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梦回元朝(上)| 当我们走林出山

  • 出发时间/2016-05-11
  • 出行天数/8 天
  • 人物/和朋友

2016年5月11日,梦回元朝,起点呼伦贝尔,终点北京。大幕拉开,出发在即。

我们一行人从海拉尔出发,一路南下。北方的夏天总是迟来,冷热交感让人无法捉摸。我们九点出城,迎着热切的阳光,没有行程,只有方向,疾驰在路上,像一场心血来潮的出逃。

内蒙古的季风一向是横冲直撞的,只有在清晨和黄昏才能缓和一些。我们在风中走过鄂温克人聚居的草地,走过温痒的辉河湿地。路过的几个湖泊之上,候鸟零星点缀,间或出现在疏朗的苇草之间。我们沿着草原深处的小道一路前行,偶然发现旁边有一处被风沙削蚀出的高高的沙土堆,矗立在盆地一样的沙窝之中,那一刻,风沙满面,梦遇楼兰。

呼伦贝尔内蒙古最东、最北的一个盟市,因为它怀抱着大兴安岭,坐拥着广袤的草原,历史上也成为一些北方少数民族的崛起之地,鲜卑即是最早从这里走出的少数民族。他们走出北国的寒冷,走出幽密的山林,离开草原,走进中原。他们越走越热,越走越觉得自己不会的东西太多。当玉树临风、文质彬彬的慕容复都已经无法想象自己祖先的蛮荒和粗犷的时候,鲜卑民族彻底被汉民族的文化驯服了,被溶解,被稀释,最终成为一段远古的回响。

我们走过一个叫做“红花尔基”的地方,向阿尔山的方向奔去。我们没有遇见大兴安岭的东端,于是在进入其南端的时候,被开在峭壁上的杜鹃花惊醒了双眼。

阿尔山蒙古语,译为“热的圣水”,与山无关,与茂林为伴。因其古老而独特的火山熔岩地貌,使得这里有温热的泉水和神秘的高山湖泊。这里因“圣水”而得名,也是北方少数民族南下所穿过的最后一片森林。当他们领略了密林的旖旎和绚丽之后,等待他们的将是一泻千里的纵横与驰骋。

一日之间,我们遭遇了四季的变幻。

北国之春,杏花天影。

当我们走出山洞,走出山林,我们走出了一个缤纷瑰丽的世界。如果我是两千年前的鲜卑人或是一千年前的蒙古人,我会惴惴不安,也会急不可耐。当我们带着原始的生活方式和质朴的思维习惯,笨拙而坚定的一步一步的走出来的时候,面对的是无尽的未知和不曾梦见过的世界。这个世界将因我的到来而改变,直到我自己也变得面目全非。

但是我始终相信,当我们走出山林,我们将用一双用惯了骨针和石斧的双手,造就另一个纷繁多彩的世界。

(未完待续)

想看到更多关于草原历史及人文情怀的文字,请添加作者个人微信,微信号:18647000365;微信名:溪行路上。

本篇游记共含963个文字,1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