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藏在九寨无人知,模糊了岁月的蒲公英山谷 | 阿布氇孜

104
脑花 (成都) LV.19
2016-05-26 23:57 3149/37
  • 出发时间/2016-05-06
  • 出行天数/4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1000RMB

写在前面 | 田间拾穗,海滩拾贝

五月初,我去了一趟九寨沟,不是因为以水为名的九寨沟景区,而是相距十多公里的阿布氇孜。与藏人为友,雪山、羊群为伴,听了一些怪力乱神的故事。田间拾穗,海滩拾贝,消磨光阴,时间停滞,这是焦虑工作一段时间后最向往的生活方式。

阿布氇孜,一个浪漫的藏文名字,一个被外文版LP推荐,美联社、BBC以及一些德法媒体报道过,但在国内很少有人知道的地方。所以在这里生活的两天,遇到了不少歪果仁,他们喜欢随意找个地儿看书,或去山里徒步,然后采一大堆能吃或不能吃的东西回来。

在这里的几天,和主人一起种花种草,见了活佛,和外国朋友一起去山里徒步,忍不住把自己当作主人,把刚刚听过的神秘故事用蹩脚的英语翻译给他们听。夜里,窗外星河悬挂,日子简单安逸。

关于行程、交通、住宿

【行程】
共4天:成都——映秀——松潘——九寨沟(阿布氇孜)——成都

【交通】
在微信上的“简途旅行”订的往返巴士票+2晚住宿,才349,吼便宜有木有!我一个姑娘,又是开车手残星人,但总喜欢周末往外跑,不喜欢跟团,坐班车又不在中途停靠,所以强力安利他们家。

【住宿】
Day1& Day3 宿寻迹酒店。交通方便,位置在最热闹的漳扎镇。干净,性价比高的经济型酒店,老板娘很好,见我孤身一人,回去晚了还专门打电话问我是否安全。这是在简途上面的订的套餐里包含的。本来是连续住两晚,临时改变了行程,老板豪爽的答应给我挪了一天。不过如果是旺季可能就不会这么好运了。

Day 2  临时决定住在阿布氇孜生态藏居。在山里,来这里住的主要都是老外,英语无力星人狗带_(:3 」∠)_ ,不过交流起来也没有什么问题。环境超级棒!早晨起来,打开窗就是云雾,我去的时间天气暖和了,早两个月打开窗就是雪山。房间也是舒服到没朋友,被子是天鹅绒的,房间是老板克珠亲自设计哒,每一间房每一张床都各不相同,超级用心。

【相机】
黑卡M3,拍得这么渣我真的不是来黑索尼大法的。还被一个长得极像吴孟达的同事吐槽,一口老血喷他脸上。

Day1 &2:住进藏民家里

【漳扎镇】——乡村重金属响彻云霄的地方

第一天主要在路上,途径了映秀松潘,下次再写吧。

夜里在九寨沟漳扎镇的大街上瞎晃悠,这里是九寨沟景区外最热闹的地方,但!满大街的川菜馆和重庆火锅(excuse me?我大老远从成都过来就是为了这?),lowlow的乡村重金属音乐搭配大妈们的响彻云霄的欢声笑语……连一家像样的酒吧都找不到,没想到你是这样的low逼九寨沟

好在,活捉了一帅逼藏族小伙,超像黄宗泽有木有。然而并没有发生什么……

【上寺寨】——离九寨沟不远的隐世之地

第二天。提前订了接驳车,师傅(一个憨厚但并不帅的藏族小伙)一大早就来酒店门口接我,前往阿布氇孜所在的上寺寨,车程也就十来分钟。

阿布氇孜是位于上寺寨这座大山里的一处原始藏居。这里离九寨沟沟口不远,十来公里,但和九寨沟景区外面那条完全商业化的大街不同,这里安静、淳朴、蒲公英开满山头、未被开发,脚落地的瞬间,就爱上了这儿。

村口是一座有着千年历史的白塔,上面留着斑驳的痕迹。

五月初的山头,漫山遍野都是蒲公英,但在这里,蒲公英不只是观赏,没错,它还能吃。后面慢慢讲。

神经衰弱的我常年起得很早,所以到阿布氇孜的时候还没吃早饭。得知此事的阿妈(主人的麻麻,超级温油全能的女人,据说40岁才开始学汉语,60岁学会了英语)马上给我准备了早餐,惊为天人的酥油茶+自家采的蜂蜜+青稞饼(青稞也是自家种的),谁再说酥油茶难喝是跟谁急。

和黄油一毛一样的酥油,用刀刮下来的时候,强迫症都治愈了。

阿布氇孜是一栋精致淳朴的藏寨,主人克珠一点一滴搭建起来,隐藏在这座大山中。我到的时候,克珠和朋友们正在院子里种花种草,他问我要不要参与,短暂的懵逼了一下,然后,入乡随俗,欣然接受。

翻土、犁地、玩泥巴,四体不勤的我亲手在院子里种下两株杜鹃,再在土地上播上草的种子。于是我在如此简单地劳作中快乐的“耗费”了半天时间。

主人的朋友德拉说:“它们就以你的名字命名了”。此情此景自己竟然矫情起来,这世上竟然有件事物以自己命名妈蛋,突然觉得自己和这个世界又多了一分联系好感动。

主人克珠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他不会把来这里的人当成上帝般供着,而是“来了就是朋友”。如果有时间,他会带着大家去山里采摘、徒步,如果你愿意,可能还会驾着车拉着你去九寨沟更地道的地方玩耍。遇上藏族重要的节日,他也会带着你去参与,可惜我没赶上。

后来克珠对我说,他希望来的每一个客人都能为这间小筑的贡献点滴,留下自己的痕迹,这里才更有归属感,而不是单纯地观光地。

↑纪录片《第三极》里提到过的羊肚菌,错过了采摘的旺季三月,只看到这些已经晒干的。帮他们分装袋子。

于是,我临时改变了行程,没有进九寨沟景区,而是在这里留宿一晚。正好,星河低垂。若是摄影爱好者,这是拍摄星空的好地方。

Day 3:山里徒步,怪力乱神,星河低垂

在阿布氇孜住的两天,结识了一个朋友,180+的大高个,元之。

他是阿布氇孜主人的朋友,从北京辞职后来到这里帮忙,有时整理房间,有时带朋友们徒步,一住就是两个月。于是这两天他陪我去山里徒步,讲了好多村里的怪力乱神,科普了许多藏族知识。放上帅照一张。

他讲了很多故事,比如村口住了一个哑巴,而且是一个有着强迫症的哑巴。他家的地永远比别人家的犁得整齐,因为别人都是凭直觉犁地,而他却要先画好线。当然,强迫症不是重点,重点是发生在他身上的一些神秘的事,让曾经不哑的他成了这样。于是,每次经过村口,会忍不住看一下这片整齐到没朋友的地,幻想哑巴的模样。

第三天一大早,我们便去山里徒步,同行的还有两个荷兰朋友。元之和我英文都不是很好,但自己还是忍不住用自己蹩脚的英文,给他们解释漫山遍布的经幡是什么意思。就像克珠所说的归属感,已然把那里称作“家”,把阿妈称作“阿妈”,自己忍不住觉得自己成了那里的主人。

↑这是核桃花,和蒲公英一样,它是可以吃的。中间的茎干晒干凉拌,地道美味。

在这里徒步是一件幸福的事。不只是简单的远足,而是洞开另一个世界的大门。不同的季节、海拔生长的不同生命,三四月份的羊肚菌,紧接着蒲公英,刺龙苞,核桃花,蕨菜,虫草,天麻……除了观赏,还是纯天然的食材。元之说他吃了一整个月的蒲公英,现在正是吃刺龙苞的好季节,再过几天就要开始吃核桃花了。

没见过世面的我表示不可思议,直到吃了阿妈亲手凉拌的刺龙苞,觉得大山的馈赠才是人间佳肴。

↑刺龙苞,超级美味。我们一路上摘了好多回去,阿妈正好可以用来拌菜。

一路上,还遇上牦牛、新生的山羊、萌萌哒藏香猪,以及不知名的花花草草。动物们相安无事的生活在一起,也不会攻击人。季节不同,他们就随着海拔迁移,所以天热的话,要走到更高的海拔才能见到它们。

这里有长短不同的徒步路线,短则一两小时,长则一两天甚至更长,据说翻过山可以看到巨大的陨石坑。

菜鸟如我,山间徒步了三个小时已经累到不行,直到遇见这片大草原,觉得再累也是值得的。

克珠:“等草绿了就来哦”

带着采摘的刺龙苞,喜悦和疲惫满载而归。阿妈时不时会站在最左边的窗口等人归来。

和在这儿度假的瑞士一家六口闲聊,或陪两个小朋友玩耍,或独自看书闲逛。

时常出点小状况,比如正好遇见蜂巢里的蜜蜂突然飞出来。于是阿妈跑过去念了一段听不懂的藏语,像神秘的咒语一般,然后蜜蜂们乖乖的回到了巢穴,若不是亲眼所见,我也不会相信。克珠说,这是先人们留下来的智慧。

临回前的晚上,一起吃饭小聚,竟有幸见到了达吉寺的活佛,没好意思拍他,不过留下两个开了光的五彩金刚结

两天的时间,却似乎去另一个世界游走了一番。

回到成都后,我托克珠照顾好院子里我种的杜鹃,顺便询问播种的草什么时候会发芽。

他说:“等草绿了就来哦”

本篇游记共含3074个文字,3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