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墨脱,勇者行走在生与死的边缘!

33
丁一 (大连) LV.6
2016-06-08 16:03 2468/16
  • 出发时间/2014-10-22
  • 出行天数/4 天
  • 人物/其它
  • 人均费用/600RMB

出发时间/2014-10-22                     线路天数/4 天
人物/我和7个驴友                          人均费用/600RMB

出发准备:
1、队里所有成员的姓名、联系电话、家庭住址和紧急联系人方式。
2、生死状—出发前都各自写了份,出行自愿承担风险。他人无关。
3、各自给朋友或者亲人打电话告知墨脱行程,如7日内咩有联系报警寻找。
4、盐、巧克力、士力架、压缩饼干、宽胶带、香烟等用品

开篇:


说实话墨脱并不在我出行计划之中。却又为何是墨脱?只能说是机缘巧合罢了。
丁一,女,34岁。 33岁的初秋反穿墨脱,活着出来。谈不上什么荣耀,只能说活着真好。
14年初秋,再次进藏的我选择了从成都出发,搭车走最美公路318国道到达拉萨。和网上约好的同伴一路很顺利的搭车到波密落脚的时候,结识了青旅的两个热情的男孩,这便促成了行走墨脱的疯狂举动。

墨脱——中国徒步线路死亡率最高的线路之一,路途凶险,一年大半与世隔绝。没有专业设备就接近于自杀,人们往往用“生死墨脱路”来形容徒步墨脱的艰难。直行线程近二百百公里,反走从墨脱到派县,需要徒步4天,海拔从1200米上升到最后一天翻越4千多米多雄拉雪山,穿越蚂蟥重灾区,要小心泥石流和猛兽。每年都有人不幸摔下悬崖、掉进河沟而丧生,或被雪崩和泥石流卷走,或在雪山迷路滑落摔死或被冻死。

  因为地势隐蔽,墨脱被称为“隐藏在云雾、雪山、密林中的人间绝域”、“地球上的最后秘境”。去墨脱,必须翻雪山、攀峭壁、穿密林,用自己的双脚长途跋涉、步步丈量。
  通往这天堂般美丽地方的道路如同炼狱,江两岸山壁陡峭,深谷中江水汹涌,许多路段是在峭壁上凿成的天险,一面是陡峭的山崖,一面是万丈深渊;山口处不分冬夏都是白雪皑皑,沿途猝不及防的雪崩、骤雨、飞石、泥石流诸多艰险,每年因为迷路、雪崩、滑下山崖,付出生命的时有所闻。
  每年有八九个月的时间,墨脱县都与世隔绝。出入墨脱的路主要有两条:一条是从米林县派乡翻越喜马拉雅山脉的多雄拉山口,沿多雄拉到墨脱的背崩乡后,逆雅鲁藏布江北上至墨脱县城,全程约115公里,步行需4天时间。这条路在每年的6—10月份可以通行;另一条是从波密县沿扎墨公路行走,全程141公里。由于嘎龙山的阻挡,这条路只能在每年的8—10月初山上的冰雪融化后才能通行到80公里处,然后步行两天到墨脱县城,其他时间只能翻越海拔4640米的嘎龙拉山口,正常情况下步行约需5天时间。


为何去墨脱

前夜深夜3点我才和耗子搭车落脚到波密的青旅。一觉次日中午,大院晒着太阳时候结识了两个男孩,分享一路见闻景色,突然他们说要不要结伴一起去墨脱。一点概念没有,只是从他们口中了解到墨脱中国徒步线路排名第一,最后一个不通公路的县,路途艰险异常时有野兽出没,一年大半与世隔绝至今是背包客推崇的首选徒步线路。错过了或许就一生都错过了。
正在为理塘错过去色达的机会懊悔,这一下激发我的冲动和好奇心。回身在在波密落脚的其他三个伙伴商量,大家一致同意,并着手根据别人的攻略准备盐、绑腿的宽胶带、药品、减轻负重把衣服等都邮寄到拉萨客栈。
另联系去往墨脱县的车。

波密—墨脱(扎墨公路)海拔2900--1200米 感受冬至春

22日清晨,临行前看了眼青旅墙壁上的话,坐上包得藏民师傅的车,驶离波密飞驰上2013年10月31日才算正式开通的扎墨公路,经过24卡-加热拉噶龙拉山-80卡-108卡—9小时颠簸才能抵达的墨脱县。藏族师傅吧藏袍披在副驾我的身上,加上自来黑的肤色,一路关卡都没有检查,节省了160元的墨脱的进山门票费用。    
海拔4200的波密下到1200的墨脱县,可以说是从冬季一路到亚热带气候,路旁的瀑布和热带植物从车窗外飞过,气温也热起来。仿佛置身热带雨林,雪山景色在身后渐行渐远。

开始是一片雪山景色

快过卡的时候,藏族司机师傅把藏袍披在我身上,加上自来黑的肤色。一路通关没有查证,顺利逃了160的门票。

过了隧道约一小时车程,外面的景色从冰天雪地突兀的调转到热带丛林。是不是很神奇

遥望墨脱

晚上8点在墨脱找了个宾馆,同时又捡到2个伙伴,队伍壮大到8人。原以为墨脱因为才通车不久,应该是个封闭落后的县城,结果到了以后大跌眼镜。一排繁华景象,俨然城镇般的喧哗。临街都是特色饭店超市和小吃,尤其当地特色闻名的墨脱石锅饭店就很多家,不过看了下石锅的价格过千顿时默默无语两行泪,聚餐石锅的计划就打消了。
在超市里采购了巧克力,压缩饼干,咸菜。价格略贵。一包方便面8元。

墨脱—背崩 约30公里 海拔1200--900米 春至夏


首先科普下—边防证!!!(注意进墨脱没有边防证是过不去的的所以可以在自己的城市或者拉萨或者墨脱县里办理。)
因为是第一日的行程,大家都很兴奋在7点准时收拾停当集合出发。
带着对穿越墨脱美好憧憬,根本就对32公里路程没有概念,说说笑笑,拍照欢笑。这段路不算太差,是可以走车的土路,还有工程车在沿途铺路。慢慢的3小时过去,开始的说笑都转为默不作声,一个跟一个身后,顶着太阳踩着前者泥泞的脚印。肩上30多斤的包压得肩膀和腰腹生疼。
午休,大家都苦瓜脸。想着还有多久才能赶到落脚的背崩,有打退堂鼓的想法但是忍住了。在相互鼓励下继续走。

我的边防证,在大连当地行政大厅免费办理。需要下载表格,公司或街道盖章带照片。

墨脱

盖个邮戳留念

整整九个多小时终于抵达,落脚第一站背崩。心是崩溃的,客栈讨价后,便一屁股坐在地上。半天没没动一下。而这一天却是四天行程中最轻松省力的。
海拔从1200下降到900米,周围热带雨林景色,十月下旬的背崩有初夏的感觉。

猜这是什么?
柠檬!

不过不要被这个大哥的柠檬骗到,其实里面的心只有一点点。神奇吧。

背崩-军队驻守的军事重地,朝向解放大桥的方向是严谨拍照的。兵弟弟实枪荷弹的逐一检查检查我们的相机、手机的有关照片一律当面删除。面无表情,语气冰冷,中国军人真的值得敬佩。不过因为要欢迎某师长视察部队,限制居民用电晚上8点断电。所谓的居民就是,为了讨生活甘愿进山来留守的人,他们用木头搭建起来2层简易木房,做成青旅床位。虽然一人一天包住带2餐要80-100元,可想到他们所有的东西前期都是靠人和马从墨脱活着从波密背回来的。真心觉得很便宜,感谢他们的留守让现在狂热的徒步者,没有脑子的出游者有了落脚的地方和食宿。
到背崩还好,土路也能走车,这里的客栈都是从墨脱县进货,当地消费的价格也不低,普通的炒饭在30左右。
住宿环境也一般,床位含晚早饭在80-100,旺季据说能达到200更高。

背崩-汗密 约32公里 海波900--2240米穿行蚂蝗区

背崩的清晨

 可以说这算是真正意义进入没有公路的山区。
背崩—汗密途径一片蚂蟥区,热情的老板介绍10月下旬相对很少,加上天气不错一直没有下雨,我们还是做了简答的防护,用宽胶带绑住裤腿,并撒上盐,脖子贴上膏药,希望味道能让蚂蟥厌恶。
通过解放大桥前,荷枪实弹的士兵逐一检查边防证,并把包里所有的东西都仔细检查。要求我们手持身份证与胸前拍照,我脑补出犯人犯事的场景,因为反走线路难度极大,一路从海拔900米到4200多雄拉雪山都是上行路,战士一再嘱咐安全,一边让我们手持身份证来了个近脸照片。照片马上会联网到我们所在派出所备案,如果超过15天没有在派县或者林芝附近的关卡登记身份证信息,就会被认定失踪,并且会进山搜救。

解放大桥这是严禁拍照的所以就网搜了几张

三号桥

8点通过解放大桥,泥泞的山路及密林中穿行,天黑前必须赶到汗密的落脚点。
因为昨天的9小时路程经验,开始就一路急行,偶尔停下来拍照,不敢耽搁。900海拔直升2240米在这30多公里的山路,一段又一段的上坡山路走的内心奔过万只羊驼。队伍也慢慢拉开距离。
这段路穿越蚂蝗区,还好正值十月中旬,前后半月没有下雨,当地人都说这个时间最佳。蚂蝗相对少,只要注意树叶和草丛即可。休息都不敢多停留,直到实在走不动,刚点了根烟就,看到一只蚂蟥从树叶上跳到我手上,这么近距离我清楚的看到它两个吸盘扎在我手上,愣着不知所措。幸好同路从墨脱采购返回汗密的客栈老板,轻松的用烟头把蚂蟥挑落。拉着我继续前行。
为了加深大家对蚂蝗的印象我网上来几张血腥的给你们解解渴。
很幸运,全段我只遇到一只蚂蝗,用烟头烫掉。全队8人就3人遭遇,其中燕子是在晚间发现衣服血迹才发现她是最惨的。

借个图给大家看看蚂蟥的样子,除了被挑落的那只,之后我没有被蚂蟥咬到。

接下来路是这样的

这样的

这样的,心是崩溃的

抵达补给站已经是从早8点出发足足走了5小时。护林工人每日也步行过来生火烧水为我们这些游客还有马队提供补给。放下背包大口喘气,良久无语。大家都有点精神崩溃,傻宁更是一路哭来。索性把包里的雨衣、洗发水、睡袋都给了护林阿姨。队里也产生了分歧,为了是否原路返回再搭车按原定计划走通麦天险,讨论了很久。感觉我们四人就是半路忽悠来的,一人退就是4人全退。关键时刻,燕子坚定的说,走到这里了坚决不回头。后来我们都十分感恩燕子这次的决心。
 简单吃点东西继续上路,8人队伍走散了,分了三波。陶坑带耗子先行,我一人居中,后五人一队。彼此都相差1小时的路程。边走边恨,想从900海拔直升2240米在这30多公里的山路都是上坡路。真是爬过一个坡又是一个坡,绝望的都是爬坡碎石路。尤其只有我落单一人,前后没有人应答,只能硬着头皮走走停停。

拍照时还臭美的阿宁,一路哭三次的也是她。

汗水一直没退,T恤湿了干又干了湿。发现盐并没有对蚂蝗起大作用倒是补充了盐分,抓一把舔几口,灌口水。
极度的疲累,再美的风景都是麻木的,脚下艰险的路,更是只顾着低头,匆匆而经过老虎嘴,水壶空了接点山泉水。
下午5点,太阳渐渐落下,山中的温度迅速下降,靠高热量的巧克力和士力架,嚼在嘴里里一点甜味都感觉不到。看着这无尽的上路,欲哭无泪。6点半突然看到一排木房。以为到了落脚的汗密。兴奋的走过去和坐在门巴族大妈打招呼,咨询她这是汗密吗?她蹩脚的汉语说过了木桥再往前半小时。谢过大妈顿时精神抖擞,奔过木桥,盘算着半小时路程,爬也爬过去了。可是整整一个小时过后,抬头看着上坡十字路。瘫坐在路上,恨啊,大妈说好的半小时路程在哪里?
天色渐黑,摸出头灯,路上孤身一人心里也开始恐惧。干脆就躺在路上,这时恰好遇到马队。领马人,生生拖起我一路护送40多分钟终于到了汗密。先行的耗子和陶坑接过包,呆呆的直眼坐了40分钟后面5人总算到齐。傻宁抱住我大哭。这样的路还要再走2天,我的心啊一堆羊驼奔过。
客栈是两层木头搭建,条件十分简陋,但是这些物质都是靠人力和马一点一点运进山的。淡季和老板砍价80元一晚含晚饭和早饭,客栈老板娘便去张罗做饭了,因为马路今天进山运送物质,晚饭相当不错,管饱竟然还有黄瓜拌猪头肉,五蔡一汤这帮孩子竟然3-4碗的白饭。
房间没有电,木板隔的漏风,楼上都不敢洗脚怕水渗到下面,都在院子收拾洗漱后,潮湿的鞋架到火堆旁,便早早的躺下了。累的酸痛的身体反而没有困意,翻来覆去很久总算是睡了过去。

进山后便没有信号,汗密的客栈有卫星电话,2元一分钟。不过30秒后才能接通。即便这样大家还是给各自家里报了平安。
当然这里东西的价格真心不便宜,可乐15、烟等其他东西都是外面的2倍价格。
早上八点半,天还不算亮就起来吃饭,灌水。收拾好出发,下一站拉格。

汗密—拉格 28公里 海拔上升1千米 夏到秋

汗密——拉格  28公里上升1000海拔路  海拔2240--3250上升1000多米   气温由夏季到秋季。
向拉格进发,开始步伐还比较轻盈,感觉晚上休息还不错,可没20分钟就迈不开腿,开始大口的喘着粗气。回头看看还没消失的客栈,想想未知前途的路。现在也说不清当时怎么样的心情。不罗嗦了上图看风景。再啰嗦估计你们就好黑了我。呵~

沿途的树几个人都环抱不过来

美丽风景脚下的路

有了昨天的经历,大家对今天的行程心态平和很多。尤其哭鼻子的阿宁,不再哭了。蹦蹦跳跳的走的特别快。他们都是18/20岁的年纪,体力恢复很快,今天他们都加快了步伐。把我远远的甩在后面。
这一路一直队伍的最后,还是一个人。又是在太阳落山,灰蒙蒙的时刻赶到客栈。30斤的背包让我崩溃,恨不能都给丢了,呵呵~又是在最后遇到护林修路的工人,热心的给我倒了一壶盐茶。他们大多是四川人,真心感谢。
气温也降到了深秋的感觉,靠着火堆。把鞋子放在旁边烤干。盘算着,再有一天,就只剩下一天就走出去了,点了根烟。
看着对面白雪皑皑的4200多米的多雄拉山,发着呆。

一山显四季,清晨客栈的两个方向是两个不同景色,一年一片碧绿,另一侧却是白雪皑皑。

翻越多雄拉雪山,走出墨脱!

 拉格—多雄拉雪山—松多—搭货车出派县  海拔3250--4200--3170  翻越雪山。山上冬季山下春季就这神奇。
活着出来了,都是眼泪。
最后一日,最后一日,只要要翻越4200+的雪山,就可以走出墨脱了。
因为雪山的危险大家出发前商议,这次不能走散。尤其要照顾我这个老年人。
早上8点半出发,遇到从派县徒步进来的驴友相互寒暄鼓劲,并没有预料到这是一次差点送命的惊险历程。前两日的行走拉伸,启程一小时才感觉疲累,不禁驻足回首下拉格。

途中遇到补给的马队,他们早上4点从派县出发。

想着今天就可以走出去,心情大好,走走停停拍了很多照片。又是五个小时的跋涉到了唯一的歇脚点,大溶洞。就这马粪味的热水泡了盒15元的面。和坚守在此的守山人攀谈着,他们长年守着歇脚点给驴友烧水提供服务,直到冬季大雪封山禁止进墨脱时候才能出山回家过年。迎来送往多少驴友数不清,但每每都提醒并祝福大家平安。这里没有信号,没有电视,没有电,更没有娱乐,无法去体会这份寂寞如何让朴实的守山人一直保持着开朗的心态。稍坐会,守山人就是赶我们出发,说前面就开始翻雪山了别耽误。山上天气莫测,小心下雪。

再次上路,经历了我人生中最惊险和难忘的路途。

快到第一个垭口天开始下雪。

寒风夹杂着雪粒落下,快速的穿上冬衣。心情开始紧张起来,不由想加快步伐,这时因为4千米海拔氧气稀薄,燕子高反了。大熊接过她的背包扛在肩上,耗子陪她放慢脚步。

转瞬间,雪深过脚踝,也覆盖了前行的路。这几天一直是跟着沿途遗留的垃圾和马粪,这些证明有人活动迹象的路行走。守山人也说了跟着垃圾就是正确的路。可是这雪盖住了所有,我们顿时失去了前行的指引。
只能让体力稍好的两人在前面探路,就这样还是折返多次才慢慢的通过最后一个山峰。眼看下山就是松多算是出了这里,我紧绷的神经才放下。

三十多的体力终归是跟不上年轻人。还好大熊一直守着我在最后,和队伍拉开距离。我们停下仅仅休息不到2分钟的时间,队友的脚印就被学掩盖。风卷着雪也阻挡视线,我俩慢慢探索着,深一脚浅一脚,觉得到处都是路也好像不是路。突然我脚下一滑,整个人爬在雪地下行了10多米,慌乱中抛下登山杖,在雪地里胡乱的去抓一切可以让我停止滑行的东西,还好雪下是一片藤蔓类的植物,我死死的抓住,另一只手也摸到雪下的山石稳住身体。
突如其来的状况也吓的大熊呆了一下,转瞬间他丢下背包奔过来。快靠近我的地方坡度有点陡,加上雪盖住不知道下面的情况,他找了比较安全平坦的地方爬下,然后一手扒开雪面找了坚固的石头把住,另一只手探下来抓住我冲锋衣的领子。还好我脚下探到一个可以踩踏的山石支点,同时用力爬了上来。不禁回望,倒吸一口冷气一身冷汗。刚刚爬着的下面不到5米就是断崖。
呆坐在雪地中,相视一笑,一句谢谢都让我感觉单薄。
稳稳心神,还在找路得我俩看到耗子匆匆回来,他说大家都不放心落后的我们,就让他回来。当耗子知道刚刚我的遭遇,他笑着说:老丁命大,下山买彩票去。在他的领路下,我们追上其他人。

就算是刚刚经历过鬼门关门外走一遭,也不能阻挡人类自拍臭美的心。
下山后雪势渐小,半山的时候雪也很少,但是泥泞湿滑走的并不轻松。

回望多雄拉,刻骨铭心的地方。

低头可见松多口和盘山路,鼻子微酸。

2小时后,终于抵达松多,恰碰运送柴草的货车,讨价后爬进后斗。
天空又飘起零星小雪~

雪停雾散,阳光晒下。回眸。
南迦巴瓦峰,我惊呼起来!
是的,它高耸入云就在那里。

令人自嘲的是,上次来西藏林芝的时候,我就指着这个牌子对朋友说,你看没盲目的徒步害人害己。
时隔一年后,我竟然就这么盲目的走到这里。

极度乏累,我们讨论后包了台车从派县直奔林芝的八一镇。

后记

墨脱留给我的,不只是左小腿的伤疤,还有可以吹嘘的资本。是什么?我也不知。
借用小朱飞刀的“如果我活着回来”
————————————————————————————
“如果能从墨脱活着回来,我就找个人结婚,上班、过日子、接受现在的人生。”我在键盘上敲下这样的话。
“万一回不来呢……”我敲到这里停了下来。
我不知道。找不到生活的意义,活着对于我来说,便是一件无足轻重的事情。
28岁那年,人生一旦进入安稳,就陷入了另一种可怕。工作不好不赖,感情不咸不淡。他以为人生就这么过去了,直到他做了那个疯狂的决定。
或许真的要死一回,才知道怎么活。
或许真的要出走一次,才能找到回家的路。
或许真的要经历过路上彻骨的孤独与绝望,才能忘掉心中忘不掉的人。
或许这辈子,要真的徒步走过墨脱一次,那个原本灰涩压抑的身体,才能够再一次长出细嫩的幼芽。

感谢大家

啰啰嗦嗦了一堆,感谢大家能看到这里。
如果你有去墨脱的想法可以随时留言咨询,我会给你解答。

丁一  一个三十多岁再开始背包行走的任性孩子。

本篇游记共含6958个文字,13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丁一 的图片:

太可怕了

2016-06-08 16:41

认真的看完一遍后有种想要马上出发的冲动!

2016-06-08 17:26

引用 easy喵喵 发表于 2016-06-08 17:26:08 的回复:

认真的看完一遍后有种想要马上出发的冲动!

回复easy喵喵:背包出发吧

2016-06-10 10:38

引用 丸子 发表于 2016-06-08 16:41:21 的回复:

太可怕了

回复丸子:表怕

2016-06-10 10:39

为能写出游记的人点个赞哈哈

2016-06-13 12:53

引用 tarlin 发表于 2016-06-13 12:53:16 的回复:

为能写出游记的人点个赞哈哈

回复tarlin:谢谢

2016-06-14 10:19

和你同名 下个月我也墨脱走一遭

2016-06-15 22:5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想出去玩的人 发表于 2016-06-15 22:53:09 的回复:

和你同名 下个月我也墨脱走一遭

回复想出去玩的人:做好防护蚂蝗,加油你能行的。

2016-06-15 23:14

引用 丁一 发表于 2016-06-15 23:14:41 的回复:

做好防护蚂蝗,加油你能行的。

回复丁一:谢谢 没问题 我不怕蚂蝗 给他吸点血也没什么 别掉河里掉沟里就行

2016-06-15 23:1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想出去玩的人 发表于 2016-06-15 23:19:39 的回复:

谢谢 没问题 我不怕蚂蝗 给他吸点血也没什么 别掉河里掉沟里就行

回复想出去玩的人:我不会告诉你,我还被熊追过哈哈哈哈。

2016-06-16 09:40

引用 丁一 发表于 2016-06-16 09:40:25 的回复:

我不会告诉你,我还被熊追过哈哈哈哈。

回复丁一:佩服啊

2016-06-16 11:0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不知道 我这平原的40多岁的 还干得了不??

2016-06-18 10:58

引用 全家福2007 发表于 2016-06-18 10:58:44 的回复:

不知道 我这平原的40多岁的 还干得了不??

回复全家福2007:日常多走走,没问题的。

2016-06-18 21:12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14F

引用 丁一 的图片:

2016-06-25 11:37

敬佩,只能说您是个战士!!

2016-06-26 11:00

又惊险又刺激的旅途。想加楼主个微信 交流一下呢 我的微信 1120719395

2016-08-16 11:2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