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骡行天下(三)——2003春节凤凰行

9
南山下 (悉尼) LV.4
2016-06-02 16:13 323/3
  • 出发时间/2003-01-28
  • 出行天数/5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1000RMB

—— 沈从文在一条长达千里的沅水上生活了一辈子。20岁以前生活在沅水边的土地上,20岁以后生活在对这片土地的印象里。

第一天

        很久以来就向往着三峡,这次春节参加了“湘西杀手”组织的徒步三峡活动,因为杀手是凤凰人,所以顺便游了凤凰,在美丽的边城度过了一个愉快的春节……
        为了春节的凤凰三峡之旅,1月中请假溜回家看望了父母,19号回深后,就天天盼着出发的日子。本以为放假前会比较轻松一些,不料却忙得晕头转向。加上回深后不小心感冒,状态一点都不好,直到出发前一天头都是晕乎乎的。尽管如此,美丽的凤凰三峡如磁石般深深吸引了我,得知出发日期因为车票的缘故提前到了28号早上,也不惜硬着头皮请了一天假,来了个提前“胜利大逃亡”。
        28号早上7:12,我们从深圳出发的徒步三峡杀手队一行7人(足球彩票、阳光地带、扬子~龙行天下、几何、maggiex、aren、蓑笠翁),搭上了去怀化的火车,顺利出发了。
        虽然没有能够买到卧铺,但是比起大学四年从来都是硬座站票,甚至创下坐在列车员收集的垃圾袋上回家的记录,有一张硬座票已经使我大大地满足。扬子一上车就来了个蒙头大睡,撇下我们六人一路神侃,狂吃,火拼(双抠)。尽管出发前大伙彼此都不熟悉,但是很快就打得火热。因为是临客,车开得慢得不能再慢,从深圳广州短短的距离就花了4个多小时,惹得一车人怨声载道,恨不能下车走去怀化。在过了一天猪一样的生活之后,终于在29日凌晨4点左右抵达怀化。杀手早已在车站守候多时,可惜他的车只能坐下4个人,于是我们分作两批,一批坐上了杀手的车,而aren、足彩和我则上了去凤凰的班车。6:30,从怀化出发,经过一路颠簸,8:40到达了凤凰古城。
        杀手的车早已先期抵达,又跑来接我们三人。在他的指引下,顺着凤凰古老的城墙,走过清晨朝雾弥漫的北门码头,出东门城楼,左拐沿城墙前行20米,一栋古色古香的古铜色木楼上挂着一块黑底金字招牌--“东门长青客栈”,终于到了!走进温馨的客房,将沉重的背包一扔,迫不及待地推开窗来--窗外就是温婉流淌的沱江。说是江,不如说是河更贴切些。水面并不宽,却清澈见底,三三两两的游船散漫地停靠在河边。右边不远处是横跨沱江的虹桥。

        美丽的景色使得大家疲劳顿消,四五个相机一顿狂拍。休息片刻,想起还没吃早餐,下得楼来,扬子早已将四周情况打探得一清二楚。于是六头饥肠辘辘的驴子跟在他后面直奔虹桥桥头一家米粉店去。“牛腩粉!”,“三鲜粉!”吆喝声此起彼伏,忙得老板跑前跑后,却早已乐开了怀--一大早就来了这么一大帮饿驴!呵呵!:)吃过早餐,大家决定先在古城里逛逛。出了餐馆,正好在虹桥桥头,于是就上了虹桥。
        虹桥是一座风雨桥,桥上两侧尽是各式各样的工艺品小店,精美的手工艺品琳琅满目。一家一家看过去,每一样东西都令人爱不释手。在以各种借口努力抑制住自己购买的欲望之后,加快脚步穿过虹桥,头也不敢回,生怕又控制不住钻进哪家小店淘一堆东西走。等到大伙在桥尾会合,才发现7人中已经多了几副蜡染壁画,一块十字绣,一块头巾……大伙都是努力控制了购买的欲望才让桥上商家免遭“扫荡”之祸。
        走下虹桥,顺着虹桥路前行,渐渐没有老街的景色,于是又回过头来,专找曲折的小巷钻。狭窄小巷两旁的老房子勾起了我对过去的怀念。特别是门口那两扇近一人高的小门——在我的老家俗称为“么门子”,使我想起了儿时的游戏——双手挂在小门上,身体悬空,脚下用力一蹬门槛,然后随着门的圆周运动荡来荡去……一路走过,老房子里的人们悠闲自得地坐着聊天,偶尔一两位老人探出头张望我们这群“不速之客”。一只小狗趴在墙角,被走过的人们惊起,汪汪地冲着我们的背影叫个不停。

      走出小巷,又来到沱江边。沿江东行,过东关门,登望江亭,西眺虹桥,有着三孔半圆桥洞的虹桥横跨在沱江之上,仿佛是三段美丽的彩虹。回首东望,万名塔耸立在江边,和虹桥遥相呼应。江对面一排古老的吊脚楼静静地立着,有名的“沱江人家”客栈就在其中。清清的沱江从脚下轻轻地流过,无声无息,生怕惊醒了江边吊脚楼里沉睡的游客。

       在望江亭看够了沱江美丽的景色,下楼来继续沿江向东漫步。途经一家小茶馆,正在准备挂牌开张。我们停下来好奇地张望,热心的扬子、aren主动帮着老板挂牌。在大伙的努力下,很快将“歇脚地”的招牌挂好了。老板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女子,姓王。王姐感激地邀请我们一行七人坐下来喝茶。推辞不过,正好也走累了,于是进店歇息。小店四壁挂满了充满苗族风情的装饰品,不大的店里摆了四五张小桌,桌上摆着几本沈从文的《边城》和几叠照片。
        王姐招呼大家坐下,立刻进去给我们熬姜茶。大家一边看桌上摆的照片,一边和王姐聊着天。原来王姐也是一个喜爱旅游之人,曾经和一个摄影记者去过西藏,那些照片就是她在西藏的留影。更可敬的是,她是一位生活的强者!原来她在长沙一家工厂工作,后来因为工伤,右手手指残废,而工厂从国有转成了私有,私人老板不再顾她的死活,不但扣下了大部分赔偿的钱,还想法将她扫地出门!丈夫又抛弃了她,走投无路之下,到凤凰来开了这个小茶馆。大伙听罢王姐的故事,既同情她的遭遇,更佩服她坚强生活的精神。喝完香甜的姜茶,临走时,王姐掀开一张小桌的桌布,叫大家写下自己的名字留念。于是乎那张可怜的小桌面上又多了我三个难看的字迹。

      走出“歇脚地”,沿着沱江一直向东,快走到沈从文墓地了才回转来。时间已经临近中午,大伙也都累了。在一家餐馆饱餐一顿之后,纷纷回客栈找起在火车上失去的瞌睡虫来。    

第二天

        原定第二天去附近的一个大峡谷拉练,为节后的徒步三峡作准备。不料天公不作美,头天晚上下了一场大雨。早上起来地面仍然湿漉漉的。为了安全,杀手改变了安排,决定带大家到乌巢河的“天下第一大石桥”去看看,顺便去山江苗寨赶农历马年的最后一个苗集。
        正准备出发,杀手临时有事,于是滕大伯(杀手老爸)带我们去玩。
        沿着建设路,步行20多分钟,到凤凰新县城车站,上了一辆中巴。一行8人上车后,车里座位也差不多了。没多久,中巴驶出车站,向西北方向大石桥开去。
        我们的打扮让人一看就知道是外地来的游客,旁边一位当地妇女热情地和我们打招呼,得知大家要在凤凰过年后,连说“欢迎你们来凤凰!”,让我们感受了一把凤凰淳朴的民风。
        中巴驶出县城,渐渐进入山区。凤凰的山虽没有川黔交界处的山那么险峻,却也差之不远矣。山路蜿蜒,因为昨夜下过雨的缘故,司机不敢开得太快,经过差不多一个小时才到达山江苗寨。集市要12点过才开始,滕大伯建议继续前进,先去“天下第一大石桥”游览之后再返回来赶集。又经过近一个小时的车程,抵达了一座横跨在一条几乎干涸的河床上,看起来平淡无奇的大石桥。如果不是滕大伯的提醒和桥头一座两人多高刻着“天下第一大石桥”的石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就是我们期待中的“天下第一大石桥”。其实这座桥大有来头:飞架于乌巢河深谷之上,桥东是高耸的大马山,桥西则是直插云霄的骆驼山。大桥以青灰色白云岩为石料,采用全空石肋拱式结构修筑,主拱净跨120米,为世界之最,故名“天下第一大石桥”。

      下车后,在滕大伯带领下顺着乌巢河西岸向北,踏着泥泞的小路,深一脚浅一脚地直奔石桥苗寨而去。走进一座牌坊式的山寨大门,古老的苗寨,我们来了!
        在一个三面环山的山谷里,几座古老的苗家大院座落其中。最近的一座大院,底部用大石块从谷底一直垒起来,足有三四米高,上面是黄土夯成厚实的土墙建造的几间房子,再往上还用木料搭建了一个阁楼,里面堆满草料,估计是用于烧火煮饭的燃料。四周厚厚的土墙环绕一圈,就像一个坚固的堡垒。院门口,几个苗家小孩好奇地看着我们这群不速之客。

       不远处一个院子里鼓声震天,引得大伙纷纷涌去观望。院门口两位苗家妇女摆着一个小摊,放着很多银器和银元。原来是卖银器的!真会做广告啊!仔细看看,都是些苗家传统的老银器,有手镯、耳环、项圈等,说不上琳琅满目,却也很吸引人。经过一番精挑细选,我以比较诱人的价格买下了一对银手镯。阳光地带MM和aren也想买手镯,却没有了。于是aren很不甘心地买了几块银元“泄愤”。
        “采购”结束,沿着乌巢河继续北行。一个苗家院子里正好在打糍粑,附近几家人都聚在了一起,很是热闹。我们忍不住走了进去。苗族兄弟们非常好客,非拉我们围着火塘坐下来烤火,又端来刚打好的糍粑来请客人尝鲜。于是大家也过了一把围坐火塘烤火、吃糍粑、喝大碗米酒的瘾。真是爽哉!看着苗家小伙打糍粑,也上去试了试。几下就累得满身大汗,在一片哄笑声中“败下阵来”。

       告别热情好客的苗家人,看看时间也不早了,坐车返回山江赶集去!在车上,遇到几位赶集的苗族大爷、大妈,还有一位漂亮的苗族姑娘。一路说说笑笑,很快就到了山江。Aren还跟那位苗族姑娘学了一句苗语:“哇呀木”。呵呵,什么意思,大家自己猜猜。
        山江是一个不大的苗族村寨,却是附近苗族赶集的中心。著名的“苗王”,土匪头子“田大榜”的府邸就在山江。
        在一家餐馆吃过午餐,已是近1点。集市正在高潮。顺着唯一的一条街道走去,到处挤满了赶集的人。集市主要在一个小河边,苗族大妈、大婶们穿着漂亮的民族服饰,背篓里装着鸡蛋、鸡、鸭……站在路边,等着顾客的光临。集市里人头攒动,叫卖声、讨价声、家禽叫声,此起彼伏。

        考虑到就要过年了,于是我们买了两只鸭、一只鸡,准备作为年夜饭。赶完集,坐车回到了凤凰。鸡、鸭实在是太重了,只好买来一根甘蔗,我和足彩两人抬着它们走。大概是鸭子知道快成为我们的盘中餐,决定报复一下,在快到客栈时,给我的鞋子镶上了一大块“黄金”!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丰盛的晚餐之后,又开始了在凤凰街头的游民生活。
        一家一家店地逛过去,沉浸在民间艺术的海洋里,满足着侃价与购物的欲望,感受着古老边城宁静的夜晚。雕花的飞檐,古老的青石板路,浓郁的文化氛围,没有一样不令人陶醉。一直游荡到很晚,才踏着夜色回到“长青”。

       凤凰的夜是如此地静,古老的城和现代的人都惬意地睡去了……




欢迎关注作者微信公众号(南半球的星空 @nanbanqiuxk),更多精彩游记和旅行见闻等着您!

本篇游记共含4282个文字,1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请问楼主怎么克服写游记拖延症?

2016-06-03 14:56

引用 good小白 发表于 2016-06-03 14:56:02 的回复:

请问楼主怎么克服写游记拖延症?

回复good小白: 想想写游记是给自己一个回味的机会,以后也可以通过游记来重游,就不会拖延了。 随心,想写就写,也不用刻意去克服。。顺便说一下,我这个不是现在才写的,是以前就写了,只是现在才发到马蜂窝来而已。 

2016-06-03 16:06

棒棒的!我也要去动笔写自己的游记啦!

2016-06-06 10:53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