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京城追花人

或许我们心中都有个狂野的灵魂,却无奈被禁锢在这尘世间。心想要飞翔,想要远行,却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放弃。身体与灵魂,总有一个要在路上,谁说的,有时候,现实的忙碌和身不由己会让这二者都不能出发。不能说我的工作有多忙,但至少没有那么多长假可以远行,甚至不能享受每个双休日。我不怨自己的工作,恰恰相反,我热爱它,只是有时难于平复心中野性的呼唤。

既然不能远行,则小游。我爱花,因为我爱激情洒脱的生命。花期虽然短暂,却让人铭记。那一抹绚烂,就是一年的回忆。春夏秋冬,四季轮回,那些花儿,开了又谢,年年岁岁,从不失约。我也在这一年年赴约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地成了“追花人”。追着追着,春去夏来,又送走秋冬。每个季节,我都过得充实,从不会忘记季节的更替。追着追着,我也在成长,经历着自己人生中的季节更替。

从初春的迎春、玉兰,仲春的海棠、牡丹,到初夏的月季,盛夏的荷花,再到金秋的菊花。同样的花,每年都不同,是她们不同,还是赏花的我不同,也说不清。在这追花之旅中,生活总充满期待和希望。

北国的冬季漫长,对于一个“追花人”来说,这总是最难熬的。每年的期待始于春节之后。虽然春节在冬末,但不久之后就能看到悸动的春草从尚未解冻的大地上露出新绿,开启春天的序幕。这时的北京,还是一片萧瑟。但你敢说,在这灰色的土地和干枯的枝干里,你感受不到生命的涌动吗?它们和冬季时已大大不同,迫不及待地想告诉你,它们已经准备好了,只待一个信号,便活过来绽放最绚烂的生命。这个信号是什么,也许是一场如丝的春雨,也许是玉兰花苞脱去毛茸茸的外衣,又或许是迎春花丛中星星点点的嫩黄。

京城花季的第一抹色彩是迎春的嫩黄,三月中旬,甚至早于最后一场雪。这是春的先导,所以不那么浓烈。在一派灰暗之中却也显得足够鲜艳明快。幸而京城中迎春比比皆是,让所有人都不会忽视春的回归。但最美的,自认为还是景山。那沿着无障碍通道一路盘旋而上的迎春,盛花之时,如金色的瀑布或帷幕。

拾阶而上,俯瞰初春京城,红墙灰瓦和钢筋水泥间还能见到些许淡粉和白色,是另两位报春的使者——山桃和玉兰。初春似乎总要有那么一种少女心花卉来代表,好像日本的樱。山桃充当的,大约就是这个角色。枝条如发丝般柔软的新柳吐芽开花,随风轻舞,冰融后的春水如明镜一般。柳下水边,那些烟云般的粉红色,就是她。赶一个晴日,蓝天白云之下,颐和园的西堤,景致如此。颐和园另有一小片山桃林,在北宫门进门后不远的小山上。清晨,朝阳斜进林间,投下长长的树影,梦幻迷离。

不同于迎春和山桃,虽然色彩也是淡淡的,玉兰却是典雅高贵的“女神”范儿。植物园里的玉兰自然不用说,玉兰园里面围植着许多高大的玉兰树,园子中央则是个小池塘,拍摄池塘里面盛开玉兰的倒影向来是摄影师们乐此不疲的。如果像我一样喜欢清静,玉兰园对面的宿根花卉园可能是更好的选择。院子里也有几株高大的玉兰,花一样好,人却没那么多。

随着年龄的增长,这几年更爱皇家园林王府花园里面的花卉,感觉配着古建筑的古韵,盛放的鲜花才更有韵味。这样的玉兰大约还应在颐和园里面找。东宫门附近的乐寿堂院子里,满是玉兰,传闻是慈禧所爱。含苞如新烛,盛开如佛手,衬于檐下,歇于屋顶,老树新花,古建新颜。今年,为了赶上西堤桃花的尾声,造访乐寿堂时尚早,“新烛”为主。西堤北端草坪上另有两株高大婀娜的玉兰树,名为二乔玉兰,是我的最爱。午后,阳光自花间洒下,洁白的花瓣散落在绿茵茵的草坪上,那么美好。

是的,美好的季节就这样开始了。小鸟歌唱起来,小虫也苏醒过来,出现在花间叶下。人们活跃起来,仿佛又熬过一个北国漫长的冬季,在初春的懵懂羞涩后终于活过来了,又开始欢笑。接下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可以说都是蔷薇科的天下,桃花、杏花、梨花、李花、樱花、海棠、碧桃、蔷薇、刺梅、月季、玫瑰,这些姐妹会把色彩纵情地渲染到京城的角角落落,上演最为绚丽的花卉秀,甚至成为我们对春夏最主要的记忆。

杏花开,白漫天,杏花落,雪满地,门里门外,都是春天的回忆。这株杏树,也在颐和园。

然后就是那心心念念的海棠季。她不需要说什么,不需要什么噱头,甚至不需要芬芳。海棠一开,百花失色。初绽时是那丰富的粉红,多一分则艳俗,少一分则寡淡;盛花时是满眼绚丽华贵;凋零时却还有那飞落的粉红“花瓣雨”和树下堆砌的“花瓣雪”。京城赏海棠处不在少数,各有千秋。北城元大都的海棠花溪是繁华的街市。海棠树临溪而植,花开时繁华热闹,以数量场面取胜。别说你有多清高,不喜欢这热闹的场面,置身其中时,却只有浓浓的幸福感。除了西府海棠,海棠花溪还能见到许多海棠品种,花色形态不一,非常丰富。今年本想去尝试“夜海棠”,算是受到“夜樱”的启发吧,可惜瑟瑟发抖半个晚上却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

今年本想去尝试“夜海棠”,算是受到“夜樱”的启发吧,可惜瑟瑟发抖半个晚上却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

海棠和古建筑也极为相配,这样的海棠,什刹海找。恭王府不远的郭沫若故居和后海畔的宋庆龄故居,院子里都有高大茂盛的西府海棠,花开之时坐上整个下午怕也不会有人打扰,可以享受独有的美丽。

如果春季一定要有樱花,那么,京城也有。是最著名的玉渊潭吗,当然是,只不过还有人山人海。

当然不只是,我们的医院里也有。记得那日下班,春风起,花瓣如彩练般在空中飞舞,又散落地面,如痴如醉。但总觉得,与山桃同期的早樱不如山桃,与海棠同期的晚樱则不如海棠更符合京城春季的品格,大约是少了山桃枝干的盘曲婆娑,也没有海棠的富贵大气吧。

海棠季也是京城最为热闹的时节,二月兰、榆叶梅、郁金香、贴梗海棠、碧桃也就在前后绽放,虽然颐和园的榆叶梅、中山公园的郁金香和植物园的碧桃也足够赏心悦目,只是似乎从未专程为她们而去。

丁香在这百花争艳的时节却选择了不同的路线。丁香从不艳丽,也不夺目,只有那一缕缕幽香,轻轻撩拨着心弦。法源寺的丁香诗会久负盛名,鲁迅故居里面有鲁迅手植的丁香树,这些是有名的。而无名的,在各大公园,在路边,依旧芬芳。个人比较喜欢的,还是北海公园白塔附近和颐和园耕织图景区水操学堂院子里面的丁香,幽静甜美,是春的另一面。

丁香过后,还有一种更加能代表京城春季嗅觉记忆的香味,一种难于忽视和抗拒的味道,是槐花的甜香。上班上学、逛街出行,不经意间,那香味就来了,如影随形,来自于散落在京城各处的槐树,甚至是胡同深处某个人家的院子里。位于东便门附近的明城墙遗址公园里,老槐树相对集中,配着苍凉的老城墙,是嗅觉和视觉的双重体验。

春雨过后,春雷乍响,京城的天空中也多了盘旋呼啸的北京雨燕的身影。春季接近尾声,京城的花事忽而冷了下来,静静期待大轴登场。谁有这么大的魅力,能力压群芳?怕是只有牡丹了。虽然受气候条件限制,在北国土地上的她稍逊于中原地带,但也足够夺得花魁桂冠了。五一前的那个周末,几乎定是在景山公园度过,和花魁一起。那些之前还只有栗子大小的绿色花苞,如今已经成了各色的花朵,大过手掌。洛阳红是最正统的大唐色彩,来自海的那一边的岛锦则为我们带来了绚丽的彩虹,还有那盛丹炉、白雪塔、姚黄,各取所需,各有所爱。牡丹在富贵华丽的基础上,也创造了多种风格、多样性格。植物园牡丹园里面的牡丹品种也非常丰富,但少了古建筑的烘托,自然无法诠释这候选国花的风姿。

这个时节,为牡丹慕名而来者甚多,若是想忙里偷闲,植物园宿根花卉园后面的水生植物区里也有绚丽的色彩,这也是鸢尾花盛开的季节。牡丹代表着东方,鸢尾则颇具西方风味。看过大众审美的牡丹,也不妨来这水边坐坐,感受一下清新文艺范儿。

牡丹过后,京城初夏。错过了的牡丹的游人也不必扫兴,景山公园里还有同属毛茛科被封为花后的芍药。只是大约草本的缘故,芍药的气度似乎总差了些。她的色彩不是大家闺秀,而是小家碧玉,但也多了些随心和野趣。

赏芍药还可以去植物园,虽然我从未在芍药不开花的时节找到过芍药园。我所记得的,是宿根花卉园里面的一株野芍药,只是粉白的单瓣花,却显得那么质朴。初夏的烈日下,她总能吸引最多的蜜蜂。

真正代表北京初夏品格的,不是芍药,而是在其花期尾声盛放的月季。月季恰好体现了北国的品格,外形精致典雅,色彩绚丽丰富,香气柔和醇厚,从公园里的名贵品种到百姓家的窗台,从春末到初冬,不挑不捡,总努力绽放,难怪成了北京的市花。月季不用“追”,从家门口对面的花篱到繁华商业街的绿地,都能见到她们。不过若是想见见她们在一起斗艳的场景,大约还是要去植物园的。植物园南门不远,就是呈现出西方宫廷园林风格的月季园。虽然几乎绽放三季,但最为热闹的,还是五月中下旬大多数月季绽放的时候。这时人也最多,月季园里面没有绿荫,北京的天气虽然不热,阳光却有些强烈了,所以想拍月季的,还是要赶早。

入夏后,追花的脚步可以稍稍放慢,虽然还有珍珠梅、虞美人、萱草、睡莲、玉簪、向日葵陆续绽放,但下一个最值得追的,是荷花。炎夏到来,雨燕继续飞舞,知了也唱起来了。幽静的水塘里,蛙声连绵,鱼儿时隐时现,野鸭、鸳鸯在荷叶下穿梭,碧绿的荷叶上,蜻蜓时停时落。这一切,都为荷花的绽放做好了准备。北京的大公园里,有水面的,几乎都有荷花。大约可以分为两派,一边是皇家园林,一边是普通公园。前者,如颐和园、圆明园和北海公园,往往品种丰富、花形硕大、色彩艳丽,搭配着湖边的古建筑,充满中国风韵。后者,如紫竹院,往往自然野趣,生机盎然,随心随性。两种风格,我都喜欢。植物园和莲花池公园,大约介于二者之间,反倒去得少些。北京盛夏炎热,水边虽然凉爽些,但赏花宜选早晚。清晨的荷花清新,仿佛刚睡醒;黄昏时分则宁静,仿佛又要睡去;曾经更是希望挑战荷塘月色,只得了京城蚊子所赐的一身包。

一场又一场雷雨过后,天就高了、凉爽了,知了不再歌唱,燕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蛐蛐、油葫芦却在草间石缝拨动最后的动人心弦。北京的夏季不算短,却只能在秋的冷静中回忆。京城的花季已近尾声,虽然有紫薇、波斯菊相伴,但最后的绚丽,是属于菊花的,另一种可以代表北国的花,北京的另一个市花。不同于前面悉数退场的姐妹,菊花身上承载的,不是甜美幸福,而是清幽肃穆。这个季节能与之作伴的,大约只有稀稀落落却依旧努力绽放的月季了。菊花盛开的时节,北京秋意正浓,落叶缤纷多彩。这些年,京城的菊花展越来越多。比较有历史的,是北海公园,主会场一般在阐福寺和小西天,依旧是花卉配古建的风格。植物园的菊花品种更多,曾去过一次,但少了红墙琉璃瓦,就少了些韵味。菊花傲寒,甚至可以坚持到初雪。赶上降雪早的年份,就能遇到傲雪的菊花。这些北国的精灵,在白雪之下,越发显得清丽坚强。

有人会说,傲雪的不是梅花吗?那是在南方吧,北方的梅花从不属于冬季。虽然春节后不久蜡梅也会绽放,但看过南京明孝陵的蜡梅后就知道蜡梅在北京是有多牵强了。而其他的梅花还是在春季开放,且是春意较浓的时候。明城墙公园和植物园梅园的梅花展也有相当名气,但自觉和江南的梅花还是不能同日而语的,就不多说了。其中还不错的,是稍早于海棠的美人梅,略带紫色的花色显得比较特别,芳香宜人,植物园的梅园里种植面积较大。

北京的冬季只有萧瑟,只能用来整理一年追花的心得,在回忆中苦苦煎熬。直到春节,才可以到植物园的温室里提前感受春的气息。植物园温室一般每年春节前后会举办兰花展,有时还会配合郁金香展或梅花展。这些来自南国的精灵被请进温室,虽然总觉得有些做作,好似摆拍一样,却成了京城追花的引子。因为,从这一刻起,我又要拿起闲置了数月的相机,舒展蜷缩了一冬的身体,打开尘封的心灵,准备新一年的追花之旅了。

今年的追花之旅已过大半,但接下来的时间依旧充裕,也还有明年、明年的明年,以及明年的明年的明年,再试荷塘月色、夜海棠?还是尝试夜玉兰?又或许是故宫里的杏花和牡丹?这就是期待和希望。花,在京城可以一直追下去。我们的路,也会一直走下去。

本篇游记共含4751个文字,11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夜海棠的话 如果调整色温 再拉一拉曲线 不知道是否有效

2016-05-28 21:37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May6 发表于 2016-05-28 21:37:13 的回复:

夜海棠的话 如果调整色温 再拉一拉曲线 不知道是否有效

回复May6:谢谢,要试一下~

2016-05-29 06:2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Wildchild 发表于 2016-05-29 06:20:52 的回复:

谢谢,要试一下~

回复Wildchild:你试试 不行的话片子发我试试

2016-05-29 07:27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想想也该放松一下自己了,感谢楼主的游记。

2016-05-30 20:25

引用 Wildchild 的图片:

2016-06-01 12:43

引用 Wildchild 的图片:

美的享受!

2016-06-02 11:26

你不仅是追花之女,更是热爱生活之女。照片很棒,学习了。

2016-06-03 09:42

太棒了,花美丽,摄影技术也高超!

2016-06-03 10:37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Wildchild 的图片:

这张美!!!猫对焦对了,花的颜色也是很绝配啊!

2016-06-07 14:24

楼主一年四季的话都拍齐了!佩服

2016-06-07 14:24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