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小满 · 鹭岛︱ 带着爸妈去旅行 厦大普陀打卡记

  • 出发时间/2016-05-29
  • 出行天数/4 天
  • 人物/家庭出游
  • 人均费用/2010RMB
杨桃院子

▲ 鼓浪屿的魅力,源于它悠久的历史。19世纪中叶(鸦片战争之后)至20世纪中叶(抗日战争之前)这百年间的呈现出来的繁华与传奇,使鼓浪屿远离了平庸。这么一个1.78平方公里的小岛,居然英、法、美、日、西班牙荷兰丹麦葡萄牙奥地利瑞典挪威比利时等国先后设立了领事馆,小岛上汇聚着带有浓郁故土气息的建筑以及操着各国口音之士。我们入住的这家杨桃院子(中华红墨馆)就是其中一幢建筑。

▲ 杨桃院子的书房里,有充满怀旧气息的书,我在这里度过了鼓浪屿的第一个持续阵雨的下午。非常幸运的是,雨落在我们办理入住之后,而此前我在经历了艰辛的鼓新路上坡下坡拖箱子的过程后,曾下定决心如果有机会再来,一定要订三丘田码头或是内厝奥码头附近。

可是一旦走进这小别墅的房子,哪怕只是午睡一小会儿,都会爱上这里。最要命的是,最终发现,大量鼓浪屿的照片其实都是在这里拍的。好在父母脚力有限,本就需要休息,否则一定要谴责自己浪费岛上的徒步好时光。

这所房子,是可以用来荒废光阴的。

▲ 鼓浪屿为啥没电动车?(其实这直接导致了距离码头远的民宿,游客所要付出的艰辛)

20世纪20年代,鼓浪屿救世医院院长约翰(John Ottis)进口了一辆摩托车自用,该院医生黄大辟则骑马往来。菽庄花园主人林尔嘉有私人马车,雇了专职车夫,自备或出租的轿子,则是个人日常工作的交通工具或供医生、病人、产妇一时之用,还有专门为婚嫁人家准备的轿子。

如今的鼓浪屿,除了寥寥无几的游览车(大概是供公职人员办公所用),上至高官重臣,下至黎民百姓,一律徒步,这是行走岛上的唯一交通工具。

▲ 当我们收拾好衣着,准备外出晚餐时,依旧是小雨淅沥,索性在一楼院子的咖啡馆就餐。点了意大利肉酱面、黑椒牛肉饭、丝袜奶茶、卡布奇诺、桂花奶茶。其中最好喝的饮品当数桂花奶茶,香醇浓郁,并且热气腾腾 -- 这对于老年人来说,太重要了。

▲ 上了一份卡布奇诺之后,陷入漫长的等待。父母则不知在说着什么玩笑话。由于外面细雨绵绵,这幢老建筑也不位于繁华闹市区龙头路,下午6点的光景,徜徉在岛上的游客早已散去,我们仿佛包场般在这里度过了一整个晚餐时间。在大陆能找到一家格调不错,又不受游客影响的餐厅,实在太难得了。

▲ 母亲发现了椅凳后偷拍的我,一个劲儿朝我镜头看。这一路的跟拍中,我一直在告诉她,别看镜头。知道有意境的照片都有个共同点么?就是不-要-看-镜-头。

▲ 我很纳闷,有我这个随行摄影,他们为何还要用手机拍,是担心我修图太慢了么

▼ 等餐的间隙,好好地参观了一下这家咖啡馆的摆设。一步一景,都很出景,体现了经营者的品味。

▼ 这里不仅是餐厅,也可以作为清吧,由于地理位置并非是岛中的闹市区,没有一丝嘈杂。

▼ 这只阿狗是中华田园犬的串串,身形像柯基或是大腊肠。我问店家,为何要给它带头套呢?餐厅的服务生用闽南味的普通话说,因为它常常跟别的狗打架,身上有伤就会自己舔,给它带头套是为了避免它伤口感染。其实自打我入住,直到搬走,它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也许带了头套导致精神抑郁,没心情出门打架了。

▲ 终于上主食了,传说中的意大利肉酱面和黑椒牛柳饭都很可口。事实证明,吃完再出门逛是非常明智的,因为我们逛了很久都没遇到合适的餐厅。

▼ 饭后,用来拍照,用来冥想。我们不远千里来到厦门,就是为了体验雨后鼓浪屿无人问津的寂静时光。

▲ 母亲和我,都是旗袍爱好者,而父亲此行却没有帮他提前备中山装。不过不碍事,他总有办法摆出婀娜妖娆的造型,即便只是一个简单的旋转舞步,也完全没有违和感。

▼ 这次旅行,母亲的摄影技术大涨,连这种高难度要用鲜花做前景的照片,都拍得游刃有余。

四厝大落

▼ 从杨桃院子出门,沿着中华路向左,就是四落大厝。始建于清嘉庆年间(1796-1820)的大夫第民居群,在众多西洋别墅中鹤立鸡群,堪称传统民居奇葩,被列入重点历史风貌建筑。经过两年多修旧如旧,拂去百年蒙尘的鼓浪屿四落大厝,终于告别年久失修的龙钟老态,变身为古色古香的旅游项目——圆洲茶庄。

▼ 茶园做得挺古朴,但要和江浙的茶馆相比,少了些品茶的意趣。回想起来,迄今喝过的最好的茶馆,应该是成都宽窄巷的“古今茶语”,茶社完全是明清老房子改建,有丝竹管弦之音,有舞文弄墨之雅,更别说身着汉服的茶人,峨眉山雪芽的香气。

▲ 父亲很喜欢这幅字-- 闽南茶道,有点大道无形的凌乱感。

▼ 鼓浪屿上有大量的自由摄影师,有些与民宿合作,民宿老板也会做微信推送。下次如果还来这里,打算提前预约一位摄影师,当然,最好是冬季,厦门5月的艳阳已经是内陆地区7-8月的水平,燥热的天气让人心烦意乱。

▲ 即便是夜深人静,鼓浪屿上也不缺打光师和摄影师。毕竟,只有此时,鼎沸的人声才得以耗尽,小岛也终于恢复安宁。只是这位游客不时受到游走阿狗的骚扰,闻一闻、舔一舔,哇,好香的妹纸。。。

林氏鱼丸

▲ 夜宵时间,来到了林氏鱼丸(是不是林尔嘉的豪门后厨祖传秘方就不知道啦),点了鱼丸和面线。那味道,让你感觉,天哪,台湾小吃是怎么通过地理移植变异达到那么好口感的?福建小吃真的很一般很一般啊。。。

▲  晚上8点的光景,岛上仅存为数不多还未打烊的店,鼓浪屿在申请非遗的路上愈走愈远,岛上到处是坑坑洼洼的工地,连鱼丸店的阿嬷都感叹这么多施工工程破坏了当地的生态环境。我们绕过日光岩、郑成功纪念馆,在充满榕树的暗夜小道上,依靠导航,七拐八拐,终于回到了杨桃院子。

小茉莉

▲ 来到厦门,最大的不适就是民宿的早餐时间都是8点开始,而我们家是6点早起族。经历了前一天雨水的洗礼,清晨的空气很是清新,我们决定先出去晃悠一圈再回民宿吃早餐。

▲ 母亲登上台阶,左看看,右看看 不知为何,在清晨的艳阳中,照片还是过曝了。。。

▲ 这家小茉莉旅馆,是中华路老建筑中最拉风的。木质的阶梯,欧式遮阳棚,有点像香樟花园。每每路过都是大门紧闭的状态,可能我们来的太早了点。看了下蚂蜂窝预订的价格,最便宜的阁楼单间¥268/晚(不含早),距离三丘田码头10分钟脚程。

▲ 我和我亲爱的爸爸

▲ 小时候看父亲,觉得他好高大,现在他已经开始变矮了。老啦老啦,长缩了也没关系,我会多带你们出游看世界呢。

▲ 看到这对背影,想起《木兰辞》里那一句:“爷娘闻女来,出郭相扶将”。今年,是父母结婚30周年,小时候父母伴我成长,长大后我要陪伴他们成长。

鹭飞青旅

▲ 在鹭飞青旅门口,遇到了同样早起的一家三口,请到了这家男主人帮我们拍合影,这也是此行唯一一次全家福。感谢陌生人,这几张实在拍得好极了

宛若庭花

▲ 福州路上的宛若庭花,就在鹭飞青旅的斜对面,即便是很小的街景,我和父母都拍得不亦乐乎。

▲ 鼓浪屿的小店开门都很晚,约莫9点以后吧。不知道这家宛若庭花是做什么营生的,看上去像是酸奶。

杨桃院子

▼ 临近8点,打道回府。有了昨天夜游的经历,白天在岛上对路况熟悉了许多。

▼ 早餐开动!父母点了中式,包括白粥、鸭蛋、油条、小菜、餐后水果,饮品(咖啡或奶茶任选一),我的西式则是吐司、煎蛋、培根、火腿、草莓酱。

▼ 饭毕,回到旅馆内的庭院。我们入住的三楼,可以俯瞰街角景致,昨晚散步归来,和父亲泡了两杯红茶,在这里聊他年轻时的往事。

▲ 富士X系列,如今已出到X30,比20版多了个鸡肋的翻盖,不过整体造型还是复古机的外貌,玩家级的功能。适合想拍高品质的照片,又不愿扛单反的人群。

刻字艺术馆

▼ 小憩之后,去了鼓浪屿此行唯一的景点地 -- 国际刻字艺术馆。这里人迹罕至,位于港仔后海滨浴场附近。不买套票的话,门票10元/人。

▲ 这里的刻字展品,与其说是书法,毋宁说是绘画艺术。非常可惜的是,原先这里9点半的导览,目前已不再安排,和我们一同来的游客总是匆匆而过便出门了。

▲ 父亲对书法很有造诣,看得很认真,希望他在这里能找到新的创作灵感。

▲ 港仔后海滨浴场的榕树下,聚集了一圈兜售墨镜的小贩。就像,三丘田码头聚集的蜂窝式的兜售老冰棍的小贩一样嘈杂。当年这个小岛,令那么多富商名流流连 -- 林尔嘉、黄奕住、林之庆、李清泉、杨忠权、许春草、林鹤寿、黄仲训 -- 早已离开了这个世界。

▲ 回民宿退房的路上,路过晃岩路27号的黄家花园,建于1921年。话说当年黄奕住为母亲祝寿,搭了两个戏台,请了各种乡绅、亲朋好友,又在门口放了个装满银元的桶,而穷人们排队前来,一人可领一块银元。为了防止他们回头再领,银元上涂上了红色,拿了银元的人,沾了红,便不能再贪心了。我暗暗想,是否也要限定领银元的是左手还是右手?亦或是摊开两手

总之,从洋人球埔(现人民体育场)前经过,继续上山时,真的遇见了传说中的黄家花园,立柱建筑气势磅礴。当我走近想参观时,被门口保安拦了下来,问我住店么?我说不是。他回,那就谢绝参观。

▲ 所以,鼓浪屿是用来怀旧的,用来对抗今日之嘈杂,也是用来对抗鼓浪屿自己日渐的嘈杂。经历过那样的繁华过后,今日的鼓浪屿也不可避免地显露出令人痛惜的平庸来。这平庸,是人的平庸,也是时代的平庸。这座小岛,她原本是个有身份的大家闺秀,现在开始了涂脂抹粉,用来展览,用来赚钱。

上屿水产

▲ 中午退房后,选了中华路上的上屿水产。之前看了若干游记,对这家明码标价的水产店很是心水。进去一看,果然不俗。

▲ 点了四季豆玉米笋、南洋凤梨饭、小石斑鱼、牡蛎汤。都是较为清淡,不生冷的食物,适合长辈。

▲ 母亲又一次让我感叹,摄影技术帅呆了的好,而这只是她触摸单反的第二趟长途旅程。

▲ 告别上屿水产,这一天是周一,在下午2点前搭上了返程的轮渡,游客较之前一天出奇得少,海风袭来,开启另一段旅程。

南普陀寺

▼ 08年时来过厦门,和一大群同学朋友。这次行程几乎是为了回忆和缅怀。虽然记忆模糊,却又在一次次相同的场景中得到重塑,想背诵一句大学英语第一篇阅读理解中的话:vivid memories come flooding to me

▼ 父母强烈建议要去南普陀寺,之前来的时候并未觉得有任何震撼,然而随着时间的变迁,此次的普陀寺行程成为在厦门岛上最心静的旅程。记得阿兰说,这是弘一法师的修行地,信佛的人在这里逢佛必拜。

▲ 房檐的龙纹让我想起了台北的龙山寺。

▲ 寺庙有些地方是不允许拍照的,父母一路拜着,我一路扛着相机在各个佛堂外等着他们。有两间不能进的院子,一个叫“無我”,一个是“随缘”,短短两个词,竟道出了世间常态。

▲ 不知为何,我总有一个执念,想要拍出曾经在这里留影时一模一样的照片。2008-2016,历世8年,我又一次来到了厦门,这次没有在珍珠湾吃半夜2点的烧烤,没有混入白城沙滩的拥挤人群,没有去爬日光岩,没有品尝鼓浪屿的海鱼牡蛎煎,当我来到南普陀寺,才发现拍不出原来的照片了,观世音的洗心池早已绿藻浑浊,红色的字也被岁月磨成粉色,这就是过眼云烟,这就是物是人非。

▲ 到了午餐时间,信徒们都来到了寺庙的这所“海会楼”享用素斋。这里的素面非常有闽南特色,没有汤汁,是炒面。素饼是在隔壁一个厅堂中购买,个人更喜欢素饼,保质期15天-30天的都有,价格最便宜的是¥12/盒(6枚入),最贵的是¥58/盒。父亲是个挑剔的食客,却觉得这里的素饼非常好吃。

▲ 由于素面没有汤,我们一直在喝茶,一顿饭喝下四杯茶的节奏。我吃不惯直径这么粗的面,喜欢江南的细面,而父亲很开怀得说,这面做得不错,他吃过比这更难吃的素面。

厦门大学

▲ 厦门大学的开放时间,一个是正午11点半-13点,还有一个是下午17点半之后,由于我们中途买了伴手礼素饼,不方便携带,所以先回了趟曾山站的民宿休息,下午抵达厦大刚好13点半。为了进厦大,求门卫求了十几分钟,这真是一生中最漫长的时光。门卫问我校长是谁。校长楼是哪一幢,任课老师电话号码多少,尤其问到校训是什么?言外之意,你连校训是什么都不知道,还敢说是厦大的学生?即便我拿出南大的硕士学生证表示自己是研究生在读,也无济于事。

就在我即将放弃时,他同意我进去了(难道是因为我的哀求太过旷日持久,对他而言也是种折磨?)
我一直在请求:拜托您了,求您了,我难得带父母过来,我父母年纪大了,也许只能南下这一次,我希望带他们去我曾经见过的厦大。
门卫看了一眼我身后的父母,对我说,你父母还很年轻啊,下次再来看。
我继续恳求:他们都60多了,很难再有机会长途跋涉,我们从南京来,非常遥远,拜托了!

最后他看看我身后烈日下打伞的父母,对我父母说,你看你们女儿多孝顺,好吧,用身份证登记一下。
听到他这么说,我眼泪唰得就掉下来了,大概是被自己诚心求来的结果感动到了。
工作这么些年,没有一刻比这一刻还要虔诚。

▲ 厦门大学的教学楼也遍布着古希腊的经典柱式,简洁凝重的陶立克,繁枝花茂的科林斯。校史馆一扇扇红色木门,很是出景。

▼ 跟随导航,找到了传说中的芙蓉餐厅,外校来客就餐需上三楼。走了一路,虽然只是三点半的光景,却是饥肠辘辘。父亲说,爬完三楼,不饿都要多点几份吃食。

▼ 名声在外的芙蓉隧道,是厦门大学的另一个入口。还有一个入口在白城沙滩。

▲ 最知名的那句“我爱你 再见”,成为芙蓉隧道最有情怀的一句话。对于毕业季分手季的魔咒来说,当年这句话让多少人伤透了心,终于,随着时光消磨殆尽,还有什么海枯石烂比得上岁月从指间悄然划过,不留尘埃。

▲ 没看懂,旅游管理跟戏曲玩偶是几个关系

▲ 向“纪念碑谷”致敬

▲ 与时俱进的“疯狂动物城”系列

▲ 我大学时还非常喜欢的动漫《摩卡小樱》,注意看右上角出戏的四个字“我❤苏大”,难道是苏大学子在此的留言。。。

▲ 隧道很长,阴湿昏暗。不知在这里作画的学生要付出多大的耐心。父母一路相扶,偶尔驻足观看有趣的壁画。

▲ 整个隧道涂鸦中,帅呆了的一幅画。数科院的幽默和情怀啊。
如果哪天不学高数了。。。别傻了,高数不会离开你。我要是本科读高数,毕业时看完这段得哭,哭完去报考数科院的硕士。

沙坡尾

▼ 沙坡尾,本是为了寻觅港口和中华儿女美术馆,但都没开放。在一片LOFT式的废旧仓库中看到了滑板少年,和凹着造型的写真妹纸。

▼ 有人说这里像北京的798,我觉得还是欠了点火候,比起高雄的驳二艺术特区都还弱一些。不过下面这段话很适合母亲 -- 年轻就该出去走走。

色廊度假别墅

▲ 考虑到从未去过曾厝垵,选择了这附近的民宿,虽然名称是“别墅”,但距离江浙的别墅外立面还是不能比的,少一些想象,就不会多一丝失望。不过这家也是民宿中难得提供早餐的,而且可以选择白粥。

▲ 更换了二楼的奢华双人间,加铺了榻榻米小床,附带了充满阳光的大庭院,中午从南普陀寺回来休憩时,母亲就忙着在庭院里晒衣服。没有晾衣架,也没有晾衣杆。。。不知道主人生活在此是怎么解决晒衣问题的。

环岛路

▲ 从曾厝垵出来,买了一只椰子,一杯椰汁。母亲说,在南方一定要喝椰子拍照。于是接下来的几幅造型中,他们一直手托道具,不离不弃。

▲ 把喝椰子进行到底

▲ 曾厝垵对面的环岛路,并算不得干净。正如曾厝垵给我的印象一样,感觉5月的炎热就是分分钟要爆发登革热的节奏。虽说同样说着闽南语,但厦门绝不是翻版的台湾

曾厝垵

▲ 在曾厝垵兜兜转转,最后晚餐挑了一家“老厦门”,主要是看中装修风格类似重庆小面,木质桌椅很有古风。点了沙茶面、海鲜炒饭。招呼我们进店的小伙子说,“您进我们家,绝对不会错”,事实证明,果然惊喜不断。吃个面和炒饭,短短20分钟的时间,两次断电,第一次店内的客人一阵惊呼,第二次大家直接见怪不怪了。而且,吃到了坏虾炒出的饭(我爸发现的),父亲吃了第一口,就把服务员喊过来,说你们这个虾不新鲜啊。服务员二话没说,就说马上换一份。父亲吃饭相当挑剔,反正我是吃不出新鲜不新鲜,他说用筷子夹虾的时候就发现这虾没劲道,如果沿海城市不存在运输问题,还有不新鲜的虾,说明确实放久了。后来又上了一份新的,他一尝,说这次是好虾,还把服务生叫过来说,你们这个解决态度不错。临走时,父亲说,明天还来吃啊。我想,店家一定很奔溃,万一明天又遇到不新鲜食材,又得赔一份。

▲ 看到一些推荐曾厝垵的攻略,然而这里对于我来说,是一如既往的脏乱差,差异性极小的店铺,和看了让人没有食欲的烧烤海鲜。张三疯奶茶铺只有两种可选(奶茶或红茶),竟然都是冰的,对于厦门来说司空见惯的冰饮却不适合父母的胃,只能作罢。于是在漫无目的的散步后,选中了这家“八口厚吐司”,装修简练,不大的门店里用心做着现烤吐司。选了芝士蓝莓和红豆口味,带回民宿做夜宵。

▲ 晚霞时分,厦大白城沙滩挤满了人潮,经久不息,然而对于看过太平洋的父母来说,这海浪并不新鲜。

曾山沙滩

▲ 我们直接坐回了民宿所在的曾山站,这样沙滩漫步后也方便回去休息。

▼ 这里刚开始有一片鹅卵石滩,向西步行则是沙滩。
母亲做了个抛鹅卵石的动作,
我边拍边问,石头呢?空抛啊?
母亲回,真的抛了会破坏环境,也会不小心砸到路人,就空抛挺好。

▼ 夜幕降临,光线已经很弱,父亲在世阶边看行李,偶尔客串一下摄影。

▼ 次日清晨,这是我们停留厦门的最后一个半天,父母选择再次上海滩走走。

▲ 母亲很爱踩沙,而父亲则去水边,说要尝尝海水咸度。

▲ 就这样携手,走过30年婚姻的父母,平淡却不平凡。

#为何选厦门#
只花了一天选地点,一通电话打给父母,
问他们:我有3天年假,你们想去成都还是厦门
父母很爽快得回:四川容易地震,就选厦门吧。
我:其实我想选成都来着,吃的多,不过你们说去哪就去哪。

#各种骗局#
厦门的商业氛围并不友好,去南普陀寺的那天上午在站台等公车,
路过一辆的士过来拉客说:普陀寺不开放啦,厦大也进不去啦。
结果我们继续等去厦大西村的公车,当天两个景点都去了。

沙滩上经常有穿着浅蓝色长袍的游僧走过,
不-要-搭-腔,否则就是买珠串要化缘之类

#苦中作乐的父母#
飞机晚点,从12点40晚点到13点30,第二次晚点至14点59,
我们提早了2个半小时到达机场,在商铺寥寥的高崎机场度过了4.5小时
父母说,厦门真是舍不得游客走啊。

登机口提示,为晚点班级提供餐食和饮品(其实就是两荤两素+矿泉水/可乐),
父亲发现其中一荤是虾米,竟然要把三份虾米搜集起来带回南京去钓鱼。。。这是什么样的乐观精神。

#实用信息#
如果去厦门,最舒适的时候是12月-2月
鼓浪屿适合住3天2夜,1天用来打卡走景点,1天用来品味古建筑区,
南普陀寺+厦大1天,曾厝垵、铁路文化公园、沙坡尾等均不推荐。

住宿

▲ 杨桃院子旅馆(中华红墨店):鼓浪屿中华路30号
景观庭院房:¥598(含双早),由于我们是家庭旅行,加一张床,加一份洗漱及早餐,合计¥718/晚

住过的最满意的酒店,没有之一,三十年代老别墅的杰出代表。庭院里养了两只猫,一只狗(游走于几家杨桃院子的分店),房间不算大,但细节感极强。沐浴液、洗发液、护发素的小型旅行装还刻有盲文,面积不大的房间里隔出了独立庭院和书房。

刚办理好入住岛上就开始下雨,由于飞机+轮渡使得父母已经很疲惫,冒着35度高温拖着行李来到此地已然汗湿,一下午的阵雨中,母亲在淋浴,父亲在休憩,我则在书房里读鼓浪屿的历史,做着笔记。

最棒的是,这里的早餐分中西两种,中餐提供熬稠的白粥、不腻的油条、煎蛋、三种小菜,要知道在厦门想为父母找到喝白粥的地方,实在太难了,非常适合老年人的口味。

▲ 厦门色廊度假别墅:曾厝垵本埠天泉西里31号
雅- 奢华双人间(可另加榻榻米床):¥960/ 2晚(含双早)

原先预订的是“闻-双床”,位于一楼,¥340 * 2晚 = ¥860,房间不通透,一面是墙,另一面是靠着曾山的暗窗,一进门就闻到一股潮气,这恐怕就是一楼房间称为“闻”的原因吧。

由于刚从岛上奢华的民国建筑过来,入住曾厝垵的民宅确实感到极大的失落。虽然叫别墅,可是曾厝垵其实是小渔村发展起来的,里面的民宿真心没法和台湾相比。一看到别墅楼,我就大失所望,房间也不满意,漱口杯是宜家的,跟鼓浪屿的杨桃院子相比缺乏定制性和设计感,办理完入住,我直接跑前台说,我想只住一天就换房,可以么?

后来去曾厝垵晃了一圈,我一看到民宿就要进去探探,父母坚持不换,觉得不要增添人家麻烦,回到色廊,我提出了换房间。于是最终换成了二楼的“雅”,铺的是榻榻米床,有一扇和房间一样宽的落地窗,外面是庭院。这样每间房各加了¥50,后来入住了两天,竟然也感到挺舒适。不得不感叹,人类的适应能力真强啊。

之所以选这家别墅,主要还是因为这是为数不多含早餐的民宿(要知道,大清早人生地不熟带父母饿着肚子去觅食的感觉并不好,但是和年轻朋友一起出游反倒喜欢踏遍小吃的感觉)虽然别墅一楼的餐厅不提供中式早餐,但对顾客的特殊需求也会满足,比如照顾到小朋友和老年人,也可以要求用一份西式早餐换白粥。粥是老两口自己煮的,店家自己吃的早餐,口感不错。

本篇游记共含8301个文字,20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