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彩云之南

1
Missya777 (上海) LV.9
2016-06-13 12:46 745/11
  • 出发时间/2016-05-19
  • 出行天数/10 天
  • 人物/和朋友

昆明—大理—丽江—香格里拉

首先真的很不好意思,我在这里道歉,早前一直以为走婚的是纳西族,其实是摩梭族,我写了游记的第一稿后有个纳西族的姑娘来讨伐我了哈哈哈。我真的很抱歉,我并没有对走婚制度有任何偏见,我只是单纯性的叙述前几年发生的事,但能听到你为护卫种族和我吧啦吧啦的说纳西的生活方式,我真的还蛮感动的,也希望这样的文化交流能够多多益善
我是真的真的真的希望祖国统一,少数民族团结友爱,邻里和睦,我坚决和民族分裂势力作斗争!

先在这里打个小广告,7.23-7.31在越南,9.02-9.14在斯里兰卡马来西亚 其他时间常驻杭州上海,想要旅拍的约拍的都可以来私信找我
10月份去日本做helpx ,想要带东西的也可以找我
#唉我真是为了讨生活啥都干啊#

为了打广告 放几张这次的片

这次在云南,吃得都很不错,住的也很棒,在丽江香格里拉的房是做杂志试睡员去体验的,很有当地的特色,本来大理的也是,但后来因为时间的问题没沟通好,很遗憾,但是在大理住到的朗悦客栈也真的不错。在这里上几张图。
如果有想要去的朋友可以来私信问我要名字和链接。
微博:Missya777 微信:tongxue1995

顺便插一句 在大理第一晚住的茶马古道客栈提供敞篷吉普车的服务
可驾70年代的吉普车环洱海 可惜那天天气太差 只能随便拍几张

这次去云南主要是奔着旅拍婚纱照去的,详尽的攻略也给不了 ,就给大家分享几个我遇到的故事吧。
(以下图文不配套 嘻嘻

08年去云南,是从昆明大理去的丽江,我爸妈约了一些其他城市的朋友,组了个散团。我们当时对云南不熟悉,找了一个当地的地陪,一方面是为了防止被人坑宰,另一方面是想要了解更多本地的风俗教化,事实上,我们确实听到了许多很有趣的事。

我对大理唯一的记忆就是山脚下一整片一整片的向日葵田,那时我出去玩都会随身带一本日记本,我写道,是苍山的下关风养育出了这群陪伴洱海的向日葵,太阳和风并行不悖,就像神明做法的古老隘口。这种话我现在自然也是写不出了,因为前几日我去大理看了整整四天的暴雨蓝色预警,每天窝在房内不能出门,离开大理的最后一天突然放了晴,太阳从苍穹里跑出来,云朵的缝隙间洒下凛冽的天光,金色的波点洒在洱海上,远方有草海和桨,在天高地远的沉默间沉沉入梦,有一种说不出的壮阔感。这也是后话,毕竟时隔八年,向日葵也大概得发育成金刚向日葵了。

08年的丽江还没那么规制,酒吧里莺歌燕舞,灯红酒绿,有很多毒贩子混在里面,把摇头丸掺杂在酒里,趁乱催你喝下去。隔壁房有一叔叔,几杯酒下肚后精神开始高度亢奋,疯狂的扭动身体,从晚上9点一直到早上八点,一刻不停的摇摆,回来时整个人就像是被抽干了似的,说是什么也记不清了,只能想起在马路牙子上坐着,意识模糊。

丽江是全国有名的艳遇之都,走在磨得锃光瓦亮的砖瓦上总会看到有一些露着香肩的女子,长发垂肩,目光流转,不住打量身旁走过的男子,眼神暧昧。

她们在索要爱情。

很难想象,一个艳遇和罂粟浑然天成的地方竟然是一座古城,到处的白露黛瓦,金锁木门,活脱脱的江南巷道,但却从更深露重之间走出了许多性和毒交织的网,好比在纯情的外皮下打着一篮子拉皮条的主意。

大概是罂粟和玫瑰一样,都可以看做是爱情的图腾,一样的脆弱,一样的朝生暮死。

丽江酒吧确实改进不少了,这次去丽江古城,我依然进了酒吧,点了酒,还唱了歌。我讶异的是,大家都规规矩矩的坐着,就像幼儿园里排队看表演似的,录小视频,自拍,抿一小口酒,再正襟坐好。我窝在沙发的角落里正发着呆,吉他手过来,拨弦想要唱歌给我们听,他说他会唱好多许巍,民谣也会一点。我说那你会唱快歌吗,他摇头笑我,在丽江没必要那么嗨,慢一点的就好。最后他抱着大吉他给我们唱了类似于老鼠爱大米这种几年前烂大街的老歌,我在旁边轻轻和着,觥筹交错间,想起来8年前丽江酒吧还没那么规制,鱼龙混杂,现在变化也挺大。一曲唱毕,有人举杯,吉他手用余光看了我一眼,我一口饮尽,低头看时间,正是零点二十分。

出门右拐看到隔壁大冰的小屋,好多人坐在黑暗里,地上好多人影,灯火阑珊,大家都在听故事。和大二的我一模一样,那时我也曾兴致勃勃看过大冰的讲演,那天演讲厅座无虚席,空气灼热餮腻,我突然感到败兴。
都是些假文青啊,我想。

云南有一个很特别的民族,叫摩梭族,是全国唯一一个实行走婚制度的地方,也就是我们口中所谓的一妻多夫制。在香格里拉一个男人可以领三本结婚证,男男女女一起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但纳西族不行,这里没有结婚二字,男女之间性意识十分开放,女孩16岁就能进行房事,随意性交,没有婚配。生下来的孩子没有爸爸,只有舅舅。
我知道我这样说有些不太妥当,但在8年前的云南就是这样,在这个天高皇帝远的国境南边小镇,有属于自己的恣意妄为。

当时和我们一起的有个广东小哥,惊羡于走婚制度的可行性,向地陪讨要了一些示爱秘方,偷偷约了个美丽的摩梭姑娘,夜半潜入她家,却不料被家狗发现,一阵乱吠,被当成翻墙的小偷束手束脚,闹出了一个大乌龙。更令人咋舌的是,姑娘的妈妈和奶奶都看上了这个俊公子,争相要与他欢好,最后只能一夜三人,强行了事。第二天清早他回来时精疲力乏,累到说不出一句话。当时我年纪还小,听到这些东西尚且面露羞赧,惊觉男女之事放到饭桌上说是粗鄙的习惯,所以认定纳西族是中国一块敏感的三角区,只能找借口出门,坐在水车上摆腿玩。

当地有一个老奶奶,抓着我的手说,你还小,你不懂我们这里是全中国最先进的地方,她的耳朵上挂着一对又大又重的银蝴蝶,耳洞被拉出一个弧形,像一枚新月。她的面容被岁月洪荒的尖刀千刀万剐,切割得沟壑重重,看起来像是一副深谙世事的面孔。我现在想起她说的话,确实很对。最先进的婚姻制度就是没有婚姻,婆媳关系,夫妻矛盾,财产纠纷,还是重男轻女,这些在摩梭族是毫不存在的。

云南的雪山很多,8年前我去的是玉龙,这次也只站在很远的地方朝着石卡望了几眼,但是最想去的却是梅里雪山

梅里雪山,百度百科上说她的主峰卡瓦格博,俗称“雪山之神”。原是九头十八臂的煞神,后被莲花生大师教化,受居士戒,皈依佛门,做了千佛之子领一员神将,从此统领边地,福荫雪域。她的神像常常被供奉在神坛之上,听说他身骑白马,手持长剑,威风凛凛。

信仰这东西很奇妙,我们去香格里拉时开车的小哥说他之前酗酒很厉害,之后和活佛起誓,直到现在也再也没沾染过酒一滴,不然诅咒就要降临。

梅里雪山和布达拉宫一样,是藏人的信仰。藏区流传的指南经引人入佛境:“卡瓦格博外形如八座佛光赫弈的佛塔,内似千佛簇拥集会诵经。具佛缘的千佛聚于顶上,成千上万个勇猛空行盘旋于四方。这神奇而令人向往的吉祥圣地,有缘人拜祭时,会出现无限奇迹。带罪身朝拜,则殊难酬己愿。”

我不懂这些转山转水转佛塔的朝拜礼数,也不懂那些衣襟破烂也要一步九叩的执念,只是我能从地陪口中听出梅里雪山在藏人心中的分量,梅里雪山是一座神山。
也是一座处女山。

1991年,蒙78年的福,中日关系正是密切的时候,中国日本联合组了一支登山队,号称飞虎队,攀爬了全世界基本所有难登的高峰,在征服珠穆朗玛后,他们将脚步移向卡瓦格博,想要染指梅里。

我这里用的染指一词绝不夸张,你要知道,梅里是一座神山,是不容侵犯的。飞虎队组织的大规模攀登,是一种可怕的强暴。我这些天在地铁上读完了金陵十三钗的小说读本,里面在提到处女和妓女的关系时说道,无论在何种文化里,处女都象征着一定程度的纯洁,而占领者不践踏到神圣是不能算是完全占领的。这句话很打动我,我大概能懂当时藏人心中的愤懑,他们心中的圣洁高地最终变成了男权游戏的战利品,而最不能接受的是这些面孔将强暴抹除了贵贱之分。藏人不肯,手拉手围在山脚下,想要抵御他们的进入,怎奈中日政府那时忙着结交友谊,完全不顾藏人的反对,坚持挺进。

地陪在藏民家访时给我们翻出了当年的影像资料,那些身着三寸麻布的藏民,直直的站着,立在天光下雪水中,面孔坚定,目中含火。被政府官兵强行拉开时,他们嘴里念念有词,记者带着藏族翻译上前想要一探究竟,只见翻译大惊失色,难为说出藏民乞求梅里给我们所有人以惩罚的诅咒。
能和神交换底细的人,大约也不是什么平常人。

91年,这支号称坐拥世界所有高峰的飞虎队,直直挺进梅里雪山,在她的主峰卡瓦博格和大本营失去联系,之后再无踪迹。
梅里用冰川和雪崩迎接了他们,并在很长时间后将他们的遗骸送回山脚下。
已经是1998年了。

24号下午五点临时决定去的香格里拉,坐最后一班巴士,那天下了一天的雨,天色阴郁,气压极低,四个小时的车程一路颠簸,我迷迷糊糊醒来只觉头痛欲裂,一问才知道原来我们已经到海拔3000多米的地方了。正发着呆,司机突然跳过我的目光看向我身旁,大声喊道,老头,你不会就这么一身,没有行李吧?
我转头才发现原来我身侧坐着一个头发花白的爷爷,一身墨绿色的短袖,戴着顶黑色的渔夫帽,神色专注,看着窗外。

他回头答道,对啊,没行李,也没伴。
司机没有再追问下去,大声喊了句,你真的要冻死啦!接着像什么都没听到一样,和前排的小哥用云南本地话絮絮叨叨的开始拉些家常了。

我坐定后,顺着他的目光看向窗外,正是虎跳峡那段奇景,天色渐暗,我们正夹在峡谷的中间,大河奔腾澎湃,水声咆哮,车子在蜿蜒崎岖的山路上行驶,远处有星星点点的平房。大地坦荡,滂沱大雨,周遭云压得极低,整个人窒闷难耐。我有那么一瞬间错觉我们这一车人都是穷途末路的逃荒者,身后有万千追兵,只能盲目向前,最终会在下一个山壁断垣的转弯处翻身下崖,尸骨无寻。
我正好睡醒了,就搭话问道,爷爷你真的是一个人啊?
他没有回答我,只是用嘴努努我脖子上挂着的相机,问我,你是记者吗

我和爷爷开始热烈的攀谈起来,他对我说一些类似于地壳变动,西南战事,美国对于中国的援助和领导人决策的东西,他的嗓门不大,又时常咳嗽,我其实听不太清他到底在说些什么,只能嗯啊噢的敷衍着。他又开始和我说一些未来公路的发展,他说将来的公路都带着光芒。在说到这些东西的时候,他的眼睛都闪着光彩。末了他问我,你看我像是做什么的?
我一时语塞,摇头。

他又开始莫名其妙的笑。混着难听粗涩的咳嗽声,他对我说起他在陕西北京杭州安徽这些地方的传奇人生,因为各种缘由去了日本,后来又辗转到了新疆,他说我这辈子哪里都去过了,唯有西南。原先是不想来,后来是不敢来,现在再不来,就再也看不到了。我猜想他一定是个混迹天下的漂泊者,属于旧时代的遗珠,又注定不能在新时代里一展拳脚,最终只能像蝼蚁一样浪迹天涯,居无定所。他的老伴一定和香格里拉有所瓜葛,不然他不会只身一人要来到这三四千米的高原,和我在这荒天旷地间做成一对旅伴。

随着海拔越来越高,车子几乎要开到山顶,他呼吸十分困难,说话说不利索,咳嗽的频率越来越高,一句话也说不全,常常说到一半就转头看向窗外,依旧是一天的瓢泼大雨。我想要让他保留点力气,又怕坏了他的兴致,只能静静坐在一旁,一句话说不出。

香格里拉到了,他颤颤巍巍起身,对我说,我今天和你说的一切都不是耸人听闻的,你别不相信我,你也要对我的身世保密。我想着这老头真好笑,和我仅仅有着一面之缘,还搞得跟邪教组织似的。但我依旧和他笑答爷爷再见。

下车前,我分明看到他对我行了一个军礼。

本篇游记共含4509个文字,77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hdr效果太重了

2016-06-13 14:36

引用 趁活着去旅行 发表于 2016-06-13 14:36:44 的回复:

hdr效果太重了

回复趁活着去旅行:嗯嗯听取建议🙋🏻

2016-06-13 14:37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爷爷再见

2016-06-13 14:53

我觉得我还没读够你就写完了真让我不过瘾但写的真是太好了 好得我 不知从那句话那张图开始赞美

2016-06-13 14:54

引用 斐尔Fiona 发表于 2016-06-13 14:54:44 的回复:

我觉得我还没读够你就写完了真让我不过瘾但写的真是太好了 好得我 不知从那句话那张图开始赞美

回复斐尔Fiona:呜呜你也太褒扬我了我觉得我这次除了婚纱照以外的图都不怎么好

2016-06-13 15:0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Missya777 发表于 2016-06-13 15:05:13 的回复:

呜呜你也太褒扬我了我觉得我这次除了婚纱照以外的图都不怎么好

回复Missya777:天呐 楼上说了我的心声 有的图就是用力过猛了 不过也跟天气不好有关系 天气好谁还滤镜啊!
但我还是要在你红起来之前向你预约婚纱照 请你给我一个友情价嘻嘻

2016-06-13 15:09

引用 斐尔Fiona 发表于 2016-06-13 15:09:47 的回复:

天呐 楼上说了我的心声 有的图就是用力过猛了 不过也跟天气不好有关系 天气好谁还滤镜啊!
但我还是要在你红起来之前向你预约婚纱照 请你给我一个友情价嘻嘻

回复斐尔Fiona:给你拍就不收钱希望能靠你在中国区赚足人气

2016-06-13 15:2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Missya777 发表于 2016-06-13 15:20:55 的回复:

给你拍就不收钱希望能靠你在中国区赚足人气

回复Missya777:那我也学他们一妻多夫给你更多红的机会吧

2016-06-13 15:24

引用 斐尔Fiona 发表于 2016-06-13 15:24:55 的回复:

那我也学他们一妻多夫给你更多红的机会吧

回复斐尔Fiona:哈哈哈哈哈哈哈您可别 我怕了

2016-06-13 15:3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Missya777 发表于 2016-06-13 15:20:55 的回复:

给你拍就不收钱希望能靠你在中国区赚足人气

回复Missya777:那我也要在你红之前先预约一套婚纱照 希望你可以给我个友情价 我不管红不红都会帮你卖力宣传的嘻嘻嘻嘻

2016-06-13 16:19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詹天璐 发表于 2016-06-13 16:19:08 的回复:

那我也要在你红之前先预约一套婚纱照 希望你可以给我个友情价 我不管红不红都会帮你卖力宣传的嘻嘻嘻嘻

回复詹天璐:我疯狂点头

2016-06-13 16:5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