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虐行北京的山】一个人的东灵山穿越

  • 出发时间/2016-04-02
  • 出行天数/1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100RMB
1

        都市里的生活总是在不停地消磨着人的脾气,就跟高架上蜗牛般爬行的车辆和空气中弥漫的尾气一样,即便无奈,却让人产生不了一丁点的火星子。或许是沉溺久了,感觉再不来点变化人就会窒息一般,我迫不及待地想回归到自然里,好让疲惫不堪的心脏能重新跃动着活力的声音。

       看到周边的朋友,一个个在白天强撑着笑容,而在夜晚某个宁静的时刻彻底地卸下伪装后那疲惫的模样,我总是告诉他们,“留点时间出来,去山里、去徒步、去旅行!”身边的朋友大都还未曾接受那种“一个人、一个背包、一个人旅行”的状态,可我却已在为数不多的尝试中寻找到了乐趣,一种仿佛打开了未来前行方向的乐趣。然而,一个人的旅行是孤独的、是寂寞的,也是充满了挑战和风险的,每一次出行不仅仅是为了自我心灵的释放,同样也包含着责任、期待和未来。所以,即便是一个人的旅行,也不是盲目的,随意的,尤其是走进未知的大山里,所面临的将是钢筋写字楼里难以想像的挑战。

       我欣赏的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的心态,而不是“说走就走”的随性。旅途中从来都没有“绝对”二字,任何一次的大意,将会意味着困境、危险以及死亡。

       如今,徒步旅行、山地穿越这些充满了强大繁殖力的名词已经充沛了我整个心房,但凡有一丝机会,我的目光就会转向“远山”。只有热爱大山的人,才能真正明白对山的那种亲近的感觉;对于顶峰的理解,恐怕在其实质性的价值上远不是“征服”来的那么简单,“征服”只是一种结果,在与山的亲近中时刻伴随着的是“爱“,是对大自然的爱和对生命的爱!


2

【路线】

      北京灵山对于我来说完全是一个陌生的地方。要不是这次来北京学习,压根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来穿越一次。相对于安徽黄山这类的风景名山,灵山完全可以归类于野山这一系列。只不过现在登山徒步的人多了,景区管理方才有针对性地建了一些诸如步道之类的便民设施,而即便如此,每年在灵山穿越中死亡、失联的报道也时有出现。

      对于这样的地方,选择一条最合适自己的路线是非常关键的。由于在时间上只安排了一日穿越,我必须事先考虑好各种可能性。

       首先从灵山地域来看,其位于北京门头沟区的西北部,距京城122公里,最高峰海拔2303米,属北京第一高峰。人们习惯上将灵山划分东灵山、西灵山和北灵山三个区域,其中西灵山主要指位于河北张家口涿鹿怀来交界处的小五台山;而北灵山则是指主峰北侧一座海拔1700多米的附峰;东灵山则是真正意义上的灵山主峰,海拔最高处就在东灵山境内。

       登顶东灵山,常规的线路有两条。一是从灵山景区的正门,即位于海拔1400米左右的江水河村出发,可选择索道或步行登顶;二是驴友常选的具有一定挑战性的山路,全程12公里,从位于海拔1000米左右的洪水口村的聚灵峡景区上山,经灵山古道一路穿越原始林区登顶。对于喜欢挑战的人来说,无疑第二条线路是最有吸引力的,而我的选择也是如此。

       穿越强度:2.5

       难度系数:2.0

       风险系数:晴天1.5   雨雪天3.5  大雾天 3.0

       推荐指数:5.0




     【装备】

       此次穿越,算不上纯粹的山地徒步。作为一名摄影爱好者,总想着把徒步与摄影结合起来。于是,当沿途遇上的驴友全套户外装备出现在我眼前时,立马有种别具一格的味道。

       装备清单:

       一、摄影装备

         1.  CANON 60D   EF 17-40  f4.0 

         2.  EF 70-200L  f 4.0  IS

         3.  CARLZEISS  28 / 2.0   (未用上)

         4.  BENRO C2692T 脚架




       二、背包

         1.  KATA小黄蜂 minibee 111UL  (自重轻,对器材保护到位,但外挂较少,户外体验不佳)




       三、服装

          1. 龙牙Dragon Tooth 潜伏者防风棉服

          2. 龙牙Dragon Tooth  B2级 coolmax 短袖战术衫

          3. Eight ball 轻型战术长裤

          4. 511 战术防风绒帽




        四、器具

          1. Freehands 冬季摄影手套

          2. Jack wolfskin 轻型徒步鞋

          3. 登山杖

          4. 护膝

          5. Fenix 头灯

          6. 户外求生口哨




        五、食物

          1. 水,矿物质饮料两瓶(灵山穿越全程无水源,一定要做好补水准备)

          2. 煮鸡蛋两枚,白馒头两个(准备不充分,要挨批评)

        

        六、药品         

          1. 户外紧急冰袋

          2. 止血绷带

          3. 创口贴

3

       原计划是要赶个早争取七点多就开始登山的,没想到在爨底下一圈照片拍下来已经到了八点多。匆匆忙忙在街边的餐厅喝了碗稀饭,啃了一个大馒头就开始向聚灵峡景区进发,顺便还让老板多包了两个馒头和鸡蛋就当是山上的路餐了。

       到达聚灵峡就已经快十点了,好在停车场是免费的,虽然被景区管理人员上”门“抢收了三十块的门票费,但本着快乐出行的原则,也就不去多想了。和大多数从聚灵峡出发的人感觉一样,这个景区的管理和品味真的是一个败笔,直接影响了灵山的灵气。那些时不时臆造出来的人工造景,根本就配不上这充满了古韵的达摩古道(灵山古道,传说中达摩修行过的地方)。好在这样的路程并不算太远,三公里左右,就当是先练练脚,舒缓一下吧!

        四月的北京灵山,一切都还在枯黄之中。山脚下的阴暗之处,厚厚的积雪和冰挂仍然存在着,走到近前阵阵凉气扑面而来。连日的大晴天,随着温度的升高,山坡上已经开满了杏花,总算是给一片枯黄中带来了不少生气。

       景区里的道路是修好的石板路,走起来倒是很轻松,只是这一路的人造石像和景点让人着实的无语。也罢,专心赶路,美景还在后头。事实上,越是自然的东西越是有美的味道,我们的一些景点真的有点本末倒置了。

       正如这样的一块巨石,藏于密林之中。有说像人脸,有说像一颗心,但无论哪样都是存于人心的。你说像什么就是什么了,又何必多此一举列个牌牌告诉大家这是什么,那是什么呢?

       一个人穿行在大山里,无疑是寂寞的。更何况眼前的密林看起来生机全无,一点儿鲜艳的色彩都找不出来。走了好长一段路,连个人影也没有见到,我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出来太晚了,已经错过了大部队登山的时间。属于聚灵峡景区的几个小瀑布、小水潭基本上登山前的最后水源地了,再往后进入原始林将不再会有补给。如果不是熟悉情况的人,到这里很容易被一瓶水给憋死。

       历年来在灵山徒步穿越中死亡的驴友,身体失温和缺水的原因占到了绝大多数,特别是对于那些对水依赖很强的驴友来说,一定是不能马虎的。我习惯性的用快干毛巾在碰到干净的水源地时深度打湿,然后缠在手腕上,除了可以降温,还可以在不想取水时微微地沾湿嘴唇。其实行进途中的口渴有时候只是一种缺水的信号,并不完全意味着不补充水就不行的程度,而快干毛巾上存留的水汽足以补充短时期内的缺水现象。

       过了景区标识的白龙潭、乌龙潭,真正意义上的山地穿越才算开始了。铺设的石板路到这里就结束了,有人管理的简易厕所到这里也是最后一个。接下来就需要穿行在密林之中,沿途没有明显的标记,好在一些户外驴友团队在经过的时候在树枝上系了一些彩色丝带,给不熟悉线路的人指明了方向。

       三个小时之后,我终于碰到了此行的第一个徒步团队。这是一家三口,年龄已不算小的父母带着才十岁左右的儿子坐在路边吃着路餐。这会儿我才想起已经下午一点多了,除了中途补充了几点饮料之外,我什么也没有吃过。与他们交错而过的时候,顺便简单的聊了几句,也当是放松一下。

      对于山地徒步来说,一定要遵守一些”潜规则“。比如喝水的频率一定是多补少喝,次数可以多一些,但每次入口量都不要太大,而且最好给自己订一个补充的时间段。(我规定了自己每半个小时补充一次水份,每两个小时补充一点食物。)正是有了严格的限定,以致于我到下山时仍然保有充足的水,这让许多后来遇见的驴友顿时红了双眼。说真的,如果开始不控制好,谁知道后面的旅途中会出现什么突发情况呢?所谓“有备无患”,别让自己把自己赶上绝路才是啊!

       四个小时以后,我钻出了原始林,走过了百花园,来到了一块高山草甸。四周顿时豁然开朗,远处的群山已经清晰可见,甚至远在河北小五台上的雪线也仿佛近在眼前。踩在软绵绵的草甸上,那舒适的脚感令人忍不住想躺下来好好的伸展一下疲惫的身体。然而,美好的梦想是经不起推敲的,当看到草丛里那些几乎与枯草一色的牛“粑粑”,你还躺的下来吗?

       草甸的高处有一个废弃坍塌了的石屋,这就是灵山相当有名的“牛屋”了。在以往牛屋没有坍塌之前,这里是那些养牦牛和养马的牧民夜晚休憩的场所,也是强驴们在灵山过夜的避风港。由于地处视野开阔处,这里也是欣赏灵山日出和云海的绝佳位置。而现在,牛屋倒了,但许多驴友仍然记住了这个明显的地标,但凡遇到突发情况,这里将是最好的标识点。

      经由不同线路穿越过来的驴友大多会在这个平台修整,补充一些能量。一些多次穿越灵山的老驴告诉我,原来的时候是没有登山木栈道的,从这个平台到顶峰看看只有400米左右的海拔,却常常把人走个半死;而现在从山脚下一路过来,许多原来不好走的地方都已经加了木栈道。只不过这样的做法并不是所有人满意的,那些花了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的木栈道对于老驴们来说不仅大煞风景,反而增加了登顶的难度,也降低了登山的乐趣。

       现在看来,确实如此。途中我遇到了一个有恐高症的小伙子,他走在木栈道上几乎可以说是用”挪“在移动。高于山体半米左右的栈道确实让人有种眩晕感,毕竟这会儿的山体坡度都在四五十度朝上啊,最陡的地方不少于六十度,这让人站在上面确实有点脚软。

       我在走了一段栈道以后,果断放弃,跳下了栈道,选择沿坡度而上 。到底还是脚踏实地的感觉好啊,尽管难度也不小,需要身体保持前倾十五度攀行,还需要时刻关注脚底下的路是否踏实了。毕竟是在高山上了,每一步的错误都有可能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有些地段身后就是悬崖绝壁,那要是下去了,基本上不用去找了。

       最后的400米海拔走的一点儿也不轻松,差不多又耗掉了近两个小时。好在,每一次休息的当头都能见到无敌的风景。开阔之处,群山叠嶂,此起彼伏,宏伟大气;乱石丛中,险峰暗藏,处处危机。在登顶前的最后一节栈道上席地而坐,吃下了第二枚鸡蛋,喝了一大口冰凉透体的饮料。期待中的能量燃烧感没有出现,却体验到了山顶透体而来的寒冷。

       这山顶的温度明显是不一样么?在平台之处,我还只是一件短袖T,到这登顶前的最后一个隘口居然寒风凛冽,只坐了不到两分钟就感觉失温的厉害。赶紧从包里翻出龙牙防风棉服穿上,就这一瞬间一股暖流顿时传遍全身,那种瑟瑟发抖的体感一下子就好了许多。再把511的冬绒帽子戴上,手套也翻出来,来了个全副武装,那种刺骨的寒冷终于能够承受了。

       待到东灵山最高峰2303米的海拔碑出现在眼前时,似乎真的有那种征服的喜悦感。尽管这个高度在那些习惯了户外的强驴面前都算不上什么;尽管这个高度跟黄山的光明顶也就差不多,但不知为什么登上光明灯时我基本没什么激动感可言,而在这里我却乐个不行。

       我没有像其他大多数登顶者那样兴奋地跑来跑去,跳上跳下地忙着跟石碑合影,而是独自一个人走到了顶峰边缘,眺望着远处的桥、远处的峡谷和远处的雪线,尽管内心是十分激动的,但我却选择了平静。吹着山顶呼呼的寒风,我把顶峰周边的一切印在记忆里,很深处。

       到了下山的时候了,我来到石碑对面的玛尼堆,深深地鞠了个躬,算是一种祈福吧!我知道从这一刻起,我对大山的热爱恐怕是更进一步了。

       从聚灵峡入口进山,一直到峰顶共历时六个半小时,全程大约12公里,大半路程都是一个人度过。在穿越原始森林的过程中,随身携带的索爱蓝牙小音箱起到了很好的陪伴作用,让我一点儿也不觉着路上的单调和寂寞。

       下山的路我没有再走回头路,虽然车子还停在聚灵峡的停车场,但我还是决定从灵山景区正门下,到下面再想办法叫车送自己去拿停车场。

       选择的这条新路要比上山的路好上不少,坡度也缓和一些。而且在1900米海拔之处还有索道站,这是那些想到峰顶看美景而又不想太辛苦的人的最佳线路。登顶前的那个隘口是上山和下山的分界处,而一边是险峰,一边却是广袤的高山草甸。

        山上的积雪仍未化去,随着温度的降低,泥泞的黑土也有了积冻的趋势,走在上面磨的鞋底噌噌的响。这一面的山坡主要是以白桦林和草甸为主的,也不如上山那一侧的危险。我踏着轻快的步子一路小跑着下山,倒是让那些还在拼命登顶的驴友羡慕的要命,那看过来的眼神里几乎个个都带着”想吃人“的凶光。

       像这样的徒步线路,一副护膝是必不可少的。特别是在下山的时候,可以缓解掉绝大多数对膝盖的冲击力量,要不然谁敢这么跑啊?

        我把登山杖收了起来,开始准备愉快地下山。到了这个时刻我才有了欣赏周围那些徒步者的闲心,看到时不时出现的徒步者,也愿意凑过去聊上几句,或是共勉,或是鼓劲,浑身充满了轻松。

       在草绿花艳的季节里,像这样围起来的高山牧场一定是许多徒步者驻足的圣地。因为到那时候,到处都是自由放养着的马和牦牛,它们肆意地撒着欢儿跑动的身影和低头吃草的宁静绝对会让人留连往返的。

       远处平缓的山坡尽头有一处信号塔,据说那个位置是另一个强驴们喜欢的登山入口,叫”下马威“。正如它的地名一样,尽管不算太高,但那陡峭的山势绝对会给经验不足的初驴们一个下马威。不过,毕竟我也未去体验过,具体如何还得留待下次再来考证。

       看到这样铺就的石板路,你就知道已经进入景区范围了。是的,东灵山景区到了。走上这条路便意味着索道不远了,那些意志不够坚定的驴友早就盼望着索道的身影。

        而我却被眼前的白桦林迷住了。在一片萧瑟的氛围中,这灰白交织的白桦树竟然会让人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尽管林中还有不少积雪覆盖,但我还是稍稍地步入其中,做了好几个深呼吸,那感觉棒极了。

        悬崖边的一棵小松,在风的作用下显得动感十足。

       我没有在索道站过多的停留,补充了一些水后,再一次沿着山路向下撒欢而去。经过了一段较陡的石阶路,就来到了跑马场。这里是那些牧民们创收的地方,喜欢骑马的人可以在这里花上不多的费用跑上一圈,那种感觉并不是在平地上所能体验到的。

4

       过了马场基本上就要出灵山了。下山的过程或许是心情愉快了,也或者是背负减轻了,时间感觉过得好快,才两个小时左右就已经到了山脚下的停车场。这速度让我开始怀疑上山时我是不是太偷懒了,以致于用了六个多小时。如果明天再来一次登顶,我会不会跑进五小时之内呢?

       我当然没有来检验一下可能性,因为第二天我还有着更重要的地方去穿越。。。。。。


本篇游记共含6433个文字,1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看完这篇,感觉自己身在其中了,哈哈

2016-05-30 16:48

引用 心似双死网 发表于 2016-05-30 16:48:06 的回复:

看完这篇,感觉自己身在其中了,哈哈

回复心似双死网:不同的季节里,灵山会有不同的感觉。请继续关注后续关于北灵山的穿越游记!

2016-05-30 19:2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