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偷闲重庆——在麻辣味儿的城市里上天入地

22
Mjuaner (朝阳) LV.11
2016-06-16 15:04 907/7


来到重庆,本就不是什么计划好的事。
从预订机票住宿、收拾行李,到坐上山城忽高忽低的环形轻轨,只够留下一天想像的时间。

之前做了许多关于西藏的梦,但终于还是不幸夭折。
暂时从高原反应的预防知识中解放出来,心里倒也松弛不少。
于是怀抱着如此心情,希望闲走一个远方。
想起旁人描述重庆的种种,就本能上的味蕾僵硬、腿脚酸麻、普通话退化
也再想不起其他的地方。
于是,山城偷闲之旅就这样成行了。
虽然从计划上来讲,
重庆,更像是一个备胎。

我不习惯于期待远方
若是相信自己该启程了,那遇到的便是好风景。
这样一个颇有滋味的城市,
也该我来瞧瞧咯

清晨路边 卖栀子花的跛脚老人

黄桷树下 分发扑克牌的大叔 牌友们摇摆着折扇

在树下摆起理发的摊子 排队等候的人也好乘凉

两箱被人喝光的重庆啤酒

背篓背孩子 孩子背背篓

午后茶馆外 

  飞机在灯火闪闪的江北机场降落,那时已经晚上九点了。我的心情异常轻快,把托运行李从传送带上搬下来的时候,好像还“耶”了一声。幸好,这样的兴奋透露了“旅人”的身份,即使受到一些注目,下一秒也得到了自然的理解。机场似乎是个有意思的地方,让我总想在那里白白耗上一天,偷听几句离别和归来的感言,或是编造一堆足够煽情的故事。它是迎接游子的怀抱,又是告别故人的驿站,这里的眼泪总是流不完。而旅行来的人呢,像是搅屎棍一样,用自己的笑谈和喜悦辜负着这里的深情,让久住于这座城市的人怨恨和羡慕。大抵是这种不用负责乡思的态度,让我喜欢用奇妙的视角看待每一个初来乍到的地方,尽情感受它的别样魅力。
  坐上飞驰的轻轨,不禁向车窗外张望,齐高的公寓、小小的行人、通明的悬桥都变幻莫测。我们一会扎到地下,一会驶至高处,根本无法用眼睛判断出这座城市的水平线。我虽然不恐高,但每每瞥见自己距离路面那么遥远,还是会忍不住收回好奇心,踏踏实实地坐好。车身每一个转弯,我都能想起柯南里的飞车事故,然后和同伴提起,再被她骂一顿。这大概就是重庆的下马威吧,提醒我这种有心闲游的人:山城的日子可没那么好过!
  就这样战战兢兢、晃晃悠悠,我们在临近十一点的时候找到了下榻的青旅,名为“弱水咖啡”。它在轻轨站附近的一个拐角处,门脸儿很小,进门后只有一座楼梯通向地下,那是客栈的所在。来客感应的铃声响了两下,出来迎接我们的是一个有点胖的眼镜小哥。他询问了我们的预定,并在电脑上查了很久,业务不甚熟练的样子。在后来的交谈中才知道,他是这里的咖啡师,当晚只是帮忙看店,谁知来了我们这样两个不“打尖”只住店的客人,自然有些手忙脚乱。他说着略带台湾腔的普通话和我们确认信息,我却一直专注于琢磨他的口音,最后实在忍不住询问了他的家乡,哪知道他回答说自己是一个普通话不标准的重庆人。在后面的旅途中我又一次犯了同样的错误,于是我以血的教训得出一个结论:在重庆说话带台湾腔的人,很可能是本地人。
  这个夜晚还没有结束,另外包括我们与“老板夫”的交谈所得。不过我想放在后面一点再写,要安利一下嘛你懂得!

青旅的露天小院 摄于临走那天 小雨 

  早晨从一碗小面开始,我的嘴巴就停不住了。
  听了“老板夫“的推荐,我们穿过一个上坡的清晨集市,在出口处的右手边寻到了这家小面馆。我点了一两微辣的重庆小面,自取了些白豆浆,又听取了同伴的建议点了一个煎蛋。面刚入口,一阵香麻就充盈开来,一点没有辛辣的刺激感。不加糖的豆浆十分细滑清爽,喝罢让人重振旗鼓,再试小面的滋味。后来和“老板夫”说起小面的味美,他告诉我们,小面底料的精髓在于牛肉的选取,而且想开一家小面馆需要统一的培训,做好招牌并不是容易的事。这家馆子算是满足了旅行者对于重庆小面的期待,我们在这里连吃了两天,第三天若不是下雨行阻,我们可是还要去的。(陈氏面庄,重庆有多家分店)

第二天补点了凉糕,两人吃一块较妥。

吃过早饭,我们沿原路返回,前往轻轨站。适逢端午前几天,集市上满是包粽子和编艾草的小贩,他们用不着吆喝,前来光顾的客人是停不了的。
  
第一站:磁器口
想看看老街,再买些特产。

红辣辣的吃食 配上 绿油油的夏天

喝茶 吹牛 发呆 打望

店家带劲儿地打着糍粑 喊顾客们也来试试

缝绣花鞋的手

酸辣粉的制作工艺

家家户户的门廊边 都挂着艾草 驱邪避毒

买了一包绿花椒 走在路上闻了又闻

用晒干的辣椒制作的冰箱贴,别在老板的帽子上最为得体

买了三袋陈昌银麻花,现在两袋已经见底。室友还想着去淘宝网店上加买,于是深感自己驮回来这一举动有点蠢,但也有些欣喜。

午饭找了家江湖菜馆,想试试看十分钟上桌、颇有江湖之气的菜肴是什么样子。品尝结果不尽如人意,店名也就不加推荐啦。不过这道红椒青椒白椒炒肉也算是让我长了见识,白椒味酸,不妨一试,试过记得喝茶。

  午后阳光尚好,打算过江看看。
  于是我们买了长江索道的往返票,乘车的人并不多。黄昏时再次路过索道,看到排队的人龙甩到了街上。
  登上候车平台,对面的索道车刚好划过来。本可以立马过江,可这里的景致还没有看够,于是我们决定再等一等。索道站的两旁都是住家的小阳台,经不精准地估计,这里大概是十几层的高度。我可以清楚地看到一家的窗栏里养了许多鸽子,另一家种了几盆花,他们对于这样的窥望,恐怕也见怪不怪了吧。
  车也来了,过江看看去~

  长江对岸的街道很整洁,路上的人很少。许多正在施工的吊车在高空中摆动,许多公寓和店面正在招租。
  没有找到期望的老建筑和老街,听闻大多已被拆掉,不免失落。

美国使馆酒吧 一幢有年代的建筑 正在招租

米市街的老建筑正在维修,暂停对外开放,所以只拍了些夏景

矗立在居民小区里的老房子,墙壁上满是爬山虎。晚风一吹,总会感到些寒意吧?

  回到索道站时,遮阳伞也晒得滚烫了。我们决定在路边的茶馆歇一会儿,养养精神。
  同伴点了一杯茶,坐回来的时候略带兴奋,说是老板娘推荐她在菊花茶里放一颗胖大海,也算是重庆的喝法吧。后来我们发现,其他茶馆似乎没这个规矩

诱人的樱桃和李子

有点可爱的“小红车”,无奈价格总是谈不合

重庆道路的两旁都种植着黄桷树,原来这看起来小小的叶片也有遮天蔽日的能力。

走过几个破旧的小巷,一路都是高危待拆的矮墙。指路人让我们一直往深处走,心里多少有些疑惑。直到看见路边的牌桌和围上去的人群,才觉得这里到底还是留有生气的。不远处出现了许多上行的台阶,十八梯,我们到了!

俯瞰十八梯,树密楼深,看不到了

从这里溜达到解放碑和八一路好吃街,外带了好又来酸辣粉和廖记棒棒鸡做晚饭。然后行至长江大桥,等黄昏,野餐。

每隔几分钟,大桥下就有轻轨驶过。想像一下,一个人坐在马路边手捧酸辣粉边吃边颤抖的样子,路过的大人小孩狗狗就没有不看我的

晨光渐消,夜灯点燃了黑暗。当去个最热闹的地方,应该是洪崖洞没错。

重庆吊脚楼雕塑,个人觉得十分好看

再一次见识到,在重庆啊,不要问哪里是第一层。街下有街,人上有人。

选购火锅底料,售货员介绍说:女生代表微辣,男生代表中辣,男女搭配就是特辣了。

  十一点左右从洪崖洞步行回住处,沿江大概走两千米。听闻重庆是个夜生活丰富的城市,各处通明,人们常伴着夜色出来吃火锅串串,倒也不怎么担心害怕。在各处停留停留,买点零食听听弹唱,故意放任时间慢慢地晚下去。期间和一重庆同学闲聊,她知道我们还在外面晃荡,语气有些焦急。这也不自觉地添加了些紧张的气氛,于是我们拾起在时光中流逝的宿命,快步回到了旅店。
  同屋新来了两个妹子,一个已经早早睡下。轻声翻看相机里的照片,兴正浓时,才发现新的一天已经开始了。

从轻轨站俯拍 江上小船

“沁园”大概是重庆连锁的面包店,已经遇到很多次了。刚吃完小面的我还很撑,就小小觊觎一下。

轻轨转公交,前往涂鸦一条街。

沿壁画的方向走进一座看似老旧的小区,向街的墙壁上装饰着与楼等高的艺术涂鸦,往里走则是再自然不过的生活气象。

拍照时,遇到一个在院子里吃午饭的爷爷。不同于其他居民警惕的眼光,他的神情十分柔和,还不时与我笑笑,这给了我上前搭话的勇气。他说这里的房子都是1958年大跃进时期建造的,看着破旧但也挺结实。这个小区里有许多老人,一住大概就是几十年,年轻人许是住不惯的。

老人的猫

自认这张照片取景不好,本想删掉,可瞧见这个小女孩可爱的偷瞄,就留下来了

当天是端午 没吃到粽子 但也算过了眼瘾

仅一站地,四川美术学院

去看了本科毕业设计展,实在拜服!

川美的马路对面,就是颇有小名的梯坎豆花。梯坎是台阶的意思,因为餐馆开在台阶处,便得名如此。之前“老板夫”告诉我们,重庆馆子起的名字都十分随意:在台阶下面就叫“梯坎”,老板戴眼镜就命名“眼镜面”,要是腿脚不好就叫“跛脚”了。

粉蒸肉

蹄花汤

豆花

小馆爆满,等了一阵才有空位。菜品用不着笔记,只听一遍便能上齐。后厨的大叔每隔几分钟,就能端出一大托盘腾着热气的豆花,绕着厅堂每桌分发几碗,又迅速地消失了。最后按碟子算钱,阿姨的语气里带着不用怀疑的爽快,客人也就乖乖地把钱付了。

这个时候,日头正毒,去茶馆,当是不二之选。
交通茶馆,就走两分钟。

这个搭在小院儿里的棚子,不知道还能保留多久。希望下次到重庆,还能过来喝一碗。

一位在等棋友的老人,有着被冷落的棋盘、棋子和茶杯,以及敲啊敲的手指头。我有点想陪他下一盘,可想起自己半吊子的棋艺,恐怕也会害得人家无法尽兴。再一琢磨,自己何必矫情起来可怜别人,静候不过是个姿态,陌路相遇,棋逢对手,又怎会不值得等一等。

终于等来了棋友,以及围观群众。

玩长牌 不清楚规则 大概要赌点小钱

同伴去参观三峡博物馆 隔着玻璃看人民大礼堂

  晚上与同学的表姐约好了火锅,于是先回到青旅取了礼物。在路上买了些樱桃与西瓜,同伴还买了一束栀子花。
  幸好今天回来的早,见到了传说中的“老板”。
  “老板”是个微胖的女人,之前提到的“老板夫”自然就是她的丈夫了。咖啡小哥说,这是家女权至上的青旅,果然如此啊,从称谓上也听得出来。
  “老板”热情地帮我们把花束插进花瓶,把西瓜切好,还配了这样两个精美雅致的盘子,像是一个文静秀美的大姐姐。可她却话锋一转,拜托我们一定不要把盘子打碎,因为这都是她的珍藏。“老板”说,咖啡小哥曾经摔了自己一个钟爱的盘子,她瞬间流下两行热泪,不是因为生气,而是肉疼!哈哈,几句话,“老板”的可爱和率真就暴露无遗了。
  “老板夫”更有理念,他说自己是个理想主义的人,希望打造最好的青旅。我们刚入住的时候,觉得下铺的空间太小,他则以一种“你们中招了”的神态说,这是希望客人多出来和陌生人交流,而不囿于那一张床铺。他还花费重金购置了不错的床垫,希望客人们得到应有的住宿待遇。

很喜欢这家客栈,临走的那个上午,为它留影。

弱水咖啡客栈:重庆市渝中区大溪沟河街66号(近嘉陵江滨江路)
http://www.booking.com/reviews/cn/hotel/ruo-shui-qing-lu-cafe-amp-hostel.zh-cn.html

  火锅是在刘一手火锅店吃的,还喝了几杯1958山城啤酒。同学表姐说吃的不算尽兴,因为这不是他们通常吃的那种辣。这样直接地表达,也可见她个性的爽朗有趣。我吃了很多没尝试过的东西,比如鸭肠、腰花之类,也想直接把它们丢下去煮了。表姐教我,说夹住鸭肠放到锅里烫个七秒,很快就可以入嘴了。

  在重庆玩了两个整天,第三天上午准备奔赴机场。早晨醒来,听见雨声淅沥,便知今日要离开了。
  要说为什么喜欢重庆,大概是因为这里,喝茶、抽烟、打牌、吃辣、能上天入地,
  生活那么慢,而人们那么爽快。







本篇游记共含4570个文字,200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最近正要去呢 不知道那边天气如何

2016-06-17 10:25

引用 willie 发表于 2016-06-17 10:25:54 的回复:

最近正要去呢 不知道那边天气如何

回复willie:下雨不下雨不一定,但是挺闷热的

2016-06-17 10:38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3F

引用 Mjuaner 的图片:

2016-06-17 13:41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4F

引用 Mjuaner 的图片:

2016-06-17 13:41

引用 跟党走的笨蛋 发表于 2016-06-17 13:41:48 的回复:

回复跟党走的笨蛋:谢谢喜欢~

2016-06-17 19:5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正在做攻略呢,下个月粗发,果断收藏啦

2016-06-20 22:07

引用 josiehjh 发表于 2016-06-20 22:07:41 的回复:

正在做攻略呢,下个月粗发,果断收藏啦

回复josiehjh:哈哈希望有帮助啦~

2016-06-20 22:11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