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大理艳阳下(前篇):海地与生活

24
槟子树 LV.8
2016-06-17 18:27 1464/11
  • 出发时间/2016-05-07
  • 出行天数/24 天
  • 人物/和朋友

       前两天金澍来咖啡馆,对着正在洗盘子的我突然说:“给你布置个任务,走的时候交一篇心得。”
       “啊啊……什么?!”我懵了一脸……
       “不写就没有礼物哦!”
       “等等,我写!!!”
       从5月初来海地到现在,一个月转眼就过去了,做了以前从没接触过的工作,去了一些有韵味的小镇,结识了不少可爱的小伙伴,看够了苍山和洱海,然后,日子就这样临近了尾声。偶尔回想起一桩桩小事,串起了在这里20多天的日子。

       前方图文预警……!!!字数非常多,几乎全部为生活细节记录,没有景点推荐和游玩攻略,请自行选择阅读与否~

住在洱海边上

       经历了一天一夜的硬座和大半天的卧铺,我和阿琪终于在5月7号下午到达大理,下了火车就匆匆拼车去双廊镇。小车一路沿着洱海边行驶,湖面波光粼粼、一望无际,天空中的云层层叠着,软绵厚重。渐渐地,苍山上的云层开了几个大口,好似女娲补天的缺角,阳光一束束径直穿透下来,射入洱海之中,远远望去雾气朦胧,美得让人移不开眼。之后的一个月,如果说云南有什么让我最震撼的,应该就属这奇绝的云了。   
      

        一个多小时后,车停在了双廊镇大建旁村的停车场。我们问了一路,穿巷越墙,终于找到了海地生活的前台。打电话给金澍后,一个长长卷发的漂亮姐姐抱着一叠床单被罩过来和我们打了招呼,带我们去了2号院。海地生活客栈一共有5个院子可供客人居住,4号和5号院有着出名的海景房,2号院是一座有些年岁的老房子,踩在楼梯上会发出木质房子特有的吱嘎声。我和阿琪的宿舍在二层的阁楼上,员工和义工们都住在这里,大致有八九个人。我们的同屋还有一位室友,是一个四川姑娘,外号兔子。左边的房间里是一个香港过来的可爱大叔,叫做瑞德,时不时就跑过来告诉我们要注意的小问题,普通话带着浓浓的粤语腔,熟起来之后,常常模仿他说话,自己都忍不住边说边笑……
       洗完澡站在阁楼上,洱海就在屋旁,浪声听得清晰,晚上的风呼呼吹来,身上很凉。夜间,睡在陌生的床上感觉怪怪的,老木房子的隔音效果很不好,后面的日子里,我们甚至开玩笑说这都不仅是不隔音,简直是传音啊。。。一片漆黑的房间里,蚊子在耳边嗡嗡直响,我迷迷糊糊睡着了。
       来到海地生活,是挺机缘巧合的事情。我和阿琪4月份联系到了云南的柴米多农场,想趁着毕业前还有空闲,过去一个月时间,看看他们怎么做生态农业。负责人友勇很热情地回复了我们,但因为此时农场的活计不多,又可能会赶上云南的雨季,便推荐我们去一直合作的海地客栈做义工,每周留两天时间到农场转悠。于是我们便开始了两边跑的日子。

双廊的初印象

       到海地的第一天我们必须去做一份新人任务。5月8号一早去1号院的寿米厨房吃完了早餐,就在前台领到了两张任务表,一看,真是不少啊!表中的任务主要是熟悉周边的环境,差不多需要把整个双廊镇转一圈。虽然不知道是谁设计的任务表,但是内容很有意思,首先要拿到客人托寄的明信片去邮局投递,这一过程会经过很多客栈、酒吧、景区、店铺等,最终抵达镇上的中心区,再要找到医院、学校、派出所、菜市场,必须在每个任务点都要拍一张照片,或办一件小事。我和阿琪拿着地图研究了半天,顶着刺眼的大太阳出发了。从海地生活到镇中心有不远的距离,前面很长一段路都是迷离曲折的小巷,九曲八绕,密布着各式各样的小店,经常走着走着就岔进另一条小路,又得折返回去。
       这一趟由南至北再回来的路途持续了六个多小时,从早晨9点到下午3点多,太阳烧得灼热。一路上,有两点让我印象很深的地方。
       一则是双廊镇的建设。昨晚还以为这里是个清净幽美的小渔村,但没想到除了临着洱海的房子,镇上许多地方都在进行修建,水泥、沙土、钢筋、木材堆积如小山,车一过飞沙走石、满天黄土。双廊不算一个发达的小镇,大路上各种中巴车、面包车、货车来往拥挤,摩托车和电动车也常常穿梭其中,刺鼻的尾气味让人觉得很难受。没有办法,这是旅游和经济发展带来的必然结果,跟当地人聊天曾听说:“双廊是个天上掉钱的地方,就看你接不接得住。”只希望今后能越来越干净整洁,慢慢好起来。
       二则是双廊的客栈。虽然正在修建的地方感觉很混乱,但已经营业的客栈可谓各具特色,许多都是在旧宅的基础上二次改造,从门口随意瞥一眼似乎很普通,然而一进门却别有洞天。走过了二十多个客栈,“晴天”和“沧海一粟”最令人念念不忘。晴天客栈有点类似地中海风情,开阔的观景台放置着躺椅,米黄色的木板色调温暖清新,放眼即是整个洱海。早起在这里躺上几个小时,应该特别幸福。沧海一粟客栈更偏向田园风情,庭院中一株明媚紫红色的三叶梅开得正艳丽,映衬着绿叶和草地葱葱郁郁,小小草坪中有一座可爱的木质秋千轻轻晃着,旁边延伸出一个小阳台,几张古朴的木桌、木椅与蓝天湖水相映成趣。

       不过说到底,只要是临海的客栈,都是极美的,早起拉开窗帘就能看到晨光中的洱海,晚上借着月光和海浪声入眠,这种生活想想都能笑出声来。海地就是这样的地方。

咖啡馆的苦乐

       我们到这里来可不会闲着。阿琪在4号和5号院做管家助理的工作,我工作的地方是3号院,这里有传说中的拍照圣地“白桌子”,还有一间咖啡馆。我们每天需要工作8小时,7:30-15:30的早班或15:30-11:00的晚班。刚开始幻想着很悠闲自在,但其实工作强度出乎我的意料,打扫、做咖啡、调饮品、点餐、帮忙做饭、端盘子、收盘子、洗盘子等等,不是站着就是跑上跑下,对于完全不熟悉这种工作的我来说,前两天上班时心里极其惊悚,分分钟想撞墙,下班回到宿舍只想倒头大睡……
       来这里不过一周时间,打碎了两瓶啤酒,一个啤酒杯,又不小心碰倒相框,连带把相框后的牙签瓶给打碎了……以前在家,爸妈总说我毛手毛脚,我一直很反感他们总这样挑毛病,但这会儿却逐渐发现,他们说的还真是一针见血。。。咖啡馆一起工作的凯莉,总会将饮品的配料、用量和步骤都用心记下,下次主动又细心地准备好,动作温柔而且有条不紊,做出来的味道也很棒。同样,一起工作的兔子也很能干,常常告诉我,这个怎么切,那个加多少,这个可以如何摆盘,那个需要用什么杯子装。刚开始听到那么多注意事项,会觉得非常心烦,自己做不好的时候更加急躁,有种气不打一处来的感觉。事后想想也好笑,都这么大人了,还跟个幼稚的小孩子自顾自闷头生气。
       经过几天心情复杂的日子,开始慢慢反思出了很多东西。第一次接触咖啡馆的工作,让我意识到了自己的生活常识有多不足,处理事情有多毛躁粗心,在面对他人的提醒和建议时又有多不虚心。点错餐、摔盘子、服务客人欠周到等等,可能都不是大事,但凡事都应该三思而后行,处处用心学习。如果遇到困难之处,不是下意识去反感和逃避,给自己灌输不适合某个地方、某份工作的观念,而是能静下心观察他人的做法,认真对待每件事情,即便只有小小的改变,也是对自己的鼓励吧。

       当然,工作不仅仅有苦,更是有乐。
       什么时候都笑眯眯的凤阿娘总是在后厨一心一意做着吐司和蛋糕;
       刚刚接触时话很少实则特别搞笑的美丽姐,每次一到吃饭就要拿出手机津津有味看电视剧;
       被叫名字常常害羞一笑的秀芳最温柔;
       性格很可爱的月娟总是取笑我像个脑子不够用的老干部,自己边说边哈哈笑得露出满口牙;
       薇薇说话的表情特别丰富,语速快得我要反应半天,说完一个转身,长马尾就扫到我脸上;
       高高的凯莉每天都吃很少,因为要坚持减肥,为了让她多吃点,我们也是操碎了心;
       时不时有点污的兔子居然比我还小一岁,真是万万没想到,我一直以为她已经混了社会很多年……
       还有咖啡馆唯一的男人金彪哥,总被一众女员工们欺压,但又是最可靠的劳动力,每天在馆里脚不沾地跑来跑去,笑起来被我和阿琪戏称“宇宙第一帅”哈哈哈哈!!!
       除了工作人员,馆里还有两个常客,客栈的总务吉阳和阿福。精瘦的吉阳经常一到咖啡馆就半躺在沙发上,边玩手机边抽烟,或者路过你身边突然特别大声叫你的名字,痞痞地一笑;阿福才刚满18岁,身材胖胖的,眼睛圆圆很天真,总是讲机中被呼得最多的人,无论是房间的浴室没有热水、客人的行李箱打不开、雨天院子的电路跳闸,还是接客人、送客人,他都在赶去解决的路上,甚至大半夜还得把生病的客人送去镇上的医院,有时候确实很辛苦。
       他们的生活就是自在随性,跟他们在一起,有说不完的笑话,逗不完的乐。每天看着咖啡馆面前日夜变幻的洱海,看着从未间断过的排队拍照的游客们,感叹今天送餐被大太阳晒得脖子都红了,抱怨今天下雨冻得想让舍友寄羽绒服,日子过得太悠闲。

海地食为天

       要说每天最期待的事,就是上午11:30和下午5:30,对讲机想起罗师傅响亮、霸气又可爱的声音:“各部门吃饭了吃饭了!!!”这时候开心得要飞起,奔到1号院的寿米厨房,然后端菜等吃饭!四菜一汤,煎炒蒸炸、荤素搭配,基本每天不重样,饭桌上的人们都是洪水猛兽,抢菜抢得不亦乐乎。饭桌上最适合交流感情,从刚开始拘谨地吃饭,到后来不顾形象随便抢,再到拖拖拉拉边吐槽边续盘,跟越来越多的员工、义工熟悉起来。老员工们语重心长告诉我们:知道我们来这里胖了多少吗?你以为是怎么长的肉?十斤是最低限度。。。果然,即使是每天在咖啡馆站8个小时,我还是无情地长胖了……一想到此事就心痛得无法呼吸😂😂😂

       正餐吃得多不说,偶尔夜里还有加餐。月底办了一次员工烧烤,就在咖啡馆门前的小院子里。晚上八点多,长桌上摆满了菜盘,另一边架起了三个炉子,我们从库房搬出啤酒和饮料,借着夜间昏黄的照明灯,十几个人围着炉子坐成一圈,全心全意烤肉吃。。。烤五花肉引燃了高高的火苗,火光下大家发出一声声惊呼,再干个杯、蘸上辣椒吃口肉,就是再满足不过的事情~忘了是谁在桌上说了一句:“海地招来的人,就一个共同点,能吃!我还没见过不能吃的员工……” 能吃是福,天天就这么安慰自己吧。。。(╯‵□′)╯︵┻━┻

两个人的喜洲

       趁着当天早班,明天晚班的空档,我和阿琪定下去喜洲古镇逛一逛。拼车到喜洲停下,已经是晚上6点多,空中一半乌云压阵,一半蓝天白云,风卷起地面的落叶飞扬,沿路口下去,街道两旁的店铺全都关着门,整条街只有我们两个人孤零零的身影,气氛有点诡异。忐忐忑忑走了十几分钟,终于在尽头看到了车马行人,正式到了古镇的入口。
       小镇居民不多,和家乡的村寨区别不大,是经济不怎么发达的地方,很多条路和房子都在施工,在街上晃着,无意中看到了一间民居,只觉得高高的门楼做得非常精美,再一看,“木易居客栈”!居然是我们在网上订的客栈哈哈……这是一栋白族的典型建筑,我和阿琪打算先不暴露身份,进去转一圈。进门上到二楼,眼前是一个开阔平坦的院子,采用了白族三坊一照壁的建筑特色,一面又高又白的墙立在正前方,墙中心一个大大的“福”字,院里种了许多花草,在灰瓦白墙中姹紫嫣红。高瘦的老板大叔招呼我们看房子,我和阿琪边开玩笑边砍价,把网上120的标间讲到了80一晚……老板笑着摇摇头说:“行吧行吧,80最低了。”
       就在天色将黒的时候,我们终于逛到了镇中心。看到一家名为“乡绅本色”的饭馆,门口打着“林心如&任重《我们相爱吧》拍摄地”的牌子,两层楼的木房子设计很别致。
       我和阿琪心照不宣对视了会儿,窃窃私语道:“先去看看菜单,如果太贵就换别家……”还好,价格算是比较公道,便上了二楼坐下。这里的窗户都做成了透明的,透出去看窗外的风景很有情趣。最有意思应该是这家店的菜谱,名字都特别可爱,除了一众的“XX鲜花炒XX菜”之外,有几个菜名说出来要笑死了。
       “看,我要给你点个‘水性杨花’,你就是这样的女人!!!”
       “那我给你点个‘炒混蛋’……”
       旁边的服务员妹子没忍住噗嗤笑出声来,然后我们三个笑成一团哈哈哈……最后点了鲜炸百合、石榴花炒肉和酸汤鱼三个菜,第一次吃真花,嚼起来脆脆的,感觉好神奇。
       吃完饭天已经黑尽了,商铺零零散散,路灯昏昏黄黄,天上的云遮住了半边月。我和阿琪走在石板街上,返回木易居客栈。偶尔有光从还未关门的小店里射出来,街上静的出奇。

       第二天睡醒,打算去参观喜洲比较出名的“严家大院”。喜洲当年是茶马古道上的历史重镇,曾有四大家族,严氏是四大家族之首,威名声震川滇地区,而严家大院是至今为止保留较好的白族建筑群。蹭了一个导游,才知道白族的传统建筑都有“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的模式。照壁其实就是一堵白色的高墙,一个院子里三面是房间,一面是照壁,目的主要是为了采光,因为太阳照到白墙上可将光反射入其他房间,更加通明,古时的人们还可根据阳光照到墙上的位置判断时辰。严家大院虽没有那么华美堂皇,但是从设计到每间房的功用,都很用心思。记得游览到二楼的祖先祠堂,导游说:“祠堂正下方便是会客大厅,这是因为后人做事,先祖在看,所以要清清白白,对得起整个家族。” 听到这段话,有种莫名的感动。
       出来之后,我们看着导航,去另一个名叫“喜林苑”的地方。这是以前四大家族“杨家”的旧宅,后来由来自美国的林登夫妇和当地政府不断沟通后一手创办出来,一方面作为研究当地文化和建筑的研究所,另一方面作为酒店接待各国的游人。可惜仅限参观一楼的公共区域,其他地方都是游客房间,不能上去,只能匆匆扫几眼便出来了。

       返回古镇入口坐车的途中,经过了很多小巷、古宅,很多宅子看起来已经荒废多年,石瓦上长满了野草和苔藓,在雨中轻轻摇动。站在紧闭的大门口,仿佛能想象出几十年、几百年前,宅子里的人们穿着长衣罩衫进进出出,一派祥和又热闹的景象。别翻新了,让它们老下去也好,它们不只是石、瓦、泥和木头,也是活着的,不问世事的老人家。

白族情人节

       5月20日不仅是被炒得沸沸扬扬的表白日,还是白族的情人节。在这前后两三天,当地人都会办活动,好好热闹一番。上班时听说环海路旁的红山庙有情人节庙会,刚好当天晚上有空,便和客栈前台一个叫做晓妍的小伙伴约好,一起过去凑凑热闹。
       晚饭吃得太饱,我们边散步边出发了。公路不宽,来来往往的汽车和电动车呼呼开过,只有我们在路上慢慢散步。晓妍是一个四川妹子,有170以上,跟我站在一起绝对是一道风景……她个子高腿长,加上性格超级活泼,走路嗖嗖往前奔,我只能使劲抓着她的胳膊,才能勉强使两个人保持差不多的步速,一路累得我气喘吁吁。
       红山庙离海地客栈有4-5公里,走了一个多小时,8点半终于看到了庙会的指示牌。原以为这里会有歌舞表演,但是没想到到达时间太晚,下午开始的表演差不多都结束了,只剩下道路两旁密密麻麻的摊位,卖衣服、卖鞋、卖小吃、卖日用品等等,像一个大集市和展会,挤满了买东西和看热闹的人群。有穿着白族服饰的阿娘们,有年轻的成双成对的男女,还有带着小孩子的父母。人们的衣着、对话和举止,摊位上售卖的吃穿用品,都有着乡村小镇的感觉,有时候甚至有种回到了老家县城的错觉。。。

       在充满烟味和铁板烧味道的街道上被挤来挤去,走了半天终于到了红山庙前。庙门口竖着摆放了两排祭祀的酒杯、食物和水果,周围洒满了酒。再往里是一扇小一点的门,门口的石梯上站满了人,都在仰头兴致勃勃地看着什么。我和晓妍努力往里挤了挤,抬头一看,原来楼梯上方是一个小舞台,三位白族阿娘正在亮声对歌,台下的观众时不时发出笑声,可我们只能干着急,因为完全听不懂白族话……

       在庙会上游荡了几十分钟,开始折返往回走,我们本打算搭一辆三轮车,因为实在走得腿疼。可没想到由于附近在修路,庙会车多人多,唯一的一条公路已经堵得死死的,我们只能小心翼翼贴着公路边缘往前走,有时对面来了太多电动车,两个人还必须分前后走。走路风风火火的晓妍每次分开走在我前面,总会顺势拉上我挽着她胳膊的那只手,她的手放在身后紧紧抓着我的手,不时大声提醒我要好好看路。我走在后面,心里暖暖的。
       晚上九点半,右边是黑暗中一浪高过一浪的洱海,浪拍在岸边哗哗直响,头上满天星星,缥缈的云层浮于月旁;左边堵着来往的车辆,车灯射得晃眼睛,偶尔还有冒着黑烟的拖拉机突突突驶过。我和晓妍一边吐槽,一边说着自己过往的某些故事,拖着酸疼的腿走得上气不接下气,忽然就从无人的公路到了灯火通的明镇中心。
       这时才发觉太口渴,便去旁边的小店里挑了一根白糖糯米冰棍,一咬,居然特别好吃!!!真是小时候的味道,我已经很多年没吃到这么纯粹的雪糕了,记得上小学那会儿,才卖两毛钱呀。

临别说再见

       5月的最后两天,义工们相继要离开了,三个义工要回到学校或工作的地方,我和阿琪则是去农场再待几天,准备参加6.8-6.12的COART艺术节。
       30号下午,一帮人在五号院的草坪上拍合照留念,太阳刺疼了眼睛,脸也晒得火辣辣的,但大家都特别嗨。即将回去参加大学毕业典礼的宁波姑娘天琪,用满脸伤感的表情说:“我真的会特别想你们的!!!”这孩子好单纯,看着真是可爱。
       31号我在咖啡馆上最后一天班,美丽姐忽然在后厨大喊我一声,看着排班表问我:“你6月没有排班了?要走了?”
       “对啊,2号就走啦!”
       “走这么早,干嘛啊?”
       “怎么?美丽姐你是不是舍不得我?”
       “是啊,所以你再干两个月嘛!”
       “哈哈,我也想啊,但是我们还得去农场几天,之后还要回学校有事啦!”
       “哼╭(╯^╰)╮,义工来来走走我们都习惯了,一个月换一次。” 然后美丽姐就傲娇地去收拾厨房了……
       好像我也快慢慢习惯这样的相聚分离了,每到一个陌生的环境,一边摸索着适应,一边等待着临别,这也许就是我们今后生活的常态吧。所以大家聊天时才会说,不知道谁发明的相机,真是太机智了,总能把最珍贵的瞬间定格下来,日后翻到它们,仿佛又可以在朋友们的笑容里把那段日子再过一次。
       海地天团,有缘再见~!我一定会超级想念罗师傅的饭菜哈哈哈!!!

2016年6月1日

本篇游记共含7416个文字,2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城。会。玩。

2016-06-17 19:25

2016-06-17 21:49

引用 槟子树 的文字:

打扫、做咖啡、调饮品、点餐、帮忙做饭、端盘子、收盘子、洗盘子等等,不是站着就是跑上跑下,对于完全不熟悉这种工作的我来说,前两天上班时心里极其惊悚,分分钟想撞墙,下班回到宿舍只想倒头大睡……

感觉像非法实用童工了

2016-06-18 23:18

你在写剧本吧洞穴

2016-06-18 23:36

引用 请我忘记我 发表于 2016-06-18 23:36:38 的回复:

你在写剧本吧洞穴

回复请我忘记我:what?!并没有,这明明是生活流水账啊。。

2016-06-19 10:10

引用 请我忘记我 发表于 2016-06-18 23:18:07 的回复:

感觉像非法实用童工了

回复请我忘记我:我们已满18岁好吗。。。

2016-06-19 10:12

引用 槟子树 发表于 2016-06-19 10:10:11 的回复:

what?!并没有,这明明是生活流水账啊。。

回复槟子树:写得好玩 我喜欢

2016-06-19 11:42

引用 槟子树 发表于 2016-06-19 10:12:42 的回复:

我们已满18岁好吗。。。

回复槟子树:恩 十八岁的儿童么 嘻嘻

2016-06-19 11:43

引用 请我忘记我 发表于 2016-06-19 11:42:59 的回复:

写得好玩 我喜欢

回复请我忘记我:喜欢就好!谢谢!

2016-06-19 22:28

楼主请收下我的膝盖

2016-06-20 14:55

引用 youhooo 发表于 2016-06-20 14:55:51 的回复:

楼主请收下我的膝盖

回复youhooo:收下了!客气!

2016-06-20 15:23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