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一个人的台湾行》之 台北 、 台中 ( 哓鹂姐姐的专栏)

22
哓鹂姐姐 (上海) LV.10
2016-06-07 13:27 2168/11

因为距离和设备(我用的是手机和iPad拍照)我没有办法拍出完整好看的101。不过101大厦的气势我感觉我还是捕捉到了

从101出来,一路转悠。路过台北市政府。在来之前的资讯中就知道在台湾许多政府机构,就包括总统府,在规定的时间都是可以进去参观的。眼前就是台北市政府,于是好奇心泛起,我想“以身试法”。远距离拍了几张照片,我穿过斑马线,来到市政府前。有两三个保安人员(台湾应该叫保全)站在门前。我还是礼貌打探,问是否可以进去。一人回问:“你开会?”“不是,我参观。”两个保安人一起应声道:“可以呀。今天三楼有影像展。你可以去看看。”这么爽快!我想起我过去进过的各种门,填过的各种表,在传达室等候过的各种召见,眼前的这个情景还真的让我还多不习惯!

都说台北市政府像个集市,因为多个职能部门合署在此办公,里面还有许多供公众参观的场馆,各种会议经常在此召开,人来人往,不像集市才怪!

台北探索馆,都在一个楼里面。

今天这里就有一个孔孟思想研究年会。刚进门还真有点诧生,想找一个地方安顿一下自己。见大厅左侧有一座椅,我缓步过去,一戴胸牌的女性移身让出一个座位。我报以笑意以示谢谢。她发问:来开会?不,来参观。哦。哪里来?大陆。一个人?是,一个人。哇,你好厉害,可以一个人跑这么远!
我不知她为什么惊讶。其实不止她,这几天但凡知道我孤身一人从大陆来台湾,她们一律会露出同一种惊讶,并大赞。我很是纳闷,按理说,台湾的治安情况是很不错的,台湾的女性应该是很有安全感的,为什么她们这么惧怕独自出门呢?莫非这里还不是安全感问题?那又是什么呢?
我拍了几张建筑。她问我需要她帮我拍照吗?我其实兴趣在她将要出席的这个会议上。所以我婉谢,并坐下和她聊起来。最后她问我在台湾几天了?都去过哪里?我告诉她这几天一直在台北,接下来打算去台中、再台南。她说,她就是从台中开车过来。不过,她要去宜兰。她说如果我想去可以搭她便车。我说我不去宜兰,这次没有时间。她说,宜兰很美,让我有时间去看看。我说好,下次一定去。她再次表达对我独自到台湾的赞叹并嘱我一路小心。我说,好高兴碰上你,并知道一个美丽的宜兰。我提议一起拍张照,她欣然同意。

台中女学者话别后,我来到了这里。
看见图片前方的牌楼上“自由广场”四个字没?(有点远。)其实它原名叫“中正广场”。为什么改名?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认为叫“自由广场”感觉比叫“中正广场”好,在任何一个国家或者地区,个人的东西少一点,人民的东西是不是就会多一点?

自由广场在台北市的中心地区,被杭州南路、中山南路、爱国东路和信义路围在中央。广场总面积25万平方米。整个广场从建筑体量和位置设定看,其实是以中正纪念堂为主体,然后才是中正公园、自由广场牌楼、瞻仰大道、国家戏剧院、国家音乐厅等公共建筑。因为地处台北中心,又有历史意义,况且场地阔大,一开始就被定义成台湾市民的公共活动广场,经常有大型活动、艺文表演在这里举行,由此也成为了台湾著名的旅游胜地。

被我为凸显它的气势弄得高入云天的是中正纪念堂。纪念堂在老蒋1975年去世的当下就被行政院动议兴建。各种招投标下来选用了圆山大饭店原设计师杨卓成的方案。于1977年11月动工,完成于1980年3月,历时两年四个月(这么大的建筑体,真是够快!)。同年4月落成典礼当即对民众开放。
纪念堂采用金字塔体,外墙是白色大理石;天坛顶,覆蓝瓦金色琉璃。堂内上层有蒋介石铜像,下层设有文物展示室、电影室、怀恩艺廊、中正艺廊、中正纪念图书馆、视听中心、蒋介石纪念室及儿童教室等,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公共的活动中心,你是可以参与进去而非供一人专用独享的。

完全没想到碰上降旗仪式。阵势没有我们的天安门升降旗仪式大,但整个过程还是挺庄重肃穆。观众多半是各路游客。只要不挡道,完全可以近距离追踪拍照,我这样的拍控自然不会放过这不期而至的机会。听口音,我身旁都是大陆游客,很礼貌,护旗兵靠近都能自觉让出通道,并且很安静。一种愉悦感由心而生。

这些小哥们儿都帅兮兮的!

国家戏剧院和国家音乐厅,分列在自由广场两侧。中式传统风格建筑,金色琉璃瓦+五彩雕梁栋+朱红回廊柱+灰白石护栏,彻彻底底的中国元素。
两院是台湾岛内文艺演出活动的重要场所,每年有世界各地的重量级的演艺团体来此展演。据说一年约有近千场次的演出,但往往还一票难求。对的,在此我就有一次购票难的经历。

国家音乐厅。

这一天还真跑了不少路,逛了好些地儿。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走到这里。完全是一次随心所欲的收获。
中山堂位于台北市中正区延平南路98号。原为“台北公会堂”,是日据时期日本人拆除原清末布政使司衙门后在旧址上兴建的一个施政场所。由日本人设计,貌似是西班牙风格的,当初据说是为了庆祝日本天皇登基而修建的。没想到的是,这个被日本人当成施政场地的建筑物,在1945年抗战胜利台湾光复时,竟然成为日本人递送降书的地方。看到这段记述,我想到一个词:报应。

看到没,亮点在这里。

历史。还是历史。中山堂左侧的“清台湾巡抚衙门旧址”石碑。台湾巡抚衙门为清领时期台湾地位最高的衙署。

位于台北博爱特区的总统府,1919年建成。在日本殖民统治时期开始启用,当时是做为台湾总督府办公厅舍,巴洛克式建筑风格。是台湾地区文化部指定的古迹。氛围看似很宽松,门口有一两个哨兵,实则保安措施还是很严密。周围都有穿梭走动的黑衣人。非参观时间游人不得进入。但可以远距离照相,还有专门为照相搭建的木台。天已晚,我在此拍了几张照便速速离开,去西门町。

西门町。位于台北万华区(离总统府只有十来分钟步程),因为在台北西门外而得名西门町。西门町被称为哈日族的天堂,由此可知,它一定是日本文化的集中展现之地。

各式日本流行物件随处可见,除了独立的街边商店之外,日式用品、图书、唱片商店也特别集中在一些专门的集合商业建筑内。有老字号的万年商业大楼、狮子林广场、万国百货和诚品116。

这里的夜晚五光十色璀璨一片。

貌似今夜这里无人入眠,大家打算嗨到达旦!

我不理你们,我要去找找美食。位于西门町峨眉路的这家阿宗面线是上了书的。游客慕名而来。我也算之一。巴掌大一个店因为东西好,口碑好,天天生意兴隆。厅堂无地方可坐,有两三条条凳支在门口。食客都是或打包,或临时在条凳上挤挤。吃相无法讲究。我浅尝了一下,因为我还有地方要去。

这一家我找了半天。 在武昌街,靠近重庆南路的明星咖啡厅, 号称台北的文化地标。龙应台说,它代表了一个时代。但是台北年轻人十个八个不知。我问了半天只有一个老伯知道。可他对我说:那是一家老店,有什么意思!看表情和听口气,我知道他不是问我,是直接否定。我没多说,我知道,其实,很多东西撩动人的就是故事。

找找当年他(她)们这些大咖们上楼的感觉。

明星咖啡是因为和许多政治、文化名人有瓜葛出名的。咖啡厅老板是白俄罗斯人乔治艾斯尼。此人有皇室背景,因十月革命的关系颠沛流离,到了哈尔滨,后辗转到上海法租界和另一位白俄人布尔林在上海霞飞路(今淮海中路)开设了明星咖啡厅。1949年,艾斯尼随国民政府来台湾,于武昌街一段七号开设了明星面包店,是当时西门町一代唯一的西点面包店,因为深受蒋经国夫人蒋方良喜爱。又在二楼开设明星咖啡厅,
听起来60年代到80年代是明星咖啡厅最风光的时期,除了蒋方良和她的俄国朋友是常客外,诗人周梦蝶、小说家白先勇、黄春明一干名人也经常在明星咖啡厅“指点文字江山”,甚至有说蒋介石的最后一个生日蛋糕也是由明星出品,云门舞集的创办人林怀民大学时期也经常在这里写作。
明星咖啡厅虽是欧式咖啡厅,但装潢很简约,只有简练的吊灯、木制窗棂、风格收敛的木桌。不气派但高雅。

陈念萱也在《漫步台北》中用不少文字对明星咖啡进行了不小的渲染,让我更生好奇,好像不来此一趟我都不算来过台北一样!
哦,需要在此说明一下。后来我得知我曾在我的这个《一个人的台湾行(一)》开头提到的曹又方女士,终因心肌梗死,于2009年去世。是我自己记忆有误,感觉不见只有四五年。她是一个很坚强乐观的人,抗癌10年,期间还出版了不少作品,给喜爱她的读者留下了大量明丽温暖的文字。她的早逝真的是很令人痛心和遗憾。

我坐下来,点了一杯明星咖啡和一份俄罗斯软糖,据介绍这两样是这个店的镇店产品。搅动咖啡,嚼着软糖,我环顾四周,上下打量,感觉上仿佛很难进入预设情景。到底几十年过去,一切都在飞速变化,可以说物不是人亦非。窗外人声鼎沸,已经让人很难在此环境中体味出昨日的明星咖啡的滋味。再想起对这个地方十个人八不知,龙部长所说的明星咖啡的文化地标的意义在哪里?在记忆里还是在看本上?

台北第五天(2015年01月11日)。按照计划我今天去台中。因为打算回来还住yo yo,于是我把主要的行李寄放在前台,收拾出一个简单的旅行包出发。

台湾的公共交通十分便捷而且准点率高。台北出发到台中,2小时15分。

第一次乘火车,路线有些不熟,担心错站误点不免东张西望探头探脑。一小青年长得帅帅的,见状,上来搭讪,很主动地帮我看电子牌查路线,指引我到站台。其实台湾在标示方面还是做得比较到位。搞清楚情况后看时间尚早,我打算去一下洗手间。这个洗手间需要上楼下楼,位置有点远。估计是看我突然走掉,半天没有回来,担心我出错误点,这小帅哥居然楼上楼下的找我。结果,找我过程中反倒是他自己把车坐丢了。嗨呀!嗨呀!小同胞,你为啥让我这么感动!我好歉意,对着他一阵猛道歉。他看起来其实是一些腼腆的,一个劲搓着手说:不会呀,是我自己失神呀。我直问他咋办?他说可以坐下一班啊,只是没有座位而已。好在听他说路途不远,我心里的不安少了一些。哎!我的小同胞好可爱!我要给你拍一张照片!把你永远放在我记忆里!
其实早就听说:在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不看不知道,一看原来是真的!这里省掉32个拥抱。

台中火车站始建于明治时代,改建于1917年,已有百年历史。据说是全台硕存最美、最完整的火车站。建筑为仿文艺复兴时代具巴洛克风格,中央是山墙式设计,屋顶由青铜片拼成,并装饰有华丽的钟塔。顶部有白色洗石子环带围绕,陪衬有红色砖面。这样的建筑在当时应该堪称经典,就是现在看起来也给人一种美的享受。

这是台中市的印章。是不是很有设计感。作为设计师的老婆经常会找机会秀一秀自己多年浸润的感觉。(我会不会被喷?喷,赶快喷!)

台中我有一个愿望就是要去看一看眷村。最早看王伟忠的“宝岛一村”,知道台湾有一个随蒋介石去台的外省籍老兵及眷属群居的地方叫眷村。因为纪念开放台湾老兵返乡25周年,张国立又自导自演了一部电视剧《原乡》。老实说没咋看,但是婆婆在看,偶尔也会晃上几眼。王的“宝岛一村”做得好,因为他自己就是眷村出来的,有生活,有实实在在的情感。《原乡》中提到了彩虹村在台中。甫一到台中,下台铁我就乘公交直奔位于台中市南屯区岭东科技大学附近的彩虹眷村去。

眷村变成彩虹眷村有一个故事。在旧眷村有一个由香港入台的飞行黄永阜,退休后不甘生活冷清寂寞,在86岁年纪开始画画,把个眷村巷弄街道当成了天然的画布来挥洒。后来不少邻居被他充满童真的画所吸引,也邀请他去作画,于是整个眷村人的屋里屋外被他搞得五彩缤纷斑斓一片。
现在他居住的春安里眷村被参观者赋予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彩虹眷村”。现在这里成了当地的热门景点,每年吸引约几十万人来参观,老人也被大家亲切地称为“彩虹爷爷”。
  

来到这里才知道,其实旧时眷村已不复存在。仅仅是留了一点供游客看而已。周围是大片空地,看似开发在即。但每天还是游客如织。

这里是南屯区春安路五六巷27号。

彩虹爷爷好有童真!

逢甲大学,位于台湾台中市,是一所综合性私立大学。为了纪念抗日志士丘逢甲先生创立于1961年,原来叫“逢甲工商学院”,专业仅有工学、商学。1980年正式改制为大学。据悉,它在计算机研究方面的世界排名仅次于大陆的武汉大学。这里每年都有从大陆来的交换生,有许多还是大陆名校的。
逢甲大学就在逢甲夜市旁边。许多学生晚上就在这个夜市打工。在台湾,大学生靠自己打工赚取生活费和学费不在少数。只要有夜市这里就是人头攒动、川流不息。面对这样的一个嘈杂的环境中我想学子们如何能安心读书?他们打工赚钱贴补生活和学费会不会很委屈?会不会抱怨没有一个好妈好爹可以让他们不必那样辛苦?作为一个大陆的独生子女妈妈我好想知道这些,真的。

逢甲夜市,在台湾都算很有名的。好几条街,规模之大,秒杀台北台湾夜市真是多。台北有士林夜市,师大夜市、宁夏夜市。高雄有六合夜市、瑞丰夜市。台中有一中商圈夜市、逢甲夜市。夜市俨然成了台湾人生活的一部分。据说台湾还有一部长达300集的电视剧《夜市人生》,讲的就是在夜市中打拼的普通百姓生活,收视率相当的高。但作为一个伪吃货,看多了也无甚兴趣。都是逢甲夜市小商品多,落到我眼里的依然是海鲜,价格好便宜。买了几种,带回宾馆。逢甲对于台中来说有些偏远。因为下面要去的地方多,不想在一夜市浪费时间。所以星夜赶回中区。

牡蛎,我最爱的。看这个头,这样模,来两个!

干烧蛤。哈哈,看这“养颜美容”的功效,你会不会也来一份?

台湾第六天(2015,01,12)今天中午我将离开台中,去南投县的清境农场。为什么要去那里,我会在下一个章节告诉你。
每初到一个城市我有一个习惯就是找一辆穿城公交,把一个城市的主要街道扫一遍,如果有入眼的,记下站名,有时间再专程去一次。台湾的地名有一个特点,凡以中正、中山、中华,这些带中字头或者台湾这样高大上名字命名的一般都是这个城市的主要街区。这些地方的公交和地铁站、火车站都勾连得很好。从火车站出来旁边就是开往东南西北的公交车。
因为在台中只计划了两天时间,又第一次没有预订酒店,我在火车站附近找了一家商务酒店。方便乘车。你尽量脱离大陆意识把台湾车站附近的治安和卫生条件往好的想。
早上起来,退好房,把东西寄存在前台,我便去对面的台中火车站购买去埔里的票。台中台铁没有去埔里的车,只有高铁和客运,但是高铁要坐台铁去一个叫新乌日的站转,显然我没有这样的时间。我只能选择客运。买好票,我去到要穿行台湾大道的BRT站台。

台湾的交通那真是方便到无以复加。台北有四通八达的捷运,而且捷运站四周是通往没有捷运的东南西北街区的公交车。台中虽无捷运,但是它有一个叫BRT的快客,从台中火车站开往静宜大学。因为这次原只想待在台北,所以对台湾的其他城市没有做过多了解,这也导致不少的偶发意外。不过有意思的是,这些意外几乎最终都变成美好的结局。所以,我一直想我应该感天谢地,感谢所有爱我、帮助我的人,让我至到今日安然无恙一路顺遂。

台湾大道是台中的主要街道。于是我搭乘BRT一路看过去。因为时间关系我只能在秋红谷下车,穿到对面街往回走一段路。我一直有一个成见:在一个城市你如果没有脚踏实地地走过,你就不会对这个城市有太不得了的感觉。
沿台湾大道往回走,沿途经过新光三越等大大小小的商厦,还有市政府等部门。街道的干净整洁安静这些在台湾已经不是什么可夸赞的优点,在它已经是当然的部分。
台中好热。到台湾这几天就没有下过雨。好想骂一句孟庭苇,是她说《冬季到台北来看雨》的。雨伞在包里背了几天。今天因为时间紧,只想轻装快行,而且出门时阳光灿烂,所以重的背包包括雨伞都寄存在酒店里。但是,但是,还没走到BRT站点的第三站就感觉有水洒到脸上。以为哪里飘来的空调水,抬眼一看原来真的是下雨了。阳光依然灿烂,雨点且越来越密。好奇怪,这么反自然。好在BRT站已近在咫尺。我撒腿赶紧跑步过去。

回到宾馆,带上行李。看时间,离去埔里车的出发时间还有20分钟。抓紧看看客运站周边。一个处处讲究性价比的人,多看一眼成本就低一点。(偷笑)

长途客运站后面的快餐餐厅,是年轻人喜欢的地方。

老街区。已经不记得这张照片是哪里拍的。因为经常在路上来不及图注。俗话说:好记性不如烂笔头。以后赶紧吧!

台湾就是一个历史和现实,传统和时尚,新与旧可以和谐合体的地方。咋子做到的,我也很想知道!

我是不是也帅帅的?

本篇游记共含6448个文字,6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哓鹂姐姐 的文字:

。有两三个保安人员(台湾应该叫保全)站在门前

台北市政府是由警察單位站崗

2016-06-07 14:07

没有着警服。

2016-06-07 14:0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出去玩总有好心情~

2016-06-07 14:26

台灣的市政府基本上都可以自由進出(我就常去借廁所),不像我去上海看到戒了森嚴的上海市人民政府,只能說兩岸政治文化是差滿多

2016-06-07 14:5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好赞的深入游

2016-06-09 08:1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哓鹂姐姐 的文字:

广场

牌樓上原本寫的並非中正廣場,而是大中至正

2016-06-12 04:37

引用 MR.J 发表于 2016-06-12 04:37:04 的回复:

牌樓上原本寫的並非中正廣場,而是大中至正

回复MR.J:是的。现在是中正不是?

2016-06-12 06:0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哓鹂姐姐 的文字:

看见图片前方的牌楼上“自由广场”四个字没?(有点远。)其实它原名叫“中正广场”。为什么改名?我也不知道。

牌樓原本寫的並非寫著"中正廣場"而是"大中至正"  07年民進黨時期為了去中國化和蔣介石化,把牌樓改為自由廣場,並把中正紀念堂改為臺灣民主紀念館,直到09年國民黨主政又改為中正紀念堂,不過牌樓的自由廣場四字並無更動並一直留到至今,不過很多民眾還是會戲稱這裡是中正廟或蔣介石的大靈堂

2016-06-12 11:20

棒棒的!我也要去动笔写自己的游记啦!

2016-06-13 12:51

引用 哓鹂姐姐 的图片:

南投縣埔里鎮中正路國光客運

2016-07-23 00:13

引用 哓鹂姐姐 的文字:

这几天但凡知道我孤身一人从大陆来台湾,她们一律会露出同一种惊讶,并大赞。我很是纳闷

我第一個反應可能也是這樣,至於為什麼嘛.......
台灣人可能會覺得,女孩子一個人出遊就是有危險機率吧,何況是外地來的。
如果你是西方臉孔,可能驚訝度就會小很多,因為人們普遍覺得西方人背包客很正常。

2016-10-26 02:19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