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我在宏村,我在中国画里行走

19
渐行渐悟 (重庆) LV.12
2016-06-13 11:23 1412/6

        “黄山归来不看岳”。游毕黄山,太多的山路和太盛的美景让脚与心都有所负累。能有一恬静悠闲之园,静泊,休闲,歇身,养心,是同行四君子的共识。便选择了临近的宏村。传说中的“中国画里的最美乡村”。           

        
 

         找不到用什么词语来表达。“太美了,美得让人屏住呼吸!”这是我由衷的感慨。          

南湖

        宏村,一个古老的村宅,建成至少有800年的光阴。迟到了800年,紧迫的脚步赶到。一进村口,我就喜欢上了它。两洼池塘碧绿,沿着中间窄窄的堤桥,倒影的云彩把天上和人间合为一体,像是要给每一个走进的人一个惊喜;水中倒映着白墙黑瓦,和远处的一抹青山,让跃起的鱼儿荡漾成一副生动的写意山水画。

        这里既是徽商故居的云集地,又是一处景色优美的商人园林。它依山傍水,古木掩映,建筑素装淡雅,风格清幽秀美,富有田园诗韵。而在这低调的园林中,却掩藏着巨大的财富和装饰富丽的宅园,寄托了商人们的隐秘诉求。

        水,是宏村的灵魂,轻轻地,缓缓地,悄无声息地从房前屋后流过。绿苔从水中蔓延着,爬满了石墙。村中的住宅,无不是徽派风格,严格遵循中国传统风水规则进行,山水环抱,山明水秀,追求理想的人居环境和山水意境。他们受传统风水“水为财源”观念的影响,“聚族而居”,家家坐北朝南,倚山面水,讲求风水价值。

        这是南湖,村前的一面镜子,粉墙黛瓦,漫步的人影,红的灯笼与春联,都映照得一清二楚。南湖的对面就是宏村,古老的建筑,徽派风格。这是眼前的实景,这更像一幅水墨画,浓墨重彩而意境悠远。

        是啊,它是一幅画,一幅油彩,一幅水墨,一幅深入人心的美图。这里成了艺术创作的天堂,也是孩子们学艺的学校。南湖岸边,街头巷尾,随处可见搬到画架上的宏村

        那独特的文化,随时间沉淀下来的古老的文化和凝重的美,吸引了很多的游人、摄影者、美院的学生,在写生,在拍照。未来的画家们,他们提着小马扎,背着画夹,拎着水桶,有单个,有三五个一起,在靠水的地方,找一个能望见飞檐与门楼的地方,或找一个可以描画小桥和那一池碧水浓荫下,或干脆在墙脚下、田野边上擎起阳伞盖,把理想迎入明天。可爱的他们是游人眼中最最青春的风采,是古老的宏村最最青春的亮点,是今天古老的宏村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一道长堤,把南湖一分为二,拱桥又把两岸连在一起。整个南湖近似于扇形,又像一把弓,而那桥便是箭了。

我们,通过拱桥,漫步湖堤,走向宏村那些深深的小巷,探访那些考究的建筑与悠远的故事……

南湖书院

         宏村南湖,景色秀丽,风景如画。岸边的南湖书院让这幅画更为厚实与深刻。

书院由宏村的汪氏家族捐资修建,落成于二百年前的清朝嘉庆年间。

        从木栅栏门楼进入书院,是正厅志道堂,为先生讲学的场所。书院建筑宏梁伟柱,尤其是大厅更显巍峨壮观,屋顶翼角起翘,梁柱斗拱结构严密,梁架穿插榫合,而且大多为整根巨木。
        这里与现代学校相比只能算非常简陋的教室,却培养了不少人才。有写诗的汪承恩,有行医的汪应昱,有当官的汪大燮(黎元洪的财政总长),有打仗的汪镇华,他们都曾在此启蒙。

       南湖书院,因其保存完好,已成为徽州古书院代表建筑之一。

        枝头春光无限,南湖波光潋滟;看着古村风景,听着宏村故事。南宋绍兴年间(1131年),宏村汪氏始祖汪彥济因原居地逢战乱火灾,举家迁宏村雷岗山下始建十三楼,是为宏村之始。宋德祐丙子年五月(1276年),因山洪暴发,飞沙走石,溪流改道,直泻而下,成现在的地势——四围群峰叠嶂,郁草茂林,中间平坦,东、西有溪流汇合。这样的山形水势,很合风水。明永乐年间,宏村七十六世祖汪思齐及善察风水的妻子胡重娘,三次聘请号称“国师”的风水先生何可达察形望势,制定出扩大宏村的蓝图,并以“牛卧马驰,莺舞凤飞,牛富凤贵”为风水理念,引水入村建池塘,溪流沟渠两侧建宅垒院。明万历丁未年(1607),再砌石立岸建成南湖;清嘉庆又“以文家塾”建书院。几百上千年后,终成宏村人祖辈企盼的牛形水系村落。

        湖水清如明镜,岸有老树翠枝。古村老树沐春光,风景这边独好。

       湖岸民居庭院,内有花池小塘,绿树摇曳,光影交织,疏窗而高基,点石而临池。其间层楼叠院鳞次栉比,古弄幽幽,粉墙斑驳,一庭一院,无不独具匠心。

          这里,才是宏村的村口,又称亭前。两棵老树,一株红杨一株白果,树龄四百年,冠如大伞撑天盖地,树桠盘曲交错,把村口笼罩在绿荫之中。

        亭前大树,既见证了宏村的风风雨雨,又是风水宏村的重要节点——宏村被称为“牛形村”。整村如牛,有牛头、牛角、牛身,牛胃、牛肚、牛肠、牛腿……亭前两树,便是“牛村”之“牛角”。

漫步古村

湖岸民居庭院,内有花池小塘,绿树摇曳,光影交织,疏窗而高基,点石而临池。其间层楼叠院鳞次栉比,古弄幽幽,粉墙斑驳,一庭一院,无不独具匠心。

        皖南村民,不同于其他的村野庶民,大多有着文化的浸染。这里的三雕(木雕、石雕、砖雕),厅堂照壁的画轴,门前侧柱的楹联,展示了天人合一的文化内涵。笔墨纸砚,文房四宝,在这儿也更受尊重;它们,是徽文化的标志符号,为文人墨客所喜欢。

        村中的水系像血管一样密布在街头,这里把这种人工修建的水系叫做水圳。从“牛角”的前亭古树处拐弯,沿着水圳就进入到村里,便是另一番情趣。 家家庭院,户户鱼池,宅外长流水,院内水长流。沿街的店铺,鳞次栉比的民居,粉墙青瓦马头墙,幽深而雅静的巷弄,精致的三雕,无一不是艺术的观赏。

         融砖、木、石为一体的“三雕”艺术是宏村民居建筑的鲜明特征,它如三颗璀璨明珠,至今仍然焕发异彩。
         这户的大门,便是砖雕与石雕的配合使用。差不多家家户户的门罩、贴墙牌坊、屋脊上的人字封檐、庭院明窗等处,都会有或砖或石的雕刻。三雕的图案题材及含义丰富多彩,诸如历史故事、风俗民情、民间娱乐等。

              高高的山墙白灰粉刷,斑驳的岁月痕迹印在了墙上;青青瓦片覆盖屋顶,半藏半露,黑白相间;檐角飞翘在蔚蓝的天际,轮廓线起伏跌落。

       老墙是天书,巷弄是诗行。宏村的居民,生活在诗行间,他们,本身也是诗的一部分。这样,漫步巷间,便觉是在读书,是在吟诗。其景其境,春光沐心。

       有水圳牵引,便不用问路,停停走走,随意而行。累了,歇歇;饿了,尝尝。街道,巷弄,都干净得洗过一般,站一站,坐一坐,随心所欲。

           一路上都在美食的色香味在满足着食欲。宏村烧饼,叫花鸡腿,都是宏村的原创。

月沼

       路转铁开朗,月沼碧水荡。月沼,宏村中央一个半月形的水塘,“牛村”的“牛胃”。为明永乐年间村中高辈汪辛及胡夫人主持修建。
        关于月沼的造型又有一个与风水相当的说法:按风水之说,“汪”字的含义有冰清玉洁之意,而月亮被称为“玉盘”,是纯洁之物。再者,“长盈必亏,半亏有盈”,月无长满,凡事留有余地。
        月沼活水长流,塘面如镜。这里又是村子中心,池塘四周,老人聊天,村姑浣衣,孩子玩耍,常聚于此,所以这里又叫村中水广场。
        月沼之畔,是古色古香的民居建筑。轻轻涟漪,映出老宅倒影,如一幅流动的水墨画。

           池边观景,街檐漫步;水有鱼翔,岸有花香。岸边的女孩看风景,女孩也成了风景的一部分。

汪氏宗祠

       宏村800多年历史,为汪氏家族捐资兴建。至今仍有400多户居民,其中百分之七十是汪姓。月沼北畔正中是汪氏宗祠,是当年汪氏家族的神圣之地。 

           木门进入,天井庭院。对面主祠门楼,又一件“三雕”之艺。
          宗祠,是宗族祭礼聚会的地方,是听取祖训宗规的地方。建筑上,主祠分门厅、大厅、享堂三进。

        宗祠取堂名为乐叙,意为“子子孙孙歌于斯,哭于斯,聚族于斯”。
       正堂处,阳光从天井而入,洒落在艺术的雕梁画栋与岁月磨砺的木板画卷中。静静地,看时光的逝去,听过往的故事——宗祠建于明永乐年间,汪氏七十六世祖汪辛,即汪思齐,在山西任官,建祠时虽不在家乡,因出资过半,德高望重,村人推崇其妻胡重娘及子主事兴建总祠,历经四年建成。

承志堂

        比汪氏总祠更壮观更气派的民宅建筑是承志堂,号称“民间故宫”。原为清末大盐商汪定贵的宅院,建于清朝咸丰五年。如果说宏村是一篇值得细读的田园文章,承志堂必定是其中耐人寻味的章节。

         从外院八字形大门而入,院中明朗开阔。承志堂的建筑和大自然有机的融合,堂前有外院、内院,筑花坛、栽天竹、植果木,廊庑萦回,绿荫点点。天井下一弯水池,池畔依依“女儿靠”,可凭栏观鱼、推棋品茗,富有妙趣。

        承志堂,缅怀祖宗、慎终追远与继承弘扬祖德之意。以堂名志,是宅主汪定贵对家族发展的期望。
        汪定贵,宏村汪氏九十二世祖,鼎鼎有名的“徽商明星”。定贵生于宏村,南湖书院念书,经商初期在上海九江作店员、管帐先生。后扯旗独闯,在九江开了源顺店号,渐成九江首富;清末是汪定贵盐商事业的鼎时期,生意做到了扬州、汉口、九江上海,一时家声大振,富甲一方。九十一岁在宏村家中无疾而终。

          前堂下厅,阳光落下,明亮了正中的“福”字。徽商世代的辛苦,追求的就是这个“福”字。

         后厅堂,长辈日常起居的地方。梁上木雕《宴官图》,人物虽多,却是姿态各异,皆惟妙惟肖。

          承志堂的规模与布局,通过种种建筑艺术语言,构成了多姿多彩,宛如史诗般的形体体系。有诗盛赞“青山绿水本无价,黑瓦白墙别有情”。无论总体的结构,还是细节的打磨,考究的厅堂设置,精致的窗棂雕花,无不经典。
       一座承志堂就是一首立体的史诗,一曲凝固的美的交响,一座聪明智慧的徽州劳动人民的丰碑!

        汪定贵是宏村的大盐商。他出身平民,致富后在宏村建起了自己的私宅园林。相传他有两大雅号——吸鸦片与打麻将,因此院落内专设有抽大烟的“吞云轩”和搓麻将的“排山阁”。为给自己贴上“文化”的标签,主人也不忘把门面装点,堂屋命名“承志堂”,加上字画古董,多少显示出些文化含量。

        出承志堂,初略的解读了一番宏村历史故事,又重到今日的春光。慢慢的走,慢慢的融到它的魂里,用手感受历史的洗刷,用眼发现古人的智慧,用心体味那种闲适自然的生活态度。街头席地掩读,路畔为村光着色,村姑捻捣着今年的新茶……一个场景一幅画,连环起来,宏村画卷,徐徐展开。

雷岗山

        移步出村落,已至雷岗山前。篁竹幽幽,林木丰茂,菜花纷黄。幽静深处,半掩一抹粉白。雷岗山,系宏村风水山,宏村龙脉之所在。自古以来,宏村人在山岗封山育林,经年累月,才有今之满目青翠。

           探访而至,不扣柴扉门自开。幽静庭院,不闻人声,花语争闹,鸡鸟和鸣。雷岗山庄,一户独立人家,满园春色关不住,一枝青枝出墙院。

          院中花香,任你贪婪。花木盆景,竞相争艳。

        除了花香扑鼻,还有美食的味道诱人。走到近前,渐闻人声。出来一位着碎花衫的村姑,和气相问,要用餐吗?相告,随便转转,她自又忙碌而去。虽不是她的顾客,也不追赶我们,任我们在她的家园转悠,让人感觉一种亲近。
       墙上挂着的树根,恍一看,几件残败枯枝;细一品,竟然是“餐厅”二字。小院深处,竟是待客的乡里人家。

        出庭院而回望,但见碧绿世界中白墙黑瓦的徽派的格调,在我的眼前体现的淋漓尽致。宏村,尽在眼前。

       七弯八拐,时醒时梦,又回月沼塘前。那片明镜,日中之时更加明亮,环沼四周的水宅建筑,岸上是清晰亮堂,水中是倒影浮光。环湖者,除乐叙堂外,尚有树志堂、冒华居、志勤堂、敬修堂、望月堂、聚顺庭等祠堂民居,构建成宏村最精彩的建筑浓墨。

         吃在宏村,好一处悠然居,热情的宏村邀至家中,宾至如归。漫咀竹露裁唐句,细嚼桃花读汉书。品着美食,话着风月,营养身心。

        不大的宏村,仅半日时光便得游历。宏村很大,大得看不到它的边沿。午餐后终要作别,再过南湖,出了村头。诗画宏村渐行渐远;古徽州曾经的人事已渐行渐远……
        

       宏村是一副画, 宏村是一部历史书,需要你去一点一滴的去研读。让你的眼细细观察,迈开你的脚步,让脚随着心,慢慢地边游边看,走在弯曲的小巷、白墙黑瓦下、池塘碧绿的浓荫下,在青山碧水间,在古老如画而诗意浓浓的江南徽派故事里追寻。最喜欢汤显祖留下的一句“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宏村,将这句赞美诠释。

本篇游记共含5214个文字,4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引用 渐行渐悟 的图片:

去过一次宏村,真的像水墨画 美

2016-06-13 21:18

引用 鹿妹儿 发表于 2016-06-13 21:18:53 的回复:

去过一次宏村,真的像水墨画 美

回复鹿妹儿:我也是几年前去过了

2016-06-13 21:54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专顶新帖,手动点赞!

2016-06-14 10:25

我要是能像你一样出去走走就好了。真心不错,图片修饰一下可能会更棒吧。(只是一个小建议,嘻嘻)

2016-06-20 14:50

引用 faint 发表于 2016-06-20 14:50:16 的回复:

我要是能像你一样出去走走就好了。真心不错,图片修饰一下可能会更棒吧。(只是一个小建议,嘻嘻)

回复faint:谢谢你的建议。我正在学习后期。这些图片是几年前拍的。

2016-06-20 14:5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2016-06-23 09:47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