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尼斯——蔚蓝地中海岸和11月的傻瓜

550
David Lam (香港) LV.21
2016-05-31 18:25 1.4w/109
  • 出发时间/2015-11-30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3500RMB

“11月的尼斯,冬天的端倪仍然隐藏在北方。我们独自一人坐在海边,摆弄着手中的钢笔,把明信片细细写满,再投递到脑海中那路途遥远的游乐场。返回的时候,英格兰人大道上车水马龙,宝石般的蓝色天空上飞机和海鸥振翅飞翔,我们却只能独自一人,仅仅听见海浪拍岸的声音。”

你醒过来了。时间是早晨8点正。阳光透过窗帘钻进来,带进一阵花香。

你伸了一个懒腰,侧耳听见外面马桶漏水的声音,嘀嗒、嘀嗒,像极了你年幼时间在树荫下坐在河边,一粒一粒往水中丢着扁平的小石头。

(在城堡山顶俯瞰天使湾英格兰人大道和尼斯城。18世纪中后期,尼斯以温暖的气候和迷人的景色吸引了众多英国贵族前来度假,海边的林荫大道也因此得到英格兰人大道 (Promenade des Anglais) 的名字。城堡山曾经是作为军事要塞的存在,后被路易十四下令摧毁,今天已经成为一座美丽的山顶公园。)


你来到这座南方小城,整整第一百天。夏末已经变成了深秋,你不禁期待下一个夏天的来到。那是多么绚丽的夏天——不算太热,阳光却像二十四小时都挂在天上,像一面执著隽永的冰箱贴。这里没有摩天大楼,太阳直接照射在你的房顶上的时候,整个房间都弥漫一股松香的味道,地板也变得带有粘性。你感觉就快被焊接在地上了。每到这时,你喜欢下楼打开你的标致车门,开出车库,右转,经过两个路口后一路向南,看到海后再向左转。在海和山的簇拥中行驶约莫四十分钟左右,你就可以到达整个国家的最东。这是一座小渔村,安静地像不存在这世界上。猫和狗像老人一样在街上闲逛,几乎就要背着手抽着烟斗走起来了。居民们不知出何原因,把所有的门窗都涂上了厚重的绿色油漆;但墙一水都是牛奶般的白色,屋顶则是深沉的棕色。鲜红的花从阳台上像喷泉般地涌出来。有一种不算协调的美感。

尼斯充满浓厚的艺术氛围。图中的尼斯当代现代艺术博物馆和马蒂斯美术馆均属游客的必经之处,此外,小小的尼斯还拥有众多大大小小的美术馆十数座之多,完全是艺术爱好者的天堂。游客可以购买10欧元的48小时尼斯博物馆/美术馆通票。

马蒂斯1954年逝世于尼斯。)


跟着猫沿海向着太阳走,运气好的话,能够到达一座码头。这座码头像一道闪电,拐着几何学上不能成立的角度延伸到海中三十米处。顺着木头栈道走到码头尽头,经常能见到一位白发老头穿着花色衬衫席地而坐,双脚悬空,踩着大海钓鱼。他的身边放着一个精致的银制小水盆,里面漂着一两条小得可怜的鱼儿。

尼斯的清晨、午后、傍晚。)


猫便是来吃这鱼的。猫会竖起尾巴,收起爪子,踩着软绵绵的肉垫从背面轻轻地接近,不让老头发现。但是猫不知道,老头总是在身边放着一面镜子——他其实早就看见那天真的猫啦。猫先把一只爪子探进水盆,顷刻就把整张脸埋了下去。在这个瞬间,老头就会突然抓住猫的尾巴,然后像投标枪一般地,用尽全力把它甩到五米开外的海中。猫在蔚蓝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嚎叫着落水,少倾又不合情理地浮上水面,瞪着眼睛一脸惊恐地往岸边游去。

第二天,猫总是会忘了昨天的事情,继续来码头偷鱼,然后又被丢进海里,打湿了全身的毛。事情就这么一直重复下去。

(位于尼斯摩纳哥中间,离尼斯市内30分钟车程的Eze小镇。公元前2000年前就有记载的Eze建造于近海拔500米之高的一段悬崖之上,俯瞰美丽的蔚蓝地中海。小镇主权在历史上多次易手,但在1860年永久性归为法国所有。小镇人口约3000人,山顶建有小型植物园,艺术品商店和画廊也不容错过。)


你喜欢坐在稍远一点的地方,看猫一次次飞进海中。你永远看不清楚猫到底有没有吃到鱼。而每当猫费尽全力游回岸边的时候,你的长裙子被风吹动,冰箱贴应声开始下沉。这样的下沉总是拥有一种让人迷恋的加速度。冰箱贴先是貌似费力地扒开身边的云朵,走出大概你举起手臂向上看三个拳头的距离以后,突然加速向西边下坠。与此同时,它的颜色由白转黄,很快又变成深沉的暗红,像极了你打趣骗他自己怀孕了的时候他的脸色。想到这事情,你总是哑然失笑。我说远了——在冰箱贴变成红色的那个瞬间,你无意识地从怀中掏出一封信,展开,抚平。这是一封老旧的情书,在开头亲热地叫着你的小名。后面的事情,无非是他今天作了什么什么事情,空闲的时候有多么多么想你,昨天的事情对不起,明天会更美丽。这都是什么呀,未免太小儿科、又简直太可爱了!

尼斯旧城外的跳蚤市场,数百个摊位出售手工艺品、鲜花、厨具及蔬果,是观察当地人生活的好地方。)


在暗红色阳光的浸染下,你盯着眼前玫瑰花瓣般的情书,深深叹气。然后,你会走上前,跟钓鱼的老头要来他喝过啤酒的瓶子,把那信纸卷一卷,丢进去,封上瓶口,抛向大海。

虽然曾经甜蜜,你已经不再需要他了。

尼斯海滨。漫长的海岸线一直延伸,连接西边的西班牙和东边的意大利。)


你在这个地点,前后一共抛下59个瓶子。这些瓶子中的一个,在经历千辛万苦后,可能会到达海洋的另外一个边界。这时候,如果它足够幸运,会被什么人捡起。那人窥见到瓶中的乾坤,兴奋地打开又拿出信纸抚平,然后却将失望地发现,那只是一张没有字迹的白纸。

(旧城、街道、人。)


突然,马桶的水管裂开,水哗哗地流了出来。你揉着自己红肿的双眼,趔趄着爬起床冲到外面。房间已经是一片汪洋。你骂了一句,伸手把能触碰到的衣服毛巾统统丢在地上。这些软绵绵的布料,尽力吸着水,像拥抱暌违已久的亲人似的。没关系的吧,你想,只要还有那亘古不变的冰箱贴,它们总有一天会再次变干。

你光脚踩在湿透的衣服上,走到镜子面前。一夜之间,你的下巴上又长满了坚硬的络腮胡,密密麻麻不屈不挠,像一座古老的森林。你伸手打开剃须刀展开屠杀,一不小心,脸上就多了一道刺痛的血印。

原来,你只有内心变成了她。



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三万英尺清醒梦”,一段关于时光、飞行、摄影、文学、美食、音乐和爱情的光影旅途。

本篇游记共含2372个文字,7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