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喀拉峻草原的一天

  • 出发时间/2015-06-17
  • 出行天数/1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100RMB

 
喀拉峻草原的一天
 

2015.6.17
昨晚住在天山深处的哈萨克族村庄——琼库什台牧家乐。今早上5点就起来,简单地洗漱、站着吃完早饭(稀饭+馕),6点上车又出发了。天空还没完全亮透,队友们在车子里继续养精蓄锐,而车行左边太阳准备升起了。我们这是一个摄影爱好者团队,发现这么好的一个拍摄时机怎能放弃!于是队友们大呼小叫地立即停车,各自寻找有利地形、架起“长枪短炮”一阵拍摄,在路上欣赏到了美丽的日出和反方向日照金山(雪山)的景象。想想前天和昨天的早晨大家冒着严寒、眼巴巴地等在赛里木湖边、等在特克斯城外的山坡上,准备看日出却因云层太厚而没能如愿,今天在不经意中让我们得偿所愿,不禁莞尔,这就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现实版啊!
 

 
不多一会进入位于新疆天山山脉里的喀拉峻阔克苏台大峡谷景点大门,木制栈道蜿蜒曲折,两旁视野开阔,周围芳草萋萋、野花点点,牲畜已经星星点点地散布在起伏的草地上了。
领队径直把我们带到了一处,从所站在山坡的边上往下看,不远处高低起伏的山坡弧线或交错或平行,坡面植被稀疏,嫩黄绿色似有若无。在我们摄影领队的指导下,大家不断地调整自己的视线角度,终于看出来了:初升阳光的照射下,看上去杂乱无章的坡面竟像是一段段俯卧人体的曲线,这就是人体坡,是摄影家追求的景观之一,让人不由地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继续前行,从高处往下走一个长长的栈道(高度约五六十米),来到鳄鱼湾景观处,这里是阔克苏河流切割山谷的杰作。河流绕山而弯,山脚徐徐伸向水面,犹如一条巨大的鳄鱼正在俯首饮水,很是生动逼真。因为这段河道有一定的坡度,所以水流湍急、河水犹如泥浆浑浊不堪。同行中有一位年纪较大的老先生,也坚持与我们一起上坡下坡,认真地取景拍摄。想伸手帮忙,老先生很有礼貌地谢绝了,那种不怕吃苦的精神、谦让而又不愿麻烦他人的素养让人肃然起敬。

 
再换乘景区大巴汽车到达东喀拉峻,这是整个喀拉峻旅游区五大景区之一,有空中大草原之称。大巴行驶在景区内地面起伏的草原上,犹如船航行在波涛起伏的大海上,只不过这“大海”不是蓝色而是绿色的。灰白色的公路一会儿笔直一会儿优雅地画出一条弧线,蜿蜒着伸向远方。往两边看,都是绿色的草原,当然还有前几天就看到过的粉红、天蓝、艳紫、鲜黄等多种色彩的花朵夹杂期间,还有地上牛羊马点缀,天空纯蓝白云飘动,好一派人间仙境!

 
来到喀拉峻大峡谷景点,这里是一处高台地貌,也是喀拉峻景区的核心地带。高山草甸坡度缓缓,浑然一体向南一直漫铺到很远很远。正是此地一年中最好的长草季节,草原上艳紫姹红,远方白雪覆盖的山峰围绕,雪线下的山坡则云杉林立。因为是核心景区,游客很多,还有哈萨克族人牵着马在招揽游客骑马。我们沿着游览道一直往上走着、不断地拍摄着。来到这坡面的最高处,山势却又往下而去了,据说下面也是一条峡谷。于是就地坐下,居高临下眼观四方:这峡谷的对面山势又逐渐抬高,山坡连绵起伏沟沟坎坎的,其上面绿草和云杉交织互补,芳草如茵如毯、云杉莽莽苍苍,在阳光下形成块块浓淡不一的斑斓色彩,极目处雪峰好似列队的卫兵,保护着脚下的这一大片世外桃源。此地海拔2490多米,午后的阳光炽烈,但小风飒飒,体感舒适。西边的天空云层又逐渐涌上来,云卷云舒,不断地变化着形状,远远地还传来隐隐的雷声,……游客们都沉醉在天山“分外妖娆”的感叹中。

 
北京时间20点回到草原上预定的毡房式民居入住。昨晚我们是住在哈萨克牧民的定居点——琼库什台村、富有民族特色的木楞房子,但生活设施极其简单。然而今天是住在草原上牧民的毡房包里,这里是游牧民族夏季的放牧点。生活条件当然更不能与定居点媲美:没有洗漱之水、“方便”就是自己远远地躲开他人就地解决;在行走时,可是需要时刻注意脚下的:因为整个景区也就是牲畜放牧区,一不小心就可能踩到牲畜的便便呢!不巧的是今天这家牧民准备不足,小小的圆形毡房里竟要挤进我们女同胞19位,那边男同胞的住宿也是如此。平均每人所占地方只约有50厘米的宽度,御寒的棉被严重不足,两人一条都不够(毡房四周并不严丝合缝,有一个燃烧木柴的炉子,待人入睡后就不再添加木柴、任其自然熄灭)。但队友们对此都一笑了之,认为能够在草原上体验当地游牧民的生活,也是值得的。领队和导游非常敬业,晚饭都顾不得吃,忙里忙外地从其他牧民那里借来被子帮我们解决了棉被问题。晚饭就是每人一份份量十足的炒饭。吃不惯的我,与另一位也不喜食羊肉的旅友一起,向房东女主人买了土豆、卷心菜,自己动手炒了两个素菜,当然也与其他旅友一起分享,大家一起聊解两天来没吃蔬菜之馋。

 
北京时间22点了,此地的太阳正在西方徐徐地垂落。放牧在四周的牛马羊渐渐地向哈萨克牧民毡房周围聚拢,它们在夕阳下回家来了,马嘶牛吽羊咩狗吠,声声此起彼伏。有一头牛一路走到我们所住毡房的门外徘徊不走了,旁若无人地继续啃食着青草。离我们所住帐房不远处有一片水塘,一批批的马群在骑马的牧民驱赶下来到水边饮水。此时太阳徐徐西沉在天边,逆光中低头饮水的马、人等美景又都留在摄影发烧友的相机里了。随后晚霞替代了太阳,其形状如山峦重叠、如绸缎挥洒,从西到东渐渐发散。夕阳在云中射出的光柱利剑地似刺向大地;当太阳落到地平线下后,云彩也都染上金黄色,似是被打翻的蜂蜜被洒在天空、被流淌在草地上,把整个草原都抹上了金色,最后云朵颜色幻化成金红色,把西方的天空也染红了。而反方向看去,晚霞又从金红变成了粉红,一丝丝一缕缕,在蓝天的衬映下显得那么地飘逸……,暮色逐渐合拢直到黑夜笼罩,已经是北京时间23点以后了。

 
睡不着的我又钻出毡房,欣赏起草原上的夜空:只见繁星点点,此地北纬42度左右,因此北极星、北斗七星看上去就在天顶,不过银河还是淡淡的;在上海所熟悉的南方空中的天蝎座等也整个地往下移动了不少,一时间竟有些认不准那些原本熟悉的星座了。摄友们在领队的指导下创作星空作品。0点早已过去,而此地的天空还未黑到极致,尤其是西方天空,日辉久久存在着,因为现在离6月22日夏至仅剩四天了,正是北半球日照时间最长的一段日子,所以未见到前年九月在四川海子山顶所见的那种漫天星斗密密麻麻的震撼感觉。昏暗下的草原寒气越来越逼人,本人不是摄影发烧者,无心与他们一起坚持熬夜,故赶紧钻进毡房睡觉去了。
第二天早上7点,走出毡房就看见太阳刚刚升起,地平线上的阳光把草原上所有物体的影子都拉得长长的,沾满晶莹露水的草叶闪闪发光,西边远处雪山的山顶呈粉金色。我们所住帐房门外有一个围栏,栏内是牧民圈养着的小牛犊,而成年的母牛则是自由的,在栏外四处吃草。清晨的牛妈妈想要为牛犊喂奶了,可是主人未来及时照料,急得那牛妈妈在栏外不停地叫唤着,而栏内被拴住的小牛也只能干着急……。另一边,跌宕起伏的草地上一群健壮的伊犁马也正在低头啃草,远处牧民毡房顶上炊烟袅袅,忙碌的牧民在毡房旁劳作。虽然马儿们都站着低头吃草,但很是警觉,觉得有人想接近时,它们立刻走动起来,当摄友们想再接近一些时,马儿们甚至奔跑起来,把人类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8:30坐上景区交通车,离开了东喀拉峻景区,我们在草原上度过了难忘的一昼夜,体验了哈萨克族牧民的生活,虽说生活条件与城市相比有着天壤之别,然而新疆~天山~喀拉峻的美丽风光给大家留下了挥之不去的一段记忆。
 
——2015.11.20
 
 

本篇游记共含2990个文字,3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看了游记,更坚定了我马上休年假的决心!

2016-06-03 11:02

引用 emily 发表于 2016-06-03 11:02:03 的回复:

看了游记,更坚定了我马上休年假的决心!

回复emily:如果我的游记能够对您有所帮助,我会感到很欣慰的!谢谢!

2016-06-03 19:36

上了这么久的班都没有休过假,是时候请假出去玩了!

2016-06-06 18:54

你照片上的时间让我确信如果只游玩大峡谷一上午就够了

2017-08-25 08:49

引用 和光同尘 发表于 2017-08-25 08:49:47 的回复:

你照片上的时间让我确信如果只游玩大峡谷一上午就够了

回复和光同尘:你好!这取决于你是走马观花还是下马看花。喀拉峻草原大峡谷范围还是比较大的,那天我们就只走到坡顶而没有再往下面的沟里去,因为集合时间马上就要到了。据爬上来的旅友说,下面的峡谷里也很有看点的。希望对你的游程会有参考。

2017-08-25 16:06

景区门票有效期是两天吗?官网上说有效期是一天。那么你们第二天再拿着昨天日期的区间车票坐车时,不会有问题吗?我正在想这个问题,因为按照我们的计划,应该是中午到喀拉峻,当天进景区肯定玩不完要住里面,但第二天怎么办,区间车游船和索道是不是还能坐,我心里没底

2017-09-23 07:0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A雨辰1900 发表于 2017-09-23 07:03:33 的回复:

景区门票有效期是两天吗?官网上说有效期是一天。那么你们第二天再拿着昨天日期的区间车票坐车时,不会有问题吗?我正在想这个问题,因为按照我们的计划,应该是中午到喀拉峻,当天进景区肯定玩不完要住里面,但第二天怎么办,区间车游船和索道是不是还能坐,我心里没底

回复A雨辰1900:你好!当时我们是团旅游的,那些住宿、门票之类的琐事都不用自己操心,所以我并不知道这个门票使用的具体规定,而且已经是两年之前的经历了,不知如今喀拉峻景区的管理变化有多大?感谢你的信任,抱歉啦!
另外,如果你准备现在、或者10月国庆长假去、又准备在草原上住一晚的,那可要做好防寒的保障,草原上的夜晚可是冷得够受的。

2017-09-23 13:23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