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来自开埠之城,与帝都狭路相逢

5
FLORA MOO LV.11
2016-06-03 15:14 280/3
  • 出发时间/2016-05-24
  • 出行天数/5 天
  • 人物/家族出游

上海这个城市信奉的一直是方圆互通,对于过往看得很少,对于门第看得不重,却对当下和未来尤为在意。也难怪,跟帝都比起来,上海这座开埠之城几乎谈不出什么过往,当下即是在创造历史。

而京城却透着一股底气十足的不屑,随便一段光辉岁月都囊括了响当当的名号,随便一个名号都可以诉说出许多霸气山河的往事。它最不屑和最不需要的,似乎正是与时俱进,保持做个“有规矩的老炮儿”足矣。

上图来自大晚上的十里长安,车辆一直川流不息,这是此时此刻,现代当下最直接的表达,而两侧的所有却均是怀念。这便是大北京给我最为强烈的映像,那种挥之不去的过往与当下同样强烈地存在着,有一种奇异的碰撞,很难讲是融合还是并存,亦或是“穿越”?

拍照时的这个点,白天用来连接道路两侧的地下通道早就关闭了,门口挂了块牌子,大意是为了明早升旗需要关闭走道。虽然最终还是没有起个大早去看升旗,但友人告诉我,大清早的长安街此地,两侧栅栏都会打开,不通车,雷打不动的升旗仪式必然会发生。

这是我喜欢北京的地方,强烈的仪式感。

仪式感和仪式本身所带来的形式是截然不同的两件事,比如“吉”“祥”“如”“意”处的四个门当,再美丽的渲染也难掩直观强烈的挑明:阶级与门当的数量就是一个死正比。

我们常常抨击别人对物质、光环的追求呈现出单一、粗暴的渴望,但我们的皇城祖先在这件事情上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都的社会阶梯攀爬,最直观的改变便是从门当数量开始的。所谓门当户对,数数自己的门当数量是否跟亲家的门当数量一致,阶级形式在历经历史的长河后依然有它的影响力。

海在帝都曾是龙脉的象征,可惜什刹海也好,后海也罢,都已经十分的商业化。坐出租的时候,北京师傅悠悠说到,好多领导人的祖辈都住在“龙脉”附近,这些商业化的地标早晚是要重新规划的,不然太吵太杂,影响祖辈们休息。

于我一个匆匆走过的游客也并不太喜欢这些过于商业化的地标,许多外来人士在这里做起了拉客上电动三轮车逛胡同的生意,收费高知识少,讲解的极其片面,远不如在胡同小巷中偶遇的北京大妈来得随意地道。

古都把祭天视为头等大事,历任皇帝每年两次都会雷打不动地去天坛祭祀神明和祖宗,不仅祭祀时不能坐龙辇,更不能走中间的神道,而要跟文武百官分列两侧,走完占地270万平方米的内外坛。仪式感强烈到必须用繁复的形式来完成整个过程:提早一个月准备祭祀用的牛羊,圈养在皇宫附近,再历经九十九廊、神厨加持来到圜丘,焚烧完毕不仅祭天也同时要分享给天子及文武百官。

现代人很难理解古都对于这些繁琐形式的坚持,“天子”在现代人眼中也许更像是彰显皇权的活体工具,这种无法解释看不到实在回报的信仰,很难不被认为是盲目、甚至是毫无意义的。但这种信仰却无法否认的,成为了当下最为缺少的原动力,得过且过的生活状态,恰恰是因为少了这种原始的前进鞭策。

想必现在已经不会有太多人仍在羡慕明清皇帝们的生活。故宫的英文名叫做Forbidden City,源自它的旧称紫禁城。这个大到中间还要特地修建一个“休息站”的皇家宫殿,从踏进午门开始,高达九米多的城墙毫不避讳地挑明到:从此开始的禁忌和规矩将是无法挣脱也难以颠覆的。

即使贵为九五之尊,天子所要面对的枷锁不计其数,更别提紫禁城里的其他人了,活得光鲜却极其累心。我想我们都在变好,摒弃形式不再把“门第”当成毕生追求,摆脱枷锁,让祖宗规矩不再成为阻力而是幻化为动力。

也有人在当时已然没在羡慕皇帝的九五之尊的,凭借聪慧的头脑,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如鱼得水。和珅的真身远不是王刚所演的那样,人家明明是个1米82、眉清目秀的靓仔。当年找人临摹了乾隆帝的天下第一福字放在宫里,而把真迹藏在自己家中,成就了今天众人去恭亲王府沾福气的潮流。

何坤府邸不仅地处两条“龙脉”的交汇处,整个风水讲究也胜多,比起故宫造得更有巧思更别致。这就跟现代人装修房子一样,处处彰显的都是主人的心思。

这次去北京,特地找了熟悉这些历史景点的导游刘师傅陪我们边走边讲。从故宫出来后我问道,皇帝真的可以微服私巡么?刘师傅大笑道,当然可以!皇帝最爱去的地方:八大胡同青楼街。

青楼在现代人眼中是妓院文雅的代名词,不过据刘师傅说,古代青楼女子是卖艺不卖身的,大都从小学习琴棋书画,非常有才也很聪慧。达官贵人爱来的原因,无非是寻一可以聊聊天的知己。记得之前高晓松也在《梦回青楼,爱与自由的温柔乡》里讲过这件有意思的事情,推荐给感兴趣想要一看的伙伴。

作为一个没有任何宗教信仰的人,我全然不排斥宗教,反而愿意探究其玄妙一二。可能随着年龄渐长,越发感到作为个体的人,局限性往往很大,而宗教却通常屹立于群体之上,用更高维度的视角观察引导。无论是哪种宗教,我都还满愿意读读文字,去去场所,找找共鸣感。

雍和宫是北京为数不多的藏传佛教之地,香火兴旺的盛况来自于百姓对其十分灵验的口口相传。作为一个笨拙的“新手”,烧香不仅把我呛得直流泪,香灰还落在身上烫到不行,整个过程十分狼狈也很难静心。但雍和宫依然令人喜爱!灵气逼人不说,行色再匆匆的旅人进了门,自然会放慢脚步。我喜欢这种自然的影响力,来自于气场,来自于温柔的内在力量。

京城除了对称方正的属性,似乎新建造的存在都会铺在外环,比如亚运村板块。宽阔的视野和宽敞的空间,与路上稀疏的行人形成了有趣的对比。这个落日时分,太阳的余晖洒在东辰北路的尽头,鸟巢和水立方渐渐打开夜灯,隐隐地从阴影里慢慢亮起来。

突然发现,这个时常回头看的城市,诚然被往日辉煌所牵绊,但却并未因此而停下脚步。速度从来不该是品味任何城市的标准,千年历史的捆绑也非今夕一旦能够解开而全速前进,但当下这一刻旧时今日的并存感,却让北京变得特殊起来。

而来自南方开埠之城的祝福只能是,请平衡好这种微妙的并存感呢!

后话

北京待了5天,这大概是国内城市里我去过的,最北的地方了。不知道是这次的导游刘师傅找的好,还是北京这几天的天气异常晴朗清澈的关系,这个与上海截然不同的城市带给我很多有意思的遐想,经典的景点游也毫不无聊,反而因为它们见证了历史显得格外生动。更发现这个承载着全国各地“北漂族”梦想的地方,深邃而有力,待挖掘的部分依然吸引着我,definitely还想再去!

P.S.

除了认真写游记,
逼逼叨的原创生活志我也定期推送,
欢饮戳我的微信订阅号LEPETIT JARDIN查看更多

本篇游记共含2562个文字,2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有好心情就有好风景。

2016-06-03 18:42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F

2016-06-05 14:14

这个路线安排的挺好,手动点赞

2016-06-06 10:54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