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相遇在另一片天空——西班牙

马德里闲游小记(一)

      长大的我们有了更多的自由,但却没了儿时的天真快乐。曾经在方寸之地便可拥有世界,在幻想中拥有现实中我们不能体会到的维度,天高而海阔,泥土变作金银佳肴,清水化成仙露琼浆,破布长衫可当绣锦罗裙公主仙袍,即便一元五角的几块糖也能甜蜜整个季节。看看现在,可悲啊可悲,说着说着可别让自己的心流下了泪,衣食不缺,摆满眼前的鲜果蜜糖,短裤长衫沙滩裙一件不少,手机电脑轮流转换,但总未有钟情,一时难过变作一时开心,这一切是怪时间摧残蹉跎了人心还是成长让我们变得贪心。这段时间在读小王子,那个关于守护着玫瑰的男孩的故事,开篇里还是孩子的作者拿着吃了野兽的蛇的轮廓问大人他们是否害怕,大人们惊问一个帽子有何可怕,当孩子再拿着蛇吞象的完整图像来询问时,却也是打击和忽视。难说长大给了我们什么,经验阅历?金钱财富?但谁又能清楚告诉我它又何不是掠夺,它将我从虚无的快乐拉到了真实的寂寞,纵使我流着泪跪在被撕裂的大路中间哭号,但又有谁能给我指引告诉我该如何选择,难道是我贪心?偏偏想要那真实的快乐。

       也许人总是贪心而多面的,一面唾弃世俗虚伪善变,一面又一心想追随顺从梦想,可在这条翻滚奔腾不停息的浊流中,又怎么稳稳站立不让它沾到一点这闪着金光的珍珠宝钻?然而现在的我就这样在无止境的困惑之中奔腾又被时间的大浪裹挟。
 

        想来已经将近半个月没有在周末出去转转了甚至连一个超短途的都没有,在家过着快热的发霉的日子,不知怎么这里的天气忽然间竟像发烧了的病人,一下烧起来就降不下了。在这里我讲倘若你有一点积极向上的精神,我苦心奉劝你若非大病大痛不得下床,否则千万别宅在家里,这种行为我理解为一种病,一种让精神涣散心理无所寄托的病,像大麻一样,宅久了也会上瘾。首先它击破你的思想,让你懒散却又给你舒适的幻觉,让你看到一桌子无从下手去收拾的残局开始习惯,然后便深入你的内心开始像用羽毛摩擦你的皮肤一样摩擦你的心,让它发痒,让你在不停刷剧看电影时怀疑梦想怀疑人生,直到最后在你不断的放纵之下,它掐断了你与社会连接的最后一根稻草,让你拒绝与人沟通交流并以逃避为乐。当然这只是个人一些粗浅的认识,作为忠告,如果不想体验孤独到绝望的感觉的话那就多出去走走吧,到哪都行,哪怕去附近的公园看看别人遛狗散散步呼吸呼吸还没完全被污染的空气也好。
  

       好了还是说些正经的吧这次就来讲讲漫游马德里给我的小惊喜吧。
 

       第一个就讲我比较喜欢的,那应该就是丽池公园了(Parque Retiro)。那里我一共去过三次,只是一次一种新感觉。但怎么说呢,第一次时她给我的印象却并不是很可观,冬去春来寒风未尽的季节我去了那儿,尽管有些树木还是枝叶茂密的但仅仅几棵满是无叶干枝的树和冷风便足以雕刻出一片凄凉的寒意。那是一个清冷明媚的下午,伴着隧道内悠悠传出的乐曲我们也从地铁口钻了出来直接进了园内。一阵冷风拂过,阳光透过树荫洒下一片斑驳的碎影 ,顺着沙石小路走上中央的正道,几乎所有十字交汇的路口都会有座精雕石刻的喷泉在哗哗淌水,不过如果是一趟漫无目的旅行的话想必是不会关注那些喷泉石雕的细节和故事吧。一路游走,相机定不会停歇,但我不是很喜长时间纠结摆弄照片构图停留在某处,只是看好角度调好焦距快快的一按便结束了一次拍摄,索性也不会花费太多时间而忽略感官所带来的心灵感受。那天也真是冷,还好穿的是羽绒服,否则精力又该被消耗了一部分,但手还是很冷,冷到每一次掏手机照相都成了煎熬。话说那天老天也是挺给面子的,虽说有点冷但天空的布景还是给的让人美的心醉。去时那个小小池塘泛着温润淡绿的光泽天是蓝的滴水中间夹着灰色石面的阿方索十二世纪纪念碑,像极了那些非写实的油画,到了对面逆光时又是另一种景象,风吹波浪迎面涌上泛着片片不规则的亮光,好像整个人也开始随着水波开始轻轻涌动飘荡,飘啊飘着失去了方向。

       当走到林荫里时我喜欢抬头望天空,因为那时的叶子更绿,绿到泛着微光。走了好久眼前闪过各式各样的大树和刚开放的梅花(不确定是什么花,只看形状像),再就是冷清,冷到人鼻子发红都没有了激情,走着走着阳光闪到什么上格外刺眼,往前远望竟瞧到了玻璃的屋顶,想来就是它了,那个早已听闻并是来这里的原因之一的水晶宫(Palacio Cristal ),通体透亮精致华美。想必学过历史的一定知道英国伦敦万国博览会时的著名建筑伦敦水晶宫,而马德里的这个水晶宫的根源则是伦敦水晶宫。顺着蜿蜒的小路终于走到了它的近旁,在蓝天的映衬下阳光穿过玻璃墙闪烁着金光,宫殿前的一汪绿水也缠缠绵绵的摆动,这时我却偏偏盯着水里泡着的那几棵大树发了呆,那样的感觉奇妙极了,后来查了原来那树是意大利柏树,大自然也真是个神奇的造物主。拾阶而上却发现大门紧闭,闭馆时间是6:00,而现在已将近7:00了,不得自我安慰道毕竟住在马德里机会还是有的。拍了几张照片便折返了,这会儿太阳斜支在天边,从金黄变成了橙黄但依旧耀眼不知几时飘来几朵云,天空上色彩叠合绚烂瑰丽美的让人不知所措。金色的天空橙红和淡紫的云背光下墨色黑的大树枝干在一条对称的大道前聚合,多想时间在这一刻定格。看着这景象竟让我一时间难以移动脚步,果真美景能像病毒一样瞬间席卷全身,让你不知如何去表达,不知如何去赞美,最后只能会心一笑边走边回头。

       这一走再来时便是温暖已至的春将夏的时节了,林间鸟叫鹊鸣,阳光洒落惬意舒适,天暖了人也多了起来野餐的游玩的晒太阳的,人们自由散漫享受着清新的安宁。走到大道一侧的林荫小路,这路特别先是下坡在上坡一凹形让你感觉远的看不到尽头,让你深深浸入那碧绿的空气的洋流,让你觉得此时唯一的遗憾便是不能像在海水中一般漂浮在半空旋转舞动。这次来我有两个目的一是进到宫殿里面看看二便是到公园最后的玫瑰园看个究竟,看看那芳香的花朵是否都已绽放成一片花海。最后宫殿是进去了,空空旷旷闷热而不透气倒是整个殿内都笼罩着明媚温暖的光还不至于让人压抑气短。这次在爬到那片绿水塘时,竟然惊喜的看到了一棵意大利柏树接水的干上趴着一只晒着太阳惬意的小乌龟,仔细一看水里的乌龟还不少呢,游来游去的。这个地方每次来时必同时给我惊喜和失望,不用说玫瑰未开,连园子的门也紧紧闭合,只有一枝高过树墙的黄玫瑰悄然在温暖中绽放,好似不忍心我白来这一趟而给我的奖赏,而在那枝头上还站着一只雀鸟向我微笑,我也向它笑。
    

       这第三次就在前不久,马德里首次高温,即使薄衫轻衣也难以抵挡一阵阵的热浪袭来,烈日晒得人发晕。这次细细观察了那在主道上的三座喷泉雕像,一个上面刻着一种这边很常见的一种蔬菜洋蓟(alcachofa),还有一个也就是最后一个比较特别的一个,是刻得堕落的天使或叫做撒旦,这可以说是整个西班牙唯一个为魔鬼塑的雕像,那天使仰面向天身缠蟒蛇,喷泉底部的出水口则代表地狱众生的面孔,但不知怎么看着那一只只的小怪物却格外可爱。而且这次玫瑰也算是看到了,但好多花还是开败了。

       抱歉这会儿才想起来玫瑰园(parque de la rosa)还没有放图片,以及这里竟然也有孔雀,我们去时刚刚开完屏。顺便说一下,丽池公园其实也是很大的,玫瑰园位于地铁口出来方向的正前方,一直顺着大道走,左转就能看到了,季节最好在5~6月。孔雀是在地铁口出来的右前方当然也不是很近的。

第一次写,如有什么问题,还望大家多多包涵,谢谢喽!感兴趣的话,敬请期待下一章节哦!!~~~

本篇游记共含3045个文字,5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就按你的路线玩了!

2016-06-13 19:25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