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卡瓦格博下的净土——雨崩

10
疯子凌 (深圳) LV.5
2016-06-13 20:57 217/2
  • 出发时间/2016-06-04
  • 出行天数/7 天
  • 人物/和朋友
  • 人均费用/4000RMB

       卡格博峰,太子雪山主峰,藏区八大神山之首,处于世界闻名“三江并流”地区,海拔6740米,是云南省的第一高峰,是全世界公认为最美丽的雪山,被誉为“雪山之神”。
卡瓦格博峰如今仍是一座处女峰。早在1902年,英国登山队就曾首次挑战卡瓦格博峰。自1987-1996年,日本美国及中日联合登山队相继向卡瓦格博峰发起挑战,均败下阵来。 1990年11月至1991年1月, 17名中日联合登山队员试图登顶,结果全部罹难,成为世界登山史上的第二大惨案。17名勇士的遗骸直到1998年7月才被上山采药的当地藏民发现。据推测,是1991年1月3日晚至1月4日突发的雪崩造成的。17人长眠山上!
2000年,一个宣言被通过,卡瓦格博作为卡瓦格博峰是藏传佛教的朝觐圣地,主峰卡瓦格博在藏族民间更充满宗教意味,位居藏区八大神山之首。这座因信仰和文化而被尊重的山,将永远不允许被攀登。
       当我百度到这些文字的时候,就已迫不及待登上这座神山,当然,这是不可能的。雨崩一词还是从驴友口中得知,卡瓦博格下的一个小村子,此生不能登上卡瓦博格,站在他脚下去仰望便成了此生的梦想。
        滇藏公路上的飞来寺,是卡瓦博格难得的观景点。但是卡瓦博格却不轻易让世人目睹其"真容“,也正如此,很多慕名而来的摄影爱好者,不惜在飞来寺住上几日、甚至一个礼拜,只为能永远留下卡瓦博格的真面目。原以为卡瓦格博能”一丝不挂“矗立在我面前,不知是因为我不够虔诚,还是他有些羞涩,这天早上只是若隐若现的徘徊着。

        早上6点便爬起来,站在卡瓦格博酒店的楼顶,期待着惊喜的出现。顺子因为有轻微高反,便没有与我一起来等待这美丽的时刻。锦和知、婧和昕土豪,住标间,还是观景大床房。让兰、洺、顺、祥子和我情何以堪。看看我们的真面目

        虽然我没有看到完整的卡瓦格博,但是知的运气似乎好那么一点。

        吃过早饭,坐上去西当的车,藏区的地形依然如此蜿蜒曲折。听过一个藏民讲过一个故事,来形容藏区地形最恰当不过了:两户人家都住在山的对面,他们都能听见对方大声说话,其中一家人要去对面那人家吃午饭,他必须得从吃过早饭就开始出发。山路蜿蜒而崎岖,未有此经历的人免不了有几分心惊胆战。

      大约上午10点我们来到了公路尽头——西当村。今天我们将要翻过海拔3700米的南争垭口。一路上都是土路,快到雨崩村之前都是枯燥的上坡,没什么风景。路上有3个小卖部。”泡面墙“小卖部做生意不厚道,卖我过期的面,还不承认。

        看到随风飘扬的经幡就表示到垭口了,经幡上有经文,是藏族人民的一种祈福方式。翻过南争垭口,便可以看到雪山。一路下坡便可目睹世外桃源——雨崩村。

         都说来了雨崩村不下雨是一种遗憾,当我们刚进村子便下起了雨点,待我们入住后准备吃饭的时候窗外便飘起了朦胧细雨。青年旅舍的饭菜特合胃口,加上走了一天路(5:30才进村子),没等菜上完就全开动了,以至于老板说:就喜欢你们这样的,不浪费。顺子就没那个福气了,今天又轻微高反了,一到旅舍便躺下休养生息。还好吃了药、喝点热水开始复活了。吃过饭后正当大家准备入睡,群里来了条信息,昕发烧了,婧过来拿药。外面的雨滴打在屋顶上嗒嗒作响。担忧两位“患者”的同时,也祈祷明天能有个好天气。

冰湖

          神圣的卡瓦格博还是眷恋我们,一大早起来万里无云,作为通讯员的我(昨晚约定天气好的话由我叫醒大家)各个房间敲门,以至于祥子穿个拖着个鞋就忘外跑,终于目睹了“日照金山”的美景。

        给予我们美景的同时,两位“患者”经过一晚上的修养也是精神焕发,加之美好的天气,我们一行9人浩浩荡荡朝冰湖进发。雨崩真不枉其“世外桃源”的美誉。早晨的阳光照在雪山之巅,骡子也似乎在安静的散步,享受这安静祥和的时光。蓝天、白云、雪山、森林、白塔、骡子......组成了一幅安静祥和的画面。

           “别拍了,别到时候手机没内存,里面全是骡子”从锦的嘴里跳出来,然后便是一阵哈哈大笑。刚一出村子,大家就已经陶醉了。慢慢进入了原始森林,一改昨日枯燥的山色。神圣的卡瓦格博,让这海拔三千多米的地方仍然枝繁叶茂,笔直的树干直插蓝天。一段平路之后开始了高原上可怕的爬坡之旅。顺子说今天不高反了,“今天有森林,氧气多”不知从谁的嘴里蹦出来。祥子还是和昨天一样,时不时出现在你前面,拍视屏。倒是很像一个专业的摄影师呢。

            今天顺子又嗨了,一路被点歌,居然还说自己是歌神。不过他在不高反的情况下确实能否调节一下团队气氛。总得来说脸皮够厚,哈哈...
知和锦步伐稍慢些,刚好顺子在后面带动情绪。洺今天早上看“日照金山”摔了一跤,似乎比昨天状态稍差,但还是在拿着相机在后面狂按快门。小兰别看个头小,跑得还挺快。昕和婧老是喜欢超近路,哈哈。8:30出发,来到笑农垭口已是11:30。接着下到河谷,逆流而上,穿过树林,便是笑农牧场,也叫大本营。从大本营到冰湖还需一个小时。笑农垭口有个观景台,于是有个必上节目——照相、合影。

      宽阔的笑农牧场,真是个露营的绝佳之地。小卖部的炒饭超赞,加上自带小鱼干,绝配,以至于我忘记了今晚还有土鸡大餐。

鱼干蛋炒饭

           从农场眺望冰湖,近在咫尺,却至少需攀爬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后终于来到今天的目的地——冰湖。在雪地嗨完后,小兰、祥子和我完成了转湖之举。最后光脚过河,零度的水真是刺骨的疼。
       

来张冰湖全景

刺骨的冷

雪地里不带墨镜是失败的

转山、转水、转湖

必备节目——合影

        在这卡瓦格博下嗨了一个小时后已是3点10分,随即开始了返程之旅。知是做互联网保险的,一直叫她卖保险的。不过从她嘴里,我了解了很多保险的事情,所以旅行就是这样,认识各种各样的人和事,开阔自己的眼界。让自己不至于成为“井底之蛙”,这也是旅行的一大乐趣。
       洺说:派人先回旅舍让老板先准备好土鸡大餐。然后就发现小兰跑得飞快,然后就议论着,她是不是要去抢鸡吃。下到山底,9个人的队伍各自拖着脚步,像极了打了败仗的散兵游勇。大家都期待着土鸡大餐。

        夜晚的村子如此的静,没有车水马龙、没有灯火辉煌。躺在床上,思绪可以狂魔乱舞,这时候的自己就属于自己。楼台仰望星空,夜色如此寂寥。只可惜我只是短暂的过客,与这世外桃源也只是擦肩而过,有幸目睹如此风光,也为平生增添一大快事。心想明天就要出尼农,返回到飞来寺,心中突生不舍之情。期待明天继续能有好天气,虽深处缺氧的高原,我却能度过一个安详的夜晚。

 

转山、转水、转神瀑

         雨崩瀑布是卡瓦格博尊神从上天取回的圣水 ,能占卜人的命运,还能消灾免难,赐恩众生。藏传佛教信徒朝拜梅里雪山,必定沐浴雨崩圣瀑。经过2个小时的跋涉,来到了神瀑脚下,接受圣瀑的洗礼。扎西告诉我,当朝拜者在神瀑面前念经的时候,神瀑的水会越来越大。我没有念经,但当我围绕神瀑转圈时,却是感觉水势越来越大,虽衣服全湿,却从未有过如此清爽。

每次看到生活在这里的骡子,就情不自禁地按下快门。

      回到雨崩下村已是11:30,简单的午餐之后准备出尼农,去感受尼农大峡谷的凶险与壮阔。饭店老板说:只要4个小时就能走出20公里的尼农大峡谷。前面平坦的路势让我顿生失落感,事实告诉我,好戏还在后头。

下面便是万丈深渊,惊叹人类的伟大,能从如此悬崖峭壁中凿出惊世之路。

      事先联系好的扎西已经在尼农村等着我们,扎西是藏族司机,开着商务车拉客,全名叫扎西尼玛,“扎西”在藏语中是吉祥的意思,“尼玛”并不是网络语言中的“尼玛”,在藏语中是太阳的意思。又一次感受到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
       再一次入住飞来寺,本想第二天早上再看一眼卡瓦格博的真容。没想到卡瓦格博为自己披上了一层白纱。经过3天的徒步,脚已有酸痛的感觉,便来泡脚,看着窗外的卡瓦格博雪山,看着电视里的《卡瓦格博》纪录片,再泡着脚,人生难得的体验。

卡瓦格博,我走了

        早上8点,我们再一次坐上了扎西的车子,前往香格里拉,路过金沙江观景台。四年后我再一次踏上了香格里拉香格里拉独克宗古城于2014年被大火所毁,现基本已重建。
        久闻香格里拉松赞林寺素有“小布达拉宫”之称,便来此再一次感受藏传佛教。不管所谓的科学论,佛教主导人们一心向善,他们相信世间轮回,相信因果报应,这种信仰是好的,也是当代人所缺失的。否则不会有三聚氰胺、不会有疫苗案、不会有地沟油、我们可以享受蓝天白云,可以呼吸新鲜的空气。

本篇游记共含3496个文字,3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看一次不过瘾,收藏了以后慢慢看

2016-06-14 10:52

看了游记,更坚定了我马上休年假的决心!

2016-06-20 21:5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