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在台湾清泉,遇见三毛

20
是骆驼啊 (深圳) LV.2
2016-06-02 00:14 647/10
  • 出发时间/2016-02-08
  • 出行天数/12 天
  • 人物/和朋友

清泉位于台湾新竹竹东五峰乡桃山村,是一个深山中的泰雅族部落所在,张学良曾在此度过13年幽居时光,这里游客稀少,恍若世外桃源

当初把它加入2016年春节台湾行的行程,也仅仅只安排了一天时间,只是出于好奇,想知道三毛如此迷恋的地方,究竟长什么模样,毕竟有个这么美的名字。

前往新竹

年初七,恰好是情人节,从花莲台北,骄阳逐渐淡去,眼见得天慢慢黑下来,去到台北车站立刻转乘了去新竹的客运,这一路驶出,便是阴阴绵绵的雨了。

我有些忐忑,行程里这个未知的点,在网上搜索不到太多详细的资料,只是突发奇想,起源于对三毛30年前的作品中屡次提及的印象,是的,她管那里叫“三毛的家”,是梦中之家,也是目前台湾唯一一个经三毛家人允许陈列三毛照片和资料的地方。书中描述屋子坐落在山里一个叫清泉部落的地方,她是那么地深爱那里,以致于让我萌生了来台湾就去看一看的想法,以三毛的阅历,应该不会差吧,我在心里安慰自己,也安慰同伴,我们山长水远地过来,希望能顺利找到那个地方,据说交通不是很便利,我们还将在那里过上一夜,虽然压根不知道那里有没有住宿的地方,但我已经暗暗打定主意,听说那里是有一个小教堂的,实在不行,就死皮赖脸请教堂收留一晚了……

思绪飘忽中,车到了竹东,很小很小的一个车站,细雨继续下个不停,越来越冷,可惜我们错过了中午一班刚发往清泉的车,只能再等将近2个小时。“请问去张学良故居,是坐到清泉下就可以了吧?”我问小车站里的工作人员,“是哦,你们这么晚过去,回来太赶了啦。”工作台边的大姐说道。“哦,我们打算在那边过夜的,那请问三毛梦屋也是在那附近吧?”我终于羞涩地说出了真正的目的地,是害怕别人觉得我们像“追星族”吧,所以先拿附近的张学良故居当幌子。“是哦,下车就能找到了,不过等你们到了太晚了啦,不知会不会还开门哦。你们不是去泡温泉的呀?现在这么冷。”大姐呵呵笑着,大概是不明白怎么这么晚有人专程去看那两个故居。听她这么一说,我们更是忧心了,如果去了关门了怎么办?而我们明天还要赶最早一班车出来,岂不是什么都看不到。好心的大姐收留了我们的行李,而我们走出车站,心事重重冒着雨,把小镇的街道往返走了两遍,实在找不着消磨剩下时间的去处,只好在屋檐下蹲着,细雨夹着微风,实在是冷。

走进清泉

下午3点半,车子终于开出,很像乡间巴士,除了我们,就只有几位大婶。车子很快驶出小镇,路边渐渐只剩下树木,不知从哪里开始,一条长长的,青蓝的溪水开始陪伴着我们,上山,下山,它总在路的左侧,伴着雨中的村庄隐隐绰绰地浮现,不知翻了几座山,突然就有一抹绚烂的桃红出现在眼帘,“啊,好美,是桃树么?”我们惊呼,但车子很快驶去,想着昨日还在花莲的海边暴晒,现在却在这雨中不知名山村里穿行,我们的心渐渐安静下来,欣赏山里的草草木木。

车子再从一个高处驶下的时候,一副壮阔的风景画嗖的直奔眼帘:一条骤然变宽的溪水在山谷中奔腾,那么清那么蓝,几座身形婉约的吊桥从低到高依次横跨在溪面上方,被山中深深浅浅的雨雾环绕,山谷一侧仿佛梯田般层层排布着高高低低的房屋,一路上看见的零零碎碎的桃红在这里聚成了火焰,绚烂地铺洒在溪边、山腰、马路边,还有铺满湿润路面的红的、黄的花朵和落叶,我们的心都快跳出来,“清泉在这里下车啦。”司机大叔转过头来,笑盈盈地说。真的是这里!还没下车,我们已经爱上这里!心中的忐忑一扫而光!拖着箱子,伞都不想撑,两人欢乐地奔向溪上一座石桥,箭头指示张学良故居和三毛梦屋都在这个方向。这时才听见溪水的声音,那么响,那么震撼,在这安静山谷中,仿佛只有它是鲜活的生命。

奔向梦屋

时间显示已经接近5点,雨中的天空只剩最后一抹光亮,顾不上看山脚的张学良故居,我们向着三毛梦屋箭头的方向拖着箱子狂奔,从山脚爬到山腰,看到一个大的客栈,可惜是,关门!我们索性把箱子扔在紧闭的大门外,继续往上爬。沿着山间窄窄的斜坡小路,转角,又转角,像绿屏障一样的青山突然出现拉阔了视野,一个手写的“三毛梦屋”的小木板就那样孤零零斜立在地上草丛中,顺过去一看,又是一个向上的小斜坡,一簇绚丽的桃红似乎在头顶欢迎我们,后来才知道,那是樱花,一路看到的那些桃红都是樱花。

那是坐落在山间一块平地最角落边的小房子,俯视整个河谷,在屋子门口的空地,望得见吊桥,村里的小学,还有对面山腰上的小教堂,是的,这些景物都曾出现在30年前三毛的作品中,如今,它们都还在,除了作者……幸运的是,梦屋还没有关门,打理它的徐姐刚刚送走几位自驾来的客人,我们是今天的最后两个客人。屋子一方院落开放成了茶座供游人小憩,入耳的是潺潺水声,屋子里全是三毛的一些照片、报刊文章,除了三毛,照片里出现最多的是一位神父,丁松青(美国人),没错,他是三毛的挚友,曾在三毛的多篇文章里露面,如果我没记错,他当年就是在这个村子的小教堂传教,并帮三毛改造这个梦屋。“这里还有三毛的旧版书么?”我问徐姐,之前在台北的几家书店里,找不到她的旧版书。“没有她的,不过有她翻译的丁神父的《清泉故事》,还有神父写的《遇见三毛》”,徐姐递过来两本书,“你们可以拿这书去对面山上教堂找丁神父签个名呀,”她笑盈盈地说。“什么?丁神父还在这里???”我简直惊呆了,他没回美国?他多大了?我脑袋里简直有100个问题。“没错呀,他一直都呆在这里,你们赶紧去吧,一会儿天就要黑了。”徐姐给我们指点捷径,如何穿过学校,走过吊桥,爬上溪对面小山,到教堂二楼的纱窗门外敲门看神父在不在。

探访山顶的小教堂

因为还在过年,我们一路经过的小客栈、小餐厅通通大门紧闭,当然一共也没几家,一路上也没遇到一个村民,清泉部落的孩子都在这所桃山村国小读书,现在也放假了,走过静寂的校园,穿过樱花树下,就可以走上清泉吊桥,俯视山谷间奔腾的溪水,内心却似乎能获得巨大的宁静。

小教堂几乎建在了山顶,我们有些忐忑地爬上二楼敲了门,无人应,这么晚了,神父会去了哪里?我们是不是太打扰他了?可是又真的有点想见见他,内心无比纠结,我们只好在一楼坐了好一会儿,静静观察了下这个小教堂,门口小空地有一个圣母雕像,后来听说是神父为他的母亲修建的,教堂里琉璃窗上的图案,也都是神父自己绘制的。再跑上去敲门,依然无人应,正准备放弃,门突然开了,一身运动装的神父微笑着看着我们,看起来真年轻啊仿佛50来岁的样子。说明了来意,他爽快地在书上签了名,我们有好多问题想问,但却感觉到微笑背后的神父应该不想多说,那就这样吧,见到他本身已经是个惊喜了,何苦用我们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打扰或许不再想提及的他呢?下山的阶梯很陡,想想神父几乎与三毛同龄,算起来也有70来岁了,这几十年就这样静静呆在这个异国他乡的小村子,做他的传教事业,信仰真的是一个神奇的东西。

宁静雨夜

回去时天接近全黑了,我们特意选了另一座吊桥走,晃晃悠悠感觉很好,顺便把扔在山腰的行李拖到三毛梦屋,所幸徐姐帮我们安排好了今晚的住宿和伙食,原来她老公家就在梦屋隔壁,如今也开着一个民宿,于是我俩成为那晚民宿仅有的客人。“这里不是知名景点,一般游客是开车来,当天就走了,夏天山里凉快,来的人会多一点,过个夜再走。冬天就很少人了。”徐姐如是说。是啊,谁在大冬天湿冷的时候跑来这里过夜呢?我心里却有几分窃喜,三毛那么热爱的地方,没有变成一个被观光客拥堵的所在,所以时隔30余年,我们还能感受到当年她感受到的风景和人情,也算是幸运吧。

何谓“梦屋”

晚上四个人边吃边聊,才发现梦屋真的名副其实的“梦”屋,这个让三毛魂牵梦绕的屋子,她竟没有来住过一天!1984年,三毛来到清泉部落,来到桃山村,呆了三天,她爱上了这里的一草一木,觉得困扰她的失眠也在这个村子得到治愈,她与原住民们交朋友,与村小的孩子们嬉闹,被清泉朋友的热情深深感动,也是在那时,她看到了这座梦屋——当时只是一座空置多年无水无电又老又破的红砖房子,然而三毛觉得,这里像她最爱的那个孤独善良的“小王子”的小窝,回去后,便嘱咐丁神父将它租了下来,并且一租三年,按她的想法去修复,然而此后她却再未回去过清泉,她在给神父的信中写道:“当我想到清泉时简直有种痛。它并不是一种折磨,但竟如此痛。每当生命中出现太美好的食物,我总觉得痛和孤独。……我离开清泉,一部分的心简直碎了。……清泉真的好美,清泉是真实的。”……1985年,三毛在《联合报》撰写了那篇著名的《重建家园——将真诚的爱,在清泉流传下去……》,将美丽的清泉、将这座梦屋介绍给全台湾民众,并宣布屋子向所有人们尤其是青年们开放,大家可以到这里免费住宿,她唯一的希望就是大家能够多多帮助这里的原住民改善他们的生活。此文一经刊出,吸引了数千人来此探访,此时的三毛,在给丁神父的信中,提到“和人们分享自己所有是件美事。当然,我为不再拥有这个小屋而难过,但我的爱的层次已不再是自私的。我的房子,我的心,我的梦,我的钱,我的生命已一日日给出去了,给更多人。这使我欢喜和富有。”这就是三毛,矛盾而又善良的三毛,将自己拥有的最美好的东西与世人分享,却又承受着难以割舍的心痛,正如她后期在全台进行的巡回演讲,和为《明道文艺》开设的“三毛信箱”,她把快乐和坚强一点一滴传递给喜爱她的读者,却也一遍遍在自己的伤口撒盐,她透支了健康,透支了希望,留下千疮百孔的躯体,最终因无法摆脱的抑郁告别这个世界……

回到房间,打开走廊上的木窗,溪水奔流的巨响扑面而来,让人产生外面正下着山洪暴雨的感觉,而其实,此刻依旧是绵绵细雨,昏黄灯影下依稀看得见粉红的樱,吊桥的影,还有星星点点村民居所里透出的光亮。风那么凉,我却丝毫不想关窗,真想这样望一宿。

告别清泉

第二天一早,赶着出山,一路走走拍拍,清晨的村庄更是娇艳,恨不得把这里的景打包了带回去,只恨留给这里的时间太短。却不想错过了早班车,徐姐夫妇帮忙在路上拦了一辆村民的车,那是来自比清泉更远一点的白兰部落的唐阿姨夫妇,得知我们赶时间,二话不说,本来只是去乡里办事的他们直接把我们送到了镇上汽车站,“欢迎你们下次到清泉,也来白兰部落走走,到我们家坐坐,那里也非常漂亮的。”临别时,唐阿姨热情地叮嘱我们,还留下电话。

这是旅途中只有一夜缘分的清泉,宁静安详,听说每年7、8月桃花盛开,山中气温凉爽宜人,我想,我会再去,再看看梦屋,再触摸触摸吊桥,再到清泉的怀抱里做个好梦。

附前往三毛梦屋的公共交通方式:

台北转运站---新竹竹东竹东总站(国光客运,2小时,140台币)
竹东站--清泉(途径五峰)(1小时10分,班次不太多,时刻表见文中附图)

下车后,就能看到指示牌,很方便找到。除了徐姐家的民宿,还有一家哈客城客栈,以及少量餐厅。

本篇游记共含4275个文字,5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是骆驼啊 的图片:

难得看到去台湾不是为了吃吃吃,十分佩服楼主、

2016-06-02 14:50

我是来跟lz学习怎么写游记的……

2016-06-02 18:25

引用 爱咳嗽滴冉er 发表于 2016-06-02 14:50:20 的回复:

难得看到去台湾不是为了吃吃吃,十分佩服楼主、

回复爱咳嗽滴冉er:谢谢你的鼓励

2016-06-02 23:37

引用 liuqiaodeai 发表于 2016-06-02 18:25:22 的回复:

我是来跟lz学习怎么写游记的……

回复liuqiaodeai:我也不擅长。。

2016-06-02 23:37

引用 是骆驼啊 发表于 2016-06-02 23:37:26 的回复:

谢谢你的鼓励

回复是骆驼啊:客气啦 期待写出更好的游记

2016-06-03 11:54

惭愧!惭愧!我在新竹住了几十年竟然不知三毛的梦屋在那里,
看来lz是三毛的铁杆粉丝啊.

2016-06-04 13:03

只为手动点个赞!

2016-06-06 09:53

引用 雲淡風輕 发表于 2016-06-04 13:03:56 的回复:

惭愧!惭愧!我在新竹住了几十年竟然不知三毛的梦屋在那里,
看来lz是三毛的铁杆粉丝啊.

回复雲淡風輕:呵呵铁粉谈不上,新住是个好地方呀

2016-06-06 12:32

我也打算去清泉看看,网上资料太少了

2016-06-28 09:52

你好,去清泉的话,因为交通的原因,一定要住一晚吗?

2016-10-16 10:5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