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大峪游记

9
聂聂人 (西安) LV.12
2016-06-14 08:54 232/2

大峪爬山记
--2016/6/10
2016年的端午节,我是才从西藏二次行回来,高原的反应好像没有完全消失。到了端午节没有考虑出行,聂小安排了到重庆游玩,端午第一天早上开车送到机场。年轻人的生活要比我们丰富多彩,要比我们当年的生活好上好多倍。社会在前进。无法类比、、、、、、
端午节三天觉得必须出去爬山。刘领导好长时间没有爬山了。说道二天爬山,我邀请了孙总,可是孙总一般情况下不去,而且是同学约会。我考虑到节日约定张同顺不合适,就在周五(端午节第二天)爬山。刘领导说道大峪,知道大峪有艾叶,端午节割点艾叶可以驱蚊子。
一个月没有用车了,走的时候感到车的方向盘,好似重了许多,想到聂小打方向总是打死不回方向,汽车搞得比较脏,我在整理中,感到无可奈何,毕竟是两个时代的人,对车的理解不同,说得多了无益,没有效果。所以再体会一下,看看是否我开了一段别人的汽车,暂时不习惯了。
刘领导我们7.40分出发,一路无语开到大峪莲花洞处,又是犹豫不决。最后开到大峪的水墨别院,停车休整后,我是决定只要体力可以,还是走到草甸折返。刘领导走了三分之一,说是磨脚,不再走了,我是同几个驴友走着,觉得身体状况可以,想到大峪草甸已经多次走了,但是夏季没有到过,每个季节的不同,沿路的风景也是不同。走到前边遇到了一个团队,看到多数都是年青人,我在跟住青年的队伍时,不由得心中萌生,不要落后,我会走过他们的,我在赶上这个队伍后,总想超过他们,总想在年青人的注目下,不甘落后,走到往草甸去的分岔口,年轻团队都是按照大路走到右边了,我也是,但是有个带队的说道过水渠走左边的路,我也认清了草甸的小路。我走到左边路上,团队小伙不知道,让我慢走一点,带队的要认清路线再走,看到我不是他们团队的,抱歉的一笑也不再说了。我看了路线,知道到草甸没有错了,开始一人独行。一会青年团队的一人拿着对讲机赶过来问我,是否到草甸去,然后用对讲机开始对话,看来他们对草甸的路线不熟悉。
我休息后继续走了。考虑到带了啤酒,是否当做饮料,休息时喝掉长点精神。
走到一处水渠边,十分静谧的大山环境,没有人的嘈杂哦,没有一点其他声音,我在水渠边坐了下来,我开了易拉罐的德国啤酒,这是聂小买的,刘领导看到过期吧,给我拿来喝的。我在休息中喝完了啤酒,又开始一人独行爬山,我感到喝过啤酒,好像疲乏也来了。走着感觉没有力气,大约离草甸有两公里的路程时,很是疲乏,若不是快到草甸,我可能就要休息了。看来不要在途中喝啤酒,或者喝酒,原来在途中喝酒后,也是感到没有劲了,感觉腿软,以后克制自己不要中途喝酒了。一人独行也可以静静的享受大山的宁静、可以听听鸟叫、可以静静的聆听流水的声音。看着表,我一点钟到大草甸的,绿草茵茵的草甸,在阳光下十分青翠漂亮。到草甸的季节不同,这次是草甸最丰美的季节,各种小草有半尺高,而且铺盖了山地,没有裸露的山地,看看周围的蓝天白云,心情截然不同。才从西藏回来,和西藏的蓝天白云比较,大峪草甸的蓝天白云没有西藏的洁净透亮、没有西藏的湛蓝、剔透。不过青山到处都覆盖着绿色,十分环保了。我在空寂无人的草甸大喊几声后,峡谷的回声震荡着空气,总是十分舒畅的。总是在峰顶的视觉,很是舒心舒展。铺开防潮垫,我躺在树影下,享受着生活的宁静享受着爬山的趣味。似乎听到了驴友的声音,一会听到了几个驴友的话语声。驴友说道,老师傅你是一个人上来的,这里就是草甸吧。四个人,其中一个用对讲机呼到,我们到了草甸,一个老师傅在此,说道到的就是正宗的大峪草甸。这个老师傅多次到过草甸。一口一个老师傅,我听着觉得心酸,我是老者,可是老师傅老师傅的称呼,觉得自己不至于老的老态臃肿,让别人叫老师傅,应该是很老了、、、、、、
我用午餐了,驴友们客气一下,让一块用餐。我已餐后,休息了一会,开始下山了。我是两点开始下山的,路上我不断地观望鸡骨木,看到一个比较可以,锯下来后,拿到走了一会觉得有点粗有点沉,犹豫中,挂在树上,由它去吧。也许有的驴友喜欢吗,就会拿去的。一个人独行,可以养心,但是交流、信息都是缺憾,我觉得还是几个同友一块出行较好。
走到岔口处,又再次查看了草甸的岔路,是两条河流交汇的地方,有一块大石头比较明显,到时候跨渠走左边的路线就是草甸了。我走错了两次了。右边也有草甸,但是很小,不算是草甸,左边的草甸大而且可以穿越。
我在走到一处弯道处,没有注意方向,走后感到方向不对,我又往回返,碰到两个驴友,说道你是上山呀,我说下山,驴友说道,你现在是往上走,应往下走,你错了。我也解释到,感觉不对,驴友说道就这一条路吗。也就是我在没有注意时,还是反应差了,不应该走错方向啊、、、、、、看来年龄的关系,慢慢的自己就体现出老年状了。走到下边过河处,驴友看到,又喊叫错了,我回答两条都可以,谢谢了,没有错。看来被人认知的老师傅,大家从认知上都认为老人了、、、、、、
一路无语,我数了数,往草甸岔路口走向草甸需要来回走过河流十次。从草甸的岔路口下来,走到大峪水泥路,要来回越过河流十五次。我在最后河流通过时,也是最后一道河流,水面较宽点,驴友铺的石块多有活动石头,我忽视了,很轻巧的迈过时,一脚踩到活动的石头上,掉进水里。左脚灌水了。过河坐在石头上看看左脚鞋内是否有水。一个老者无事,过来聊到,看到我很轻巧过河,也看到我踩到水里了。老者70岁了,精神很好,头发白的不多,说道经常跟着别人到山里,他不太爬山,主要是休闲,平常在家不太操心事,身体还是可以的、、、、、、、看来尽量少操心,身体自然健康、、、、、、
水泥路有两公里吧,走到停车位,刘领导已经擦车后等着了,吃了西瓜,修整后,开车走到大峪水库外边,又割了点艾草,返回家里19点多了。
路上刘领导又是买南瓜、买杏、买灰灰菜等。
一次简单的爬山。一次简单的记载。
聂聂人
2016/6/13草

本篇游记共含2378个文字,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有没有图片?光看字不过瘾哪

2016-06-14 18:46

要是放些照片就好了呢~

2016-06-20 20:5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