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欧洲二度行——五月天下的荷兰比利时(已完结)

  • 出发时间/2016-05-07
  • 出行天数/14 天
  • 人物/家族出游
  • 人均费用/20000RMB

BGM: Hans Zimmer - Maestro from "The Holiday"

【我的预约】写在出行前的话

2016年03月29日,我向自己预约了这篇游记,当时我说:
5月7日-5月21日,
我计划去荷兰
出发前,我敲下了这些文字:
欧洲现在不太平,只希望能安全回来。

我回来啦!

当初的愿望达成,我平安回来了!之前因为恐袭事件,一度在纠结到底还要不要去比利时。现在我要说,我不仅去了比利时,而且对比利时这个国家的好感要多于荷兰(当然荷兰也并不差)。为期两周的荷兰比利时之行,一路上碰到不少小曲折,但总体还是比较顺利,而且遇到了很多好玩的人和事情。当然遗憾也不是没有,比如因为天气、体力等各种原因没去成小孩堤防、梵高国家森林公园、哈勒姆,也没机会好好坐下来喝上一杯喜力啤酒,更没有在荷兰这个自行车王国骑上一段自行车……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缺憾美”,带给我在将来弥补的希望。

在我拖拖拉拉写游记期间,欧洲又接连发生了多次恐怖袭击。痛心之余,只能为欧洲祈福,不要再让那么多无辜的人失去生命。

行前准备

初步决定去荷比已经是去年的事了。在发作了一段时间的懒癌后,今年3月中旬递交了签证材料,一周后拿到签证,就开始了正式的准备工作。这次是和小我一岁的表妹同行,大头都是我在负责,下面来报个流水账。

签证:不多说了,申根签的攻略大家应该已经看了不少了。我这次拿到的是一年多次往返,所以打算下半年或明年初去一次东欧,额哈哈~

机票:荷兰皇家航空上海-阿姆斯特丹直飞往返。过年前票价只有5000元左右,过完年就涨到了6000元,不过也算在我们的接受范围内了。出发前一天可以网上值机,自己选个满意的座位,很不错。

住宿:Booking+Airbnb。基本上只住一晚的地方就选Booking,住两晚以上的选Airbnb。我也算Airbnb的忠实用户了,所以尽管民宿有其自身的缺陷,但仍是极力推荐给大家。对Airbnb不熟悉的童鞋可以搜搜其他帖子参考,也欢迎点击:http://zh.airbnb.com/c/mxu,大家一起拿优惠。在这里要谢谢上一次点我邀请链接的各位啦,正是因为有你们,我这次在布鲁塞尔的住宿才能完全免费!

交通:因为在荷兰呆的时间比较长,所以荷兰境内交通全靠一张OV卡搞定。比利时是每次出行都单独买票。下文会有详解。

国外通讯:出发前开通了一下国际漫游,并在携程上订了一台移动wifi。事实上整个在欧洲期间,我就在到达荷兰下飞机时给家里打过一通电话,之后联系都靠微信了。而且在外游玩时,时时刻刻都有网络也的确很重要,所以移动wifi是必备的。

手机apps:这次还用到蛮多app的,直接上图吧。左图是长期装在手机里的,右图是专门为这次荷比之行下载的。就先默认为大家都知道怎么用咯,看之后的情况再决定要不要详说吧。

微博 & Instagram

微博:@大老鼠格蕾丝
Instagram:@grace_xu229

欢迎大家来踩,虽然我基本都是在打酱油。

插播小广告:出两张荷兰OV交通卡(已出)

出两张荷兰OV交通卡,卡片正反面如下图。每张卡内余额各有21.56欧,加上7.5欧的卡费,每张200软妹币出了。一般情况下不分拆了卖,邮费请买家自理。上海的童鞋可以考虑工作日下班时间地铁二号线或八号线面基。有意的童鞋可以加我微信联系:GraceXu229,请注明“OV卡”。

行程安排

May 7 上海→史基浦机场→莱顿
May 8 莱顿→丽兹→海牙
May 9 海牙鹿特丹
May 10 鹿特丹布鲁塞尔
May 11 布鲁塞尔安特卫普布鲁塞尔
May 12 布鲁塞尔布鲁日布鲁塞尔
May 13 布鲁塞尔根特布鲁塞尔
May 14 布鲁塞尔
May 15 布鲁塞尔阿姆斯特丹
May 16 阿姆斯特丹羊角村
May 17 羊角村阿姆斯特丹
May 18 阿姆斯特丹
May 19 阿姆斯特丹乌得勒支阿姆斯特丹
May 20 阿姆斯特丹桑斯安斯风车村→阿姆斯特丹
May 21 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机场→上海

上海→史基浦机场→莱顿

网上对荷兰皇家航空褒贬不一,但我这人对要求向来不高,坐下来的感觉还行。说来也巧,这次来回我们都坐了两个相同的位子,而且左边的位子都没人。一路吃吃喝喝睡睡,11小时左右的旅途倒也很快就过去了。KLM的空乘人员自然和其他欧美国家的空乘一样并不年轻,但个子真的好高,感觉都快要撑破机顶了。不过他家的飞机餐没我想象中的好吃,两餐之间的小零食也比较一般。当然荷航现在虽然属于法航旗下,但整体水平和法航还是有一定差距呀~

连耳机都是KLM标志性的蓝色,可为什么就是觉得丑出天际呢……耳机可以带走,当时嫌难看没拿。现在有点后悔了,其实丑到一定境界也是很有纪念意义的!

到达史基浦国际机场(Amsterdam Airport Schiphol),入境处的人很少,好像只有我们这个航班的人。入境检查还是比较严格的,基本上人人都被要求出示材料。所以轮到我们的时候,我们就主动给工作人员看了回程机票、酒店订单、行程单等,最后顺利入境。

拿了行李后在机场要做两件事:换取国内事先买好的Holland Pass、购买OV卡。如果选在在史基浦机场领取Holland Pass的话,地点在Schiphol Airport Plaza的“GWK Travelex”。我们先后经过这个地方好几次,但一直都以为只是换外汇的,后来问了才知道原来就是这里拿。我们买的是Large票,85欧元。Holland Pass的详细介绍请看:http://www.hollandpass.com/。

至于OV卡,刚到荷兰人生地不熟的我们,直接去了“NS Tickets & Service”柜台购买。游客买匿名卡就可以了,卡费7.5欧是不退的,再一人充值50欧,刷信用卡共收了58.12欧一人。OV卡的信息网上也已经不少了,就不重复了,官网:https://www.ov-chipkaart.nl/home-1.htm。当然最需要牢记的是,上下车都要刷卡,乘坐巴士和火车前卡内余额必须分别不少于4欧和20欧!

火车沿途的风景,果然是一派欧洲大农村的景象啊~

从机场乘火车到莱顿中央车站(Leiden Centraal)非常快,15分钟左右就到了。之前看网上说荷兰一直到6月份都会有些冷,但当天的天气却是很热,而我们都没有带短袖衣服,感觉受骗了!

入住的Hampshire Hotel Fitland - Leiden就在车站旁,不过我们两个路盲即使在Google Maps的帮助下还是绕了半个圈子才找到。酒店Booking链接:http://www.booking.com/hotel/nl/hampshire-fitland-leiden.zh-cn.html

2年前在巴黎的时候尚属冬季,天暗得还比较早。这次总算体验了一把晚9点的夕阳。

莱顿→丽兹→海牙

虽然天气预报有25、26度,但清晨的气温还有些低,然而这习习凉风还是挺让人精神抖擞的,尤其是对我这种怕热甚于怕冷的人来说。

在车站旁边一家叫“Lebkov & Sons”的店吃早饭。本来想要一份三明治和一杯咖啡,但是店里美女说三明治还没有,吃的东西只有麦芬。然后我和我妹就一人一个冷麦芬……这节奏和我朝每天天还没亮就摆起早点摊的勤劳务工者简直是天差地别啊!观察了一下好像当地人去那里都只买了一杯咖啡,只有我们两个还需要粮食。

咖啡貌似是此行最好喝的一次,麦芬就稍微逊色了点,不过妹妹说她的挺好吃的。

步行前往附近的854路巴士车站。莱顿中央车站的854路和史基浦机场的858路都是直达库肯霍夫公园(Keukenhof)的。我们原本的计划是到达当晚住机场里的酒店,第二天拿着行李直接去库肯霍夫。但考虑到这样乘车有点儿麻烦,而且对公园的行李寄存服务也不是太放心,就把住宿地改在了莱顿。库肯霍夫下一站目的地是海牙,从莱顿出发也更为便捷。

路上经过的自行车寄存点,黑压压一大片,真不愧是自行车王国。

地面上的郁金香立体画,可惜我没拍出很好的效果。

到达库肯霍夫公园。离今年的闭园时间还剩一周,人却还是那么多。

然后我们就犯下了此行的第一个错误:撕下Holland Pass的第一张郁金香券换了门票,而第一张郁金香券注明是必须保留给荷兰国立博物馆(Rijksmuseum)的!不过对我们来说影响也并不大,因为即使买的是Large的Holland Pass,里面的票仍然不够用,之后必须得为某几个景点门票掏钱。

位于荷兰南部小镇丽兹的库肯霍夫享有“欧洲花园”的美誉,是全球最大的花园之一。每年约有700万颗花球被种植在这里,占地32公顷。最佳赏花期一般为每年4月中旬,我们因为自身的一些原因,只能踩个花期的尾巴了。

入口处可以拿一份小小的地图。

进门以后先看到的喷泉。太阳当空高照,温度已经上升了不少。

旁边有一个巨大的音乐盒。有个外国大妈随着音乐欢乐地跳舞,但我手太慢没拍到。

初见那么多不同颜色和品种的郁金香和其他花朵,的确很惊艳。

荷兰传统的木鞋,大大的一双专供游人拍照用。

公园里有好几处提供餐饮的地方,里面类似食堂,自己挑选食物再去结账。拿了色拉、薯条还有酸奶(然而一开始我以为是牛奶),随便吃一顿也要10欧出头了。

吃完继续逛。

米菲兔(Miffy)的故乡虽然在乌得勒支,但随便到荷兰哪个著名的景点都少不了它的身影。

在公园遛狗的人很多,后面几天更是发现超多荷兰人都养狗。这只狗的外表虽然不太符合我的审美,但镜头感不错,哈哈。

现场的歌唱表演,女主唱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抓拍你的丑态的……

附近卖木鞋的地方,价格蛮贵的,而且个人觉得并不好看。

吃个冰淇淋先,只是感觉还没舔几口就要化没了。

公园里唯一的风车,可以上去远观公园外部的花田。

花田已经不是很壮观了,也请原谅我拼全景图的水平……

下午气温越来越高,快支持不住了。

室内相对会凉快一些,但依然是人头攒动。

终于可以找到一块清静的地方,没有五颜六色的鲜花争奇斗艳,独留一份纯净。

对树枝异常执着的汪星人……

花看多了就有点儿审美疲劳。

公园还自养了一群动物,有些完全不惧怕人类。

花卉与美术的结合,而前者也一向在后者的创作中占有重要地位。

本来以为公园很大,得逛上一天,后来发现好像3、4个小时也能走得差不多了。

从公园回到酒店取行李,往下一站海牙出发。从莱顿中央车站到海牙中央车站(Den Haag Centraal)只需要10多分钟。海牙中央车站是荷兰最大的火车终点站,很喜欢那玻璃盒子一样的外形,阳光下甚是好看。

车站前的广场,很大很舒服。

我们入住的Hampshire Hotel - Babylon Den Haag依然紧靠车站,地理位置棒棒哒。酒店Booking链接:http://www.booking.com/hotel/nl/hampshire-hotel-babylon-denhaag.zh-cn.html。但同样是Hampshire Hotel,海牙这家的硬件条件似乎没有莱顿那家好,不过价格也的确是便宜一些。然而这家有一个很帅很绅士的黑人前台接待,是本姑娘这辈子见过的长得最帅的黑人!

客房走廊的布置很暧昧……红灯区吗……

因为时间还早,就决定先去看一下国际刑事法庭(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与和平宫(Het Vredespaleis)。两个都进不去,看看外观打发一下剩下的时间也好。

从酒店去巴士站的路上会经过一大片名叫“Malieveld”的草坪。据说这里常年都会举办派对、游乐园、音乐会、市场,甚至抗议和游行示威。星期天的下午,这里却十分安静。

虽然很早就知道ICC,但从来没有刻意去注意过它的外表。如果只是无意间经过的话,我会把这里当作普通的办公楼。

大热天的专门乘车来这里拍张照也是醉人,更醉人的是我们紧接着又做了一遍同样的事情。坐上了去往和平宫的巴士,车上OV卡刷不出,司机大哥豪爽地来了一句“It doens't work, so it's free!”,捡了小便宜的感觉油然而生。

和平宫的建筑庄重宏伟,是国际法院(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国际常设仲裁法院(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和平宫图书馆(Peace Palace Library)以及海牙国际法学院(Hague Academy of International Law and the)的所在地。但这样的时间点,这样的拍摄角度,只能出来如此一坨翔~

和平宫对面的纪念碑。

回酒店的路上,安静少人的街道化解了我内心的一份燥热。

晚饭在酒店旁的Fish & Meat自助餐厅解决。平日23.5欧一人,周末要25.5欧一人。

在各种食物面前转了好几圈,得出的结论是,海牙上海一样,200元人民币左右的自助餐都吃不到什么东西……不过尽管没什么东西可吃,我还是吃了不少……(钱都付了就请努力吃好吗?!)

海牙→鹿特丹

又是晴朗的一天。去中央车站里的小商铺买了面包、咖啡和牛奶当早饭。

发现荷兰的火车站,尤其是规模较大的中央车站,商铺都是连锁品牌,所以每到一个车站内部就好像是上一个车站的复制版。后来才知道原来这些商户都是荷兰铁路局(Nederlandse Spoorwegen,简称NS)的合作品牌。这里重点推荐一下HEMA(我和我妹每次都直接读成“河马”)和etos。其实不仅是火车站,荷兰各处都能见到这两家的身影。店铺类似于我们这里的屈臣氏,但规模还要比屈臣氏更大些。这两家自家品牌的东西都很便宜。我在HEMA买了一瓶隐形眼镜护理液(因为发现自己带去旅行的不是护理液,智商捉急)和卸妆湿巾,在etos买了两支牙膏,都是价廉物美的东东,回家就后悔没有多囤一些。

酒店退房后,直奔当日的第一站:马德罗丹微缩城(Madurodam)。景点位于海牙的席凡宁根区,以1:25的比例复制了荷兰的地标性建筑。我个人对这个景点兴趣不大,感觉如果带小孩子来看更合适。但整个海牙可以消磨掉至少2小时的地方似乎并不多,我们又不打算去海滩,所以还是来了。(后来觉得这炎热的天气,海滩完全可以走一个!)

公园对面的巴士站绿意盎然,海牙的绿化真的做得很好。

门口画像上的人物叫乔治·马德罗(George Maduro),马德罗丹微缩城即以他命名而来。马德罗是一名法律系的学生,在1940年的荷兰战役中担任军官,击退了入侵海牙的德军。

门票同样是用郁金香券换的,同时还会拿到一张卡,用来收看园区内的讲解视频。

当然这张卡需要先注册一下。注册过程很简单,一看就会。

微缩城真的不大,但每个建筑模型都仔细看的话,可能还是会花上不少时间。不过因为才刚到荷兰没多久,很多建筑真身都还没见过,我们基本上就走马观花了。

从微缩城出来后饥肠辘辘,周边好像没什么好吃的,就坐车回到中央车站附近吃饭。餐厅叫“Foodzie”,在Yelp上好评很多。然而即使面对着一张英语菜单,我们在点完菜后甚至还是不清楚自己点的主食是什么,结果就像吃了一堆超大号的“早餐”……的一半……其中一盆三明治打包带走当晚饭了……讲真,歪果仁的面包可不可以不要这么硬这么干……

因为没带短袖衣服又耐不住炎热,吃完饭后我们去酒店楼下的商场买短袖衣服。其实前面一天就想去买了,奈何吃完晚饭发现店家都已经关门了。出发前想过要在这里逛一下街淘淘衣服,只是没想到会是出于这种尴尬的原因。

两人各拿了一件T恤,付完钱把衣服寄存在酒店,继续下半段的行程。

莫里茨皇家美术馆(Mauritshuis)才是海牙一行的重点。美术馆原是约翰·莫里茨(John Maurice)伯爵的住所,大部分藏品来自荷兰的黄金时代。建筑所在地很宁静,外观给我的感觉是小家碧玉。

进门以后可以补充一个词:秀外慧中,内部风格让我直接联想到了去年在费城去过的巴恩斯基金会画廊。

对于之前国博副馆长“在博物馆拍照很傻,还不如去下官网图片”的言论,我实在无法苟同。除非博物馆明文禁止拍照,我每次还是会多少拍一点。按他老人家的说法,博物馆都不用去了,看看网上高清图片就行了。自己拍的照片,不管水平如何,至少说明我们去过了呗(对,我就是这么游客风!)在我看来,只要不破坏展品、不影响他人观展,博物馆拍照就是给自己乐呵开心的事情。

鲁本斯(Peter Paul Rubens)的《烛光下的老妇人和男孩》(Old Woman and Boy with Candles)。

伦勃朗(Rembrandt Harmenszoon van Rijn)青年和老年时代的自画像以及《蒂尔普教授的解剖课》(The Anatomy Lesson of Dr. Nicolaes Tulp)。

镇馆之宝,维米尔(Johannes Vermeer)的《戴珍珠耳环的少女》(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虽然不至于像卢浮宫里的《蒙娜丽莎》那么夸张,但要拍一张不带参观者人头的照片难度也很大,人家可是“北方的蒙娜丽莎”。

还是维米尔,《代尔夫特风景》(View of Delft)。代尔夫特应该是个很美的地方,可惜这次没时间去了。

大卫·贝利(David Bailly)的《虚空自画像》(Self-Portrait with Vanitas Symbols)。“虚空画”(Vanitas)起源于16世纪的莱顿,在莫里茨就藏有很多幅。知道这幅作品还是源于某艺术类网红,给出的解释非常有意思,有兴趣的童鞋可以自己去搜索一下。

卡斯帕·内切尔(Caspar Netscher)的《吹泡泡的男孩》(A Boy Blowing Bubbles),可能是我在莫里茨见到的最迷你的绘画作品了。

花卉静物作品。

从美术馆窗外望出去的风景,让我想到一部电影片名《A Room with a View》。

美术馆不大,却处处都透露着精致。

纪念品商店里至少50%的商品和《戴珍珠耳环的女孩》有关,连鸭子都不放过呢。

莫里茨旁边就是国会大厦(Binnenhof)的入口大门。

这个广场是海牙最市中心的地方,周围都是餐厅和酒吧。

荷兰是自行车王国,年长的人也爱骑车,拉风程度丝毫不亚于年轻人。

骑士厅(Ridderzaal)是国会大厦的主要建筑。

随处可见的海鸥。

漫步海牙,这座城市给我的感觉就是干净、有序、绿意盎然,而路人虽然都透着一股休闲之风,却并不慵懒。

坐在长凳上的是假人哟!

新教堂(Nieuwe Kerk)。教堂是海牙历史最为悠久的建筑之一,以古典音乐表演享誉全球。无奈走了一整天累坏了,就没进去看看。

女王宫(Paleis Noordeinde),自2013年起成为荷兰国王威廉-亚历山大(King Willem-Alexander)的办公地,真的不太起眼啊。门口卖冰淇淋的小贩倒是和后面的王宫相映成趣。

对面的建筑正在整修,薰衣草色的网罩平添了一丝浪漫气息。

这里游人稀少,是个可以好好休息的地方。

走回中央车站,路有点长,但如此的环境实在是让人欢喜。

到车站后启程前往鹿特丹,途径鹿特丹中央车站(Rotterdam Centraal)后再到我们的目的地鹿特丹布莱克车站(Rotterdam Blaak),很小的一个车站。

下榻的酒店不再紧靠车站了,在熟悉路况的情况下大概要走5分钟左右,拖着行李箱自然是要多花一些时间。鹿特丹酒店(H2OTEL Rotterdam)是一座船上酒店,漂浮在酒港(Wijnhaven)的水面上。当初就是被这点吸引来的,而且据说底层客房比较压抑,就多花点钱订了个带露台的客房。其实客房内部还是比较一般,但从露台望出去的风景还是蛮不错的。酒店Booking链接:http://www.booking.com/hotel/nl/h2otel.zh-cn.html

鹿特丹→布鲁塞尔

在连续晴好了两三天后,天公终于生气了。阴沉的一天由此拉开序幕,空中还时不时飘落几滴雨水。偏偏正好在鹿特丹,偏偏还计划去小孩堤防(Kinderdijk)!心理斗争了很久,最终还是决定放弃这段行程。这种天气,如果到时候刮大风下大雨,跑到风车村简直是找罪受。心里多少有点遗憾,不过当日的行程却是轻松许多了。

先补两张酒店外景,船上酒店别具风味。

酒港的景致。

名为“Regentessebrug”的桥,很有年代感的样子。

虽然天气不佳,还是要给自己一点元气,精神十足地出门!

萌萌哒的一家三口,据查这种鸟叫埃及雁。

还是Regentessebrug,很喜欢这座桥。

海事博物馆(Maritiem Museum),没有安排在行程里,只是想吐槽一下大楼右上角的小孩形象,好恐怖。

作为一个海港城市,鹿特丹最不缺的就是河与船,很多人更是直接以船为家。

横跨在新马斯河(Nieuwe Maas)上的天鹅桥(Erasmusbrug),音译为伊拉斯谟桥,以中世纪尼德兰著名人文主义思想家和神学家伊拉斯谟(Desiderius Erasmus)命名。初听“天鹅桥”,还以为会是一座古典风格的桥,没想到造型却那么现代。

经过了前几天的暴晒,阴天下走走吹吹海风真是舒服。

用于纪念二战的纪念碑(Bow-National Merchant Marine Monument)。

红桥(Willemsbrug),与天鹅桥遥遥相望,外形有那么一点类似旧金山金门大桥。

阴天出来垂钓的老爷爷也是一番好兴致。

走了一段像地道的小路,随手拍个涂鸦,也有点惊悚。

不远处的老港口(Oude Haven),很小,而且有点乱乱的。看过网上的图片,晚上更漂亮些,但我们等不到天黑就要出发去布鲁塞尔了。老港口后面就是著名的立体方块屋(Cube House)和铅笔楼(Potlood)了。

老港口旁的这幢楼房很有复古的味道,应该是家饭店。

近看立体方块屋,个人认为创意有余,美感不足。楼房外部其实已经很陈旧了,原本还想进去参观,却突然没了兴趣,即使门票只要2欧元。

附近的集市,很像上海城乡结合部的农贸+跳蚤市场……

五颜六色的蔬菜水果堆放在一起,色彩鲜艳夺目。

赌5毛线这奶酪肯定能砸死人!

集市后方的哥特式教堂——圣劳伦斯大教堂(Grote of St Laurenskerk)。

一通乱走,鹿特丹的建筑式样真是五花八门。

又在Yelp上找餐厅吃饭,随意找了一家评价较好的就进去了。结果坐下来才发现好像这家特别高级哎,所以会不会很贵?但已经进去了就不好意思再出来,于是就硬着头皮点菜、等菜、吃菜。整顿饭吃得心惊胆战,期间我还差点把自己反锁在厕所出不来……

好在有惊无险,结账一共63.5欧,不用给店里打工抵债啦!而且菜品的味道真的很不错,尤其是后面两道松露芝士饭和牛排鹅肝,美味。

老市政厅(Stadhuis),路过随便看看。

走到商业区,又发现建筑上类似的恐怖小孩形象……

下午出发去布鲁塞尔,稀里糊涂坐车坐到多德雷赫特才意识到OV卡在去比利时的火车上不能用呀!又是一番倒腾才在车站买好了去布鲁塞尔的单程票。持磁条信用卡的童鞋们注意了,车站的自动售票机是无法读取磁条卡的,而现金又只收硬币,所以买票还是得去人工窗口。比较郁闷的是,人工窗口售票每张要多收3.5欧的附加费,真是心疼!不过真的特别感谢帮助过我的路人和车站工作人员,尤其是工作人员,不厌其烦帮我刷卡进出车站好几次,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火车开过荷比边境线时,用Google Maps截了个图作纪念。

经过不久前刚遭受过恐怖袭击的布鲁塞尔国际机场(Brussels Airport)。

长途跋涉到达布鲁塞尔, 租住的Airbnb公寓离布鲁塞尔中央车站(Bruxelles Central)有10分钟的步行距离,轻松上阵还好,拖着行李箱却是另一番艰难的旅程了。都快到目的地了,还要走这么一大段楼梯,情何以堪!(不过第二天发现隔了几十米的地方就有个斜坡,这不智商又低了吧……)

到达公寓大门口,一身疲惫给房东Berre发消息。当帅大叔带着灿烂的笑容从里面奔出来迎接我们的时候,我是多么想投入他的怀抱中啊~~~Airbnb房源链接:https://zh.airbnb.com/rooms/817887。

房子是在布鲁塞尔一处闹中取静的地方,离大部分景点都很近。值得称赞的是安全保卫设施做得很到位,一路上要进好几道门开好几道锁。房子内部装修很有品味,跟大叔的外表很匹配。大叔讲话竟然还有点害羞,跟我想象中完全不一样啊!然而房子的缺点也不是没有,比如厨房的水龙头水压太大,每次打开都要溅得自己一身水。

卫生间的洗脸池也是我要大大吐槽的,为了外观好看,把实用性完全舍弃了。这么浅的洗脸池,洗脸时都不敢把水开大,要不然很快就会溢出来。

时间已经不早,赶紧出去吃晚饭。挑了家叫“韶山Shao Shan”的中餐馆,离住处不远。点了馄饨汤、炒饭和炒面,吃出了家乡的味道。但坑爹的是一杯白水还要收2欧,直接导致后面几天我们在外面吃饭都不敢要白水了。后来我在大众点评网上的点评还被人吐槽,说我不了解欧洲情况在乱说,水都不是免费的。所以想问问,比利时或者欧洲餐厅供应白水是要收费的吗?我在巴黎时要的“une carafe de l'eau”明明就是免费供应的。

布鲁塞尔→安特卫普→布鲁塞尔

比利时模式正式开启。前一天晚上刚到布鲁塞尔的时候,传入耳朵的语言就从荷兰语变成了法语。2年前从巴黎旅行归来后,我又重拾起了荒废多年的法语。目前的水平是基本看得懂,能听懂一些,口语还是战五渣……所以一下子从陌生的荷兰语转换到法语让我觉得很亲切。就像你在看一部非英语电影,但有个角色偶尔冒出几句英语,就瞬时会感觉听到母语一样。我知道这么形容会有点矫情,但却是我彼时彼刻内心最真实的感受。

找了住处附近的一个小面包店吃早饭,名叫“La Nature”。店主是一位有些年纪的大妈,让我深切体会到了什么叫“相由心生”。按我妹的话来说,大妈“长得就很像面包”,说话语气超级和善。我们一人要了一个经典早餐:咖啡和巧克力面包(pain au chocolat)。这种巧克力面包是我在巴黎吃过以后就一直难以忘怀的,到了布鲁塞尔岂能错过。吃完以后付钱,一共给了大妈5欧,她却说只要4欧。原来门口黑板上写着呢,每天早上只要2欧一人哦!(具体几点前忘记了,好像是10点……)在比利时的第一顿早饭真是吃得让人心暖!

圣米歇尔及圣古都勒大教堂(Co-Cathédrale collégiale des Ss-Michel et Gudule)是我们每天都要经过的一个教堂。前一晚刚出中央车站没走几步路就看到了,当时就被震撼住。对称的塔楼和巴黎圣母院有点像,而且宏伟的气势一点也不输巴黎圣母院。

教堂内部,无论是彩窗、雕像还是绘画,也都精美绝伦。因为先入为主的原因,之后参观的教堂在我们眼里都及不上这一座了。

天空蓝得让人难以置信。

布鲁塞尔中央车站的另一边是蓝精灵博物馆(Moof Museum)的入口,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不把蓝精灵涂成蓝色呢?

中央车站正门。其实前一天刚到时心里还有点忐忑,但看到穿着迷彩服扛着荷枪实弹的大兵在四处巡逻,就安心许多。恐袭阴云尚未散去,但生活仍要继续。

火车时刻表,虽然看着密密麻麻的,但配合手机上的app,还是能很快找到目的地的车次和月台。比利时火车站人工售票是不收附加费的,所以我们就选择去窗口买票。自动售票机没用过,估计国内的信用卡也无法使用。

坐上了去安特卫普的火车,人不多呢。

半个多小时就到安特卫普了!安特卫普中央车站(Antwerpen Centraal)被誉为欧洲最美的火车站。虽然我也没去过几个欧洲火车站,但这个如童话中的宫殿一般的火车站真的让我无法移开自己的视线。

车站的建筑外部看上去就像教堂和宫殿的合体,满满的童话感。

车站外面一溜卖钻石的店。反正现在也没人买给我,我就不看了。

安特卫普城市公园(Stadspark),距离中央车站不远的一个景点。行人稀少,绿化繁盛,真是欧洲公园的一大特点啊。

好像走进了真实版的天鹅湖。

湖的这边很宁静,但对面似乎在搞什么活动,有点热闹。

忽然就飞来一大群鸽子。

独鸟,这画面看着怎么有点忧伤呢。

湖泊、男人和狗。

原来另一边是学生在跑步,好像还是个什么比赛。

想偷拍俩姑娘,结果却被发现了。妹子说“Please don't put the pictures on TV”,也不知道从哪里看出我们有能耐把照片搬上电视呀?右边的漂亮MM应该是故意用剪刀手遮住了脸。

还是喜欢这种宁静的感觉。

公园外面的一个教堂,只在马路对面拍了一下照,不知道叫什么。

随便走了一下已经中午了,又通过Yelp找了家餐厅,叫“Arme Duivel”。菜单只有荷兰语,还需要金发美女服务生解释,最后点了鸡肉和牛肉,感觉最保险。饮料要了热巧克力,还附上一块比利时特产Lotus焦糖饼干。不过放眼望去四周的老外点的都是冰冷的酒水,异乡人的感觉一下子好强烈……我的鸡肉还配有一小份色拉和一个千层酥,吃到一半就饱得不行了。我妹的大碗“牛肉汤”也是看一眼就饱腹的感觉,不过味道还不错。另外还有一大份配蛋黄酱的薯条,吃几口就发腻了。

吃到一半,旁边有位大叔牵着条狗坐了下来。狗狗很乖,自己趴在桌下“想心事”。

吃饱喝足来到鲁本斯故居(Rubenshuis)。知道鲁本斯其人,还是源于2年前上海的一个展览,没想到2年后我就参观了他的故居。

这里曾是鲁本斯的住处和画室,现藏有鲁本斯自己的部分作品以及他所购买的一些藏品。

参观完内部,不要错过这个巴洛克式花园。据说花园鲁本斯亲自规划的,大师果然棒棒哒。

漫步在安特卫普

圣母大教堂(Onze Lieve Vrouwekathedraal)是安特卫普的地标建筑之一。

教堂内部参观是要收费的,我们就没再进去了。另外上厕所也是要收费的,这是我妹在不知道没付钱的情况下出来了才知道的……

走累了,街边吃块华夫饼休息一下。Nutella巧克力酱在欧洲简直是滥大街了,好吃是好吃,只是实在太甜。华夫饼作为比利时的一大特色,对我来说只能是尝过就算了,并不特别喜欢。

安特卫普大广场(Grote Markt),周围都是文艺复兴式的建筑。中间的喷泉名为“布拉博”(Brabo),喷水力度有点小。

懒洋洋走回火车站。

回到布鲁塞尔,天色还大亮着,就去逛逛圣于贝尔长廊(Galaries Royales St. Hubert)。富有皇家贵族气息的拱顶很美,然而我没拍地面,因为地上都是垃圾,乱认垃圾的游客真是哪里都有啊!

长廊里以巧克力店居多,都是比较高端的品牌,例如这家“La Belgique Gourmande”。美美的橱窗让人忍不住要进去看看,哪怕是饱饱眼福也好啊。

当然最后还是没忍住,买了一袋巧克力球尝尝鲜,9.9欧。至于味道嘛,好吃,但仍然是甜死人不偿命。

途径皇家铸币歌剧院(Théâtre Royal de la Monnaie),由皇家铸币局改造而来。

晚上找了家日料店吃碗拉面,还带几个煎饺。每天能保证吃到一顿亚洲餐就满足了。

黄昏时分的布鲁塞尔

布鲁塞尔→布鲁日→布鲁塞尔

用在超市买的面包和房东的咖啡DIY了一份简单的早餐,迫不及待要去布鲁日了。

好像很多人都是从《杀手没有假期》(In Bruges)这部电影知道布鲁日这个城市的。我也不例外,虽然很多年前看的电影剧情早就忘得差不多了,但心里却种下了一颗种子,就是一定要到布鲁日去看一看,而这个愿望终于在多年以后实现啦!(回家后把《杀手没有假期》找出来又看了一遍,虐死我的小心脏了!)

瞧我这一副嘚瑟样,果然太嘚瑟就没好事。火车已经开了一段时间,检票大叔出现,看见我和我妹的第一句话就是“Do you speak English?”虎躯一震,难不成检票大叔还要找我们搭讪?没想到人家接下来说的话是,你们坐错车厢了哈,这是头等座,你们的票是二等座!顿时恍然大悟,难怪上车时发现其他车厢都差不多坐满了,就这节车厢还空着。当时还纳闷怎么大家都不过去坐呢,完全没考虑到一等座二等座的问题。好在大叔没有因为我们坐错车厢而罚我们的款,乖乖挪动屁股去二等座车厢就是了。后来发现原来这一整个车厢的人基本都是坐错的,原来大家都这么……

经过1个多小时的车程,到达布鲁日车站(Station Brugge)。想上个厕所,结果发现火车站里的厕所也要收费,5毛钱……果断不上了,咱能憋就憋!

传说中布鲁日最浪漫的地方:爱之湖公园(Minnewaterpark)。“Minniewater”在英语里的意思就是“Lake of Love”,中文名就是由此而来。在我看来,似乎和安特卫普城市公园大同小异。不过就算是没什么惊喜,还是喜欢啊!

路边的旅店,看着就好想住。因为不想每天拖着行李跑,这次在比利时的住宿都安排在了布鲁塞尔。再加上天色暗得晚,也无缘体验一把小城的夜晚。

上午游客还不多,还是一座安静的小城。

已经可以望见圣母教堂(Onze-Lieve-Vrouwekerk)。教堂的塔楼是布鲁日最高的建筑,也是世界第二高的砖砌塔楼。

一位艺术家的个人雕塑展览,名字不记得了。展品都是可供出售的,价格不菲。

走到一处热闹的地方,人渐渐多了起来。

随便拍了一家巧克力店。虽然貌美,但对比利时巧克力的甜度实在有点hold不住。

比利时的另一大特色——漫画,据说每三个漫画家中就有一个是比利时人。

游走在布鲁日,会发现有好多马车,基本上每走几步就能迎面看到一辆。

中午特意找了家中餐馆吃饭,貌似这家还蛮有名的,叫“上海饭店 Shanghai Brugge”。点完餐,果然听见老板娘在厨房里跟人说起了上海话。一通闲聊,老板娘说她已经来比利时20多年了,在上海的家竟然还离我家很近。

点了馄饨汤、酸辣汤、春卷、炒菜和炒饭,好奇菜和饭里为什么都有鱿鱼。菜的味道很家常,却也让在布鲁日的我们吃出了一丝奇特的味道。

精美的蕾丝制品,买不起,看看就好了。

欧洲现存最古老的中世纪医院之一——圣约翰医院(Sint-Janshospitaal),现在是博物馆。医院曾为朝圣者和旅行者提供医疗服务。

参观圣母教堂需要购买门票,4欧元。跟后期在阿姆斯特丹看个教堂动不动就要9、10欧元相比,这个价格真是太亲民了。

大师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的白色大理石圣母与圣子雕塑,拍得太小了……

教堂的各处都给我一种戏剧化的感觉。

拍摄出来呈立体效果的地板,实地看却没有这种效果,神奇!

脑海中的布鲁日就应该是这样子的,虽然游客渐渐开始多了起来。

圣母教堂的另一侧。

没坐船游览一下布鲁日的运河也是有些遗憾。

吃个冰淇淋凉快一下~

如此美好的小城,呆一辈子也愿意。

丁丁和他的狗,其实我都没看过漫画。

刑具博物馆?直接跳过~

布鲁日钟楼(Belfort van Brugge),只打算下面看看,登顶就免了。要爬366级台阶,体力不行呀。

哪户人家窗口还摆个这样的假人,太惊悚了。

钟楼的内院。

就这样看看也挺美的。

钟楼的另一侧就直接面对市集广场(Grote Markt)了,风格和安特卫普的也差不多。不过正好碰到一群小孩子在跳“广场舞”,也是蛮有意思的。

巧克力博物馆(Choco-Story),直译过来是“巧克力故事”。布鲁日还有一家薯条博物馆(Frietmuseum),同时去这两家的话可以选择买联票。但据说薯条博物馆挺坑爹的,我们就没去。

巧克力博物馆门票8欧,随票送一块巧克力。可惜我和这块巧克力无缘,本想在回上海的路上吃,结果却忘在了飞机上……

在这里你可以见到巧克力的发展历史,还能现场参观巧克力的制作过程。

这些都是用巧克力做的,不过只能远观不可动嘴。

短短的布鲁日一日游基本走到了尾声。

布鲁日市政厅(Stadhuis),前面搭了舞台,好像是有什么演出。旁边的圣血教堂(Basilique du Saint-Sang),应该是已经关门了所以没进去,因为回头发现相机里只有一张拍糊的照片……

路过一家专卖装饰品和礼品的小店,东西都美到不行。在里面一通狂拍,出门才发现门口贴着不允许拍照的告示。

圣救主主教座堂(Sint-Salvatorskathedraal),外部也很雄伟。

我的镜头中有你,你的镜头中也有我,虽然我们彼此不认识~

滚回布鲁塞尔,去找尿尿小童(Manneken Pis)。这是镜头放大后的效果,实际大小只有一丢丢,如果不是因为前面挤满了拍照的游客,很容易错过。因为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他就这么裸着,没有穿上主题服装。

布鲁塞尔大广场(Grand Place)越来越近咯,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布鲁塞尔市政厅(Hôtel de Ville)。

布拉邦特公爵馆(Maison des Ducs de Brabant),应该是大广场颜色最明快的建筑了。

一众行业工会大楼。

布鲁塞尔城市博物馆(Musée de la ville de Bruxelles),尿尿小童的数百套“行头”就收藏于此,不过我们没进去看。

布鲁塞尔大广场虽然有“欧洲最美的广场”之称,不过总体感觉和安特卫普布鲁日的中心广场差别不大。

天鹅咖啡馆(Café Le Cygne)一侧的比利时民族英雄塞克拉斯(Everard 't Serclaes)卧像,那手臂已经被摸得……

晚饭的餐厅名字不记得了,食物颜值都很高,量也是大得惊人。

主食吃完肚子已经要爆了,还是要了个焦糖布丁,浓浓的法国味。

布鲁塞尔证券交易所(Bourse de Bruxelles)。恐袭后布鲁塞尔民众曾在这里举行过悼念集会,还和极右翼分子起了冲突。

圣尼古拉斯教堂(Église Saint-Nicolas),从门口走过的美女和教堂相得益彰。

布鲁塞尔→根特→布鲁塞尔

早上来一杯达能摩卡味牛奶,享受一下大清早牙齿就被甜软的感觉。

从中央车站出发去根特,特地提一下他们的垃圾箱,分类做得太棒了。

根特圣彼得车站(Gent-Sint-Pieters)是比利时最繁忙的火车站之一。和其他车站不同,圣彼得车站离根特市中心有一定的距离,步行需要30分钟左右。

车站门口很热闹,原来是在搞酸奶促销活动。

每人可以拿一盒正装的酸奶品尝,壕!酸奶口味有百香果和蓝莓两种可选,我们都要了蓝莓(我会告诉你那是因为百香果的英文我不认识?)。这东西颜值虽高,饱腹感也强,味道却不是我喜欢的。蓝莓酱很浓郁,把酸奶味道都淹没了。傍晚回火车站,发现活动还没结束,不过也不好意思再去拿一杯了……

路上随便拍拍。

城塞公园(Citadelpark)面积不小,而且有两座博物馆隐藏其中,分别是根特美术馆(Museum voor Schone Kunsten)和根特现代艺术博物馆(Stedelijk Museum voor Actuele Kunst)。

根特现代艺术博物馆,然而“现代艺术”有时候实在是晦涩难懂,所以就略过吧。

我们选择参观根特美术馆,大门的风格就与隔壁现代艺术博物馆截然不同。

根特美术馆是比利时最古老的博物馆之一,收藏了14世纪至20世纪前期欧洲画家的作品。但可能真的是个比较冷门的景点,硕大的博物馆内,参观者屈指可数。

《天使报喜》(Annunciation)。

珍妮·蒙蒂尼(Jenny Montigny)的《园丁》(The Gardener)。后来去了解了一下,这位比利时女画家也属于印象派,作品风格都很唯美。

耶稣降生的三联画,名字不记得了。

旧书摊……

个人感觉这五颜六色看上去有点乱。

来感受一下什么叫“包场”整个博物馆。要不是老撞见馆内工作人员,我真想在大沙发上来个“葛优躺”……

这幅挂毯是五幅作品中的之一,画中人物包括智慧女神密涅瓦(Minerva)和太阳神阿波罗(Apollo),也是美得没sei了。

古人服装上的硕大领子。

空旷的大展厅。

才马马虎虎走一圈,腿已经快断了。坐到外面的休息处,拿出自带干粮开饭。连续在餐厅吃了那么多顿超大量的食物,暂时不想再上馆子了。面包是早上出门时在“La Nature”买的,对,就是那个很和蔼的布鲁塞尔大妈的店!大妈不但人暖,做的东西也是超级好吃。这个洋葱肉馅的面包,过了一上午外皮竟然还是如此松脆!

填饱肚子拍拍屁股继续上路。途径一处建筑工地,灰尘四起,简直不像在欧洲

运河边上,离市中心越来越近啦。

圣巴夫大教堂(Sint Baafskathedraal),有一面正在维修,见怪不怪了。

教堂参观免费,但其最大的卖点——祭坛画《神秘的羔羊》(Adoration of the Mystic Lamb)要收费4欧元,我们就没去看。不想花钱但又想看的童鞋可以试一下这个网址:http://closertovaneyck.kikirpa.be/,应该会比在教堂里看更清楚,虽然会失去一定的气氛……

当然教堂本身也是非常美的,个人感觉在这次参观的所有教堂中可以排第二。(第一名自然还是布鲁塞尔圣米歇尔及圣古都勒大教堂了~)教堂门口写着不能拍照,但我还是偷偷拿手机拍了一张。(以后再也不好意思鄙视做这种事情的人了!)

根特钟楼(Belfry of Ghent)是比利时最高的钟楼,世界遗产之一。

钟楼后方就是圣尼古拉斯教堂(Sint-Niklaaskerk),这种哥特风的建筑外观实在是太喜欢了。

教堂人不多,又有现场演奏,很有震撼力。

根特Korenmarkt,市中心最热闹的广场。

走上圣米歇尔桥(Sint-Michielsbug),一览根特的美好风景。

圣米歇尔桥的标志——大天使米迦勒,所以“圣米歇尔”都应该译作“圣米迦勒”比较合适?

圣米歇尔教堂(St. Michielskerk),很有年代感的哥特式教堂。

伯爵城堡(Gravensteen),中世纪建筑物。城堡可以入内参观,基本都是兵器、刑具一类,门票10欧元,我们没有进去。

若不是有现代化的游船经过,运河和古城的组合很容易让人产生时光倒流的错觉。

根特市政厅(Stadhuis Gent)。已经走不动路了,随意看一下准备打道回府,走到火车站还需要半小时呢……

路遇“装死汪星人”一枚。

布鲁塞尔继续寻找亚洲饮食解决晚饭问题。“Sakagura”是一家日本餐厅,时间还早,店里没有其他客人。我们就在一张大桌旁坐下,一人一碗盖浇饭,吃得好满足。

“抹茶系”的甜品,好看又好吃。

饭毕,去找了一下尿尿小妹(Jeanneke Pis)。没想到一路九曲十八弯,这货竟然隐藏在一个十分隐蔽的角落里,还是上锁的。路上会经过一条非常狭窄的小道,两边都是餐厅,还会有人揽客。这一幕让我想到了国内某些地方小饭店揽客的情景:“大哥,进来吃饭不?免费停车!”只不过到了这里就换成了“Dinner? Free Wi-Fi!”

最后这照片拍出来,怎么看怎么猥琐。

布鲁塞尔

前一天还在烈日下挥汗如雨的我们,第二天就穿上了所有能穿的衣服,戴上了厚围巾,因为降!温!了!而且是一降就是10度!10度!虽然早知道会降温,但还是有点措手不及。之前还郁闷没带夏装,现在后悔没带羽绒服了……后来查了一下这段时间的天气,原来在我们到达的前几天也是非常冷,之后温度突然上升到20度以上,然后就又降回了个位数。欧洲这如同过山车一般的天气,我服!

当天的计划是就在布鲁塞尔市内走走,鲁汶列日就不去了,感觉也应该差不多吧。冒着寒风先去皇家广场(Place Royale)走一圈。呼吸一口清冷的空气,自我安慰总比一身臭汗好。

柯登堡圣雅各伯教堂(Saint Jacques-sur-Coudenberg)是皇家广场最中心的建筑,前方的铜像是十字军东征领袖布永的戈弗雷(Godfrey of Bouillon)。

皇家广场博物馆众多,时间有限我们就只参观其中一座:比利时皇家美术馆(Musées royaux des Beaux-Arts de Belgique)。但皇家美术馆其实是由数座博物馆组成的(看英语museum或法语musée的复数就知道),不过当时我们没注意,也不知道这个情况,所以在后面买票时遭遇尴尬,这是后话。因为是周末,博物馆要11点才开门,我们就先在门口拍了几张照,然后去附近逛了一下。

不远处的布鲁塞尔司法宫(Palais de Justice),打算下午走过去看看。

皇家广场旁边有一个小小的雕塑公园,一共才几个雕塑。这位少女好妖娆的姿势~

鹅鹅鹅……

布鲁塞尔的屋顶,又让我想到了巴黎

位于萨布隆地区(Sablon)的萨布隆圣母教堂(église Notre-Dame du Sablon)。圣母教堂位于中心,正好将大萨布隆(Grand Sablon)和小萨布隆(Petit Sablon)分开。没开门,我们就没能进去。

这里每周末开设的古董集市倒被我们碰上了,不过好像不太热闹,也就不太好意思拍照。然而一位大叔牵着的可爱狗狗却成功吸引了我们的镜头,瞧这幽怨的小眼神!

这老爷车蛮炫酷的样子。

11点不到回到美术馆门口,已经排起了长队。

买票时遭遇的尴尬就此来了:小哥给我们展示了三个展馆的小册子,分别是世纪末美术馆(Musée Fin-de-Siècle Museum)、古代艺术博物馆(Musée Oldmasters Museum)和马格里特博物馆(Musée Magritte Museum),让我们选择一个。当时我脑子秀逗,以为这些都是特展,于是告诉小哥我们只是想参观一下皇家美术馆,不想看特展。虽然我总觉得小哥自己的表达能力也有点问题吧,但后来还是我妹反应过来其实这些展馆是皇家美术馆的组成部分,可以选择参观一座或多座,分别买票。估计小哥到后面看到我一直在搞也比较无语,还建议我们先去旁边了解一下。当天晚上我们睡觉前谈起这个事情还觉得很好笑。比利时皇家美术馆旗下的所有展馆详见:https://www.fine-arts-museum.be/en/museums,最后我们选择的是古代艺术博物馆。(其实马格里特也在我计划之内,但就这么稀里糊涂错过了,只能下次再说了。)

大厅里有些雕塑很重口味。

当然也有赏心悦目的。

展馆的布局很有规律,几乎没有迷路的可能。

弗拉芒画家Jan Baptist Bonnecroy的《布鲁塞尔风景》(View of Brussels)是我在馆内最喜欢的一幅作品,看我这手抖的程度就知道……

华丽的吊灯,太美。

老勃鲁盖尔(Pieter Brueghel the Elder)的《伯利恒人口普查》(The Census at Bethlehem),应该算是这里最有名的作品之一了吧!

Bernard Von Orley的Haneton Triptych三联画,描述了耶稣下十字架后的情景。

Lucas Cranach的《狄安娜与阿波罗》(Diana and Apollo)。

看完美术馆,陪我妹去LV买包。因为我是纯打酱油的,所以买包过程就省略了。进店前先去附近的Quick快餐厅啃个汉堡。之前在巴黎对这个品牌印象还不错,没想到布鲁塞尔的这家点单速度慢得出奇,我们在取餐处等了好久才拿到食物,还好意思取名叫“快”。吃完想上个厕所,发现店里的厕所还要收费0.4欧。我就不懂了,餐厅里的厕所不应该是免费的吗?

步兵纪念碑(Infantry Memorial),用于纪念在一战和二战中作出贡献的比利时步兵。

司法宫,走近看,很大很壮观的建筑。

布鲁塞尔皇宫(Palais royal de Bruxelles),据说没有插国旗时就说明可以入内参观。

旁边的布鲁塞尔公园(Parc de Bruxelles),是布鲁塞尔市区最大的公园。满眼的绿色,和蓝天白云相映成辉。

后方的比利时联邦议会(Parlement fédéral belge)。

位于国会广场(Place du Congrès)的国会柱(Colonne du Congrès),为纪念比利时国会发布宪法而修建。

回程路上偶遇法国连锁烘焙店Paul,进去买了块巧克力millefeuille,当第二天的早饭。之前在其他地方买过几次Paul的东西,只觉得他家的甜点做得好吃,价格又不贵。

晚上的计划是先去住所附近的韩餐吃饭,再去大广场看夜景。傍晚6点多出门,进了这家叫“Chez Kimchi”的餐厅。店里生意很好,坐满了各种肤色的客人。我们还不得不坐了个正对门口的座位,每次门一开就被外面的刺骨的寒风吹成傻逼。

一人点了一份石锅拌饭,外加一碗大酱汤。哎,怎么说,这真是此行所有外食中最不好吃的一顿了。韩餐做成这样也真够失败的。

吃完饭,我妹明显没过足嘴瘾,跑去大广场附近买了个华夫饼。店员小哥很high,边做饼边跳舞。

讲真这华夫看着就很甜腻,我就不吃了。找张桌子坐下休息,没多久就有个小乞丐过来要钱。一开始没理他,没想到这小子又拍了拍我肩膀,叫了声“madame”。(为啥不叫我mademoiselle,我看着很老吗?)很怕突然围上来一群人就逃不掉了,我们就赶紧离开了座位去了附近的圣于贝尔长廊。

在这凛冽的寒风下,晚上9点天还没黑透。天空还时不时飘落几滴小雨,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怕是和璀璨夜景无缘了,敷衍地拍几张照,咱们还是回温暖的窝里去吧。

回去前再买点巧克力。Leonidas是比利时三大巧克力品牌之一,店铺遍及比利时的大街小巷。相比地球人都知道的Godiva,这个品牌的信价比更高,而且在我看来也不会太甜,所以买了不少,拎回去重死了。回来后才知道原来上海也有卖,是我孤陋寡闻了。

好笑的是这家店的收银小哥,业务水平似乎欠佳,结账时一直出故障,脸还涨得通红。我妹偷拍了一张他的照片,说白长了这么张好看的脸了,心思时不时都花在梳头上了。

布鲁塞尔→阿姆斯特丹

收拾完行李,稍微打扫了一下租住的公寓。离开布鲁塞尔前,先和这套有点“华而不实”的公寓告别。

下午才启程去阿姆斯特丹,就需要把行李先寄存在布鲁塞尔中央车站。车站内的寄存箱有很多,一般不用担心找不到空箱子。尺寸最大的每24小时收费8欧元,而且我们试了一下,可以同时放两个比较大的拉杆箱,所以每人只要出2.5欧元就够了。当然如果你的行李箱是特大号的那种,那可能只能放下一个了。

还得在布鲁塞尔混上个大半天,而且想去比较远的地方看看,就去买了张24小时地铁通票,7.5欧元一张。卖票大叔也是个搞笑的人,可能工作比较无聊吧,就喜欢和来买票的乘客闲聊。知道我是中国来的以后,还说一直想找个中国老婆,然而找不到……囧里个囧……最后还给我一张私人名片,上面有他Line和QQ账号的二维码,能做到这步也是绝。

坐上通往欧洲区(Quartier Européen)的地铁,要说心里一点不害怕也是假的。就在不久前,附近的Maelbeek地铁站发生了爆炸。我不知道在爆炸发生前的地铁是什么情况,但我们乘坐的当天,车厢内十分空旷,根本就见不着几个乘客。当然那天是周末,这条线路更像是上班族的通勤线路,人少也可以解释得通。

空空荡荡的广场,只有零星的游客在周围晃荡。

两幢最主要的大楼沿街相望。一边是Berlaymont大楼,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总部所在地。

另一边则是Justus Lipsius大楼,欧盟理事会(Council of the European Union)的总部所在地。

五十周年纪念公园(Parc du Cinquantenaire)就在附近。19世纪初期,这个地点是一些贸易会、展览会和节日的主办场所,到了1930年变成了休闲公园。公园里还包含了多个场馆,包括皇家武装力量与军事史博物馆(Musée royal de l'armée et de l'histoire militaire)、五十周年纪念博物馆(Cinquantenaire Museum)和汽车世界(AutoWorld)。

拍全景水平实在是有待提高……

在这里能真实体会到什么叫“地广人稀”。

拍这张照片时,依稀听到教练对我说“prendre des photos”,但是没听清到底是让不让我拍。但我就是装傻,拍完赶紧撤吧。

出了公园,在旁边巴黎银行的ATM上取了少量现金。之前几天在市中心的ATM前都排满了长队,这里则是一个人都没有。

家乐福便利店里买点零食路上吃,看到了很有趣的巧克力。来看看这些都是什么人物?

地铁站内留个纪念。

地铁坐到Sainte-Catherine站,漫画墙的其中一头便在附近。

周末有乐队表演,挺欢乐的一幕。

凯瑟琳教堂(Eglise Sainte-Catherine),设计者Joseph Poelaert的作品还包括前一天刚去过的司法宫。

漫画墙路线开始,然而我们并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走。

也不知道这幅算不算,但天上又开始飘起了雨滴,就决定放弃这段行程,早些去火车站候车。

途径一个非常不热闹的区域。

这个地铁站的设计有点意思,就是久看有些恐怖。

上火车了,刚啃完面包,检票员就来检票了,没想到看了我们的车票后竟然用法语来了一句“你们乘错车了”。搞半天才明白原来我们是方向坐反了,所以只能先坐到布鲁塞尔机场站下车,再坐另外一部火车。不过固执的我至今还认为我们并没有坐错,因为当时电子屏上显示的方向明明是对的,简直令人匪夷所思。

原本作好了再买一张票的心理准备,但问了机场站的工作人员却说不用,直接上火车就好啦,心里那个感激!

中途还要在鹿特丹转车,很好奇为什么两国首都之间没有直达车。

阿姆斯特丹越来越近,车厢内也越来越空。后半程车厢越来越冷,打个盹都会被冻醒。

阿姆斯特丹中央车站(Amsterdam Centraal)里的New York Pizza来一片热乎乎的披萨。披萨都是一片一片的卖,价格基本在3到5欧元一片,品种不少。

本想从布鲁塞尔直接去羊角村,但路上要耗费4个多小时,就决定在中转地阿姆住一晚。阿姆的酒店价格之高也是名不虚传,考虑到只做中转地住一晚,就牺牲地段,只求房间舒适,也要人民币1000元以上一晚。其实虽然不在市中心,这家酒店的交通还是算方便的,从中央车站再坐一站火车到Sloterdijk车站再走五分钟就是了。

在Sloterdijk车站里又买了一份薯条吃,这天寒地冻的吃点热乎的东西感觉真好。

壮观的乌云。从那一天开始直到我们回国,天气就一直没好过了。

酒店名叫Urban Lodge Hotel,新开不久,不论从外观还是内里看都透着一股崭新的味道。这次的房间也是安排得很好,转角的位置,所以面积感觉大了很多,窗户美美的。要说缺点,也还是地点吧,周围较荒凉,吃饭除了酒店里和附近的火车站,就没其他地方好去了。酒店Booking链接:http://www.booking.com/hotel/nl/urban-lodge.zh-cn.html

阿姆斯特丹→羊角村

一路折腾的行程过半,体力明显下降了。早上要不是远在上海的家人发来微信视频请求,我们大概可以一觉睡到大下午。

天气依旧阴冷,走到火车站买个早饭。因为来姨妈了(连续三年出远门姨妈都来凑热闹),不能喝咖啡,就要了一杯热巧克力。还买了一个热羊角,内里有鸡蛋和培根,吃到肚子里暖暖的。

酒店退完房,往阿姆中央车站出发,到了以后终于可以好好欣赏一下这座车站了。

阿姆中央车站的建筑外观非常漂亮,红色的外墙很引人注目。作为市中心的车站,设施已经做得很完备了,工作人员也很热心助人。出了车站,正门口就有各路市内巴士,往另外一边走再上楼还有去其他地方的大巴。

车站外面虽然风景不错,但人员鱼龙混杂,这也是火车站的通病吧。

然而车站最大的缺点就是行李寄存无法使用现金,国内的磁条卡还未必能用,不够人性化。这里就要推荐Drop & Go啦!之前就知道这家行李寄存店,但当天还是先去车站看了下,结果发现人家Drop & Go真是有经济头脑,竟然就在车站寄存点前发传单。相对于车站寄存点,他家的优势就是:可用现金支付、价格更便宜,对我来说已有足够吸引力。店铺设在中央车站马路对面,是个地下室。拎着行李还得走好几步陡峭的楼梯,有点累,但完全可以忽略。去寄存那天门口队伍还排得很长,所以不分东南西北大家还是都喜欢实惠便捷的东西。这里的寄存,大号行李是24小时8欧元,对面的车站我没记错的话是12欧元,差得还是不少的。安全方面嘛,排队和付钱时往里揪了揪,设施有些简陋,但看着还是蛮靠谱的。想进一步了解的可以看Drop & Go官网:http://dropandgo.nl/。

寄完行李向羊角村出发,需要乘坐两部火车和一部公交车,前路漫漫。两个火车站分别为Amersfoort和Steenwijk。

长途跋涉终于到达Steenwijk车站。

开往羊角村的70路公交车就在车站出口处。等车的人不多,就我和我妹两人,还有一个由亚洲大妈们组成的旅行团。

看样子去羊角村旅游的华人不少呢,车站竟然还专门设置了中文站牌。

车子大约是开了15到20分钟左右,就到我们的目的地了。借住地不在羊角村中心地区,但离公交车站还是挺近的。

对常年住在钢筋丛林里的我们来说,感觉一切都好新鲜!遗憾的是天气实在不够好。

然后先是找错了房子(主要是被这家门口可爱的小狗迷惑),其实我们的房东就在这户人家隔壁。

到啦!

这是自我有Airbnb经历以来第一次租住单个房间,在两楼。房东Erik说隔壁的房客还没到,也是个女生。Airbnb房源链接:https://zh.airbnb.com/rooms/6759268。

Erik家原本有两只猫一只狗。第一天到达时我们碰见了其中一只猫,还进我们房间溜达,然而之后就再没见过了。至于狗在哪里,问了Erik,得到的回答是狗死了,因为它年纪很大了……

出门前拍了一下Erik展示的羊角村地图,其实对我们这种不会看纸质地图的人来说并没有什么卵用。

房子的另一面,外面空间好开阔好舒服。

因为我妹不会骑自行车(妹你看到了可别打我),这天气租船游也不够尽兴,我们只能步行去中心区域,花费50分钟左右,就当锻炼身体吧!

一路上天空都是乌云密布,偶尔出现几丝阳光又马上会消失。

走到中心区已经傍晚了,直接吃饭。Smit’s Paviljoen餐厅,旁边就是个大湖,风景确实美得没话说。要不是这抽风的天气,坐在室外的位子也很好。

我们到的这个点还不是人最多的时候,就挑了个靠窗位坐。一人一杯热巧克力(万年不变),再点了炸牛排和鸡肉串各一份。上菜后简直想哭,主食+色拉+薯条,比我的脸还大两圈。吃过炸猪排炸鸡排,还真没吃过炸牛排,这么大一块简直无从下口。纵然味道再可口,这热量满满的食物吃了不到一半就完全没战斗力了。

吃完饭原路返回。回程路上走到一半的时候,更是来了一场大暴雨,破伞hold不住,只能找个屋檐躲雨,好凄凉。

晚上有点无聊,早早洗刷休息了,而隔壁的房客妹子也始终都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荷兰之前对羊角村非常向往,照片看上去简直像在梦里一样。去了以后还是有些失望的,倒不是说不美,主要是天气不行,没法好好玩。

羊角村→阿姆斯特丹

在鸟鸣中醒来,透过屋里的天窗看出去的羊角村景色,分外清新。

因为在阿姆寄存的行李中午就要超过24小时,不得不早早启程回去。出发前先在房东家吃了早餐,需要另外付费8欧。早餐真的很丰盛,只不过对中国胃来说很多都吃不惯。比如goat cheese,我鼓足勇气尝试了一片,然而之后满嘴的羊肉味却让我后悔不已。浪费又不太好,我只能硬着头皮都吃完了。

和房东道别,走往70路公交车站,等车期间早晨清冷的空气真是让我终生难忘。羊角村之行就这么匆匆结束,心里多少有些懊恼。

回到阿姆取回行李时,还差几分钟就到24小时了。还好门口没像前一天一样排着长队,否则我们就要硬生生多付8欧元。

在阿姆的Airbnb公寓并不位于市中心,需要在车站门口坐GVS有轨电车,花费大约半小时。当初租房时也经历了不小的波折,曾经先订过另一套房,却在出发前一个月被房东取消。之前也说过阿姆的房价很贵,要找信价比高的房子很难,还好最终还是找到了理想的住处。

我们的住处离冯德尔公园(Vondelpark)不远,距离博物馆区(Museum Quarter)也在不长的步行距离内。房东Carmen是一名创业者,平时就将自己的工作室对外出租给旅行者。虽然只是个单间,但面积够大,设备齐全,最棒的是采光极好。Airbnb房源链接:https://zh.airbnb.com/rooms/3508540。

全部安顿好以后,我们的饥饿感已经完全被疲劳感所淹没。在沙发上打了很久的盹儿,才慢吞吞准备出门觅食吃。

没有闹市地段的嘈杂,这里的景色更怡人。

在冯德尔公园入口附近的“Cafe Schinkelhaven”先随便吃点东西垫垫饥。热巧克力、橙汁、薯条和苹果派,其实已经吃腻这些东西,但也没其他选择。不过话说荷兰餐厅女服务生以blonde居多,真的都是颜美身材正。

冯德尔公园不大,但真的是个天然氧吧,走走非常舒服。荷兰人在公园里遛狗的很多,骑自行车的人更多。

下午去了趟荷兰的连锁超市Albert Heijn,采购一点食品。旅程的最后几天不想再顿顿外食了,一来钱快用完了,二来也确实想念国内的味道了。

购物完毕,又找了家餐厅吃晚饭。店名叫“Restaurant CHI”,做的是中餐和日餐。菜单上品种不多,包括常见的港式点心和寿司。因为距离上一顿“下午茶”没过多久,就没点很多东西,只有凯撒色拉、蒸饺、煎饺。(都是饺子囧。)

姨妈在身,想喝热水,就问小哥要,结果等蛮久上来两杯冒着热气的热白开。所以敢情刚才是在烧开水,哈哈哈。你别说这杯子还挺好看的。

相比之前餐厅食物的量,这家的量可谓相当迷你,但卖相也更精致。吃完还想坐会儿,小哥却过来带着迷之微笑看着我们,尴尬症都犯了,干脆买单走人。

阿姆斯特丹

阿姆斯特丹博物馆暴走一日游开始,目的地有两个:荷兰国立博物馆和梵高博物馆(Van Gogh Museum)。前面说过住处距离博物馆区不远,但真要走起来也是挺累的,等走到以后感觉体力已经消耗掉不少了。

国立博物馆是世界十大顶尖博物馆之一,阿姆的必去景点之一,欣赏艺术/提升逼格两相宜。博物馆建筑的外立面就很漂亮,门口还有个花园和喷泉,都充满了春天的气息。

iOS用户可以先去下载博物馆的官方app,有多条推荐路线,还带语音讲解,不用另租audioguide了。但这个app在中国国内却无法运行,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提醒一下,因为博物馆很大,有时候转啊转不小心就会从出口出去了。如果发生这样的情况不用担心,再走到入口处找门口工作人员照一下门票就行了。只要是当天的门票,进出就无次数限制。

兰斯·哈尔斯(Frans Hals)的《花园里的结婚画像》(Marriage Portrait of Isaac Massa and Beatrix van der Laen)。

维米尔的《倒牛奶的女佣》(The Milkmaid)和《读信的蓝衣女子》(Woman in Blue Reading a Letter)。

扬·阿瑟兰(Jan Asselijn)的《受惊的天鹅》(The Threatened Swan)。

伦勃朗的《官员的群体肖像》(The Sampling Officials)和犹太新娘(The Jewish Bride)。

这个更不用说了,有多少人就光冲这幅画来看的……现场观摩绝对气势十足。

Jacob van Ruisdael(雅各布·范勒伊斯达尔)的《风车》(Windmill at Wijk bij Duurstede)。

扬·斯特恩(Jan Steen)的《圣尼古拉斯节的盛宴》(The Feast of Saint Nicholas)。

约翰尼斯·维斯普伦克(Johannes Verspronck)的《穿蓝裙的女孩》(Girl in a Blue Dress),美得无法形容。

保罗·加布里埃尔(Paul Gabriël)的堤围水道上的风车(A Windmill on a Polder Waterway)。

这位大神是谁,地球人都知道。

除了绘画,博物馆里的其他艺术精品也有很多,两个眼睛完全看不过来。跟着手机app的经典路线走,不过走了一半我还是迷路了,后面就开始瞎转了。

国立博物馆内设的餐厅,就在底楼大厅。环境倒是不错,但味道很一般,随便吃一顿凑合了。

外面的风景一样美。

博物馆广场(Museumplein)是我在阿姆最喜欢的地方之一。广场上一共有三座博物馆:国立博物馆、梵高博物馆和现代艺术市立博物馆(Stedelijk Museum Amsterdam)。最夺眼球的“Iamsterdam”字母雕塑,和背后的国立博物馆以及前面的水池组成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只可惜上面爬满了人……

中途先去一家文具店买了5张邮票,面值虽然是1欧元,却收了6.25欧元。在荷兰马路上看到过橙色的邮筒,但并没见到过邮局。

阴沉的天空中又飘起了雨滴。

大家对梵高的热情,即使风雨也阻挡不了。我们就在这鬼天气下撑伞吹风,排队等了好久。

关于梵高的一生已经了解很多,这次能看那么多真迹真是过足瘾(想到去年上海新天地的梵高展简直是耻辱!)博物馆里是不允许拍照的,但偷拍的人还是有好多。怎么说,其实这里不让拍照也的确有点可惜,因为值得拍的东西太多了。

去的那段时间,馆内还在举办名为“Easy Virtue”的特展,讲的是“What attracted artists to prostitution as a subject”,有点意思。

另外楼下的礼品店也是可以一逛的,不过个人认为很多以向日葵和杏树两幅作品为主题的产品有点雷,特别是T恤,看着像棉毛衫……

回程再次穿过冯德尔公园,脚筋都快走断了。

公园里的冯德尔教堂(Vondelkerk),很小,没有进去。

DIY晚餐,没想到在荷兰超市还能买到淘大的面条和调味品。

加上房东家的培根和自带的榨菜,味道好极了!

阿姆斯特丹→乌得勒支→阿姆斯特丹

一觉醒来,外面的天气还是很糟糕。在原先的行程计划上取消了部分目的地,选择去乌得勒支乌得勒支荷兰的第四大城市,从阿姆斯特丹出发需要在阿姆斯特丹南站(Amsterdam Zuid)乘坐火车,车程约20分钟。

到了火车站后不知道为什么刷OV卡进不了,碰上个大叔刷了卡让我们一起进站了,这是帮我们逃票呢?!心里始终觉得不踏实,结果又跟着另外个人出了站。到旁边工作站询问工作人员,一查原来是卡内余额不足20欧,所以刷卡也进不了站,只好乖乖充钱。

人都没有的乌得勒支

名叫“Utrecht Geertekerk”的小教堂,建于中世纪。

真的是连个人影都见不着,却看见一只流浪狗在垃圾堆里翻东西。但那条狗个子有些大,我们有点害怕,自然也没拍照片。

美丽的景致都是在不经意间遇到的。与车水马龙的阿姆斯特丹相比,在一片静谧中逛逛走走另有一番乐趣 。

乌得勒支中央博物馆(Centraal Museum)和米菲兔博物馆(Nijntje Museun)就在一条小路上面对面。米菲兔博物馆门票是和对面中央博物馆一起卖的,不能分开。

买完票先去看了米菲兔博物馆。很早就开始喜欢米菲这只来自荷兰的的小兔子,以前在上海马路上花5块钱买的山寨米菲挂件用到现在。然而进去以后还是很失望,跟想象中太不一样。整个地方布置得就像个幼儿园,都是孩子和家长。我们两个成年人挤在中间,氛围绝对是蜜汁尴尬。里面的设施都是给小孩子玩的,所以我们拍了几张照,上了个厕所,10分钟左右就出来了。纪念品商店的东西还是挺可爱的,虽然有点贵。所以有孩子的可以考虑带过去看看,成年人就真的算了吧……

最后门口米菲留影一张。

乌得勒支中央博物馆的展品包括1850年前的艺术品、现代艺术,应用艺术,乌德勒支的历史文物和时尚展览。

我们从最高一层开始参观,还是米菲兔哦,不过显然东西的可看性比对面那家高多了。

不像走过的其他几个城市大型博物馆一样主要呈古典风,乌得勒支中央博物馆似乎更注重现代艺术,大白话就是让人看不懂。

两幅乌得勒支全景图倒是不错。

有些展品还特别诡异,甚至惊悚,吓得我都不敢拍照。当然以我等俗人眼光来看,令人回味的东西还是不少的。

这个关于毛发的展览比较奇葩,口味颇重,看得肠胃也不适了。

还是看回正常的东西。

馆内餐厅环境不错,只是我们去得太晚,菜单上很多东西都没有了。本想要个带“warm ham”的面包,点餐小哥却是一脸歉意地说“The ham is not warm any more...”于是只能点中间夹着全素食材的面包了。

一只优雅的喵。

天冷得不想吃冰淇淋,然而这幅画面却是很有趣。

这户人家的主人很有心呢,窗台前一排小花让人感觉很美好。拍这张照的时候,身后有位坐在货车里的大叔让我妹帮他拍一张照,最后竟然还嫌把他脸拍得太红,大叔明明是您的脸自带高原红好吗?

加大肋纳会院博物馆(Museum Catharijneconvent)是一座宗教艺术国家级博物馆,坐落于的加大肋纳中世纪修道院内。

因为没什么人,我们又搞不清楚,就在庭院里逛了一下。

乌得勒支大学(Universiteit Utrecht),荷兰最古老的大学之一。看了网上的介绍,是欧洲一所非常NB的大学。这幢是学术楼,非常漂亮。

圣马丁主教座堂(St. Martin's Cathedral),它的钟楼(Domtoren)是乌得勒支的地标之一。

爬钟楼是俯瞰一座城市最好的方式,但这次出行一个教堂钟楼都没有爬过,说到底还是太懒太怕累,回家后只有后悔的份。

教堂内部还是不错的,值得细细品味一番。

然而乌得勒支最让人喜欢的还是那种“转角就能发现美”的感觉。

这只猫咪超可爱,大概是知道我要拍照了,就冲着我摆起了各种卖萌的姿势。可惜拍完照我还没机会摸摸它,它就跑了。

运河、小桥和自行车的组合,不只是阿姆斯特丹才有。

手上最后一张风车银票献给了音乐盒博物馆(Museum Speelklok)。小时候对音乐盒的印象总是打开盒盖就有一个女孩开始随着音乐跳舞,在这里却可以大开眼界,原来只要能够演奏音乐的机械都可以叫音乐盒。

启程回阿姆斯特丹。正逢下班时间,车站里人来人往,一派繁忙的景象。

回到了这座海港城市,天色依然大亮。

从第一天就在嚷嚷的性博物馆(Sex Museum),趁还有时间赶紧去了。博物馆就在阿姆中央车站附近,门面还挺低调的。刚进去时多少有点不自在,但看着周围人都很淡定的样子,也就没什么不好意思了。

底楼有些展品还是会有点夸张,还配了醉人的音效,到楼上就好很多。照片嘛我也不敢什么都拍,就随便拍了几张还比较正常的。

老教堂(Oude Kerk),就在阿姆著名的红灯区(De Wallen)。翘首以盼的红灯区之行,一是因为天色迟迟暗不下来,二是因为我们两个亚洲女生有点欠缺安全感,最终是泡汤了。

还是看看阿姆的经典景色吧!阿姆斯特丹被称作“北方威尼斯”不是没有道理,运河总长有100多公里,河上有1000多座桥梁。在运河带游览可以选择乘坐游船,但如果时间充足,在岸边步行会更加悠闲自在。游览时不仅能欣赏两岸具有荷兰特色的房屋,还有停靠在岸边的各色船屋,有些船打理得非常美。可惜的还是没能欣赏一下天黑以后的景色。

阿姆斯特丹→桑斯安斯→阿姆斯特丹

一大早就下起了倾盆大雨,却阻挡不了我们要去辛格花市(Bloemenmarkt Singel)的热情。

阿姆斯特丹的辛格花市源于所有鲜花都得通过运河运往城市各个角落的历史。不长的街道上却布满了花摊,可见这糟糕的天气同样不会影响摊主做生意。

本想买点郁金香的种子,却发现所有摊位几乎只有别种鲜花和蔬菜的种子,唯独没有郁金香,要么就只有大大的花球。买不到种子,只能买点冰箱贴、小木鞋之类的纪念品了。

花市所依傍的辛格运河(Singel Canal)。

出了花市,雨势渐止。

“Royal Delft Experience”算是一项游览活动了吧。我们只是觉得这幢建筑比较特别,并没有参加活动。“Royal Delft”是目前荷兰仅存的一家建于17世纪的陶器厂。

还是阿姆经典的一幕。

一路沿着运河走,下一个目的地是伦勃朗故居(Rembrandt Huis)。

参观过了安特卫普的鲁本斯故居,伦勃朗故居显得实在太朴素了。首先是门面,一幢临街的三层小楼,从外面看就能感觉里面空间会很局促。另外伦勃朗自画像的这个表情,真的可以拿来做表情包啊!

连地上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