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虎伯寮惊魂记

  • 出发时间/2016-05-29
  • 出行天数/1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70RMB

这就是那个像跳棋一样的生物。可惜只拍了一张,还没拍好。

晶莹剔透的蘑菇。

就是在这里发现的那个如跳棋样子的生物。

从右边下去,就到了小溪处,还有几处小瀑布。我在这里玩了好久。

长得像鸡毛掸子的虫子。

   几年前,去过一次乐土雨林,做为北方人第一次见到这种原始雨林,说不出的惊奇和兴奋。只是这雨林太小了,半个小时就走完了。于是便想去一处更大点的雨林,在网上查到了虎伯寮自然保护区这个地方。心向往之,只是因为种种缘由一直没去成。终成掩埋的一件心事。这次来漳州,上天终于给了我了结这件心事的机会。

  先坐公交车到漳州西客站,然后坐到南靖的公交(7.5元)。到了南靖,打了一辆摩的,他报价25元。网上有人说只需15元,不过有15、6公里,25元也不算太多吧。只要能到就行。坐上摩的,驶向山林。车子在环山小路上疾驰,忽悠一只鸟从我们头顶飞过,惊起我们一声呼喊。感觉走了好久,才到保护站。摩托车停在保护站门口,一位老人听到声音从屋里走出来,询问我找谁?这应该就是网友说的那位热情的老人,当时他问她们喝不喝茶。我一边下车一边解释,说我是来拍照的。他又同样的邀我喝茶。我急着赶路,便谢过了。他告诉我有两条路上山,一条是小路直接通到山上,另一条是水泥路,通往监测站,他建议我走小路。因为大路到监测站还有5公里。听到这里,我有些犹豫了,网友建议的是走大路,但是5公里可不是近的路程。我心中暗暗叫苦,以为到了保护站就到了目的地。却不想原来还有一个监测站,而监测站才是真正的目的地。思量再三,但决定走小路。小路泥泞,前几天应该刚刚下过雨。山里一片葱绿,却不是我想像中的雨林的样子。走了20来分钟,感觉并不是我要找的景。想到既然来一次,就一定要看到最原始的景色,决定还是走大路,于是转身折回。回到监测站,又遇到那位老人。他再次邀请我喝茶。我说急着赶路,回来再陪他聊天。他一定是一个人寂寞,想找个人聊聊天吧。

  本以为沿着这条水泥路一直走,就能到监测站。却不想一路上,还有很多的岔路。怕自己走错了,却又遇不到人。只好闷着头向前走。终于看到一个村子,问了一位种菜的大嫂,还好她说我没走错。继续走,遇到一位老者,再次向他确认,其间一中年人骑着车从我们身边路过。老者开始没听清我说的目的地,后来听清了是监测站。他说前面的人就是到监测站去的,大声喊了几下。那人停下了车,他走上前去,用当地话说了一通。我一句也没听懂。然后我连声道谢,便上了他的车,心中暗爽:我的运气太好了。同时也在心里赞叹,当地的民众真是纯朴善良。

  一路上又有几处岔路,幸好有他载我,省了许多的麻烦。到了监测站,我道谢后。但按照网友的指示从左边的石板进山。进了没几步,便被翠绿环绕。这才是我心中的雨林。不经意间又望了一眼监测站,一群人正是树下喝茶,一条小溪从他们身边流淌。那个载我的人好像还指着我说向同伴说些什么。他们的工作环境太舒服了,在这青山绿水之间喝茶,这是何等的惬意啊。

  向前走了一段,遇到一个山民在给柚子树喷洒药。我对着他笑了笑,他看到我背着相机,笑着问我都拍些什么。我说花花草草,小鸟之类。他告诉我前段时间有山猪下山咬人,这新闻我看到过。我问他山上有没有老虎,他笑着说没有。然后他还告诉我前面有一处好玩的。我和他道别后,又上路了。原来他说的好玩的,是有一条路通向溪水。我沿石阶走下去,来到小溪前。

  看到一地的绿苔藓,便蹲下来打算拍照。忽然发现有一个样子像跳棋,却比跳棋小的多东西在缓慢的移动。开始我疑心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看了几次确定确实它在移动。又猜测是不是像寄居蟹一样,有蚂蚁之类的藏匿其中,它的移动才带动外壳的移动。小心的把它翻过来,却什么都没看到。于是又把它竖起来,过了一会儿它又开始移动起来。我把它拿起来,放到一块开阔的地方,以便于拍照。再次放下它,等了一会儿,它却依然静止在那。因为急着赶路,便没再理会。

  走在潮湿而又泥泞的山路上,路边树上挂着牌子,提醒行人注意安全。心里怀着很大的期望,觉得会遇上什么野生的动物之类的。可惜走了一路却什么也没遇到。
    山路的尽头有一条小溪,我站着溪边,沉思了一会儿,便卷起裤管趟了过去。来到水泥路上。我想沿着这边水泥路,会不会也能回去。但又怕万一不到呢,再回来天差不多就黑了,自己就困在这山林里了。遇到一个放蜂的人,我向他寻求答案。语言不通,交流并不太顺畅。为了安全,我决定放弃这次探路。
  于是开始原路返回。那条溪水处没有玩过瘾,回来时再次在此停留。还惦记着那个如跳棋样的生物,又去原地找,找了好久却没找到。拍了几张瀑布的照片便离开了。

  走着走着,忽着听到背后有声音。转身一看,不觉惊起一身冷汗。但见一只全身黑色的像狗一样的动物正盯着我看。之所以说像狗,是因为它的耳朵向上坚挺着。分不清是狗还是狼。想起野猪下山咬人的新闻 ,脑子轰的一下,血一下子全涌上来了。在这荒山野岭,单身一人。若这畜生对我发动攻击,却是一件不乐观的事。我从包里抽出雨伞,向它挥了几下。它居然没有后退。我全身的血在涌动,感觉身体像一部隆隆在响的机器,随时准备发动疾驰,逃路。

  我望着它,它也望着我。它停下了,我才忐忑不安,一步三回头的向前走。终于回头时,视线里已经没有了它的影子,一颗悬着的心才落下来。

  原路返回,来到一个岔路口,沿着另一条小路上山。刚走了没几步,看到那条黑犬(应该不是狼)快速的跑过小桥。此时似乎恍然大悟,它要回家,只不过路上遇到了我。它轻轻的吼声,应该是对我打招呼吧。而我错以为它要攻击我,对它挥舞起了雨伞。吓得它只能远远的跟在我的后面。

  又回到监测站,原本就此原路返回。却发现还有一条水泥路通向监测站后面,心中又升起好奇心。没有任何的犹豫,脚步又踏上了这条路。路的两旁是茂密的树林,这才有点原始森林的感觉,让我疑心开始时我是不是选错了路,这才是探险的路。这边也有两条岔路,一条是环山路,据说能看柚子树。另一条是通往山上的小路。为了深入丛林,我走了小路。开始还有路,后来全是泥泞的土路。前面噌的一下,一只青蛙忽然跳出来,刚才被黑狗吓的魂魄还没完全归位。此时又被吓了一跳。前面的路不想再走了,于是决定返回走那条环山路。

  走在环山路上,一样能看到丛林,心情却轻松多了。总觉得这条路能通向开始时我进入的丛林。但看时间不早,还有5公里的路要走。走了一会儿便返回了。

  回去的路上也有许多岔口,不停的问着路,以免自己走失在这荒野之中。一边走路,一边欣赏着路边的风景,一边还在懊悔没有拍下刚才的那个奇怪的生物。在环山路转角的一旁的草丛里,忽然发现绿油油的草叶上有一团白色绒毛的东西。开始我以为是什么花,走近才发现居然是活物,好像是一种虫子。我兴奋的掏出相机,一阵拍摄。刚才的的遗憾被兴奋暂时取代。能拍到它,这五公里的山路也就没白走。

  大概走了50来分钟,我到了遇到问路老者的村子。远远的就看见一条黑色的狗向我走来。心头一阵紧张,这不是那只在山上遇到狗吗?那只狗很快靠近了我,连看都没看我一眼,就跑向别处了。一颗悬起来的心才落地。前面竟然是那位老者,他也认出了我。我们高兴的打过招呼。

  来到保护站,正好看到那位老人出门,他又一次招呼我进屋。这次有时间了,我欣然接受了他的缴请。坐下聊了一会儿天,当他得知我是搞电脑的,便让我帮他修电脑。

  很快我叫的摩的也赶到了,等我修完电脑,便坐着摩的,再次飞驰在山间的小路上。满目绿色,尽向身后移去。

  

本篇游记共含3046个文字,25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挺不错,也想去看看。

2016-06-13 01:03

也想写写游记了,向lz看齐!!!

2016-06-13 12:40
相关目的地:   漳州   福建
28617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