色不明物体,实际上是牛奶工厂收集的牛粪。于是在和煦的阳光下,我们看着那两垛牛粪,一口咸肉肠、一口奶酪,略有些痛苦地吃完了饭。

午 饭后的行程充满了惬意:一路上基本是缓慢的下坡,毫不费力;环视四周,映入眼帘的都是如棉毯般质感的翠绿草坪,还有点缀其中的牧场小屋。稍远的地方,牛儿 三三两两,或散在山坳里,或卧在小溪边,悠闲地吃草饮水,不时地抬起头来东张西望;系在牛脖子上的牛铃啷啷作响,悠扬地回荡在这青山绿水之间,久久不能散 去。路旁的小灌木丛里,偶有大尾巴的松鼠,小心翼翼地探出半个脑袋,看着我们通过。我们甚至还碰到了一只流浪的小猫,大摇大摆地径直走来索要食物。真的是 人与动物们和谐相处的乐园啊。

喵了个咪的,愚蠢的人类,不供奉上吃的还想摸本喵?门儿都没有。
下午行进了大概2个小时左右,在连续穿过了几个规模不大的小树林后,我们走到了一片比较开阔的山谷。这时候阳光突然一下子突然变得非常地刺眼,于是我把头扭向一边,准备戴上帽子遮挡一下炫光。结果就因为这一扭头,发现了令人惊叹的场景。

一道彩虹从山谷中拔地而起,划出优美的弧线,伸向了远方的天际。据说,如果足够幸运的话,可以摸到彩虹的尾巴,那这彩虹就会变成一座桥。顺着这桥走到彩虹的另一端,就可以实现自己的美好愿望。不知道彩虹的另一端,究竟是女娲补天的五色石,还是桃花源的入口……
回 想起来,可能因为城市里高楼大厦越来越多,好像自己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见过彩虹了。更多地时候,都是随着人流,顶着灰蒙蒙的天,匆匆钻进钢筋混凝土森林里, 周而复始地重复着营生。蓝天白云、青山绿水、七色彩虹这些本该是稀松平常的东西,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成了我们身边难得一见的稀罕物了呢?
驻足欣赏了一会彩虹,我们继续前行,准备完成第一天最后一小段的行程。这一段基本是连续的缓下坡路段,路两旁都是当地农场主的牧场,用线将道路和牲畜隔离开来。我们走到一个很窄的路段的时候,遇到了一群相当不友好的绵羊。

看 到上图那个和其他咩星人画风不太一样的家伙了么?在它出现之前,这些咩星人基本都是一边吃草,一边偷偷瞄我们一眼,并无什么其他举动。而当这个黑脸羊出现 并怒视我们的时候,其他羊好像得到了某种指示似的,也齐刷刷地停止了吃草,随着这位“咩老大”一起,向我们投来了满满的敌意。虽然有围栏圈着,而且知道这 些绵羊没什么攻击性,不过被这样一群“有组织的咩星人黑社会小团体”用如此憎恶的目光盯着,心里总是有点不舒服。匆匆照了张相,迅速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大概在下午5点半的时候,我们到达的第一天的目的地Andeer小镇。在享受了一下这里的天然温泉,充分放松身心后,又吃了一顿相当美味的瑞士风味烤鹿肉大餐。一天的疲劳一扫而空,美美地睡上一觉,准备第二天的行程。
第二天,我们计划从Andeer出发,途径Sufers小镇,到达瑞意边境的Splügen。根据计划,这一天是三天行程中最轻松的一天。
上来的一大段路走的相当惬意,几乎没有任何坡度,整条路线基本是沿着上莱茵河的轨迹,在山谷间穿行。其中甚至还有个别路段,需要短暂地穿过盘山隧道公路,从隧道的维修通道钻出去,走到山麓的另一侧。虽然郁郁葱葱的景色还算养眼,但总觉得一路上有点波澜不惊的感觉。

德国科布伦茨的德意志之角,当摩泽尔河奔腾地注入莱茵河的那一瞬,沸腾了一般的涛涛浪花,在威廉大帝铜像的注视下,怒吼着向北疾驰而去……又有谁能想到,这激流的源头――美丽的上莱茵河,在阿尔卑斯的脚下竟是如此恬静温顺的潺潺溪流呢?
走 了大概两个半小时的样子,我们走到了小镇Sufers。在郁郁葱葱的一片森林后,壮丽的雪山终于露出了峥嵘。她傲立在碧水蓝天与青森绿草之间,宛若女神一 般俯视着人们。清风吹拂,顶峰上的皑皑积雪闪烁着耀眼的光芒,不时腾起阵阵薄雾……真是既令人感到无比地向往,而又不得不对其深深地敬畏。我们远远地望着 她,赞美她的英姿,也默默地向她祈祷,希望她能保佑我们一路平安。

从方位上看,那个最高的雪山,应该就是海拔3028米的Piz Por。
湖光山色,美景相伴,实在是美事一桩。于是我们稍事休息,在Sufers村子里找了个视野开阔而又避荫的地方,吃了午餐,稍事休息后,继续前进。
大 概又走了2个小时左右的林荫小道后,前方突然豁然开朗,一个破败的古堡废墟出现在路边。我们查看了下手中的地图资料,这个废墟叫Burgruine Splügen,于1275年建造,一度成为了Splügen地区重要的防御工事。但由于地缘政治的变化,在14世纪以后,这个古堡就不再被使用,年久失 修后最终只剩下了两三面残垣断壁。在青松绿柏的山野之间,这残破的几垛石墙,好似一位看遍人间浮华的沧桑老人,坐在如毛毯一般的草坪上,静静地环视着四周 座座雪山美景,聆听着山坳中传来的阵阵牛铃声,悠然自得。

乡间小路,高山古堡。雪山同志摆了个45度仰望星空的pose,一张充满着文艺小清新逼格的照片就这样出炉啦。
过 了古堡废墟,往前走了大概也就一公里的样子,Splügen小镇就映入了眼帘。小镇在瑞士东南部算是一个非常有名的滑雪度假胜地,但由于现在还是秋天,因 此更多住在这里的都是本地人或是像我们这样的徒步客,镇上略显得有点冷清。正是下午3点,三三两两的游客坐在咖啡馆外,慵懒地晒着太阳。我们找到了预定的 旅馆,放下行李,看看时间尚早,我们决定出去转转,看看有没有更好的风景。

Splügen小镇的入口,美的令人心醉。也许只有梦中的桃花源才能与之相媲美吧。
在 旅馆的前台,我们碰到了一个吊着烟卷霸气侧漏的瑞士服务员大妈,对于我们提出的“2小时左右去哪里转转比较好”的问题进行了热情的解答。总的来说就是两个 方案:沿着莱茵河畔一路向西漫步,静静地欣赏两岸的美景;或是从镇子的北坡向西北方向攀登,最高可以爬到Teurihorn峰附近,凭高眺望山谷的壮丽。 考虑了一下,我俩决定把大部分行李放在屋子里,只各自带了一瓶水和相机,就像Teurihorn峰的方向前进了。
这条小径要比之前一段我们经过的徒步路线难度大不少。虽然路上都是很厚实的草地,摩擦力很好,完全不打滑,但上升的坡度很大,差不多走个5分钟左右就要停下来喘口气。明明只有7、8度的气温,但走了不到半小时,就已经感觉开始出汗了。

比较陡峭的一条爬升路线。天际线的尽头是孤独的牧场小屋,和另一侧的雪山遥遥相望。
随 着海拔的不断升高,我们明显可以感觉到气温的不断降低,同时也察觉到到了身旁植被的变化――从一开始的稀疏的灌木丛,到翠绿厚实的草甸,到略有些稀疏和枯 黄的草坪……当我们终于爬到一片稍微平缓的地带时,环顾四周,基本只能看到些枯黄的类似苔藓一样的植物了,旅馆前台大妈说的Teurihorn峰也近在眼 前了。

走势逶迤磅礴的上哈尔布施泰因阿尔卑斯山脉(Oberhalbsteiner Alpen),好一种孤傲、冷漠的美。

顺着山脊的走势向西望去,除了巍峨的雪山外,只有一条弯曲的小径通往远方。而顺着这路,究竟能抵达那令人向往的乐土,还是继续在这荒芜的高原中无尽的徘徊,就不得而知了。

站 在山巅,回望今天曾路过的Sufers湖。天高云淡,微风习习,周围安静极了,几乎一点声音都没有,宛若时空凝固了一般。这一汪碧绿的清水,如同天上掉落 人间的美玉一般,镶嵌在这众山之间。记得希腊传说中,腓尼基的公主欧罗巴,被奥林匹斯众神之王宙斯诱拐到了荒芜的西部大陆。她在不知名的山峦和树林中无助 地地穿行着,悔恨和思乡的泪水潸然而下,落在大地上,便形成了许多的湖泊。也许这一片幽蓝静谧的Sufers湖,就是她曾经落下的苦涩的泪水变成的吧。
眺望了一会景色,看看时间不早,趁着天还没黑,我们顺着一个较缓的坡,慢慢走回了Splügen镇。好好享用了一下当地特色的美食后,早早地休息,为最后一天的行程蓄力。
第三天,我们将从Splügen出发,穿越阿尔卑斯山口Splügen Pass,到达意大利境内的Isola小镇。这将是全程中最精彩的一部分。
二、 三百年前,Splügen Pass就作为阿尔卑斯山南北两侧重要的物流通道存在。无论春夏秋冬还是雷电风雪,每个月都会有无所畏惧的马队从黑森林地区出发,满载着新鲜的瓜果蔬菜和 各类肉制品,穿梭在Splügen Pass艰险的道路上,尽快地把货物送到意大利科莫去。我们今天重新走这条路,不仅仅是为了穿越这座山,更是去体验这条路上的历史渊源,也是对几百年前 这些勇敢的人们表达敬意的一种方式。

19世纪时的Splügen Pass,载满货物的马车在阿尔卑斯山凶险的悬崖边疾驰。
从 Splügen镇出发后,路线从前两天的东北-西南向转为了正南向。头一个小时,基本都是较为舒缓的上坡。大概从海拔900m走到海拔1500m左右的时 候,坡度开始有所增加,雾气逐渐加重,气温也能明显地感觉到降低了。这一段的地貌,兼有湿地和高山草原之间的特征――由于有溪流的存在,很多地方都能明显 看到草甸下面的积水。因为担心走进沼泽带,我们不得不放慢速度,仔细辨别好路线之后,再慢慢推进。尽管如此,我还是一脚踩进了一个不深的泥潭里,还好自己 反应快,马上抬脚,才避免了泥水灌进靴子里的惨剧。

这一带山麓走向比较明显,在路标的帮助下,沿着溪流上溯,很容易就能找到路。主要的问题是上方雾气太浓,完全看不清远处。
1924年出版的福尔摩斯系列小说之《显贵的主顾》(The Adventure of the Illustrious Client) 一文中,神探夏洛克对于案件的陈述中,就曾提到Splügen Pass这个地方:“只是由于一条纯技术的法律条款和一位见证人不明不白的死亡,他才得以逃脱惩罚!当史普吕根峡谷刚一发生那个所谓'事故'时,我就肯定是他杀害了他的妻子,我如同亲眼看见一样。我也知道他已来英国,而且预感到早晚他会给我找点工作做的……”配合着眼前这迷雾重重的景色,好像还真的有点“迷之杀人事件”的代入感了呢!
往 前继续走了大概不到一小时的样子,在一个类似于山口的地方,立着一面破旗子,旁边树了个碑,大概意思就是这里就是Splügen Pass,再往前走就是意大利境内了。环顾四周,既没有什么壮丽的景色,也没有任何雄伟的建筑。远远的山坡下的盘山公路上,偶有汽车开着大灯,小心翼翼地 行驶着。剩下的就都是一片雾蒙蒙的景象,略有点失望,于是两个人继续向前走。
一进入到意大利的境内,我们马上就发现了两点变化:一个是 徒步路线的路标,从瑞士境内的红白相间,变成了蓝白相间;另一个就是地貌的不同,尽管这边是阿尔卑斯山南麓,从气候来说应该比北麓的瑞士要暖和不少,但这 一带的植被却并不茂盛,山体也以裸露的石头和土坡为主,草地也大多是枯黄的颜色,不知道是不是和降水量偏少有关。植被的不足显然会导致地质灾害的多发,从 Splügen Pass一路下来也就半个多小时,我们发现了好几处地段有过山体滑坡和泥石流的痕迹,不由得有点心里紧张,赶紧加快脚步赶路。

下 到山底后,穿过一个小村庄,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面积不大的湖泊,地图上叫“Lago di Montespluga”。湖泊的最南端有一个水电站的大坝,可以明显看到大坝的另一侧,地势地貌再次发生了改变――这是一种类似于山西黄土高原的千沟万 壑般的地形。关于这一段路程,旅行手册上是这样写的:
一旦经过了施布吕根山口的顶端,旅行中最精彩的部分,激动人心的Cardinello峡谷就已经到了。作为这段旅程中最天然的部分,Cardinello峡谷在岩石中凿成,惊险地通往如画般美丽的Valle San Giacomo小镇。
一想到这些激动人心的描述,我们都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想着要快点去领略这精彩的景色。于是马上就近找了个平坦的地方,吃了午餐,稍事休息后继续前进,打算一鼓作气完成今天剩余的路程。
然 而前方的路程难度显然有点出乎我们的意料:路面很糟,基本是由乱石和碎石路构成,走起来比较吃力;上行坡度大,且各种急弯很多,个别地方要用手协助攀爬才 能通过;路标偏少,标识也不太清晰,有些路标甚至看不明白想表达什么意思,或者干脆一个箭头直接指向了悬崖下方╮( ̄▽ ̄")╭,可能意大利人的靠谱程度 就是差点意思――这个倒确实在我预期之中。

的 如果说前两天我们走过的鸟语花香、蓝天绿草的美景是《霍比特人》中比尔博·巴金斯老爷居住的乐土夏尔的话,那么翻越了Splügen Pass后的这段路,绝对是《霍比特人》第二部中的史矛革荒漠――如同刀切斧劈一般的悬崖,近1000米高的垂直落差直通谷底,看的让人两腿发软;嶙峋怪 石上突兀地长满了枯黄的蒿草,乱草丛中露出的几块石头便是唯一的路;不远处,像云又像雾的一片片水气在山麓间飘来荡去,三两只乌鸦盘旋其中;虽然不至于担 心会被半兽人追杀,但是这诡异的气氛的确令人有点头皮发麻的感觉。我们一边小心翼翼地看着脚下的路,一边仔细地寻找着指示方向的路标,确保自己走在正确的 路上。

在 持续走了将近两个小时之后,我们终于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了――按理来说,线路应该一直在紧靠山谷的边缘,但是我们走的线路却越来越高,越来越险要。用手表 的气压高度计看了一下,我们竟然已经到了海拔2300米左右。于是赶紧拿出地图来,对比着眼前的山麓走势进行核对,发现我们在很早之前的一个岔路口,被不 太清晰的路标误导,大大偏离了原有线路,走到了另外一条叫C17/C29的徒步线上去了(地图上大概是在Val d'Oro附近,红线是正确的线路,红圈是我们最后实际走的线路)。如果继续往前走,不确定这条C17/C29到底能否到达最终目的地Isola,就算能 到,也不知道所需时间;如果选择原路退回去,看看刚才走过的险峻的山路,往回走无疑更危险。两个人简单商量了一下,考虑到从山脉走势上看,当前的大方向确 实是正确的,所以只要能找到下山的路,就肯定能到达Isola。于是继续前进。

尽管走错了路让人感觉有点郁闷。但很快,我们就被眼前不断出现的壮丽景象所深深地震撼了。站在高山之巅,低头俯瞰万丈深渊时感到要被吸下去的恐惧感,抬头仰望远处重峦叠嶂时满足的幸福感,看看前方弯曲的小径却不知何处是尽头的焦虑感……还真是百感交集啊。

陡峭的山坡上,几只北山羊(Capra Ibex)矗立在远方。阴沉的天空,荒芜的土地。枯黄的野草随风起伏,仿佛在诉说着沧桑往事,感觉有点悲凉。

沿 着连绵不断的小路,翻过了一个又一个山头。Isola小镇的房子已经近在眼前,我们却依然没有找到下山的路。看着天空中有点变厚的云层,我开始担心起天气 来。这种路线,一旦下雨,危险性会急剧增加,弄不好我们还会被困在山上。我已经开始做最坏的打算,盘算着我们身上剩的食物和水,同时考虑出现恶劣天气后的 应对方案了。沮丧、疲劳和无助的感觉也一下子涌了上来,但我们也只能咬牙坚持着快速向前推进——只要能抢出一点时间,离胜利就又进了一步。

就 在我们累的筋疲力尽,膝盖都快不能打弯,眼看就要坚持不住的时候,然后……我们就找到了出口 "Σ(⊙▽⊙""a..." 峰回路转,总算又转回到了正路上。也许我们应该感谢上天赐予我们的幸运,但我觉得更应该给我们自己的坚强意志鼓鼓掌。毕竟,自助者,天助之。无论如何,终 于可以大大松一口气,放慢速度走完剩余的路程了——九个小时走完30公里山路,也算是破了自己的一个记录了。壮丽的阿尔卑斯,希望下次还能再与你相会!
阿尔卑斯,鬼斧神工,
那是远古传说中天使的城,
但何处是人类,
莫测高深的归宿?
阿尔卑斯,冰雪山巅,
众神宫殿,如一架沉重的大弓,
歌声和河流,这长长的箭,
一去不回头。

本篇游记共含8442个文字,2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有没有再详细点的行程?

2016-05-27 15:10

挺棒的,给了我一些启发。

2016-05-30 09:54
相关目的地:   欧洲
4536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