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宝岛的那些人那些事——山居奇遇记

  • 出发时间/2016-05-22
  • 出行天数/4 天
  • 人物/一个人

一、序曲

终于开始想要写写我的这段独特的经历了,是有多独特呢,我深深怀疑我在山中的这一天的遭遇或许会成为我生命的一个转折点,会影响甚至改变我的人生。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奇妙的事吗?在离开的那天,我拖着行李在炎炎烈日下走了20分钟的山路,好不容易走到车站,却发现手机忘在了客栈里,于是只好再继续顶着日头往回走了20分钟,回到我刚刚离开的地方。在那里小红为我泡上一壶茶,我们开始倾谈彼此的过往,我拿起放在手边的那本书——《阿纳斯塔夏》,和我多么相似的故事,三天改变了一个人的一生,甚至改变与影响了更多的人,这就是奇妙的世界。

我不知道我会写什么,写多少,就像我和小红彼此认同的一样,我们所写的每一个字都没有草稿,没有预先的设计与框架,而是自然而然地从心里流出来的,写出来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它常常会带给我很大的惊喜,而没有惊喜的人生该是多么无趣。

在我开始描述那些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人们之前,我想先简要地叙述一下这一天的遭遇。准确地说要从头天晚上说起,那天我在台中耽搁了太久,因此当我拖着行李从竹南火车站走出来的时候,我等待的已经是最后一班开往十寮坑的班车了。上了车后我发现,悠游卡已经余额不足了,于是我拿了一张临时的车证,坐下来,等待旅途的最后一段。

我没想这段旅途比想象的还要漫长,以至于车子在十寮坑站停下来时,天已经黑了。而我走下车子的瞬间,看到路边的石头上盘腿坐着一位女子,见到我的那一刻她脸上绽放出亲切的微笑,而我想都没想,就知道她一定是客栈的主人了。旁边还站着一位年纪稍长的男士,后来小红给我介绍说,他是云林科技大学博士班的导师李教授,也是住客之一。于是我们三个就这样在夜色里一路朝着客栈走去。

在路上我们就开始聊天,好像并非头一天认识似的,小红和教授还有我,后来我们组成了奇特的“三人小分队”,擦出了很不寻常的火花。那晚和我们一起散步的还有两条狗——土豆和Lotus,它俩的性格有着鲜明的不同。土豆非常乐观活泼,虽然一只腿瘸了,可是小红说它丝毫也不曾因残疾而感到自卑,而是非常快乐地度过每一天。土豆跑起来的时候,两只耳朵忽闪忽闪的,从它跑动的姿态里就能感受到它的活力与开朗,它很快爱上我,会和Lotus两个在我面前争宠,甚至把两只前爪搭在我的膝盖上,伸出舌头来舔我。而Lotus有点小小的心理障碍,每天出门前它会躺在地上撒娇,甚至咬我的裤脚, 不明情况的我第一天被吓到,后来小红告诉我之后,再出门我都会先安抚它一下,它就会乖乖的不再闹。

第二天和第三天的清晨,我带它们两个去山里散步,有时候土豆或是Lotus会趁我不注意跑到山上的草丛里去,有时候土豆会突然在空旷的路中间蹲下来,让我盯着它的背影忍不住笑出来。我和小红还有教授打坐的时候,它俩也会安静地趴在我们的脚下陪伴我们。它们想必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我把照片po到微信朋友圈里时,有人留言说羡慕它们,其实我又何尝不是一样。

我抵达的那晚,小红的客栈给了我很大的惊喜,一屋子简朴素雅的家具与装饰品,在在体现出主人非同一般的生活方式和品位。后来我们在里屋的木桌前坐下,开始喝茶,我注意到小红在泡茶的每一步都表情整肃,有时候甚至会低垂着头,双眼微闭,像是在做着一件很虔诚的事,我也是平生头一次发现,原来喝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更重要的是在整个过程中要安静下自己的心,才能去细细地品味和感受茶液在身体里流过所带来的变化。喝茶可以是一件很重要的事,但同时又是日常生活的常态,是一件最自然不过的事。

小红教会我的不只是喝茶,更是在喝茶的过程中体会禅意。她用不同的壶泡不同的茶,告诉我这些壶和茶的来历,和每一种茶在她的身体里所激起的反应,我觉得这一切好奇妙,似乎在我面前开启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而转过头来的第二天,我才意识到这只是一个序曲而已。

喝过茶之后,小红带我们去了隔壁的另一个空间,在那里放上一盘CD,关上灯,我们仨开始打坐,这也是我平生第一次正式打坐,虽然之前朋友一直推荐我尝试,但总没能找到合适的时机和地点,在黑暗的房间里我终于经历了我的“第一次”,闭上双眼,两手手心朝上放在双腿的膝盖上,双脚打开,挺直脊背,一动不动,把头脑排空,就这样一个小时过去了,中间我有几次忍不住打瞌睡,但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惊醒,那盘CD里自然之声与人为的噪音相互交叠,第二天晚上我们又走去了不远处的一座小小的土地庙,在完全的天籁中打坐,四周只有虫声鸟叫蛙鸣,睁开眼时看到天上挂着一轮圆月,远眺夜色中的群山,如同置身梦境。

二、三人小分队

我决定要认真地写一写我们的“三人小分队”,这个奇特的组合是随机完成的,纯粹凭感觉,结果证明组织者小红的直觉非常准确,组合不但很成功,而且还擦出了奇妙的火花。小红在山里的客栈,以前一直是只接待一名客人的,而她是我见过的最酷的女主人,她怕人太多会破坏了她苦心经营的宁静氛围,所以每位客人在到来之前,申请入住时都需要“通关密语”,也就是声明你来这里住的目的。我的“通关密语”是“静心”,当然在一开始我的目的确实很单纯,只是直觉这个地方很特别,好像一个禅修的场所,而脾气急躁的我此刻正需要这个。于是我也凭着直觉找到了这里,而事实证明,我和小红一样,同样也是一个直觉很准确的人。

在接受了我的申请之后,教授因为机缘巧合,也在这段时间和小红联系,想到这里来看看(这涉及到教授的一项宏伟的计划,稍后会说到),于是小红突发奇想,想要把我和教授安排在同一时间来这里住,这是她打破以往惯例的第一次尝试,于是,我就来了。我、教授和小红,就组成了这个奇特的“三人小分队”。我对小红说我是自由写作者,而教授是怀着雄伟计划的学者,小红在我的眼里是个非常有智慧的隐士。第二天我们一起去走访了不同的人,度过了充实而又有趣的一天。

来说说小红吧,这是个非常奇特的女人,她和我一样,也来自内地,是福州人,20年前嫁去金门,在那里的餐厅、补习班、旅馆打过工,后来还开了金门的第一家客栈。她也在台北住过,曾经在”紫藤庐“工作,最后命运将她引到了新竹的大山里,做了一个隐居的世外高人。是的,我称她为高人,因为她有着来自于生命体验的深层智慧。和她交谈常常会让我从内心深处生发出共鸣,我们是抱持着同样的人生哲学的人,只不过她比我更厉害,她已经把她所悟出的哲理完完全全地运用在了生活中,她真的过上了最简单和最接近自然的生活。

在离开之后,每次我想起她,眼前浮现的就是她温柔美丽的笑容,那里面似乎包含了无数过往与生活交锋付出惨痛代价之后用血泪换来的智慧圆融。其实这样的抗衡我们每个人都经历过,最终它不是分清输赢,也并非妥协让步,而是在此过程中越来越清楚地看见自己,最终能做到与之和平共处。

我最赞赏她对待生活的态度,是因为我看到她时时刻刻都抱着欢喜心,不论看待什么样的人与事,都将之视为修行路上的机缘。哪怕是伤痛也好,都是走过自己的路径,也许艰难些,却更有利于成长。她云淡风轻地对我描述过往,仿佛感谢一切,从不抱怨命运的不公,而是凝神当下,活在当下,认为此刻的自己就是最好的,而下一刻的自己,只要不断地修行,就一定会变得更好。在我的眼里,小红就像是一株开在山谷里散发着幽香、纤尘不染的野百合。

那天早上阳光明媚的山路上,和那天夜里月光照耀的山路上,我的眼前都是她穿着朱红色长衣的身影,瘦削清丽,脚步轻盈,像山中仙子一样。看着她,会完全忘记身外的世界,会忍不住感叹活着的美好。

没想到光是小红就写了这么多,还感觉意犹未尽,有很多没能说清的,那天晚上小红让我在本子上写下感受,我不知道写什么才好,只是内心充满感恩,感谢彼此能够遇见。当我此刻坐在辜振甫图书馆的电脑前打字的时候,好想回去山里,再坐在她的茶桌前,和她一起静静地听着梵音喝茶,听她讲述生命的智慧,也想和她再一起打坐,再跟在她身后走一段寂寞山路。

再来写写教授,真正的学者都是谦虚低调的,教授的来头大不简单,是交大毕业的工科博士,云林科技大学的博士生导师,他是个真正的电脑达人,曾经在台湾的软体设计行业占据头把交椅,不难想象他拥有怎样智慧的大脑,然而教授在科学探索之外却进行了多年的身心灵研究,后来他渐渐发现,无论人类怎样开发大脑,都比不上让大脑与心连通来得更有效。当我们第二天走山路去茶园采茶的路上,小红掰下长在路边的竹笋让教授抱着,还找了一顶竹斗笠给教授戴在头上遮阳,而教授竟然和我一样迷糊,两次险些把斗笠弄丢。在到达茶园之前,我们三个还在路旁的三棵野茶树边先体验了一把。我很快就掌握了采茶的秘诀——一心二叶,专拣最嫩的叶尖掐,还嘲笑教授太手软,摘的都是大叶子。好脾气的教授总是憨憨地笑着,也不辩驳。

教授会算生命灵数,问了我的出生年月日之后,很快算出我的生命灵数是2,说我是充满了创意的master,也是和神非常接近的人。后来他还帮我们探访过的人们算,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位态度认真的家具设计师。他把教授说的数字很仔细地记在一张纸上,顺便还写下了生命灵数的发明者毕达哥拉斯的名字。我在看着这样认真的人时,总有忍俊不禁的冲动。然而我相信教授的算法绝对不是迷信,而是蕴含着某种深奥的寓意,仿佛来自宇宙的奥秘。

第二天晚上教授先在小红的留言本上留言,他也是非常认真地写了好久,后来我逼着他加了我的微信号(他虽然有却从来不用),跟他讲以后要加强和内地人士的联系,就得习惯使用微信。过了两天果然收到了教授发给我的微信,还是那种学者的行文风格。在这里要保持一点神秘感,只稍微透露一下教授的宏伟计划,他想在苗栗的山区里找两个地方,开始尝试推广”心灵美学生态村“的理念,倡导简单、质朴与环保的生活方式,引导人们更多的关注内心。如果成功了,会进一步将它推广到全台湾甚至全世界,当然也包括中国大陆。教授身边已经聚集了一批来自各个行业的顶尖人才,我们都对他的计划感到兴奋和鼓舞,希望能在未来将最美的蓝图实现。

人们常常说科技可以改变生活,但真正能够影响人类,甚至改变世界的,或许是我们通过与大自然之间建立起密切的关联,而被开启的真正的心灵智慧。它才是人类最伟大的天赋。我读着教授在微信里所写的”期待下次苗栗狮潭‘示范生态村’体验之旅可以激荡出台湾与大陆活水资源互动的生命流动“,不禁莞尔,我也和教授一样对此充满了期待。

临走前的那天晚上,在小红的提议下,我、教授和小红手拉着手,低头静默了五分钟,仿佛完成了一个庄重的仪式,最后我们把交握的双手举过头顶,停留了一会儿,再慢慢放下来,感受充盈在我们三个人中间的一股强大的能量,小红说它来自地心引力,而教授也对我说,不要小瞧我们的组合,我们三人小团体可以发挥撑天的力量,我也是这样相信的。

三、山中多奇士

接下来要来写写第二天我在小红的带领下见过的那些人,他们中有辛勤的采茶女,有和小红一样隐居山中的奇士,有成功的生意人,也有坚持梦想的设计师。我在他们每个人身上都看到了不一样的闪光点,短暂的交流,体会和感悟了许多,内心深深感激,我觉得应该把他们记录下来,让更多的人看到,原来就在我们身边,有这些人的存在,让我们感觉世界如此精彩,而未来值得期待。

1采茶女

上午我们在吃完一餐简素但不失可口的早餐后出发,小红说要带我们去茶园采茶。这一天阳光明媚,我们在山路上边走边聊天,一直走了很久,才在近午时抵达了茶园。一眼看去,密密麻麻的茶树在阳光下绿得有些惨烈,而那几个全副武装的采茶女就在太阳底下,手脚麻利地采摘着茶叶。

我走过去,尝试着和她们一起劳作,但只坚持了不到五分钟,就开始不停冒汗,无法忍受骄阳的炙烤,躲到了一边的树荫里。很难想象她们是怎么在太阳底下一站就是八个钟头的,这样辛苦的劳作,一天也只不过能赚到一千多台币(200块人民币)而已,用小时算下来,真的一点都不多。天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感觉,被炎热包裹,被日头暴晒,戴着沉沉的斗笠,穿着严实的长袖衣服(如果不这样皮肤很容易就被晒坏,或是被茶树上的蚊虫叮咬)。光是两条腿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就已经是难以忍受的煎熬了。

我只忍耐了十分钟不到,而她们却要日复一日地辛勤劳作,有一位不善言辞的采茶女已经70多岁了,据说还有一位86岁高龄的老婆婆,至今仍在坚持工作。我和她们开开心心地聊了会儿天,临走时非常认真地说了一句”你们辛苦了“。她们却只是笑笑而已,将这样的生活当作了日常,自自然然地接受。那一刻我感到无比惭愧,跟她们相比我似乎从来不曾经历过生活。

2奇人阿绿

离开茶园,我们本来打算去北埔,但走到一个岔路口,小红说,要去看看她的一位住在附近的朋友在不在家,如果在的话就带我们拜访一下她。于是这个叫做”阿绿“的奇女子就这样蓦然间进入了我的视野,让我猝不及防地感受到,原来世间真的有如此简单纯粹的人存在。

借着教授算生命灵数的机会,我知道阿绿已经55岁了,可是她看上去一点都不像,虽然她有一头银色的短发,可是我对小红说,我也是啊,如果不染的话我可能也和她一样。阿绿初见陌生人,神情有些羞涩,也打不开话匣,直到把我们请进屋里参观她那些捡来之后又经她灵巧的双手DIY重新赋予特殊美感的家具和她收藏的各种奇奇怪怪的旧物,她才开始带着孩子般兴奋的神情向我们一一介绍起来。

阿绿好像三毛啊,只不过她是出世的,她生活在与世隔绝的自己的小天地里,那些漂亮的似乎有着生命质感的石头,她说是拜托一位天生就有艺术触觉的看门老大爷帮她捡的,他还给了他几尊八仙的泥塑和福禄寿三星,阿绿笑着说,在不知情的时候,有一尊泥塑被她放在浴室里,沾了水,泥巴慢慢化掉,所以现在就只剩两个了。阿绿又拿起日本人用过的铁制便当盒和行军水壶,以前在台铁上使用的玻璃杯,对我们讲述我们这些旧物的来历。这些在旁人眼里不值钱的“破烂”却是她爱不释手的宝贝。她把玻璃杯捧在手里说着时,一不留神盖子突然掉在地上摔碎了,我们都惊呼起来,阿绿却面不改色地说,不要紧,碎了就碎了。突然间我觉得阿绿好美,她似乎已经掌握了生命最朴素的真理。虽然在拥有时万分珍惜,但一旦失去,也能以平常心面对。

阿绿实在心灵手巧,她从各个地方捡来的旧木头都被她动手改造成了非常美丽的古董家具,而她是在严重缺少工具的情况下克服困难做到这一点的。她灵巧的双手似乎有点石成金的魔力。走进她的厨房,看到古老的灶台、炊具,就像是一瞬间穿越回了久远以前的过去。我感到万分惊讶,原来在日新月异的现代社会里,真的有像阿绿这样的人,可以在对物质的要求低得不能再低的情况下,满足于丰盈美好的精神世界。阿绿有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和对于生活最朴素的热爱,用捡来的玻璃药瓶装着的小野花,院子里墙头上摆着的小玩偶,统统是她把别人丢弃不要的“垃圾“捡回来,让它们重新焕发出了生命和美,也充满了纯真的童趣。看着眼前的点点滴滴,我仿佛看到了阿绿那颗像孩子般纯真透明的心。

阿绿是个极端环保主义者,她带着痛心的口吻讲述村民的愚昧,被破坏的环境,流失的老东西,被人们轻易丢弃的物件,制造出越来越多的垃圾,阿绿说我们都在有意无意地给地球增加负担。大自然赋予我们太多,而贪婪的人类除了不断索取,理所当然地享用,何曾真正为地球做过些什么呢?

阿绿像个最单纯的孩子,不想太多,只是一门心思地爱着周遭的一草一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在践行着她内心的环保理念,而不只是停留在口头上而已。我内心对她充满了敬佩。后来离开时我有点后悔,因为担心太唐突没有主动去拥抱她一下。我特别想对她说,阿绿,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棒。你就像是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是这个世界上罕见的珍宝。

我想,如果我们每个人都像阿绿一样,地球一定会越变越美吧。

3擂茶店的女主人

和阿绿告别之后,我们穿过一条田间小路,走到了公路旁,在小红和教授的鼓励下,我开始尝试平生第一次搭便车,没想到运气好到爆,刚刚萌生出这个念头,经过的三辆车里就有一辆为我停下了。就这样我们和司机先生一路聊着天,很快抵达了目的地北埔,一个非常迷人的客家小镇。在这里我们遇到了一位从金门嫁到本岛来的女人。我们是在小红朋友的饼店里偶遇她的,后来坐在一起聊了会儿天,她说她在镇上经营一家擂茶店,要我们待会儿过去坐坐。

她也有着不同寻常的人生经历,刚嫁到北埔时,因为是唯一的外来者,受到当地人的排挤,忍气吞声,以德报怨,慢慢才被周围的人们接纳,后来开始做生意,付出很多辛苦,经历了很多挫折,终于靠着坚韧不拔的毅力,把生意越做越好,也算是成功地立足了下来。

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她说到她曾经得过重病,花了很长的时间用中药调理,再加上家人的精心照顾,最后终于彻底恢复了。当初得病是因为工作太辛苦,痊愈之后她开始领悟到,生命中还有很多比工作更为重要的东西,因而更加懂得了珍惜。

她也开始把她在治疗的过程中收获的一些经验用到经营之中,对产品严格把关,保持不变的优良品质,哪怕成本居高不下,也绝不昧着良心赚钱,后来我们到她的店里去,她让服务员把每一种口味的擂茶都让我们试喝了一下,味道好,卖相佳,甚至在表面打了奶泡,撒上特级进口玫瑰,看上去就像一杯香浓可口的咖啡一样。而近期她又研发出了两种新口味,不断提升对产品的要求,以满足市场的需要,连用来试喝的杯子都是令人爱不释手的厚厚的白瓷杯,这种做生意的态度让人无法不心生敬佩。

我想,即便是每天与世俗打交道的生意人,只要是付出全部努力用心经营,同样也是值得尊敬和学习的。而做生意,又何尝不是我们在世界上的修行方式之一种呢?修行之路,真是无所不在啊!

4有梦想的家具设计师

那天见的最后一个人,是一位小有名气的家具设计师,也是当地的客家人,他也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他设在山里的工作室宽敞明亮,里面摆设的家具、瓷器、竹艺、雕塑,使整个空间充满了艺术感。我们四处参观了一圈之后,坐下来喝茶聊天。

就是这位生命灵数是”6“的设计师(和阿绿一样)非常认真地写下了毕达哥拉斯的名字,据教授说,他是个乐于付出爱的创意者。他用着同样认真的态度和天赋的艺术灵感创造出一件件优美的家具,也用客家人的勤勉精神走出了一条精彩的创业之路。

之前他与朋友合作开设了一家公司,由于双方创作理念的不同,最后他毅然放弃了已经取得的成就,从零开始,不惜冒险开启了新的事业。当然,万事开头难,一开始的艰辛不足为外人道,但最后靠着一步一步稳扎稳打终于慢慢打开了局面,他的作品也被越来越多的人欣赏并认可。当我们问起他的创作过程时,他说有时候灵感也要借由材质来传递,你要看到那一块木头,才会产生打造它的冲动,在他眼里那些天然的木材也是带有生命力的,而雕琢它们,赋予它们美的形状就是焕发出埋藏在它们身体里面的生命力。

设计家具何尝不是一种艺术创作?而精于创作的艺术家在独自创业的过程中也在慢慢学习着探索和适应市场,并逐步融入营销的理念与精神。设计师告诉我们,他还有很多异想天开的梦想等待实现,所以”成功“并非他的初衷,透过成功去实践梦想才是他真正的追求。

推开那扇由山水画中汲取灵感创作而成的木门,我们与梦想家设计师挥手作别,我笑着对他说,祝你所有的梦想一一成真。

5其他

这其间我还见到了其他一些人,比如回程搭车时那一对人非常好的台中男女,第二天我因为把手机落在小红家里,不得不返回客栈,在和小红喝茶聊天时突然来拜访她的佛光山会长(后来他开车送我去了竹南火车站),家传五代卖糕饼的北埔媳妇,油茶店里敬业的销售小姐。我没想到在短短一天半的时间里会有这么多相遇的缘分,我享受倾听与交流的过程,从他们每个人身上都学到了不同的东西。希望不久的将来我还能有这样的机缘,去认识更多值得我尊敬和学习的人。又或者我们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是这样,不管他们看上去多么平凡,或是多么伟岸,很多人都是在认真生活,用心做事,都是值得我尊敬与学习的人。

我的山中三日

來寫寫我的山中三日吧。要寫的東西有很多,思緒紛紛亂亂的,不知從何寫起。剛剛我有在和青旅的清潔大嬸聊天(她也不過大我十歲而已)。我們交換了對於旅行的看法。人可以趁著年輕多出去看看世界,也可以在終于放下一切負擔重獲自由身的老年,再重拾周游世界的夢想,衹要夢想還在,什麽時候出發都不算晚。希望我們的人生永遠都有實踐夢想的機會。大嬸和我說,她在青旅工作這麽多年,接觸到各種各樣形形色色的背包客,自己也被感染,想等到退休后和老伴一起去中國大陸轉轉,還想要去歐洲游玩。很多平凡的人辛辛苦苦工作了一輩子,不過是爲了這麽一個微不足道的心願,實現了,就已經很快樂了。我常常被這樣的平凡人生感染到。 

ONE

隔了一個多月,我又第二次進山了。從臺北坐客運到竹南,到達時天正下著大雨,我在火車站里隨便買了些東西吃,等到快六點,去坐從竹南開往富興的最後一班車。一路上和司機聊著天,在十寮坑下車時,又看到了熟悉的風景,心裏有點小興奮,拖著行李箱走山路去客棧,一路上都衹有我一個人。有時候就停下來拍照,用腳踢著箱子走,微薄的暮色剛開始籠罩上來,周圍依然看得很清晰,很美。走到半路時看到來迎接我的小紅,我們便邊聊天邊繼續朝前走,不知不覺就走到了住的地方。
 
那一晚在客棧里,除了我之外還有另外一個客人,是個臺灣女孩,其實她隻比我們小幾歲而已,卻感覺好像比我們小很多,不論是從外表還是心態都很年輕,似乎衹有20幾歲的樣子。她把手機裝在自拍桿上,隨時隨地都在拍照,對任何事情都充滿好奇。後來在飯桌上我們聊起彼此的感情,原來她剛從上一段失敗的感情中走出來,正在糾結要不要接受另外一個對她很好的男孩。每個人都在感情路上經歷著各自的修行。她走後我有和小紅交流過關於她的印象。我們都覺得她在情感上處於尚未成熟的階段,這大概也與她的童年經歷有關。


有的人好像長大的過程特別漫長似的,比旁人要走更多路,經歷更多事情。我又何嘗不是一樣。如果不是四十歲左右突然發生顛覆我整個人生的事件,我到現在可能依然像她一樣,還是一個任性愛嬌的小女孩。而任性是需要條件的,每一個拒絕長大的人,身後都有一個願意嬌寵她的人。幸運?不幸?誰又能説得清呢。過分依賴總不是件好事,我們每個人,不管願不願意,最終都還是要無法避免地走向成熟,擺脫依賴,認清自己。沒有人可以任性一輩子。


可是任性也有任性的好處,比如老女孩剛剛騎脚踏車去參加了一個比賽,因爲她常常中途停下來拍照,於是沒有懸念地得了最後一名,可是沒想到這最後一名非但沒有被大家忽略,而且所有人都在終點列隊迎接她,還給了她最熱烈的掌聲,衹是因爲她堅持到了終點。這何嘗不是一種另類的比賽精神。享受過程,也許來得比結果更爲重要,就像人生。
 
轉過天來我賴在床上很久,夜裏并沒有睡得太好,因爲被蚊子咬,後半夜感覺熱,山裏又天亮得很早,各種怪鳥在窗前次第鳴叫。
 
這天上午有個住在附近的婦人來拜訪小紅,她在山上采藥時不小心摔斷了手臂。小紅跟我説身體上出現的一切問題其實都是由心發出來的,比如說這個摔斷臂膀的女子,是因爲肩上背負了太沉重的負擔不能夠放下。她用神奇的力量幫她療愈,後來我們一起走路去拜訪了山裏的一戶農人。一路上她常常指點長在路邊的植物給我們看。快40歲的“老女孩”就舉著自拍桿不停地去拍。我們還采到了野生的白木耳,用她的自拍桿。

那戶人家住的地方有個好聽的名字——快樂農場。他們是做木工活的,也賣茶,做好喫的橘餅。阿公阿婆九十幾嵗了,身體還是很硬朗。阿婆甚至還下地幹活,而阿公穿著皮鞋,悠哉游哉地仰在躺椅上看報紙,享受有限的人生。農人的生活如此簡單,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直到有一天感覺夠了,可以徹底休息了,就放下一切,每天衹要悠閑地度過時光就好。我從到山裏的第一天起,就被小黑紋不停追著咬,幾乎不敢坐在那裏,要不停地跺脚,走動,以至於被主人笑。我在明晃晃的日頭底下走去旁邊不遠處拍樹上青色的柚子和田邊白色的小花,還有大朵艷紅色的扶桑花和虞美人,初夏田間明艷的美。而埋頭在地裏耕作的人們,卻無暇欣賞這些。
 
然而他們卻也從不抱怨辛苦,樂觀的笑容深深地感染了我。守住一片小小的天地,耕種每日食用的菜蔬,過簡單自足的日子,就已經很好了。
 
那天午後又有一家人來拜訪小紅,女的是個做火祭的巫師。我躲到樓上的房間里看書,《阿納絲塔夏》深深吸引了我,老女孩臨走前跑來與我告別,送了個脚踏車的鑰匙鏈給我,還有一包羅漢果茶,因爲頭天夜裏住在隔壁的她聽到我在咳嗽。我鼓勵她如果喜歡就一定要勇敢地去把握那個追她的男孩,因爲在愛情的關係里,我們每個人都是成長的一方,所以不可以被動面對,錯失每一個成長的機會。

TWO

今天一大早我和小紅就出發了,我們要坐7點左右的車先去竹南火車站,在那裏坐上去往臺中的火車,在車上和教授會和,然後再從臺中坐去往竹山的客運,去南投的山裏拜訪一對夫婦。這是教授推薦的行程。 

因爲路上幾經輾轉,我們到中午時分才抵達竹山,一個小小的城鎮,喫了古早味的午餐,跟著小紅去自來水公司交了拖欠的水費,在那裏叫了輛出租車進山。
 
車子曲曲折折地開了很久,才終于到達了目的地——建在山里的一幢灰色的鐵皮屋。這裏果真是隱居和修行的好地方,四周都是綠蔭裹覆的群山,衹有零星的幾戶人家。主人夫婦也才來不久,正在整理房間和做午飯。我們在四周轉悠了一下,看到了山坡上樹林中蹦跳的野猴子,主人說這些猴子對於新鄰居充滿了好奇,還有各式各樣的昆蟲,也常常會到房子里來做客。它們不像人類,不懂得内外有別。

鐵皮屋隔開了信號,手機被放在屋子外面的鞋櫃上,一進去是一片非常寬敞的空間,主人用它來打坐。那天下午小紅、教授和女主人美月去拜訪房東劉老師了,男主人留下來繼續整理家務,我讀《阿納絲塔夏》讀到入神,後來爬到雙層床的上鋪去睡了一會兒,躺在那裏時聽到外面開始下大雨,一陣又一陣,好像下了三四回的樣子。最後一次非常大,像有人從天空潑了一盆盆水下來,我到外面去張望了一下,須臾的功夫就被咬了渾身的包,很癢很癢,在山裏的幾天我一直被小黑蚊青睞與騷擾,走到哪裏都是一樣,這成了我最大的煩惱。
 
後來小紅他們終于回來了,雖然躲過了前面的兩場雨,卻還是被最后的那場大雨淋濕了,此時的山林中緩緩升起雲霧,美到無法形容,那雲霧還在輕飄飄地移動,仿佛帶著生命般。晚上我們喫了可口的素食晚餐,我看完了整本《阿納絲塔夏》,我們圍坐在地上,聽美月講述她的傳奇人生,她在生死綫上六進六出,曾經體驗過瀕死的狀態,眼下的她似乎已經抵達雲淡風輕的境界,説起過往仿佛在講述隔世的經歷,似乎那刻骨銘心的痛已成陳年舊事,都與己無關。
 
入夜后我們推開房門,看到外面漆黑一片,因爲陰天的緣故,并不曾看到璀璨的銀河,但四周萬籟俱寂,隻聽到蛙聲與蟲鳴,我已經顧不上被蚊蟲叮咬的苦痛,坐在那裏靜靜地發呆,慢慢地,忘掉了自己,忘掉了世界。

THREE

這天早上教授給我們詳細地講解了他的計劃,連房東劉老師也來聽了,聽完教授的“課”,對他的計劃有了更深的瞭解,我們就坐著劉老師的車回了他的家,見到了他的女伴“仙姑”(一個大約四十幾歲的神奇的女人,據説是愛情專家來的),由她開車帶著我們回了竹山
 
我因爲頭天下午不曾和小紅他們一起去拜訪劉老師,所以與仙姑并沒有太多接觸,衹是在去竹山的路上,聽到她説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人生不過如此”,聽得出她也是個有故事的人,至於她爲什麽會和看上去很固執的劉老師一起生活在山裏卻又顯得心有不甘,那就是另一個我所不瞭解的故事了。人人都有這樣那樣的故事,沒有例外。
 
我們在竹山媽祖廟旁邊的一家老店喫了豆花和肉圓,和阿公阿婆聊天、問路,然後又在老舊的客運站旁叫了輛出租車去紫南宮,因爲小紅要去那裏拜訪一位茶人。昨天我們在竹山還遇到了家傳幾代做很好喫的肉羹的老店,以及把我不小心灑落一地的錢仔仔細細撿了還給我,連十元都不漏掉的賣自製飲料的女攤主,這個淳樸的小鎮在匆匆路過時給我留下了極好的印象,小紅說,在這裏會有時光停住的感覺,而我們似乎都是生活在舊時光里的人。

走出去,離開大城市,在這樣不起眼的小地方,我總是能看到最美的臺灣。
 
紫南宮是座很特別的寺廟,首先,它特別有錢,因爲當初不知道是哪個頭腦精明的人想出了這樣一個點子,借錢給善男信女們,讓他們相信把這裏的財氣也一并借了去,人們用這錢去做生意,或是通過其他途徑牟利,然後再回饋給寺廟遠遠超出當初所借錢數的禮金,於是寺廟就此發達了,連殿裏供人敬拜的佛都是純金打造成的,還蓋了一座外觀超級豪華,内裏卻土里土氣的七星級厠所。這裏到處彌漫著錢的味道,善男信女都是帶著明確的目的而來——求財。而我們卻繞開香火鼎盛的寺廟,去旁邊的一家叫做“蟲二”的茶捨去拜訪主人——一位年過七旬的老茶人。
 
小紅以前曾在臺北的永康街去過他妹妹開的茶館,留了這裏的名片,此次特地前來拜訪,也是初次見面。但三言兩語之間已經破除了陌生人應有的距離感。老人邊給我們泡茶邊講起了故事,先是講這“蟲二”之名的由來,看了墻上的一副筆法灑脫清逸的題字就能明白,這是李白在岳陽樓上所提的對聯“風月無邊”引出的拆字游戲,老人又給我們講了好幾個關於蟲二的故事,比如杭州西湖乾隆手書的蟲二,泰山的摩崖石刻,還有一位他曾屢次拜訪過的謝姓奇人。

老人還與我們分享了他與茶的幾十載緣分,給我們看他從各處收來的令人愛不釋手的茶壺,被細緻地分類收藏的品種繁多的茶葉,驕傲地給我們展示了他最心愛的陳茶茶餅,并毫不吝嗇地泡給我們品鑒。還有他要攢足一百種凍頂烏龍(目前已經有49種)的心願。茶罐上貼著每一種藏品的名稱、出處和由來,還有詩意的描述,都是老人精心撰寫而成,看得出他花了很大的心思。

我們就這樣邊品茶邊聊天,在熱鬧的紫南宮旁清净的茶室里度過了一個下午的光陰,老人那智慧而淡定的目光和語氣,在在顯示出他是個不同尋常的人。而他卻衹是謙遜地說,此生衹願完成自己微薄的心願,而他最擔心的是無法將他畢生的所得傳承下去。
 
在裊裊的茶香中靜守著一室清茶度日,將喜好升華爲畢生追求的事業,這也是一種求之不得的幸福。而臺灣還有多少這樣隱藏在民間的奇人呢?
 
歸途再次輾轉幾趟車,與教授作別后,我們終于坐上了由臺中返回竹南的區間車,一站站停靠中,窗外的暮色漸濃,兩個小時后,我們終于回到了竹南火車站,此時天已經黑了,上次見過的一位蘇先生驅車來接我們。這一天雖然充實,卻未免有些疲倦,於是我和小紅早早就睡了。
 
第二天是離去的時候了,喝過我帶來的大紅袍,在烈日下拖著箱子去車站,小紅趁等車的時間躲在樹蔭下摘桑葉,說是可以拿回去泡茶,一輛過路的小貨車在對面停下來,有位光脚走路的老人過來與我們閑聊。山坡上有人在頂著驕陽勞作。這一片土地據説是被臺北來的有錢人承包了,因此雇人在這裏看顧。

三天的時間匆匆而過,和上次一樣,又去了很多地方,見了很多人,離去的瞬間,我忘了和小紅擁抱,匆忙地跑著過了馬路,沒有像樣的告別,好像不久的將來還會再來似的。我的山中三日就這樣平淡無奇地結束了。

本篇游记共含12411个文字,8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2016-05-31 17:08

真是该把之前的出行记下来啊时间长了都忘了。感谢楼主的分享~

2016-05-31 20:25

反樸歸真和反樸求真是兩碼事.
人存在這個世界的目地,最後都是淨化.
方式方法有千千萬,最終都能到達目的地.
旅行中遇到的所有人都在尋找,只有兩位老茶婦在等待.
可惜的是,她倆的真,卻只是環境使然.
古賢說求之不可得.得之無可言.

2016-06-01 14:32

2016-06-02 00:58

奇人奇事。

2016-06-02 06:36

想去,不知道那边是不适合一个人旅行

2016-06-06 11:51

引用 tonnay 发表于 2016-06-06 11:51:07 的回复:

想去,不知道那边是不适合一个人旅行

回复tonnay:当然适合,我都是一个人去的。

2016-06-07 10:27

引用 马克黑 发表于 2016-06-01 14:32:05 的回复:

反樸歸真和反樸求真是兩碼事.
人存在這個世界的目地,最後都是淨化.
方式方法有千千萬,最終都能到達目的地.
旅行中遇到的所有人都在尋找,只有兩位老茶婦在等待.
可惜的是,她倆的真,卻只是環境使然.
古賢說求之不可得.得之無可言.

回复马克黑:多谢赐教。

2016-06-07 10:28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