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重庆时光:其形为山,其色为雾,其魅为夜,其味为辣

  • 出发时间/2015-02-25
  • 出行天数/9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2300RMB

【序】

  去年冬季就曾想到此吃喝一番,然并未成行。今年倒不在计划之内,却突然想起这个小心愿,果断趁着假期之末,收拾行囊,独自出发。
  文中重庆,不见得有多么正宗,也没啥很攻略性的部分,纯粹是尽可能多地走走逛逛,拼凑成这将近9天的时光。但从游人角度而言,我这个外人眼中的重庆,某程度上或更有参考意义吧。

  首先列出这些天里去过(或拍过)的地方,且听我一一道来。

其形为山

  重庆是绝对的立体,行走其中,犹如游览一座设备极其齐全的大山,冬日漫步居然屡屡走出我一身汗;“上下左右”永远优于“东南西北”,要寻一目的地,明知已到达附近,甚至看到,却因找不着梯路而苦恼;如果在其它城市,相向公交站是“通常在对面马路”,那到重庆,就是“通常不在对面”囖;不知是否因为山城路窄坡道多所以车速不快,司机对行人相当礼让长沙北京请自觉检讨);另外,有曾在山城求学的同事提及以前常见“山城棒棒军”,以帮人挑重物上下坡路为生,身手敏捷。

  搭乘轻轨(轨道交通2、3号线)是体验山城风光的上佳途径:这个站还在地底下,下个站就比过江大桥高出一截,继而又擦过居民楼窗边。

  依山而建的吊脚楼,如今被改造成商城。一边进入的1楼,竟相当于另一端的11楼,也就意味着2条相邻的马路,垂直落差有10层楼之高!

  重庆还有桥都之别称,两江相汇可想其跨江桥梁之多。过江大桥由于直接起于山体,不难想象距江面相当的高,甚至没引桥一说,过江后反而继续爬坡亦不为奇。倘若徒步穿越,大车奔驰而过引起路面振动时,难免双脚哆嗦。

  扶手电梯作为公共交通工具而存在并收费,真是新闻了——112m,全国第一长,亚洲第二长(第一在朝鲜)。外人如我,自然是视为山城特色产物而特意搭乘了。

  与扶梯对应,还有垂直升降梯作为公共交通工具,马路边进入,下5层,一出来,噢!还是一条马路。这么大的人了,还玩电梯哈。

  鹅岭瞰胜楼,登高远眺,两江挟持而过。自渝中半岛最高处一路往江边而望,房屋层次感鲜明。

  若夫山城老重庆,不得不提“十八梯”。老重庆城分为上半城(山顶)与下半城(山脚),而十八梯则是连接两者的老街道。山顶是享誉中华的解放碑商圈,山脚却是被城市速度远抛于后方的棚户区。
  如今,十八梯拆迁改造,徒余零星档口尚在经营。那种老街专属的市井气息,始终不免被城市化所取代。

  附一段重庆人的话:
  在重庆,自行车相当于废铁,只有3种人会骑。第1种是以派报送奶为业的人,第2种是当作锻炼,而第3种,就是“宝器”!

其色为雾

  鲜有人不知雾都伦敦,但就在我国境内,年平均雾日104天的重庆,其实更无愧“雾都”之别称。近年多次年初北上,屡受雾气影响而不得好景,甚至碰上过大雾预警。于是本次造访重庆,自然多少有点担心。
  连续阴天后终于迎来小雨,在江南闲逛过后,准备搭乘长江索道返回渝中时,洽经过巴渝十二景之“龙门浩月”,意想不到,竟觉得,很美。

  万里长江上第一条大型跨江客运索道,就着山势,小站藏于闹市间,十分适合解读“立体交通”与“山城外型符号”。
  还记得“一罐可乐从缆车上掉落下方棚户区”这一电影片段么?对,说的就是「疯狂的石头」。但凡国内影视剧中有过江索道镜头,观众便知是重庆。地标意义,无需多言。

  铁箱悬于几根如小臂般粗细的钢缆上,于母亲河上空划过。脚下长江水,滚滚向东流。

  嘉陵江与长江交汇,形成核心之渝中区,其端点即朝天门
  夏天则可见两江青黄交界(此景曾在汉口一见),而此时两江同色,东水门大桥(跨长江)与千厮门大桥(跨嘉陵江)又一个模样,实在蒙圈。恰后者正在修葺,同一日分别经过2座桥边时曾一度惊诧:为何上午还围蔽施工,下午就通车了?可笑……

  朝天门,每日运送几千客人游览两江甚至东去三峡,又吞吐着千万吨货物,使之焕发活力。船型建筑,是对码头文化的再一度强调吧。

  来重庆前,一直将雾天视为大敌,从没想过如今竟出现一段专门描述雾色的文字。就当是种意外体验吧,就如下图,听见飞机划过,举手一拍,一串风筝同时入镜,居然觉得挺好。

  若非雨后雾天,一览两江挟持而过的鹅岭恐怕也是个流连之地。

  黄桷坪内的涂鸦街段,堪称全国乃至全世界最大的涂鸦作品,为四川美术学院受权所创。其中甚至街口一块方石、路边一间修车店、道上一排小食铺,都受此渲染。
  而在老城工业区突入如此违和的一段,也恰似在这单调雾色里添上斑斓的一笔。

  此乃连日来仅有的一片蓝天白云,摄于雾散后当日接近傍晚之时,翌日又重返阴天。

其魅为夜

  天欠朗而气尚清,于是大都将觅摄活动寄望于晚上。重庆敢将其夜景与香港媲美,想必也不差吧。

  纵使不热衷于逛街购物,步行街依然是个不可错过之地。
  靠近住处有解放碑商圈。建立于相对平缓的区域,缺乏广式骑楼因此甚少临街商铺,高楼商厦林立,街道宽敞,人流密集却悠然舒适,也难怪人们都视其为打望胜地。
  以碑为中心,十字型扩张,不得不说,极易辨错方向呢。

  夜间城轨,驶过热闹的杨家坪商区,又成为山城夜色的一张名片。

  还记得那个“1楼变11楼”的洪崖洞吗?夜色下方显璀璨!

  充满“山城”印记的雕塑。

  不可错过的还有大礼堂。那时竟能铁手般地拍下这张四平八稳的照片。

  经当地人推荐,我于夜间远赴朝天门长江大桥,欲一赏朝天门夜色。但在长达1.7km的主桥来回一趟,都无法获得满意的取景角度,尤其是嘉陵江,始终几乎不能入镜,被坑了……
  (2015恒大客战力帆,海报「嚼硬」便是隔江拍摄朝天门所得,明显那个才是佳位。)

  大剧院,即遥望朝天门时不可忽略的那座奇特建筑。首见于明信片里,屹立于一宽阔广场中,使我关注。然实际四周仍有在建施工项目,“根本没有这样的广场”,duang,这个就是所谓的加特效吧。
  所以,在城轨大剧院站,隔着玻璃“参观”一下,足矣。

  夜爬南山,登一棵树观景台(其实可以坐公交到更高处再步行回观景台,是我SB了),只为赏一片“要收费”的渝中夜景。长江至此恰好划成一弧,不去刻意与它处比较,至少,满意。

  两江相汇,自然有多条滨江大道,其中南滨路或能独占鳌头。我倒没刻意夜间前往,只在搭乘出租车经过时于车上匆匆摄下一张,足以脑补。黄金双子塔为重庆市内最奢华的国际酒店喜来登。

  于是,连日以来,我试过穿越无人窄巷上山下坡只为寻路到江边拍大桥,试过在城轨旁长时间逗留只为捕捉其穿过商区的一瞬,试过长江南北来回走只为找一个美景佳位,试过徒步登山只为一尝远眺之美……几次险错过末班车。
  固然知道以本人当时装备,想拍好的夜景实质自大亦可谓自虐。莫须理解为何仍然不辞辛劳,可能是一人在外才有的放肆,也可能是兴趣并不受器材所限制,也可能是,记忆卡所未能记录的时光,至少存于脑海,不易消散。

其味为辣

  无火锅不重庆,从一个小愿望发展成动身赴渝,火锅无疑是最大动力,没有之一。当地常见九宫(或称井格)火锅,不同食物分格而煮。
  香油碟直接作碗,花生米、蒜蓉与芝麻的香味完美混合;醋在火锅场合充当神奇魔术师,不仅降火,还调出特别风味;据说酸奶有助于保护肠胃,反正我都照做了。
  然终究是广东体质,火锅前后只食过2次,鸡杂、毛血旺等特色火锅本途是暂无力完成囖。外人至此,若时间充足,尽量勿在抵达当日即食用火锅(说归说,其实我自己都没忍住)。“不辣”、“微辣”、“少辣”是最常听的“谎言”,不过还可以写游记,至少说明,我尚未辣死异乡吧。

  磁器口自然也是游人觅食热点,然而所谓千年古镇到现在无非小吃档+几家文艺小店,众众众众众使人窒息。当然,如果想逛吃一整日,或置办手信,此处无疑选择丰富(嗯,确实是“外人才会来”的地方)。其气息始终无法让人留恋,且远离渝中,当初没选订住这里,实在明智。

  串串是常见的大众级街边小吃,亦就所谓的“麻辣烫”,一种在本地几乎不会引起我食欲之物,到重庆就成了祭五脏的好选择。

  酸辣粉嘛,就要吃“手工酸辣粉”,就是一个男人一边唱歌一边摇屁股一边“啪啪啪”那种,不得不承认看表演的性质大于品尝美味。特意选一家紫薯制粉,但在如此辣觉之下,根本没尝出紫薯味呢……
  回想起来,在广州我还好像真没吃过酸辣粉,这倒好,一吃就吃最正宗的。

  各类辣椒制品任君选择。而我也购置了几包火锅底料“交作业”,哈。

  小面,在重庆特指这种小麦粉面条,吃小面更重要的是吃其中佐料,品种丰富、选料考究、制作独特的佐料,是一碗面的灵魂。一股香辣,足以唤起重庆人一日的精气神。解放碑商圈有一家门面极小,但路人目光绝对会被路边捧着大碗大啖嘬面的食客所吸引,是为“花市豌杂面”。

  抄手,即我们所称“云吞”,请务必红油。相应地,解放碑商圈有家同样门店小但食客络绎不绝的“惠氏抄手”。

  渣渣,肉末也,具体来讲应该算是长寿县特色。剪碎的猪大肠不失爽滑,并更易下饭。

  豆腐花,尝过南方的甜、北方的咸,不能错过重庆的辣。重庆人更有豆花饭(面)一食法:一勺豆花,沾入辣酱,再混落白饭,没菜没肉,竟吃得滋味。

  在重庆的每天,至少要完成一个“辣之任务”,纵使屡屡辣到喷火,回广州后又咳嗽半月,但仍不得不大叫一声——爽!
  回忆当年武汉,略显中暑的本人在饮食上变得相当掣肘,唯一一顿同事请的丰盛斋宴也因手机被盗而失去所有相片,如今重庆一行,着实是满足地报复一番了。

  而重庆之味,固主打为辣,却不限于辣。  
  小巧玲珑的山城汤圆是重庆最受欢迎的甜品,还有外加醪糟的吃法。在一波辣觉的刺激后,附以一丝甜意,就是如此恰到好处(元宵节没能回到广州的遗憾,就借此弥补吧)。

  磁器口内成行成市的麻花算是手信的好选择,冰糖、椒盐、巧克力、葛粉……数不清的口味,价格从10多元到数十元/斤不等,越贵的甚至越受欢迎,一条长队似乎比任何宣传都更见效。

  地头蛇快餐连锁乡村基(CSC),价廉物美,选择多样,搭配均衡。秒杀各大洋快餐品牌。

  洋人街中,见“美心馒头”门前人头涌涌,好奇一望,馒头何处?什么?阿姨,你确认你不是在卖萝卜?

  我试过清早起身赶车,也有过午后方外出逛吃,经过十八梯时,总会见老伯搓面身影。烧饼咸甜可选,中空外脆内韧。或者,早与石板地融为一体的烧炉也在诉说着这份坚持。

  洪崖洞内,嘉陵江边,以山城1958,结束连日的美食征程。

武隆与大足

  接下来改变一下画风。

  出发前,便计划好途中要安排2天到郊外景区游玩——武隆大足
  鉴于独自在外,功课欠缺,在青旅又未能拼上同路之人,于是各报了2个一日团,含来回交通、门票、午餐团餐、导游费等,共700多。这价格其实还行,自己已经偷懒了,总不能那么些钱还不让人家赚。行程仓促不自由这是必然的了,在大足时还因为多拍几张照成为最后一名归队的游客,被导游夺命连环call……

  武隆便是那个拍摄过「满城尽带黄金甲」和「变形金刚4」的武隆,只恨当时没有超广角,多处无法摄出张力……

  所幸,一些“形似”之处,经导游指点后,还是一一拍下了。
  这像猪八戒侧面吧?

  看我双刀出击!

  光与影的配合,成了一条跃升的鲤鱼——

  大鹰展翅——

  猩猩脸——

  倒插的巨剑——

  天坑后又赴地缝,被友人笑称我真的“深度游”了……

  地缝上的一线天——

  大足不是“大脚”,而是“天下富足”的意思(也有一说为因为某大仙游玩走时在宝顶留下一个足印)。除了石刻,此地也以生产刀具而著名,不输我粤阳江
  跟团倒有好处,从讲解器中清晰地了解到每座雕像的寓意和讲究之处,其中还不乏力学原理,实在大赞妙哉。

  所以,攻略是不必多问了,反正这2块地方都很值得一去的。在武隆那庞然的天然雕琢前感叹人们多么的渺小,到了大足却又诧异于人们改造自然的鬼斧神工,哈哈。

& more...

  一连8日下榻同一间青旅,刷破记录。瓦舍青旅有长滨与较场口2家,似乎前者好评度较高,而我考虑交通便捷选住后者。那个,答疑态度有点不用心,大都敷衍让我们自行翻阅报夹上的指南(好歹也说说看哪本吧)。好在餐吧出品与居住环境均满意,总评给个OK啦。下雨天早晨结识健谈的Roger大叔,喝咖啡,吹牛逼,大叔还弹得一手好吉他。

  后又单刀赴会参加长滨店每周六举行的火锅×BBQ活动,40大元任食,爽。

  重庆还有独特的茶馆文化。曾有同事建议我去茶馆泡壶茶消磨时间,但磁器口的喧闹环境实在让我无法静心驻足。最著名的当属黄桷坪的交通茶馆,然而,这竟是我回来后才知晓的事。
  那种隐藏于石板街中的“大时代里小日子”,或者真需要多走岔路,转角,细心发掘了。
  于是,茶馆这一环,有缘再续吧。

  倒是小猫,在磁器口如此喧闹环境里,依然保持住固有的悠然:愚蠢的人类啊……

  最后要说的是,重庆话普及得太好,答路者回话、售货员吆喝、出租车司机搭讪,无一不自豪地使用重庆口音,于是不时交流无力呢……

【后记】
  巴渝双喜,形山、色雾、魅夜、味辣,武隆之谧、大足之妙,便是这次重庆8天8夜时光所得之印象。相比起首次城市游——武汉,这次填补了不可或缺的美食部分,却也减少了感性的描写,更多是亲身的体验与直接的见闻。兴许,是身为旅行者的我,心态已有所改变吧。
  (附武汉游记链接:http://www.mafengwo.cn/i/5514756.html
  独自旅行,也是第二回了。随心所欲甚至恣意,是其它方式所不可替代的。然而,有过如此经历,我知道,相比“空山无人,遥望星辰”,我更喜欢与小伙伴们“聚脚于康庄旅途”。
  可以任我走,怎么到头来又随着大队走。

本篇游记共含5388个文字,11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关注!等楼主都更完了再看!楼主加油!

2016-06-17 12:00

像个相册,有没有介绍?

2016-06-20 21:57

引用 黄贯中是冠军 发表于 2016-06-20 21:57:23 的回复:

像个相册,有没有介绍?

回复黄贯中是冠军:确实像个相册

2016-06-21 00:12

感觉白天拍的照片都有点雾蒙蒙 天气不太好 晚上的相片好看些

2016-06-26 15:22

引用 lamcing 发表于 2016-06-26 15:22:03 的回复:

感觉白天拍的照片都有点雾蒙蒙 天气不太好 晚上的相片好看些

回复lamcing:对呢,不过以目前所学回看当时夜景,也觉得不满意了

2016-06-27 00:11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