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国家地理经典影像盛宴杭州站:一场心灵的回望

21
静文 LV.6
2016-06-13 17:30 1444/3
  • 出发时间/2016-05-14
  • 出行天数/1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58RMB

这一场摄影展,将从2016年4月22日延续至6月26日。我是5月14日去的。有人说,门票不值得(票面价80,携程价58);有人说,若不是赶时间,我会呆一晚上。对我来说,受益良多。不仅是光与影,与线条,与结构,与人文所带来的视觉震撼,更是对内心的回望,是一种人生存在方式的启迪。生命,或者说世界,以各种姿态,骄傲地存在。记录者用不同的方式去观察去讲述。仅仅是记录就能传达无限。种种经历都是拥有。

国家地理经典影像盛宴杭州站,设在杭州市滨江区滨盛路1766号,华联星光大道(二期)。到的有些早,还有时间观察周边对于这个摄影展的布置。星光大道在每一个可能的入口处都体现了“国家地理”元素:我与世界同框。

开始进入主题,以图说话。

在入口处拿了国家地理的标志——黄框。框中的文字是:记录这个世界和其中的一切。

展览第一部分:影像历史

照片,是《国家地理》杂志的语言。在进入20世纪之前,国家地理学会的第二任理事会主席,也是电话的发明人亚历山大▪格雷厄姆▪贝尔(Alexander Graham Bell),以及第一任杂志全职总编辑吉尔伯特▪格罗夫纳(Gilbert H.Grosvenor),就为年轻的杂志定下了这个原则。这也是让《国家地理》杂志成为世界上最成功的杂志的主要因素之一。

《国家地理》杂志从1896年开始就定位为一本“插图月刊”,但自从贝尔与格罗夫纳接手学会与杂志开始,照片成为杂志不可或缺的元素。“照片,而且要用得多”是贝尔的明确指示。杂志在1890年刊出了第一张户外照片;1905年杂志刊登了11张西藏拉萨的照片,几个月后,甚至一次刊出了138张关于菲律宾原住民的照片;1910年,杂志开始刊登手工上色的“彩色”照片……随着杂志的读者(学会会员)人数不断攀升,国家地理强调摄影的基本风格逐渐根深蒂固。这本杂志从一开始就是纪实摄影在艺术与技术上的推动者,一直到今天仍是如此。

第一个通道右手边是国家地理自第一期刊出以来具有代表意义的部分杂志封面。从早期的纯文字、简单图示到后来的黄框标志、彩色封面、满幅照片,满墙的封面照片打开整个展览的视觉通道

以上是早期封面图

用于封面的第一张彩色照片是美国国旗。因为《国家地理》源自美国。注:这张不是第一次用美国国旗的那张,第一张国旗平铺于封面,没有飘扬的效果。

中国元素第一次登入《国家地理》封面,出现的是昆曲中的人物形象。

阿富汗女孩的相关封面,据说是有史以来《国家地理》最著名的一张照片,是总编从一堆被淘汰的照片中重新捡回来的。

俄罗斯,赫勒尔德岛,北冰洋楚科奇海 1889年
这是《国家地理》杂志刊登的第一张户外照片。《国家地理》在1890年7月刊登了这张俄罗斯赫勒尔德岛的照片,此照片是前一年从一艘船颠簸的甲板上拍摄的。国家地理学会的创始成员期许这本杂志能“带动地理调查stimulate geographic investigation”,并成为“发表调查结果的适当媒介an acceptable medium for the publication of results”。此张照片的刊登也开启了户外摄影的先河。
摄影师 J.Q.洛佛尔(美国海军助理军需官)

这是《国家地理》杂志刊登的第一张手工上色照片。日本的樱花季一到,伊莱扎▪席得摩就会架好相机,因为这摇曳生姿的花朵总是“让人满心欢喜the people with joy”。1910年11月号的《国家地理》杂志首度刊出由一位日本艺术家手工上色的照片,这也让当期的印刷费用比平常多出了四倍。事实上,这种技法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很常见,日本横滨就有一条做这种生意的街道。
摄影师 伊莱扎▪席得摩

美国,密歇根州 约1900年
乔治▪希拉斯首开先河拍摄的野生动物夜间照片,发表在《国家地理》杂志上。这张因惊吓跃起的白尾鹿照片张力十足,拍摄时使用了双重触发装置:第一条拉线触发空包弹,第二条触发闪光灯,才成功拍下这幅画面。
摄影师 乔治▪希拉斯

肯尼亚 约1910年
任职于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的卡尔▪埃克利,在阿西平原拍摄到这只正在休息的斑马的近距离特写,展现出惊人的细节。卡尔曾经为了制作真实大小的立体模型亲自去非洲猎大象。在此作品之前,杂志拍摄的都是已经死掉的动物照片,而这种徐徐生动的动物照片确实让人眼前一亮。
摄影师 卡尔▪埃克利

美国佛罗里达群岛 1927年
《国家地理》杂志开创了水中摄影的先河。1926年,海洋生物学家威廉▪朗利和《国家地理》杂志摄影师查尔斯▪马丁带着包黄铜的防水相机,用木筏拖着约450克爆炸性闪光粉,踏入德赖托图格斯群岛周围的浅滩进行拍摄。虽然朗利一度在引爆闪光粉时受到严重灼伤,不过,他们还是拍到了第一张海底彩色照片。
摄影师 威廉▪朗利及查尔斯▪马丁

中国西藏 1916年
西藏仍是封闭地域的当年,杂志总编辑吉尔伯特▪格罗夫纳只要有机会拿到充满异域风情的西藏照片,一定会刊登在杂志中。由于能够接触到日喀则寺院的住持(图右,正与其秘书一同喝茶),约翰▪克劳德▪怀特成为早期《国家地理》杂志通讯记者的理想人选。
摄影师 约翰▪克劳德▪怀特

阿富汗 1931年
这是国家地理记者梅纳德▪欧文▪威廉姆斯最喜欢的一张照片。最令他自己惊奇的是,在曝光所需要的整整三秒钟时间内,赫拉特这处集市内入镜的人,没有一个人眨眼。为了从世界各地带回符合杂志风格的故事与图片,国家地理学会将自己的撰稿人和摄影师送到了世界各地。建立驻外编辑人员的想法来自威廉姆斯;他是学会有史以来第一位全职记者,自1919年起就任职于国家地理学会。
摄影师 梅纳德▪欧文▪威廉姆斯

用不同的方式看待世界,有一种想要深入拍摄对象内在的好奇心。摄影与拍照的差别就在于,摄影师在拍照的过程中不断注入自己的想法。——弗兰斯▪兰廷/Frans Lanting

第二部分 生命之歌
“动物非常依赖身体语言来沟通。”《国家地理》杂志野生动物摄影师弗兰斯▪兰廷(Frans Lanting)曾这么说。《国家地理》杂志刊登野生动物照片已有超过一个世纪的时间,这些照片展现了动物肢体语言可以传达出得每一个动作——从摊趴在地的姿势开始,因为许多早期的野生动物照片描绘的是狩猎的战利品。然而,随着时间演进,带着更精良装备的摄影师开始拍出一张张生动的动物活动形象——跟踪、觅食、求偶、窜逃。被相机捕捉到的动物有各种各样的姿势,无论是慵懒休憩、势均力敌、警觉、愤怒、准备爆发攻击或撤退。

这些照片解开了动物行为之谜,也为地球枯萎中的生命之树留下记录。动物的面貌在学会努力下愈来愈清晰之际,“野外街头摄影”也逐渐兴起:《国家地理》杂志摄影师不断重新解读动物的身体语言,甚至以令人惊讶的创新方式描绘逐渐消逝的生物,使我们得以更深入地了解与我们共享地球的所有生命。

以下是生命之歌的内容,他们仅仅是动物(而人类以最高级动物自诩),而这些动物深深震撼了我,摄影者敏锐的视角所展现的画面仿佛直透人心。

坦桑尼亚 1964年
珍▪古道尔与刚出生的弗林特之间流露的自然情感,让整个世界变得更亲近。国家地理学会同意赞助毫无经验的珍▪古道尔研究黑猩猩,协助促成了一场知识革命,让人类得以从全新角度来理解人类这个物种,对自身有了更多的认识。
摄影师 雨果▪范▪拉维克

卢旺达,维龙加山脉火山公园 1969年
动物学家黛安▪福西近20年动荡不安的研究生涯,主要由国家地理学会赞助。这张照片摄于维龙加山脉卡里索科附近,福西身旁是两只孤儿大猩猩科科和帕克。
摄影师 鲍勃▪坎贝尔

巴基斯坦 1970年
兴都库什山,行踪飘忽不定的雪豹看着博物学家乔治▪夏勒拍下它的照片——这是这种传说中的“鬼猫”最早被公开刊登的照片之一。
摄影师 乔治▪B.夏勒

墨西哥,马德雷山脉 1976年
弗雷德▪厄克特和诺拉▪厄克特夫妇带领的团队发现了他们追寻已久的北美洲黑脉金斑蝶越冬的地点。每到冬天,北美东部的黑脉金斑蝶都会飞到墨西哥马德雷山脉上的少数几处高海拔冷杉林中过冬。
摄影师 阿尔伯特▪穆尔德维

南乔治亚岛 1977年
漂泊信天翁回到像南大西洋的南乔治亚岛这样的岛屿上求偶,一旦配对成功,就一辈子不离不弃,可能长达50年之久。这种海鸟的翼展是现有鸟类中最大的,一般在2.5米到3.5米之间。它们经常待在海上,只有在繁殖和育雏时才会在陆地出现。
摄影师 戴斯▪巴特利特;珍▪巴特利特

婆罗洲,丹戎普丁保护区 1980年
害怕脚下泡泡的红毛猩猩宝宝,紧紧攀在一岁的小婴儿宾提身上。宾提是灵长类动物学家碧露蒂▪高地卡斯的儿子。照片摄于她从事研究的婆罗洲丹戎普丁保护区。
摄影师 罗德▪布林达莫尔

坦桑尼亚 1986年
坦桑尼亚的塞伦盖蒂平原上,一只幼狮将前掌搭在母狮肩头的模样,像极了人类的姿势。1986年,当这张照片在5月号的《国家地理》杂志上刊登之后,许多母亲写信到学会总部,想要索取这张照片的复本。
摄影师 岩合光昭

南极洲 1995年
帝企鹅不是靠眼力认出彼此:亲鸟和雏鸟依靠叫声团圆。对雏鸟来说,能听得出自己双亲的叫声可是生死攸关的大事。对弗兰斯▪兰廷来说,了解这种行为,就是拍到经典画面的关键了。
摄影师 弗兰斯▪兰廷

这张照片是前部分的欣赏中最打动我内心的一张。它在第二个走廊连接第三个走廊的转角处,帝企鹅所组成的形态被暖光(亲鸟颈部、脚部的透明和暖色调,我不知道是自然光还是他们自身毛发的颜色)被摄影师技巧地柔和地凸现出来,他们在茫茫大雪中,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爱和暖。遗憾的是,我拍的照片已经无法还原当时的震惊了。

因为这张照片,我又回过去看了一遍前面部分,因为之前我似乎遗漏了内心的感触。

加拿大 1986年
在知名野生动物摄影师吉姆▪布兰登伯格研究过的所有动物中,狼向来是他的最爱——然而,在20年间,他只拍出了七张好的狼照片。布兰登伯格曾坦言:“拍得好的狼照片真正说明了什么是‘可遇不可求’。”
摄影师 吉姆▪布兰登伯格

法属波利尼西亚,土阿莫土群岛 1996年
一群蝴蝶鱼在水面附近游动。鲜艳的色彩和条纹,让蝴蝶鱼成为漂亮的水族缸鱼类,广受人们欢迎,不过其实许多种蝴蝶鱼都需要特殊的照顾和饲养环境。
摄影师 戴维▪都必烈

看到这段描述,再次想起新闻报道的两面性。很正面的传播初衷,有时却被负面地利用了。比如蝴蝶鱼,带着鲜艳的色彩和条纹,在浩淼的大海中自由翱翔,他们与自然搏击,尽管会遭遇不可预期的险境,可是他们是自由的,是可以主宰自己的,是健康成长的。当他们成为水族缸鱼类,我不知道他们是否依然快乐。

想起那天看完影像盛典,去萧山奥体中心对面的花海。被当时的美景吸引,不由自主地走到旁边一条被踩出来的道上,想更接近,更接近。旁边的协警把我叫了出去,当时很不服气,明明是被踩出一条路了,才上去的。可是,后来看着这些花,突然想起的声音,是小时候常常跟自己说的,花只有长在属于她的土地上,才是最美的绽放。

美国夏威夷 1997年
一对座头鲸母子游弋于夏威夷水域中。摄影师弗利普▪尼克林全身心地投入到鲸鱼研究中,最后自己也成为科学家,并于2001年与他人共同创办了“鲸鱼信托”。对科学研究的投入,让他和作家道格▪查德威克及肯尼斯▪布劳尔合作制作出了以逆戟鲸、蓝鲸与座头鲸为主题的《国家地理》杂志专题报导。
摄影师 弗利普▪尼克林

埃塞俄比亚,瑟门山国家公园 2002年
呲牙裂嘴的狮尾狒看似凶恶,但它们基本上是食草动物,在埃塞俄比亚的草原上觅食。以拍摄野生动物及生态闻名的麦可▪“尼克”▪尼可斯,在职业生涯早期即被誉为“摄影界的印第安纳▪琼斯”,曾四度获得世界新闻摄影比赛的自然与环境类冠军称号。
摄影师 麦可▪尼可斯

大开曼岛 1999年
两条南方魟优雅地有过加勒比海大开曼岛附近白沙绵延的清浅水域。这种鱼通常成双成对出现。比尔▪克钦格专注于拍摄水底及自然史题材,为《国家地理》杂志拍摄过33篇报导。
摄影师 比尔▪克钦格

缅甸 2006年
守株待兔:一只花螳螂若虫拟态成一朵花的雄蕊,以引诱猎物上钩。20多年来,号称“昆虫学界的印第安纳▪琼斯”的马克▪莫菲特在《国家地理》杂志上发表了各种昆虫照片。对于曾拍过世界各地各种蚂蚁的莫菲特来说,花螳螂还不算最有心机的昆虫——蚂蚁才是。
摄影师 马克▪莫菲特

蚂蚁居然是最有心机的昆虫。

日本长野县,地狱谷 2003年
日本本州的地狱谷温泉里,一只猕猴正为同伴理毛。从1963年起,猕猴每年冬天都会来到这座被雪覆盖的山中的温泉取暖。雷曼以他对婆罗洲绞杀植物的研究获哈佛大学博士学位,这位训练有素的生物学者,作为摄影师也同样出色。
摄影师 蒂姆▪雷曼

加拿大,努纳武特 2004年
一只北极熊在水中潜行,身影倒映在冰冷的海水中。潜泳里它们经常用来奇袭猎物的战术。全球变暖使得极区冰雪逐渐消融,保罗▪尼克伦用相机记录这片冰雪世界的面貌,希望自己的作品能激发世界各地的人们对野生动物问题的关注。
摄影师 保罗▪尼克伦

俄罗斯圣彼得堡 2007年
2007年,一只体型与大型犬相当的猛犸象幼崽,在西伯利亚的泥沼中埋藏了4万年后终于出土。这只被昵称为“柳芭”的小猛犸象只有一个月大,仍然保有眼睛、象鼻和毛发,而且体内器官和皮肤的保存状态几乎完美。
影像提供 国际猛犸象委员会

加拿大马尼托巴省 2007年
加拿大马尼托巴省丘吉尔市附近,冬夜的皎洁月色与一身雪白的北极熊相映成趣。北极狐这一身皮毛是北极动物中最保暖的,可以抵御零下50摄氏度的低温。到了夏季,厚重的白色皮毛就会变成和周围冻原一样的棕色。
摄影师 诺伯特▪罗辛

南极半岛 2006年
一只重450千克的雌豹形海豹想把一只活生生的小企鹅喂给摄影师保罗▪尼克伦吃。尼克伦致力于为受到全球变暖威胁的动物发声。自1995年专攻极地摄影以来,他拍下一张张近距离影像,让世人得以感受这些极地动物的真实世界。
摄影师 保罗▪尼克伦

博茨瓦纳,奥卡万戈三角洲,杜巴平原 2008年
博茨瓦纳奥卡万戈三角洲的杜巴平原上,棕榈旁的一头非洲狮子张开大嘴打哈欠。为了阻止全球大型猫科动物的数量急剧下滑,国家地理学会驻会探险家德瑞克与贝芙莉▪修贝尔夫妇发起了“大猫行动”,通过这个计划提升大众对此议题的认识并筹募研究资金。
摄影师 贝芙莉▪修贝尔

墨西哥加利福尼亚湾 2005年
一条长尾鲨被困在墨西哥加利福尼亚湾中的刺网里,走到了生命的尽头。管理不善,再加上过度捕捞,已使全球鱼群数量下降到危险低点。而伴随着这些惨淡数据的,经常是布莱恩▪史凯瑞惊人的水下摄影作品。史凯瑞是《国家地理》杂志最亮眼的一位新兴水底摄影师,自1998年起成为杂志签约摄影师。
摄影师 布莱恩▪史凯瑞

赤道几内亚,比奥科岛 2008年
非礼勿言?
一只五个月大的圈养山魈用手掩着嘴巴。乔尔▪萨托因其拍摄的野生动物照片而著称,他以相机为武器,致力于保护自然地区以及仰赖这些地区支持的栖息地。为国家地理学会拍照已超过20年的萨托怀抱一项使命:他要记录所有受到威胁的物种和景观,希望让世人看到一个值得拯救的世界。
摄影师 乔尔▪萨托

日本,小笠原群岛 2008年
下颚突出的燕鱼在日本小笠原群岛附近的海水中捕食浮游生物,这种鱼在世界各地的海域都很常见。当执行任务时,摄影师布莱恩▪史凯瑞曾经住在海底,连续好几个月待在渔船上,搭乘各种交通工具旅行,从雪地车、独木舟到固特异飞艇等,只为拍到理想的照片。
摄影师 布莱恩▪史凯瑞

南非,甘斯拜 2009年
南非甘斯拜附近的海域中,一只大白鲨破水而出。在过去的四分之一世纪里,鲨鱼的数量锐减。即使是大白鲨也一样遭受威胁,尽管人们到头来才发现这些鲨鱼其实是处于好奇而非为了猎食,才会经常在南非的甘斯拜浮出水面、盯着目瞪口呆的游客看。
摄影师 戴维▪都必烈

加拿大 2011年
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青翠的温带雨林深处,保罗▪尼克伦为《国家地理》杂志2011年8月号的封面拍到了这只身披白色毛皮、俗称“灵熊”的柯莫德熊。这种熊是美洲黑熊的变异个体,天生白色的毛皮来自基因突变,同一个基因在人类身上掌管的是白皙的皮肤与红色的毛发。
摄影师 保罗▪尼克伦

非洲刚果 2008年
这只成年雄性大猩猩(称为“银背”)是一个低地大猩猩群体的大家长。为了慰劳自己的辛苦,它在沼泽里泡了好几个小时,有条不紊地拔掉植物的根,洗去上面的土,再津津有味地放进嘴里。伊恩▪尼可斯为《国家地理》杂志拍摄刚果的西部低地大猩猩时,拍下了这张照片。
摄影师 伊恩▪尼可斯

第三部分 深入险境
128年来,国家地理学会成功扩展了对探险与发现的支持,赞助了许多知名与不知名的探险队,致力于揭露地球每个角落的面貌。上自最高的平流层,下至世界底部的大海深渊,国家地理学会总是不断求新求变,让科学家能安心使用最新科技,在探索未知的同时,也能保障自身安全,并搜集到尽可能多的资讯以供研究。

国家地理摄影师随着不畏艰险的探险队探访地球各个角落,记录下世界上许许多多的“第一次”。极地、冰川、高山、峡谷、海底、洞穴、甚至天际,都有国家地理摄影师的踪迹。在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是极地资讯的主要来源。极地探索的时代恰好与摄影技术、照相制版和无线电通讯的快速发展重叠。这些技术让全世界的观众得以及时了解探险家的最新进展,最重要的是,还可以欣赏到相关的人、地和物的照片。

不论在世界之巅或是世界之底,还是中间的任何一个地方,都有许多极致伟大之处。国家地理则一直在展现这世界的伟大。

探险是我从来不敢想象和不敢体验的生活。深入险境版块的内容给了我另一个世界,或者说是看世界的另一个视角。比如,摄影师O.D.冯▪恩格尔恩在夏季随着国家地理学会赞助的探险队前往阿拉斯加期间,在冰山遍布的海水中清洗底片是每日的例行公事。在捕鲸船上撑篙穿越觉醒湾内的浮冰,同样也是探险队队长拉尔夫▪塔尔和劳伦斯▪马丁几乎每天要做的事。他们的任务是绘制并测量阿拉斯加壮观的入海型冰川。

以各种姿态,骄傲地存在,是这个版块给我的最大感受。每一个生命都是独特的存在。没有理由被抛弃,没有理由被忽视,没有理由不爱自己。

美国,新墨西哥
对勘测员R.P.安德森上尉和两名印第安信号旗手来说,测绘查科峡谷是一项艰难的任务。因为“峡谷底酷热难耐”,记者尼尔▪贾德写道,“而且上方破碎的缘岩又有无休止的强风威胁,几乎要把勘测员和经纬仪吹落悬崖。”

美国阿拉斯加 1935年
布拉德富▪沃什博恩率领的远征队历时两个月、经历六次暴风雪,终于完成人类第一次从育空出发、穿越圣伊莱亚斯山脉抵达阿拉斯加的壮举。他们共发现并测绘了四条新的冰川、45座从未在地图上标示的山峰,还以当时加拿大的统治者英王乔治五世和玛丽皇后为其中最高的两座山峰命名。

秘鲁 1912年
探险家海勒姆▪宾厄姆发现了马丘比丘。当然,宾厄姆并不是真的“发现”马丘比丘,数世纪以来当地人一直都知道这个地方,不过宾厄姆立意向全世界揭示此地的存在。世界上能与马丘比丘的壮阔景观相提并论者并不多,尤其在挥舞大砍刀的印第安人为摄影师清楚植被之后,马丘比丘的美景更是一览无遗。
摄影师 海勒姆▪宾厄姆

美国新墨西哥州 1960年
1960年8月16日,美国空军上尉乔▪基廷杰(人名没看清)从3.1万米高的平流热气球吊舱一跃跳下时,超过99%的地球大气层都在他脚下。这3万多米的高空下降距离花了他13分45秒,他在打开降落伞后,于美国新墨西哥州的沙漠中平缓着陆。

中国尼泊尔,洛子峰 1963年
学会为纪念成立75周年,派出了珠穆朗玛峰美国探险队前往世界之巅。远征队成员在前往营地途中,穿越险峻的洛子峰。学会赞助的探险队有19名登山家和32名夏尔巴向导,看起来就像一支准备包围大山的迷你军队。

南极洲 1996年
摄影师玛丽亚▪斯滕泽尔捕捉到的这幅影像中,科学家为了解开深藏在南极冬季海冰之下的秘密正在进行打捞。现在,科学家在配有特殊装备的破冰船的协助下,已经发现南极的海冰世界比从前人们想象的更为复杂,也更充满生命力。
摄影师 玛丽亚▪斯滕泽尔

南极半岛 雷克斯山 1989年
1989年,挑战横跨南极洲的探险队趁着午餐时间休息聊天。极地探险家斯蒂格和艾蒂安曾各自在北极挑战极限。这次,他们从北极转战南极,不过是在同一个团队里,担任六人国际团队的共同领队。队员分别来自美国法国英国中国日本和前苏联,准备展开一场真正的冒险壮举。
摄影师 威尔▪斯蒂格

加蓬 2001年
环境保护主义者及生态学家麦可▪费伊,蜷曲着身体坐在明凯贝森林内一座山顶的花岗岩上。1999年9月20日,麦可▪费伊深入刚果共和国的丛林,跋涉455天、行径1930千米后才终于抵达加蓬的大西洋海岸。他艰辛的行程有了回报:加蓬总统奥马尔▪邦戈翻阅摄影师麦可▪尼可斯拍摄的照片后,沿着费伊的探险路线成立了13座国家公园,加起来几乎占加蓬国土总面积的10%。
摄影师 麦可▪尼可斯

墨西哥 2008年
巨大的透石膏柱,让前往墨西哥奇瓦瓦沙漠下方深处“结晶洞”探险的人显得渺小。这些耗时千万年才形成的晶体,是目前地球上所发现的最为庞大的结晶体之一。“自然比人类庞大太多,让人不禁感到敬畏。这就是我喜欢追寻的感觉。”拍下这张照片的摄影师卡斯滕▪彼得说。
影像 卡斯滕▪彼得
国家地理学会图片

“自然比人类庞大太多,让人不禁感到敬畏。”旅行时,每次有这种感觉,都会让人开阔。大自然如此庞大,人类不过是渺小的一点,甚至微不足道,所以,请怀抱敬畏。

第四部分 人文探索
国家地理学会诞生于探索的年代,深入陌生国度,报导各地民族的生活方式,正是国家地理的作者与摄影师的一大使命。他们带回来的探索成果,除了反映美国社会对其他文化的认知,也见证一个不断变迁的世界。

国家地理摄影师带着相机与一份细腻的文化感探索这片土地。他们捕捉了地球每个角落令人惊艳的各种景致,视角广大,这些风景、集市、熟悉的景致以及未知的视野,全都被赋予了崭新鲜活的生命。

单纯地记录无法完整诠释国家地理学会开拓视野的野心。早在20世纪初期,学会即赞助海勒姆▪宾厄姆(Hiram Bingham)前往壮观的“印加失落之城”马丘比丘进行发掘,开启了学会对考古学的恒久热忱。而在美洲考古方面,学会因为派出许多目前已蔚为经典的探险队而稳居领导地位。从美国西部峡谷到非洲草原,从沉船残骸散落的海床到在空中飞翔的奇异鸟类,国家地理学会全力支持各种各样的田野调查与探索计划。

暹罗(泰国的旧称) 20世纪30年代左右
舞者在一座寺庙外重现帕峦王的生平故事在一个大多数人只能窝在扶手椅上幻想旅行的年代,《国家地理》杂志把精彩的世界带进读者家中——而且撰稿人本身的故事往往也非常精彩。
摄影师 W.罗伯特.摩尔

危地马拉 1936年
头戴草帽的危地马拉小男孩试图把一只火鸡引诱到身旁。路易斯▪马登是所谓的“三项全能”职员,即便身处遥远的国度,仍有本事一手包办写文章、拍照片,以及制作16毫米演讲用影片的工作。马登献身学会半个世纪,被称为国家地理人的“缩影”。
摄影师 路易斯▪马登

美国阿拉斯加州,努尼瓦克岛 1942年
白令海中偏远的努尼瓦克岛上,爱斯基摩男孩炫耀着他们制作的飞机。在当时,航空服务是岛民生活的命脉。拍下照片的阿莫斯▪伯格是著名的河流探险家,曾多次乘着木筏探索各大河流,包括美国哥伦比亚河、科罗拉多河,加拿大育空河,甚至英国的运河系统。他历时最久的航程长达135天,绵延6759千米。
摄影师 阿莫斯▪伯格

印度 1947年
斯利那加俯瞰克什米尔谷的一间阳台上,包着头巾的丝绸织工共享一支水烟。来自德国德累斯顿的摄影师沃克马▪温策尔于1937年加入《国家地理》杂志团队。尽管杂志社的工作让他得以行遍世界,但他在印度脱离英国独立前夕在该国展开的漫长旅程,始终是他一生的最爱。
摄影师 沃克马▪温策尔

危地马拉 1984年
考古学家迪克▪亚当斯在里奥阿祖尔一号墓仔细观察复杂的壁画。他在危地马拉北部的里奥阿祖尔发现了这座未被偷盗过的墓葬。周围的丛林早已完全将这处玛雅人遗址吞没,直到1962年才被人发现。而这只是受学会赞助的新大陆考古学者的惊人发现之一。
摄影师 乔治▪莫布利

沙特阿拉伯麦加 1965年
“我刚才有幸目睹、拍摄并亲自参与了人类印象中最令人感动的体验之一,一年一度的麦加朝圣。”阿伯克龙比从他的清真寺附近下榻的旅馆屋顶拍下这张长时间曝光的照片,看着身着白衣的信徒环绕克尔白天房,“与行星和原子和谐同步”。他最珍贵的纪念品是从披覆在克尔白天房上的黑色布幔取下的一小块布。
摄影师 托马斯▪阿伯克龙比

阿富汗喀布尔 1968年
喀布尔的市场里,身着一袭传统“查连”的妇女头上顶着一笼金翅雀。身为外国编辑部成员的阿伯克龙比,常常被派往世界最偏远的角落执行困难且危险的任务。最让他着迷的是中东地区伊斯兰教宣礼员诵念召唤词的声音,为此他自学阿拉伯语,也让这些沙漠和集市成为他的主要拍摄主题。
摄影师 托马斯▪阿伯克龙比

锡兰(斯里兰卡的旧称)1965年
吉尔伯特▪M.格罗夫纳还是一名年轻的摄影记者时,拍下了这张象夫为大象清理象牙的照片。吉尔伯特▪M.格罗夫纳是国家地理学会与教育基金会的荣誉主席,至今仍继续任职于两者的理事会。他于1970年至1980年间担任《国家地理》杂志总编辑,并于1980年至1996年间担任国家地理学会总裁。
摄影师 吉尔伯特▪M.格罗夫纳

阿富汗 1984年
斯蒂夫▪麦凯瑞拍摄的这张震撼人心的影像在1985年6月登上杂志封面。少女海绿色的双眸充满恐惧,将战地的悲怆表露无遗。我们能欣赏到这张照片要感谢当时《国家地理》杂志的总编辑比尔加勒特:是他慧眼独具,把这张柯达克罗姆彩色照片从一堆被淘汰的照片中捡了回来,使它成为杂志有史以来最出名的封面照片。
摄影师 斯蒂夫▪麦凯瑞

秘鲁 1982年
一辆出租车在视线不佳的急转弯处撞死了六头绵羊,让小牧童难过得哭了起来。对自给自足的农家来说,这是很大的打击。照片刊出后,各地读者慷慨解囊,共捐出约7000美元,不但弥补了他们的损失,也令摄影师阿拉德甚感欣慰:“我的照片给某个人的生命带来了真实的改变。”
摄影师 威廉▪阿拉德

赞比亚,卢库卢 1996年
赞比西河上游卢库卢村的卢瓦勒族男孩,以传统歌曲和鼓声迎接黎明的到来。这张照片的摄影师克里斯▪约翰斯于2005年成为《国家地理》杂志总编辑。约翰斯在最初展开记者生涯的时候是摄影师,在曾经拍摄的20篇报导中,有八篇成为封面故事。

斯里兰卡 1995年
三名身着传统服装的斯里兰卡渔夫蹲踞在木桩上钓鱼,和谐一致的动作如同苍鹭般优雅。虽然麦凯瑞的摄影主题也包括饱受战争蹂躏的贝鲁特巴格达——甚至好莱坞的日落大道——他最著名的照片仍是在巴基斯坦难民营拍下的“阿富汗少女”。
摄影师 斯蒂夫▪麦凯瑞

马里 1997年
一家人在午后小睡,身上覆了一层从干枯湖床吹来的沙子。乔安娜▪皮尼欧是国际知名的摄影记者,投身新闻摄影已经超过20年,这张西非的图阿雷格家庭在沙中小睡的照片,刊登在《国家地理女性摄影师》一书的封面上。
摄影师 乔安娜▪皮尼欧

以色列耶路撒冷 2008年
耶路撒冷旧城区的亚美尼亚天主教教堂里,老少二人携手合作,在复活节弥撒上生动地演出一曲管风琴二重奏。艾德▪卡什致力于记录我们这个时代的重大社会与政治议题。他曾说:“我投入的摄影主题,必须能激起我对人性与世界现状的热情,而我也深信静态影像具有改变人心的力量。I take on issues that stir my passions about the state of humanity and our world,and I deeply believe in the power of still images to change people’s minds.”
摄影师 艾德▪卡什

中国敦煌,鸣沙山 2001年
为了重现马克▪波罗东游的足迹,麦可▪山下来到敦煌著名的鸣沙山前,却发现有成百上千游客和骆驼聚集,扩音喇叭声不绝于耳。他驱车向东移动到沙丘背面,看到这幅景象,利用曝光不足的效果,让六名骑乘者成为剪影,隐藏骆驼身上的号码,拍下了这幅仿佛是马克▪波罗的骆驼队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的画面。
摄影师 麦可▪山下

美国犹他州,希尔戴尔 2010年
88岁的乔▪杰索普是基本教义派的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FLDS)长老,这是个备受争议的教派,在摩门教禁止一夫多妻制之后分离出来。在犹他州的希尔戴尔,杰索普一直努力履行建立“天之家庭”的责任,有5位太太、46个子女,以及239个孙子女。
摄影师 斯蒂芬妮▪辛克莱


插曲 站在巨木的肩膀上
“所有生命的珠穆朗玛峰。”国家地理学会专任博物学家保罗▪扎尔在1964年7月号的《国家地理》杂志中这样描述全世界最高的红杉。他发现的这棵参天巨木高达112.1米。学会的努力最终让这棵红杉所在的森林进入美国的国家公园之列。

在今天,科学家可以做大从前的森林生态学家做不到的事:爬到大树上去。美国洪堡大学的科学家斯蒂夫▪席列特和他的团队用这种方法测量了许多巨木,其中包括高75米的巨木红杉“总统”。他们将绳子绕过“总统”的树冠,架设好攀爬用的绳索,穿戴好吊带与头盔后,就上树了。他们一段一段地测量树围、测量每个大分枝、小分枝和树瘤。他们细数球果,还用消过毒的钻孔器钻出树心样本。然后他们将这些数据与从其他红杉取得的数据输入电脑运算模型后,发现了一件事:高龄大约3200岁的“总统”,竟然还在快速生长!同时,他们也确定了“总统”是世界上第二大的树。

国家地理摄影师麦可▪尼可斯在席列特团队的协助之下,也爬上了这棵巨木,一段一段地从不同的角度记录下“总统”的各种面貌,让更多人能够看见另一个高度的视野与生物。

展示现场有一个视频,从上到下展示了“总统”的历史沿革、生长状态、生物群落、生态环境等。


第五部分 摄影精粹
国家地理之所以能够成为全球纪实摄影的殿堂,除了因为这些作品所记录的事件与主题的重要性之外,更是因为这些摄影作品对美学的追求与创新。

像任何一张好照片一样,国家地理的经典影像是光线、构图与瞬间三大要素的结晶,然而国家地理的摄影标准,要比任何媒体都高。为了让这三大要素都齐备,国家地理的摄影师有时经过数年的计划,带着重达几顿的器材,进行数千千米的旅程,然后再跋山涉水,耐心等待,在消耗数千卷底片(或装满数百张储存卡),再重复几次这样的过程之后,才能得到一张足以流传久远的画面。

另外一些时候,运气将完美的画面送到随时做好准备的摄影师面前,让他们能够信手拈来经典之作。为国家地理工作超过三十年的摄影师麦可▪山下常说:“摄影师的工作包括要有好运气。”而野生动物摄影大师弗兰斯▪兰廷则更愿意用“机缘(serendipity)”这个词来取代运气,“因为你要先准备充分,然后等待那个瞬间的发生。”

塔希提岛 1997年
法国游客在搭乘独木舟游览过潟湖风光后,由拥有强壮手臂和好客心肠的塔希提岛接待人员抱上岸去,这个画面生动地说明了旅行有时也很沉重。塔希提岛是法属波利尼西亚的一部分,居民为法国公民,法语为其官方语言。迷人的珊瑚礁、清澈的蓝色潟湖及白色沙滩,每年都吸引数十万游客前来。

复活节岛 2011年
复活节岛在当地语言中叫做“拉帕努伊”(Rapa Nui),岛上神秘的巨石像仿佛卫兵一般,站在冷冽明亮的银河下方。称为“摩埃”的这些巨大石像或许代表曾经统治此地的古老祖先。大约1000年前,波利尼西亚人展开了足以比拟现代太空旅程的大胆探索,发现了这座岛。
摄影师 W.罗伯特▪摩尔

美国纽约布鲁克林 2005年
一位熟悉当地的女子在布鲁克林区装潢风格强烈的舍伍德咖啡馆内享受宁静的午餐。这间小餐馆是布鲁克林的著名地标,墙上挂着的这位“全知先生”注意着周遭的一切。

纳米比亚,纳米布—诺克路福国家公园 2011年
猜猜看,这是画作还是照片?
这张照片摄于黎明时分的“死沼泽”,早晨温暖的阳光照亮了点缀着白草的巨大红色沙丘,而黏土*的白色岩床仍在倒影中;岩床看起来是蓝色的,因为映照着天空的颜色。最佳瞬间的阳光完全照到沙丘底部、即将移动到沙漠地面时来临,等待已久的摄影师弗兰斯▪兰廷用长镜头拍下了这超现实的一幕。

美国缅因州 2000年
缅因州的池塘里,独木舟船头上放着一丛白色睡莲,这是摄影师琳▪约翰逊为《自然疗法》一文拍摄时获得的画面。睡莲根在传统医学中可以用来治疗许多病痛,其中包括皮肤伤口和炎症。


第六部分 杭州时光
《国家地理》杂志诞生于1888年,恰逢清光绪14年,中国在夜郎自大的晚清政局统治下残留一身满目疮痍,最终在23年后,以帝王时代的唏嘘落幕彻底划向了另一个新生的时代。

1964年,著名昆曲《思凡》其角色扮演者的彩色照片,首次登上了《国家地理》杂志的封面,由此开启了世界观看中国的全新视角,而中国也在新世纪的演进中不断地蜕变出其令世人着迷的独特色彩与文化积淀。

2016年,《国家地理》已翻过了漫长的一个多世纪,发行已达128年之久。回望这百年来沉淀的影像,不仅能听见那叩响历史心门的回声,更能体悟其间客观、全面,且深入的报道风格。

此番在杭州举办国家地理经典影像大展,意义非凡。谨以首次公开展览的1919年至2010年间杭城珍贵的历史影像,与热爱这片土地的世人分享并共勉——回溯历史,正视未来!

本篇游记共含13521个文字,88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游记不是我想写想写就能写,lz蛮厉害的。

2016-06-13 19:26

哎,最近没时间出去,看完楼主的游记,希望晚上做梦能出去玩一趟吧嘤嘤嘤

2016-06-20 13:51

引用 骷髅恰恰舞 发表于 2016-06-20 13:51:19 的回复:

哎,最近没时间出去,看完楼主的游记,希望晚上做梦能出去玩一趟吧嘤嘤嘤

回复骷髅恰恰舞:可惜照片没拍好

2016-06-21 09:2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