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翻开波澜壮阔的历史—土耳其(伊斯坦布尔)

1,金角湾(开塞利机场 08:40-TK2011-阿塔图克机场10:20)
 沿着土耳其的海岸线绕过整整一大圈,终于今天要回到伊斯坦布尔了。收拾好行李,准备去开塞利机场。清晨的卡帕多西亚,一层轻轻的薄雾笼着山脚,山原在晨晖的照耀中变成一片漂浮的海天蜃景,与我们的大巴竞相驱驰奔走。旁边的村庄小镇还在一片安静中,恐有宣礼的唤声惊破晨晓。开塞利机场要经过两道安检,极为不便,不过想到近期的恐怖事件,还是严格点为好。

登机后,我的后座是一位抱婴孩的妇女,小孩一直哭闹,而且在座位上换完便便的尿片,就丢在座位下面,气味很大。晴空万里无云,戈壁上弯月型的湖泊,还有玩皮划艇的人。大约经过一个多小时,看到下方蔚蓝的大海和岛屿,伊斯坦布尔快到了。下飞机乘坐摆渡车时,旁边的上海阿姨一直对着土耳其小孩子拍照片,小孩很抗拒,一直又躲又闹。老克勒大叔跑过去对阿姨说,这样是极不礼貌的行为,在国外要注意形象。在机场大厅等候时,旁边的座位上,一位正在裹头巾的老年人,雪白的胡须,素洁的衣服,拿着短杖,或许是阿訇,但一看就是充满智慧的老年人。他看到我坐在旁边,朝我点头微笑,我们笔画了两句后,还是无法交流,只能互相微笑着表示歉意,微笑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
 

 

离开机场后,我们前往皮埃尔洛蒂山。沿途经过一段君士坦丁堡老城墙,令人兴奋不已,厚重的堡垒,屹立了千年,有它们在,君士坦丁堡就在。沿着城墙开到金角湾后,左手边就是皮埃尔洛蒂山。阿卜杜拉用伊斯坦布尔卡给我们刷缆车票。和我们乘一辆缆车的是来自迪拜的一家人,传说中的土豪。三脚架阿姨,拿起她的镜头就朝小男孩拍照。小男孩很不情愿,我和他们的父母说话,表示友善后,他的父母才友好的让小男孩配合三脚架阿姨拍。到山顶后,我以为会在这里午餐,而实际上就在平台呆了一会就下来了,灰蒙蒙的金角湾,并没有什么壮丽的景色,这里曾经是苏丹穆罕穆德利用滚轴将船绕道金角湾后方下水,冲破君士坦丁堡铁链锁江的地方。

2,珠宝店、大巴扎
午餐过后,阿杜带我去珠宝店。进入苏丹艾哈迈德区,伊斯坦布尔鲜活的呈现在我们眼前,热闹的街市、离港的渡船、随处可见的沿山坡矗立的圆顶清真寺。三脚架阿姨和另一外大叔,已经兴奋的迫不急的脱团跑到街头去摄影了。
 
珠宝店主要是手表、首饰和海泡石。花样姐姐买了一块土耳其手表,老婆帮朋友选绿松石戒指和项链,老克勒跑去看海泡石烟斗,随随便便一只最小号的底价都要300美金。老克勒说,上海的大卫杜夫也是这价。最后美金胖买了几个刻花烟嘴,140美金一根。给老婆的服务的土耳其大婶非常热情和耐心,看上去像德国人或奥地利人,完全没有突厥人的样子。逛完珠宝店后,我们在楼下的买了鲜榨橙汁,老板很热情,六个橙子初榨了一杯,是不是很奢侈。
 
随后我们前往大巴扎,沿着肯尼迪大道绕过塞拉里尔海岬前往圣索菲亚广场,君士坦丁堡老城墙沿海而建,残垣不失当年威武。转入一段狭窄崎岖的坡巷,阿杜指着前方高耸的大穹顶说,这就是蓝色清真寺,而在伊斯坦布尔她真正的名字是苏丹艾哈迈德清真寺,大家一下兴奋起来。我们在广场下车,对面就是圣索菲亚大教堂,曾经无数次想像过的世界瑰宝就出现在眼前,在广场素白的色调中,一抹孩儿面红。他风烛残年,孑然自处,墙壁古朴斑驳,扶垛依旧浑圆有力。然而我们只能远远看一眼她,不得不离开前往大巴扎。

沿着大街的电车轨道,再绕进里面的小街。旧城区的街头,仿佛巴黎掠影,考究的的建筑,咖啡厅,品牌商店,帅男靓女。一开始我们还担心找不到银联标志ATM,而路边到处都是。步行不久就到了大巴扎,第一庭院中是努如奥斯曼尼耶清真寺,正好响起了宣礼声,这是伊斯坦布尔独特的味道。第一次感受这种味道,是在007的电影里,千年的城池中,唱起宣礼声有着不可思议的魔力。这不同于欧洲中世纪的钟声,而是雄浑质朴、凝聚心神,从西亚穿透过博普鲁斯海峡,从古老传唱到现代。如果你不曾听过俯瞰大地的拜占庭圣咏,这种伊斯兰的宣礼声亦能让你满足一二。

我们俩和花样姐姐,结伴一起逛大巴扎。入内是连绵的拱廊,两边是各种首饰铺,金光灿灿。我们继续往里走,找卖阿拉丁神灯和瓷器的地方。大巴扎里串街串巷,就是一个偌大的迷宫。花样姐姐要买小件的瓷器送人,而我们想看看杯垫或阿拉丁彩灯。我在拱廊里拍照时,不小心拍到一个店铺伙计,他很生气的朝我叫着,为什么拍我。我在想,难道你要抢过我的相机删了不成,还是要我买你的东西?走进一个彩灯铺子,琳琅绚彩的灯亮起,好像琉璃世界,问了伙计价格,要价很高,我们想离开时,伙计不小心踢破了地上的一只灯,他顿时很生气。还好不是我们踢坏的,否则估计走不了了。花样姐姐终于在一家店铺找到了喜欢的瓷器茶具,谈了价格后,豪爽的要了三套。阿杜说大巴扎不适合买东西,店家很会看人开价,会判断你是美国人、犹太人、中国人,采取不同的开价和还价技巧。不过,土耳其人脾气这么差,我们也不敢买什么。转着转着,有去了披肩店,花样姐姐试了许久,也没有选到合适的,我们在不停的谢谢中忐忑的离开。大巴扎的首饰店里,有海泡石烟斗和绿松石,老婆随便看了一件仿欧洲奢侈品牌款的镶钻项链,开价要上万美金。

大巴扎里感觉很一般,还剩半小时,我们打算在市场外面逛逛。大巴扎外面小巷,和大巴扎里门可罗雀不同,这里热闹非凡,是当地人的小商品市场。随意摆放的摊铺,满满的市井生活味,还有各种小吃店。我们买了一罐酸奶,竟然是咸的。不一会就绕回到了努如奥斯曼尼耶清真寺,和大伙汇合后去新市区的中式餐厅,满足一下饥饿已久的中国胃。

花样姐姐把带来的瓜子,苔条花生分享给大家。真是太好吃了,隔壁桌的大叔也给我们分享瓜子,然后和花样姐姐她们点了啤酒互相庆祝。
 
饭后,我们在附近的小超市买了牛奶、酸奶、巧克力。不得不说,土耳其的食品用料十足,真是太好吃了。

3,酒店(Wyndham Istanbul Old City) 
晚上我们回到旧城区,途径阿克萨赖的佩特维尼亚太后苏丹清真寺,夜色中美到让人惊讶。她是奥斯曼帝国期间在伊斯坦布尔建造的最后一批清真寺之一。设计者是亚美尼亚建筑师萨尔基斯 (Sarkis) 和哈可布·巴良 (Hakob Balyan),他们还负责设计了博普鲁斯海峡边新皇宫的一部分。这座清真寺是拜占廷、奥斯曼和巴洛克风格的完美结合,精美不失理性,雄丽不失平衡。我们住的酒店也在同一条大街上,拉雷利清真寺(郁金香清真寺)对面,这是一座稍古老的清真寺,主体为拜占廷风格。不知,明天清晨我们是否会被宣礼声唤醒。入住的是一座百年酒店,洛可可风格。台地式逐步升高的中央大厅,使得搬行李很痛苦。大厅四角有独立的四幢楼塔,是客房区。我们年轻人都被分在靠里面的两幢,因为地势比较高,拿行李费力。电梯上到塔楼内,三层房间一圈圈围绕着中央越层殿厅,欧洲宫殿式风格。入住房间后,时间已经很晚了。有着四百年历史的君士坦丁柱浴室也在这条大街上,本来期待已久的在罗马式亭廊下体验土耳其浴的,考虑到安全因素,也只得放弃。

day8
 
1,亚欧大陆桥

一清早从酒店出发,穿过瓦伦斯高架渠,途径跨金角湾大桥,加纳太塔,新皇宫,最终到达亚欧大桥下的奥塔柯伊清真寺。和阿克萨赖的佩特维尼亚太后苏丹清真寺一样,也是奥斯曼帝国晚期作品,但巴洛克风格更浓郁,比例也更精巧。和旁边新皇宫风格非常协调,好像一座精致的法式八音钟。蔚蓝壮阔的博普鲁斯海峡震撼人心,花样姐姐拉着丝巾不断的旋转着,让我们给她拍照,或许只有这样才能表达此刻的欢愉。我们在路边集合时,正好是上班时间,这里的年轻人和国内一样,匆忙的走路,焦急的等车,他们来自土耳其的四面八方,占伊斯坦布尔人口的80%,然而经过年轻时代的奋斗后,他们最终都会回到自己的家乡。新一代的年轻人再继续涌入,就这样,伊斯坦布尔似乎只是职场,就和漂在北上广的年轻一代一样,他们在这里奋斗过、迷茫过、疯狂过、哭泣过,留下了他们青春不可磨灭的记忆。

2,蓝色清真寺
 
今天再一次回到圣索菲亚广场,从第一次踏上土耳其国土的那一天到今天,期待已久的清真寺和大教堂,吊足了我们的胃口。就在昨天,近在咫尺,也仅仅是远远的瞥了一下她们的风采。阿卜杜拉先带我们参观了跑马场上的德国水泉亭、埃及方尖碑、青铜柱和君士坦丁纪念碑,它们每一个都连扯着这座城市和古老帝国丰富而重要的历史事件,其中每一个事件都能让人滔滔不绝的诉说曾经以往的辉煌和惨烈。
 
进入清真寺需要脱鞋,穿过古老的门扇,进入庞大的穹顶之下。今天是阴天,没有任何迷离色彩,穹顶蓝色的瓷砖和五彩缤纷的装饰图案略显沉暗,悬挂下来的圈灯照亮着内部空间,靛蓝幻彩玻璃,让人冥思伊斯兰素洁的真主世界。整个大殿,平面呈希腊十字,每边各由三瓣小穹顶托起一个大穹顶,再由四根巨柱支撑的拱券,托起中央大穹顶,呈现出丰富层次,仿佛不断盛开的花瓣。但是整体空间秩序统一,置身其中宁静安穆。中央的礼拜区域,有一两个在祈祷,真主还在保佑这片大地。
 
出了正面大门是清真寺庭园,中间是泉厅,四周环绕着围廊。从庭园的侧门出去,广场对面就是圣索菲亚大教堂。

3,圣索菲亚大教堂
 
和蓝色清真寺的整齐划一不同,大教堂周围杂乱搭建了很多附属建筑,像拄着拐杖的老人艰辛的站着。然而他比伊斯坦布尔所有的清真寺都要至少老上一千岁,而且比所有的清真寺都要庞大,也是伊斯坦布尔一切清真寺的母型。他经历了青壮年的辉煌,中年的衰颓和遭遇兄弟的背叛和洗劫,老年的凌辱,今天仍旧还在坚持着。和他一起战斗过的人,都已经不在了,远去多年,只有他还孤身置于异族的嬉笑和闹市中。公元六世纪查士丁尼曾指着他说,“所罗门,我已经超过了你”。公元十一世纪,罗马教廷的使者把绝罚书丢在了他的祭坛上。公元十五世纪,他所有的容颜被糊在了白石灰里,奥斯曼人在他的身体上支起了经帐。耄耋之年还身处番邦之中的他,估计不会愿意想起过往的辉煌,只是凝望着这片海峡,看潮起潮落,船来船往。
 
在照片里看过无数次这座举世无双的教堂内部延绵不尽的堆拱,恢宏的整体空间没有一根柱子的间隔,荣耀的神光中感受着超拔天国圣秩,公元十世纪罗斯大公的使臣在考察过伊斯兰教、罗马公教等诸国宗教,回国后这样向大公汇报,“我站在圣索菲亚的大殿中参与圣礼,当圣咏响起,已经忘记了是置身天国还是人间”。这句话就是著名的罗斯受洗的开端,而且在整整一千年后,对这次事件的举国纪念又直接造成了另一庞大帝国的崩塌,苏联解体。
 
1453,当教堂大门被冲破,两位诵经士带着这里所有的辉煌和赞誉,永远的钻进了墙壁,时间也永远的停在了那一刻,罗马希腊寿终正寝。关于1453之前的君士坦丁堡,网上有很多想象的复原图,她的广场、纪念碑、雕塑、皇宫、教堂、城墙,部分遗迹还在,零散的淹没在伊斯坦布尔的大街小巷和欧洲各大博物馆。
 
进入教堂雄伟的青铜大门,里面有半侧在维修,据说已经搭建脚手架多年。可真谓是,期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去年在欧洲,圣母百花大教堂、圣马可教堂、凡尔赛宫都在局部维修,当局都尽量用遮掩和外围装饰来减少对整体氛围的破坏。而圣索菲亚到好,完全像个大修工地,毫无整体氛围可言,只有肢解零碎的各个角落。与对面的蓝色清真寺一相比,高下分明。但又如何呢,即使伊斯坦布尔只有一个景点可以选,人们还是会选圣索菲亚大教堂,因为这里承载了太多,支撑着历史和宇宙的穹窿。
 
虽然如此,昏暗的光线中依旧能感受到教堂空间的高深,精美的马赛克镶嵌圣像,代表了拜占庭艺术的最高成就。红色和绿色大理石拼绘的各种随性图案不再俏丽,而是体现出古旧的厚重。由繁密的卷叶纹装饰的圆形或倒梯形的柱头,收敛了技巧的外炫,留白了结构空间感。由于门廊紧闭,教堂绝大部分角落是阴湿昏暗的,但高阔的空间,有种自在的清凉。沿大门左侧的坡道可以上到二层空间,窗户都打开明亮许多,教堂四角穹窿的二层是镂空的,透过弧形栏杆可以俯瞰整个大殿,避开满眼的脚手架,仍可以近距离的欣赏到拱券上六翼天使。其实上楼的坡道,很有味道,宽阔但没有阶梯,我们不知道在里面转了多少层才上到了二楼。据说,当年苏丹攻破君士坦丁堡时,为了彰显征服者的威风,骑着马踏过教堂的坡道。

4,老皇宫
教堂背后就是奥斯曼帝国时期的老皇宫--托普卡帕宫。然而从跑马场开始,蓝色清真寺、广场、老皇宫,一直延伸到海边的整个区域,就是东罗马大皇宫原址,可惜于第四次十字军东征时被洗劫破坏,到君士坦丁堡沦陷后则彻底淹没地下。
 
君士坦丁堡的大皇宫的复原图,只能从www.byzantium1200.com上看到。而源于东方的奥斯曼帝国,似乎对气势恢弘的宫殿建筑并不感冒,而是把皇宫营造成一个御花园。托普卡帕宫虽然只占了原拜占庭大皇宫的一角,但本身却是一颗璀璨无比的明珠,加上塞拉里尔海岬绝美的风景,使之堪当为名符其实的空中花园。
 
皇宫有着四进庭院,由大到小,从疏朗到精致。大门之前是一个醒目的郁金香净洗亭,漂亮的奥斯曼风格。大门即皇室之门,又称高门,由此进入第一庭园,禁卫军之亭。庭院内左前侧是拜占庭时期的圣和平教堂,保存非常完好,似乎没有遭到过清真寺的改造。蜿蜒的林间小径,通往第二庭院的中门,两边还有卖鲜榨橙汁的,和昨天珠宝店一样,6个橙子初榨出一杯,奢侈到哭。从中门的门亭检票进入,就正式进入皇宫区,右侧一边是厨房,左侧是帝国议事厅和后宫入口,中央是通往第三庭院的吉兆之门。我们先去看了厨房,一排红砖砌的拜占庭式穹窿顶,下面陈列着硕大的锅釜。厨房的后面是皇室收藏的元青花陈列室,由于游览时间短,我们没有去看。老克勒大叔说,这里陈列着世界上最多的元青花,国内很多人到伊斯坦布尔就是为了看元青花,坐飞机来看上一个星期再回去。
 
穿过吉兆之门,第三庭院中央是苏丹觐见室,右边是帝国宝库,左边是后宫的后部和清真寺。我入内参观了帝国宝库,老婆觉得很累不想看了,就呆在门廊下坐着休息。等我出来后,我们穿过围廊进入最精华的第四庭院,视野陡然开阔起来,位于海崖上的后花园,将整个博普鲁斯海峡尽收眼底。挨着悬崖边的麦吉迪耶凉亭是欧洲风格建筑,从露台石砌栏杆边,透过初春含苞欲放的枝芽,可以俯瞰整片君士坦丁堡残颓的海城墙。我围着麦吉迪耶凉亭逛了一圈,老婆还坐在长椅上迷离欲睡。我对她说,游览的时间一个小时就快到了,你来这里就是为了睡觉的吗?这么好看的地方,你就知道懒着不动。老婆也很委屈,说我就是累,就是不想动。我把她拉到露台的栏杆边,她也觉得很美,让我给她拍照。我很生气的说,你不是要睡觉吗,然后很胡乱的给她拍了几张,老婆一下气的哭出来。看到她哭了,我开始内疚难过,在最美的地方的最美的景致中,伤害到爱人。老婆喊着泪,独自一个人走向花园另外一边,美丽的穆斯塔法帕夏亭、大花园(郁金香园)和喷泉,在我的眼中黯然失色。没有爱人的欢笑,一切的美都只是外在的讥讽。我在花园下面坐了一会,老婆独自走上了巴格达亭。心里又很担心她一个人,一会也跟了上去。上面是皇家大理石露台,巴格达亭、开斋凉棚、割礼殿、烈万亭依次分布,由曲折的敞廊连接,围着中央的大水池。墙壁、天花和拱券以伊兹尼克瓷砖镶嵌成阿拉伯风格,并绘以描金线条,优雅华丽;喷泉从中央水池中缓缓流出,眺望远近山景,心旷神怡。人们都在这儿拍照留恋。被这番景象惊艳到,老婆情绪也稍微缓和。

5,独立大街
 
午饭后是自由活动时间。阿杜带着花样姐姐和叔叔阿姨们自费半日游,胖胖带着福建娃、美金胖、湖北大哥他们去伊斯坦布尔逛最大的超市,我和老婆准备去独立大街。拿着大宝石书和靠在土耳其读书的朋友实时指路,从餐馆步行至阿塔图克大桥地铁站,然后乘坐三站地铁到塔克西姆广场。
 
伊斯坦布尔的地铁和上海一样拥挤,塔克西姆站和人民广场一样水泄不通。绕过复杂的地下道路,终于上到广场上面。有广场的地方,就有鸽子,在共和国纪念碑雕塑旁,成群的鸽子飞起,我们却迷路了,广场中心发散出数条道路通向四面八方,哪条是独立大街呢?找地图,搜谷歌定位,越忙越慌。最后老婆说,就顺着人流走,不就是土耳其南京东路吗,肯定和中国一样。
 
果然顺着一条人行的石头小路下去,还有铛铛的有轨电车,这就是独立大街了。这里是伊斯坦布尔年轻人购物的地方,各种中端服装品牌。两旁略显老旧的建筑,沉淀着欧亚融汇的血统;马路上匆匆来往的年轻人、欧美人,跳动着伊斯坦布尔当今的时代脉搏。两旁的小巷里,坐满了聊天喝咖啡的人;软糖店和巧克力店里的五光十色,令人眼和嘴都馋。在only店里,我们意外碰到了潘领队带着花样姐姐的同伴们,得知她们是打车来的,真是神奇。
 
我想找到法兰西小路,号称伊斯坦布尔的蒙马特大街,地图显示从加拉太萨雷高中旁边的小路进去。可是当我到一个化妆品便利店问路时,店员告诉我们已经走过那个高中很久了。带着如果时间早,或许还能坐上游船的想法,我们决定不再回头,继续沿坡路下行,走到码头。红色有轨电车是独立大街的主要交通工具,小孩子们不买票,跳上去挂在车外搭乘,成为独到的风景。我想车电车直接到加拉太塔,老婆说还是走走逛逛吧。大街旁边还有基督教堂和大使馆,果然是伊斯坦布尔最欧奔的地方。
 
老婆在独立大街发现了她要买的意大利Calzedonia店,去年在琉森就觉得买少了,后来又让朋友在欧洲带,也没合适的。她忘乎所以的就拉我进了店中,有点女气的土耳其帅小伙很有耐心,一条条拿给老婆试,品牌店的服务水准还是和欧洲一样的。店里的样子和款式都是最新的,老婆一口气买了四条,总够穿上两年的了。
 
从商店出来走了不久,独立大街到头了,有轨电车到这段也结束了。接着的是一段比较陡急的下坡路,到加拉太塔。两边琳琅满目的小店,很in的味道。看到连着的一排乐器店,我想起了,这里不就是李治廷和马天宇陪花样姐姐们玩电吉他的地方嘛。这段不长的路下方就是加拉太塔,在金角湾、旧城区、码头,城市任何一个地方都能看到这座十四世纪拜占廷建筑的身影。近距离的看,他是那么雄壮质朴,不同于伊斯坦布尔的蓝色忧郁,和纪念柱、老城墙、圣索菲亚大教堂一样,但有着君士坦丁堡独特的雄浑气质。这时雨突然变得很大,石头路湿滑,不等多留片刻,我们继续下坡去卡拉科伊码头,搭船去亚洲侧的卡德科伊,途中可以近距离的看到美丽的少女塔。卡德科伊是一个比君士坦丁堡还古老的地区,他曾经的名字更为闻名-卡尔西顿。公元451年,在这里举行了基督教第四次普世大公会议,宣告了“上帝之母”的卡尔西顿(迦克顿)信经。

6,海峡游船
从小巷转出来,竟然是加拉太桥头。没有找到朋友说的那个码头,估计还是搭一站有轨电车到桥对面的艾米诺努码头更近。伊斯坦布尔的有轨电车和国内的纯怀旧不同,它贯穿新市区和旧城区的主要交通工具,车厢内人很多,加拉太桥的轨道两边是车行道和人行道。如果天好的话,桥上会有很多海钓的人,走过去肯定别有一番味道。
 
赶到艾米诺努码头,正好一艘游船正在离港。我喊叫着,船老板把船又靠回来拉我俩上去。游船驶出金角湾,开向博普鲁斯海峡。我们上到游船二层,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但是无论什么也抑制不住我们内心的兴奋,只有你登上了船,才会明白为什么要乘船,只有你登上了博普鲁斯海峡的船,才知道坐船可以如此激荡人心,波澜壮阔,这里颠仆着千年的风浪。海上来往的轮渡船,满载着乘客从亚洲驶向欧洲,从欧洲驶向亚洲。它们在海浪中如此渺小,却又如此勇敢,像绕船飞舞的那群海鸥,任凭风雨冲刷,浪涛翻滚。
 
驶出金角湾,身后雄伟的圆顶清真寺和加拉太桥逐渐远去,海峡一边是高耸的加拉太塔和山丘上逐次而上的建筑,就如在卡帕多西亚看到的那幅丝毯所描绘的一样美丽。巨轮停泊港口作业,游艇在海浪中飞快的穿梭,洁白如雪的多马巴赫切新皇宫临水而凭,无一不彰显着这座城市古老而开放胸襟。新皇宫的前方是契拉昂宫,现在是凯宾斯基酒店,再过去是加拉太萨雷大学,小布什曾在这儿做过演讲。游船继续向亚欧大桥前进,雨越来越大,打湿了镜头,亚欧大陆排浪而开,魅蓝的海面在风雨中变得捉摸不定。天色越来越暗,桥下的奥塔柯伊清真寺亮起了灯光,显露出和早晨看到他时不同的迷离妩媚,桥上的汽车、卡车缓缓的龟行,和中国晚高峰一样。穿过大桥后不久的欧洲一侧,是游艇的聚集区和一排灯红酒绿、富人的宅邸和水榭码头,一群海鸥在港湾里舞蹈、盘旋。我们快接近法蒂赫大桥时,游船开始调头,沿亚洲一侧回程。与欧洲侧的大都会味道不同,亚洲临岸有很多奢华的私人府邸,小巧而丝毫不掩张扬,堪为不同建筑风格的博览会,万种风情,在土耳其语中称为雅丽,专指18-19世纪奥斯曼贵族在博普鲁斯海峡边修建的消夏别墅。大陆桥下方的贝勒贝伊宫也算其中一座,由19世纪时的苏丹杜勒阿齐兹所建,主体巴洛克风格,两侧的大理石阁楼奇幻夸张,奥斯曼式的高迪手笔,极尽想象。夜色中雨越下越大,一阵阵的冲刷着船舱海,我回到舱内,点了一杯热茶。起航时问的说是一个小时来回,现在估计一个半小时都够呛,想吃一顿美美的土耳其晚餐和烤肉是没戏了。海上水雾氤氲,模糊朦胧了视野,游船在斜渡过海峡回金角湾时,海中央有一座飘摇在风雨中的灯塔,这不就是朋友一定要我们去的少女塔么。奥斯曼人赋予了她一段儿女愁长的故事,但这之前却是君士坦丁堡的铁链锁江处,在城破的那一日,万户哭嚎。
 
回到艾米诺努码头,美丽的伊斯坦布尔已经穿上了华灯,雨势毫没有减弱的意思。我们正愁着怎么回到阿塔图克大桥下和大家分开时的地方。突然在码头边的公交集散看到90A路,好像在下午出发时看到过。我拿出谷歌地图,指着问大叔司机到不到,大叔让我们交5里拉我们上车。车厢内很拥挤,和我们所有车站旁的公交站一样。所有人都用好奇的眼光看着我们这对黄种人,快到站时一位大叔还帮我们按了下车铃。
 
阿塔图克大桥下有一排餐馆,其中一家厨师正在现做肉披萨送到炉腔里烘烤。和第一天在恰纳卡莱的超市里看到一样。绕了土耳其整一圈,终于在最后一顿吃上了正宗的本地味。我们在店里喝完一杯苹果茶,肉披萨正好烤好,8里拉,打包后赶紧前往汇合点。

7,机场(伊斯坦布尔阿塔图克机场00:45-TK26-上海浦东国际机场16:55)
 
从旧城区开往阿塔图克机场,原本四十分钟的路,开了2个小时。值机出关后,老婆看到了大马士的免税店,而且看到了她关注已久的Linda。虽然可能比巴黎贵,我还是极力劝她买了。时光比金钱流逝的更快。
 
伊斯坦布尔的时间是匆匆的,未及仔细的去感受,就匆忙的离开了。来之前还曾因为君士坦丁堡的辉煌,而对伊斯坦布尔怀着复杂的情绪。但到了这里,你就会爱上她,无法释手,无法忘怀。她不由让人想起两座城市--巴黎威尼斯。如果说巴黎是一件精美考究的珐琅彩,那么伊斯坦布尔就是洗净千年铅华的元青花。而比起威尼斯的桨声灯影,金角湾便是赤壁江边故垒,海峡上烟波万顷,隔望一瞬千年。

本篇游记共含9155个文字,7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有些问题可以问下你吗?

2016-05-29 10:25

引用 伊伊_yueer66... 发表于 2016-05-29 10:25:04 的回复:

有些问题可以问下你吗?

回复伊伊_yueer66...:尽力回答哈

2016-05-29 10:41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谢谢蚂蜂窝让我看到不一样的世界,谢谢楼主。

2016-05-30 13:55
相关目的地:   土耳其
45335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