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斯里兰卡糊涂游

7
面团 LV.10
2016-06-04 18:45 374/2

20150515 在路上

几乎没有做功课,就仓促出行了。这就是跟着队伍走的弊病,以至于走到哪里都稀里糊涂的,毫无概念。好多东西是回来以后才弄明白的,比如行程路线,比如住的酒店等等。
管他呢,已经回来了,就这样吧。现在脑子不好使,为给今后留下点回忆,还是劳我大驾,做个记录吧。
北京没有斯里兰卡直航,只能中转,选择了成都。天气预报几乎天天有雨,做了充足的准备,雨伞、雨披、冲锋衣,一件不少。运动鞋、沙滩鞋也是必不可少的。防雨防晒,毋需多言。
斯里兰卡中国古代曾经称其为狮子国、师子国、僧伽罗。1948独立时定国名为锡兰。1976年更名为斯里兰卡。全年只分雨季与旱季。
北京出发一切顺利,只在出关的时候在中国边检出示了一下ETA,入境时根本不看,跟在中国机场没什么两样。从成都科伦坡大约5个小时。到达时,热带季风带来的豪雨就热情洋溢的迎接了我们。

来来回回在科伦坡住了三晚,都是同一家酒店The Kingsbury.早餐超赞

20160516 周一 大雨

早起天气有片刻的雨歇,赶忙走出酒店在附近遛哒。此时遇到一个貌似上班的本地人,告诉我们不远处有宗教仪式马上开始,指点方向让我们去观看。这时,天上又飘起了雨,跟着那人走了几百米后,他让我们打车去,一看这情形,我就知道遇到骗子了,断然拒绝。后来证明,这果然是当地人的一种骗术。
返回酒店餐厅享受英式服务,吃饱喝足,坐上大巴,开始一天的旅行。初到的第一天,就领教了兰卡人民的灿烂笑容。我们坐在大巴上,好奇的瞪着或大或小或长或圆的眼睛,好奇地打量着路上的一切,人、车、店铺等等。每每与路边或立或走的人目光相对,对方都会立刻展露出灿烂的笑容。开始我以为只是做生意的在为招揽生意才会笑容满面的与人招呼,后来发现根本不是,只要有目光相对,基本上会收获笑容。看到这样的笑容,你还有什么理由不笑呢?由此甚至可以判定,兰卡人民的幸福指数应该是不低的,虽然它的国家一眼就能看出是贫穷与落后的。可能中国斯里兰卡建交较早,援助又多,斯里兰卡人民对中国人非常友好,与越南人截然不同。
今天的行程有两个点,一个是康提皇家植物园,另一个是佛牙寺。斯里兰卡道路很不好,特别是科伦坡市内,车多人多道路狭窄,出城比北京强不到哪里去。一路风雨相伴,赶到康提时,已是午饭时分。饭后先到植物园,风雨交加,一会半截裤腿就湿了。加之烟雨迷蒙,景物难以看清,也就草草收场,打马离开了。第二站,佛牙寺。我相信,我根本没有领会到佛牙寺的精妙,只是走马观花,管中窥豹罢了。关于佛牙寺,我也需要再上网补补课。值得记下的是在佛牙寺的整个参观过程,我们都赤着脚,无论是在殿堂里,还是雨地里。参观完回去领鞋时,穿凉鞋、拖鞋的就方便了,穿运动鞋的伙伴们费了一番周章。
接下来,就是回酒店了,Cinnamon Citadel Kandy。酒店倒是预料外的棒,甚至有人提议,第二天上午的行程取消,在酒店消磨到退房再走。

佛牙寺大殿

佛牙寺的木雕

佛牙寺大殿拍到的猴子一家

康提辛那蒙城堡酒店

20160517 周二 大雨

早起趁雨歇空档,在酒店巡游一番。莲雾、芒果、黄金椰、木瓜随处都是,甚至有酒店保安帮我们摘下莲雾,并告诉我们水龙的位置,洗完就可以吃。但味道确实一般。
雨继续下。
午饭后,征求大家去大象孤儿院的意见,因不堪裤、鞋湿漉漉的感觉,响应的人寥寥无几,此计划流产。本来午餐的地方以往是可以看到大象洗澡的,但因雨季,大象的作息时间似乎变了,没看到。不看大象了,转战购物。战场是一家宝石市场,老板曾来中国参加广交会。宝石我不懂,跟着凑个热闹,养养眼罢了。
下午返回科伦坡,继续住在Kingsbury.酒店就在海边,晚上海边散步,吹吹印度洋的海风。

20160518 周三 晴转雨

今天去加勒
终于见到阳光了。太阳一出来,就显示出它的强大威力,大地蒸腾,人立刻进入桑拿状态。果然如此,不是防雨,就是防晒。总有一项是你要做的。同行的伙伴立马表示,宁肯接受风雨,也不要这桑拿的晴天。
加勒的古迹主要是殖民地时期葡、荷、英、法等国留下的古建。位置应该到斯里兰卡的最南端了。这里时不时能见到欧式的小街、古堡、楼房,和当地的建筑混杂在一起。经济明显比康提好,城镇也干净整洁的多。
兰卡是一个多种宗教国家,佛教、伊斯兰教、基督教仿佛都很兴旺,常常是寺庙、教堂、清真寺比肩而立,分不清哪种更兴旺。但从国旗上来看,佛教应该更受重视,因为在国旗上有佛教的反映。
加勒古堡沿海的风景也非常优美,只是天气炎热,在外面呆一会就不得不返回空调车上。
晚上入住The Long Beach Resort.酒店客房在一层,等待房间的过程再次显现出兰卡人民的散慢,等待了近1个小时房间才收拾完毕,我也是醉了。
房间非常非常特别,前门打开,相隔数米,就是酒店的游泳池。后门打开,相隔二十米,就是印度洋。前后都设有沙滩椅、桌,若不干别的,只住在酒店享受完美假期也是美美哒。美中不足的就是北方人难以适应的潮湿,床铺感觉湿乎乎的,地面感觉湿乎乎的,人的感觉也是湿乎乎的。
夜晚绝对是枕着波涛入睡的。没有入睡时,听着这来自印度洋的涛声真是壮观,轰轰隆隆的,像近在咫尺的滚地雷,由远至近,由弱到强,一声接着一声,深恐会被这涛声扰搅的一夜无眠。谁知不知不觉中,就被这巨大海浪声催眠了。一觉醒来,已天光大亮,早起的人已跃身入海了。

位于加勒的军事古堡

20150519 周四 雷阵雨

今天闺女的生日
兰卡的教育是全免费的,从幼儿园到大学。我有点不明白,如此重视教育,兰卡为什么还如此不发达?在康提,我看到路边的一所学校,就建筑与环境来说,与周边的其它场所相比,明显要好得多。大街上有关教育培训方面的巨幅广告也比比皆是。路上遇到的孩子们也友善可爱,谦逊有礼。见到的孩子基本上都是穿着校服的,由此可见,这里的孩子入学率应该非常高。想想,可能还是与斯里兰卡多年的内战有关。宁做太平犬,不做离乱人啊!
斯里兰卡是多民族国家,普遍肤色较深,但也有深浅之分。五官是高鼻深目,没有非洲黑人的大厚唇。脑袋小,腿长,身材更像西方人。中年人也发体,着装类似印度。服务行业没有女性。
今天吃早餐时,拿了一只水煮蛋,一口咬下去,发现蛋黄几近白色,浅浅的黄,才明白,昨天吃的苦瓜炒鸡蛋是炒的全蛋,而非当时大家猜测的只有蛋白。头次吃这样的鸡蛋。
因为对当地的教育感兴趣,今天去当地的一所大学——卢胡纳大学转了转。校园里面还是很不错的。校园不大,基本上一栋楼就是一个系或一个学院。女生人数相当多。教室里面较普通,有的教室里面甚至有学生在前面上课,狗在后面就寝的和谐画面。
明天要去雅拉野生动物园,所以今晚住在动物园附近的Peacock Beach Hotel.
晚餐在一家中餐馆解决,老板是从辽宁人。

20160520 周五 雷阵雨

早上四点半出发,前往雅拉野生动物园。先乘大巴到某一地点,再换乘当地改装的吉普车,一车6人,购票后进入景点。
迎着黎明的曙光,真有点非州大草原的感觉。
豹子有人看到了,我是没看到,后来在别人的照片里,我算是看到了豹子的屁股。其它的诸如大象、孔雀、野牛、野猪、大蜥蜴、鳄鱼等等,我都亲眼看到了。最有趣的是我们车上的司机会几句中国话,路上不断的提醒我们看平声调的野牛、孔雀等,甚有喜感。除了动物之外,我个人认为这里的自然风景超美,可以和动物们平分秋色。
中午回到酒店退房出发,返回科伦坡

晚上依旧住在The Kingsbury.
离酒店很近有一个去所,旧称“荷兰医院”,那里有一家米其林餐厅,亚洲排名第25,我们慕名而至。服务、环境各方面都不错,只是味道嘛,依我不如我们的香辣蟹。这是我头一次吃米其林餐厅,值得纪念。

20160521 周六 雷阵雨

今天是斯里兰卡一年一度的五月月圆节,相当于我们的春节般隆重。初到时,就感觉到节目的气氛,今天达到高潮。装点节日气氛的东西有一样和我们相同——灯笼。与我们又有所不同,中国只点大红灯笼,这里既有彩色的,也有白色的,飘着长长的穗。水面上也扎着各种莲花灯,这应该都节日的盛装是雪白的,男女老少都一样。但也有不穿的,估计还是和宗教信仰有关。
今天是在斯里兰卡的最后一天。上午自由活动,我们在外面街道随便遛哒。不想途遇暴雨。无奈之际,遇到一辆送人的突突,赶忙叫住,分两批把我们送回酒店。呵呵,最后一天,体验了一把突突,挺好。
中午在酒店吃了午餐。下午2点退房离开。本想去斯里兰卡国家博物馆,但不巧的是国博在维修。其它N多地方也因今天是月圆节而停业或休息,可以理解。最后只好去了独立广场,这里不下班。

水面上的莲花灯

路面上有一只受伤的乌鸦,引来大群乌鸦在它的上空盘旋。

一佛一菩提

街头蜗速驶过的火车

科伦坡独立广场

中国属于非法的运营交通工具,在斯里兰卡是正经的出租车,整个国家,出租车只此一种,别无它选。这种车在当地叫“突突”。

乌鸦在这里是神鸟,与人和睦相处。

机场巨大洁白的灯笼,在传统的中国人看来,简直是一场灾难。

旅行即将结束,一切都很美好,但手机信息传来了不美好的消息,航班延误,原本23:30的航班延误4小时。本来想正好趁延误,可以参观月圆节活动,但导游警示大家,今天晚上全国很多地方的人都会来科伦坡过节,下午5点一过,道路有可能会水泄不通。想想这几天科伦坡糟糕的交通,大家深以为是,便乖乖地晚餐后到机场等候延误的班机起飞了。当地时间22日早5点左右,飞机终于起飞了。回到北京,已是晚上8点了。

本篇游记共含3719个文字,4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早就有计划要去!感谢楼主分享!

2016-06-06 11:28

也想写写游记了,向lz看齐!!!

2016-06-06 18:5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