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滇】沛流离,在彩云之南——丽江、大理、昆明自由行

  • 出发时间/2016-03-30
  • 出行天数/7 天
  • 人物/小两口
  • 人均费用/2700RMB

序:关于行程

      时间:3月30日-4月5日。
      出行人数:2人。
      第一天:广州白云国际机场-丽江三义机场。丽江(大研)古城。
      第二天:玉龙雪山。路过束河古镇,但没有下车。
      第三天:拉市海骑马划船。
      第一天~第三天住宿:古城里的云水遥客栈。

      第四天:清早火车硬座,丽江火车站-大理火车站。出站后直奔双廊大理古城回头再玩。双廊镇+洱海随意游走。
      住宿:蚂蜂窝客栈。

      第五天:白天电瓶车游洱海,东部双廊-挖色段。傍晚从双廊赶往大理,夜游大理古城。
      住宿:大理古城边的大理应乐居。

      第六天:清早再深度游大理古城,午后去附近的村落——才村,才村码头和才村湿地公园,原生态美景让人惊喜。晚上卧铺到昆明
      第七天:白天游昆明云南大学-翠湖公园。下午抵达机场,乘坐傍晚的飞机回到广州

关于花费

      交通:
      广州丽江机票:650*2=1300
      丽江大理:34*2=68
      大理-双廊:拼车30*2=60
      双廊电瓶车:50
      双廊-大理:25*2=50
      大理-昆明:97.5*2=195
      昆明-广州:750*2

      门票:
       丽江古城维护费:80*2=160
       木府:30*2=60
       玉龙雪山:报的团,358*2=716,后改票退回330/两人,合计386
       拉市海一日游纯玩:78*2=156

       住宿:
       丽江:云水谣客栈,3日168
       双廊:蚂蜂窝客栈,88
       大理:应乐居78
-------------------------------------------------------
        共计:4319元/两人,4319÷2=2159.5/人。而实际我们的手账里人均花费在2700左右。故而其他日用+吃吃喝喝,每天人均在70元。

写在旅程的最开始

       三日思量,两张机票,一个拖箱。就绪后,披着来不及吹干的头发,与同样湿漉漉的广州夜色,踏上通往机场的地铁。这一路的景,和一年前去重庆时并无二样,而与我同行的人换成了你。内心更紧张,却又更安心。和你说了那么久的远方,说去,也真的很快就去了。
       在机场通宵的时光百无聊赖,却用不着担心任何尴尬。你拉着我,在机场大厅楼上楼下转了好大一圈,终于找到个比较心仪的位置,放下背包安顿好。就好像去餐厅吃饭选座位,一切都稀松平常。不料,唯一同排在座的男旅客,边聊电话边开始抖脚,猛烈的节奏带动整排椅子一起摇摆。我们面面相觑,随即都笑成了傻子,一同起身换座,像一对叽喳的麻雀,扑着翅膀逃离乱颤的树枝。另一排倒是岁月静好。随带的三明治下肚,三五句闲聊到头,头对着头,放空身心,灯光渐渐昏暗,视线也上了一道磨砂玻璃。困意袭来,潦草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睡梦中惊起,发觉身旁已无人。朦胧望,你在远处充电的地方,眼镜片上反射着手机的光亮。那是凌晨四点半。我突然觉得空旷的机场大厅,就是我们的家。
       闲逛着,找到洗手间,洗去凑合一夜的疲惫,顿觉神清气爽。机场里的餐厅开始营业。渐次亮起的灯,渐渐嘈杂的人声,渐渐浓郁的咖啡香气,让大厅不那么孤单了。在值机处一边排着队,一边开始各种拍。这是我们第一次,一起乘飞机旅行。

      比第一次坐飞机还要紧张。加速时的心跳,离地时的超重,和上升时的耳鸣,好的坏的,我都很认真地体验着。飞机终于冲上云霄,眼下的滚滚云团令人感觉单调。邻座的你又渐渐睡去,我也闭上眼,心却睡不着。我自信,彩云之南的天空下,一段丰富多彩的旅程即将开启。

      直到一束强光刺痛眼皮,不得不睁眼适应。窗外湛蓝的天幕上,悬浮几丝云,明净得近乎神圣。小小的飞机开始下降,某次失重甚至让全舱乘客失声尖叫。而向来恐高的我,那时却只是握着你的手,不停地让你看这儿那儿的景色。高空中的视角大不相同,那种世界尽收眼底的壮阔感,令我永生难忘:
       大山自北向南,走出道道山脉。薄薄的植被攀附其上,像一层墨绿的油纸包裹着山体,在太阳的灼烧下,难免绽裂,顺势裸露出小块的赤色土地——那是西南引以为傲的红土地。深青半掺红,在云朵投射出阴影的地方,青得更深,红得愈烈,总之处处深浅皆不同。单看一座独山,已然是万千沟壑,自山脚扶摇直上,形成万千山谷、山脊;望尽一片山脉,竟像无数只隆起的手——爬满岁月,夯实有力的手,血管纵横、青筋暴起的手!
      山脉腰间,有的地方开了梯田,建了村落。偶遇一道沿山势而上走出十八弯的z形土路,或许和张家界著名的99道盘山公路有异曲同工之妙?山脚下的平地上,村落的规模就大得多了。红红绿绿的田地格子,像地毯,整整齐齐地铺开;白墙黛瓦的房子,像豆腐块,密密麻麻地排列在一起。但这些,只要和大山相比起来,就成了盘中餐边上的点缀,渺小得不足为道。
      山脉之间是碧蓝色的江水。在空中看,它就是冷冻在地面的一条玉带,冰清玉洁,紧紧镶嵌在大山的脖颈间。飞机倾斜,它也仿佛倾倒向一边。再往前,那条玉带继续延伸,顺着一道山脊拐出一个壮观的U型大拐。后来上网查,类似的景观有个长江第一湾,也不确定是否就是我所遇到的……
      另一边……竟是雪山!第一眼望去的时候,我简直要惊呼出来!飞机上看,只见山尖尖露出的那一小撮,其下都被茫茫云雾隐蔽。雪顶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金色光芒,像摄影棚里灯光打在反射板上,柔和浪漫,可这确实是天然之作;它像天堂里仙人的极乐山,虚幻缥缈,不染半点红尘,可它又确实伫立在人间。
      回想起来,由于手机关机,未能留下任何俯拍影像记录,这恐怕是场旅行最遗憾的地方罢。但云端之下的种种,却又远超我对这段旅程的预期。所以,又不那么遗憾了。

Day1、丽江古城的慢时光

      刚从机舱走出,就被一股阳光冲暖了全身。阿迪小雨描述了很多次的那个模糊的丽江,终于在我们眼前清晰起来。
      机场也是可以看到雪山的。尽管视角太远,但对于没见过雪的孩子,每一次见到高山上的积雪,都是恩赐。照片中山脉背后的星点白,正是玉龙雪山

      从三义机场到丽江城区的路上,公路狭长,同向的车道一次只容一车。在荒凉山地的环抱下,孤独地伸向天边。路的两旁,稀稀拉拉地栽种着树苗,红的黄的绿的都有,叶片都不大,在风中招摇,让我想起北国的初秋。熟悉又陌生,因为我甚至叫不出其中一种树的名字。
      行车半个多小时抵达城区,街道并没有宽敞很多,但到处都很干净。植被更密集,种类也更多。乔木灌木一捆一捆地,安插在两三层高的古风建筑间,从空中看,一定像极了微观盆景。
      包着头巾的老太太,脸上也满是沟壑,一笑就挤到一块儿去,像晒干的百香果,皱巴巴的又亲切可掬。她们相互招呼着,从面前匆匆走过,快得不得了,我只抓拍到一张背影。这是丽江的最主要的少数民族,纳西族,无论长幼,都有清一色的黝黑皮肤。


      在丽江的三天,都住在古城的云水遥客栈。其他客栈的大爷大妈很热情让我们去住,我们谢绝后又给我们指路,后来想想,那大爷很可能是故意在骗我们,走了小半个古城都没找到,电话一问,居然在完全相反的方向。好几通电话下来,老板都不肯过来接(太远了),我们只好自己摸索,又查地图又问人,兜到约定的木府石桥旁等接待,行李箱在坎坷的青石板路上,颠簸了好长一段,心疼。
      来到才知,客栈的热水器坏了,只有一个房间有热水洗澡。老板给我们换了大房间,作为补偿。环境还不错,窗户和家居都是木制的,别有感觉。正对着床的天花板处,开了个天窗,即便拉上窗帘,阳光漏下,房间也亮堂。

      根据客栈老板的推荐,就近选择了忠义饭店,还想去尝试别的小吃,就只要了一碗素的过桥米线,15元,和一份炒青菜,5元,两个人分着吃。这是我在古城吃得最满足的一顿。许是它清淡少油,注重食物原汁原味,又或许是我舟车劳顿,饿了而已。后来的几天,一度想回访,但每次经过的时候肚子已经再也装不下。只记得那个午后,我们大口吃着米线喝着汤,一阵风过,厅里吊着的许愿牌哗啦啦地响。只记得饭店深处的四方小院,紫藤架下,我看着蜜蜂在花香里跳舞,你看着纳西族老太太,双手也在我头上跳着舞——不一会儿,六条小彩辫就编好了。这发型我保持了三天,直到丽江的行程接近尾声。

      顺着巷子漫无目的地走,路过一家鲜花饼店,随手买了茉莉花、紫薯和牛奶口味各一块,刚接过来的时候还烫手。吃着,走着,竟错了方向,不一会儿就出了古城。

      古城外一座小公园。移步换景,花花草草的种类,总是认不全数不清。我最爱的,还是柳树姑娘的一头长长的辫子~高大而茂盛,绿得一尘不染,那在艳阳天里的清凉感觉,直叫人想一把抱住不放。偶尔的一丝风,吹落烟花,漫天飞舞,你就让它们轻抚你的脸颊,或者在你的头上停留,片刻就好。

      其实刚进古城,就被美哭了。高中有段时间,刷微博对鼓浪屿一见钟情,毕业后去,感受也不过如此。但丽江!才是真正的小!清!新!好!吗!虽然,春笋般的手鼓店和客栈,确实是它的商业化成分,但这里还有飘着经幡的清净寺庙,和大门紧闭的砖瓦私宅。打手鼓的姑娘,在做生意,更是在表演,她们可以像磕了药般,闭着眼,拍鼓拍到黑夜,对外界的一切声音充耳不闻,任凭游客驻足拍照,然后离去,她们只沉浸在自己的节奏里。小童背着书包,慢悠悠走过古城幼儿园。挑着扁担的纳西人在阴凉处停下来,把一盒一盒的草莓摊好后,开始叫卖。这里,连商业化都充满生活气息,可爱无比。

      又找回进古城的路,穿过偏僻的巷子,再往前,人渐渐多起来。我们继续赶路,希望在日落前能上木府,望一眼古城全貌。木府是丽江明清时期纳西族一位土司“木老爷”的宅子,因仿紫禁城而建,而传有“北故宫,南木府”一说。徐霞客在《滇游日记》中也赞其“宫室之丽,拟于王者”。我们看到的木府,已是历经1996年丽江大地震重建后的样子。

      过一道大门,首先呈现在眼前的就是一座广场,四周偏殿走廊,无不采用飞檐,这应该是丽江古城建筑一大特色,至少在别处,我还没见过角度这么陡峭的屋角,像戏子的眼线,描得飞扬而高冷。玉龙雪山抬眼可见在远方。朱栏之上是精致的和玺彩画。殿前的门匾和门联,心系家国。殿门口,清一色的大红灯笼悬挂得一丝不苟,甚至连青花瓷大缸都摆放得格外考究。石狮是庄严的守卫,口中一团白气,吐到天边,就成了浮云。气势恢弘,实不输故宫。我是后来查阅资料才知道有丽江紫禁城一说,但当时就真切如身临皇家宫殿。不过那时我以为是日韩的什么宫殿。故宫的琉璃瓦尚黄,与“皇”谐音,印象中的日韩皇宫,琉璃瓦才是这种空灵的蓝色,映衬着地上的汉白玉石阶,像蓝天映衬白云,更多几分清丽。

      我说给你拍张照片,你却在大殿里搞怪,又扮佛又扮哈巴狗,就不能好好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吗?

      再见到紫藤花架时,已不再是寻常人家。一丛紫色瀑布从大殿下倾泻,如诗如画!哎呀!我又以为自己掉进了日本紫藤花盛开季的梦境里……
      前面的殿转完,上狮子山俯瞰古城全景。原先我们只能仰望的屋顶,此刻尽收眼底。层层叠叠,四四方方,像来时的青石板路,铺到远方。松针柳枝从其间冒出,好像小小的青苔,悄悄探出脑袋。而万千灰色中的一点宝蓝,就是木府的宫殿楼阁。

      表情怪异的麦麦~

      出木府,逛了几个主街道,四方街,官门口,酒吧和小饭馆让我们有种重回市井的感觉。丽江古城慢,慢得可以看见时光的流淌——锋利的阳光,一刀一刀,把飞檐的影子刻得很深邃,高低错落打在朱红色的门栏上,一帧一帧小心翼翼地偏移。偶尔,一丛蔷薇花搭上半壁屋檐,一株爬山虎爬满一面围墙,平添几分柔软与清凉。小河从店铺间路过,也驻足不动了,给垂柳和灯笼合了影,留住当下的光景。

      终于来到正门,亲眼看看出名的大水车和许愿木牌。本来想挑个牌子写写心愿,但是每个木牌图案都不全部相同,有最喜欢的图案的那个木牌是裂开的,想再挑挑,但是被卖木牌的姑娘凶了(这么多天唯一态度恶劣的店家)。顿时兴致全无,于是作罢。

      回古城,继续看喜欢的花花草草,听民谣歌手在二楼弹吉他,逛店铺里的新奇玩意。正好路过攻略里提到的热门饭馆88号店,果然人满为患。进去点了几个菜,鸡豆豆浆,鸡豆凉粉,烧饼和炒饵块。味道略怪,部分油腻,总体感觉一般,分量却很大,足足填饱了肚子。

      晚上七点半多的丽江古城,终于亮起了灯笼,天却还是亮的。直到八点半,天才完全黑下来。在丽江的三天,无论是看风景,还是等待天黑,时间都变得格外格外慢,白昼和人的影子一样,都被拉得很长很长。温度骤降,风骤冷,冷得连围巾也招架不住了,于是打道回府。回到客栈才九点,洗完澡躺在床上,本想看一集《奇葩说》,可是头刚碰到枕头,就睡着了。木头客栈隔音不好,睡梦中隐约听见小院子里的旅人,说笑吵闹到深夜。

Day 2、寻玉龙雪山不遇

      初中有一篇英语课文里说:一群同学沿着湄公河骑行,去玉龙雪山,最后走到越南。哪怕我记不得原文的具体描述,但对玉龙雪山的向往,从那时候就开始了。我们在某宝上团的自由行,上大索道的套餐,没要雪山三宝(氧气瓶、大衣和水),这样不到400元一人。
      出发前就早早做好了功课,玉龙雪山是天然冰川形成的山脉,雪域风光在海拔4000米以上。主峰扇子陡海拔5500米以上,依然是处女峰,而冰川公园是目前开发景区中的最高点,海拔4506米,需要乘坐大索道(单票180元)抵达。3月底的丽江,白天在26℃左右,只要不在山顶停留太久,自己的羽绒服也足够御寒。而对于有高原反应的人,最好还是准备一个氧气瓶。除了冰川公园,蓝月谷、云杉坪也是值得一游的景区(其中云杉坪需要乘坐小索道,但是个人感觉上了大索道就没必要去小索道了)。
      车子爬坡而上,听着导游关于高原反应的描述,好像也出现了胸闷头晕,估计是心理作用,因为还没上到3500米呢,怎么会轻易出现高反呢?不料导游买票时收到大索道因风大停运的消息。20多年在世没见过雪的孩子,此番终究还是无缘近距离看看雪的样子啊!失望是有的,但总不能败兴而归。我们当即换了小索道的票,即通往云杉坪,看看传说中的殉情谷,在那里曾上演过许许多多爱情的悲剧。
       比古城里看到时更壮观了一些的玉龙雪山。但是近午的它已经不再散发柔和的金光,嶙峋的山川之上,一抹一抹的白,亮得刺眼而凛冽。

      游客集散地,雪山前一片甸子。草色昭示了这里的干燥。对的,来云南,防晒与保湿缺一不可。

     乘坐小索道,来到通往云杉坪的木栈道,入口处挂满经幡。丽江处于云南的不很西北西北部,但藏文化也有慢慢渗透。

      沿着木栈道一路走,渐入繁茂。周围生长着高大而纤细的云杉树。这是高原天然的原始杉林。林子深处,可以看到已经折断成朽木的树,雕像般静默在那方。我又想起云杉坪的凄美传说。这些朽木的前世,会不会就是那些,期望通往“玉龙第三国”理想之地的殉情的人。羊群从他们跟前走过,黑的白的,源源不断,像祷告的牧师,在低诉的父。

       爬梯下梯的,多少有点喘不过气。也不知道是不是高海拔在推波助澜。氧气稀薄,气压低,在古城就有了物理现象——譬如水好像烧不开,譬如在广州打好水的保温杯,一按开关便喷射出一股气流……20分钟后,视野终于开阔起来——好大一片草坪!当地人因势利导圈养的大群牛羊出现在眼前。
      又见密密麻麻挂满栏杆的东巴许愿风铃。我们依然没有写愿望,但是最美好真挚的祝愿已经悄悄深埋在心底。

      来给黑山羊一个特写……双眼半闭,如浮生偷得半日闲的智者,慵懒地享受阳光。
      说到此处还有一个笑话,山羊也是机灵的吃货。木栈道的凉亭里我们想停下来吃点东西,一只羊竟被奥利奥草莓夹心和奶酪条的味道吸引过来,脑袋直往前凑,张嘴就想啃,一点儿也不怕生。任凭我们收起食物,撵它啾它也赖着不走。不走是吧?好,我们走……

      在绿茵的衬托下,雪山越发平静神圣。顶上有白气,也分不清那是自天而降的云,还是由山而发的雾了。远远望去,玉龙雪山就像一颗巨大的话梅,被人从坛中捞出,上面的渍渍盐巴,久沥不干——终年不化的积雪,顺着道道沟壑笔走龙蛇,在山顶还是大写意,越靠近山脚笔锋越陡峭,最终化为无数道涓涓细流,灌溉出这片绿。牛羊星点撒播绿草间,姿势大体相同,像绿色亚麻布上的天然黑色斑点。

      玉龙雪山前的我们。

      何为鸡(猪)同鸭鸡(牛)讲,且看下图。

      离开云杉坪依然花了20分钟,走得有点累,心却不累。虽然没能将4500米雪山踩在脚下一览众小,但与喜欢的人一同仰望高山的虔诚感觉,也令我刻骨铭心。乘小索道直下,我们离天空越来越远,离蓝月谷越来越近……
      蓝月谷,听着像是童话里的地名。而事实也是这样的:我们在半山腰初见的蓝月谷,晶莹剔透,像深夜的蓝天,岸边的沙滩,白如月光,丝绸般柔软地倾泻而出。

      而当我们置身于谷底的时候,感受又变得很不同了。风很大。风揉乱你的发,风把沙子弹入你的眼,风弹拨着水面的根根琴弦。水清得连里面的树枝和卵石都根根分明、颗颗清晰。蓝月谷水清却呈现蓝色,只因为谷底的地质富含矿物。手伸进水中,就像在触摸冰凉的玉。而你看到近在眼前的雪山,便能理解它的冽,那是冰川消融的精华汇聚而成的玉液。

      蓝月谷景区其实分为四个池子,景色大体类似,但我们选择徒步走出景区,所以沿途也能见到不尽相同的细节。积云在天空大片大片地游走,蓝月谷时而被阴影覆盖,时而彻彻底底暴露在晴空之下。阳光充足的时分,水也蓝出新的境界,能想到的如此蓝的事物,恐怕只有化学实验室中的硫酸铜溶液了。

      地质运动在谷底留下褶皱,与岸相连的是半岛,在水中凸起的是沙洲,树木在这方贫瘠中朽成了枯枝残叶,但依然造型独特。这样的布景被许多婚纱摄影看中,黑礼服抱着白婚纱,白婚纱提着裙角,从上面走过,走到水中央,脸上笑容自然洋溢。而麦麦和我,虽是局外人,却也像其中的参与者。我们认真见证、祝福他们的爱情,心里不约而同,想着我们未来的这一天。

      纳西人豢养的牛,高山和低谷都随处可见。

      临别时再望一眼,雪山,后会有期。

      返回的时候是下午三四点,途径束河古镇,但因为有点疲累,于是作罢。回古城搜罗纳西小吃。专卖小吃的饭馆开得像学校食堂,四周的一路大排档开过去,任君选择。要了咸味竹筒饭20元/筒,麦麦心心念念的怀胎豆腐20元/份。竹筒饭普普通通,就是糯米加了盐,怀胎豆腐咬一口,里面包的瘦肉杂烩的馅料,味道奇怪。感觉被坑的一顿。所以选择小吃千万要慎重,实在要牺牲味蕾勇于尝试的,古城外的竹筒饭或豆腐都要便宜得多。

      两碟小吃下肚,毫无感觉,继续寻找吃正餐的地儿。路遇【阿妈意纳西饮食院】(墙推),这里的竹筒饭才10元,顿时感觉上当受骗(重点是上一家很难吃)。在二楼的小阳台点了纳西菜馆常见的一种野菜——水性杨花,要了烤鱼(一条配料丰富风味独特的鲫鱼也才10元好吗!),要了一份纳西炒饭。水性杨花口感是滑溜溜的,炒饭有广式的农家腊味,一顿下来,人均20,满足感递增。在小竹楼上睁大眼,想看清楚对面瓦屋顶上的装饰花纹,天色却渐渐暗下来。

      粗茶淡饭后继续前行,垂柳之下的大研古城,也有点昏昏欲睡。

      根据蜂友推荐尝试了一家酸奶店的芒果布丁,感觉平平,所以也不做额外推荐了。上图留念~

Day 3、马背与船桨上的拉市海

      各种攻略上关于拉市海的差评不绝于耳,但好与不好,终究要亲自一试。全面搜寻价格后,敲定了阿里旅行上丽江森龙旅行专营店的拉市海一日游,78元/人,包车费,包午餐,包骑马和划船项目。性价比之高,足以在丽江之行结束后回味许久。也许是我们第一次骑马划船,感觉新奇吧,总之是时候为拉市正名了。
      车子驶过大片的农田,明黄的油菜花与雪白的海棠花仿佛也在蓝天白云下急速奔跑。多想停下来拍一番,但司机无视我们的请求(行程中也确实未安排自由行)。这也是全程唯一不满意的地方,匆匆奔赴项目,未预留任何时间自由摄影留念,但旅行社也未对此作出承诺,所以我们也无话可说。
      手机抓拍的油菜花田。

      到了村落,纳西族的一位大伯招呼我们上了马。麦麦说,他的是赤兔,我说我的才是,因为我的马毛色更偏红些,你的就叫绝影吧。踢踢踏踏的马蹄声还是第一次如此清晰地在自己脚下响起,马背很高,感觉良好,也没有传说中的那样硌屁股。一行人就这样,在纳西牵马人的带领下上路了。
      据说走的是茶马古道,但也就是一个名声,实际上的茶马古道已无迹可寻。马蹄踏得一路尘土,黄沙滚滚,倒有了几分气势。路边有大叔为我们摄影,即时冲印,过后可以在店里购买(10元/张),完全自愿。我们也就各自留下了自己的照片。

      路渐陡峭,越来越窄,窄的一次只容一匹马行走,惊觉已经开始在上山。同行的几匹马沿着黄土羊肠小道,老老实实地走着,哼哧哼哧地喘着气,让我们既享受又心疼。有匹白马训练极好,已经不用牵马人牵制,“踽踽独行”。唯有麦麦的马很不驯服,一路上极尽所能另辟蹊径,不走寻常路,有时候甚至走在一条根本不是路的狭窄阶梯上,自娱自乐。牵马人训斥它,“呿!stop!stop!go!”,说的竟然是英语。我们都被逗得哈哈大笑,“绝影”威风被灭后,又开始左右觅食,路边的草即使不啃也要蹭一下,有时候还放屁,似乎在表示不满。走了约莫大半个小时,我们来到一处平地,卖玉米喂马的人开始兜售,5元一盆干玉米,已然不是强制消费,但是我们一路上也尽兴,看着马儿辛苦,都纷纷自愿喂马。

      喂马的麦麦。

      看着马儿吃得满足,我们也很满足。继续上马前行。坡度更大了,哪怕有牵马人控制,我也不敢轻易放松缰绳,用手机拍照也被牵马人禁止。有一段时间马儿着实在悬崖边上走,加上马背本来就有一定高度,着实让人心惊肉跳,只能眼望马背,不敢回头。直到上到山顶最高处,风光无限,却不能停下来摄影。别提有多遗憾了!但那幅图景又让你觉得只瞥一眼便再无遗憾:远处,黄澄澄的油菜花田和绿油油菜地一块块地拼接着,铺满了大半个拉市乡,一直铺开到拉市海的碧蓝色湖面。而眼底,玫红的桃花与雪白的海棠花灌木丛,密密麻麻地从半山腰的梯田一路纠缠到山脚,掩映其中的村落,像着了火,像落了雪。后来下山后自己跑到附近一片高地上,勉强拍下了半山腰视野下的寥寥远方。

      午餐是丰盛的土鸡锅。鸡肉特别新鲜,口感和口味的体验都是极佳的,鸡汤更是清甜。不一会儿鸡肉就被扫荡完了,薄片洋芋(当地叫法,应该是小淮山)、花刀切的土豆条、腐竹和西红柿,蔬菜,分量更足,不一会儿就耗尽了我们的战斗力。

      午后烈日下的时光,交与拉市海湿地。划艇摇摇晃晃,初上船时还有些紧张,随着水波荡漾的节奏,我们很快掌握了平衡,开始划动船桨。风很大,要费好大的力气才能让小船逆风航行。休息一会儿,船就漂到了浅滩处,搁浅了……又费了好大力气才重回水中。这是一片草海,顾名思义,水中淤泥里生长着许多草,隐隐冒出的红色叶芽柔柔招摇着,再晚些时节,他们会长成绿绿的一片。

      远处孤树伫立,再远处,群山环抱,云朵在上面投射大大小小的阴影,美如油画。我们漫无目的,一会儿东漂,一会儿西游,最后索性把桨撂在一旁,静静地坐着,吹风,看着其他游客的小船,在我们眼前“斗转星移”。

      划船的一个小时里,也经受着猛烈的曝晒。活动结束后比较劳累,路遇束河古镇也放弃了下车游玩。回到大研古城,在忠义市场转了两圈,买了点水果。云南日照充足,当地的草莓特别甜。

     在丽江古城边上吃了同行驴友介绍的腊排骨,个人吃得不是很习惯,所以负责解决各种各样的素食。丽江的野菜多得连当地的一些汉人都说不上名字,而我只取一瓢,就深深爱上了“水性杨花”(图左边绿色长条状植物)。和先前的清炒不同,在水里速速涮过的水性杨花,味更寡淡。

Day 4、土木大兴中的双廊小镇

      阿迪小雨的爸爸送我们从古城到火车站,让我们避免了早班列车没有公交车坐的尴尬。天微微亮,晨曦里的丽江火车站,干净,也安静。而我们即将告别这里,去往下一站的大理

      火车上的时光,在关于大理丽江的几首民谣中度过。列车缓缓前行,猛然间回头,惊觉洱海就静静地躺在绿油油的农田后。

      到达大理火车站,充足的日光打在站台上。对于大理的向往,始于《心花路放》以前。这一次终于踏上风花雪月的旅程,一路向西。

      从大理火车站出,有通往双廊的班车,等不及的我们上了私人的车,与其他游客拼车前往双廊镇,15元/位,。双廊是舞蹈诗人杨丽萍的家乡,而《心花路放》又让它火了一把。选择了大建旁村的蚂蜂窝客栈,在双廊形形色色的住店里价格相对适中的一家。想到第二天要租车骑行洱海,处处有风景,所以放弃了对于我们价格较高的海景房。
      客栈的二楼,有大大的落地窗。拉开窗帘,阳光瞬间倒灌整个房间。窗外的四面八方,有客栈有民居,还可以望见远方的荒山包子,就是望不见海(废话)。客栈设施齐全,装修精致,是整个旅程中住宿环境最好的一家。
      和丽江不同,双廊的许多建筑,渗透了白族的风格,窄窄的屋檐,沿着宽宽的墙面围上一圈,像姑娘的小短裙。我心想,洱海边的风景,和小家碧玉的丽江,又会是大有不同的吧。

      在双廊的行程安排了两天, 第二天骑行洱海,第一天我们就打算在洱海边上随意逛逛。所谓的玉几岛、南诏风情岛,看完攻略后感觉商业化严重,不是自己喜欢的,所以就放弃了。在镇上吃了鸡肉饵丝,一种比米线稍粘的米类制品,15元/碗,感觉不如米线好吃,随后品尝了烤乳扇,大概是乳酪炸的,奶香味淡腥味重,口感像凉了的油条似的梆梆硬,不敢恭维。

      近年的双廊开始施工,大兴客栈,四处尘土飞扬,噪音不断,拉砖的货车,载客的面包车,游客租的电瓶车,加上原本就不少的行人,将小小的马路围的水泄不通。路两旁林林总总的商铺,既卖鲜花饼也卖酒,提供餐饮也有住宿。依然商业化。而双廊完全建好的时候,也就是那些破旧民宅彻底消亡的时候。小镇一条不宽的街,闲逛着,一小时便到尽头,找了许久的路,想去洱海边,兜兜转转却无功而返。终于在傍晚天色暗下来的时候,看到一片宽阔的海面。云朵层层覆上来,海面成了灰蓝色的,岸边也飘着和真正海水一样的腥味。这和列车上初见的洱海大相径庭,我有点失望,也担心,不知道第二天,半边下雨半边晴的大理洱海,能不能绽放最蓝的色彩。

      多云天里的洱海。远处的山都隐匿起来。

    云彩渐渐散开,傍晚的洱海又变了脸,蓝出了童话般的梦幻色彩。在洱海边逗留须臾,回到自订的客栈边,晚饭吃了117小院私房菜馆的酸辣鱼和炒青菜。美团上推荐的一家餐厅,感觉鱼肉质不是很好,但味道还可以。价格小贵。在双廊的第一天,平平淡淡,却也有小小的惊喜。

Day 5、洱海边听风呼啸而过

      第二天的洱海骑行,选择了洱海东双廊到挖色的这一段,网上攻略说这是沿海最美的骑行路线。而西岸的喜洲、海舌生态公园,知名度近年来也在逐渐上升。但我始终觉得,美都是要自己发现的,在对的时间、地点,遇到对的景色。
      骑行之旅出发前来到“海地生活”,最早因白色桌椅出名的一家双廊客栈。为了拍一张照片排队半小时,蛮拼。

      时速不到20公里的电瓶车走走停停,只因美景太多,你都想尽数收入相机。烈日炎炎,把我们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晒黑了不止一个度,假如不涂防晒,更不知道要伤成什么样了。但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一心扑到如画如诗的美景中,和每一棵树握手,和每一抔土聊天。

      偶遇一片湿地,碗口大小粗的树木伫立浅水中,静望自己袅娜的倒影。岸边的淤泥青草郁郁葱葱,生长得正好,废弃的斑斑船只,随意铺在其上。

      原本想好要给洱海留上千字的篇幅,但整理照片时又深深词穷了,洱海的美,用再多语言都难以描述。只记得晴天大太阳下,风在耳边呼啸而过,天与海蓝得一塌糊涂。请原谅我简单粗暴地上图。

      进入挖色镇,农田村落又渐渐多起来。七彩土豆是必吃的,浓郁的辣椒料香味并未掩盖烤土豆的自然清香。正午热度上升得太快,能在阴凉的小摊上,一边吃着烤土豆,一边看着摊主在一旁将两只手掌大的土豆削成薄片,架在锅上煎,这本来就是最大的享受。

未完待续

本篇游记共含11519个文字,17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真不错,不知道大假去人会不会很多……

2016-06-12 21:27

引用 tmr_is_another_day 发表于 2016-06-12 21:27:15 的回复:

真不错,不知道大假去人会不会很多……

回复tmr_is_another_day:人多就没那么好玩 我们清明前去的 清明那两天快离开的时候 人多了好多好多 后面的行程就没那么闲适了

2016-06-12 23:1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为能写出游记的人点个赞哈哈

2016-06-13 12:57

引用 maomaojnk 发表于 2016-06-13 12:57:07 的回复:

为能写出游记的人点个赞哈哈

回复maomaojnk:谢谢鼓励!生活美好,就是因为有陌生的你们送来的小小善意

2016-06-13 12:5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9月份准备去

2016-08-10 14:57

2016-09-21 13:47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