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心中的日月

  • 出发时间/2014-04-17
  • 出行天数/18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4300RMB

别人都喜欢称云南为彩云之南,而我却固执的认为它应该被称作流云的南端。

     《流云的南端》是我之前写的日志也是我学生时代写下的自己心目中的云南,那个时候的我对云南的印象还是充满梦幻色彩的,而这次的滇藏行不仅是我的圆梦之旅也让我对这个地方除了之前的憧憬更产生了一种叫做依恋的情怀。大学毕业后选择了来到深圳这个快节奏,高消费,大压力的城市打拼,几年过后发现这里除了方便快捷的生活环境,剩下的就是人们那颗冷漠而浮躁的心。当然这就像是选择恋人,你既然迷恋了她的热情奔放,就得接受她的冷漠疏离。
       旅途中有时除了醉人的风景,偶尔也会遇到人生中的良师益友,如果运气好的话,当然也会发生一段属于你自己的故事--艳遇。都说去丽江的都是有故事的人,不论自己的故事多悲凉,别人的故事多精彩,这始终都不是我去云南的真正目的,并不是因为它随着当地旅游业的发达变得有多么的商业化,而是我仍旧选择保留自己心中的那份遐想。其实真正对云南产生兴趣,还是当年初中时看孙俪,何润东演的一米阳光,相信这也是80后我们那代人的一个情结。
        这一路我们以丽江为出发点,先是去了附近的茶马古道,(后来听朋友说,他们从缅甸西双版纳那边开始一路走的都是茶马古道)还遇到个当地纳西族的大哥,一路上跟我们畅聊地理,政治,经济等,当我们问他有几个小孩时,他幽默的回答,他家是两个“建设银行”(原来在他们当地都喜欢将儿子叫做建设银行,女儿叫做招商银行)也让我们初到云南的旅行多了几分欢声笑语,然后去到拉市海,(在云贵高原,凡是有水的地方大都被称作“海”)再到束河古镇体验了不同于丽江古城的风俗民情。第二天来到玉龙雪山脚下的蓝月谷,那里的湖水真的是清澈见底的,可以清晰的看见湖底的水草,石头。当时真觉得是人间仙境啊!后来才知道那竟然是人工仿造九寨沟的“杰作”。当所有的自然景观与人工仿造沾边后就会变得让人很难再提起兴趣了。上玉龙雪山之前看到许多人手里拿着氧气瓶在吸,我问发小我们要不也买两瓶,她说不需要,我们要相信自己。结果就这样上到了海拔4860米的地方,我俩也算迈出了真正女汉子的第一步,但这也让我们对后面的旅途充满了信心和挑战。 
     第三天,是我们真正旅途的开始,出了丽江古城,我们先是到了有“长江第一湾”之称的金沙江畔,传说中的三江源,我们暂时只看到了金沙江澜沧江。由于季节原因,那里的山上还是光秃秃的,据说等到6,7月份时漫山遍野的高山杜鹃会非常的美丽。随后又去了虎跳峡,但是说真的,去到之后其实还蛮失望的,感觉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壮观,可能也是因为我们去的是上虎跳,除了这里富有浪漫色彩的殉情传说以及河流中央那块有名的巨石,还有河对岸的老虎雕像,其他的似乎也没什么可看的了。然后我们一路往香格里拉方向,在月亮湾,我们想拍张合影就让旁边的一个法国女人帮我们拍,结果拍了两次都没拍上,最后只好又麻烦一个藏族同胞帮我们拍了两张。然后继续往哈巴雪山方向行进。
      快到迪庆藏族自治州境内时我们听说了关于藏族人的各种风俗禁忌,也了解到原来在藏族,人死后有6种葬法,最高为塔葬,就是人死后将五脏六腑掏空,给其体内放入藏药使尸体不至于腐烂,然后放入塔底,这也是只有达赖,班禅,活佛才能享有的级别。其次是火葬,也仅限于活佛和喇嘛,将尸体在柴堆上焚烧后将骨灰洒向山涧河流。然后是天葬(在藏区,有天葬师和水葬师),人死后,天葬师将其尸体背到山上,将人体按108块骨骼解刨后来喂食乌鸦和秃鹫,在藏区,乌鸦和秃鹫是吉祥的象征,大家都知道,藏族是全民信教的民族,藏民认为人活着若没法接近神灵,死后可以借助用尸体喂食乌鸦和秃鹫而将其灵魂带到更接近神灵的最高处。水葬是仅次于天葬的,是将尸体解剖后撒入河里喂食鱼类。在藏区,还有一种根据人病死后被解剖发现的各种病因现象而制成的东西叫唐卡,也是藏医学中的一项重要著作。进入藏区,一路上我们发现许多用石头堆起来的一种塔形物,上面挂满了经幡,据说是叫马里堆,是藏民专门用来祈福的,还有白塔。藏房的屋顶都会有小旗子,有3个旗子的是代表这家人里有当喇嘛的,这也是等级和荣耀的象征。一般人家的屋顶就是1到2个旗子。藏族是至今为止仍保留着一夫多妻制的少数民族,我们遇到的一个当地藏民就属于姐妹婚,是指姐姐嫁给这个人,那么妹妹也就是他的妻子了。还比较有名的就是摩梭人的走婚了,不过我们也没有遇到,所以这对我们来说算是比较新奇的了。
    进入香格里拉后的第一站就是世界上最大的高21米,重60吨,筒身为纯铜镀金的转经筒。我们普通人转的话只能转奇数,只有活佛,喇嘛级别的才能转偶数。到了香格里拉才明白为什么这里会叫做“心中的日月”。这里的天是湛蓝的,云是洁白且流动的,仿佛所有的不快及低气压都会随着流云被飘走。人的心境也会随之变得开朗起来。在这里,所有的喧嚣浮华都抵不过此刻的风轻云淡。深深呼吸一下这里的空气而不用担心PM2.5是什么东西。傍晚时分,热情好客的藏民邀请我们一起载歌载舞,一边喊着刚学会的祝酒语“丫熊丫熊丫丫熊”一边欣赏着藏族特色的锅庄舞和弦子舞,之前就有听说,在川滇地区的纳西族,男人可以用七个字形容“琴棋书画,茶烟酒”而女人则是“披星戴月”寓意纳西族女性的勤劳能干,就连当地妇女的民族服饰上都有这样象征着7个日月星辰的图案。跟着主人学做着糌粑,品尝着主人家自酿的青稞酒,油酥茶,牦牛奶作的奶皮以及高原特有的爆米花等食物,虽然食物可能会有点吃不习惯,但主人家的热情却感染了每一位在场的人。那天快结束时大家围在一起跳舞,结果主人的弟弟和一个30岁左右的女子还跳出了感觉,那女子是和妈妈一起出来玩的,不知是否也是来“疗伤”的,那藏族小伙儿就问女子的妈妈“50头牦牛换那女子(嫁给他),愿意吗?”那妈妈估计也有点吓到,赶紧婉拒说:“我就这么一个女儿,不嫁的,不嫁的”。其实若真要融入藏民的生活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不只是思想文化,宗教信仰上的差异,就连日常生活中的行为举止,言谈方式都有许多必须要注意的地方,例如,在藏区是不能用食指随便指任何事物的,包哪怕是一座山,一条河都不允许。但是被我们认为代表着粗鲁的中指却在那里是却没有贬义的。
    第四天早上我们从香格里拉出发去飞来寺,这一段的路途可以说是最难走的,不光是山路崎岖,我们的车在行进的途中就看到前面路面上有许多估计是山体滑坡落下来的大石块,旁边的工人正在清理道路。中午在川滇交界的一个古镇--奔子栏稍作休息,据说这里由于地理位置比较偏僻,基本上还属于未开放的阶段,一到晚上就会停电停水,但是看到当地居民的住房觉得也还蛮现代化的,后来才知道那些都是救灾房。出了奔子栏大概行进了2个小时的路程后海拔不断升高,也离西藏芒康地区越来越近,下午大概4点多我们就到了白茫雪山垭口,这里海拔4292,刚一下车就感觉到了高原肆虐的狂风,我用头巾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只露两只眼睛还带着太阳镜,同行的一个人说我是武装到了牙齿,即使这样,4月底的天气在这里的气温还是相当低的。傍晚7点多我们抵达飞来寺,这里海拔3400,天还没有黑,但外面的街道上却异常冷清,我和发小两个人的嘴唇都已经干裂了,去小卖部买了个唇膏,擦得时候啪一下断掉了,拿起来一看硬的像石蜡。再一看对面的发小,几天行程下来,我俩都已晒得变了模样,头发被吹成了“一边倒”,嘴唇上也起了一层皮,那天正好也穿的是少数民族风的裙子。看上去还真像个吉普赛。其实她还好,比较经晒,我从香格里拉就开始蜕皮,先是鼻子耳朵,后面额头,脖子才发现在香格里拉买的好丽友这会也已经“胖的”像要爆炸了。晚上这里气温零下2度,我们吃完牦牛肉火锅就回去休息了。
    第五天早上5点多起床去飞来寺看日照金山,刚开始的时候那云层好像要烧着了般渐渐变得通红,后来犹如天空中的金色颜料被打翻,整个云层一下子都被染成了金黄色,映照着底下的雪山放佛也披上了一层光芒四射的神圣外衣,才发现那样的景观当时真的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一路走来见过的美景也有一些,但当时的情景却真的会令人如痴如癫。就短短的几分钟的时间,却也会让人忘记所有,沉醉其中。7点多吃早餐时,我才觉得有点头晕缺氧的感觉,发小说“淡定,淡定,你这都是激动引发的高反”,随调整呼吸,没一会果然好了很多。吃完早餐我们就向明永冰川迈进,这也是我们此次行程中徒步时间最长的一次,去之前以为山上会很冷就带了羽绒服,后来证明这也是我们整个路途中最失策的一次。由于这里还未被开发,所以一切还都是比较原生态的,一路我们抄小道前进,树林里的落叶比较厚,有时踩着脚下的石头会打滑,还好旁边都有树枝可以攀扶,走了一段又出现了大片的荆棘,前面的大哥找来个粗一点的树干帮我们开辟道路,这场景还真有点丛林探险的感觉。快到半山腰时遇到了去山上太子庙烧香的当地藏族妇女,她们有的也会讲普通话,经过她们允许后和我们合了几张影,也给她们拍了几张照片,有个大姐还很可爱的问:“照片今天能洗出来吗?”,当时心想这荒山野岭的上哪去洗呢?然后就跟发小说“要不回去我也拿这些照片去参加摄影大赛,要是能得奖,到时这些大姐说不定还能看到自己呢”谁知发小冷冷的来了句“就这水准,估计连初赛都过不了”当时我的那个滴汗呐......离山顶大概4,5百米的地方,好多古树上都挂满了经幡,由于海拔相对较高,风很大,那些经幡在阳光的照射下被风一吹感觉好像也有了点神秘色彩。正当我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时,迎面走来下山的一女孩对我挥了下手say "Hi"转身看了下后面没人啊,就回了句“Hi”,才想起自己的装束:头巾裹得只剩俩眼睛还戴着太阳镜,晒得又黑,估计被当成是中东妇女了。快到山顶时碰到个日本团,全是欧吉桑,欧巴桑,到顶时跟其中一欧巴桑打了声招呼,她问我从哪里来,我回答深圳,她说好远啊!心想还能有你们岛国远吗?然后又一欧吉桑问现在到顶了吗?望着对面的卡瓦格博峰,心想:大叔,要想登顶,遗嘱写好了吗?(估计来这里的人都知道91年中日联合登山队的山难事件)就回答:这里已经是山顶了。拍了几张照片正准备下山,谁知这时对面的冰川竟然发生了雪崩。4月份的天气,山上的积雪虽然不是很多,冰块,积雪夹杂着石头伴随着一声巨响犹如倾泻而下的瀑布,在山谷中划出了一道白色的弧线。随后就听见上面的在喊:ほら、見てみて、スゴイ!那天下山后就有人在问我们,刚才是不看到雪崩了,我们说“是”,“上去之前看到日本人了?”,“嗯”,然后他就说,在明永冰川只要有日本人就会雪崩,在飞来寺,只要有日本团就看不到日照金山,我们都惊呆了,“真的假的?”虽然关于此事的真实性我们无从可知,但至少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在中国的领土范围内,日本人都是不被待见的!从明永冰川下来后是我整个旅途中第一次感到累的时候,虽然下山时感到脚有些痛也没在意,但那晚洗澡时才发现脚已经磨破,血从袜子里渗了出来,用水冲洗时真有点钻心痛,庆幸的是第二天不用走太多路,恢复了一下就好了。当天晚上按计划是打算在奔子栏休息一晚的,但考虑到那里没电没水,大家一致决定赶回香格里拉,结果8点多刚进县城,就发现这里也在停电中,庆幸的是至少没停水,我们走了好几条街才找到一家吃饭的地方,那晚连一向食欲不佳的发小竟然也吃了两碗饭,这还真让我对她有点刮目相看。
   第六天我们继续返回丽江,趁着下午还有点时间去了趟木府,进去几分钟后就有当地纳西族导游在讲解,木氏土司从明朝朱元璋时期开始接触汉文化,是我国少数民族当中最早接受汉文化教育的民族,在他们的历代土司中最出名的是木增土司,相信看过木府风云的人都会被木增及他的夫人阿勒邱的故事所感动。当我们到达整个木府的最高处也是当年木增土司在自家院子修道的地方,可以看到丽江古城的全景,虽然叫做丽江古城,但其实丽江是没有城墙的,想必大家也能猜到这其中寓意。当天晚上我们去了四方街附近的一个酒吧,里面的歌手很擅长Beyond 的歌,旁边的大哥听着听着仿佛也掉进了自己的回忆里,相对于酒吧一条街的风格我似乎更喜欢这里,同时也圆了自己一个梦。任何情形下的离别都是伤感的但也令人更加珍惜现在所拥有的。回来时在火车上遇到个在云南徒步一个月的90后妹子,一路上分享着彼此的经历和见闻,旁边的帅锅突然问,能给你拍张照不,确认后才知道我又被当成了藏族同胞,我说:好吧,只要不拍正脸就行,随后他又尴尬的补充道:因为你还扎着少数民族的彩辫,而且你们经常出去走的人很其他人感觉不一样,好吧,其实我想说,还因为我晒很黑。
        不管每个人当初选择去旅行的目的是什么,但旅途中所收获的都是令我们感激并且终生受用的。
       人生必经的两件事,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一场奋不顾身的恋爱,你还差哪一个?

本篇游记共含5160个文字,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城。会。玩。

2016-05-30 18:14

2016-10-29 20:2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