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京华浮梦 · 世上几多闲岁华 旧时风景属谁家(中)

29
渔小游 (北京) LV.17
2016-06-06 21:14 1427/6
  • 出发时间/2016-04-10
  • 出行天数/1 天
  • 人物/小两口

卷首语

城中第一佳山水,世上几多闲岁华。
何日梦魂忘此地,旧时风景属谁家。
林亭路僻多生草,浦树秋深尚带花。
犹有可人招不得,诗成须更向渠夸。

                                           --明  李东阳  《慈恩寺偶成》

明代文人墨客把什刹海一带称作“西涯”,其名典是出自明朝文渊阁大学时李东阳所做《西涯杂咏十二首》,而其中的这首《慈恩寺偶成》,更是将银锭桥一带的风景誉为城中第一佳山水。
自此银锭桥名声鹊起,成为北京城一道绚丽的风景线,而银锭观山也被誉为燕京西涯八景第一美景。

而曹雪芹的祖父曹寅在《西城忆旧》中曾云:
“小梵天西过雨痕,无穷荷叶映秋云,画轮如水不扬尘。
半市银铃呼白堕,一楼铜杵咒黄昏,江南野客竟销魂。”
由此可见,曹寅对西涯风景也是喜爱至极。

预告片

回眸,那一场京华浮梦

什刹海保留着北京城内难得的一片开放性天然水域,素有“西湖春、秦淮夏、洞庭秋”的美称。
而《燕京时岁记》中也有记载:“凡花开时,北岸一带风景最佳,绿柳垂丝,红衣腻粉,花光人白,掩映迷离。”

什刹海除了风光秀丽,还积淀了上至皇亲国戚、士大夫下至普通百姓的深厚的各阶层文化。
这里的胡同和四合院组成了老北京的风俗文化,组成了老北京的历史,沿着什刹海迤逦的河沿四周,漫步在一片青砖灰瓦的胡同当中,触摸那历经风雨侵蚀的石墩,抬眼望去,小院里那高高架起的葡萄藤,还有大水缸里那悠然戏水的金鱼,此时的你仿佛远离闹市的喧嚣,围绕在你身边的是那种恬淡、沉静的感觉,还有浓浓的人情味。

梦回足迹:银锭桥--前海--大金丝胡同--南官房胡同--恭王府--郭沫若故居--烤肉季。

银锭桥

明代《燕都游览志》描述道:“银锭桥在北安门海子桥之北,此城中水际看西山第一绝胜处也。桥东西皆水,荷芰菰蒲,不掩沦漪之色。南望宫阙,北望琳宫碧落,西望城外千万峰,远体毕露,不似净业湖之逼且障目也。”

 银锭桥为南北向的单孔石拱桥,是什刹海前海与后海的分界线,因形似倒置的银锭故称银锭桥。
每当晚霞时分,站在银锭桥上远眺西山群峰,郁郁葱葱,层峦叠嶂,有诗赞曰:“不尽泡波连太液,依然晴翠送遥山”,当真是极贴切的。

只不过,现如今,站在银锭桥上,凭栏远眺,西山群峰早已被高楼所掩,
但见湖面波光粼粼,两岸垂柳依依,葱茏流翠,而垂柳拂岸的闲散之地,竟也是古宅相拥,胡同清幽,到底是“京城第一佳山水”之地。

前海

什刹海在元朝时被通称为积水潭(亦称为海子)。积水潭水深面阔,汪洋如海,南来北往的粮船、商船均聚集停泊于此,故有”舳舻蔽天“之说。

明朝时大都城北垣南移后,积水潭的部分水面被隔在城外。德胜桥建成后,将城内水面一分为二,桥西称积水潭(又称西海),桥东称什刹海。修建银锭桥后,再将什刹海一分为二,桥西北称什刹海后海(简称后海),桥东南称什刹海前海(简称前海)。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

站在堤岸上,便能远远地望见鼓楼,李东阳曾有诗云:“海子西入城,中与龙池连。髙楼河口望,正见打鱼船。” ,这便是登钟鼓楼,远眺什刹海的景象。

南门涮肉,主营老北京传统清真特色涮肉。开业之初叫"宏源涮肉",因总店位于南二环天坛公园南门,故经常被食客朋友亲切称为"南门涮肉"。
后海的这家店,环境古朴,若是冬日里大雪纷飞,三五知己围炉涮肉,那感觉自是没的说,额,说的我都馋了,闲话不说,得空您来尝尝,可好?

我不爱吃面条,但唯独炸酱面是个例外,夏天的时候,食欲不佳,来碗炸酱面,再切点黄瓜丝,包上两瓣蒜,那吃的叫一舒坦,哈哈哈~~~

湖心亭台,倒影婆娑,杨柳垂垂风袅袅。

柳堤春晓,燕京西涯八景之一。
话说什刹海前海的堤岸两侧广植柳树,每当春日里,微风轻轻拂过,水面波光粼粼,两岸的垂柳婀娜轻舞,还有远处那红墙灰瓦的鼓楼,此等美景当真令人如痴如醉。

人生恰如三月花,倾我一生一世念。
来如飞花散似烟,醉里不知年华限。

什刹海是京杭大运河的北终点,从元代起就是重要的漕运干线。
自古以来,都有“谷雨开航,寒露收船”的传统。
每年的谷雨时节,什刹海的旅游文化节就开启了,摇橹船也开始起航,泛舟什刹海,在这个春暖花开的季节,当真是件惬意无比的事了。

湖面上的些许游船,倒勾起了我童年时的记忆......
在什刹海,夏日划船,冬日滑冰,是最惬意不过的事了,
你想呀,炎炎的夏日,乘一艘小船,荡漾在湖中,微风拂过的瞬间,凉爽无比呀;
等到了冬日更不用说,滑冰、玩冰车,更是happy的不亦乐乎......

此处便是会贤堂旧址,原为清光绪年间礼部侍郎斌儒的私第,光绪十六年前后有山东济南人来此开设会贤堂饭庄。
那时的会贤堂,主顾大多是王公显贵、上层名流,他们临湖结社,议事会友,逢年过节或办寿日,还要在这里举办堂会。
民国年间,这里的一场堂会就招至京城几乎所有的京剧名伶,李万春、叶盛兰、荀慧生、侯喜瑞、郝寿臣、杨小楼、梅兰芳、谭富英等,阵容远远胜过了任何一场剧场演出。

此外,会贤堂还是近代思想家筹划新文化运动的聚会之所,鲁迅、蔡元培、梁启超、郁达夫、王国维、钱玄同、胡适经常登上小楼,共议民族文化的兴衰与走向。

大金丝胡同

什刹海旁边有一片地儿叫金丝套地区,金丝套里边的胡同称为金丝套胡同,金丝套胡同里边又有大、小金丝胡同。乍听之下,觉得这胡同有名的很呢,住在这里的敢情不会都是富贵人家吧。

据文字史料记载:金丝套地区有两条胡同。宽些的叫大金丝,窄些的叫小金丝。在清乾隆十五年京城全图中,这两条胡同统称为金银色绦胡同。民国以后,“绦”谐音为“套”,分拆为大金丝套与小金丝套胡同。后来又将“套”字省略,就成了今天的大小金丝胡同。

明代末年有叫刘若愚的内监曾写《酌中志》,有关明朝内官衙署的,明代内府设有内织染局,也设有织染所。内织染局是内府二十四衙门之一,织染所则不在其列。内织染局负责提供“缎匹绢帛”,织染所负责提供“色绢”。内织染局为内廷服务,织染所则不仅为内廷而且为外廷服务。刘若愚说,织染所的衙门在“三座桥北”,因此后人认为今天的大小金丝胡同就是明代织染所的故地。

在这清幽的胡同深处,有一家这样的小店,这里弥漫着醇厚的咖啡浓香,这里有慵懒惬意的猫咪店员,窝在这里,窝在这静谧的时光深处,读书也罢,畅谈也罢......

胡同中的大杂院,最是热闹,一个大杂院住着好几户人家,街里街坊进进出出,早已亲如一家人,正所谓远亲不如近邻呀。
不过话说,这一条又一条的电线,却也是个亮点,谁也说不上来是干嘛使得,反正肯定有用,不然不会这么挂着。

大门上镶嵌的一对古老的门环,经过漫漫长年的风吹雨打,那门环早已锈迹斑驳,但却依然透露出无数人的手泽磨出的亮点......

看,门框两侧放置的那一对小石狮子,尽管它们没有大户人家门前那对石狮高大气派,但也雕刻的活灵活现,犹如一对保护神,看守宅门。

据说,在门前放置石狮子有两种说法,一是说它是吉祥之物,将一对活泼可爱的小石狮子放在门前,是一种喜庆活泼有余的象征;
二是有的门墩儿上呈卧姿一大一小两只狮子,狮谐音“世”,大狮子和小狮子取“世世同居”之意,且小狮子卧于大狮子胸前,又有“父慈子孝”、“和谐美满”之意。

北京人爱在院里种个花草,种个树。
看,这个院里不就是种着香椿树吗,初春的时候,香椿冒了新芽,在竹竿子上绑个钩子,一钩,香椿芽就掉下来了,香椿炒鸡蛋便是这个时节的时令佳肴了。

古老的门环,沾满时间的印记,你是否愿意叩响一段旧时的回忆......

抱鼓石门墩儿,这倒是让我想起了一首老北京的儿歌,
“小小子儿,坐门墩儿,
哭着喊着要媳妇儿。
要媳妇儿干吗呀?
点灯,说话儿;吹灯,做伴儿;
明天早晨给你梳小辫儿。”

儿歌真是让人想起儿时的光景,小孙子坐在四合院大门的门墩上,嬉戏玩闹,爷爷奶奶在一旁扇着大蒲扇,一边哼这儿歌,一字一句的叫小孙子念。

抱鼓石门墩儿,抱鼓寓意是通报来客之鼓,客来客往显示出主人的人缘儿好,家业兴旺。

这是一辆翻斗摩托车,从轮胎上就可以看出废弃许久了,如今倒是成了孩童的玩具,瞧这个小女孩,颇有些女汉子风采。

悠然穿梭在胡同儿中的时候,总会不由自主地望向那一座座亲切地敞开着的院儿门,总会不由自主地希望看到里面透出的别样院景和春色。
但其实这是不大可能的,因为每个大门里面,大多会有一个青灰色的影壁,转过影壁墙,才会看到院中光景。

这胡同里的自行车,是不是让你想起了童年时骑得“二八”大扛。

四合院里的故事

北京的四合院和北京胡同一起,成为北京传统文化和民俗的代表,成为北京城市的城市名片之一。
《日下旧闻考》中引元人诗云:"云开闾阖三千丈,雾暗楼台百万家。"  这"百万家"的住宅,便是如今所说的北京四合院。

什刹海地区是北京内城保留了原有民俗文化的富于老北京特色的传统风景区和居民保留地区,这里有18条幽深曲折的胡同,错落有致地遍布着大大小小的四合院民居。什刹海在清代曾经是旗人聚居地,现在这里的居民有很多是旗人的后代,他们至今保留着老北京的传统生活习惯和宽容、平和的心态。

在这曲径通幽的胡同中闲庭信步,寻找当年的四合院人家--大金丝胡同甲33号。
说起这户人家,我也是在电视上看到的,这座老宅子始建于明朝天启年间,明朝时称静海寺,清代为槐宝庵,明清两代均为皇家寺庙,是什刹海边众多寺庙中的一个,清末成为民居至今。

一进宅院,主人便叫住了我们,和我们讲起了四合院和这房子的故事......

看北房屋檐上的瓦当,不是普通的民宅灰瓦,而是琉璃瓦,在明清两代的时候,这琉璃瓦是皇室所用。

这所宅院在北京奥运会期间,被评为“奥运人家”,接待了不少国际友人和海外游客。

 大约从明朝开始,北京城就有了四合院。四合院的大门有讲究,当官人家的门是红门,普通百姓家的门是黑门,表明社会地位不同。
住人也有规矩,一家之主或长辈住北房。男孩住东厢房,过去以东为尊,以左为上,男孩的地位高于女孩,所以住东面。“少东家”就是对男孩的尊称。女孩住西厢房,五行中,西属金,女孩为“千金小姐”就是从这儿来的。南房是书房和仆人住的地方。

四合院里面的房子也有高低贵贱之分.北房地基高于其他房子, 夏天刮南风,风只能吹到北房的屋檐下,在门前形成一个涡旋,阻止热风进入室内,住起来非常凉块。冬天时,北京西北风,北房高,可以阴挡西北风进入院子。 而且太阳可以一直照到北房尽里头,使室内非常温暖。
所以,北房的条件最好,给老人住。女孩住西厢房,冬天可以避免西北风的侵扰,夏天正迎着东南风,住起来 非常舒适。男孩子血气方刚,因此住东厢房。四合院又与五行相连,北属水,南属火,水火不相容;东属木,西属金,男孩子属阳,女孩属阴,故分住东西。

这便是女孩住的西厢房,宅院主人介绍说,在奥运会期间,有一对美国情侣住在这里,他们对中国文化特别喜欢,为此,主人一家人还特意为他们办了一场中国式婚礼。

小院子里还养了好几只胖胖的白兔,可爱极了。

在老北京的生活中,有一种悠闲,叫提笼遛鸟。

北京的四合院中,大多养了金鱼,寓意金玉满堂的意思。

在这四四方方的小院儿,或赏花观鱼,或听风听雨,怡然自得地过着平淡的日子。

静静地伫足在院中,抬头仰望,那琉璃瓦在阳光的照耀下与蓝天白云相得益彰、分外醒目;
廊下贪看,横梁和抱柱的颜色,历经岁月的侵蚀,早已褪色,我轻轻地触摸上去,好似时光倒流,看到了你旧时的模样......

南官房胡同

南官房胡同,清乾隆年间称"南官府胡同",宣统年间改名为"南官坊口",直到1965年才变更为现在的名称。
什刹海有东、南、北、西、中命名的"官房"胡同,名称来源于"官家房屋"。
清中期朝廷在什刹海搭梁立柱,建筑大批官房,房屋建成之后除主要解决外省官吏进京上任后的生活起居。

南官房胡同是什刹海胡同游的中心地带,胡同游的三轮车排着队,打这过,除了看风景,最主要的还是为了南官房胡同39号。

南官房胡同39号是座400多平方米的四合院院落,单看这朱漆大门,房檐上的雕梁画栋,就知道定是富贵人家。
这样的人家,无论是旧时还是现在,都是门庭若市,我们只是在门口看了看,就不打算进去了,大门口就人头攒动,顿时没有进去参观的感觉......

南官房胡同20号院,原是敦王府的祠堂。后来《老残游记》作者刘鹗的第四子刘季英也曾居住在这里。

红色车篷罩着黑亮的三轮车,蹬车的师傅一边蹬着车,一边介绍沿路的风景,随着“叮铃铃”的清脆的车铃声,带着四方游客悠然穿梭在曲折通幽的胡同当中。

现如今,还有不少老北京人住在这样的大杂院里,空间有些狭窄,还堆放着杂物,
但你不难发现,在角落处,竟还摆放着各式花草,红绿相间,为这稍显破旧的大杂院增添了些许生机盎然。
我们没有深入院中,唯恐打扰了人家的平淡生活......

一座恭王府,半部清代史

在什刹海的前海西街,有一座富丽堂皇、雄伟气阔的多重院落。川流不息的人群,纷纷到此,一睹真容,同时又赞叹着这里的皇室辉煌、富贵气派,谈论着清朝王爷的传奇故事。

它,就是传为曹雪芹笔下《红楼梦》中大观园的原型的--恭王府。

恭王府始建于清乾隆年间,初为大学士和珅的私邸。
嘉庆四年,和珅因罪赐死,嘉庆皇帝遂将这座宅第转赐给他的小弟弟庆郡王永璘。
晚晴时期,又成为恭亲王奕䜣的王府。

恭王府历经了清王朝由鼎盛而至衰亡的历史进程,承载了极其丰富的历史文化信息,故有了“一座恭王府,半部清代史”的说法。

恭王府历经几代主人,而至今让人们津津乐道的莫过于这座建筑修建之初的富丽堂皇,因为这座府邸的第一任主人--和珅。

当时,和珅是乾隆皇帝面前的宠臣,相中了这块四周萦水,遥接西山,而且又离“皇上家”不远的风水宝地,遂以高价购买下这里的多处房产,建造成大名鼎鼎的“和第”。

乾隆年间,在和珅还当道时,几个皇子商议立储之事,永璘曾满不在乎地说:“将来不论哪位哥哥当上皇帝,只要把和珅的这座豪宅赏给我,我就知足!”

嘉庆四年,和珅因罪赐死。而他的宅子,便如愿以偿地归“爱豪宅不爱江山”的弟弟永璘。不过,只有一半。

之所有只有一半,是因为当时,嫁予和珅之子的乾隆之女和孝公主,还住在那里。和孝公主,是整部清朝历史中最具传奇色彩的公主。这位公主,武功卓绝,胸襟非凡,性情、外貌和他父亲乾隆很像,因此乾隆皇帝非常喜欢她。

所以后来和珅出事,嘉庆皇帝最终还是念着兄妹之情,公主夫妇仍然住在原来的家里。这座宅第也就因此一分为二,西为庆王府;东为公主府,一直到道光三年,十公主去世,整座府邸才全部归到永璘名下。

永璘的孙子,便是那个与李鸿章一起同八国联军签订《辛丑条约》的庆亲王奕劻,奕劻之后,它的新主人便是近代史上大名鼎鼎的恭亲王奕䜣。

他参与了第二次鸦片战争以及其后的几乎全部重大政治活动,“辛酉政变”时,就是他把慈禧扶上了“垂帘听政”的宝座......可以说奕䜣是中国近代史具有重要影响的人物。

自此,这所宅子也改名恭王府,沿用至今。

恭王府分为府邸和花园两部分,府在前,园在后。

恭王府花园的正门是一座洛可可风格的雕花石拱券门,建筑风格受到了西洋建筑物的影响,所以俗称“西洋门”。
然而门上石匾则完全是传统形式,外题“静含太古”,内题“秀挹恒春”,这两块匾额意指处在喧闹尘嚣取太古之幽静,跨风霜四季留春日之秀美,反映出主人建造花园对“静”与“秀”的追求。

花园东侧一隅,有矮竹篱隔的一块菜地,称“蓺蔬圃”。

在园中辟地,自耕自种一些粮食蔬菜,供主人体会隐居乡野的耕读之乐,也是清代皇家园林惯用的造景手法。

垂花门,是四合院中一道很讲究的门,它是内宅与外宅(前院)的分界线和唯一通道
因其檐柱不落地,垂吊在屋檐下,称为垂柱,其下有一垂珠,通常彩绘为花瓣的形式,故被称为垂花门。
旧时人们常说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二门”即指此垂花门。

《红楼梦》中,黛玉初进荣国府,就这样写到:“众婆子步下围随至一垂花门前落下。.....林黛玉扶着众婆子的手,进了垂花门...”

繁华褪尽,绿竹茵茵,垂花门内,那旧时的岁月,是否令你心思神往......

这里是香雪坞,是恭亲王福晋和侧福晋游园观戏的小憩之处。据载,嫡福晋偏爱绿竹飘逸雅致,故门前翠竹摇曳。

一两三枝竹竿,四五六片竹叶,自然淡淡疏疏,何必重重叠叠。
竹苑是如此清幽淡雅。

穿过月洞门,便是牡丹园,因春日里,牡丹花盛开争相斗艳而得名。

我们来的时节尚早,牡丹大多还只是花骨朵的样子。

真是难得,竟有一朵半开的牡丹
这倒是让我想起王维的一首诗:“绿艳闲且静,红衣浅复深。花心愁欲断,春色岂知心。”

最喜欢庭院中的月洞门,正所谓“一扇月门,一段风情,一步一景,移步换景。”

春日里这清浅的庭院,一处清圆,月洞门内牡丹争艳,月洞门外翠竹飘逸......

紫藤花,带着淡淡的想念,还有一丝丝的忧伤,盛开在这缤纷的春日

穿过假山,便见一处清净庭院,此处便是蝠厅。

蝠厅因其建筑形式如蝙蝠而得名,原是恭亲王奕䜣园居时的议事厅,后成为恭亲王之孙溥濡的书房。

这锈迹斑斑的门跋也许会告诉你一段旧时的故事......

屋檐上的垂脊小兽,在春日的微风里是这样栩栩如生,它们或威猛,或灵动......

长廊依山势而建,两侧山石堆砌,花木葱郁,徒步上来,景随步移,山花美景尽收眼底。

爬上滴翠岩,但见山下人头攒动,无非就是为了一睹“福”字碑的真容。
话说,滴翠岩山下有石洞,名为“秘云洞”,洞内有石碑一块,上有康熙御笔亲题“福”字,俗称“福”字碑,碑高一米多,并刻有“康熙御笔之宝”印章,有天下第一福的美誉。
康熙此“福”字写得灵动飞舞,有书法行家谓,此字实为“福寿”二字的双联字,最奇的是,此“福”字再拆字后细辨之,笔划中竟含有“多田多衣多子多才多寿多福”等吉利意义,加上康熙一生所留众多墨宝中仅得见此“福字碑”,且盖有御玺,一字一玺,已成了书法瑰宝中的“中华三绝”中的一绝,足见珍贵。

不过据说这块“福”字碑是和珅从皇宫内府中偷出来的,也有说是乾隆将这块“福”字碑偷送给了和珅。后来嘉庆继位后曾3次到和珅府上也未能拿回福字碑,因为动了碑就动了龙脉。这是皇帝最忌讳的,大怒之下,下令将秘云洞封死。

1962年,一队考古人员意外地在重修当中的恭亲王府的后花园的秘云洞中发现了失踪已久的福字碑。

“一池绿水逐浪,回廊树影交相辉映”,此处便是方塘水榭,中间是一个方形小岛,岛上是湖心亭,又叫观鱼台、诗画舫,取自庄子濠上观鱼之乐的典故,是主人泛舟垂钓赏鱼的地方。

不过,我倒是觉得这个地方,很像《红楼梦》里大观园中的“藕香榭”,
书中所写“原来这藕香榭盖在池中,四面有窗,左右有曲廊可通,亦是跨水接岸,后面又有曲折竹桥暗接。”
史湘云还在藕香榭开海棠社,设螃蟹宴。贾母二宴大观园时,在大观东面的缀锦阁底下吃酒,让女戏子们在藕香榭的水亭子上演习乐曲,借着水音欣赏,箫管悠扬笙婉转,乐声穿林渡水而来,格外好听。

“月牙河绕宅如龙蟠,西山远望如虎踞”,这是史书上对恭王府的描述。就其选址而言,它占据京城绝佳的位置。古人修宅建园很注重风水,北京据说有两条龙脉,一是土龙,即故宫的龙脉;二是水龙,指后海和北海一线,而恭王府正好在后海和北海之间的连接线上,即龙脉上,因此风水非常的好。古人以水为财,在恭王府内“处处见水”,最大的湖心亭的水,是从玉泉湖引进来的,而且只内入不外流,因此更符合风水学敛财的说法。

花落子规啼,绿窗残梦迷。
纵横交错的格子窗,微风拂过,绿竹沙沙作响,仿佛落了千年的旧梦......

恭王府府邸“天香庭院”内的这两棵西府海棠,恰如大观园“怡红院”中的“西府海棠”。

“一座恭王府,半部清代史”
现如今的恭王府游人如织,穿行其间,仿佛触摸到了它的沧桑历史、风云变幻......

郭沫若故居

郭沫若故居,位于什刹海前海西街18号,其前身是清代和砷的王府花园,后因和砷被抄,花园遂废。后又成为恭亲王的草料场和马厩。
民国时期,恭亲王后代把此地卖给达仁堂乐家药铺作为宅院。新中国成立之初,达仁堂将宅院捐献给国家。这里先是蒙古驻华大使馆,后由宋庆龄居住。

1963年11月,郭沫若搬到其东侧的中式四合院。这里成为郭沫若晚年写作、生活的地方,也是他与科学文化艺术界沟通往来,接待海外友人的场所。
至1978年6月,郭沫若在这里度过了他人生的最后15年。

步入郭沫若故居庭院,郭沫若全身铜像是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司徒兆光创作的。铜像神情怡然,似在小憩,又似沉思。
据说,郭老生前也爱在院子里这样坐坐、看看。
郭老生前最爱银杏树,将塑像放在银杏树下,铜像才像活了一般,为故居增添了一种诗意。

百花齐放百鸟鸣,
贵在推陈善出新。
看罢牡丹看秋菊,
四时佳气永如春。

       

穿过垂花门,就看见东西厢房和两排正房组成的二进四合院。

院中牡丹丛生、海棠高大。

半卷湘帘半掩门,碾冰为土玉为盆。
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

这是在郭老的房间中看到的一段话:“我要以松柏的态度来刻画出自己的年龄,能成为合抱的大木给天下劳人以一片清荫,即使中途遭受电击或者枯死,我也希望它的残骸能够供给贫苦人一把取暖的柴。”

读罢,一腔热血涌上心头,不知该用什么言语表达此时的心情,这用生命浇铸的诗篇,是郭老一生的写照,但愿这首诗能一直一直流传下去,为更多的人所熟知,给当下这个略显冷漠的社会以迎头一击,也许不是每个人都能做那取暖的柴火,但是却可以用心去温暖身边的人......

在郭沫若故居四合院的西厢房,有一只日式木匣,走到近处看见上面写着“沧海遗粟”四个楷体字。别看它毫不起眼,但就是这只木匣却在70余年前让整个中国学界感到振奋。木匣里曾经装有九种甲骨金文著述手稿,是郭沫若流亡日本期间的学术研究的精华。

烤肉季里吃吃喝喝

画楼醉看粼粼水,炙味香飘淡淡烟。
这说的便是位于银锭桥东侧的这家驰名京城的老店铺--“烤肉季”。
“烤肉季”原是当年北京北城一带百姓送给在什刹海设摊售卖烤肉的季德彩的美名,后来生意逐渐兴旺烤肉摊变成了临河的水榭小楼。
这烤肉就着芝麻烧饼,那叫一个美味,据说老舍、梅兰芳、马连良、侯宝林都是烤肉季的座上宾。

在烤肉季里吃烤肉,观山,赏荷花并称“三绝”,观山倒也罢了,就这样吃着烤肉,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缓缓游荡的船只,还有湖边来来往往穿梭的行人,你就会不由自主的陶醉在这温暖的时光当中......

我和胖子,这次没点烤肉,点了这儿的羊肉串,味道十足。原先挺爱吃这儿的麻酱糖饼的,这次去吃,麻酱和糖放了不知多少,吃下去竟有些糊嘴,甜腻的不行,问了店员才知,来这吃的客人,大多嫌糖饼不甜,于是这才让做糖饼的师傅加了分量,后来协商之下,答应给我们重做一份,说真的,这儿的服务没的说。
还说呢,吃饭的时候,正遇上北京电视台生活频道的主持人来烤肉季做采访呢。

后记

汪曾琪先生在《西山客话》一书中曾这样写道:
北京的胡同在衰败,没落。除了少数“宅门”还在那里挺着,大部分民居的房屋都已经很残破,有的地基柱础甚至已经下沉,只有多半截还露在地面上。有些四合院门外还保存已失原形的拴马桩、上马石,记录着失去的荣华。有打不上水来的井眼、磨圆了棱角的石头棋盘,供人凭吊。西风残照,衰草离披,满目荒凉,毫无生气。”

在旅游消费拉动经济增长的大潮下,来什刹海胡同游的人越来越多,我不知道老北京的胡同和胡同文化是否有一天会消失殆尽,我也不愿看到这几百年来积淀下来的东西在一夕之间被卷走,我爱这个生长的地方,我想在越来越多的游人潮来临之前,用相机和文字记录下这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砖一瓦,并以此找寻童年时的记忆......

(未完待续)

本篇游记共含9381个文字,16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渔小游 的图片:

含苞待放的牡丹

2016-06-07 11:40

记录的真好~怀念!

2016-06-07 20:25

整理了辣么多一定很辛苦~感谢LZ的分享啦~~

2016-06-13 12:51

背景音乐请教名字

2016-10-10 09:47

引用 丫丫 发表于 2016-10-10 09:47:07 的回复:

背景音乐请教名字

回复丫丫:寒雪牵魂箫古筝版

2016-10-11 17:09

谢谢

2016-10-15 21:59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