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镇远】一镇·一店·茶·五日

8
米思佛 LV.4
2016-06-16 12:35 339/11
  • 出发时间/2016-06-07
  • 出行天数/6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1300RMB

火车旅行

有选择的时候,我更爱火车旅行。慢慢的接近目的地,多一点时间把心放空,腾出空间给接下来的期待,再慢慢的离开旅行地,给自己一点空余去挂念和回味,感官上都是愉悦的。

当然大汉的鼾声和婴儿的啼哭总是无可避免,但这些未必就是火车上的全部。带着家乡特产去远方照顾儿女的长辈;嬉笑打闹中进行期末旅行的学生;话多嗓门大奔赴出差地的同事;拿着火车起始地食品给旅客试吃的乘务员……十几个小时的火车,见到的都是日常中不会有交集的人,你可以交谈,也可以看风景,无人在意。于我,最好的是在火车上能安心看书,书看得累了就看窗外,无论北上南下,西边走东面去,窗外的景色永远是和家里不同的,光看看就知道已经脱离了日常,正去往一个不同的方向,心里的期待,就又添了许多。

镇远

出差回来,因为已经有了些打算,就想利用休假去远方看看。起初想尝试武汉乌鲁木齐的火车,或者经大同转呼市再一路向西,可光是火车上来回的时间都够呛,更别谈想一站站走走停停了。于是目光转到还未去过的贵州。迅速订好了凯里的住宿,寻思着凯里西江能否让我安心待上几天,偶然又发现毗邻的镇远在端午节有赛龙舟的习俗,而只需一趟火车就能到达,不会将短暂的时间全都耗在路上,于是在第二天大早打了电话给客栈确定了住处,上班时间沟通好休假,晚上就起程出发了。

就这样,在临近端午的时候,去了趟镇远,一座有着2000年历史的黔东南小镇。

镇远是个怎样的地方?好像很难用一句话形容。“滇楚锁钥、黔东门户”“南方丝绸之路驿站”;公交车上是木制的内饰,驾驶室里摆着各种绿植;人们大都淳朴,不大会用游客标准对待你;没什么好吃的,吃饭也并不便宜;没有太商业,但基本的吃住行都还方便;古镇沿河一带像是公园,住在那儿总是没有真实感;沿河大多是吃饭、住宿、喝酒的商铺,到了夜里家家都是驻唱的歌手,乐声漫天,我只觉哄闹得紧,如果不去拍夜景,就会乖乖待在客栈喝茶聊天,不去凑热闹。

到的时候,离端午节还有两天,游人还不多。央视今年要直播镇远的龙舟赛,摄制组早早就到现场布景准备,参赛队伍大多是本地企业或临近村镇的团队,每天都有几场友谊赛进行,我就每日守着祝圣桥头央视弃掉的位置看龙舟赛拉练。大概是生平第一次见真的赛龙舟,觉得饶有趣味,他们练多久,我就能看多久。桥头上站久了,偶然也看到了水蛇捕鱼的画面。

小镇不大,通常呆上一两天已经足够,而我由于要在小镇呆五天,就并不着急去景点。今天去个四方井“歪巷斜街”转悠,爬个石屏山看苗疆长城和小镇全貌,明天去个潕阳河游船,后天再去个青龙洞,再来就把整个镇子走一遍,发现连客栈掌柜都不知道的溜冰场所在。阵雨的时候也不少,于是临近的铁溪、报京侗寨都搁置了,就在客栈呆着,练字,喝茶,看书,聊天,也觉得自在。

客栈是栋老的四合院,虽然这次临时起意的出行并无太多准备,但心里想着一定是要住这里的。好在游人大都喜欢临河的房间,而客栈处于河边背后的一栋,闹中取静,也顺利定到了。客栈在明代是个尼姑庵,有一口古井,听说了殉情投井的故事,倒也不觉得害怕,夜里睡得安稳。

喝茶二三事

到的第一天,就询问着有没有热水泡茶,客栈凯峰来了兴致,“好久没有客人自己带茶了,拿来一起喝呗。”说着已经开始收拾茶具。此后,客栈的人都知道我爱喝茶,每日到了饭后的时间,就都围坐在茶桌前,喝茶聊天成了固定的消遣。

某日傍晚,院子里。
客栈老板淼:“机关单位工作?”
我:“不是,公司打工。”
小威:“那不是都喝咖啡吗,哪有功夫喝茶。”
我:“都喝,这不是休假嘛。”
淼:“喜欢喝茶?”
我:“但是我不懂茶,也不大讲究,只是喝而已。有时候朋友和我用同样的茶叶同样的水,我泡就很难喝,他泡就有回甘。”
凯峰:“可能是水不一样。”
我:“但我们生活在同一座城市。”
凯峰:“……”
凯峰:“也许是水温。”
我:“有什么讲究?”
凯峰:“我也不太懂,绿茶就是80°- 90°的水。”
我:“要喝茶吗?”
我回头对着里屋的客栈老板老唐问了声,他头也没抬。
淼,笑:“不用管他。”
第二日,我才发现他目不转睛头也不抬时,是在玩游戏。

端午当日,早上六点半,各处已经停满了远近来的车。青龙洞门前举行了祭龙头的仪式,穿着民族服饰的乐手们被一群又一群的人团团围住。青龙洞有一扇门每年只在端午节打开,祭拜过的龙头就从这道门抬出,如此,才能正式入水赛龙舟。沿着河岸,商户们则是早早做好了准备,各种摊位密密地铺开,和前两日的安静截然不同。大约十点准备去祝圣桥看龙舟时,远远就看到黑压压的人群,一向害怕吵闹和人多的地方,于是掉头选了别的路,仍然感觉人多得挪不开脚步,那日后来,都不敢太频繁地走动。夜里,小威刚搬了茶桌到院子里,我就踏进了客栈大门。

小威:“刚说到喝茶,你就回来了,快来泡茶。” 
凯峰弹着吉他,我拿了茶叶,小威开始泡茶。我搬出了手鼓请教了技巧。
凯峰:“好累,换你来。”
凯峰把吉他递给了我,我也不再如前日的推辞,接过吉他,把手鼓传给他。
我:“我都有三年没弹过吉他了。”
小威:“哇,饭就是有两年没做,吉他就是有三年没弹,都够久的。”
言谈间,陆续有客人回来。
凯峰:“来喝茶,长夜漫漫,待在房间也无聊。”
大家都笑着表示马上就来。
我:“这里换你来弹,我太久没弹,管的了唱就弹不清。”
凯峰:“哪一首?”
我:“杀死那个石家庄人。”
小威:“谁的?”
我:“万青。”
小威:“谁?”
我:“乐队名字叫万能青年旅店,简称万青。”
凯峰:“喜欢他们?”
我:“恩,他们和惘闻,算是国内最喜欢的了吧,哦,还有杭盖。”
凯峰开始唱万青的歌,唱不上去的地方,我会帮着和声。
我:“我想到一首,现在正适合。”
拨弄着吉他,试了调子,是《外婆桥》。
一曲罢了,茶桌已坐满了人,大家一起鼓掌,我自己也对搁置许久还能弹唱这首颇为满意,鼓起掌来。
“初见你时,觉得你很高冷。”同屋的姑娘田突然把话题引到我这里。
我:“哈,不说话的时候可能看起来有点,现在不觉得了吧。”
田:“恩,现在觉得……就是……。”
我,笑:“很接地气,对吗?”
田,笑:“对,是这个感觉。觉得你长得很像我一个朋友。”
我,大笑:“哈哈,我来了三天,平均每天都要听到一次这句话。看来我是大众脸。”
田:“不是不是,是我很好的一个朋友,就是觉得你说话的感觉很像她,样子也有点像。”
我:“没事儿,换个角度想想,大概我是容易给人亲切感吧。这个解释如何。”
田:“恩。”
凯峰:“你出门一定安全,感觉已经很像坏人了。”
凯峰看着一个光头的客人,光头笑着,一点也不尴尬。
光头:“哈,也是。”
田:“你为什么想到剃光头。”
光头:“因为我留头发更丑,这样反倒好一点。”
一群人都笑了。
田:“你来这儿之前还去了哪里?”
我:“我就直接来这儿了。”
田:“那下一站呢?”
我:“下一站就滚回家。没有几天,懒得折腾了。你呢?”
田:“之前去了岜沙。”
凯峰:“那个念岜(bia)沙。”
众人跟着一起念,岜(bia)沙,整个聊天期间,我一直在练习手鼓,弄出声响,小威负责泡茶。
光头:“岜沙好像不容易去哦。”
田:“恩,有四个大叔开车去,我住的青旅老板就问他们,有个小姑娘要去,你们能不能捎上,然后我就一路跟着去了。”
光头:“胆子倒挺大。”
凯峰:“有没有什么见闻分享。”
田:“这四个大叔是好朋友,每年会约去不同的地方自驾旅行,其中有一个大叔,一条腿截肢,然后你就会常常看到三个大叔在前面走,那个一条腿的大叔在后面拄着拐杖慢慢走,他们也不会去扶,反正就是那样。”
田说这些的时候,我脑海里想到本尼的《第三颗星》。
田:“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我:“你说?”
田:“你独自旅行有没有过艳遇?”
“问了个好问题!”
此言一出,所有的目光都聚到我身上,我感觉脸上有点微热,尴尬地笑笑,众人的笑意也是各怀鬼胎。
我:“哈哈哈,这个问题我该怎么回答你。你对艳遇的定义是什么?”
“恩,对,你怎么定义的。”
田:“就是很聊得来,可以共走一段的人。”
光头:“啊?你叫这是艳遇吗,艳遇不是实质发生什么吗?”
后半句,光头压低了声音。
凯峰:“对啊,我也这么以为。”
小威:“你这个不叫艳遇。”
“恩,对。”
我,笑:“你看看,在一群狼里真的不能随便乱用‘艳遇’这个词。”
众人笑着摆手,“我们不是狼,我们不是狼。”
凯峰:“还有没有什么有趣的旅行故事。“
光头:“有一次在印度旅行时,遇到一个香港女生,只能用佩服来表达我的心情。即便我是男生,仍然觉得自叹不如。”
小威:“怎么讲。”
光头:“我们遇到的时候她讲说有一次她没有定住的地方,当地的小孩子就说那你跟我走,我带你去找,她就跟着去了,然后她就跟去小孩住的贫民窟席地睡下了。”
我:“那这个是真的蛮厉害的。”
光头:“对,如果是我,我肯定是不敢的。心态还不够开阔。”
“一般人应该都不敢吧。”
……
那日的后来,一群人又东拉西扯聊了很多。
我:“几点了?”
“12点。”
我:“啊?!这么晚了,我要回去睡觉了。”
田:“我也要回去了!”
田说完已经起身向着楼上走去,众人看着我俩一脸匆忙,迅速起身的麻利劲儿,呆住3秒。
小威:“什么情况,都是灰姑娘吗,到了12点要打回原形?”
我对着小威说:“今天要麻烦你收茶具咯。”
小威点头同意。
凯峰:“你的南瓜马车在外头。”
我:“不要了,那个是老鼠变的,晚安咯。”
和众人道了晚安,我也上楼回了房间。

次日上午,依旧是早起跑了步,回去吃早餐,昨夜聊天的人,今天大多要去新的目的地。同屋的姑娘朱要去西江,田要去贵阳,光头也去西江

我:“我们屋里也有个姑娘今天去西江,她定了去西江的交通车。”
光头:“哦,我比较随意,我去车站,或者火车去凯里再转大巴,或者在火车站能遇到拼车的人就一起去了。”
我:“那也不错,一路顺风咯,我们去吃早餐了。”
光头:“恩,拜拜。”

一句各自安好,于我是真心诚意的道别。聚散有时,旅行中遇见的大部分人,日后都未必有机会再见,当日的谈笑能化成未来某日记忆里的亮色,想起时会在心里说“那个人真是有趣,现在应该也好吧”,这样就够了。我记人名实在是差劲,所以大部分时候,要不要去问名字,并不太重要了。

和田吃了早餐,走去龙舟赛的地点,仍然人多,但与端午当日相比,让人有了出门的信心。远远地从一条巷子里看到河,于是从巷子穿过。突然觉得左手边店子布置不同其他,三面白墙,一面落地窗,白墙全都齐肩流线隔出放绿植的地方,除了绿植,厅内再无其他陈设,像是画廊,很有风格,细看了,又不见一幅画,再看建筑外观,倒像是酒店。突然记起有天一群人煮饭时,淼带我上露台俯瞰镇子,指着镇江楼的方向说他们在那儿新开了家叫乐途的酒店。暗想这个镇子有格调的酒店不多,他们既能找到独一栋的四合院做客栈,那乐途多半指的就是这儿了。

穿过人流找了近水的地方坐下,虽是决赛,但激烈程度远不及前几日观看的彩排。看了一会儿,田要准备去车站,我们便一起回了客栈。客厅的桌上有颜真卿的字帖,正坐的位置上摆了张四四方方的毛毡垫子,右手边上,宣纸、笔架、砚台、笔山和洗笔的杯子都在顺手的方位,于是小学之后,我久违地练了会儿字,简单的一页字帖,我却写了两个小时。

晚上拍了夜景回来再喝茶时,和淼说起白天经过的酒店,果然。

淼看着我:“喜欢喝茶。”
我:“可是没用啊,完全不懂。昨天买茶又被骗了。”
我拿出昨天沿河集市上买的茶,淼闻了闻。
淼,笑:“不懂可以装,拆一包放几根在嘴里嚼一下。”
我:“可惜昨天不能试,是在河边买的。给我说是今年的新茶,结果回来一试,很次。”
淼:“买茶可以去‘歪门斜道’,去过没?”
我:“没呢。”
淼:“就在河对面。”
我:“好像有点印象,可能经过没太注意。也没想着这儿产茶啊,好像也不是有名的产地。”
淼:“产茶的,贵州有几处产地。湄潭的翠芽,都匀的毛尖,还有一个,叫凤冈。”
我:“等等,我记一下,湄潭?”
淼:“恩,在遵义那边。”
我:“哦,下次有机会去看看。”
淼:“有一次我们去遵义那边,喝到一种茶,入口又酸又涩,味道很奇怪,接着喝下去,味道又起了变化,再喝,又开始有回甘,打听是什么茶,说不上名字,只听说是一棵老树产的茶,很有意思。”
说话的间隙,已经第三泡了。我又给四人倒了茶,老唐倚在连廊柱子上玩游戏,依旧是不用管的。
我:“我好像喝着又是水的味道了。“
小威:“不会啊,还是很香。”
我仍坚持换了次茶叶再泡。
我:“不过呢,医生说,粗茶淡饭才最好。”
大家都笑了。
小威:“医生看到是你才这么说的吧?”
我:“才没有,本来就是啊。”
凯峰:“医生看到是你才这么说的。”
我,笑:“好吧,也有道理的样子。”
淼:“多呆两天吧,忙完端午,我们也要去玩了。”
我:“我也想啊,可是有事情必须回去处理了。”
聊到后来,淼和老唐有客人来,进了里屋聊天。院子里我不大聊得上的住客回来了,于是换了种焙过的绿茶,我喝来总觉口腔发紧,而话题又实非我爱,于是去了书房看书,准备上楼睡觉时,老唐叫住我。
老唐:“你明天走?”
我:“对啊。”
老唐:“几点?”
我:“中午,怎么了?”
老唐:“哈,我只是说,明天你走时可能我都还没起床。”
我:“所以呢?” 
老唐:“所以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我挥挥手,做了再见的姿势。
我,笑:“哦,那再见了。”
老唐笑笑。
我:“没关系啊,我都说了,这个地方还不错,以后我应该还会来的。”
老唐:“下次你来,我可不一定也在。”
我:“那倒也是。好吧,那就后会有期了。”
老唐:“希望下次见你时,有点变化。比如饭可以再做一次……”
听着话里又开始没了正形,我便不再管,自顾自上楼去了,后面似乎说了深刻的话,我并没有听清。想来,无非会和其他旅行中结识的又稍长我年岁的朋友一样,希望下次见到有人陪我一起旅行。

意外的早餐

镇远的最后一日,清早沿河散步。已不复节日中的喧闹,清晨恢复了静美。从客栈走到祝圣桥再走到新大桥的固定路线,仍让我有游园惊梦的错觉。

洗过的头发湿漉漉地耷拉在脑袋上,黑色的XL号viva da vida T恤和过膝的棉布裤子,其实就是穿了睡衣出门闲逛,反正就要走了,并不介意外表如何,况且,一直认为独行时不去修饰自己,更方便行走“江湖”。突然就哼起了《波如来》,并不会蒙语,杭盖听得多了,就未明深意地记住了两句,不记得词的就跟着长调带过。一个穿红色绸袖上衣,丹宁色牛仔短裤的女生转身看着我,待我走近。

红衣女:“你唱歌真好听。”
我,略意外:“是吗,谢谢。”
红衣女:“你也是来旅游的吗。”
我:“对。”
红衣女:“你来多久了。“
我:“有几天了,今天就回去了。”
红衣女:“我们也是今天回去,特地来过端午节的。我和几个朋友一起来,他们昨天就在这边喝酒high到很晚,这会儿还都睡着呢。”
我们经过一排还未营业的小酒馆,红衣女指了其中一家给我看。
我:“晚上这一带确实是很热闹。你住这边吗?”
红衣女:“不是,在河对面。”
我:“那还好,这段晚上还是有点吵呢。”
红衣女:“确实呢。你是哪里人?”
我:“湖北武汉。你呢?”
红衣女:“贵阳的。”
我:“看着不像呢。”
红衣女:“我在上海上学工作呆了7年,去年才回来的。这儿真好,感觉人都松下来了。不过长时间这样人也就懒了。”
我,笑:“我要去吃早餐,你接下来去哪儿呢?”
红衣女:“我也要找地方吃早餐,那一起吧。”
于是两人一起吃了早餐,红衣女给我介绍贵州的饮食,两人分着点了不同的食物分享,又交谈了生活工作跑步,是个没什么心眼,比较憨厚的姑娘,心里觉得,比起上海,她在贵阳应该更自在。她仍惦记着镇远还有什么没吃到的美食,我告诉她袁家豆花的位置,后来在火车上收到她发来的享用照片。

离开

回了客栈,收拾了背包,火车是下午近两点的,还剩下三个多小时才要出发。凯峰说那吃了饭再走吧,其实是又想我来煮,这次我欣然答应,因为心里想着虽然喜欢的地方我通常会再去,但到底什么时候会再见,确实说不准了,小小的一个愿望,又有什么难实现的。第一次在客栈煮饭,真的是百般不愿的,谁说女生就一定会煮饭呢?何况两年没煮过饭,水准必是会丢人的。经不住软磨硬泡,我一面嗔怪着“这家店真是奇怪,老是指使客人干活儿。”一面还是跟着去了厨房。果然,第一个菜糊了,第二个菜卖相不好,第三个菜咸了,其他菜是另外的客人做的。而一群人并不嫌弃还是吃了个精光,原因简单,都比较清淡,脱离了贵州菜的重口,老唐一再对我湖北人的身份表示怀疑。

第二次煮饭,因为怕耽误我去车站,小威很配合地给我当帮手,刀功不错,可想平日里他做菜的次数应该不少。做了几个快手家常菜,因为不想一身油烟味去坐车,肉菜都交给了小威打理。菜做好时,凯峰和布衣已经煮好了饭和粥,摆放好碗筷。

布衣是一个常常穿一身中式布衣的男生,发型实在偶像气息太浓,带一副黑框眼镜,于是整体气质并不能想成从画里走出来的人。布衣这个人并不是到这里才有的,前面的画面里,他都有出现,只是没有话语,总安安静静地坐在喧哗人群不远不近处,自顾自的,也并没留意他在干嘛,所以没有他的篇幅。正式说上话,是在这餐饭。

大家依次朝楼上喊“吃饭了。”一会儿,淼走了进来,看到我颇有点惊讶。
我:“快来吃饭,米饭都快要没了。”
淼:“你还没走?”
我:“对啊,我差不多两点的车,他们都说不用着急,20分钟就够去车站了。”
小威:“真的,我试过,绝对够了。她就一直在着急。”
凯峰:“是够了。“
布衣,笑,吃饭。
淼,吃饭:“你是哪里人?”
我:“湖北人。不过我们那儿的菜没这么清淡,我自己口味淡罢了。”
淼:“在这边呆的久了,回去了家里煮的饭都觉得没有味道。”
凯峰:“好吃,汤很鲜。”
小威:“没有放味精。”
我:“对,材料好,全都没放味精。”
凯峰:“哇,竟然能吃到没放味精的菜。这几个是拿手菜吗?”
我:“不是啊,就快手菜,随便做做而已。诶,怎么听起来好像我在夸自己,哈哈。”
大家,笑。
我:“不管你怎么夸,我都不会来你们这儿当义工的。”
凯峰:“没有啊,我多说好吃,做菜的人能高兴点嘛。”
吃过饭,全都让我检查有没有东西落下,不许我帮忙收拾碗筷。
布衣经过我,向楼梯走去。
布衣:“我也出门,一起走吧。”
我转头看他,并没有看着我。
我:“是和我说话吗?”
没有回应。
我:“他是让我等他吗?问他没理我。”
小威:“没有别人,应该是了。“
淼:“他右耳听力不太好,可能是没听到,等一会儿吧。”
我看了眼手机时钟,离发车还有25分钟。
过了会儿,听到有人蹬蹬蹬地下楼,我向楼上看,逆光方向也有人往楼下张望,想着,我应该没有在自作多情。
布衣:“走吧。”
我背上包,和大家招手告别。
我:“下次来,要带我去附近好玩的地方。”
淼:“比如哪里?”
我:“我没去过的就行。”
淼:“好。”
我:“我走了,各位,下次见。”
向着大家一阵拜拜拜拜拜,和布衣出了门。
我准备去公交站,布衣看了时间。
布衣:“只剩20分钟了,公交肯定来不及,打车吧。”
我:“恩。你去哪儿。”
布衣:“我去河那边,歪门斜道。”
等了一会儿。
布衣:“今天怎么车这么难等。”
好容易看到出租车,结果在前方二十米被别人拦下了。
布衣:“额。。。别着急,很快会打到车的。”
布衣拦了反方向的车,车上有其他人拼车,我注意到时布衣似乎是已经问过是去火车站了。于是布衣嘱咐我路上小心赶紧上车,我招手道别后,他向着反方向走了。
匆匆到了火车站,时间果然是够了,而火车竟然还晚点了。

后记

去的时候带了本《解忧杂货铺》以防火车上无聊,结果太容易看,在来时的车上已经看完。原本打算把这本书放在书架上漂流,最后怕回程无聊,换成了《雨季不再来》,仍是看得很快,火车上几乎就看完了。这是第一次看三毛,看时一边哭一边笑,似乎以前看过的她编剧的作品更能理解了。下次再有机会去镇远,要把书还回给客栈,虽然,并不知道年月了。

并不喜欢攻略式的游记,生活里的事,如方程式一样得到个算法又有什么意思呢,原本更有意思的就是在过程里。这里只列几条感受。
1. 四方井的老巷子有好几口古井,据说每口井水的味道都不一样,感兴趣可以尝尝。
2. 主要景点全在半小时脚程内,但门票都不便宜,当地旅行社客栈给到的优惠都差不多,没有学生证的话这样定比通过旅行app定更便宜一点。
3. 工作人员不上班的时间,也就是清晨和晚上,石屏山是不收钱的,而不花钱的时段其实更美,收费时段,如果熟路,也可以从几个渡口的小路上去,虽然我没走过,但山上路都铺得很好。厉害的人,如果穿着坡跟鞋上去,也没事。
4. 青龙洞其实非常一般,相比之下,门票就显得很贵,但里面的贵州民俗建筑陈列非常值得一看,都是明清时候的建筑部件,不及皇家建筑的精美,却也有一番风味。
5. 潕洋河游船价格虽贵,但喜欢山水的仍然值得一看。最好选在天气晴朗的时候,水更清,山色云朵变化也更有趣。与漓江竹筏小船的游法不同,潕洋河是两层的游船,有遮挡,没有那么晒。


微信公众号“有态度的陌生人”,记录生活旅行中的小事,目前还不完善,感兴趣欢迎移步

本篇游记共含8510个文字,2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lz很会写哦~默默关注下

2016-06-16 17:28

引用 rachelchen 发表于 2016-06-16 17:28:07 的回复:

lz很会写哦~默默关注下

回复rachelchen:谢谢喜欢~

2016-06-17 09:52

看到武昌两个字特别亲切

2016-06-17 19:55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4F

引用 米思佛 的图片:

2016-06-17 22:58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5F

2016-06-18 00:19

不错

2016-06-18 12:58

引用 縼葎 发表于 2016-06-17 19:55:53 的回复:

看到武昌两个字特别亲切

回复縼葎:其实我多想有汉口出发的车,哈哈

2016-06-18 13:48

你好,楼主,你的游记道出了别样的风采,很感谢你的悉心分享,如果有时间,希望可以帮忙支持一下我的游记,欢迎点赞和留言,谢谢~
http://www.mafengwo.cn/i/3481347.html
我认为,有意义的旅行,就是在路上。

2016-06-20 10:27

引用 羽化 发表于 2016-06-20 10:27:21 的回复:

你好,楼主,你的游记道出了别样的风采,很感谢你的悉心分享,如果有时间,希望可以帮忙支持一下我的游记,欢迎点赞和留言,谢谢~
http://www.mafengwo.cn/i/3481347.html
我认为,有意义的旅行,就是在路上。

回复羽化:谢谢支持,”有意义的旅行,就是在路上“不能同意更多。大作已拜读~

2016-06-20 17:08

看来真的值得一去!楼主写的不错哦,打算分享给朋友看看,估计也不一定能成行,哎……

2016-06-20 19:55

谢谢喜欢和分享。私以为适合安静的时候去,时间充裕带上周边的话就更妙了。

2016-06-20 20:44
相关目的地:   黔东南   贵州
39969张照片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