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阿姆斯特丹的倦意——花的奇异四季物语

24
David Lam (香港) LV.18
2016-06-07 16:44 1133/4
  • 出发时间/2015-05-20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6000RMB

这是一个没有来由的,关于一位名叫“花”的人的奇怪故事。它的雏形脱胎于阿姆斯特丹的郁金香花田中,实际却可能发生在世界的任何地方。


春天


花来到班级上的那天,小雨从早上一直粘腻地下到了傍晚。教室窗外以瀑布般的磅礴气势所盛放着的海棠,在雨水中像是约好了私奔,结伴片片陨落。淡蓝色棉布裙子中的花用另一个世界的纯白声音向所有人打过招呼后,以柳絮的姿态飘落在你身边的座位上。黑板上的字和上课下课的铃声从这一刻一齐变得模糊起来。

花从不讲话。她永远坐在自己桌前,她的右手执笔在本子上不停写着什么,左手一次次把垂到眼前的长发慢慢拨回耳后。她的耳机里隐约传来威猛乐队的《无心快语》。开头的萨克斯响起的时候,窗外的光线掀动窗帘的一角钻进来,穿过她左手的指缝折射进入你的浅棕色瞳孔。你不禁跟着哼唱起来。

我将永不起舞
失去律动的、愧疚的双足
我的欺瞒
何其愚笨
时机离去
不再重来
因此
我将永不起舞
和你悲欢与共的
那支舞

花转过头,眼角带笑,张嘴咬下一口青苹果。风在这时闻声起飞,天空和云朵开始背道而驰,红彤彤的黄昏粉墨登场,深蓝色的乌鸦们也急忙离开。紧接着钟声铺天盖地地传来,预示着你至今也不甚明了的什么。

你在沉思中努力解读那钟声的时候,已经不见了花的身影。


夏天


连续第三个夏天,你和花一起来到这座海边小城。花爱海。你们坐在海边峭崖上的小酒吧阳台,躲在巨大的黑色墨镜后面,看连串的白色风帆乘着海流向西逐浪而去。柠檬味鸡尾酒从杯底没有尽头地分娩出气泡。

鸡尾酒见底后,你和花起身沿山间小路向旅馆的方向走去。身边的树林发出令人愉悦的沙沙声。橄榄树、枫树、梧桐和一些不知名针叶类树木,这个时节无不分泌出带着碧绿味道的清香,在海平线之上二百英尺的高度又生出一片别样的海洋。

再往前走一段,道路变得开阔起来,身边的树木也变得稀少,逐渐被低矮的灌木所取代。各种颜色的蔷薇和茉莉从不知什么地方三三两两地长出来,凑在一起潦草地谱写一段慢板的前奏曲后,无边而斑斓的郁金香田像革命一般铺面汹涌而来。树木在这时把高处的位置让给湛蓝天空。花的呼吸和睫毛一并变得更加悠长起来。

- 是否喜欢这里?

- 嗯。

- 是什么样的喜欢?

- 就像是,喜欢冰凉的牛油和杂梅果酱一起抹在烤到金黄的面包片上,那样一般地喜欢。

- 我了解了。那确实是独一无二的喜欢。

蝉声愈发鸣动起来,你耸动鼻翼,闻到夏天雨水将至的味道。


秋天


花去了百货商店买日用品,你在家里看着报纸,喝雀巢牌速溶咖啡。

你从三角落地琴架上拿起自己的Fender牌电箱琴,突然想写一首歌。你近来十分青睐这支Fender牌电箱琴,琴弦没那么坚涩,声音清亮。

窗外的海透出不自信的蓝色。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雨。你半下意识地按下C和弦。然后是G。F。C。Am。G。Dm。G。这好像是一首带有些许乡村风情的民谣曲。大概拥有一定类似《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的氛围。不知为什么,这样的歌曲总是让你肚子饿起来,想要吃熏鸭三明治。你便放下琴站起身出了门。

沿楼下的海边步道,循着摩天大楼的脚跟走到东边的岔路口,进入长长的地下通道。穿过抱着吉他不着调唱着的墨镜小哥和派发摩门教会传单的白人夫妇,又经过售卖美味烧麦的7-11便利店和地产经纪店铺,从海湾的另一边重新回到地面。身边的景色已经大不相同。悠长海岸线的远端出现青山,抬头望去,像是无限遥远的、极高极高的天空上,大雁排成人字形,悄然向南方飞去。步道旁边已经没有了大楼,被高压电线杆簇拥着的只有两条车道的公路上,装满石头子或木材的大型卡车穿梭而过,留下呛鼻的黑烟。公路的另一侧,农舍、渔场和金色麦田交织在一起,潮水般连绵无绝地向内陆流淌而去。

那家不起眼的咖啡馆突兀地立在路边。留着山羊胡的短发老板正在吧台擦着杯子,见你进来,掐灭手中的烟,礼貌地一笑。音响中传来德彪西的贝加莫组曲。你要了一杯拿铁咖啡,一份熏鸭三明治,独自靠窗坐下。

咖啡煮得算是美味。老板用了全脂牛奶,让你感到很是安心。三明治更是好吃,鸭肉熏得恰到好处,酱汁也别具特色。

不知道花回家了没有。毕竟,天气预报说过今天有雨。



冬天


花死掉的那天夜晚,你做了一个许久未曾做过的梦。

你站在夜空下。脚下的泥土似乎软绵绵的,踩上去煞是舒适。你环顾四周,只见到无尽的黑暗虚无。风像旋律似的流连在你身上。你感受不出温度,只感觉身上的白色棉布衬衫柔软得恰到好处。无可挑剔。

你抬起头向天空望去。数不胜数的星星组成一条一条相互交织的银河,一齐倾泻在你浅棕色的瞳孔中。你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这样璀璨的星河,但极力回想也无从记起,索性作罢。在一片星河下的广袤黑暗中,搞清楚应该做些什么事情,成为脑中的首要问题。

思索间,天上相当大一部分的星星突然开始移动起来。速度有快有慢,同时,也变得越来越大。你逐渐看清,这些形似流星的闪亮物体,原来是一架架形态各异的飞机。这些飞机越飞越低,你听到逐渐清晰的低沉轰鸣声。你从没见过如此多的飞机。

像有人发出不可逆转的命令般地,飞机开始向地面坠落。第一架着地时,姿态活像一只俯冲入水捕鱼的海鸥。地面传来浩大的震动,振聋发聩的爆炸声同时传来,使你听到过的所有雷鸣都显得像蜂鸟的鸣叫声一般温驯无害。这是足以杀人的声音。巨型的火球燃烧着腾腾而起,发散出近乎紫色的火红光芒,一时间驱散了你身边的黑暗。黑暗离开后,你发现身边仍然只有虚无。这使你不禁大失所望,却又莫名如释重负。

恍惚间,第二、第三、第四架……数不清的飞机冰雹般前仆后继地坠落下来,围绕你身边盛放出绝望的末日花朵。整个地球像一座起火的干枯森林,暴烈地燃烧着,发出噼噼啪啪的死亡之响。你的白色棉布衬衫已被火苗灼伤,皮肤也岌岌可危;你呆立着无法动弹,呼吸困难,泪水夺眶。
 
视界远方的火光中,隐约显现出撒旦的身影。一股黑洞般的巨大悲哀不由分说向你席卷而来。

……

你惊醒过来。花当然不在身边,因为花已经死掉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天空已经蒙蒙亮起来,你看到窗外的雪就像海棠,结伴片片陨落。


阿姆斯特丹 - 库肯霍夫公园(The Keukenhof),世界最大的郁金香公园

网址:www.keukenhof.nl
交通:阿姆斯特丹机场乘坐巴士直达
门票:16欧元
开放时间:介乎3月中 - 5月中左右,视天气情况而定


以上照片由Lomography LC-Wide胶片相机拍摄



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三万英尺清醒梦”,一段关于时光、飞行、摄影、文学、美食、音乐和爱情的光影旅途。

本篇游记共含2673个文字,19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记录的真好~怀念!

2016-06-07 20:26

引用 David Lam 的图片:

2016-06-07 21:43

引用 David Lam 的图片:

2016-06-07 21:43

挺棒的,给了我一些启发。

2016-06-13 14:51
相关目的地:   荷兰   北荷兰省
15727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