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一路向西——青海敦煌和兰州,一个东北老娘们的西游记

5
十二楼 LV.2
2016-05-27 23:25 249/2
  • 出发时间/2016-04-05
  • 出行天数/18 天
  • 人物/其它

经过的城。

我的哈尔滨

4月5日。2016年的春游模式开启。哈尔滨出发。火车去。北京转车西宁

每每外出,装备必是:一双杏色高帮翻毛战靴;一顶灰色软檐基本款渔夫帽;两条灰黑色紧身短绒打底裤;三件以上款式雷同的中长款薄厚卫衣。今次不同之处,是将以往的大个头背包改换成了可供随时踢踹的破烂行李箱。原因是准备抵抗即将随着青海大环线一同到来的大姨妈,一大包苏菲一床起球的破薄被。

临出门前吃着韭菜馅饺子(东北人坚持贯彻起身饺子稳身面的传统做法),脑中还不时闪现出在群山脚下,在戈壁荒滩,在茫茫沙丘拖着笨重行李箱踽踽独行的傻缺形象。

傍晚6点44的车。到哈尔滨站,过漫长的通道到候车室时还不到4点钟。憋笑话我,本来就要强的一人儿,再加上年龄越大就越喜欢走到时间的前面。你们到了这岁数还不如我呢。

哈尔滨站的侯车室,狭窄,人多。乡亲们都老霸道了,一般都是连人带行李占好几个座。你问,有银儿没?银家没人就说有人,你能咋地。刚坐稳,闷热,估计跟有点憋屈有关。脖子上挂的那条墨绿色的大围巾摘了戴戴了摘;手机新换的套餐500M流量,一会掏出来一会放包里,都不知道咋得瑟好啦。

Z204进站。随着汹涌的人流检票,狂奔,5车厢,尼玛跑出一里地去。第一个进入车厢,厢内是软卧改装成的硬卧空间。迅速找到铺位号,将行李强行塞入下铺的空隙中,将随身包裹抛至我票面所指的一侧上铺,然后坐在车厢窗前的休息凳上,电话主公报平安,再然后,气定神闲地看其他的乘客陆续上车。

一夜。睡得不安稳。不易入睡。容易清醒。

4月6日。早。6时30分。火车到达北京站。

北京北京

头没梳脸没洗地出站。习惯性地站在北京站三个大字下拍摄标准照。京城清晨的气温没那么热暖。在出站口的斜对过花四元钱买了北京站至北京西站的地铁票,乘地铁2号线4站至宣武门,换4号大兴线1站至菜市口,再改乘7号线4站至北京西。

时间还早,在西站外拍照,倚靠在栏杆边吹着微热的风。

侯车室建立了免费充电区,三五陌生人聚在一起多半是给手机充电,大多年轻男子,眼睛盯着屏幕,心猿意马。

在洗漱间快速洗脸刷牙。喝了杯热红糖水。简单地往脸上涂抹了几层蜜啊粉啊之类。找了位置坐稳,吃从哈尔滨一路拎过来的水果酸奶和蛋糕。距离上车的时间还早,间或上上网,打发无聊的寂寞时间……

北京前后算来,共去过五次。蜜月一次,经过四次。

1998年9月末。适逢哀家大婚,适逢建国49周年。有一天我突发奇想,要徒步逛北京。我和主公走过北京站,西单,东安市场,当最后到达天安门广场的时候,我累得赖在过街通道的楼梯间再也不想动。他沉默地脱掉我的鞋子,跪在台阶上,一句话不讲就开始仔细地为我揉脚……到现在18个年头过去了,如常的生活波澜不惊,没什么浪漫也没什么惊喜,但只要记挂着曾经的好,牵着的手就永远不会放开。

还有2009年去云南经转,2010年父亲大病初愈我去北京喘了口气,2015年去西安经转,再有就是2016年北京转车西宁

对于北京的印象无所谓好与不好,早已模糊了那些标志性的景观,模糊了那些街道与楼宇。只记得十八年前畅游故宫时曾兴奋地对他说,我怎么有种回家的感脚?主公无情地回答说,你还真把自己当娘娘啦!

太原

2013年5月末。陪着母亲坐绿皮火车去兰州夕阳红的时候,夜半经过太原。彼时接近午夜,车厢的空气闷热黏腻。包厢里的奇葩男忽而尖厉忽而粗旷的呼噜声不时地夹杂着一两声的呼哨和抽泣,在惊心动魄之余平添了几分的凄婉哀怨。难以入眠的母亲和我坐在车厢过道的休息凳上望窗外的风景。此时列车正停靠在太原站。

2016年4月6日傍晚。北京西去往西宁的T175次列车此时也停在了太原站。我走出车厢,在喧闹的站台上,在太原微温的夜风中,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本篇游记共含1540个文字,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光看照片就觉得不错啊,有没有详细攻略?

2016-05-30 19:20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3F

怎么没写完呀

2016-11-29 16:07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