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走进印控克什米尔、走进印度大壶节

24
Lydia LV.2
2016-06-02 21:31 1419/4
  • 出发时间/2016-05-01
  • 出行天数/11 天
  • 人物/其它
  • 人均费用/20000RMB

时间:2016.5.1-2016.5.11
行程:5月1日香港飞德里,住德里
      5月2日德里飞2小时到克什米尔,转汽车入住达尔湖船屋酒店
      5月5日上午克什米尔飞德里,再转机飞印多尔,下飞机坐汽车80公里到乌贾因大壶节举办地
      5月9日中午1点半,从乌贾因酒店出发到印多尔机场,飞德里,住德里
      5月10日晚11点德里飞香港,11日早晨到香港中国时间比印度晚2个半小时)
      11天总共6程飞机
人均费用:约2W
人物:一行14人,除了我,都是资深的摄影大师和摄影发烧友。

写在前面的话

       印度的大壶节是我觉得这辈子有机会应该去看看的大集会,印度大壶节又称为圣水沐浴节,是世界上最大的宗教印度教集会,也是世界上参加人数最多的节日之一。大壶节源自印度古老的神话传说,相传印度教神明和群魔争夺一个壶而大打出手,原因是壶里装有长生不老药。结果不慎把壶打翻,四滴长生不老药于分别落到印度的四地方,因此这4座城市分别每3年庆祝一次大壶节,也就是每个地方要相隔12年才举行一次,所以是难得一见的宗教盛事。在节庆期间,印度教徒在恒河沐浴,清洗旧日罪孽。
       这次印度之行在2016年过年的时候就在商议中,因为团队里除了小茹和廖总其余的人都是第一次见,并且都是摄影达人,我这枚白丁参与还真有些忐忑,小茹一再安慰我,说这是一群非常好处又好玩的人。出发前,团队又专门聚集两次,传授印度之行的经验,因为团队中已经去过印度1到2次以上的人超过一半以上,把可能遇到的困难都一一列出,我知道的光为了大壶节吃什么,有人带上电锅、盆碗、油、盐、面条、压缩饼干和各类咸菜罐头,以及多种药品。
       眼看印度之行就要开启,做梦也没想到事情发生了,小茹忽然打电话给我,说我们俩的签证没批下来(团队其余12人已经出签),印度大使馆要求我们俩去面试,真是当头一棒,出行十几个国家记录良好,而且淘宝上印度出签都是100%通过,晕!!! 结果2下广州,第1次去印度使馆,两个签证官一个开会一个看病,白跑一趟;过两天再次去,总算见到签证官,看见我们的行程单上有克什米尔,警告我们中国人不能去这里,去了可能会被遣返,惊吓不已,因为所有6飞的机票都定了,印多尔大壶节是放在后程,担心会不会拖累整个团队,如果被……,不敢想。这还没完,4月28日团队聚完餐,29日头脑发晕答应了多次邀约的朋友去骑马 ,以前也骑过马和骆驼,现在看来那只能算是坐在马上溜达溜达,风驰电掣十八公里骑下来,我感觉自己残废了,除了正常的身体疼痛,原来就有的腰伤高调复发,不能躺,躺下又起不来,还好能勉强走路,让我对两天后就要出发的印度之旅有种深深的担忧,不过事实证明人自身修复的能力是巨大的,虽然印度一路走下来有点艰难,但我还是顺利的回来了,当然还是要感谢校长提供专门治腰伤的日本药贴。

仅以此文,记录这段挺艰难的印度之行,更多的是为了留给以后的自已看看吧。

5月1日

       5月1日下午2点坐上廖总事先联系好的香港过境车从罗湖出发经皇港口岸去香港机场,原本担心过5.1节通关的车多会耽误时间,没想到过关车辆异常的少,不需要走优检通道就很快过关,比较搞笑的一幕是,在过香港海关时车门打开,海关人员从窗口用我们的护照一一对脸识别,一位站在车边的女边检忽然要求我解下用来放护照的腰包,正在疑惑中,香港的司机小哥悠悠的说了声:怕你是孕妇要看你肚子,我累了个去……大姐呀大陆到底有多少人去香港生子,我这把年龄的人也要怀疑。下午4点左右14人分水路和陆路相继在香港机场集结,6点多坐印航的飞机,5个半小时到德里。
      要说一下的是上去印度的飞机安检甚至比去美国的还严格,问安检人员为什么呢?回答是:印度航空公司的要求,后来去到印度才知道,当时想的多了,在印度本土,特别是出克什米尔安检更加严格,看样子孟买等地的恐怖事件让各个机场的安检提高了几个等级。
      下飞机,过德里海关,入境大厅的一面墙上,一排印度教梵语手势令人感到很新奇,德里机场很宽敞现代感强又不失传统的味道,是个惊喜。
      出了机场和专程从马来西亚飞来的领队小钟以及他的助手小李会合,一行人分别坐上4辆小车前往酒店。

5月2日

       5月2日上午乘车去德里的内陆机场,印度的机场一定要有机票信息单才能进入机场,这时带我们去克什米尔的领队大阿密出现了,此人是德里一家很大的旅行公司的老板,亲自带队,事后证明去克什米尔还真要有个一脸霸气场强大的的人才行。
       

        克什米尔是南亚次大陆西北部(青藏高原西部和南亚北部的交界处)的一个地区,属于印度巴基斯坦争议地区,其中印度控制南部,巴基斯坦控制北部。曾为英属印度的一个邦。面积22万8478平方公里。 全称“查谟和克什米尔”,77%居民信仰伊斯兰教,20%信仰印度教,还有少数锡克教(我们平常电影上看到包一层层头巾的就是锡克教徒)与佛教。由于印巴两国都拥有核武器,克什米尔向来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具危险性的领土争端之一。印巴两国为了争夺克什米尔地区曾经爆发了三场战争。

      飞越喜马拉雅山脉

      下飞机进入克什米尔要进行登记,可能是大阿密的原因,似乎简化了许多,没有网上看到的那么繁琐,很快就过关了,印度使馆官员的警告子虚乌有,心里暗暗窃喜。
      
    看到这个小小的条幅,显示的确是到了克什米尔谷了。

        机场内外和街道看见许多荷枪实弹的军人和警察,似乎弥漫着战争的味道,但是并没感觉害怕,我本来也没经历过战争,看见拿枪的兵哥倒是感觉挺安全。

        出机场大阿密带我们一行直奔当地一家很著名的百年老餐厅,有很漂亮的壁画,客人多是穿戴整齐的本地人,印度的食物基本就是咖喱肉咖喱土豆什么的配上米饭和饼,餐后的甜品各不一样,只是这家店现烤的饼非常好吃,有点像我们新疆的馕,之后所有的餐食都有饼,也好吃,但再也没有超越这一家。

很想拍张印度人席地而坐吃手抓饭的样了,觉得不礼貌放弃了。可以脑补一下,右手用米饭或饼在咖喱糊糊里拌一拌,再用指尖抓进嘴里......。

      吃完午饭乘车来到达尔湖,乘坐当地人称为“西卡拉”的摇橹入住船屋旅舍。达尔湖上满是各具特色的船屋旅舍,船屋几乎都用胡桃木建造,耐用且美观。达尔湖是印控克什米尔首府斯利那加市中心一处秀丽的湖泊,被誉为“克什米尔山谷中的明珠”。 

       美丽达尔湖的面积较在半个世纪前几乎缩小了一半。同时,随着旅游业的发展,如今面积不到20平方公里的湖面上密密麻麻地分布着约1500座船屋,生活垃圾和污水未经处理直接排入湖中,久而久之,曾经清澈见底的湖水水质大不如前,但是在我眼里依然美艳无比。

达尔湖船屋,每条船结构基本一样3房2厅,装饰不同都很华丽,地上的铺着漂亮的羊毛地毯,宽大舒适相当不错,非常适合一个大家庭或一群朋友度假休闲。

船头,也是门口可以休闲喝茶看风景。

这是相邻一条船的客厅,地毯非常漂亮。

小帅哥几天来负责照顾我们,这是专门在给我泡奶茶,还跪在地毯上

离船时我给了200卢比的小费表示感谢。

下午去了当地一个漂亮的花园,这里看到的印度人几乎个个衣着光鲜,生活悠闲,三五成群的享受阳光。好像战争和冲突并未存在过一样。

这个淡定的抽水烟老人一动不动,让大师们拍个够。

小盆友的眼神是:这个奇怪的女人怎么长的这个样子

5月3日

        每天清晨日暮,湖上会传来颂唱的古兰经,环湖360度立体声。祈祷之声此起彼伏,让人陶醉和震撼,当然也会打搅到你的清梦。

        达尔湖还有一个吸引人的地方,水上市场。清晨早晨4点半,在幽暗的夜色下,农夫们会将自家种的各种瓜果青菜放在船上,来到这里进行交易,这里买卖双方全是男人,用特殊的方式讨价还价,可以菜换菜,也可以货币交易,七点后逐渐散去。

除了买卖更像是一个熟人的小聚会。

三人共抽一支烟的和睦画面。

       早饭后大阿密带我们驱车2小时前往他的家乡,一个挺偏挺原始的小村子,应该说这次走的行程都是寻常旅行团不会去到的地方,摄影人更想看到拍到最真实的人文现象。
       途中偶遇修路工人在烧沥青,车上的这群摄影“疯子”马上让司机停车,蜂涌而至,一通快扫,再回到车上时个个像抢到钱一样兴奋。以下是梁大师的大作,这个热火朝天的场面也是可遇不可求的。

       途中休息,好奇!他们在拍什么?原来是透过窗子拍一个做咖喱的小哥,印度不是人人好看,但是帅帅的男子和漂亮的女孩子随处可见。看见一个长的像电视剧里的演员一样的人在卖菜,千万不要奇怪。

       他们的餐食相当简单,盘子里是最常见的一份客饭。

那拿拉克
       那拿拉克是靠近中国边境的一个小村落,也是大阿密的家乡,在雪山脚下,翻过山就是我们的西藏,雪山之水往东流入斑公错,往西流入达尔湖,急湍的河水灌溉着山区乡村的农田。那拿那克村原是由印度教村民居住,印巴战争爆发后,伊斯兰教徒逐渐迁入,印度教村民选择离开。在村入口处,有一座印度教神庙,全用石头碉凿建成,已被战火烧毁,从留存的断墙残垣来看,规模相当雄伟壮观,可以看出当年的辉煌。
       村庄实在太小了,不用半个小时我们就和全部村民打遍照面。他们靠种小麦和水果维持生计,偶尔有外国登山探险队来了,他们也会给探险队当向导和挑夫,赚点外快。村民对我们说:喜欢中国

        这个村子的村民过是相当简单,由小阿密带着进到两户人家看看,都是一间屋里一铺、一灶的生活,可能是东西少,倒是很整洁,村子里应该多次有外国人出入,因为村里的小朋友会伸出黑黑的小手讨要糖和碎银,我们每天出门身上都拿上一把糖,小钟也事先为大家换好了大把的零钱(人民币兑换印度卢比1:10,所以拿出10或20卢比也就是1、2块人民币)。

     在这个屋里脑中出现过 “家徒四壁” 这个词,但是刷洗的很干净的锅碗瓢盆又让人觉得可能他们的生活本来就是那么简单。

这家也是一铺一灶,但显然生活品质比上家好,炉灶合理又气派,擦洗光亮的炊具整齐的排列着。

有点保尔科查金小时候的感脚。

印度的贫富差距很大,村子里和在花园的看的小朋友的衣着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司机小哥要合照,没事就照吧,想起最近热播的韩剧上一直在讨论撩妹话题,和小阿密拍完照也顺便撩撩他,很配合,这是个长的像欧洲人的印度人,人很好,因为在克什米尔我们没有手机信号,没有网络,完全与外界“失联”,小阿密主动让蹭他的手机WiFi,还把手机放在我住的船上很晚才坐船回家。

5月4日

       早上5点继续拍水上市场,7点返回早餐。

买条刚钓上的鱼加上水上市场买的青菜,梁大师自己做鱼汤吃。

       达尔湖位于斯利那加市的东面,湖面面积达十八平方公里,喜马拉雅山的冰雪融水千转百回流徜到这里,湖水冰清洁净,五月初睡莲已经绽放,墨绿的莲叶像翡翠一样铺在湖面,早开的莲花如钻石般散落其上,偶尔一声鸟鸣,诗意无边,醉人心扉。 

       10点乘船游湖,5月的克什米尔还有些凉意,轻便的羽绒服刚刚好,这次出行,我的一个小登机箱里除了游泳衣没用上,东西带的恰到好处。大师门可就不一样了,光几个相机几个镜头,就是一大包,还有硕大的角架,看看梁大师的举着角架拍照的架式,是不是很酷很拉轰。

这个船屋承载着一个幸福的家。

我们一行人分住在4条相连的船上。

我们餐桌上的饼就是这么来的,卖家用一个帐本做记录,看样子月结在全世界都通用。

船工手巧的做出一个莲花项链送给女士们开心。

       下午来到斯利那加的伊斯兰教市场,人可真多啊,克什米尔是多种宗教多种文化的汇集地,伊斯兰的女子是不经允许是不能拍照的,当时梁院放置胸前的相机被当地一年轻男子怀疑拍摄了女人,发生了拉扯要动武的现象,我是真的吓到了,反应迅速的廖总火速跑到前面找到大阿密,神勇的大阿密及时赶到制止事态的发展,这之后我都不敢再用相机,但是荣大智同志不吃这一套,生命不息偷拍不止,之后得意的让我看他机子里的美女图,让我佩服不已,这不怪他,实在是印度漂亮的MM太养眼了。

       但是在不大热闹的偏僻街道,我用手机拍拍街景,这个大爷以为我要拍人,特意让一个小伙子站好让我拍,为了表示感谢,我还是很配合的拍了这个不太帅的男子。看样子男人是可以随便拍的

        斯利那加的集市非常有意思,这次我们选择了印度教和伊斯兰教市场各一个进行拍摄。傍晚时分我们先到了印度教人的市场,这里较冷清,但拍摄顺利,人们都非常友好。到印度千万要去市场转转,会有收获的。

看这个卖鸡的大叔怎么不去做演员啊。

中间矮个是大阿密,高个是小阿密,我把他们俩分别叫“酷密”和“帅密”。

        从德里飞克什米尔时,因为行李超重(托运15公斤/1人),大阿密在机场协商了好长时间,最后打了折还是交了7仟卢布的罚款,现在又要飞回德里了,大阿密建议大家买个包,把不用的东西到德里后交由他保管,我们轻装上阵从印多尔回来再还给我们,大家觉得很合理愉快采纳。

5月5日

5月5日,上午离开美丽的达尔湖船屋酒店,告别漂亮的船屋和几天来照顾我们的腼腆小帅哥。到机场告别两个一酷一帅的阿密准备飞德里了。

        从克什米尔机场外围起到进入机场飞机起飞,重重安检,有人算是7次之多,反复过机,随身行李要全部打开一一拿出,帮小茹拿的装食品的袋子中有一小包枸杞,问我是什么,我说是China tea,过关!但是一小袋约半斤装的面粉因为酷似白粉被层层上交查验,又是闻又是尝,最后小钟跟着进小房间解释。当时感觉挺对不起他的。最后这包神奇的面粉又在大智的包里出现,但是小茹不敢再带到印多尔,就先放在德里了,后来随托运的行李安全回到国内,我建议小茹把这包周游一圈的面粉供起来。出行的小伙伴出门还是尽量不要随身带这些敏感的东东,药品最好也要有英文说明,减少不必要的麻烦。 

        所有人的摄影、包相机镜头一一打开,逐个检查,我的相机给漂亮的女海关打开看到一张照片,OK了,印度比较人性的是女人都是进通道上一间小房子检查,出克什米尔机场反正摸胸摸身体应该有两次,德里的机场由仪器检查不用摸、摸、摸了。

       飞行一个半小时到德里,转下午4:50的飞机到印多尔,离开克什米尔时库大师就说,我们的好日子过完了,大壶节那就没那么舒服了,到印多尔下飞机已经是傍晚了,出机场就感到热浪扑面而来,这之后的几天感觉把一年的汗都流光了,当然好处也不是没有,因为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上厕所了,在大壶节会场上厕所需要巨大的勇气,你懂的!

       印多尔机场到大壶节的地点乌贾因80公里,两个小时的车程里,全是走向一个目的地车流和人流,我们一辆车4到5人,别人的车里满是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的人头,摩托车上也是一竖排坐几个人,还有许多没有条件开车或骑车的只能头顶着行李徒步的人们,宗教的力量真是很强大,有些妇女一看就是没有出过远门的人,怕走散一个拉着一个,不知为什么看见这些虔诚的印度教徒心里有一分感动也有一分酸楚。

      车行至到离酒店不远处,遇到警察封路,汽车进不去了,最后商议,大家各自背上贵重行李步行30分钟到住处,大箱子清点拍照后请当地人用小蹦蹦车拖进去。

5月6日

       早上4点45大堂集合,天还是黑着的,为了更好的融入当地的人文环境,大家统一穿上事前就定制好的僧衣,准备出发大壶节会场,后来发现都是徒劳,我们一看就是歪果仁,唯一的好处就是带队的导游看衣好辨识,方便数人头,我们自己找同伴也相对容易些。

酷似和尚的校长大人特意留下一张《老衲不近女色图》,笑晕一众小伙伴。

        凌晨4点多这街道,好像一天到晚都是这么多的人。
        我们在酒店实际上也睡不好觉,因为离会场很近,大喇叭不是放着教徒的音乐就是循环播放通知,24小时不停。

       今年的乌贾因是12年一次的大壶节,最直接的感受就是人多!人多!人多!这个城市不大,人口也不多,街道比较窄,几乎没什么现代化建筑,如果不是大壶节,不会有多少人会注意它。恒河的支流从市中心穿过,大壶节的主会场就在市中心的恒河边。整个街道、会场全是人,除了“人山人海”“川流不息”这两个词,不知还有什么词汇能形容。主干道中间用护栏隔开,眼睛看到的是潮水一般涌动的人,听到的是绵绵不绝于耳口哨声,警察用哨声让通道上的人流动起来,不得停留,防止踩踏,河边工作人员的哨声是督促水里沐浴的人快上岸,换下一批人下河。我们在这呆了4天,每天早上4点多出门,8点回酒店,下午3点再去。大壶节期间到恒河沐浴的信徒高达1.2亿人,也有人说有2亿人次参与,我们多次出入,人次应该也算上了我们吧。

还是发几张葛大师的大作吧

      这位印度男人,要我用相机拍他,又用我的手机写下了他的邮箱,要我发给他,回来我用几个邮箱怎么发都是退信,我该做的都做了,这们仁兄请不要怪我啊!

澡就不敢洗,和葛大师一起洗个脚吧,也算在恒河湿过身了。

    几个刚洗完澡上岸的人,眼神很是友善。
    此处有亮点,可以找找

5月7日

       5月7日,早上继续扫河,因为这里偏远很少有外国人出现,我们为数不多的几十个“老外”格外醒目,经常被拉住要求合影,刚开始还不觉得,逐渐开发现合照成了一个甜蜜的烦恼,因为有可能十几人围着你会让你不好脱身,葛大师几次从人堆里强拉我出来,有时还会出现你在前面跑,一群人在后面追的场景,有点追星的感脚,不过对于有儿子要求和他母合个影的人我都很配合。
       大壶节上的印度人很友善很可爱,特别喜欢被拍照,主动要你拍他们,很大一部分人并不看照片怎么样,照的好不好,只要你拍了就高兴。

经常会有一个或几个手机伸到你面前,拍 拍 拍

发现一个裸妆美女,有木有“回眸一笑百媚生”的感脚。

印度的女孩子如果家境不好,出嫁会被婆家不待见,希望这个美丽的女孩有个好人生。

会场的背街排队可以领到免费的吃的喝的。

       下午5点晚餐,6点进恒河会场,观摩印度教徒的宗教仪式,随着人流走到主台,就地坐等,印方警察对外国人的拍摄非常宽容,仪式开始,一众人抢占主席台前的最佳位置,先还的小心翼翼的蹲在地上拍,看见警察没有干涉,大师门得寸进尺的支起三角架长枪短炮的一通扫射。


    这个歌唱家唱什么听不懂,但是真心好听。

海报上的领袖人物一一到场,演讲,点灯仪式,沸腾的人群。

主席台对岸的歌舞同时进行着。

老头还可以把这个海螺吹的很悠扬。

5月8日

5月8日,僧人大巡游,人流达到高潮。

印度苦行僧
       “苦行”一词,梵文原意为“热”,因为印度气候炎热,宗教徒便把受热作为苦行的主要手段。一般比喻为实践某种信仰而实行自我节制、自我磨练、拒绝物质和肉体的引诱,忍受恶劣环境压迫的人。
       印度教认为,人需要经过多次轮回才能进入天堂,得到神的关照。而有些人希望能走捷径,在此生就得到神谕和真经,苦行僧就被认为是这样一条捷径。
       苦行僧也叫禁欲者或苦行修道者,在印度已有数千年的历史。苦行僧的主要任务就是冥想修行,通过把物质生活降到最为简单的程度来追求心灵的解脱,摆脱无尽的轮回之苦。正因如此,苦行僧经千年而不衰。他们被许多人看成是来凡尘普渡众生的“神的使者”。

      9号凌晨4点是苦行僧(圣人)们集体沐浴的神圣时刻也是我们此行的最想看到的一暮,但是,据当地的媒体报道,7、8号因为下雨帐篷倒塌和人流踩踏发生了十余人死亡百余人受伤的事件,我们的团队没有证件不能进入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区域,也很难拍到好片,持证的幸运儿也要在8号晚上10点多穿跃人海进入会场,等到9号早晨4钟点。大家开会,为了安全放弃拍摄,毕竟生命更重要,这几张是进入会场的另一个摄影团队拍到的画面。场面很震撼的。但是估计有人会感觉有点恶心

5月9日

       9日习惯性早上4点多我们起床,今天下午要离开了,这辈子应该不会再来此地了,我和小茹决定再去恒河走一趟,也算是一个告别,街上竟然人不多,再往前走才发现是因为多处封路,只不少数通道出,没有通道进,我们根本走不到河边,后来和董老师、廖总汇合,我们一起三拐两拐进到印度人的营地,又遇到好心的警察指点通过路障,再翻越栏杆,总算进去了,因为找路走的很远,回程还一度迷路。不过大家还是拍到了不少心仪的画面,颇有收获。

    早晨4点多的人流,兵哥让我们上到这个制高点,安全一些。大壶节上这些从各地调来的军人警察可真是辛苦的很。

营地里席地而坐的印度大叔希望我坐在一起拍一张,又一次表达了中印友谊

沐浴后晒纱丽的女人,好美的纱丽,好美的女人!

比起看着脏脏的苦行僧,我还是更喜欢拍拍这些人物

印度之行能深深感受到普通平民的隐忍和平和,艰辛的生活里始终洋溢着微笑,很让我感动。

        下午2点准备去机场飞德里,还是大家背上背包徒步走出封锁区,箱子由当地人放上板车拉走,不知是不是封路的原因,导游带领大家没有走来时的桥面,而是走了桥下,最后板车没路可走了,大家只好各自提着箱子穿越火车铁轨,当时热的那个汗如雨下,不过如此艰辛还是有惊喜的,意外的看到了传说中的印度火车,桥下的铁轨没有站台,上下车的人自由的爬上或跳下缓缓开动的火车,一定要有个好身手才行。这在中国绝对是不可思议的。

准备各自提着箱子穿越火车铁轨,才能到达前方的停车场

       在去往机场的路上还遇到大雨和冰雹,不知道会场上置留的人怎么样,下午4点半终于赶到机场,印度导游在我面前长长的出口气,总算是平安到达了,晚上9点半飞机降落德里。结束了此行最主要的行程。

       停车场里,在这辆花俏的大卡车前留下乌贾因最后一张照片,别了,大壶节!

5月10日

5月10日,开启德里一日游:红堡、清真寺、凯旋门、小商品市场。晚上11点飞香港,11号早上平安到家。

以下是葛大师给我拍的片子,谢谢哦!

红堡前和马来西亚的小钟小李留个影

清真寺我要穿上这个才能进

凯旋门前的这个礼兵又高又帅。

德里的大街上也时不时出现这样的状况,可能是我个子太高比较扎眼吧。

德里的大街实在是没什么好拍,像中国60年代城市的感觉。

这辆校车有点萌,小女孩是开开心心的上学去了。

总有怀抱小孩子的妇女等在酒店门口拉着你要钱,车门口是最后的机会。

用几张积极的笑脸结束此文吧,谢谢能耐心看到最后的朋友。

         照片太多,需要慢慢整理,先写到这吗。
        一路走下来,很敬重全程都是一瘸一拐走下来却从没听他说苦喊痛的郑大老师;很佩服小茹这样的拼命三娘;感谢儒雅的董老师为我拍照;谢谢库大师的药茶;喜欢能说笑能自黑一路让人开心、好锁追波的校长大人,认识了比我年龄大许多比我显年轮的珠珠,还有能吃苦会偷拍,出了不少大片的大智;感恩主动担当保护一朵残花的使者葛大师,因为行走时葛大师一定要走在我身后,总担心我会被人掳走被q j ……谢谢各位朋友,希望下次有机会再同行。

本篇游记共含9273个文字,16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整理了辣么多一定很辛苦~感谢LZ的分享啦~~

2016-06-03 11:25

一次难忘的旅行,作者辛苦了。

2016-06-03 16:48

引用 我是小兔子_ 发表于 2016-06-03 11:25:50 的回复:

整理了辣么多一定很辛苦~感谢LZ的分享啦~~

回复我是小兔子_:写东西不难,整理照片是个大工程,慢慢搞吧

2016-06-03 20:12

不会写游记的默默路过,点个赞不带走一片云彩……

2016-06-06 14:53
相关目的地:   印度   中央邦
155张照片
相关目的地:印多尔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