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迷雾中的重庆:解放碑 磁器口 湖广会馆

12
太阳树 (温州) LV.15
2016-06-10 20:40 341/2
  • 出发时间/2014-11-22
  • 出行天数/8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5000RMB

九天环绕渝西川南旅行线路图

在雾霭中穿越解放碑


第二次来重庆,我就住在解放碑附近。我从窗户里伸出头顺着街区西侧望过去,居然看到耸立着的解放碑。那白中带黄尖尖的“小塔”,被周围高耸入云的现代建筑包围着,那些暗绿色的幕墙簇拥着它覆盖着它重叠着它,没有我无数次想象中高大又挺立。此时,窗外照过来夕阳亮晃晃的,刺痛了向外张望的我,在一片眩目的光影中我回顾神来,看见过街地铁临江门站进进出出的人流,我知道自己已置身热闹繁华的重庆市中心了。

寻找解放碑下的重庆美女


解放碑是重庆的象征,到重庆没有不逛解放碑。第二天一大早,我出宾馆大门直奔解放碑而去。邹容广场上人们三三两两,有本地早锻炼的老人,有匆匆忙忙赶上班的青年人,也有像我一样不紧不慢看风景的外地人。我的目光在远处的解放碑和身边的人流中不断来回跳跃,解放碑是我前进的一个路标和方向,而周围相向或逆向而行的人,则是我要寻找和解读重庆的“面目”。我大所失望的是没有看见传说中的重庆美女,也许我期望过高,抑或那些介绍重庆宣传重庆的文字过于渲染?

碑与塔 现代商业与历史建筑

我站在解放碑下,带着些许莫名的失落。从我第一眼看到解放碑开始,一直认为这个碑就是一个“塔”。至今我不明白碑与塔有着哪些区别和联系?半个世纪过去了,现代高楼大厦环绕拥挤在解放碑的四周,高层建筑的玻璃幕墙和电声光的LED不断闪烁着,繁忙的商业和熙闹的人群,与耸立在这里的解放碑意义大相径庭。站在解放碑下我透不过气来,历史与现实,精神与物质,不同形式及包涵的各自内容和风格的建筑,这里一切的一切与解放碑格格不入,这种巨大的反差和对立,让我无所适从。

美女是重庆的风景 解放碑是什么?

站在解放碑下的我,被逼到了一种情境里,我不知道解放碑现在在重庆甚至国人心中有多少份量?是时光扭曲或历史的作弄?不到百年的时间,早已是人非物也非,我问自己,来解放碑仅仅是找寻所谓的重庆美女?我有点迷惑,我不知道我们到解放碑究竟来寻找什么?如果说美女是重庆一道风景线,那么解放碑又是什么呢?

重庆文庙 夫子池 抗战大后方的文化圣地

解放碑是重庆的一种标志,或者是一种精神。站在解放碑的台基上,我有意无意躲避周围铺天盖地压过来的现代建筑,我努力让想像的翅膀从它们的缝隙中穿过,在重庆湿湿沉沉的雾霭中,我仿佛看到八百多年前重庆府文庙那高高翘起的屋檐,还有一湾宁静的碧水——夫子池。池上有一座桥,一打渔郎在桥上遇见了吕洞宾等八位神仙,所以此桥叫会仙桥。几百年就这样过去了,到了近代后人填了池拆了桥建起了一座楼,但这楼名总算把八仙的传说延续了下来叫会仙楼。抗日战争爆发后,重庆成了中国抗战大后方的首都,达官贵人和文化名流汇聚这里,自然又建造了许多建筑,有美术展览馆,还有国泰大戏院。戏院里白天放电影,晚上演话剧。据说日本鬼子大轰炸重庆,国泰大剧园却照常演出,警报一响演出立即闭幕,空袭一过,演员和观众又回到剧场,不愧是抗战大后方的文化圣地。

木塔楼:民族不死的精神象征

站在解放碑下,我想当空中的炸弹像鸡蛋一样不时落下来的时候,人们在废墟之间,为什么要建起一个木结构的塔楼,仅仅是为瞭望飞过来的敌机?不管怎么样,在重庆大轰炸的日子里,这塔楼却成了人们的一个精神支柱,塔楼不倒抗战就有希望,人们把它称为“精神堡垒”。四方形炮楼式木结构的塔楼高七丈七尺,象征着“七七”抗战,为防敌机轰炸,外表涂成黑色。黑色的木塔,在烽火硝烟及血火中屹立不倒,人们需要这样的一种精神力量的支撑!
抗战胜利了,人们在“精神堡垒”上,建立了八角形柱体盔顶的“抗战胜利纪功碑”,采用的是坚固钢筋水泥。1949年重庆解放后不久,将“抗战胜利纪功碑”改名为“人民解放纪念碑”。刘伯承将军的几个题字刻在碑身上,字迹流畅而有力。碑名更换,并没有让我感觉到什么。站在解放碑下,我脑海翻滚的全是那座木结构的“精神堡垒”,虽然我没有见过它的模样。但它早已铭刻在我的心里,这就是民族不死的精神,只要这种精神存在,国家和民族就有希望。

我们的精神堡垒在哪里?

当波涛汹涌的现代建筑滚滚而来,重庆的商业及金融活动成为这里的主流内容,解放碑在人们心目中位置占多大的比重?我们为什么要解放?解放之后的今天我们走向小康走向现代化,当物质的欲望布满人们心灵的时候,我们是否应该有自己的一座“精神堡垒”?告别解放碑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孟子的那句话:“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磁器口:雨雾霏霏 我为你拱手而来


初冬,雨雾蒙蒙的清晨,我从磁器口地铁站口出来,顺着高架桥的台阶走向大街。雨清清冷冷,但这里却异常热闹。都说重庆磁器口,与江苏周庄云南丽江古镇一样热闹,果然名不虚传。在古镇的几条民俗文化街上,游人前脚后步一拨接着一拨而来,摩肩接踵间伞与伞时常在屋檐下交错中浮动,那连片的伞在雨中成为一景。与其它古镇景区一样,磁器口也逃脱不了商业的命运。号称民俗文化街,但街两旁所有店辅,要靠商业服务而生存,虽然这些商品充满川蜀地域特色,但磁器口过去的熙熙攘攘,却被现代旅游的另一种世俗热闹所替代。

小重庆:从"白岩场"到龙隐镇 再到磁器口

磁器口古镇始建于宋代,作为嘉陵江边重要的水陆码头繁盛一时,被赞誉为“小重庆”。古镇曾经有“三多”,庙宇多、名人足迹多、茶馆多,现在我则是商店多、游人多和喧闹多。有一个说法,磁器口香火最旺的寺庙是宝轮寺,最热闹的道观是文昌宫,三宫十八庙体现了庙“多”,磁器口最初的地名来自于寺庙。据说千多年前,白岩山上有一白岩寺,这一带被称为白岩场。场是场所,是嘉陵江边一个集市交易的场地,在随后几百年发展过程中,这个白岩场由于一个传说而改名。说是明朝建文帝朱允炆被其四叔朱棣篡位,逃出皇宫后削发为僧,流落到巴渝一带,曾在白岩山上的宝轮寺隐匿四五年之久,后人以真龙天子曾经隐居在此,而将宝轮寺改名为龙隐寺,俗称的白岩场被改称为龙隐镇。其实,从“场”到“镇”反映了该地经济的壮大和人口的汇聚,从一个流动交易的场地升格为一个镇。
真龙天子隐匿这里只是传说,但这一附会使小镇抹上神秘色彩。现在要想寻找龙隐镇的踪迹,也许只能到曾被称为龙隐寺现为宝轮寺去看看,据说该寺当年日食300僧人,可见规模宏大。但是最有皇权的文化在山高路远的嘉陵江边,敌不过与老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码头文化,随着专业性的木竹街、铁货街,及猪市、米市在这里汇拢,特别是明初以来“蜀瓷厂”的生产和交易兴旺发达,一些商人渐渐为龙隐镇改口,之后顺理成章被叫成“瓷器口”,虽然现在这里与“瓷器”没有多大关系了。口是“关口”意思,重庆方言里指的是一个重要地方,从“场”到“镇”,再从“镇”到“口”,是磁器口古镇发展的一种过程。码头文化讲究实用、简便和顺当,既然是生产和贸易瓷器的重要场口,且“瓷”与“磁”相通,文绉绉又拗口的“龙隐镇”就这样被“磁器口”取代了。

小吃三宝:毛血旺、烩千张皮和椒盐花生

踩着古街湿滑厚重的石板路,我从磁器口这一头走到另一头,最后我站在嘉陵江边“龙隐门”牌楼下,看一些船只静静贴着江面。码头依然,但摆设功能已大于实用;小吃店里的“三宝”生意还是这么兴旺,毛血旺、烩千张皮和椒盐花生这“三宝”嚼在嘴里,有滋有味,是地道的重庆风味,透着码头文化强盛不衰的影子。是啊,谁能想到当初江面上那些吃不起肉的艄公,将毛肚、血片鳝鱼和鸭血等杂碎一起煮着吃,煮出了麻辣鲜香,使“毛血旺”成了巴蜀的一道名菜。

“白日里千人拱手,入夜后万盏明灯”

静静的江面,江雾朦胧里的“龙隐镇”和“白日里千人拱手,入夜后万盏明灯”的盛景,已成为遥远的记忆。每天上千只船上的艄公划着船向这里靠拢,这“千人拱手”的场面,象是天上人间;入夜后码头边商贾云集,岸边船上点亮的油壶、电石灯、汽灯在水波间炅炅荡漾,,真是万盏明灯。今天,人们拱手而来,是为白岩场,龙隐寺还是磁器口?古镇的“三多”只是过去,品尝“三宝”只是寻找一种回味?
然而,盛衰总被雨打风吹去,明末清初张献中入川,一把火将这里的庙宇烧尽,南来北往名人的踪迹也早已淹没在江涛声里,当年街头百多个茶馆里,水手、袍哥大爷、闲杂人等,和川剧坐唱、说书人及卖瓜子声,尤如泛黄的影片闪烁而过,繁华在时光隧道里烟消云散。现存古街上的几家茶馆,虽然没有了昔日的喧哗,但那种宁静,反倒成了古镇的一种怀旧氛围。

湖广会馆:追忆“湖广填四川”的那些日子

从朝天门码头到东水门,那个下午我走进了传说中的湖广会馆,比之熙熙攘攘的解放碑和江边码头,这里显得异常的宁静和肃穆,时光似乎在这里停滞了。正是午后三四点钟,一个人行走在会馆的大殿和廊柱间,眼前有时候黑黑的,感觉穿越到了清朝的某一个年代。我所见到这处古建筑遗迹,现在统称重庆湖广会馆,建造时间在清乾隆年间,算起来有二三百年了。在重庆,昔日八省会馆大都不复存在,这批古建筑群能在今天保存下来,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虽然只是会馆的部分遗址,有广东公所(亦称南华宫)、湖广会馆(亦称禹王庙)和齐安公所及江西会馆。

荆楚与巴渝 历史总在最紧的地方 一片模糊

从会馆的正门进来,抬头便是高大庄严的禹王宫,左侧的移民博物馆,让人不由自主走了进去,一辆仿古的马车,静静摆在门边,意寓湖广会馆与历史上的移民紧密相联,的确会馆产生和存在,与移民历史紧密相联,懂得会馆首先要理解移民。从地域上讲,荆楚与巴渝的缘分早在秦亡楚之前就已经存在了。从西周到春秋直到战国,长江流域的楚人可曾顺流而上来到了巴渝?八百年的楚国,起起落落,版图的扩张、经济的发展及文化的交流,直至明清有多少楚人已经来到了这里?地域之外他们是什么样的关系,看来谁也说不清了,历史总是在最要紧的地方,一片模糊。

从湖南、湖北等地被驱赶过来的人口,达100多万之众。

站在会馆遗址里,眼前不得不闪现三四百年前那段移民历史。明末清初,天府之国成了杀戮之地。明军、清军、地方豪强,乡村无赖及张献忠等人的滥杀,继而是南明与清军的战争,最后到吴三桂反清……一次次的战乱和屠城,成都全城只剩下人丁7万,蜀渝之地残余人口也只有60万,这是中国历史上不堪回首的血腥岁月,有文字为证:“虎迹狼蹄多于人迹,千里幅员,大半黄茅白苇”。所以,当清朝入关大局稳定之后,便实行“湖广填四川”的强制移民政策,从湖南湖北等地被驱赶过来的人口,达100多万之众。

解手:双手被拴着绳子 要大小便了,便高声大喊我要解手

移民为四川重庆的发展注入了活力,带来了技术、人才,振兴了千行百业。但有谁能关注过当年千里之外走到这里来移民,他们的筚路蓝缕,他们的悲欢离合?移民博物馆里有一纸裱糊在墙上的皇家诏书,“填川移民”使那些乡情难舍、故土难离的先民们,背井离乡到了这里。“解手”这个词也在此时产生,那些不愿来的移民,被官府逼迫拴着绳子被解押着,一排排一队队走向川渝。漫长的迁徙途中要大小便了,便高声大喊我要解手,因为上厕所必须解开手上的绳索才成,当解手成为人们普遍语意的时候,这个词语便流传至今。

每一块砖每一块木头,也许都隐藏着一段故事。

重庆湖广会馆,我们不仅看江南明清建筑的特色和风格,更多的是一段苦难历史的回顾。湖广、江西等会馆的建筑格局一般分为大辕门、大殿廊房和戏楼庭院等几个部分,戏台是会馆中核心的部分。时光过去了二三百年,但会馆里雕梁画栋,粉壁彩屏,富丽堂皇,每一块砖每一块木头,也许都隐藏着一段故事。据说湖广会馆的所用木材,都是从家乡“楚北运来,投工之多,造工之精,叹为观止”,那些在异地他乡富裕起来的人们,建造会馆仅仅是为了展示富贵和荣华?非也,这是一代又一代人对家乡的思念和铭记;那些从各地流寓到这里的移民及后代子孙,汇聚这里,怀念故乡,听戏娱乐,交流感情,相互帮助,这便是会馆的作用。

云天起起落落,江水日夜奔流

重庆,长江边上,古建筑会馆群依山而建,鳞次栉比,虽然只是残存的遗址,但当年百万大移民的苦难诗史无法湮灭。面对滚滚长江流水,凭吊逝去的时光。我踏着台阶一步步迈向山坡高处的广东公所,站在这里,视线越过会馆群遗址黑压压的屋顶,眼前便是波澜壮阔的江面,那些攀援在檐顶之间如一条条巨龙的屋脊,在江面的背景前翻腾起伏。重庆长江大桥从江岸上兀自穿越而来,时不时有轻轨列车从上面经过,现代化车轮滚动的节奏,打破了重庆古建筑会馆群的沉重和凝固,会馆里一扇朱红的大门边,一只白色的小猫侧躺着,似乎正在酣睡,我不知道它枕着黄梁还是学着庄周梦蝶?而此刻我站在这里,身处异乡重庆,凭栏处云天起起落落,江水日夜奔流,时空随着长江的波涛永远在变幻,水流之上便是当下的生命和鲜活。

本篇游记共含4751个文字,4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专顶新帖,手动点赞!

2016-06-12 13:04

lz很会写哦~默默关注下

2016-06-13 09:54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