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纪录片】葡与绒的哈巴雪山探秘

13
Chen令玮 LV.3
2016-05-28 16:45 456/17
  • 出发时间/2016-04-29
  • 出行天数/6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4000RMB

为什么选择哈巴雪山

橙葡葡是与我相识十年的好闺蜜,我们相隔千里,淹没在两座千万人口的都市深处,并且厌倦了只是吃饭一类的相聚,于是大胆地决定来一场非同一般的旅行——探访哈巴雪山。如果说我是一只热爱户外的四年级驴友,那么葡就算是一年级吧,上一次户外经历还是五年前沿着四川嘉阳的小火车铁轨散了20公里的步;而我的上一次高海拔徒步,勉强算是六年前的稻城亚丁景区观光吧。

那么,我们二人是哪儿来的勇气登顶一座尚未开发、天气变幻莫测、终年积雪、海拔接近5400米的神山的呢?这就得说说哈巴雪山在国内众雪山之中的特殊地位了。

哈巴雪山,纳西语寓意“金子之花朵”。她与玉龙雪山虎跳峡相望,却有幸躲过旅游开发的厄运,低调而优雅地矗立在香格里拉的境内。与四姑娘山主峰并列,她被归为国内少有的初级雪山。所谓初级,主要是因她有着看似友善的平缓的坡度,不需要任何技术攀登,并且一天之中可以冲顶并回到大本营温暖的石头房子中,哦,还有就是新驴们可以拥有一比一的登山协作配比,再加一条,马儿相随,全程无负重!

当然,对于老驴们而言,哈巴则成为了登顶8000米前适应性训练的好地方,也不乏一些大神会来此练练越野跑,或者干脆冒着帐篷被吹塌的风险自建C1、C2营地。不要问我他们是怎么喘得上来气的,总之,加大虐心程度不是问题。

爬雪山的都是些什么样的人呢

4月29日,提前两日,我和葡愉快地抵达丽江束河古镇。傍晚闲步,二人冷不丁被埋伏在一家青旅的老驴搭了个讪。这位“校长”打量了一番我们的服装,再评估了我们过于轻快的言谈举止,于是神情严肃地描绘开来:最近一个星期山顶狂风大作,大雪没膝,登顶率奇低,不四脚并用前行,人都会被吹跑;随随便便买的鞋,非得让你双脚冻伤不可;再说你们的水杯,你真以为平原保温,高原也一样保温嘛!接着我们被拉入工作室,看全了一遍登顶ppt。唯一聊以慰藉的,是“校长”拿出了个夹指头的小仪器,得出结论:我的血氧含量颇高,堪比登山协作,是个抗高反的体质。不管科学与否,宁信其有。

长聊过后,我们对危险的认识已经陡然升高到就快主动放弃登山了……

束河古镇的夜晚,月明星稀,群狗悠哉地横卧各个巷口。终于和队友相遇,自我介绍中,知道有人是为了感受高反的欲仙欲死而来,有人是为拿个朋友圈摄影大奖,也有人只是抱着“玩玩儿”的心态;队伍中体力最旺盛的几位老驴,那会儿则还走着虎跳峡的世界中级徒步线路,打算次日在去往哈巴村的路上截获赶上我们的大巴。确定好马匹、装备,领队再次打了几剂预防针,大伙儿便兴奋地期待着天明了。

丽江-哈巴村-大本营

5月1日,束河镇至哈巴村。高原的阳光热情地照耀着我的面颊,微风徐徐中是久违的干爽空气。领队光头在西藏林芝的桃花源当过兵,脚上穿个人字拖,头戴一顶鸭舌帽,一副随性而活的姿态。他常年混迹大西南的险峻山川中,光哈巴都是第三次攀登,可谓轻车熟路。

阿旺,另一位不可不提的队友,也是一副混过江湖、久经沙场的样子,进了户外店恨不得给导购阿姨们上一堂装备课。他和葡的第一次深度交流,就是在这哈巴村的泥土坡上探讨怎么用登山杖的问题。

5月2日,全副武装开始攀登。马儿的铃铛声伴着啁啾鸟鸣,如水流般传过一簇簇怒放的杜鹃花,回荡在耳畔;海拔替代了时间成为新的度量单位,每个人都在仔细聆听着身体随时可能发出的高反讯号。

作为唯一一个没有马夫走完第一程的女生,我立刻就被“虎跳峡好汉们”落下了好远,秉承着“别人都那么努力,你自己努力也追不上他们”的理念,我开始不思进取地走走停停,直到领队光头如一盏明灯般出现在我的视野内。在寂寥的大山深处,伴随着愈发急促的呼吸以及身体对休息的越来越强的依赖,能够突然有人走上前与我同行,那种心安与欣慰真是难以言表。

哈巴虽是初级雪山,然而它的垂直落差不小;第一天要从海拔2600米的哈巴村抵达4100米的大本营,次日凌晨3点便要冲顶至5396米的峰顶,并于当天下撤1300米再次回到大本营。

登顶日

5月3日,凌晨两点便被吵醒。五一的登山队颇多,即使早起了,也要排队才能吃上饭。山顶的这一晚辗转难眠,内心充满担忧,担心装了冰爪冰镐头盔的背包过于沉重,担心水带不充足,担心自己头疼难耐,担心睡不好会在山上引发偏头疼……

一串长长的头灯开启了徐徐的登顶路,大雪才刚刚停歇,寒夜寂寥而空旷,灰黑色的石板坡了无生机,甚至让人感到死气沉沉。我和一位陌生的协作结成对子,之后的12个小时,他几乎就成了我唯一的陪伴,自然便对他产生了好感。他是位纳西族的瘦小伙儿,已经连续第五天冲顶了,我有些担忧地思索着他哪儿来的这超强续航能力……

困倦与疲惫瞬间席卷我的全身,双腿前日累积的乳酸尚未散开,这一天的便又迅速开始堆积。才爬升一小时,便开始全身酸软无力,在百思不解的同时,我开始逐渐失去登顶的信心。休息的频率变得越来越高,恢复的时间拉得越来越长,长到开始揣摩协作会怎么看我,他会不会对我失去信心?

我试图分析他的表情,但眼前只有一盏耀眼的光束俯视着坐在石板上的我。“七点上到4700米,我们去看日出”。这成为了他说得最多的一句话,纯粹而明确。我试图追赶着光速,眼看着天光渐明,红晕在逐渐伸展成橙红的缎带,然而陡峭的雪坡却是那般遥不可及……

要说当时还有什么可以给我一点希望,那便是身旁和我一样体力不支的山友们。每个人看起来累得都像是爬了一天一夜,大家被裹得严严实实的,分辨不出你我。没人有力气微笑,光是思考一下登顶的可能便可以剥夺掉人们的所有气力。我的鼻涕流个不停,雪镜紧得脑袋生疼,身上流着汗,双手却冻得已无法正常握住登山杖。

困倦变得史无前例地猖獗,只能很卖力地才能让眼皮偶尔抬起一下,哈欠打得倒是像眨眼睛一样自然而不可控。协作紧紧地拉着我的手,嗯,应该是手套,我就这样陷入了漫长的大脑空白呆滞的状态。我的脑细胞只够思考三件事:下一步要把登山杖插到何处,克制住跟协作喊停的冲动,以及纠结着是登顶还是放弃,登顶还是放弃……

后来才明白,冲顶最艰难的,正是最初的三四个小时,而最愉快的正是云开雾散后的清晨。在协作坚持不懈的鼓励下,我鬼使神差地出现在了4900米的雪线上,踉跄狼狈地瘫坐在地上。他让我不要太快下决定,要我吃完干粮再重新思考要不要登顶的问题。胃得到了犒劳,血液也跟着循环得畅快起来。望着冉冉升起的朵朵云团,才意识到阳光的照耀是如此地幸福,它的热量虽消弭于天际,然而纯净的天地间万物都倍感亲切。

山上无风,是绝佳的天气,而我很清楚几天前有多少人因为天气原用而不得不放弃登顶。我没有理由放弃这次手到擒来的好时机,在等下次不知要到何时。我像是从大病中复苏了一般,开始回复了笑的能力。当冰爪被死死地绑在我的登山鞋上的时候,更像是身披盔甲,自带一种无敌的气场与自信心。我们将全部装备和吃的丢在了4900米,身轻如燕地踏上了最后的500米,人称绝望坡。

那一刻起,我才开始享受登山,怨念也烟消云散。我享受冰爪踩在新雪上发出的嘎吱嘎吱的声响,我喜欢冰镐极简的线条与金属触感。我脱去冲锋衣,穿上柔软的羽绒,感到自己像一只欢快的羚羊,尽情呼吸着高原的空气。我和协作开始超越一个又一个拉着路绳艰难前行的登山者们,一直到达月亮湾,到达峰顶……

写在最后

登山的乐趣在于途中,在于过程,这是最深的体会。要说哈巴难在哪儿,那就是难在心态上。此行结束,才发现自己是多么地娇生惯养,完全不懂得去忍受哪怕一丁点的痛苦。我的意志力薄弱得禁不起一点打击,总是随时准备放弃。因而除了体能、高反、天气的因素之外,更重要的是心理建设。我是到了4900米才想明白登顶对自己而言的意义,也正是从那之后,才摆脱了心理上的煎熬,形成了一股势不可挡的动力。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希望自己在最痛苦的时候也不忘记视频纪录,那样,我的雪山纪录片将会更加多彩而真实。

没有什么比把生活过得平庸更容易的事了,友谊的小船也是要靠用心的经营才能经得住风浪。感谢葡克服了工作与家庭上的千难万阻,让我们的人生轨迹在此交汇。

本篇游记共含3207个文字,1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挺棒的,给了我一些启发。

2016-05-28 17:46

引用 Chen令玮 的图片:

好可爱的狗狗,好喜欢

2016-05-28 18:02

够厉害

2016-05-28 18:03

2016-05-28 19:06

漂亮~!

2016-05-28 20:50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6F

引用 Chen令玮 的图片:

2016-05-28 20:53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7F

2016-05-28 20:53

引用 Chen令玮 的图片:

2016-05-28 20:58

真美!

2016-05-29 01:32

很多时候,意志力比体力更重要,很棒

2016-05-29 01:44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1F

2016-05-29 06:41

引用 Chen令玮 的图片:

2016-05-29 07:29

2016-05-29 14:18

引用 Chen令玮 的图片:

勇士!

2016-05-29 15:19

2016-05-29 18:07

很羡慕能写游记的人哈~

2016-05-30 11:5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