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寻找失落的文明:利马 - 库斯科 - 印加古道 - 马丘比丘

  • 出发时间/2016-05-27
  • 出行天数/6 天
  • 人物/和朋友

1911年冬,美国考古学家海勒姆·宾厄姆(Hiram Bingham)带领着考察队在秘鲁探险。一天,他们经过一个小村庄时从当地农民口中得知,在不远处的山崖之上隐藏着大片古老的遗迹。经过艰难的攀爬与跋涉,一座恢宏的城市突然展现在面前 — 这就是被誉为世界新七大奇迹之一的马丘比丘 (Machu Picchu)。 

(海勒姆·宾厄姆(左一)和他的团队  图片来源: National Geographic)

马丘比丘 1912年 图片来源: National Geographic)

这一次,我们跟随着宾厄姆的足迹,从利马出发,途径库斯科,前往马丘比丘瞻仰失落的印加文明。

行程

DAY 1 圣地亚哥 — 利马
DAY 2 利马 — 库斯科 
DAY 3 库斯科
DAY 4 库斯科 — 马丘比丘
DAY 5 马丘比丘

利马(LIMA)

利马秘鲁的首都, 也是美洲第三大城市,人口近900万,占全国的1/3。虽然位于沙漠地带,却得天独厚地享受着有河流的灌溉和宜人的气候。

Barranco区被誉为利马最浪漫的地方,许多知名的艺术家、音乐家和设计师都安居与此。

沿海岸线北上,便是富人区Miraflores。坐落于山坡之上的建筑群将太平洋的美景尽收眼底。

殖民时期,这绵长的海滩曾是欧洲人的度假胜地。

(图片来源:mirafloresperu.com)

利马市区,有300多座“金字塔”,其中最著名的是Huaca Pucllana。

(图片来源:skyscrapercity.com)

Huaca Pucllana是由生活于公元200至700年间的本土部落建造的祭祀场所。平顶金字塔由无数块泥砖堆砌而成,周围还设有用来筹备祭祀活动的广场和房间。

利马市中心的武器广场一带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这里尽是art deco和art nouveau风格的建筑,极富欧洲风情。

外表普通的 San Francisco教堂之下埋葬着成千上万的尸骨。当时的天主教徒认为人死后只有安眠于教堂下才能升入天堂。于是,这里便成了人们梦寐以求的最终归宿。

(地下墓穴禁止拍照,此处引用网络图片 来源:SA luxury Expeditions)

库斯科(CUSCO)

库斯科是游客通往马丘比丘的必经之地。这座古城海拔3400多米,曾是印加帝国的神圣首都。1983年,库斯科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证为文化和自然双遗产。

世界其它古老的文明,如中国埃及印度,都发源于广袤的平原,而印加却在高耸入云的安第斯山脉建立起帝国。印加文明源于公元12世纪,在16世纪时达到巅峰,帝国从北向南连亘4000多公里,今天的秘鲁玻利维亚厄瓜多尔阿根廷智利的部分地区都在其统治之下。

“印加”在本土语言中是“帝王”的意思,并非指整个民族。传说很久以前,一个自称“太阳之子”人出现在南美大陆,人们尊称他为印加。他带来了先进的石工技术和丰富的农业知识。人民从此免于饥饿与贫困,过上了富足的生活。

在印加人眼中,万物皆有灵。他们膜拜山川河流、日月星辰,并有自己的一套星座系统。

(印加的羊驼座)

16世纪中叶,西班牙殖民者弗朗西斯科·皮萨罗(Francisco Pizarro)觊觎南美陆丰富的金银矿藏,开始了对印加帝国的侵略。这支西班牙军队虽然只有168人、1门大炮和27匹马,武器配备和战略技术却远胜于印加人。和殖民者一同登上美洲大陆的,还有流感和天花,千百万印加人死于战火与疾病。仅仅40年的时间,帝国就从繁荣走向了灭亡。

大量印加古迹被摧毁,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座教堂。库斯科最著名的印加古庙太阳神殿(Qorikancha),墙壁和地面上曾经铺满黄金。西班牙殖民者将这里洗劫一空,并把神殿拆毁,在其遗址上挑衅一般地建起了修道院和教堂。如今,教堂已被地震严重破坏,然而印加古墙却屹立不倒。

库斯科大教堂里,悬挂着秘鲁版“最后的晚餐”,为了让本地人接受天主教,桌子上的食物都变成了南美特产,中间还摆放着当地人最爱的美食烤豚鼠。。。

库斯科城边有4处著名的印加遗址:巨石建筑群Sacsayhuaman、圣水庙Tambomachay、军事基地Puka Pukara、神坛及木乃伊制作地Q'enqo。

库斯科的第二天,我们乘车前往城外的乌鲁班巴河谷。这里被当地人称为“圣谷”(El Valle Sagrado),肥沃的土地,丰富的物产,是大自然对印加的眷顾。

圣谷中坐落着小村庄皮萨卡(Pisac)。印加人曾在陡峭的山坡上修建梯田,种植农作物。

下山时已是正午,村民们正在享用午餐。可爱的萌宠豚鼠在这里却变成了餐桌上的美味。这画面未免有些残忍,可作为进化到食物链顶端的杂食动物,我又怎么有资格指责他人的喜好。

下午,我们来到小镇Ollantaytambo。这里距离库斯科60公里,保存着印加帝国鼎盛时期建造的古镇遗迹。

在小村庄Chinchero,西班牙人的教堂又一次凌驾于印加古庙之上。

让人费解的是教堂里供奉的一位圣人竟是个西班牙侵略者。我问向导当地人为什么要朝拜一个杀害自己祖先刽子手。向导无奈地说,这座教堂里的一切已经变成他们的信仰,血腥的历史早就被人遗忘。

突然很感慨,对于历史中的侵略和杀戮,我们可以宽容地原谅,但原谅真的等同于遗忘么?

回到库斯科时天色已晚,我疲惫不堪却又激动地难以入眠,明天清晨就要徒步印加古道了!

印加古道(CAMINOS INKA)

前往马丘比丘的方式很多,但人们常说,没有走过印加古道,就不算去过马丘比丘

2002年起,为了更好地保护古迹和自然生态,秘鲁政府每天只颁发500个徒步印加古道的名额,其中向导和背夫就占半数。所以,如果渴望最经典的4天3夜印加古道徒步,至少需要提前半年预订通行许可。所以很遗憾,这一次我们无法走完全程,只能选择用2天1夜的时间徒步印加古道的后半程。

凌晨四点,大家睡眼惺忪地从库斯科出发,前往Ollantaytambo的火车站乘坐Peru Rail观光车。

火车摇摇晃晃,沿着乌鲁班巴河行驶。窗外是碧水青山和远处的冰川,车厢内是舒缓的音乐和渐渐热络起来的乘客,我的感官也慢慢地苏醒。

1个多小时后,我们在104KM站下车,开始了印加古道的徒步旅程。

印加古道是曾是南美洲大陆上最发达的道路系统。以库斯科为中心,北至哥伦比亚,南到智利,东接阿根廷玻利维亚,全程约4万公里, 形成错综复杂的交通网。

(图片来源: The New York Times)

印加人逢山铸隧道,遇水架桥梁。这些古道时而平坦,时而崎岖,时而是狭窄的山路,时而是陡峭的天梯。如今,人们漫步行走与此都常觉力不从心,真无法想象几百年前的印加人是如何开辟出这样的路径。

在烈日下徒步3个小时后,我们来到了古道边著名的遗迹Wiñay Wayna, 意思是“永远年轻”。倾泻而下的瀑布、石砌的寺庙屋宇和层层叠叠的梯田,不知有多少往来于马丘比丘库斯科的印加人曾在此驻足。

午餐过后,大家又精神饱满地继续前行。

经过一段相对平坦的道路,眼前出现了“天梯”。起初听说这里不过50级台阶,大家还很不屑,到了才知,每级台阶高近半米。没走几步,腿就酸软乏力,不得不手脚并用攀爬而上。

再向前不久,就是著名的太阳门(Inti Punku)。这里曾经重兵把守,是通向马丘比丘的最后一道关卡。所有人都尘沙被面,大汗淋漓,迫不及待地冲向悬崖边缘。就在这石墙之间,我们,第一次,远远地望见了马丘比丘

当天夜里,一行人来到山下小城热水镇(Aguas Caliente)过夜。

晚饭过后,回到住宿的房间,在身体刚刚沾到床单的那一刻,我便酣然入睡了。

马丘比丘(MACHU PICCHU)

马丘比丘(Machu Picchu),意思是“古老的山巅”,建于15世纪,曾是印加贵族的“度假胜地”。遗迹坐落于海拔2400米的山脊之上,背靠形似印加帝王侧脸的瓦纳比丘山,俯瞰乌鲁班巴河。虽然距离库斯科只有约80公里,却幸运地隐匿于山林之中,逃过了西班牙人的铁蹄。

早晨5:30,我们进入马丘比丘,迎接日出。等待了两个小时,还不见太阳的踪影,游客们的喧闹声渐渐从期待变为抱怨。

就在这时,太阳从山峦背后一跃而起,明媚的光束跨越山头,穿过太阳门,洒落在马丘比丘古老的石墙上,也照亮了我们来时的路。周围的喧嚣声戛然而止。

这座瘦骨嶙峋的城市从寒冷的狰狞中逐渐挣脱,慢慢趋于安详。我仿佛可以感受到500多年前,居住于此的印加人是如何虔诚地祈盼黎明。那一刻,他们的心必然是充满敬畏的,与其说这是对太阳的崇拜,不如说是对生命的崇拜。

远山、树林、河水、石城和随着时间游移的光影,纷繁复杂却又错落有致。我们尝试着走遍马丘比丘的每一个角落,原本渴望寻求答案,却发现更多的谜团。

很遗憾,印加文明并没有创造出文字。它曾经排山倒海般地席卷了南美洲大陆,又在弹指一挥间消亡殆尽,除了残垣断壁,再没留下任何痕迹。

如今,帝国早就不复存在,殖民者也已经离开,游客在短暂地驻足后更是一去不返...只有太阳还照常升起,乌鲁班巴河还静静流淌,瓦纳比丘山还巍然屹立...这些印加人世代信仰的自然,无声地目睹了太多的风云变幻。时过境迁,也只有它们依然在那里,静静地,守护着马丘比丘古老的秘密。

本篇游记共含3663个文字,8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