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在南印次大陆用足迹划个圈/Day25-27:失落的魔幻之城——亨比Hampi/更新完毕

  • 出发时间/2016-04-15
  • 出行天数/30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11000RMB

失落的魔幻之城——亨比

新上传南印度亨比游记视频

先上几张亨比美景!!!

印度世界文化遗产亨比精彩视频

站在高处俯瞰亨比全景

亨比古城遗址的黄昏

亨比市场旁的维努帕克纱神庙

lotus mahal
莲花宫

亨比遗址详尽的地图

Day25:夜班巴士到亨比:与黑皮哥同床共枕的一夜

帕纳吉的最后一餐,晚上乘夜班巴士去亨比

         2016年4月14日/DAY 25/

        从老果阿回到panaji的旅馆,躺在床上吹着空调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下午6点退了房去楼下另一条街上同属这家旅馆的餐厅吃了晚饭~鸡肉三明治和红茶,然后背着行李去panjim paulo私人长途客运公司的车站。

        印度私人运营的长途汽车站都脏的不象样子:一块空地,四周围着铁栏杆,中间停车。没有厕所,停车场周围的草丛便成了旅们解决排泄问题的天然卫生间;停车场入口处一个铁皮破亭子就是车站办公室;一个几根破木棍和几张破竹席搭的快要倒下的亭子加上几排长条凳就是候车室。遇上下雨天停车场泥泞坑洼的路面连行李都没处放。

        我刚进这简陋的“汽车站”,将行李放在“候车室”长凳上,跑去门口的车站铁皮亭子“办公室”询问我的巴士什么时候到。一个长得还算斯文的印度中年人,一听说我是中国人,激动万分地握着我的手问我来自中国哪里。我说上海,他就瞬间慷慨激昂了~说他要去上海,我说很好啊,你什么时候来?然后他就开始大谈什么上海加尔各答很相似之类的话。我心想加尔各答虽然跟上海有很多相似之处:地理位置都在国土的东部入海口,都曾经是欧洲国家的殖民地和半殖民地……但是加尔各答的贫穷和脏乱到今天为止也是上海无法比拟的。加尔各答整个城市的基础设施还很落后,就在不久前加尔各答市内一座立交桥还发生了倒塌事件。这位大哥最后兴奋滴开始站在宇宙中心呼唤起和平和友谊,呼唤全人类的友好平等了。他还说如果中国印度携起手来,世界一定有更美好的明天之类。在外旅行什么奇葩都能碰上,不过这类站在宇宙中心呼唤爱的奇葩还是第一次遇上。我心想你他妈要是真有爱心就快点他妈的告诉我车子几点钟来啊,别岔开话题喋喋不休!  

       结果还是另一个工作人员告诉我开往亨比的过夜巴士晚点了,车要从果阿别的度假地开过来,到panaji就要延后一小时了(原定八点发车),没办法只能等!在印度一切都要耐心耐心再耐心!

       由于一个人旅行担心错过车次,我一次又一次跑到铁皮亭子那里去问车什么时候到。后来两个广东女孩和一对日本小情侣,以及一大帮欧美背包客陆续来到车站,侧耳听他们交谈确定都是去亨比的,足有几十号人。因此我不用担心了,坐在长凳上耐心等吧,反正他们上车我就上车!

       那群欧洲背包客都在20多岁上下,男男女女一大群,叽叽喳喳有说有笑,抽烟弹琴唱歌,一群女生还结伴去草丛里上厕所。我一直不喜欢这样一帮人组团出来,尤其来印度这样的地方。果阿在6、70年代是欧洲嬉皮士们的精神乐园,直到今天都仍是这些欧洲背包客的首选目的地。果阿这里的外国人比我在奥里萨和泰米尔纳德一路上遇到的总和还要多。

       好不容易熬到九点多去亨比的巴士才姗姗来迟。一上车所有人都傻了,这辆卧铺车他妈的竟然是一个铺合睡的(两个人的铺位中间无栏杆扶手)!两个人成双结对旅行还好,轮到我这种一个人出门的就要忍辱跟陌生人同床共枕了!

       也不是第一次来印度了,这个国家什么奇迹都会发生。那些欧洲佬就不干了,瞬间惊呼咒骂声四起!抱怨归抱怨!印度人可不理你!要坐就坐不坐就滚!

       于是抱着万事都能适应的心情我来到我的铺位前,里面半遮着的帘子露出两张年轻男孩的面孔,是两个欧洲大马猴!我笑笑说这是我的铺位,那个高个子男孩脸上马上露出不友好不欢迎的神色,偏偏我犯贱问了一句:“你们要换位子么”。谁知那个矮个子男孩还在那里磨磨唧唧唧唧歪歪,最后指指旁边的一个上铺和一个下铺告诉我都可以睡,可是那铺位上也各有一个欧洲马猴在啊!这时大部队人马上车了,我只好闪躲退让,狭窄的过道里我变成了那个最没素质占了过道的人!我心里很气!妈的早知道让他快点从我的位子上滚出来省的浪费时间!

       急忙在那个自私的欧洲人指给我的位子上躺下,看了一眼旁边的男孩子,个字高大、五官很像印度人,却跟隔壁铺位的另一个欧洲佬说着流利的英语,估计是欧洲印度移民吧!看他们也是一脸不情愿,不情愿也要睡啊?!难道你让我滚下车?你以为我不珍惜我的私人空间吗?你自私惯了就别出来旅行好吗?!

       上了车我就睡下了,没跟任何人聊天搭讪,因为我看到了那些背包客眼里的不友好。这辆大巴一路走走停停,不知停了多少个站,陆续又上来了很多印度人。不一会儿旁边那个欧洲大马猴就不得不“屈尊”跟一个大腹便便的印度男人同眠了。而我旁边的这位印度移民黑皮哥,长得不算标致,穿着背心短裤,两个人挤在一张不算宽的卧铺上,不得不跟他“肌肤相亲”,那滋味是黏黏的,我干脆穿上皮肤衣,一方面可以抵御空调寒气,另一方面也可防止“肌肤相亲”。这才沉沉睡去!

(未完待续)

Day26:初到亨比(2016年4月15日)

        2016年4月15日/DAY 26

       恍恍惚惚睡了一夜!天刚亮时车到了hospet,停车休息15分钟,hospet是离亨比遗址群30分钟车程的一个小城,也是乘火车来亨比必经的枢纽站。下车在车站旁的餐馆上了厕所,喝了杯奶茶,才清醒过来。

       夜班大巴在亨比世界遗产的据点~hampi bazzar一个小村落停下来的时候正是清晨,从车窗望出去,四处环绕着灰色的光秃秃的荒山,那些山上散落着仿佛从天而降的巨石——圆润如河滩上的鹅卵石。很像我在奥里萨邦去过的udayagiri和kandhagiri石窟群,很像在去tiruvananmalai路上经过的gingee城堡,大概南印这一带多是这类荒芜的巨石山地貌.

       地质学上的巨砾地貌(boulder)指的是粒径大于25厘米的岩石。巨砾的形成有很多种原因,包括冰川、火山活动等。像亨比这样的巨砾地貌,当无数的连绵不绝的巨石聚集在一起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产生了一种奇幻的感受,仿佛那些巨石是一夜间从天上散落人间的。而夹杂于巨石其间,不时能看到几座完全用整颗巨砾雕凿出来的神庙,就更加重了这种魔幻世界的感受。

       当别的背包客迷迷糊糊半梦半醒的时候,我是第一个抓起背包准备下车的,可是走到驾驶室旁的车门口我惊呆了:一大群旅馆的托儿们,像一群苍蝇闻到一颗臭鱼头般围堵在窄小的大巴门旁,似乎生生要把下来的游客活生吞活剥了一般。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份亨比的地图和旅馆名片,一见到我这块“老咸肉”那“群蝇”马上注射了兴奋剂般骚动着、互相撕扯着(毫不夸张)、无数双黑爪子挥舞着、似乎要把我一把拉进无尽的深渊之中……我都怀疑我从他们之中出来的时候是否只剩下一副白骨了。

       见到这场面我退缩了一下,笑嘻嘻拿出照相机拍了张留念,然后就怀着英勇就义的心情奋不顾身投入那黑爪子挥舞的“蝇群”,跳下大巴去取我的行李了。

       最后我这块风干的“老咸肉”被一个中年印度男拿下,而他口中说的那家旅馆正是我事先翻了lonely planet,正要去的那家。没办法!因为所有的突突车司机都是旅馆的托儿,大清早6点多都在等候这每天不多的几班巴士。你想自己叫突突车根本不可能。

       其实从下车的地方到旅馆几步之遥,付钱的时候狡诈的突突车司机口中的10卢比最后变成了100卢比。房间在旅馆二楼,老板娘是个印度大妈,彼时刚刚从汗水湿透的酣梦中醒来(本地人是绝不会舍得用空调的,而亨比这边出奇地热!),洗完澡头发半湿,穿着宽大长袍出来接待我。那突突司机称她为madame,空调间开价1500卢比被我还到1200卢比,确实比别处贵了些。老板娘说亨比电费很贵。

       接下来住进二楼客房的时候,突突司机开始缠住我说服我包他的车,鉴于他早上的“黑心”表现我一心想把他甩掉,却最后还是谈好了包车两天1800卢比。

       关好门窗打开空调略微休息了一会儿,准备早上9点半开始游亨比遗址,签证即将到期,我必须加紧步伐,赶在签证到期前回到加尔各答!没法像刚开始计划的那样悠闲地在印度四处游荡了。

(未完待续)

Day26:失落的魔幻之城——亨比 / 维塔尔神庙群

2016年4月15日/DAY 26/ 失落的魔幻之城——亨比Hampi

        南印卡纳塔克邦的世界文化遗产亨比

        我访问过数不清的失落的古城:诸如约旦佩特拉杰拉什埃及卢克索伊朗波斯波利斯黎巴嫩的巴尔贝克罗马古城、墨西哥的日月金字塔、帕伦克柬埔寨的吴哥遗迹,缅甸蒲甘泰国的阿育塔雅……他们或因战乱屠城、或因瘟疫肆虐、或因水源短缺枯竭、而最终沦为“废都”! 列举这份我探访过的失落的文明名单的时候我自己都有点惊讶。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那么痴迷这些失落的帝国遗址。当我想起某个曾走过的国家,脑海里马上就能闪现彼时的我在这些遗址废墟中穿行;在落日的余晖中欣赏美景感叹时间能摧毁一切的力量;感叹人类的渺小与伟大、人类那永无止境的创造力和破坏力,感叹宇宙间万物的成住坏空;想象着自己是那些古人中的一员居住在昔日繁华无比的城市中、经历过人生的生死无常爱恨离愁。时间仿佛凝固在那一望无垠的废墟中,而人类最复杂最诚挚的情感仿佛已雕凿进那些千百年不朽的石头,最后等待时间将它化为尘烬。

        我不是不喜欢那些阳光沙滩雪山高原,只是觉得它们远没有那些“废墟”对我更具有吸引力。

        而亨比,是一个充满魔幻感的昔日繁华帝国的“废都”。

        一切应了那句“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一个昔日统治了整个南印度的毗奢耶那伽罗王朝(Vijayanagara,意为“胜利城” )的首都“毗奢耶那伽罗”(这个名字来自于其首都毗奢耶那伽罗城,也就是今天的亨比)仿佛一夜之间幻灭成梦幻泡影。

        毗奢耶那伽罗王朝(Vijayanagara是印度历史上最后一个印度教帝国,建立于1336年,直至1565年被德干高原的伊斯兰教苏丹国所侵略。侵略者血洗和掠夺了城市,约十万居民被屠杀。

        亨比在古印度史诗《薄伽梵歌宇宙古史》和《摩诃婆罗多》中以Pampa Kshetra这个名字为人所熟知,在《罗摩衍那》中则被称为“Kishkinda”,在这里罗摩王(《罗摩衍那》中的罗摩,是十车王的大儿子,被认为是毗湿奴的第7次化身。正统印度教中罗摩是一手持弓,身后背箭的形象。)遇到了猴王哈努曼、Sugriya神和他的部落。罗摩王与他们一起协作从十首魔王罗波纳手中救出了辛多女神(罗摩王的妻子)。因此亨比从古至今就是一片有着悠久历史和强大的灵性力量的土地,也曾经是德干平原地区最强大的印度教首都。从这座城市成为一座被城堡的高墙围筑起来的城市后,它一度曾拥有100万人口。其规模甚至超过了古罗马城。为了加强中央政权并提高国家团结,其统治者布卡一世曾宣布平等对待毗奢耶那伽罗王朝的所有宗教,包括印度教、耆那教、天主教、伊斯兰教和犹太教。这在世界历史上也实属罕见。

       早九点亨比的太阳开始炙烤大地,令这个本来就巨石阵密布的地方变成了一只在火上满满加热的平底锅,而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就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九点半准时下楼,踱到巷子口一家换外币的私营店铺前,询问有没有换外币服务。老板的哥哥去找不知道晃到哪里去的弟弟回来做生意。站在店门口等人的时候早上那个巴士站“截”住我,又极力撺掇我包车的突突司机哥突然骑着摩托车出现,说:“你为什么在这里换钱啊,旅馆老板娘Madame那里就可以换啊。” 就这样肥水不流外人田,我被“挟持”回旅馆,突突司机哥骑着摩托帮我去别处换了钱,他抽了佣金。一早上不费吹灰之力他就赚了两笔。之后他又按原先谈好的包车两天1800卢比把我“转包”给另一个年轻的突突司机。中年司机哥话锋一转告诉我明天由年轻司机哥陪我去河对岸游玩,乘一个当地特有的竹编小圆舟到河对岸,然后租自行车骑行到几个神庙遗址。我当时就提出异议:如果一样要我自己骑车游览我为什么还要雇一个人陪我,我自己可以找路啊。最后我决定只包一天突突车。中年突突司机提出如果一天就是1000元,我想了下就答应了。

       亨比市场是一个小村子,村中心有一座南印风格印度教神庙Virupaksha维鲁帕科沙至今仍在使用,村子位于遗址群的西北方,我们第一站去的是东北方2公里外的vittal 神庙遗址。

        Vittal神庙建筑群被认为是亨比遗址群中最为璀璨夺目的,建于16世纪。很多旅行杂志上刊登的关于亨比的照片大部分都取景自这座神庙。中国人对亨比的了解也多源自成龙的电影《神话》中在这里取景。


       突突车把我放在离神庙入口有一段路的入口,买票乘景区电瓶游览车到神庙门口。vittal神庙门票已经涨到了500卢比,不过比起国内那些门票价动不动就一、二百的景区,这里已经是小巫见大巫了。而印度国民的待遇是20卢比门票价,只合2元人民币。

        这座神庙是一座长方形庭院,整座神庙融合了多种建筑形式,集中了亨比最精美的石雕艺术杰作,传说是为供奉从Pandharpur带来的一尊神像而修建的。庭院中央是一座毗湿奴马车造型的神祠,是整个神庙建筑群中最醒目的建筑,其上的雕刻十分细腻,据说马车的轮子还可以转动。马车内部有Garuda的神像雕刻。

        神庙群于Krishnadevaraya在位期间开始修建,然而至今这项浩大工程仍未完工,但这并不影响它作为毗奢耶那伽罗艺术的杰出代表。

        往里走一左一右两座神祠,右侧的“音乐柱大厅”外部装饰有纤细的石雕音乐柱,敲打是会产生音阶。据说是代表了81种印度传统乐器。如今石柱已经不允许击打以免遭破坏。主神庙内部的圣所采用了一种水面的镜面反射的设计来照亮圣所。在入口的左右两侧还各有一个婚礼大厅和祈祷大厅。

        站在神庙的开阔的庭院里,可以越过围墙看到四周远处的石头山,神庙内人不多,正好可以慢慢欣赏那些雕刻艺术品。这里的石柱柱式别具风格,远远比古希腊罗马的柱式更轻巧灵秀。尤其是音乐大厅的石柱,仿佛纤巧的仿佛无法用石头雕凿出来。

        神庙群主入口出来右转顺着路牌往北走,没想到我一直胡乱走走到了河边的一座小神庙。

(待续)

{背景资料}在14世纪初,穆斯林教的侵略者打败了印度南部印度教王朝,但始终没有长期占领这些地区。他们所导致的破坏引起了当地人的不满,加强了有印度色彩的民族教主义。两个名叫哈里哈拉(Harihara)和布卡(Bukka)的兄弟拜了一位名叫印度教隐士为师,放弃了伊斯兰教:几年之前,在1327年,他们曾被德里苏丹国的军人所俘虏,并被迫接受伊斯兰教。

哈里哈拉一世建立了毗奢耶那伽罗帝国的第一王朝”桑伽马王朝(Sangama,1336年-1486年)。1343年,Ballala III被马杜赖素丹所谋杀,布卡趁机占据了曷萨拉地带。十年之后,毗奢耶那伽罗的军队击败了马杜赖素丹并辅佐本应继承王位的Sambuvaraya登位—尽管实际权利把持在布卡一世的手中。从1358年起,在毗奢耶那伽罗王朝与巴曼尼素丹国之间爆发了一系列的边境战争。为了加强中央政权并提高国家团结,布卡一世宣布平等对待毗奢耶那伽罗王朝的所有宗教,包括印度教、耆那教、天主教、伊斯兰教和犹太教。另外,布卡把各种官位赐给儿子和亲信的将军,废除当地的小君主。

诃里诃罗二世(1377年-1404年)继承父亲布卡的王位,1378年他趁著北方巴赫曼尼苏丹国阿拉丁·穆贾希德沙阿的死亡,派兵占领果阿、Chaul和Dabhol等关键的贸易枢纽地区,把帝国向西北部发展。然而,毗奢耶那伽罗军队被巴曼尼人所击败,被迫撤退,受到了极大的损伤。1399年,在德干高原上饥荒遍野,民不聊生,双方签订了无利和平条约,这个条约对毗奢耶那伽罗王朝不利。

 

Day26:亨比/Varaha神庙&石阶码头

 Day26:失落的魔幻之城——亨比Hampi  ///  Vahara神庙和石阶码头

        从Vittal temple出来,我没有乖乖乘电瓶游览车回景区门口,因为我看到一块牌子,顺着vittal神庙南侧的路一直向西南方顺着Tungabhadra河走,可以步行走到小圆舟“码头”。

        这条路从宽敞的土路一直走到崎岖小路,直到“没有了路”。路上满目荒芜,四周一片寂静,只偶尔可以看到衣着花花绿绿的印度人成群结对路过。远远近近全是大块的巨石和巨石山坡,以及散落在这些巨石地基上的形形色色的石雕的早已弃置不用的神庙。那些塔门上还残留着精致的雕刻。

        我想起了那首歌:“达坂城的石头硬又平”,我没去过达坂城,但是我想其中的景色是不是就是这个样子?

        远处的寺庙传来了阵阵鼓声,河边某处升起了炊烟。我的脚步循着那鼓声的召唤脚步挪移。不一会儿一大片石头河滩、成片的石阶、一座漆成白色的小神庙和庙前巨大条石砌成的庙前列柱长廊静静呈现于眼前。太阳正渐渐为这只“平底锅”般的石头大地加热,我也不知不觉在毒日头下行走了1公里。河边的这些景色此时如同电影镜头逐渐拉近,几个赤裸着黝黑身体的男人正在河边沐浴。几只竹编小圆舟停靠在河岸上。这里的一切都很有趣,包括那小圆舟,有点像我们中国南方采菱角的那种圆形小船,只是它是竹编的,圆圆的像一只巨碗,外面覆上了布料,涂上了厚厚的估计是沥青一类的防水材料。 

       河滩也是一大片坚硬平坦的石头。上面整齐地开着方形的槽,我推测以前这上面也曾经覆盖着一片石砌前廊,为小圆舟码头的人遮挡阳光。在石头河滩上我还发现了雕刻于其上的湿婆林迦,旁边的巨石上还有几处小小的不起眼的毗湿奴神的小浮雕。

        沿着那片不平整的石阶走上那石砌神庙前廊,几个“造船”工人正在为竹编的小圆舟绷上涂了沥青的布。仔细看小圆舟是用竹子编织的,编织工艺显得比较粗糙,绷在小船外侧的布上有些还有绣花,似乎取自废弃的旧衣服废布,有些则直接用尿素化肥大米包装的编织袋制作,一切都是就地取材。

        我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小圆舟的制作过程,又跑到河边去看那神奇的小船。一个穿红背心的印度帅哥远远招呼我是否要乘船,我问了价钱,半小时300卢比,旁边一个男人又贪心地撺掇我选择坐一小时的,说是可以带我去看河边很多处神庙遗址。我摇摇头走开了。红背心哥又在身后召唤我,我想想算了,一个人乘没有人share不划算。 

       在神庙旁的庙廊下一个下半身裹着白色隆基的大叔用不知什么语言招呼我过去,印度的语言很多元,不同的邦使用不同的语言。我走到那长廊下一看,旁边堆着大水桶大锅子,锅里的米饭和dal已经煮好冒着香气。原来是印度寺庙里的“斋饭”开饭时间到了!我去年一月在阿姆利则的金庙(锡克教)也享用过此类寺庙斋饭。没想到在这个满目苍凉的偏僻小村庄的小庙里也有这种“斋饭”。

        大叔热情地招呼我进庙廊,人群中还有一个白人男子。我挑了一块空地,随着人群成排坐下,另一个大叔开始发“餐具”~一片芭蕉叶,倒了点水在叶子上用手搓洗,然后分饭的分饭,分咖喱豆汤的分豆汤。

        印度到今天还是个农业为主的国家,每年政府会下拨大量的粮食给寺庙,然后寺庙会定期烹制成素食,免费分发给那些街头乞讨者、流浪汉、苦行僧和信徒。这样的饭摊不仅在寺庙里,在大城市街头随处可见,任何人都可以排队领取一份虽不丰盛但可以填饱肚子的餐食。因此像三年自然灾害饿死人这类事情从没在印度发生过。再想想中国的某些寺庙似乎罕有免费的斋饭,进山门还必须花钱买香花券,完全没有“随喜功德”。 

       这餐饭的内容只有大米饭、咖喱豆汤和一种黏糊糊的用椰蓉做成的甜食。简单到极点,但吃不饱可以无限量添饭。那芭蕉叶“盘子”由于完全是平的,汤汁盛在上面会流出到石头地面上。而且没有勺子只能用手抓着吃,也是很有难度的。庙里的这几个工作人员大叔不时要为我添饭,我摆摆手谢绝了。心怀感激吃干净盘子上的食物,卷起“盘子”丢到庙廊后的角落,在水桶里舀水洗了手,分食物的大叔看看我,做出吃饭的动作对我笑笑,意思是问我吃饱了吗。回头看到那个白人男子吃得正香,看来也是一个跟我一样心大、适应力强的人!没想到早上没吃早饭,一路胡乱摸索着走到这座神庙竟然赶巧享用了神“赐予”的一顿午餐。不免心生感激,走到旁白的蓝白相间的小庙里,脱鞋进庙向神灵的“款待”表示感谢。

       沿着来时的路走回到vittal神庙,路上又经过几棵大榕树,那榕树垂下的气根上悬挂着无数包裹着碎布的石子,远看密密麻麻像某种宗教仪式的场景,也许是人们向这棵拥有灵性力量的大榕树祈求祝福的当地特有的方式吧。就像西藏的玛尼堆一样。

       走到另一个河边码头,几个当地人正在空地上野餐,在河里沐浴,旁边一块铁牌子上画着一只可爱的鳄鱼,以及“小心鳄鱼”的标语。心中充满疑惑:“这地方怎么会有鳄鱼?”

       走到vittal神庙庙门处,乘电瓶游览车回景区入口。车上身旁坐了一大堆来自海德拉巴(我行程的下一站)的一家建筑公司的人,东拉西扯跟他们拉了几句家常。他们都很奇怪我为什么一个人出来旅行。我说为什么不能一个人旅行?我还开他们的玩笑说:“你们一大帮男人自己出来开心快乐为什么不带着老婆孩子同行?为什么把老婆丢在家里洗衣烧饭?”他们笑着说在印度家人是不能跟朋友一起出门旅行的。

       在景区门口跟他们告别,找到树下正等我等得百无聊赖的突突司机小哥,他笑着问我怎么在里面那么久?他一直等了我几个小时。我说我走了很远一直走到河边小圆舟码头。他没有作声,其实那个码头从亨比bazzar我住的旅馆抄一条不能走车子的小路也能到达。只是他开突突车必须要绕很远的路从南侧过来。

       也是中午一天中最热的时候,我跳上突突车继续我的亨比遗址探索之旅。(待续)


Day26:亨比/皇后浴室&皇家围场&莲花宫&象厩

 Day26:失落的魔幻之城——亨比Hampi / 皇后浴室&皇家围场&莲花宫&象厩

        正值中午时分,阳光曝晒着这片巨石之地,我加紧了脚步想快速浏览完亨比遗址,明天下午6点多的火车赶往海德拉巴!没办法,留些遗憾待下次来慢慢弥补吧。

      突突车带我去的第二站:皇后浴室~一座小型的用灰泥修建而成、混合了印度教和穆斯林风格的皇家沐浴游泳池。有一条水沟将外面的水引入内部中央的水池。不大的院子,雕刻装饰也不算精致,我走到内部正要顺着阶梯走下干涸的浴池的时候,被看守浴池的老婆婆告知不能进入水池中,不明白为什么。

        继续向西北方向走不远处是皇家围场,昔日毗奢耶那伽罗都城的核心区域。

        皇家围场有两个入口,突突车停在北侧入口,我顺着设计成曲折形状的步道走进围场,入口步道前有一扇雕刻精美的石雕神庙门放置在地上,昔日这两扇门曾安装在北入口处。

        离北入口最近的是一座80平方英尺的、高22英尺的长方形阶梯平台。被称为“胜利之屋”Mahanavami Dibba”。由Krishnadevaraya 王为了纪念他征服奥里萨邦而修建。如今只留下了这座有着精美浮雕的基座。基座分为几层层叠而上,其上的浮雕表现了一些狩猎、舞蹈和神话故事场景。

        基座平台的南侧有一些有趣的浮雕,第一排是一队行走的大象,旁边一幅浮雕则表现了波斯国使者向国王朝觐的场景;还有一幅则表现了印度教节日胡里节的场景。 

       平台上有一些孔洞据说是古时用于照明装置的。旁边有一些地下室单元以前是用于讨论国家机密的密室。

       在平台上遇到了一大家子来亨比旅游的来自海德拉巴的印度人,印度女孩的爸爸邀请我跟家人合影,然后又问这问那,小女儿问我叫什么名字,我说我的名字是“Hao”,然后一家人就窃笑。我问小女儿为什么笑,她说在他们乌尔都语里“hao”是蛇的意思,我说蛇很好的,印度有蛇神那迦,在中国蛇神就是龙,生肖蛇就是小龙。而我正好属龙!

        印度人爸爸手里拿着Lenovo的平板电脑到处拍照,我自豪滴说这是中国的品牌,印度的手机和电子产品市场几乎被中国品牌占领了。注重实惠的印度人似乎很少有人用苹果。

        皇家围场内的建筑从Mahavanami dibba胜利之屋平台上望去全部只剩下基座和低矮的围墙废墟。这里曾经是毗奢耶那迦罗帝国统治者的生活区、行政管理区和军事区。行走在这些残垣断壁和残存着雕刻的建筑基座之间是一种奇妙的体验。当我环视着周围这些毗奢耶那迦罗城的遗迹,看着这些贫瘠荒芜的石头地上散落着的神庙、宫殿和城墙。心中对这片废都产生了一种神秘的情感,一种源自那些曾经在久远之前统治过这片土地的权势者的权利暗示和精神指引。我们也许会好奇:如果如果当年没有穆斯林的入侵迫使这座城市的居民永远抛弃他们的家园而颠沛流离,这座本来就已无比繁华的都城会发展到什么程度?

        皇家围场的下一站是莲花宫Lotus mahal,一个很女性化的名字,也是一个有趣的地方。皇后当年曾在这里休息和小睡。这是一座带有莫卧儿风格的两层亭阁式建筑。名字源自其像莲花花瓣一样造型的嵌壁式的拱门。

       在莲花宫的旁边遇到一个来亨比旅游的印度背包客,聊了会儿关于印度的历史和建筑。一个跟我一样对人类文明有强烈兴趣的旅行者。

        从莲花宫继续向里走,这旁边的几组建筑群都被高大的围墙环绕着,相隔一段距离都有一座美轮美奂的瞭望塔,里面东北方一组巨大的长条形带有一排半球形拱顶的建筑就是象厩。这里曾经圈养着王室用于庆典和宗教礼仪的大象。

        接下来是Hajara Rama神庙,意为“一千个罗摩”之庙。寺庙的外墙上的浮雕最为引人注目:成群的大象、马匹,军队和士兵以及女舞者等等形象。寺庙院落内墙的一些浮雕描绘了一些源自《罗摩衍那》的故事场景。在神庙圣所中看不到有神灵供奉,但是可以想像当年王朝统治者们络绎不绝来到神庙里拜神的情景。

         Hajara Rama神庙毗邻中央皇宫建筑群,这个神庙的名字由来不详,或许是因为它离皇宫太近,

        今天亨比遗址群的最后一站:Ugra Narasimha神庙,在回亨比巴扎的路上在一片农田边突突车停下来,从一条小路走进去,再往右转没多久就看到一座没有顶只有围墙的神庙。里面供奉着亨比遗址最大的石雕神像~一尊纳拉辛哈的坐像,高度22英尺,据说是从一整块巨石中雕凿出来的。这尊雕像是在1528年左右。

       Krishnadevaraya王在位期间由一个婆罗门出资制作的。尽管曾遭到过损毁,这尊雕像有四只手臂,坐在由蛇神那迦的七个头伸展形成的华盖之下。雕像在被毁坏前它的膝盖上曾端坐着女神拉克希米的小雕像。不远处的神祠里则供奉着亨比最大的高度三米的被称为Badavilinga的石雕湿婆林迦,由黑色石头雕凿而成,供奉林迦的内部神祠没有屋顶,林迦被环绕在由一条水渠引入神庙的水中。

       回到旅馆已经精疲力尽,汗水湿透了衣服又被艳阳晒干,身上脸上都晒得冒了油,突突车把我送到guesthouse楼下的“停车场”,突突司机小哥不出所料在我付了1000卢比一天的包车费后又可怜巴巴地讨小费,我给了40卢比司机小哥用便秘般的表情示意我太少了。我说我本来就省略了几个景点,下午四点就回旅馆了,1000卢比包一天车已经很贵了还来要钱。小哥又说1000卢比是给他的“老板”的,他到手的报酬很少。我懒得再跟他啰嗦,印度人黏糊糊的德行我都习惯了,转身去巷子口买冰汽水去了。

        回到二楼的房间发现房间里很热,开了会儿空调也没用,那床垫、床上的被单摸上去都有点烫手。风扇打开也没用,连空气中的燥热似乎都降不下来。去卫生间冲凉,水龙头里的水竟然是热水!这样的情况在沙漠边缘的拉贾斯坦都不曾遇到。

       洗完澡又洗了衣服,在温热的床上躺下,睡了一会感觉还是热,直到迷迷糊糊睡着了体内的燥热才平息了一点点。

       一直睡到天擦黑,亨比这地方似乎脚下的巨石大地、巨石山都在白天足足吸收了太阳的热量,然后在晚上热量开始释放。房间里的空调在印度其他地方我是可以开一会儿停一会儿的,但是在亨比空调似乎失灵了,也许是我房间的空调匹数不够,也许制冷功能不好,总之房间里还是热。我醒来开了房门,关了空调,旅馆老板娘那见了人永远面无表情也不打招呼的老父亲从早到晚都坐在楼下菩提树下乘凉。门外似乎有了点风,虽然是温热的风也似乎比房间里凉快些。房门正对着的就是亨比的中心——virupaksha神庙那高高的白色塔门,塔门上此事亮起了灯光,背景的天空现出最后一丝橘红色的暮霭。我换上衣服决定到virupaksha神庙旁的村里走走。

       楼下停突突车的空地向北穿过去就是村子中心,集中了很多家庭旅馆、餐厅和工艺品店。三三两两的村民开始在庙前的大路上散步纳凉。不远处的被路灯光笼罩着的神庙塔门比白天看起来更美。我穿过庙门前的大路,走进河边的村中心。估计是房间里太热,店主和店员都坐在门口边乘凉边聊天。在小巷里转了一圈发现所有的外国人都不约而同聚集在一家名叫“芒果树”的餐厅,从窗户可以看见宽敞的餐厅里有欧美人也有我昨晚在大巴上遇到的几个亚洲人。再看看其他餐厅似乎都生意惨淡无人问津。而我是最讨厌一大堆外国人凑热闹的,随便找了一家餐厅坐下来点了份炒饭。

        招呼我进店的中年男人还拿来一本外国游客的留言簿跟我推销他的马杀鸡,我笑笑说明天吧,今天我想早点睡。

        亨比巴扎小村子里有几家英文书店,饭后我逛了逛,买了两本关于印度教的书。在买那本《摩诃婆罗多》的时候,书店里的伙计把一小瓶带着纸盒包装的威士忌摆在书店橱窗的书旁,对我开玩笑说:“朋友!这是一本很不错的书!” 我笑着答道“:是本可以令你头脑保持清醒的书是吗?”旁边店里的女孩们都笑了。

       乘着夜色回到旅馆房间,仍然是闷热难忍,开了空调把椅子放在空调下可以直接吹到凉风的地方看了会儿书,才感觉舒服了很多。

        而那床上的热度,在后半夜才似乎渐渐随着室内温度降了下来。

        这一夜无梦,在这座曾经的帝国梦幻灭之地。

(未完待续)

Day27:失落的魔幻之城——亨比/维鲁帕克沙神庙&石阶码头

 Day27:失落的魔幻之城——亨比/维鲁帕克沙神庙&石阶码头(续Day26)

       亨比座落于Tungabhadra河的南岸。乘小圆舟渡过这条不宽的、河岸边布满乱石滩的小河,北岸的东北方就是Anegundi阿涅昆迪,一座历史上被称为Kishkinda的小村子。这里曾经是毗奢耶那迦罗的旧都,后来才迁都到河南岸今天的亨比遗址之所在。印度教传说中这座村庄曾经在古印度史诗《罗摩衍那》中被称为Pampa Sarovar和“婆黎Vali之都”。

       今天放弃了去Anegundi转转的计划,决定去村庄中心的Virupaksha神庙和河边转转,如果有时间就坐小船去河对岸。

       太阳刚露脸亨比就开始了一天的烘烤模式。早九点把行李扛到guest house一楼,老板娘madame家的老人已经早早坐在一楼乘凉了。存好行李,点了份旅馆里的煎蛋加吐司和masala茶早餐。补充好体力就抄近路加入了virupaksha神庙晨祈的人群。

       这座神庙里供奉的是Virupaksha神——湿婆神的一个化身和他的配偶,女神pampa潘帕—宇宙创造者因陀罗(大梵天)的女儿。潘帕同时也象征着村子旁边的那条Tungabhadra河。这座神庙是整个亨比唯一仍在使用的大庙。

       远远看到Virupaksha的神庙乳白色的塔门前耸立着高高的深檀木色木雕马车,据说20几号是湿婆节,这高耸得跟神庙塔门一般高的马车在节日那天会被用于宗教游行,成千上万的信徒会在节日当天推动马车,庆祝Virupaksha神与pampa女神的婚姻。就在节日的前几天可以看到马车在神庙前的搭建过程。

       买了门票脱鞋入庙,穿过170英尺高的白色雕刻塔门。神庙的外庭有几个小型的神祠。入口左手边的廊柱大厅里,一只象头上用彩色提卡粉画着吉祥图案的“神圣大象”在一个男人的陪同下,正在为信徒和游客赐福。我也掏出20卢比加入了祈福的人群,旁边坐着的人口里发出一个信号,大象用鼻子熟练的一卷,20卢比被送到男人手中,然后象鼻在我头顶轻轻拍了拍。我的手触碰到了毛茸茸的象鼻,似乎还摸到了一点黏黏的鼻涕。

       顺着左侧的通道往里走,两侧的廊柱大厅有很多猴子在悠闲地四处游荡。这座神庙不大,廊柱大厅的石柱上的雕刻值得一看。走了一小段路眼前就是神庙中心的神祠。神祠顶部装饰着关于湿婆神的壁画。我加入了祈福的男人中,排队踏上石阶进入庙中心的石雕圣所。圣所内部供奉着一个雕刻着湿婆脸的林迦,公牛南迪的雕像则一如既往地被安排在湿婆林迦的对面。我随着这群印度人进入闷热的石室圣所,祭司在每个人手上放了几滴圣水,我也学着前面的印度人将圣水点洒在额头眉心,然后在出口的一个装着白色粉末的石槽里抓起一把白色粉末涂抹在额头上。

       在virupaksha的北侧门出来有一个方形水池,旁边就是河边亨比巴扎的小村子。

       我又进入神庙从东侧入口出来,去村子里的几家可以订火车票的旅行社问了一下,从海德拉巴到加尔各答的火车票依然是很紧张的,无法确认可以买到票。实在没有办法只好从海德拉巴飞回加尔各答了。如果不是因为签证即将到期我其实还是蛮想再继续在印度流浪。而由于cleartrip更改了订票付款流程,加上我忘记了IRTCT印度铁道部官网的密码,使得这次订火车票麻烦重重,只能一路借助当地的旅行社的帮助。

       从virupaksha神庙前的大道一直向东直走,正面对的就是一座名叫Matunga的小山,山上正对virupaksha的是一尊公牛南迪的巨大石雕。大道的两侧有很多废弃的廊柱式石头建筑,整齐排列于大道两旁。想必这就是古时候的曾经繁华无比的亨比巴扎了吧!

       在爬上南迪雕像坐落的这座小山脚下,笔直大道向左侧东北方向一转进入了一条小土路,没多久就可以看到Tungabhadra河了,我猜测这条河在当地人心目中有着与恒河一样的神圣地位,因为我看到了河边空地上散落着几幅抬死尸的担架和火烧尸体余下的灰烬。不远处就是空阔的散落着大大小小巨石的河滩。河面上飘着一只竹编的小圆舟。

       我感觉我走得汗流浃背,皮肤开始走油,尽管刚刚路过椰子摊时喝了汽水,还是觉得喉咙冒烟,在一颗巨石的背光处休息了一会。看到一个路过的印度背包客在与当地向导说他今天要乘小圆舟去河对岸爬几座石头山,然后去东侧的Anegundi,在徒步回来乘小圆舟回到这里。头顶的太阳正在升温似乎随时要把大地上的一切融化掉,我心里暗忖印度人真耐热!晚上还要赶火车!我情愿找个阴凉的地方呆着看看形形色色的过路人。

       继续向前走,穿过几块巨石形成的山洞拱门,我发现我竟然来到了昨天从vittala神庙走了两公里所到达的那座白色的kodandarama神庙和庙旁的那片石阶码头、列柱长廊所在的河道转弯处。不知不觉竟然又回到了昨天吃神庙免费“素斋”的地方。从旅馆走过来也就只有1-2公里的路。我在庙前柱廊下的石凳上坐下来,昨天是一个白人女人带着孩子坐在这里乘凉。我远远看到河边那个印度背包客和他的向导正在跟一个船工小哥说他们的路线、讨价还价。他们讨论了半天最终印度人还是放弃了。不知是价钱没谈拢还是印度背包客要去的地方太多。

        后来我在河滩上四处张望时,一个穿橄榄灰色上衣的印度船工小哥问我是否要乘小圆舟,他可以带我去看很多神庙遗址。他开出的价钱别昨天的红背心男还要高。而且我一个人乘不划算,我摇摇头作罢,而这些河滩上的船工似乎都并不急于做成一笔生意,并没有主动降价,也没有穷追不舍。

        回到那座庙前柱廊下坐着休息,橄榄灰上衣小哥坐过来跟我聊天。他说他住在附近的一个小村子里,靠制作这种外覆防水材料的小圆舟和为游客摆渡为生,四月到九月是印度一年中最热的一段时间,他们的生意也就冷清了很多。他们似乎并不很急切要赚很多钱,日子慢慢地过,赚钱和紧迫感这些事似乎他们完全不介意。

       中午了,一天中最热的时段,柱廊下的船工们都就地而卧开始睡午觉,船工小哥拿出一种树叶卷成的土烟来跟我分享。这种我在柬埔寨也见过类似的土烟,价格超便宜,味道也不冲。小哥没带火柴,于是招呼着柱廊下一角一群正在做饭的、穿着橘红色僧袍的巴巴,一个花白胡子的巴巴笑着过来递上火柴。我借机学着昨天晚上买的那本书上对这些苦行僧的尊称“babaji”称呼眼前的这位“断念苦修者”。他愣了一下随即笑了,很随和的样子。

       我在加德满都的博舒伯蒂纳特(俗称“烧尸庙”)也见过这些印度教巴巴,可是那些显然是冲着游客拍照而刻意装扮的“巴巴”,当年一个当地朋友的告诉我给几十卢比就可以了,一个巴巴在我转身离开的瞬间因为嫌钱少显得很愤怒,骂出了一句“fuck”。

       那印度土烟的味道确实很淡,我点点头笑着跟巴巴道谢,船工小哥告诉我不要对巴巴说英语。不远处的靠石壁的角落里其他三四个巴巴已经烧好了午饭,一个巴巴端着不锈钢盘子走过,那午饭似乎烧得比餐厅里的香,我可以看到那码在盘子上的蔬菜咖喱,这时我意识到我大概饿了

       船工小哥又聊起了他的婚事和女友,他说他明年就要结婚了。像一路上遇到的印度人一样,他问我为什么一个人旅行,我说为什么不能一个人旅行,我用下巴指指那些巴巴说,他们不也是一个人吗?自由自在无牵无挂不是很好?

        我又翻出手机里那张昨天在河边拍的警示牌问他这河里是否真的有鳄鱼,他笑说怎么可能,那只是为了吓唬那些游泳者,河底有很多大石头,有些人在跳进河里时头会撞到那些石头。

       我又聊起了那些巴巴,他们中大部分都来自社会底层,其中也不乏印度中产者,在神的感召下毅然剪断尘世的联系,选择过一种最谦卑最简朴的苦修生活。几位巴巴吃完午饭开始洗盘子午休,我之前尊称过的那位巴巴解开围在身上的布光着上身去河边汲水沐浴。

       该回村子里吃午饭了,我踱回亨比市场旁的村中心,路过一个摆地摊的吉普赛老太太正在卖镶嵌着小镜片的刺绣工艺品。这些工艺品似乎比拉贾斯坦当地工艺品店里卖的东西更质朴,没有那种批量生产的痕迹。

       我问老太太是不是来自拉贾斯坦。她说是并一再强调“gypsy!gypsy!”还搞笑地对着小包上镶嵌的小镜子照着臭美。挑了两个小包还价到500卢比成交!

       与昨晚的情形一样,村子里的餐馆似乎永远只有那家“芒果树”生意好有客人。我决定试试这家,进门发现开阔的店内中间席地的座位已经坐了好几桌欧美游客。店里的“装潢”其实很简陋,那摆的满地的靠垫竟全是长方形的枕头,花色也不协调。

       点了份炒面和香蕉lassi,顺便蹭了会儿网,这家店生意火爆的原因之一也是因为有Wi-Fi,对面桌上坐着的两个中国人就是我在果阿碰到的一起等车的广东女孩,很明显也是特地为蹭网来的。这家店的炒面味道还不错。

       下午三点回旅馆取行李乘巴士去hospet火车枢纽站,巴士上我坐在最后排,遭遇了一大群中专生,操着舌头打卷怪腔怪调含混不清的印式英语轮番对我展开问题轰炸。我也不含糊,见招拆招。只是他们的英语我听起来实在太累了。这群毛孩子精力旺盛得很,最后甚至要了我的电话号码用自己的手机拨打以验证真假。我故意板起面孔说我在中国是做老师的,你们要尊敬我!

        下车背上大包,转身看到那些学生正扒在车窗口对我挥手道别,我也回报以微笑挥手。

        Hospet的小火车站没有风扇,站台很热。站台小店里买了一瓶孜然味的碳酸饮料结果难喝到死!一对十几岁的小兄弟在站台上晃荡,跑到我身旁用他自己的母语(卡纳塔克邦的官方语言卡纳达语?我不能确认!印度的各邦语言各不相同学会不妄下结论!)叽哩呱啦试图跟我沟通。他们的爸妈、看起来是一对老实巴交的农民夫妇,正坐在不远处地上的化肥袋子上等车。我摇摇头表示听不懂,用英语问他们是否会说英语。他们依然用自己的语言跟我“沟通”。没办法我只能用自创手语交流了,整个“交流”过程中我只听懂哥哥口中有限的几个英文单词,他告诉我他们兄弟哥哥在上8年级,弟弟七年级。现在是学校假期。

       我坐在站台的水泥墩子上,两兄弟一直“陪伴”在我身边咿咿呀呀个不停。我起身到站台边缘张望的时候,两个中年男人坐了我的“位子”。于是我就在一旁站着。两兄弟指指远处另一个水泥墩子示意我过去坐,我突然觉得他们挺可爱:他们那种渴望与世界沟通的“执着”,还有那一点点善意。

       去海德拉巴的火车晚点了一小时,一路上也仍然是走走停停,不时等待着为其他火车让道。我的铺位在最上层,中层和下层是一家印度人,肥胖的妈妈和秃顶的爸爸以及女儿和干瘦的小儿子。胖妈妈和女儿上车时抬上来一个蛇皮袋大包,从里面物品的形状可以猜测那是装着他们一家子火车餐的自制锅子。果然胖妈一上火车就分食物:油炸蔬菜点心。我猜那锅里应该还有一摞大饼和咖喱之类。

       胖妈一上火车嘴就没停过,爸爸应该是中学数学老师,在翻一本几何教材。儿子也用功的很,跟秃顶爸爸讨论着功课。

       我一上火车放好行李就钻到上铺睡觉,晚七点多火车又在一个小站停下来好久,这趟列车竟然没有卖盒饭的!我借机在站台买了新炸好的samosa和饮料作晚餐。然后爬到上铺看书。

       期间我听到那个秃头老师爸爸在下铺用他们的语言在跟家人说着什么中国如何如何之类的话题,反正也听不懂随他们说去吧。有些人短视没见过世面,喜欢用自己的主观想法揣度别的人、别的国家。从来不试着从别的角度了解世界。在我接触过的这些短视的人里,做老师的并不在少数,他们喜欢把自己的看法~哪怕是狭隘的偏见的~传递给他们的学生。

       身旁的空调出风口隆隆响着,手机上时间显示晚11点,下铺传来了咖喱的香味,胖妈妈拿出chaparti就着咖喱开始吃宵夜,我在这家煮食物的香味萦绕中沉沉睡去…。(亨比部分完)


吉普赛老婆婆的刺绣镶嵌小镜子的手工艺品地摊。

吉普赛老婆婆的刺绣镶嵌小镜子的手工艺品地摊。

在火车站买了一瓶孜然味道的碳酸饮料,很奇葩的味道,实在受不了这奇怪的组合,喝了一半就扔了。

在南印次大陆用足迹划个圈#旅行消遣读物#之《Sadhus》

#旅行消遣读物#之《Sadhus-going beyond the dreadlocks》

       在hampi bazzar一家书店买的一本有趣的小书,借以一窥这些在印度旅行途中那些随处可见的印度教苦行僧,那些“吸食印度大麻”的、云游四方四海为家的“holy baba”们不一般的人生。本书作者、一个法国作家来到这个他称为“第二母亲”的国度,长期追随一个印度教“灵性导师”的脚步在印度各地漂流,跟他的老师一同风餐露宿、乞讨、以苦修者的方式探寻另一种非凡的精神体验和灵性力量。

       有趣的是在亨比的Tungabhadra河边石阶码头旁的那座神庙旁的列柱走廊里,跟一个露宿在神庙里的baba借火点印度土烟的时候,借助另一个印度船工的翻译跟巴巴聊了几句,虽然语言不通但觉得他们是很有趣的一群人。当然他们当中也有危险份子,就是着黑衣的或者赤身裸体浑身涂满骨灰的、崇拜湿婆神的Aghori信徒,他们吸毒成瘾、酗酒、食尸和自己的屎尿,甚至会秘密杀人,连印度法律对他们也没约束力,他们是sadhu中的极端者。

关注我的微信,分享旅行经验

本篇游记共含17834个文字,20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F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首顶!

2016-06-03 21:29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F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3 21:30

引用 zhizhimiao 发表于 2016-06-03 21:29:55 的回复:

首顶!

回复zhizhimiao:

2016-06-03 21:31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4F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3 21:31

引用 zhizhimiao 发表于 2016-06-03 21:30:29 的回复:

回复zhizhimiao:谢谢

2016-06-03 21:31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6F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3 21:32

引用 zhizhimiao 发表于 2016-06-03 21:31:41 的回复:

回复zhizhimiao:谢谢首顶

2016-06-03 21:32

引用 zhizhimiao 发表于 2016-06-03 21:32:30 的回复:

回复zhizhimiao:谢谢举牌〉

2016-06-03 21:32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4 10:05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4 10:06

2顶

2016-06-04 10:06

引用 吉祥如意 发表于 2016-06-04 10:05:57 的回复:

回复吉祥如意:谢谢朋友到访和支持

2016-06-04 11:40

引用 吉祥如意 发表于 2016-06-04 10:06:03 的回复:

回复吉祥如意:谢谢朋友到访和支持

2016-06-04 11:40

引用 吉祥如意 发表于 2016-06-04 10:06:17 的回复:

2顶

回复吉祥如意:谢谢朋友到访和支持

2016-06-04 11:40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4 14:54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4 14:54

3顶

2016-06-04 14:54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4 15:01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4 15:02

3顶

2016-06-04 15:02

引用 吉祥如意 发表于 2016-06-04 14:54:10 的回复:

回复吉祥如意:

2016-06-04 15:26

引用 吉祥如意 发表于 2016-06-04 14:54:23 的回复:

回复吉祥如意:谢谢朋友到访和支持

2016-06-04 15:26

引用 吉祥如意 发表于 2016-06-04 14:54:34 的回复:

3顶

回复吉祥如意:谢谢朋友到访和支持

2016-06-04 15:27

引用 雪景 发表于 2016-06-04 15:01:56 的回复:

回复雪景:谢谢朋友到访和支持

2016-06-04 15:27

引用 雪景 发表于 2016-06-04 15:02:08 的回复:

回复雪景:谢谢朋友到访和支持

2016-06-04 15:27

引用 雪景 发表于 2016-06-04 15:02:33 的回复:

3顶

回复雪景:谢谢朋友到访和支持谢谢朋友到访和支持谢谢朋友到访和支持

2016-06-04 15:28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4顶!

2016-06-04 16:11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4 16:11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4 16:11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4 16:11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31F

一个人的旅行体验 确实感觉不同

2016-06-04 16:11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4 16:12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4 16:13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4 16:13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4 16:13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4 16:14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4 16:14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4 16:15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4 16:15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4 16:16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4 16:18

引用 逍遥老爷子 发表于 2016-06-04 16:11:10 的回复:

4顶!

回复逍遥老爷子:谢谢朋友到访和支持

2016-06-04 17:03

引用 逍遥老爷子 发表于 2016-06-04 16:11:20 的回复:

回复逍遥老爷子:谢谢朋友到访和支持

2016-06-04 17:03

引用 逍遥老爷子 发表于 2016-06-04 16:11:30 的回复:

回复逍遥老爷子:谢谢朋友到访和支持

2016-06-04 17:04

引用 逍遥老爷子 发表于 2016-06-04 16:11:51 的回复:

回复逍遥老爷子:谢谢朋友到访和支持

2016-06-04 17:04

引用 特特粑粑 发表于 2016-06-04 16:11:54 的回复:

一个人的旅行体验 确实感觉不同

回复特特粑粑:确实是,旅行要用心体会,最后变成自己最珍贵的财富。谢谢朋友到访和支持

2016-06-04 17:05

引用 逍遥老爷子 发表于 2016-06-04 16:12:38 的回复:

回复逍遥老爷子:谢谢朋友到访和支持

2016-06-04 17:05

引用 逍遥老爷子 发表于 2016-06-04 16:13:05 的回复:

回复逍遥老爷子:谢谢朋友到访和支持

2016-06-04 17:05

引用 逍遥老爷子 发表于 2016-06-04 16:13:22 的回复:

回复逍遥老爷子:谢谢朋友到访和支持印度教寺庙的免费斋饭。

2016-06-04 17:06

引用 逍遥老爷子 发表于 2016-06-04 16:13:39 的回复:

回复逍遥老爷子:谢谢朋友到访和支持

2016-06-04 17:06

引用 逍遥老爷子 发表于 2016-06-04 16:14:21 的回复:

回复逍遥老爷子:谢谢朋友到访和支持

2016-06-04 17:07

引用 逍遥老爷子 发表于 2016-06-04 16:14:37 的回复:

回复逍遥老爷子:谢谢朋友到访和支持

2016-06-04 17:07

引用 信天游 发表于 2016-06-04 16:15:35 的回复:

回复信天游:谢谢朋友到访和支持

2016-06-04 17:07

引用 逍遥老爷子 发表于 2016-06-04 16:15:42 的回复:

回复逍遥老爷子:谢谢朋友到访和支持

2016-06-04 17:07

引用 信天游 发表于 2016-06-04 16:16:41 的回复:

回复信天游:谢谢朋友到访和支持

2016-06-04 17:07

引用 信天游 发表于 2016-06-04 16:18:03 的回复:

回复信天游:谢谢朋友到访和支持

2016-06-04 17:08

引用 逍遥老爷子 发表于 2016-06-04 16:11:30 的回复:

回复逍遥老爷子:谢谢朋友到访和支持

2016-06-04 17:08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58F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发表于 2016-06-04 17:05:09 的回复:

确实是,旅行要用心体会,最后变成自己最珍贵的财富。谢谢朋友到访和支持

回复时装设计师张浩:加油

2016-06-04 18:08

引用 特特粑粑 发表于 2016-06-04 18:08:03 的回复:

加油

回复特特粑粑:谢谢朋友到访和支持

2016-06-04 18:08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美景,美拍,美赞,第6顶。

2016-06-04 18:19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4 18:19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巨石阵

2016-06-04 19:00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4 19:01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4 19:01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4 19:05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4 19:20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4 19:21

7顶

2016-06-04 19:21

正在做攻略中,正好看见了这篇游记~留用

2016-06-04 19:25

引用 yuanfei 发表于 2016-06-04 19:25:03 的回复:

正在做攻略中,正好看见了这篇游记~留用

回复yuanfei:希望对你有帮助,印度签证只有一个月,所以南印有些地方还没走遍。

2016-06-04 19:27

引用 一路顺风 发表于 2016-06-04 19:21:29 的回复:

7顶

回复一路顺风:谢谢支持

2016-06-04 19:30

引用 一路顺风 发表于 2016-06-04 19:21:05 的回复:

回复一路顺风:谢谢支持

2016-06-04 19:30

引用 一路顺风 发表于 2016-06-04 19:20:56 的回复:

回复一路顺风:谢谢支持

2016-06-04 19:31

引用 香榧子 发表于 2016-06-04 19:05:43 的回复:

回复香榧子:谢谢支持

2016-06-04 19:31

引用 香榧子 发表于 2016-06-04 19:01:42 的回复:

回复香榧子:谢谢支持

2016-06-04 19:31

引用 香榧子 发表于 2016-06-04 19:01:05 的回复:

回复香榧子:谢谢支持

2016-06-04 19:31

引用 香榧子 发表于 2016-06-04 19:00:31 的回复:

巨石阵

回复香榧子:谢谢支持

2016-06-04 19:32

引用 城市土著 发表于 2016-06-04 18:19:57 的回复:

回复城市土著:谢谢支持谢谢支持谢谢支持

2016-06-04 19:33

引用 城市土著 发表于 2016-06-04 18:19:15 的回复:

美景,美拍,美赞,第6顶。

回复城市土著:谢谢支持

2016-06-04 19:34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4 19:41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81F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4 19:41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4 19:41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4 19:42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4 19:42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4 19:42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4 19:42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4 19:43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4 19:43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4 19:44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4 19:44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4 19:44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4 19:44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4 19:45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4 19:45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4 19:46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4 19:46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第8顶赞

2016-06-04 19:47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98F

感觉好棒的样子,感觉不错

2016-06-04 19:50

2016-06-04 19:56

引用 时装设计师张浩 的图片:

2016-06-04 19:57
6页 / 573 1 2 3 4 5 6 末页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