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五月游巴蜀——阿坝篇:一片草原一群海,一条黄龙一座山

9
Mr.Rabbit (大连) LV.3
2016-06-03 15:53 487/7
  • 出发时间/2016-05-20
  • 出行天数/4 天
  • 人物/小两口
  • 人均费用/1500RMB

敝人长于散评,不善游记。下笔之余顿感资料存得不足,备注留得不够,难称合格的旅行攻略。两天时间,单凭记忆,东拉西扯,东拼西凑,泛泛行文万余。碎语之间若有帮到各位之处,或有相同感悟之友,我便独自欣慰了。

时间:2016年5月20日——2016年5月24日
出发地:大连  
目的地:成都——红原——唐克——若尔盖——郎木寺——花湖——九寨沟——川主寺——黄龙——松潘——成都
人数:4人(两对夫妻)
四人总费用:6000左右(自家车辆,机票未算)
交通工具:飞机飞抵、全程自驾

前言
       故事要从5月19日说起。为了这次四川之行,我准备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因为十年前去过成都和九寨,虽然世界变化快,但做起旅行计划来,也算轻车熟路。只是我个人担心路途遥远,驾车疲劳,行程枯燥,同老婆商量之后,决定利用如今火热的网络平台寻找一些时间相同、行程相仿、年龄相近的同行人。广撒网,多打渔。我先后在携程、途友、行者与蚂蜂窝四个平台上发布了自己的结伴旅行计划。效果还是有的,陆续会有一些人通过电话、微信、QQ之类的联络方式询问一下,但多多少少总有不合适、不合拍的地方,最终也就不了了之了。其中更多的是一些租车、包车之类的当地人,依靠旅游生计,想借机寻求生意。19日中午,就剩不到两天的时间,我们就要出发了。对于结伴同行,我已经不抱过多的希望了。为了在拍照时帅气点,我在出发前打算理个发,就在我筹谋一个好形象的时候,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屏幕显示的来电地址是四川南充。说实在的,当我把旅行计划与联系方式放到网上后,接到的凡是来自四川的电话,全都是拉生意、求包车之类的。于是看到来电地址是四川时,顿生厌恶,而且手机接通后,那边传来的是一串地道的四川女人声音,我完全听不懂。我当时就想,你四川人在面对东北人做生意的时候就不能表示一下自己的诚意,难道连普通话都不能说么。当我表示自己听不懂她说什么后,她才用蹩脚的川普告诉我她的意图:她和她老公计划去若尔盖九寨沟,希望和我们一同旅行。
       来的电话的那个她就是R同学,一个90后妈妈;她老公就是Y同志,一个80后军人。加上我和我老婆,慧慧,我们四个人约定了一场精彩的阿坝之行。在此,我真的不是在做广告, 事后R同学向我表示,她确实是通过蚂蜂窝查找到我发的结伴计划的。
       特此鸣谢。

第一天(5月20日  星期五)       大连——双流机场     里程2300公里左右
       由于还是工作日,正常的一天工作后,我和慧慧请了一个小时假便直接从公司出发,前往大连周水子机场。我们乘坐的航班是东方航空公司的MU2961。按照正常的时间起飞,飞机在空中加快了速度,没有经停任何城市,在晚上10点多的时候顺利抵达成都双流机场。让我和慧慧感动的是,R和Y已经开了两个小时的高速从南充赶到了成都,并且在机场外等着我们。时间已经很晚,两对素未谋面的年轻人,因为共同的爱好,借助网络的力量,聚到了一起。小R还给我们准备了成都著名小吃:麻辣兔头。只可惜我和慧慧怯于哺乳动物的头部,也就无法品尝到他们口中的绝味美食了。我们定的如家酒店离机场很近,就在机场高速的旁边。由于时间很晚,而且第二天要早起出发,我和慧慧逛了一趟超市就早早的休息了。而R和Y还要去成都市中心取行李,这就让我们更加过意不去了。原本他们就想住在市区的,为了接我们才选择住在机场附近。怀着一份感动与憧憬,我们等待着第二天的到来。

第二天(5月21日  星期六)       双流机场——都江堰——汶川——理县——红原——唐克——若尔盖         里程530公里左右
       计划中的这一天应该是驾车里程最长的一天。我们在凌晨4点半就早早的起床,简单调整一番,便睡眼惺忪的爬上了车,5点钟正式出发。真真的应了评书里描绘“四更拔营、五更打仗”的悲壮情景。四川地处西部,对横跨5个时区的中国来说,北京时间往往并不能准备的注明太阳的轨迹。这里的日出相比大连就要晚一些。加上还是阴天,我们在黑漆漆的高速公路上孤单的前行。经过长长短短十余条隧道,伴随着蒙蒙的清晨细雨,我们差不多在八点左右到达了理县。185公里的路途,将近3个小时的行程。我们途径郫县,闻名遐迩的豆瓣酱之乡;都江堰,拜水问道之处;汶川,一处铭记着苦难与坚强,团结与博爱的地方。值得一提的是,为了支持灾区建设,从都江堰汶川的高速公路是免费的。这种情况在国内少之又少,有时候地方财政修一条公路恨不得就靠此发家致富,征费一万年也不为过。其实很多四川人都清楚,因为一场地震,四川省财政一夜之间多了好多可用资金。重建汶川根本用不了上百亿的捐款,其中很多资金用于了四川的整体基础建设。很难想象如果没有这笔钱,以四川复杂的地理状况,想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建成如此完善的交通网络几乎是不可能的。无论怎样,钱用在老百姓身上,总是好的。
      由于时间紧迫,以上提到的三处地方我们均未停留。其实我很想去汶川地震遗址看一看。据小Y说,地震的时候汶川的伤害并不是最大。损毁最严重的北川县城才令人胆寒。两山之间,丝毫不剩的被埋于土下,森森戾气直到今天还在盘旋不散。我和慧慧虽不明真假,但想想十余万失踪的同胞或许就在脚下,难免会心生恐惧。可惜去北川需要从映秀下高速,会影响全天的计划行程,我们只好作罢。回程的时候虽然也经过汶川,但仍就没有足够的时间。我想如果时间充裕的话,真的应该去看一看。感受一下大自然的伟大,也感受一下我们祖国的伟大。(请允许我在此主旋律一下)
      四川旅游所推荐的大九黄路线,并不完全是我们此次旅行所选择的路径。从汶川开始,我们拐向了317国道,一路北上,直接奔向国内的第二大草原——热尔大草原。途径理县米亚罗马尔康红原。从理县红原的这段路是我在开车,另外三个人都在睡觉。在拐过一个丁字路口后,我们离开317国道,进入209省道。路口的那一边是经过马尔康,通向甘孜,通往西藏的道路;路口的这一边是经过若尔盖,通向甘南,通往西域的道路。不同的选择,不同的风景,我们一路向北,驰向心中的草原。
       从进入209省道后,眼前山峦起伏,浮云绕日,背后雪山高耸,峡谷溪流。深远的天蓝色混同着朵朵白云把画卷中的风景立于周边。车辆行驶在两山之间,一侧矮崖伴着青草,一侧峭壁挂着岩石,虽不比云南虎跳峡来得惊险,却也不是辽南丘陵所能表现。只可惜这段风景只有我一人独享。当那三人从梦中醒来的时候,我们已经驶入高原,渐近红原
       红原县是我们此次行程第一个目的地。原本计划下午甚至晚上才能抵达红原,殊不知我们超出计划很多,只在中午便达到红原县城。最后我们只在此处吃了一顿午饭而已。在进入红原县城之前,有一处月亮湾观景台,我们在此稍作停留,走下车近距离感受一下草原蓝天白云。观景台不收费,停车10元钱。后来证明这次停留是十分正确的,直到第二天离开高原,抵达九寨,我们再也没有见过一次太阳,一片蓝天!红原县城内正在修路,路况很差。加之藏区的阴沉格调,我们走到哪里都有点心慌意乱。最后在小县城里迷糊的转了两圈才找到一家藏餐餐厅。时间已过饭口,吃饭的只有一桌。我们犹豫再三,点了酸奶、拌饭、奶茶、包子、牦牛肉等食物,口味还算不错,价格也算合理。虽然我明明看到两份菜牌的价格有所不同,我们拿到的那份要贵一些。但是没有办法,你懂的。吃过午饭,由小Y开车。海拔3400米的高度,由于我进食过量,产生了高原反应。在副驾驶座位上艰难的呼吸,直至痛苦的睡着。
       当我醒来的时后我们已经到达了唐克,车程大约1个半小时左右。唐克若尔盖县下属的一个镇,因为辖区内有”黄河九曲第一湾“而著名。黄河发源于青海的巴颜喀拉山脉,流经9个省份最终流入黄海。在四川境内,只有唐克这里的小小一弯,来自青海,拐向甘肃,好似只为来看一眼草原,来看一眼巴蜀。需要穿过拥挤的唐克镇主街,才能到达黄河景区。我在网上看到的这里门票65元,可是我们去的那天居然没有人售票,也没有人检票。或许是时节未到,或者是天气不好,总之我们省去门票,直接将车开进景区。当然,不收门票是有道理的,乌云蔽日,滚滚而来。原本说好的最美日落我们没有见到。正如几天后的最美日出我们也没有看到一样(那是发生在峨眉山的故事)。旅行的风景有她的随机性,遇到什么样的状况都应欣然接受。不要奢望老天爷总把最好的东西都给你。旅行中的遗憾是不可避免的,生活亦如此。在唐克停留半个小时左右,感觉日落无望,长长的栈道,我们行至一半就回到车里,计划赶往下一个目的地——若尔盖县。

       从唐克若尔盖有两条路。如同正方形一条边的两个端点,这是一个选择走一条边还是三条边的问题。按我的想法,应该选择走三条边的那条路,不然次日我们还要走很长的回头路。但是时间已经不早了,若是在天黑前赶不到若尔盖还是比较恼火的。于是我们选择折回209省道,直接开往若尔盖,全程只有70公里左右。后来证明,如果选择经过碌曲郎木寺的那条三边路途的话,路况会好很多,虽然远一些,时间问题并不会太大。而且那样走的话,我就有机会再一次踏上甘肃的土地。一个生活了四年的地方,那种感情如同第二个故乡,离开三年,当然会思念。不过没想到第二天,我们还是踏上了甘肃的土地。至于可怜的209省道,半幅封闭,半幅修整,实在是崎岖难行。路上会有很多牦牛群与山羊群,闲庭信步,穿行于道路两侧,时不时的停下车来等待动物大队缓缓走过眼前,也是草原上独有的一道风景。磕磕绊绊的过了两个多小时,我们才达到若尔盖。天还没黑,时间正好。
       四川的日出晚一些,日落也会晚一些。我们选好酒店后,就急忙出去找吃的。当晚我们住的玉龙大酒店,或许是若尔盖最好的酒店。由于是淡季,价格并不贵,一间房160元左右,四星的配备以及高效的空调系统,足够支撑起若尔盖的住宿标准。若尔盖要比红原大很多,吃的选择性也会多很多,最后我们通过大众点评找到一家重庆菌锅之类的地方,味道还可以,人均40元左右,只是卫生状况堪忧。但是出门在外,计较太多只会难为自己。慧慧吃了多了,也产生了高原反应。小R直接头疼的吐了出来。只有常年处于高海拔的小Y能够适应高原的状况。吃过晚饭后,我们便散步回到酒店。结束一天的行程。此时天空阴暗,细雨飘落,我们预感到第二天将迎来悲凉的雨季。

第三天(5月22日  星期天)       若尔盖——郎木寺——花湖——川主寺——九寨沟       里程420公里左右
       假如你是初到高原,假如你体重超标(男人格外明显),假如你对高反有严重的心理压力,或许你就会有高原反应。2013年在香格里拉,我整夜没睡。自那以后,我就对高原望而生畏,一片阴影笼罩着我脆弱的心灵。这次来到若尔盖状况要好很多,但是剧烈的头痛还是如约而至。不过正如百度知道上说明的那样,当天亮了,情况就会好很多。虽然身体不适,我们还是在早上6点半就准时出发前往计划内今天的第一站:花湖。
       按照导航的提示,我开着车,沿着213国道一直向西北进发,1个小时就能到达花湖。花湖是热尔草原上的一片自然湿地,据说每年七八月份,这里花草肥美,水禽嬉戏,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色。5月末并不是高原草原的最好时光,更何况广袤的大地还被一片雨云牢牢笼罩。在我看来,高原的美,三分在地貌,七分靠蓝天。可想而知,我们驱车行驶在天地之间,四周空旷,乌云压顶,是一种怎样的体验。还是我上文所提那句:不管怎么,我们只能欣然接受。但万万没想到,车开出不到20分钟,我们就到了花湖的景点区。可见科技有时候还是不够精确,一味的迷信只会给自己带来更多的麻烦与遗憾。行车导航是这样,天气预报更是如此,这在我们后来的峨嵋之行中就得到了充分的验证。回归正题,到达花湖时才刚刚7点,如果按照这个进度,怕是用不了多久我们就得在九寨沟口找家酒店酣然入睡了。这当然是不可以的,时间充足,加上我的头也不是特别疼了,于是我决定不停车直接前往郎木寺
      若尔盖郎木寺只有74公里的路程,213国道的路况又是好得离奇,堪比很多省份的高速公路。于是我们不到8点就到达了郎木寺。同唐克一样,依旧需要穿过一个小镇。只不过早晨的小镇,商铺闭户,行人寥寥,让人心生怜爱。郎木寺是一个川甘共管的小镇。半边藏民,半边回民;半边佛教,半边伊斯兰教;半边虔诚祈祷,半边真诚礼拜。我在想,如果全世界的宗教问题、民族问题都能仿照郎木寺的模式加以融合与解决,或许就会避免很多不必要的悲剧发生。然而,宗教纠纷,民族矛盾的问题,也只能想想罢了。其实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我们每人花30元门票进的那座藏传佛教寺庙的全称是什么。据闻当地有两座寺庙,一座在四川,一座在甘肃。总之你若沿着镇间小路一直前行,路的尽头就会见到我们所到达的那座寺院,在此权且称其为郎木寺吧。
       之前我去过的藏佛寺庙有青海的塔尔寺与云南的葛丹松赞林寺,与以上两座寺庙相比,郎木寺小气了很多。虽说依旧风水俱佳,背山而建,金顶华盖,宝像庄严,灯火长明,但是总觉得少了一份历史的厚重感。这里没有令人神往的传说,没有高增大德的点化,几只梅花小鹿穿行于石路台阶之间,一两个五六岁的小喇嘛顽皮的追逐打闹,简简单单,意象美好,寓意着佛国的恬静与安详。几位藏民参杂在修行的僧人中间,环绕着藏经阁之类的建筑不停的绕圈,手持法器,口念经文,十分虔诚的神态近乎卑微,让人痛心,却又痴迷。远处的天葬台巍峨而神秘,能够完美的表达出藏族固有的民族风俗与地域魅力。对于佛教的信仰,汉族信徒往往寄予祈愿,唯求自身安好;藏族信徒则时时不忘自身修行,以求各自完满。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信仰形式,谁更能诠释宗教的意义不言而喻。后来在文殊院、峨嵋山,我们也看到了藏族信徒的顶礼膜拜,除了叹服他们信仰多蕴含的巨大力量之外,还会为汉族信徒的浮夸与偏执而感到可笑、可悲。
      
       
       

 说实在的,如果不是必须而为,郎木寺没有必要专程前往。当然我们没有去大峡谷和梅花鹿保护区,或许那里的风景别有风趣,我们不得而知。8点半左右离开郎木寺,我们找了一家牛肉面馆,吃了一顿牛肉面。一碗20元,略贵。但是味道确实很棒,可以这么说,自从2008年离开兰州后,那是我吃过最地道的牛肉面了。老板是临夏人,很热情,这让我又一次产生了淡淡的忧伤,怀念起了西北的苍凉。
       离开郎木寺我们原路返回,回到花湖。天空已经下起了小雨,伴随着雨水而来是阵阵寒风。高原的五月说是夏天,也是春天;说是春天,还像冬天。我开着车,慧慧坐在旁边,那两位睡意正浓。若不是我将车停下,怕是他们能一直睡到九寨。经过一番犹豫之后,我们还是决定冒雨进入景区。人均110元的门票加观光车,确实不算便宜,如果再配合着恶劣的天气与单调的草地,或许就显得更贵了一些了。算上我们四人在内,一辆观光大巴上刚刚10个人。看着工作人员身上厚重的棉服,我们才感到自己装扮的可笑。经过一段平整却单调的水泥小径后,我们来到了景点的第二道入口。这里有供游人观光的木栈道。看着别人游记里花湖美丽的照片,我们只能倍感自身的凄楚。伞被风刮开,人被风刮紧,只有两人依偎而行,才能为彼此遮风挡雨。这或许就是风雨同舟,甘苦与共。胡乱照了几张照片后,我们就匆匆返回。原本很长的木栈道,我们走了不到三分之一。一目可揽全景,全景也不美丽。就这三分之一的距离在风雨之中也显得格外漫长。几个藏族汉子牵着马匹唤我们骑马合影。我心想,若是头上顶着艳阳蓝天,这或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只怪老天不作美,我们也就如此别过了向往了很久的草原。
       从花湖出发,我们返回若尔盖,没有停留,没有进县,继续沿着国道开往川主寺。从若尔盖到川主寺140多公里,海拔逐渐降低,从高原到山地,起伏之间,景色也变化无常。但是无论怎样,没有见到热尔草原的蓝天白云,我们心中的遗憾可想而知。R与Y继续睡在车的后排,我和慧慧边开着车,边聊着天,时间过得也是很快。不到下午三点,我们就到达了川主寺。因为返程的时候还要住在这里,我们没有进镇,直接开往了此次旅行最重要的目的地——九寨沟
       

从川主寺到九寨沟130公里左右,全程盘山道,大约两个小时到达。蒙蒙细雨映衬着成荫松林,一路向下的快感由于发卡弯的出现而大打折扣。对于小车来说,最著名的九道拐其实并没有什么难度,或许因为公路两侧宜人的景色才会如此知名吧。距离川主寺不远的九黄机场将这片世外净土与喧嚣都市最紧密的连接。很多人选择乘坐飞机来往九寨黄龙,或许由于时间原因,或许由于身体原因,总之每个人都有决定自己旅行目的与方式的权力,我也曾考虑过是否要坐飞机到九寨沟。看着车窗外的景色,回想两天里的经历,我庆幸最终选择驾车来到这里。旅行的风景永远不在目的,沿途的风景有时候显得更加美丽。
       四点左右我们就到了九寨沟口。自从离开成都,在藏区高原上穿行了两天,好像时间回到了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只当到了九寨,我们才找回点现代的气息。九寨沟的盛名,享誉国内外,来到这里的游人似乎从未少过。看着攒动的大巴车与密实的人流,很难想象金秋十月,这里能否承受的住更多游客的压力。我们住在名人酒店。九寨有两家名人,一家很贵,一家相对不贵。一间夜192元的价格还算合理。在即将到来的旺季,怕是三陪的价格也未必会有称心的房间。没办法,这就是九寨沟,一个我唯一来过两次的地方。
     

  九寨的小吃不算丰富,价格略高。这里毕竟交通不便,很多食材的运输成本直接提高了产品的售卖价格。我们在小R的建议下,吃了一家名唤“小宇火锅”的火锅店,据说这是一家在四川比较不错的火锅连锁店。我们后来在成都闲逛的时候确实见过几家门店。只不过藏羌地区的火锅仿佛也缺少点四川巴蜀的味道。寥寥几人,氛围冷清。结帐时,虽然店家推出全品7折的优惠,但最后的价格还是要远远高于城市里的普通火锅店。
       我们吃完火锅已经晚上九点多了,之所以这么晚是因为在吃火锅之前我们看了一场名叫《九寨千古情》的演出。当你走近九寨沟的时候,道路两旁的路灯杆上连绵不断的广告牌鲜明的标注着”九寨千古情,你一生必看的一场演出“。在网上看评论,在身边问路人,好像大多数人都在推荐这部舞台剧。宋城演艺出品,导演就是他们的董事长,叫做黄巧灵。据说在杭州叫《宋城千古情》;在三亚叫《三亚千古情》;在丽江叫《丽江千古情》;在泰山叫《泰山千古情》,所以在九寨沟,也要上演一场千古情。全价门票270元,略高。不过很多当地人会在景区与检票口附近为你提供180至220左右的优惠票。我们通过小Y的朋友找人,从导游那买到的团队票价是150元一张。走进巨大的演出厅,如果坐满了或许得有三千人左右,我们到场的那一天的上座率几乎达到三分之二。演出共分为五个章节,从古至今,从上古传说到汶川地震,每个章节相互独立。有藏式的、羌族的、汉化的。就形式而言,会利用很多灯光特效与舞台特技。一会来一个天降水幕,一会来一个飞天下凡,一会来一个激光炫彩,一个来一个飞檐走壁,总之能够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但是,但是,但是,重要的转折说三遍!就内容而言,我只有简单的两个字:无聊。所以上述的特技在我看来只是哗众取宠。在此我向每位计划前往九寨沟的朋友们建议:如果你对舞台表演有较高的艺术要求,那就别去看”千古情“;如果你觉得娱乐至上,需要观感刺激,那去看看也无妨。
       总之,阴雨之中,我们行程过半,只求天公作美,第二天还我一个神奇的九寨。

第四天(5月23日   星期一)       九寨沟——川主寺       里程130公里左右
       这一天,清风朗日,薄雾闲云,一扫前两天压在心头的愤懑,不枉我们虔诚的祈祷。于是我们早早的起床,7点离开酒店,7点半排队买票,8点进入景区,18点离开景区,20点到达川主寺,吃了顿难吃的新疆拌面后回酒店睡觉。如果九寨沟的一天需要文字记述的话,或许这些就已足够。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物是无法被人类语言所记录与描述的话,九寨沟便是其中之一。
       倘若非要以攻略的目的叙述一下九寨沟一天行程的话,我只有几点需要说的:
       1、购票:网络订票无须排队;团队购票无须排队;臭不要脸无须排队。
       2、景点:第一必去五花海;第二必去珍珠滩及其瀑布;长海与原始森林可选择性前往。
       3、时间:少走路,多坐车,不吃饭,多休息,8个小时足够了。
       4、行程:按照自己对景区的喜好分配时间,如果必须放弃,那就放弃则查洼沟吧。
       总之,十年前我初入九寨便认为九寨之美世间少有。十年后我再入九寨,虽然少了一点震撼,仍旧为之倾倒,为之痴迷。其实我想说,九寨不单是文字无法描述的地方,甚至是摄影也不能诠释的美景。闲话少说,照片为证。

第五天(5月24日   星期二)       川主寺——黄龙——川主寺——松潘——茂县——汶川——都江堰——成都       里程440公里左右
       黄龙的景色不输九寨,那是在雨水丰沛的八九十月份。可惜这次五月之行,我们没能欣赏到最美的黄龙,所见之美恐不及盛时三分。听到一个团队的导游这样说:五月来黄龙,不进去会后悔,进去了也后悔。毕竟200元的门票加上行索道的80元并不算便宜。很多人喜欢黄龙,是因为这里更加高洁,圣雅,带有厚重的宗教氛围。若把九寨比作羌人的天堂,黄龙则堪比藏人的仙境,各有各的特色。不过正如九寨的美景未必在沟里,黄龙的精华也不一定只在池中。
       我们7点从川主寺的酒店出发。这里顺便说一下那家酒店和川主寺镇。川主寺镇因寺得名,或与郎木寺相同。只不过郎木寺有两座寺庙,此处仅此一家。它位于九寨、黄龙若尔盖的交通中心,我们这次旅行唯一一处经过三次的地方就是这里(双流机场除外)。正因为其特殊的地理位置,造就了此处相对较快的发展。几纵几横,街道林立,商铺与酒店相互交错。要知道这样的建筑规模在阿坝地区可以看作一个县城的体量,而此处也仅仅是个乡镇而已。我们住的酒店叫做嘉利尚雅大酒店,150元一间夜,真心不贵,卫生良好,位置不错,紧邻213国道。虽然早晨的煮鸡蛋有配额,但我还是多拿了一个。川主寺不比九寨沟,这里的海拔又回到一个临界点,3100米左右,等到了黄龙景区则实实的上到了4000米。不过来到高原已经三天,我已经完全适应了这里的氧气含量,所以也没有特别的感觉。很多人都说高原反应会受心理作用的影响,此次阿坝之行或许能为我未来进藏提供一定的心理支持。
       我们开了将近一个半小时的车程,才到黄龙,虽然距离也就50公里左右。但这里的盘山道几乎占据了全程。有一点值得提的是,从山下到山上,从雾到晴,从晴到阴,从阴到云,几乎一里一风景,一弯一气候。众多名山大山都有这样的特点,季节分明,气候诡异,比如说曾经我们到过的长白山,比如说未来我们将要前往的峨眉山。只可惜我们见得长白雪中池,未见峨嵋云上日啊!那是后话。相比之下,我感觉黄龙气候变化格外明显。走了一个小时左右,我们看到了一处观景台,这里可以清晰的望着雪宝顶,也能看到远处连绵起伏的群山。(这篇游记的头图便是采自此处高地)虽然我们没有看到黄河的落日,没有见到热尔的蓝天,但是此时此刻,我们站至高处,远眺四周,所有的遗憾都会抛掷脑后。假如你把自己想象成一只苍鹰,你便会在此处振翅高飞;假如你把自己想象成一匹骏马,你便要从脚下奔向远处;哪怕你只把自己想象成一头牦牛,你也能踏着草甸登上大地的脊梁。若不是黄龙还在眼前召唤,或许我会在此处长久的停留。听着风把经幡吹起,瞅着雪把高山装扮。回头再看,我将一直记着此处的风景;举目再看,我会一直向往着高山背后的那片青藏高原。
      

 回到现实,我们还得掏钱买票。坐上索道,你会发现黄龙的索道或许是你坐过最陡的一条。相比苍山大索道的游荡,铁力士山连环索道的变幻,这条索道短了很多,却也急也很多,他像一位硬朗的藏族汉子,从山脚毫无保留的奋力直上,越攀越高,越高越陡,越陡越快,最后近乎电梯式的上升,令人心跳加速,直呼过瘾。
       走下索道便是中规中矩的木栈道。十年前我来黄龙的时候,没有索道,也没有这条木栈道,更没有之后我们见到的黄龙云海。众所周知,看云海应该去泰山黄山峨眉山。那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黄龙是不可能有的,除非你上到雪宝顶上。可是偏偏因为这几天特殊的气候环境,我们确实看到了一片不大不小的”云海“,或者称之为”云湖“。山顶的阳光依然美好,打消了我们在山下的顾虑。总之,我们离雪山更近,离云湖不远,风景虽不及来途观景台上的高远,也能慰藉一下我们渺小的心灵。还是那句话:旅行的风景有她的随机性,遇到什么样的状况都应欣然接受。只不过这里要把欣然二字改为畅然。注意,是畅然,而不是四天后的怅然……
      

 从索道出口走到五彩池有一段坡路,较费体力。我很难想象当初自己如何从山脚直接爬上来的。真是岁月不饶人啊。提到五彩池,在旱季的时候也只剩下蓝绿两色了。不过哪怕只留下一种颜色,那一色也显得那么彻底,那么通透。丝毫不会削减其原有的神韵。当时剩下一个多小时的下山路,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了。两个字:没水!一个个干涸的喀斯特池子孤零零的携手相倚,好像看着头上的雪山祈祷夏季的到来。景区负责人或是考虑到我们淡季游人的感受,每个干池子旁边都会离一个牌子,上面放着丰水期该处的照片。说好听的,他们是怕游人遗憾,让我们看看美景的图影;说难听的,他们是故意挑逗游人的神经,让你们现在跑来!反正下山也很累,小R和慧慧走走停停,严重影响计划行程。看着一路的干池子,我们在12点半左右到了山下。因为当天必须返回成都,小R与小Y必须赶回南充,我们马不停蹄,开往回家的路。
      

 下山回到川主寺依旧一个多小时,依旧是我和慧慧在前面,一个开车,一个看路,那两位依旧睡得酣畅。如同从花湖到九寨我没有停在若尔盖,这次从黄龙松潘我同样没有停在川主寺。说真心话,我特别想在松潘停下来看一眼。那片古城墙正是我想要的味道。但是考虑到时间的紧迫性,我还是一脚油门继续向前了。直到一处岷江汇流处,我才停下车。从若尔盖郎木寺,从郎木寺九寨沟,从九寨沟到川主寺,从川主寺到此处,我没有算过有多少公里。这辆现代IX350陪着我走过了四天的旅程,在此我要将它还给它的主人,小Y了。很多人说开车累,我却享受着在山间水间山水间开车的感觉。不过现在想来,在那换人开车是正确的选择。因为从此开始,车水马龙,超车变得十分困难。好在小Y驾车技艺娴熟,不然我们不可能在八点就到达成都
       从松潘成都300多公里,沿着213国道,途径茂县汶川都江堰。其实从汶川上高速开始,我们就属于原路返回了。高速有段路稍有堵车(小R说他们不明白压车,只知道堵车),但是问题不大。如果你对自己国道超车的水平,尤其是超那些大货车、大客车、大油罐车有信心的话,那就放心大胆的自驾吧。从成都出发,走一走草原,看一看九寨,爬一爬黄龙,望一望雪山,再回答成都,这一定是一段你终身难忘的经历。
      

 回到成都,我们四个人经小R阿姨的介绍,找到一家叫做坎上坎的火锅店,位置可能在神仙桥附近。原本说好我们夫妻请客的,可最后还是被他们偷偷的把账结了。成都的火锅确实地道,比九寨沟的好,比大连的那简直要好上很多倍。不过小R和小Y却一直推荐重庆的火锅,说那才是正宗的。也许有一天我们会去重庆,也许有一天他们会来大连,我相信短短的四天未必能结下深厚的友谊,但一定会是真挚的友谊。可能很多朋友不会看到这里,我想在此偷偷的叫出他们的名字:小R,任攀燕同学;小Y,焉小川同志,真的很谢谢你们。
      后来,他俩把我俩送回酒店就匆匆的赶回南充了,据说他们十二点左右才到家,那时候我和慧慧已经进去的梦乡,因为第二天我们的成都之行就要开始了。

本篇游记共含11317个文字,34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羡慕你没有忘拍照片,我家某人相机忘带了!哈哈哈哈

2016-06-03 16:42

引用 sleeping 发表于 2016-06-03 16:42:06 的回复:

羡慕你没有忘拍照片,我家某人相机忘带了!哈哈哈哈

回复sleeping:不带相机会有更多精力用来亲身体验

2016-06-03 16:48

人间六月九寨沟 ,九寨沟的冰雪已消融,万物复苏的季节,九寨沟被春姑娘唤醒,悄然变化着,山野的桃花、杏花仿佛是在一夜春风里盛放了。这也预示着,九寨沟若尔盖大草原正式进入一年里醉佳的观赏时间。 九寨沟自助游包车,行程安排可以联系我 13795797020  QQ:937112581欢迎各位朋友来到美丽的九寨沟观光旅游

2016-06-04 10:48

你好,我是九寨沟旅游集团出租车公司的刘师傅,欢迎各位朋友来到美丽的九寨沟,有需要包车的朋友请联系我13795797020  QQ:937112581 欢迎你们的到来,在这边若有需要我会免费为你们办好一切的

2016-06-06 08:12

哇!刚计划去玩就看到这篇了,真是及时。

2016-06-06 10:54

引用 deanandmegan 发表于 2016-06-06 10:54:39 的回复:

哇!刚计划去玩就看到这篇了,真是及时。

回复deanandmegan:更多是些观感之类的东西,可能帮助不大

2016-06-06 14:02

你好,我是九寨沟旅游集团出租车公司的刘师傅,欢迎各位朋友来到美丽的九寨沟,有需要包车的朋友请联系我13778699346 欢迎你们的到来,在这边若有需要我会免费为你们办好一切的

2016-10-08 08:30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