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无可挑剔的旅行

预备~

       过年在家待的发霉,长肉。无聊的时候看了一下机票,重庆丽江才两百多,特价机票,对于我这种贪玩的,无产阶级学生党真的是福音啊。

     本打算跟哥哥姐姐一起去云南,因为各种原因,反正他们抛弃我了。

      冷静冷静,研究一下时间,第二天就买好了票,坐等姐姐完婚之后,来一场一个人溜达。

      喜欢一个人旅行~

     可能是因为性格比较差~

      懒得去迁就一个人,更害怕去依赖一个人。

     所以最后就一个人,云南之旅

       2·18号当伴娘送姐姐出嫁,傍晚,一个人一个背包奔赴江北机场。

       本来时间很充裕,悠悠闲闲的啃了一个汉堡,两个鸡翅之后,上个卫生间,站排!去换登机牌&托运,站排!
现在这机场逐步向菜市场发展,人满为患,还有推销办卡的。

       忙碌完,发现时间已经不多了,过安检,风风火火的跑到登机口座位坐下,只听广播“何女士,何女士的~~~”虽然说我经常丢三落四,但还是第一次把自己搞的这么狼狈。

       一个女生,半夜打车从机场去客栈,心里还是有点害怕。

        所以在候机的时候有意搭讪了三个小姑娘(她们是丽江本地的),想一起拼车去丽江古城,据说我的客栈和她们很顺路,所以她们很爽快的答应了。

       或许之前的种种小不幸,都是为了迎接我这段旅行的完美吧。

     到达丽江机场,家人不放心,开车来接她们了。不忍心丢下一个可怜的我,于是,我很理所应当的坐了个顺风车。

       现在已经是2月19号了,到达客栈,匆匆洗洗就睡了,因为今天还要早起,约了伙伴一起去玉龙雪山

玉龙雪山

       睡的饱饱的,早早起床,准备去玉龙雪山。今天的阳光真的是好的刺眼,出来的很早,街上人很少,从客栈走到包车的地方那段路,路两旁都是大树。阳光透过树叶,洒在干净的道路上,像刚下过雨一样,空气都是湿漉漉的。爱死了此刻我所处的这片环境,所以走的很慢,贪婪的享受着丽江清晨的这份静谧。

       一路上这位司机欧巴很是尽职尽责,讲了很多当地的传说。比如玉龙雪山金沙江云南人的特殊节日,山顶的特殊植株,等等。别的记不太清了,只记得云南人因为特有的某个节日,国家会多给他们一天法定假日。羡慕~

        在去玉龙雪山的路上,我坐在副驾驶,出去玩耍我比较喜欢坐在副驾驶,看最美的风景,同时也能与当地人更好的交谈,当然也担当着陪司机聊天解闷,避免他无聊瞌睡的重任。

        司机大哥说,现在我们看到的这座山就是玉龙雪山了,山上的雪明显没有前几年多了。当地人经常调侃说,再过两年可能只能叫做"玉龙山"了。

      一行人下车纷纷和目前还幸存的玉龙雪山亲密合影,颇有仪式感~

      这里立了快石碑,为什么这张照片这样取景呢?!你可以想象到,依附在这石碑上,那一大群,拍照的游客吗?

      卷卷:同行的大美女,和我是老乡,一个重庆女孩,比我大不了几岁。也是一个人出来的,貌似是因为工作比较糟心,所以辞职出来散心的。心里默默地叹服这姐姐的勇气,与魄力。

       需要申明的是,卷卷姐真的是个小家碧玉型的大美女。惹得我这个同性都忍不住多看两眼,小巧的面庞,精致的妆容。卷卷~一个极富有动态感的名字~

       买票,排队,坐大索道上山,大索道好像是180元,别嫌贵,它值这个价钱。玉龙雪山这大索道,是我目前坐过的索道里,最惊险最刺激的了!在行驶的索道窗口拍到的雪山是这样的······

       我先和卷卷约好,她在丽江等我,她在等我期间捡到的这两位伙伴。总之今天我们四个是一个小整体~可能是他们比较沉稳,亦或是害羞?开始只是互相打个招呼,没有太多交谈,反正都是我和卷卷,在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大索道的终点是4506米高的半山腰,十分钟之内,我们从海拔2800骤升到4506。

       说实话,身体受不了还是挺正常的,所以一定要提前做好准备,巧克力啊,氧气罐啊~(这个真的因人而异,有的人完全不需要,看大家身体情况而定)

      下了大索道,并不是山顶,还需要我们自己爬一段路。我们同行的四个人,也决定爬到山顶~

      我跟大美铝深知体力不如那两个男生好,所以一路走走停停拍拍

      刚开始,我们还是能够接受这样的海拔,这样的强度的。

     走着~走着~

    后来~卷卷姐,实在有点受不了了,决定原地坐着,等我们下来

       此时的我,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基本上走五分钟要歇息一分钟~头痛到不行。

      随手拿着的除了相机还有氧气罐

       虽然说同行的伙伴也都很疲惫,但还是非常照顾我。我们没有互相搀扶,只是凭借自己的意志力,在身体舒服一点时候就多走两步。他们也没有,把我狠狠的甩下不管,走到我能看到的地方,等我。

     虽然没有言语的鼓励(此时多说一句话,都是消耗体力和氧气),但是同伴的眼神和陪伴就是最好的鼓励了吧。

      安兄~带的设备那叫一个齐全呐,我们零负重爬山都困难,他却一会儿就能从他的百宝袋中,掏出个器械,真是太专业了。佩服佩服啊

       终于看到希望了,这张是已经到达山顶的安兄给我拍的,我的口唇已经有点发白了。但数数脚下的台阶,又有动力了。

      终于登顶了,站在最高点,反而觉得满血复活了,头不晕,心也不慌了开心~

       4680米,玉!龙!雪!山!
逢景点必有碑,凡有碑必有游客。我没有与各大碑兄合影的喜好和习惯,更何况与这块碑合影的人,还站着长排。但是,无论如何,我要跟它来一张,姐姐可是用生命在爬山啊!人太多,没有排队,只是蹲在角落,让安哥快速咔嚓了一张,不在乎美观,更像一种勋奖。

下山~

     玉龙雪山,不仅名字听起来霸气,你征服起来也不是轻而易举的。让人惊喜的是,这样一座霸道的山峰,山脚下竟有柔情的那一汪蓝~

     画风一转,蓝月谷~

      在西藏见过羊卓雍错那形如发带般,绕于山间的蓝,但依旧被蓝月谷,这仙女泪水般的蓝所震撼。她们的美有点不一样。

      卷卷皮肤真的是好的让我羡慕~

       记得大冰书里写“在地球的某个角落,一定有人过着你羡慕的生活,既可以朝九晚五,又可以浪迹于天涯”。

      羡慕着这样的人~安,喜欢拍风景,不擅长拍人物,自己也不喜欢入境,所以他少有的几张照片,也是我偷拍的,没偷拍到英俊的正脸

        开始我看着他那一件件专业器材,一直以为他是从事摄影事业的。后来熟识后交谈才知道他是从事珠宝鉴定的,摄影纯属爱好。

     安在给卷卷拍照,这可是专业的,执着于摄影事业多年,比我多一份热爱和坚持。嗯,其实事实是,他比我更多一些人民币

      这张合影是一对年轻夫妇帮我们拍的。

       老婆一直让老公给自己拍照,老婆看完照片。
一脸嫌弃:“就你这拍照水平,还学过摄影呐?”
老公抱怨说:“你啥都要拍,遇到个大坑,也说,快快老公,这有一个大坑,帮我拍照。”
这种对话在旅行中经常听见,觉得很有生活气息。

      飞~没怎么交谈,后来聊天中知道,貌似是失恋后来丽江散心的。

        对卷卷姐很照顾,就酱紫~

拂秀发~

定睛~

起风了~

        卷卷姐给我来的四连拍~挺喜欢这动态感的

        蓝月谷旁边的一个小瀑布。

         大家都有点玩累了,伏在栏杆边休息休息~

        实在是太晒了~

      安在拍自己的影子,我和卷卷在一旁笑他,捂得像一个卖鸡蛋的老婆婆~

          效果图~还不赖!基本分不清这是一坨黑乎乎什么,哈哈哈~

      经历了一起登玉龙雪山的相互鼓励,大家话多了起来,开始撒欢~(自行脑补,我们不知道蹦了多少次的一,二,三~)

     盗的安大师的图,他自己回家加了水印。收到他发来的照片,已经是旅行结束后,一个月的时间了,有点小激动腻。

       司机把我们送回各自的客栈,卷卷姐,安,飞,我们四个的行程原本是近乎一致的,接下来都是要去大理。按理说我们本应该一起继续这段旅行,但是问题出在一个时间点上的分歧。我喜欢夜间行车,决定坐今晚八点的火车去大理。然而他们觉得太累了,想第二天早上拼车去大理

      可能也是自己太年轻,太犟,他们劝了我好久明天早上一起。

        出发前我就做好了完整的攻略,一个人出来旅行,大概就是因为性格太差吧,太固执,迁就不来。所以就这样我跟这三位伙伴挥手道别了~没有特殊的Say Goodbye的仪式,因为原本我们都以为,明天还会在一起玩耍的。请原谅有点执拗的我~

         二十多岁,本事不大,脾气不小。写游记的今天,新闻报道说一个女孩在北京某酒店遭陌生男子袭击拖拽,这则新闻引起的舆论不小,我突然有点小庆幸,也有一点小后怕。

       回到客栈,定好了火车和大理住宿,安心地在床上软软塌塌的躺了四十分钟,起来开始收拾行李。

       这个时候客栈的一姑娘跑来跟我说,要跟我一起去火车站。
少梅:广州姑娘,大二的学生,在我住的客栈做义工的。今天她的义工生活结束了,晚上九点的火车回家。
我当然求之不得呢,原本自己走,还要查地图问路呢,现在有她一起省心了。

      收拾好行李后,我先出门,边吃饭边等她。
我俩一路边走边聊天,听她讲自己近一个月的义工生活,云南哪里,她觉得最美,突然我开始怀疑,自己大二的时候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怎么没有这个觉悟,出来当当义工什么的呢。

     唉~走到公交车站,貌似走错路了,我俩在看站牌。
这时,旁边背着背包,拉着箱子,穿着极其不搭的两个伙伴。
来问我们:“你们也是去火车站?”,我俩回答:“是的。”
他们:"那要不要一起拼车去火车站”。我和少梅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两位大叔?大哥?总之看不出来年龄的男性,然后看了看彼此,拒绝了一同拼车。这两位听到回复,很识趣的走开了。他们走后,少梅问我:“要拼车吗?还是再找找公交车站?”我“如果能拼车的话更好,因为我今天爬山也很累了。”少梅负责去身旁的面包店问问路,我背包方便,负责先去追赶前面两个拼车的伙伴,少梅拉箱子随后跟上。

      记住这个画面,在丽江某街头,一个妙龄少女(我~)背着个大包,一边奔跑一边呼喊“喂,前面两位?帅哥?拼车的?欧巴? ”反正我该喊的都喊了,然而,他们就是装聋作哑的听!不!见!终于,他们在一个公交车站停了,我加快脚步跑过去,气喘吁吁的说“我们决定一起拼车去火车站”。两位大叔看看我,指着站牌说“哦~我们不拼车了,这就是公交站"
我~我~我~此时我的内心是崩溃的,然后就是四个人一起等车~

       交谈之后知道,他们两个也是去大理的,跟我一趟车。我称呼他们,大叔,和小常子。在感叹怎么这么巧时候,听见公交车上的另一波人的谈话,才知道,这车上,几乎全是赶八点去大理火车的。地方就这么大点儿~

       排队,取票,和少梅道别,巧合都在一天发生了,我们三个的座位是挨着的,他俩在我后座,我旁边坐了一位当地的阿姨。听他们两个在身后聊的热火朝天,偶尔我也加两句。谈话中得知他们也是一个人出来的,今天一起去束河玩耍的同伴。
我们聊了大概半小时,大叔开始说自己前两天在大理住的客栈多么好多么好,我有点警惕,是客栈的托?总之我说,我已经订好住宿了。
大叔还说明天他们客栈要组织去巍山巍山?!没听过,我才不要去嘞!反正就是警惕,抗拒,小心翼翼~我把随身携带的小包放在座位上,去上个厕所回来,继续把刚刚打开的听装加多宝喝完。

       此时我身边的阿姨,再也忍不住了,开始教育我说”你一个人坐火车,包要随身带才好,打开没有喝完的水,你离开一段时间后回来,这剩下的水就不要再喝了。“(我一脸惊恐状~)
这些话妈妈不知道跟我说过多少次,但是每次自己都是满不在乎的态度。同样的话,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由一个陌生的人说出来,我却异常的感激。

       这是位大理当地的阿姨,跟我爸妈同岁,有一个工作两年的儿子和一个大二的女儿。阿姨说等我到大理,可以让住她家,让自己女儿带我一起玩。我委婉拒绝了,一方面是担心打扰到他们,另一方面,还是有点警惕吧。

       阿姨说巍山确实很美,给我看了自己去巍山拍的美美哒照片,还推荐了好多当地的小吃。话至此,我退掉刚订的住宿,决定和他们住同一家。阿姨很担心我,一直在有意无意的暗示我,不要太过轻信别人。虽然她没有直说,但是从他的眼神中,我知道她说的就是,不要让我轻信身后的这两位大哥或是大叔?还是不放心,最后给我留了电话,怕我偶到危险。感激~

        后来,小常子说,他俩当时很担心阿姨是骗子,把我骗到山沟沟里卖掉,当童养媳了。
在想如果我同意去阿姨家,他们俩个要不要舍身去救一个刚认识的我。

       觉得挺有意思,双方都在担心着我的安全,只有我自己还大大咧咧的,在火车上闭目养神。

      入住青旅,房间里,已经有两个姑娘在了,互相问好后。其中一个姑娘就特别激动:”听你口音,东北的?“我说”嗯,我在沈阳上学“,她更加激动了,说自己也是沈阳的,出来玩这么久,还是第一次遇到东北。她说的没错,我一路上发现,一个人出来玩的大多都是南方的。

巍山,彝族打歌节

    巍山,出发~在路上遇到一大片金灿灿的油菜花田(昨天火车上的大理阿姨已经跟我讲过,会遇到)所以没有很意外,但是确实有些惊喜,那么大一片。

       油菜花本不是什么名贵花种,它们开的不艳不娇。他们中间,没有比别株长得更高,开的更艳的,任摘下一枝都算不上美艳。但就是这种不争不抢,安心做好本分,只尽自己该尽的那份美丽,连成一大片,每年都引来众多游客。

    今天一起去巍山的,伙伴们。

       一张让我有点感动的照片,一个八九十岁的老爷爷,站在油菜花田里面,捧着脸庞,笑得像个孩子一样灿烂~这不是一个当地的老爷爷,据说也是来旅游的~愿自己老了之后,也有这份童真。(盗的图~)

     巍山古城,天阴阴的,下着小雨~~~

        我们八个人在巍山古镇溜溜达达的走着,买买街旁的小吃,特色水果汁(虽然并不知道是不是特色),我对这种着实不感兴趣,脾胃功能娇嫩的我,不敢一个人在他乡乱吃东西。

       路过一家书屋,说是书屋,里面售卖的书并不多,但是窗口坐了位老爷爷,在聚神端正的写着苍劲有力的毛笔字,我们六个人在欣赏着,有点入神,晓敏在身后喊了我们一声,于是有了这张合影。

洋洋,乐乐,我,小鑫,重庆小帅哥,小常子

      这是一家驿站,是我觉得巍山古城,装饰最有特色的一家。

       在古城看到一家邮局,走进去,学某人装个逼,给自己写一封明信片。对邮政确实有点失望,于是买了个比明信片还贵的信封,封起来。不辜负我的煞费苦心,写游记的今天我已经收到了。

     晓敏去大理三塔拍的,觉得这张拍的很漂亮,就盗用过来了。

        离开古城,去周边一个彝族村落,参加打歌节活动~

       今天我们的幽默司机大叔,一路上给我们讲了很多当地的习俗,还教了我们几句白族话。
在路上,我们山路十八弯的行驶着,这位大叔的技术真的是好极了,近乎没有踩刹车。

     车上某姐姐望着车顺着蜿蜒山路行驶,逐渐深邃的一旁,兴奋的喊:“哇~快看,好大的一个坑啊~”
司机大叔淡定的说“那是山谷~~~”
逗得全车捧腹~

新学的白族话:谈恋爱:喜嘎啪
                         想念你:米勒多
                         小伙子:谁都揍
                         小姑娘:牛啦滋
                     吃饭了吗:尼玛后倪某听音学声。

     山路十八弯+长途跋涉后,我们已经到了今天晚上要参加打歌节活动的小村落?嗯,就是大山深处~全景

      彝族的打歌节,是晚上十一点才开始,我们一行二三十个人跑到山间深处的某户人家去吃饭。

      听当地几个上小学的小姑娘说“彝族打歌节是当地非常有名的节日,他们会一起围着篝火,有节奏的跳舞,喝酒,还有祝愿。无论男女老少,这都是一个不眠之夜。”

       但小女孩们说,这还不是他们最重视的节日,每年七月一日前后的火把节,比打歌节要隆重更多,直逼除夕新年吧。有一个小女孩说,火把节时候,会有小男孩拿火把点她们的头发。我张大嘴吃惊的问:“什么?!点你们头发,那回家他们是不是会挨揍?”小女孩否认,说火把节那天,这样的行为是被允许的,算是一种祝愿吧。哎~怪我读书少,只知道泼水节泼水是祝福,没想到,火把节点头发也是祝福?!

     当地老奶奶和我

      早上出发的时候,洋洋就背了个吉他,当时不明所以,在晚上吃饭的时候,他抱起吉他弹奏一曲之后,顿时俘获了在场的众多妹子。就这样,渐渐演变成了,他弹奏,我们一堆妹子排排坐着,有节奏的左右摇摆着身体,跟着合唱。

小鑫和晓敏
小鑫,大二学生,经常一个人骑行出去玩耍,貌似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但我个人总感觉,还是个小男孩的性格
晓敏,广东江门妹子,大二学生,在我们住的客栈做义工,获得老板批准,跟我们一起出来玩耍,很单纯可爱的一枚萌妹子

       小常子和我,同行的一个姐姐试相机的时候无意间拍到的,晚上发给我,觉得视角很喜欢。

       晚上,不知道凌晨几点,我们回到了客栈,很累,所以睡的很香。睡觉之前,跟大叔和小常子约好,明天一起去双廊

大理古城

       必须要强调一下,今天醒来的心情。昨天去巍山一直阴雨绵绵,查天气预报,显示这几天大理都是下雨。我本来已经接受了这个残酷的现实,但是今天早上醒来,巴拉开窗帘一条缝,那射进来的一束耀眼的阳光,让我几乎是从床上蹦起来的。

      大叔,小常子,还有我,决定先去大理古城溜达溜达,顺便觅食。下午再去双廊~

       在我们三个出发之前,洋洋也说 要跟我们一起,去大理古城,一起吃早饭。
洋洋~昨天弹吉他的,光环小男主

大理古城~

      云南小吃,乳扇,好像是鲜奶烤的,味道不错。
      大叔,我,洋洋

       大理古城远比巍山古城要喧嚣热闹的多。

          也有可能是天气的原因,天气好,人们也都出来溜达了。

         期间,我由于机票问题,有些烦躁,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后来,小常子打电话帮我解决了,一下心情就好起来了,说来奇怪,天也突然情了。他们三个说我是太阳女神,哈哈哈~

      大叔抱着我的单反在到处拍照片,我们三个年轻人,就到处溜溜,看看。

     大叔的杰作~他好像很喜欢的样子。

       回到客栈,收拾行李。 联系了去双廊的司机师傅,开车师傅是一对夫妻,徐哥徐嫂,很恩爱和谐的样子,有种夫唱妇随的感觉。因为大叔原本坐过,这对夫妻司机的车,所以我们聊的很欢。最后徐哥徐嫂竟然邀请我们晚上去他家吃便饭,哈哈哈~真是脸皮厚的有饭吃

       这也是便!饭?我的天呐,我实在是有点不好意思了,我们一边吃饭一边听他们的故事。

       大叔甚是八卦的问了徐哥徐嫂的爱情故事,据说徐嫂是打败竞争对手,成功掳获徐哥倾心的。我们大赞徐嫂的英勇。徐嫂很自信的说:“因为我优秀嘛~”哈哈,好有爱的一对夫妻啊,他们的女儿已经上高中了,但却感觉像新婚夫妇一样。

       最后,徐哥总结性的发表了一下,【平淡】是他们这二十多年婚姻生活的主旋律。
鼓掌总结的很深刻~

       他们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有次四个韩国姑娘来中国包徐哥的车,四个月,玩遍了中国,期间包吃包住,每天还另外薪资一千元。哇~听得我们三个目瞪口呆羡慕不已啊,既可以欣赏美景,又轻轻松松把钱赚了。当然这也是徐哥徐嫂平时人好,来过的旅客都愿意跟自己的朋友推荐他们,所以好事自然水到渠成。

       徐哥家的院子一看就是刚刚装修过,很新,里面种了各色花花草草,还有一些药材。徐哥一一给我们介绍了一下,很惭愧,我没记住,但是看植株的形态就知道养的很好,养的很用心。

       吃完晚饭,徐哥又把我们送回客栈。我们三个跑到天台看星星,看月亮。今天是正月十四,月亮已经很圆很亮了。

      小常子想用相机的延时拍照功能,用月亮写一个“何”字,但是半个小时过去,并没有成功

   最后是我和大叔用手机的手电,画了个五角星和心形,满足了小常子的拍照兴趣。哈哈哈~

       按照我的原计划,我会是明天下午跟他俩道别,自己去泸沽湖,小常子和大叔一直在挽留劝说我,等一起过个元宵节再走嘛。我是一个比较执拗的姑娘,虽然心里很不想孤零零的过节,但还是坚定明天回丽江

      等我回屋的时候,同屋的姐妹们,都已经睡的很香了。

环洱海,望苍山

         这就是昨天晚上我们看月亮的天台,白天这里看出去就是洱海

       我们计划今天去环洱海,他们两个收拾的快,我还在化妆,收拾行李。因为我的原计划是,今天晚上回丽江,然后去泸沽湖,这也是我此行最心心念念的地方。但是在我收拾行李的时候,突然觉得东西太多,好烦躁,就决定,今天还在双廊住,明天一早回丽江

        小常子帮我背相机,大叔在办理房间事宜,我们决定再住一晚。我在一旁东看看西瞅瞅。
出来玩,我一般都是操心的命,很少这样省心。

        小常子负责帮我背包,拿衣服,大叔负责给我拍照,这感觉啧啧啧~

         我,负责美美哒~

       我和小常子~

          大叔也来~

大叔也要~这是我见过,最爱拍照的大叔。

娘子~
啊哈~

       大叔,我,小常子~
我的红围巾,觉得太热,就甩给小常子了

      觉得他俩风格特别不搭,你就想象这样的两个人,公交车站,要求一起拼车,我开始时候能同意吗?总有一种,犯罪团伙的感觉~

         后来这个团伙变成了三个,因为女性看着面善,成功率高一些~我开玩笑的,你们懂得

     团伙老大请猜年龄~

       对,他们对我这个新成员是十分嫌弃。

           嫌弃我,演技不佳,笑容僵硬~

             嫌弃我表情僵硬,动作不协调

      嫌弃我这个模特,浪费了,他俩这么好的摄影师

         过年在家实在是胖太多了,一笑,脸上堆满了肉。不忍直视了~

        大叔,洱海边,望苍山~

     大叔,我,小常子

     小常子调数据,试相机,不小心拍到了旁边的美女~(鬼知道他是不是故意哒

       大叔设计的动作,我和小常子,两个模特~配合,可恶的是,还没有薪资~

        小常子拍的我的背影,一棵树衬得,很有意境。
他俩说这张照片很美,是啊,没有我的脸,当然美了

         抵达今天的目的地,小普陀~这里栖息着成群结队的海鸥

           旁边有卖喂食海鸥的小零食,我们当然也买了几袋。

        我把食物放在手心里,举着~

       站着不动,还举着~

    然而,好久好久好久之后,我快站成一尊雕像了,却没有一只海鸥愿意来赏光。 

       我一气之下,把手中的饼干,平抛了出去,瞬间被一只海鸥在半空中,叼住,然后混进海鸥群里。我简直看呆了,也兴奋极了,这比海鸥从我手里叼走食物要更刺激~

       大概是我长的比较和善,亦或是我通过了他们的考验?反正总算是愿意赏光,来叼食我手里的食物了。而且,小常子举着相机等待了这么久,咔嚓,定格,完美!很喜欢这张照片,因为她飞的真的很漂亮。

        海鸥真的是聪明极了,眼睛看的准,动作极快,时不时还会做几个下降的虚晃动作。我们就会很兴奋,尖叫,貌似我们这样的反应,让海鸥兄们很满意,高空危险表演动作,一个一个的做的更起劲。

       海鸥是吃饱了,给我们累够呛,旁边有很多卖小吃的小摊。小虾做的,貌似叫虾饼。很脆,味道符合我的口味。

     麻辣小土豆,我个人不喜欢吃土豆,但是味道真的可以。比重庆的稍微差点

        吃完饭,大叔也去喂海鸥,他们明显比之前友善通情达理多了,频频从我们手中叼走食物。

        我们时不时还是会上抛食物,因为看他们在空中,灵敏的接住食物,那画出的弧度,真的美呆了

       大叔沐浴在阳光下~~~

         看到这辆车,就强烈要求大叔上去拍个照,真的觉得毫无违和感

      这就是传说中的丁达尔效应吧?这样的化学现象在大理,真的是挺常见的。

       拍的不好看,实际上的景观,比照片好看很多。

      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准备往回骑了。

       今天一路都是大叔和小常子骑小绵羊,轮流带我,回去的路上,人少车少,我手痒痒也想骑。

       这张照片是大叔偷拍的,本来觉得毫无美感,但是小常子一手护着我,怕摔倒,一边回头看来方向的车辆。当时我并没有感觉他扶着我,后来看相机这张照片,还有点小小的感动,一股暖流,毕竟我们认识也就两三天而已,这种细枝末节的行为,很暖心

      练上手之后,我驮着小常子开了五六分钟,他实在是受不了了,弱弱地说:“还是我来吧,要不明天新闻头条就是,某大学情侣殉情洱海~~~”
我:“为什么是情侣?!还是大学?”
他:“现在的媒体都喜欢制造噱头,这样才有看点,如果我说 俩人掉洱海里淹死了,你会看吗!?”
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为了让自己死的不要那么轰动,我乖乖的交出了驾驶权。

       骑回了双廊,跑到一个可以看到双廊全景的观景台。

     这个时候的阳光真的是挺好的,算是夕阳西下。

         这个时候拍出的色彩很美,

       光线真的很适合拍照,但是我们都好累好累的,我举着相机偷拍了两张小常子的背影。

     他不爱入镜,今天一天了,他都没有怎么拍照。
我问他为什么不爱拍照,他很厚脸皮的说:“照片没有本人帅气,影响他形象。”

     小常子这帽子是我挑的,不是因为他戴着多么好看,就是觉得他太过高冷,这帽子给他添加了几分傻气。平易近人多了
买帽子时候,他一再确认:”真的是这个好看吗?“我憋着笑一本正经的说:“嗯,是的,它非常符合你的气质”
他最后还是略有疑惑的付了钱~~

     今天是元宵节,我们本打算吃汤圆,应应节日气氛。各大大饭店小餐馆都没有汤圆了,那好,我们自己去超市,买汤圆回去煮,然而并没有买到。

       最后,我们到一家饭店,点了两个普通的炒菜一份汤。这地方一定要详细说一下,结账的时候,服务员拿着记录单,过来告诉我们两百八,此刻空气定住了,我们三个能有好几秒,屛住了呼吸。服务员一脸你付不起钱,就不要来吃的神情,颐指气使。当时,我们三个人的内心独白是丰富的。我:“沃特?!虽然我没有算总价,但是菜单上面的单价怎么加,也没有280啊!”还是大叔淡定地反问服务员:“你确定?我们点了~~~~”服务员看看单子,不好意思的说,嗷嗷,不好意思,我看错桌了。。笑死我了,后来我们三个聊天,都说自己出去旅行时候,点菜是一定会看菜价的。不是因为负担不起二百八,只是不愿意花鲍鱼的钱吃一颗白菜。

       就这样~哈哈哈,提醒各位爱旅行的朋友们,没有不好意思,提前问好菜价很正常,我消费我当然有权利知道。
现在想想当时的场景,还觉得好笑到不行~

       按我的计划,我是应该明天坐车回丽江了,然后直奔泸沽湖。我的车没有定,住宿没有定,也可能这两天我过的太省心了,有点被他们惯坏了。我的懒终究是战胜了我的固执。我居然放弃了此行的目的地———泸沽湖。就意味着我接下来三四天,没有计划,没有安排,只是单纯的偷懒。

      旅行就是一个充满变数的过程,如果没有变数,你待在自家宽大的卧床上好了。意外是旅行的一部分。

懒散的一天

       昨天晚上我决定今天不去泸沽湖,就意味着,我们的时间很充裕了。晚上睡很放松,没有了第二天出行,要早起的压力。我没有定闹钟,十点多钟大叔和小常子才给我打电话,叫我起床。

       出去吃早饭,听周边的居民说,鸡足山日出很美。我悄悄查了一下鸡足山的天气预报,雨!大雨!按照我的性格,这样的天气,我一定是会放弃的,但是这次有种上贼船的感觉,因为不去那,我也不知道去哪里好了。
吃完早饭已经是中午了,回客栈收拾行李,下午我们三个包车,不到一个小时就到鸡足山脚下了。我们听从客栈老板的建议,夜爬鸡足山,嗯,因为这样比较省钱。

       这算是一个云南深处的小村庄,经济并不发达,虽然有一个鸡足山,但是比起苍山,名气也不是很响,于是旅游业也并不是很发达。当地都是独门独院的人家。

       到达事先定好的民宿,放好东西,我坐在院子里吃水果嗑瓜子,小常子和大叔在楼顶洗自己的衣服。这个时候又来了一个姑娘,我招呼她过来坐,一起吃水果。她听了我说的两句话,惊讶的问我是哪的?特别巧合的是,她也是沈阳的,而且我们离得还超近。

       我们聊的很开心,她给我讲述了自己在泸沽湖做义工的一个月经历,还有新学会的菜式,在泸沽湖拍的星空照。泸沽湖摩梭族的母系文化,走婚习俗。好多好多~~~还讲了一下自己,一个外族人对当地文化的见解。听得我真是羡慕的不得了(我现在是双手拄着下巴,专注的花痴状,听着汤圆的经历)

       大叔和小常子洗好衣服之后下来,介绍了一下新朋友,呱唧呱唧欢迎一下~

      新朋友,汤圆!决定一会儿跟我们一起去小镇逛逛,明天凌晨一起夜爬鸡足山。

        我跟汤圆一路走走聊聊,大叔跟小常子一路,我们走散了,但是并没有着急寻找,因为地方不大,民风淳朴,估测没有危险。

       大叔和小常子在一户人家门口停留片刻,走过来一个老爷爷,招呼我们进去坐。这房子能有近百年的历史了,能看得出来,后来简单的装修过,老爷爷自己住在这个院子里,儿女们都去昆明这样的大城市打工去了,留下孙子甚至重孙在家里,但他们不住在一个院子里。我们听老爷爷讲自己的家人,他甚是自豪。(说实话,他说话我们是听不太懂的,口音是一方面,还有确实是年纪大了)。

       过了一会儿,老爷爷的一个孙子骑着摩托车过来叫爷爷去吃饭。爷爷一定要让我们一起去吃,我们当然知道这不是宰客,只是一个老人好不容易找到愿意听他说话的人,想把这时间延长一点的愿望。很难拒绝,但是我们想到他们的米饭已经做好了,硬加一个人还好,四个人,肯定是不够的。出于礼节,我们还是拒绝了。

       看着老爷爷一个人行走的背影,我开始有点懂得,什么叫做夫妻相伴了。等我们都老了,儿女有自己的事业要奔忙,能有一个老伴陪在身边说说话,那是多么的难得啊。一个人住在那么大的一个院子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难怪见到我们那么舍不得。

       我看到大叔的感触貌似更深一点,可能是年龄的原因吧。

       我现在这样的年纪,这样的学识,这样的经历,我不知道自己应该有怎样的思考,我也不是哲学家。我只知道每次旅行,去看到更多人的生活,没有孰是孰非,谁好谁坏。只是告诉自己,原来在这个世界,还有人这样的活着。这或许是我特别想去非洲的原因之一吧。

鸡足山,追赶太阳

       早上四点多起床,五点多开始爬山,预计日出时间七点整。(前提是天气预报不准,不下雨的情况下)

       民宿老板兼司机师傅一大早,走小路抄近路,把我们送到了半山腰。司机师傅说,我只能送你们到这里了,剩下你们要自己爬,大概两小时。有种任重而道远的感觉。天是黑尽的,时不时还会有不知名的动物叫声,我们必须开着手电前行,台阶式,路是好路。但就是不知道这树和风,正不正经,总之很诡异。夜爬的只有我们四个,没有看到其他伙伴,真想象不到,假如汤圆没有遇到我们三个,她自己将怎么完成。

      爬了一会儿,觉得比爬别的山要累的多,汤圆查了才发现海拔三千多了,难怪累呢。

      路途艰苦,但是月亮确实格外的圆格外的亮,月光透过树叶射下来,足以照亮上山的路。我们很累,坐下来休息,小常子又开始用月亮”涂鸦“,一次就画出了一颗心形,他很兴奋,跟我们炫耀:”看,这才叫真正的月亮代表我的心“
我们啧啧,唏嘘:”还说自己不会泡妞,简直是一撩妹好手嘛~“

       不知道爬了多久,我们也分不清东南西北,总之觉得有一个方向开始发出微弱的光了,有一丝丝红晕,很浅很浅。
我有点兴奋,看天气预报,原本没报任何希望可以看到日出,啊啊啊啊~~~看来天气预报确实不可信啊~哈哈哈

       我们四个都加快了脚步,可能是我本身就爱爬山,也可能是为了看到日出的迫切。我跑在最前面,看不到他们身影之后,就坐在地上等他们。
看着东方的红晕越来越清晰,天空越来越亮~~~

       那片天空已经黄的发红了,但是我们眼前还是被挡着山,挡着树。我能想象得到此时山顶日出的壮观,没办法,怪我们前半段路走的太悠闲,但是我们已经相当感谢没有下雨,没有打雷了。没有遗憾~

      天已经彻底的亮了,我就在坐下来等他们一起,小常子在第二个。汤圆因为体力的问题,很疲惫,大叔在一旁鼓舞她,我在大老远就听见大叔说:"初华希,加油,你是最棒的!"我和小常子也会在上面喊,加油,就快到了,你爬完这段路,就是了~~~那种感觉很温馨,我们认识可能连24小时都不到,但就像多年老友一样鼓励彼此,后来汤圆也说,或许没有我们的鼓励,她就要放弃了。

       四个人集合~~~天已经完全大亮了,陪汤圆坐那好好歇歇~~

       那么接下来我们就不着急了,时间充裕,走的不快。看到了一块空地,我们玩心大发开始拍照。

     猜出哪个是我的剪影了吗?

    大叔,像佛祖一样,乍现佛光

     后来,在山顶朋友那里,看到了早上的日出

        汤圆的高中是沈阳数一数二的,但考的却是是沈阳音乐学校。简单点说就是考清华的命,却坚持了自己的梦想。

     是高中众多学霸里最懂艺术的,是大学一群艺术人儿里最有文化气息的。我在心里这样评价汤圆。

       汤圆真的很会拍照,笑容,动作,角度都能拿捏的很好。

       小常子和大叔更加变本加厉地笑话我,同样是女生,差距咋这么大呢?应该好好学学拍照,被嫌弃了

      终于到达山顶了,鸡足山是一座佛山,香火真的很旺。

     到达山顶之后,下起了鹅毛大雪。真是奇观,日出也有了,还看到了大雪。罕见呐,庆幸自己,没有因为那不靠谱的天气预报,而放弃鸡足山。

        大叔和汤圆都有些心愿,所以去祈愿去了,我和小常子随处转转,看见了抽签算命的,就去抽了一签,我抽的是62号,记住这个数字。

       后来,大叔和汤圆也去抽了一签,我们去取签处,拿到了各自对应的解析。 他们三个都是上上签,上极签,什么家庭美满,事业有成的。而只有我是下下签,路途坎坷,,妻离子散的~~

     大叔为自己故去的亲人诚心祈福,汤圆也因为来了趟鸡足山,看着解签的话,跟自己的爸爸化解了矛盾。

     虽然,小常子一直在安慰我不准不准,我也表现得满不在乎的洒脱状,但是心里还是很不舒服。

       他们把自己的解签叠的整整齐齐,颇有仪式感的,放进自己的包包里。我的解签也被我叠了又叠,叠到不能够再对折了,我是希望它消失在我的视野里。(大哭小蜂

      因为天气原因,这时候的天空是很有特色

       被乌云笼罩,又像被一道仙光划开,绝望中给人以希望的感觉。

坐缆车下山~

     觉得这张,汤圆和小常子超有夫妻相的,有木有?!

    坐车到山脚~

       在客运站附近,我们找到一家评价比较高的饭店,饱饱地吃了一顿。
席间,大叔说:“小何,你把你那下下签让我看看,我给你解解~”我从兜里掏出皱皱巴巴的签解,递给大叔。
大叔边看边说:"哦,你是22号啊?"   我:"不是啊,我是62号。“
大叔:”可你这是22号的签解啊?“我夺过签解,虽然纸被我叠的都有裂纹了,但是还是能清楚的看到,明确的贰拾贰,三个繁体字在上面。
我一下就笑了,开始埋怨工作人员的粗心,给错我签解。害得我忧伤那么久。
小常子笑话我:”你不是不在乎吗?“我嘴硬,我本来就不在乎嘛。小常子也笑了,因为他知道,这比他那么多句不准不准,更能安慰我的小心灵。

       虽然我并不知道,62号是怎样的签,但是这就像一剂强心剂一样,是一种心理安慰。
       我现在不会因为,一个我本就不是很在乎的纸,再上山特地取一下。但是我可以想象,我可以自欺欺人,想象62号是上上签,上极签。这远比,一张实实在在的纸,给人的心理安慰,动力驱使要更有效。

     由于时间原因,我们接下来打算去云南驿,但是汤圆有原本的计划,更改不了,于是我们就在客运站分手别过了。

云南驿,隐蔽的古老

      25号,这天早上起来,就充满了离别悲伤的气息,因为我是26号的飞机,丽江——重庆重庆——沈阳。所以我今天晚上就一定要回到丽江了。

       因为有点被惯坏了,懒性本质暴露无遗,所以前一天晚上,小常子对比了很多住宿,帮我选了一家,链接发过来,我看都没看,直接就下单了。

       云南驿:被称为"古云南"和”小云南“,“云南驿”这个名字保留了两千多年的历史,”云南“二字也是源于此。换句话说,没有云南驿,现在可能就没有云南省这个称呼了。

        有人说来云南,一定要深入,这片土地最原始的村庄,最原始的人家。这虽然是一个景点,但是游客非常少,加之我们来的时候是淡季,整个小古镇,几乎被我们三个承包了。

     比起之前去过的丽江古城,大理古城,巍山古城,我个人是最喜欢云南驿的。名气不大,没有太多售卖商品的店家,家家户户都是自家。

        我们来的时候是中午,偶尔会从个别人家里飘出炊烟,很有生活气息。

     偶尔会看到一两个老人,还有小孩子。

       这里的每栋房子,貌似都上点岁数了。偶然看见一家房子,外围铺了瓷砖,房顶放着太阳能热水器,我们三个就猜测,是这户人家的子女在外做生意发达了,想把父母接过去,但是父母不愿离开故土,所以只能修缮以方便一点。哈哈哈~~~这无从考证,都是电视剧看多了,我们三个的猜想。

     不知道有没有导演来这拍戏,直接有种穿越的感觉。

     大叔这张有没有很帅,像极了发哥~

       这是一个奇葩的组合,跨年龄,跨性别,跨地域,跨职业,甚至跨信仰,但是我们却一起愉快的玩耍了五六天。
祥云火车站,我们分别的地方,这也可能是我们最后一张合影。

       大叔:一直没有隆重介绍过,因为亲人的离去,一个人跑到云南来散心。你们猜出他的年龄了吗?三十八岁,我跟大叔说,如果我在38岁时候,还能活的像你现在这样洒脱,也算是一种成功了吧。

       小常子:典型高冷男,有种方圆百里寸草不生的气势。因为辞掉了原本不满意的工作,一个人跑来云南,一方面是散心,还有一方面就是找找看,有没有喜欢做的事情。我的红围巾送他了,因为大叔说,他戴起来,比我骚气。

       祥云——大理,我买的是硬座,走上来却是硬卧。不到一小时的车程,我躺在那睡着了,对面的小美女叫我,没有叫醒,最后是乘务员把我叫起来的。小美女尴尬的说,看你游客状,猜测是去大理,但是又没叫醒,以为猜错了。
我揉揉还没睁开的眼睛,嘴里呼噜着“谢谢,谢谢~”被人群挤下车,还没定睛好好看看这可爱的小美女,她就已经消失在人群中了,我甚至都还没看清她长什么样子。真的要谢谢她的好心。

         大理——丽江,还有40多分钟开车,要饿死了,在候车室泡了碗泡面。刚泡上没一分钟,检票了,我捧着这碗刚泡上的面排队上车。找到座位坐下后,发现叉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挤掉了。我盯着这碗面,整个人就傻掉了。

    我发朋友圈求助,有说用吸管的,有说喝汤的,什么损招都有。但是都没有小常子给我发这张图片厉害笑了好久~

         到达了小常子帮我选好的那家青旅,确实不赖,有书吧,电影院,台球桌,电脑,临边还是一个酒吧。我吃完饭,坐在沙发上看书,能听见旁边酒吧歌手传来低沉的歌声,还有几个年轻人在玩游戏的声音。这是可以自愿加入一起玩耍的,但是我真的有点累了,懒了,甚至有一对情侣让我帮他们拍照,我都觉得是一种打扰。此时我只想安安静静的待着看会书,听会歌。看来我确实不适合一直在路上,会累会乏,甚至会厌倦。会很想家
所以决定明天睡到自然醒,然后直接去机场。

       特别不巧的是,我十点钟回到寝室,遇到了一个有趣的姑娘——豆豆。住在我上铺。她打乱了我的计划~
豆豆:97年的小姑娘,已经出来工作四年了,由于跟爸爸吵架,辞职一个人跑出来散心。在这个青旅住了近一周,每天都去一个寺庙“蹭吃蹭喝”。我注意到她,是因为她说的一句:“我相信这世界上有好人也有坏人,我不敢保证自己遇到的都是好人,但是我相信坏人遇到我,也不忍心做坏事”。我喜欢这个姑娘,一个工作四年的姑娘,想必也经历了一些不美好,但是依旧相信这世界的美好,很难得。

       豆豆是26号下午近三点的飞机,我是两点。她明天早上先去寺庙帮着干活,跟寺庙的大师,弟子们道别。我喜欢这个姑娘,放弃了原本打算睡到自然醒,然后直接去机场的计划,打算明天一起去跟她“蹭吃蹭喝”

最后的惊喜

       这是一家规模不小的寺庙,我们去的时候,天还没有亮,一小弟子下来给我们开的门。我们脱鞋进到一大厅,开始帮一个师傅打扫卫生,点燃香烛。我穿着袜子拿着吸尘器开始打扫整个大厅,边边角角,可能是第一次做,所以很用心。
但我看旁边的师傅,都做了二十年多了,没有比我少一丝仔细,还更多一些熟练。
此生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为佛祖服务,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神圣。
听师傅说这香烛每天都要换,是一种动物的油脂,是可以食用的,价格不便宜。
忙活了一个多小时,天都大亮了,师傅把我们领到后厅,等着大师打坐念经结束后,再一起吃早饭。

       我和豆豆坐在椅子上吃桌上摆放的丑橘还有干果,我猜测应该是贡品,因为外皮还有香烛燃尽的香灰。
过了好久,进来了一个比较富态的中年男子,大家都站了起来,小师傅说,可以开饭了。豆豆跟我说,这就是这座寺庙的大师,并向大师介绍了一下我,说明我们的来意——蹭饭的。哈哈哈~

大师跟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平易近人,幽默风趣极了。跟我讲了好多好多中医,藏医的理论。
大师讲过,我还记得的道理:
1,百病之源:贪,仇,痴
2,世间有很多事,我们可以做,不可以做,我们需要用【智慧】去分辨。
3,当你迷惘,徘徊,受蛊惑不知道如何抉择时候,请抛下你现在所拥有的,再一件一件去拾起,这时候,你就明确自己真正想要的了。
4,我们要常怀感恩之心,感恩父母给予生命,感恩牲畜为了我们的生存,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为其祈祷下辈子不再做牲口,能拥有自己独立的人格。

       大师送我和豆豆一人一串佛珠,一个护身符说:”虽然这个佛珠不是很贵重,但是我拿着它念了两年多的佛经了,没有价格也有灵性了。“
时间原因,大师亲自开车把我们两个送到了机场大巴处,挥手道别,虔诚的为你祈祷

       豆豆因为爸爸好赌,与他争吵后离家。在机场,豆豆跟我说自己不生爸爸的气了,人有三生三世,也许自己是前生太过骄纵,爸爸是今生来讨债的吧。我定睛看看眼前的这个女孩,我怎么都不相信,她才十九岁,能有这样豁达的胸怀。心疼这女孩

     在重庆江北机场,帮一个姑娘换登机牌,然后她就赖上我了,一起安检,连上厕所都要一起。96年的小姑娘,比豆豆大一岁,没有豆豆懂事,但是却比豆豆幸福多了。她到沈阳是去自家公司上班,家族企业,从小没有一个人出过远门,到沈阳之后,家里有人来接。她给家人打电话,近乎命令似的说要先送我回家,我有些不好意思,能看的出来在家是一个骄纵的小公主。
对比豆豆,突然觉得上天是不公平的,从你出生开始就是不公平的。
等我回沈阳的半个月后,豆豆发来信息说自己报考了深圳大学的成人自考,我非常支持她的决定。

         在重庆——沈阳的飞机上,我旁边坐了一位大叔,忘记我们的对话是如何开始的了。自称辽宁省军区的某领导,他跟我讲了自己年轻时候,很多艰苦的经历,与我探讨中医与西医,给我讲佛教与基督教,自己的见解。在火车飞机上遇到这样能聊天的大叔,不在少数。很多人愿意去探求他的真假,但是我懒得去分辨,每次都是微笑,眼神肯定,大叔就会滔滔不绝的讲述自己毕生的辉煌经历。如果是真的,我就当听一个励志的故事,如果是假的我就当看了一本源于生活的小说。下飞机后在等行李时候,又遇到了那位大叔,他旁边两个人,一个人帮他拎行李,一个人帮他拿公文包。大叔问我需要把我送到家吗,我摇头说谢谢,看着旁边96年的妹妹,挥手和大叔道别,目送他坐上“空0~~~~”车牌号的小轿车。
此时,我认真的回忆了一下,大叔在飞机上给我讲的,年轻时候的苦难日子,和自己的奋斗经历,仿佛更真实了一些。

        对于步履匆匆的旅行者来说,莫言回头。没有来日方长,没有后会有期,一切都是稍纵即逝,难以重蹈。我会在今后漫长的岁月中,咀嚼这段旅行。

本篇游记共含18153个文字,25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写得真好!

2016-06-08 09:47

两年前去过一次这里,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希望有机会可以再去,谢谢楼主的分享

2016-06-08 13:26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3F

2016-06-09 00:12

这么好的风景不去一次肯定会后悔的……

2016-06-13 09:5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