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美景在路上 之 伊犁首发自驾游

22
On the way LV.7
2016-06-17 07:46 876/6

旅行计划启动

2015年9月的北疆喀纳斯游兴致难以消散,2016年对新疆再度加游伊犁,我一提议,LG就高呼了,从此就开始了向往,神往不已。

旅游前做功课是最快乐的,众多的历史游记,筛选定制路线,其实我未投入太多,倒是LG功课做得足足的。
每次提起LG就开始神游大草原了,大谈特谈,满脸喜悦,那颗期待着的心躁动不已,等待启程的那一天。这话题能自娱自乐,直到这次旅行成真,才渐趋平静。
所以说,旅行前那段时光是甜蜜的,旅行中才是真正实践着体验着。。。

关于路线:
计划是从乌鲁木齐出发,沿顺时针方向游玩伊犁线,考虑以下:
1.考虑到6月初,花草刚刚开始,赶不上盛开的7月8月季,所以这样可以在旅程后期到达霍城观看薰衣草。
2.一般旅游路线不同,不用先到伊宁再绕回来经过独库公路,避开不定时封路的独库公路(6月份独库公路会有同行的不确定性)正向走可以避开游客高峰。
3. LG有计划观景一号冰川,还能到胜利达坂,走国道216,路况差些,但是有雪山近距离惊喜的收获。
看了一些游记,综合比较下来觉得这条路更值得,所以下定决心。

关于行程
此次行程共有8天,乌鲁木齐进出,提前订票机票能便宜些,当时2月份就果断的定下来了,两个人花了5000.
关于旅馆和酒店,除了乌鲁木齐可以预先定下来,路经的地方不需要预订,可以随到随定,再加上6月初还未到旅游旺季,房间不成问题。
D1 出发凌晨到乌鲁木齐,机场附近旅馆就近住,租车,赶路,计划到巩乃斯
D2 巩乃斯特克斯
D3 特克斯-喀拉峻草原,晚上宿琼库什台
D4 琼库什台-伊宁:走伊昭公路,途径昭苏
D5 伊宁-惠远古城 --霍城,看薰衣草
D6 霍城-赛里木湖 夜宿赛里木湖:霍尔果斯口岸,果子沟,赛里木湖
D7 赛里木湖--天池
D8 天池-乌鲁木齐, 离开新疆

出发

不停地查天气,上海还是在雨中送走了我们,爱操心的人还是和我就如何去机场理论了一番,天动山摇了一下,最后还是践行了我提出的初选方案,其实方法不同目的地相同,如何走最终只能是一个决定。两个人尚且有所讨论,旅行中搭伴也是如此,这次外加两位旅友拼车自驾同游,变成了三种甚至四种想法,最终还是统一在车上回到乌鲁木齐,呵呵。

这次不小心,跑到兰州中转了,原来机票有点便宜道理终于找到了,肯定要被鄙视,但是既错之就乐之,接受现实吧。
下飞机转进时间方便了下,然后买了碗地道的兰州面,尝尝是不是很好吃,最终还是进了他的肚里,哈哈。

乌鲁木齐了,说好的十八度呢,一个字,热,两个人,真热,三个字,为什么。
凌晨到,凑合网上订的酒店,松逸宾馆评价不错,老板接人还真是住满了,车里就能坐我一个人了,他去接车直接开车。第二天开车到酒店接同游人。

Day 1 乌鲁木齐-巴伦台-和静,近观一号冰川、胜利达坂

关于租车
最后一周同游人联系我们,所以租车比较晚了,神州一嗨等都没有便宜的suv甚至都没有可租的,最后找了携程的乐之徒,优惠期蛮划算的。
机场接车,竟然没有预订的,升级给了帕杰罗,震撼登场,不过真是宽敞,想想旅行中应该是舒服的空间了。

乌鲁木齐出发,走国道216,非柏油马路,一般的路况。两边景色也是有些单调,有时候两边的山皮上飘着些绿色显露出一点生机,倒是远处的雪山有些吸引,身旁的人不停的说,哇,快看雪山,反而说出来说多了觉得风景反而平常。有道是说多了就不稀奇了,真是这个道理呢。
车辆驶过尘土飞扬,这条路难道是被大卡车走成这样的,旅游的车辆不多,大卡车倒是时断时续,还有一些挑战自己的高端摩托车友,自行车友,骄傲的也很辛苦的从我们身旁越过,然后被我们超过,但在我们停歇地当儿,又被他们赶超。

这段路途中,也算对我们这些刚刚进入的旅游来说也算风景吧,殊不知前面更好的风景在等着我们呢,雪山,近处,草原,无际,风吹草低见牛羊马。

一号冰川,雪山之顶。

这片雪,犹如倾泻直下。

刚从乌鲁木齐的30多度中热燥中走出来,这里雪的温度,但不想加穿衣服,想要这点冷空气;高山的稀薄空气,高山之巅的3840米,没有身体的反应,仅在兴奋之余往上跑了两步,有点点晕,但是很快恢复,难道身体素质这么好,可以承载未来的西藏之行。

这本天书,即使是钢制之躯,也要被留下某某的名字,留下一些某某某到此一游的痕迹,鄙视他们残害这重要标记。

美景醉人,人也自醉。

渐渐地,继续往高处走,不断的翻山,走到了众山之巅的雪山顶群。

到达胜利达坂,海拔4280米。天空飘起雪来,风吹的冷潇潇,穿了个外套,没有高原反应,只有相遇大家的莫名欢喜,终于在刚刚感受完炎暑6月的新疆乌鲁木齐,再感受严寒雪冻冷的6月。
这也意味着我们进入了和静,这个神奇的地方,据说是军事重镇,后来就体验了各个关口检查,但是也是建设不错的地方,县泰民安。

这里再展现一些崎岖的路,一号冰川的景区小路很简单,也就峻险,非普通轿车能爬。

似乎也意味着,冒险就要承担后果,在奔向巴伦台的最后三十公里附近,轮胎在肆虐的加速中爆掉,高大上的吉普小帕也罢工了,上演了没有预料中的奇遇:游客拼劲吃奶劲,新疆醉小伙大马力,被讽吃菜的没利器,提心吊胆,疯狂找轮胎,最终换上新轮胎才算心安落地,其他什么事儿都不是事儿,如果当时没有被救助,估计被落在没有人烟只有过路车的荒天野地,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吧,感谢新疆同胞,感谢有难共难。

轮胎裂成这样子,也是摧残的不行了。

旅行中是要欣赏两边风景的,风景还是在路上,这次的旅行也证明了。
路况差,不比高速公路平坦,所以就不必追求那种极致的驾驶体验,因为你若肆虐,它必爆胎

Day 2 平静美好之和静 和静-新源

和静版的烤包子,圆形的饼状。上次在乌鲁木齐的大巴扎,是三角形的,貌似三角形的好吃一些。

没到了传说中的新疆白杏,某人又欢呼了一阵子,还站在新疆大爷的水果摊边不肯走,我真的先走了,有一个名副其实的吃货。

和静新源的路上,由山的荒凉,到山的薄皮轻绿,再到旷山遍野的雪,满眼的绿,美景都在路上。
所谓渐入佳境,再到酣畅淋漓,再到心旷神怡,大概就是这样的滋味吧

和静开始,行驶在柏油马路上,这才是自驾游需要的路面吧,但是很不幸,新疆的测速很考验,考验智力,考验心力,还考验耐力。
在LG的谆谆教导下,也相当于挑战同行旅友的出来旅游“意在撒野”的心。

车上的这些马不知要被运到哪里去,可能是买主往家带把,也可能是开往集市,准备换点现金。

据当地牧民说,这是狼吃剩的东西,身首异地,头还在,身体却已经化学反应了。

一行路中,这是第一次看到数量众多的羊群,所以大家很兴奋,停车驻足,下去和羊群拍个影,和牧民聊两句。

这里已经泛着绿色,加上运出的蓝天白云,俨然已成为美景,美影。

开过了一段荒芜的山,渐渐进入了苍翠的绿,还有近在手边的雪。
这是艾肯达坂。

纯雪景的胜利达坂震撼后,又遇到了新增的这草绿,但雪山一直还在身边,呐喊呼唤是必须的。

渐入佳境,这就是佳境的地方,也是路边的美景,牛羊马点缀在高山草原上,逐渐密密的绿,心情刹那间就更好了。

蓝天,白云,草绿,流水,还有点缀的黄花,沉醉。

D3 新源-特克斯-喀拉峻高山草原,夜宿毡房

这是从酒店早餐厅看出去的平静画面,早晨是安静的,平面的,四周围绕着山。

中午赶到特克斯,随意找了家餐馆,就为了手抓饭而来,这次是牛肉抓饭,羊肉串也是一级棒,好吃的不要不要的。

这是进入喀拉峻景区的第一站,走下景区班车拍得第一张照片。

这是喀拉峻草原第二个景点,鲜花台,木台阶信步走上去,将会看到另一片天地。

对面的绿更绿,更密,对面的天山雪山绵延不绝,几天乃至之后的几天我们都是和天山赛跑,跑不出它的手心。
各种形态共存,没有违和感,只有共图感,和谐感和丰富感。
高山草原,能这么辽阔和宽广,真是神之存在。
温度多样,晚上夜宿就可以体验到丰富的温度,夜间身着冲锋棉衣还是凉风吹得瑟瑟发抖,我怕冷;毡房里盖着两双羊毛被也能感到一些暖和,早上起床阳光倾洒却也可以卸去棉衣仅留下冲锋外皮,快到午间时已经阳光灼热,只需要T短袖遮阳巾帽子才能挡住一些灼热的温度。一天之间,衣服慢慢的脱,然后慢慢的加。

猎鹰太是喀拉峻草原的最后一个驻点,也是大家驻留时间最长的景点。
偶遇游客与牧民共飙歌,那真是拼了命的撕裂呐喊,飙高音彪长音,引来一堆人驻足鼓掌。

其实刚刚进入这个景点,我已经美的神志不清了,有些眩晕。
感觉美景有些虚幻,我想捏捏自己的大腿,是否真实,更想呼喊几声,震荡期间。
愿与这份美共存。

这个照片的创意还是旁边的游客资助的,他们说站在这里会震撼些,我们就上来了,他们还知道如何摆拍,就是这样的,咔嚓。
两个人面向共同的未来,共同的期待,也象征着共同的努力,有点意思。

这里的草绿是浓,但是也是嫩的绿。

晚上点了最爱吃的拉条子,牧民很诚心诚意的做了很多,这里是我们吃的一半,还有两份加面再旁边躺着,最后全部进入肚中。
所谓美景也费精力,美景吃的更多。

半夜起夜拍了这张。

D4 喀拉峻-昭苏 路经大麦浪,采购蜂蜜,游玩墓人石

喀拉峻的早上,是不是震撼了大半个天

清晨的阳关洒满地,牛儿在吃草

这是牧民专门为满足我的要求,找来的酸奶,很纯正。
前一天我询问他们是否有酸奶,没有。结果第二天早上就端来了,不管他们如何倒腾的资源,毕竟有心满足我了,很感谢。

就是这样的美,天美,云美,山美,麦浪美。

昭苏的时候为时尚早,所以找了个景点,如图,硕大的草地上,就坐落着这么几块历史的石碑石,而且就这三块貌似货真价实的历史品种。
这就足以成为一个景点,呵呵/
与其说买这个景点的门票,倒不如我们在欣享经典周边的美景,四周的远山,天上的乌云,广阔的风,还有辽阔的草原。

这是一种念想,昭苏美食一条街的那餐饭,临桌上点的这个炒羊杂,我们都竞相留影。
因为肚子吃饱了,这个菜点不了,后来的路上也没有吃到,只能心心念了

D5 昭苏-伊宁 夏特牧场-薰衣草-伊宁市

这是昭苏酒店的早餐,也是旅行途中住酒店送早餐最丰富的。
喝了纯牛奶,没喝奶茶,据说奶茶是咸的。

说它是丰富的早餐,是因为蔬菜多,黄瓜,青菜等,各种维生素,大补特补下,瞬间有活力了。

昭苏夏特牧场
虽然已经看惯了高山平阔的喀拉峻草原,但这是在亲近草原脚下,而且也是不一样的风光。
牧场也是草原,本期待者牧场有温泉,但是被告知温泉暂停,空欢喜了。

马很悠闲的在晒太阳,休息,沉思徜徉

这是通往无常的路,哈哈。
昭苏牧场做了中巴,又做敞篷小车,走到这里是青蛙池,但是没有一只蛙,只有“哇哇”人声。
有人说了,就沿着这条路往前走,可以看到鲜花池,亲近雪山,可是路漫漫修远兮,很有游客无终而返,我们也就默默地放弃了。

很诡异的是,游车折腾但是达到的不是里面的好景点,还需要再摸索,难不成再倒换摩托车,又怎样呢。

这些路标貌似又可以诱惑你继续向前,那里等着的摩托车就是新的交通工具,一个景区折腾各种交通工具,管理方的心思确实有点复杂啊。

门票30,中巴60/人,敞篷车50/人,摩托车就不用问了。

昭苏的油菜花没有开,但是昭苏用密密麻麻的小花来报答你。
不管了,躺上面,撒个欢再说。

不同角度,从上到下,确实是很欢迎大家的,引得其他游客在花丛中搔首弄姿了,哈哈。

昭苏是温婉凉爽,但伊宁是热气逼人。

昭苏来的时候温度只有20度,到了伊宁马上飙升到35度,真心是热坏了。
到了酒店冲了澡,出来游荡觅食,虽然只是下午7点,但是椒麻鸡凉皮这些热卖品已经卖光,只能吃热热的大盘鸡了。
新疆,就新疆的食物吃到底,那是没有商量的。

D6 伊宁-赛里木湖 夜宿赛里木湖

早上起来吃了早饭,我们就慢慢了出发了。
为了看到更多的风景,没有选择走大道或者告诉公路,我们走了国道,就遇到了这个大市场,卖牛卖羊卖马,卖一切需要的东西。

这是买卖主宰谈买卖。

这是亲手采摘的薰衣草,还没有那么艳,但是味道有了。

这才是一片开的艳丽的薰衣草

赛里木湖边,外加一小水沟,就发生了一段惊心动魄和徒手捞手机的故事,不知是否慢慢套牢了一颗心。

夜宿的周边也是美美的,凡是有沟有坎,有所遮挡的地方,也就是大家晚上光顾的地方了

赛里木湖边的石子,有点特点。
湖边的浪不大,比起大海太小规模,浪宽只有三四十公分,冲刷的不是沙子也不是远远的石头,而是这些扁扁的片石,颜色也算丰富的。这就湖的岸边,湖冲刷的石。

以下几张是专业的旅友装备,现场切菜做饭,俨然和家中一样,还比家中更有雅致和情趣,够奢侈啊。

除了半夜他们放肆无所顾忌的畅谈欢笑声,孩子的喊叫扰的我不是打断醒来有点埋怨。

临近晚上,赛里木湖的傍晚有些冷了,冲锋衣穿上,棉芯也加上了,还有点凉,我就躲在帐篷里,看着湖边,透着这层薄纱,傻傻的呆一会儿。

D7 赛里木湖-石河子-乌鲁木齐

前一天的临时阵雨并没有打破夜宿的兴致,早上起来大家还是兴奋的。
互相交流着半夜的星星照片,方便,收拾帐篷,出发已经是十点了。

无处早餐,只能半路上解决了,找到吃饭的地方就填饱肚子别无所求了。

一路上大家轮番睡睡睡,因为路上的温度开始追追追,追到36度。所以下车的时候真是不情愿的脸啊

路上奔波了6百公里,到了乌鲁木齐,又是吃吃吃了。
百般寻觅,有家餐馆可以炒羊肚,也算小小的安慰了下我,美美的吃了个肚园。

D8 乌鲁木齐休整美食,返回

早上起床,目标就是利用有限的时间再美美的吃,吃西瓜,吃脚麻鸡,吃黑白**,还有买。

有幸周边有菜市场,结果菜市场也要验包的,安全问题始终第一位执行的够够的。

出发前,美美的吃了半只西瓜,喝了酸奶(剩余两盒酸奶是机场仰头喝掉了),吃饱馕,脚麻鸡也吃到了(洋葱会臭人的只能用口香糖了),还能采购到熏马肠熏马肉,倒是一个惊喜了。

图片发给父母,爸爸的口水流出来了,呵呵。

唯一时候遗憾的是馕买的少,应该背上十个八个的,因为我是那么的钟意它,吃不厌,总后悔。

小结

本篇游记共含5373个文字,9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看图感觉不是那么明白,楼主给讲讲?

2016-06-17 13:26

未完,继续写

2016-06-18 14:26

我要是能像你一样出去走走就好了。真心不错,图片修饰一下可能会更棒吧。(只是一个小建议,嘻嘻)

2016-06-20 13:57

2016-06-21 15:29

引用 gaopeixc 发表于 2016-06-20 13:57:09 的回复:

我要是能像你一样出去走走就好了。真心不错,图片修饰一下可能会更棒吧。(只是一个小建议,嘻嘻)

回复gaopeixc:原生态的最好, 修了就没意思啦。

2016-06-21 15:30

谢谢建议。
不过,还您一个真实也是责任所在

2016-06-24 15:4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