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東四頭條胡同

20
ngmoco (深圳) LV.17
2016-06-18 21:25 677/7
  • 出发时间/2016-06-15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一个人

       年轻时工作出差,总喜欢在空余时间去看看当地的特有风景名胜,或者极度满足一下自己舌尖上的异地享受。如今出差,却是总会去寻一下自己喜爱的物件,品一下当地的人文风俗。
       听说北京东城区有一家在黑胶唱碟圈里小有名气的小店,于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最于查到了地址:
       东四头条!
       也正因为如此,我却误打误撞进入了一片就是老北京人也并不是很熟悉的,不看不知道,一看着实心跳的老北京生活片区。
       那些条、那些房、那些砖,还有那些人与事......

        我要找的fRUITYSHOP黑胶店就在这里。然而此刻,我的重点已不再是它了,而是与东四头条关联更紧密的东四胡同片区。当我进一步了解后知道,原来东四头条至十四条一带,属于北京旧城历史文化保护区。这一区域的四合院、胡同、街巷是在元代街巷格局上发展形成的,是明清北京城重要的传统街区。其特点是,胡同东西向,平直顺畅,南北有小巷相连,宅院规模较大,多为明清官僚宅邸。在随后的年代里,又成了许多政界名流、显族贵人、文人大家、艺术名师的住所。明清时期北京“东富西贵”之说的“东富”,说的就是这一片了。
    工作之余的留给我的时间实在太短了,于是我就计划着,利用清晨先逛逛头条至八条,傍晚的时间再去九条至十四条。
    这里东四十条,念的时候要断在四与十之间,如果你找四十条,一听就知道你是外地人。

        搜索“东四头条”之时,百科里赫然发现,茅盾、钱钟书、杨绛、戈宝权、卞之琳、余冠英、罗念生等先生大家,还有候宝林乃至张国立,竟然都先后在这一条不过百来米长的短窄胡同里居住过。
    这就是东四头条的入口处。整条胡同宽七八米,由西边的东四南大街口向东伸入,也就百多米,却是条死胡同。也许是胡同口正在装修的缘故,没找到街牌,但从胡同内房门上,是可以确定无误的。

    胡同口北面第一座院宅,竟也没有门牌号。看院外路边停着的白色陆虎揽胜,不知道是否是这院人家的?我清早六点多过来,院宅大门自然是未开的,不知当年会是哪位王爷贝勒或朝庭大官员的宅府?几乎占据了头条的三分之一长。

       这是头条七号,应该是新改的,因为门对着西边,且靠路边的屋子全改成了创意小店。在它的西边,应该是原来的五号、三号、一号,但如今已成了东四地铁站口。可想而知,茅盾原住的五号、钱钟书一家住的一号文研所宿舍,都早已拆后改建了。无缘再见几位先生之前的旧所,真让我好生失望!        

        这就是改建成的东四地铁站口,属于5号线。出入口周边就成了一些小商店的世界,匆匆过客,还会有多少人知道,这儿曾经住着那些个文化大家?

        头条十五号,已经基乎快到胡同底了。这就是我要找的fRUITYSHOP黑胶店,店内果然极具文艺范,大量的黑胶碟,比我在其他任何一家看到的都多。顾客不多,这是我傍晚来的时候拍的。
        唯一可惜的是,他家主要是爵士、蓝调以及雷鬼、金属、电子等摇滚音乐居多,古典交响的真不多。翻了许久,实在没有太感兴趣的,再说买了也不好带,于是还是溜达溜达去。

          fRUITYSHOP黑胶店的店门,看到这,我已是能想象得出当年钱钟书一家住的模样了。再往胡同尽头走去,应该是著名相声大师侯宝林故居,就在头条19号,可惜我似乎没看到就离开了。
        据说侯先生的好朋友著名漫画大师方成先生为故居题写了馆名,故居挂牌那天真是人山人海,老先生的儿孙、朋友、徒弟来了那么多人,可是让邻居们开了眼。至今还有许多崇拜者慕名参观。
        离故居不远的地方,是电视连续剧《乔家大院》主人公乔致庸置办的房产,现在住着乔东家的第五代孙。晋商聚居的29号院,大门两侧的墙上有砖雕影壁,两侧砖雕影壁的下方各有一座高大的上马石。大门对面马路对过的墙上,还有一面墙大小的砖雕影壁。这只是我从网上看到的,站在实地,我却没有去寻了。

        胡同中间有一个小时侯我们常见的简易小厕所。之后在所有的东四胡同里都发现有,有的长胡同甚至有两三个。路过时也并无有异味,如此炎热的夏季,看得出大家对其的认真是绝对值得一赞。

        头条里除了那坐大宅院,之后的住宅大门基本都是这样的,小门小户进去,应该还分了好几户人家的。

        从头条到二条,相距大约2-30米左右,从东四二条开始,大多的胡同口不仅有了街牌,而且还有该胡同的一小段文字介绍。这时才知道,清朝时,东四胡同都是属于正白旗属居地。
        至于为什么叫东四?却找不到东一、东二、东三之类似的?为什么叫条?而不都叫胡同?感兴趣的盆友,可以自己去挖掘考究一下!^-^

       二条路面较宽了,胡同里也有不少浓荫茂树,清晨的阳光透洒下来,斑驳错落。路上遇到的人不多,却都是送孩子上学去,看着我端着相机逛着,并不诧异,只是让我把相机放下后再过去。反倒是让我有种打扰清静的不安。

        二条其实并不是死胡同,快到尽头时转向北,与东四三条贯通。这条小窄巷也就一米来宽,如果有摩托车相遇,想必还是要相互“借道”了。好在只有三十多米长,影响也不大。

        在这条小巷的西边,有一座大宅院,单看门户就相当气派!
        高高的灰砖院墙,一对独具特色的贴彩瓷狮子,雕龙画凤的门格,红蓝相间的色彩,十分抢眼。宅院占地也挺大,想必又是一非富即贵的大户人家。

        从另一边看,清早的阳光下,更显一种霸气尊贵。

        门楼上竟然还有一棵高大茂盛的树,郁郁葱葱。

        转入三条后,在一家院门,恰好的一束晨光照在汉白玉的门狮身上,着实有一幅醒狮迎日画感。

       东四三条至八条一带,属于北京旧城历史文化保护区。这一区域的四合院、胡同、街巷是在元代街巷格局上发展形成的,是明清北京城重要的传统街区。其特点是,胡同东西向,平直顺畅,南北有小巷相连,宅院规模较大,多为明清官僚宅邸。
        借用一段介绍:东四三条。三条胡同特别气派,清代时路北一共才住了四户,从东到西:努尔哈赤第三子镇国共阿拜家、外蒙古王车林巴布家、主管皇家粮仓的韩姓家族(俗称仓韩家)和赫舍里氏家。这个赫舍里氏可是名门望族,清朝正一品大学士英桂的弟弟英朴,就住在这里。这个英朴虽是四品官,却掌管着皇粮征收押运事务的肥差。
        到后来,英家与皇室结了亲,格格嫁给了乾隆长子定亲王后裔贝勒毓朗,就是宣统年间的军机大臣。人们常说的末代皇后婉容的大姨,以及欲嫁溥仪未成的“王大姑娘”,还有婉容母亲都住在这里。据《燕都丛考》载:“路北有海公府”,现已无存。
        一代京剧名伶孟小冬的故事也被重新说起,她早年居住的三条65号自然又引起人们的关注。
        路南只住了两家,更是赫赫有名:一个是康熙第十三子怡亲王允祥新府,这个巨宅,至今基本保存着原样,是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另一个就是清代重臣福康安后辈公爵海年的宅第。而这两个宅子之巨,占了整整两条胡同,一直到朝内大街,这也就是为什么东四头条只有半截胡同,二条胡同也是走了一半就拐进三条的原因。
        在40号和35号之间,有爱国将领张治中及后代的寓所,台阶高大,有砖雕的门楼和车库(东四三条77号,待考。)

        有的大门还装点得很具特色。瞧这一家,几种书体的福禄寿,把门牌号也圈了进来,有意思。

              本来真的想寻着门牌号一路走下去,最后发现,门牌号几乎断编,许多都找不到了,又有一些面目全非的改建,于是,只能把这些记载搬上来,留着以后再有机会去寻找。
        东四四条5号,此院建于清代中后期,与1号、3号一起同为本为清道光皇帝本家绵宜(号达斋)的宅院。该院有三进院落。后来听说大太监李莲英,也曾在这儿住过,解放后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楚图南曾住在这儿。隔壁院里曾作为张学良的宅子。胡同中间地段,传说是纪晓岚的外宅,为此有聪明的商家,建起了阅微山庄旅馆。快到西口的85号,史料记载是清代宝泉局的东作厂,也就是为清王朝制钱的地方。

               东四五条三号裕谦故居,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正月,道光皇帝下诏“对英宣战”命裕谦为钦差大臣,力主抗英的裕谦亲临阵前指挥,誓死守城,九月初四,镇海被攻破,裕谦投水殉国,是鸦片战争死难者中官阶最高的朝臣。死后谥“靖节”,入昭忠祠。
         东四五条还有徐世昌故居。1916年徐任职总理仅一月力荐段祺瑞继任。1918年又当过5年大总统。徐世昌退居河南辉县水竹村,后自号水竹村人。徐在日记中大发感慨:人各有志。志在仙佛之乡者多,则国弱;志为圣贤之人多,则国治;志为帝王之人多,则国乱。他施行“中庸之道”,确是在官场上保身保位的灵丹妙药,徐世昌因此而赢得“水晶狐狸”的雅号。

        东四六条的崇礼旧宅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门牌63号、65号。清代光绪年间大学士。有假山、凉亭,花园,游廊,戏台,马号。此宅曾号称“东城之冠”。抗日战争时期,为伪新民会会长张燕卿所购。张为清末大学士张之洞之子。
        沙千里,作家,曾居住于东四六条55号。对面的一六六中学,是在民国大总统徐世昌旧宅的后花园上改造而成的。
        六条,最东边的路南,就是鼎鼎大名的“班大人胡同”了,现在叫育芳胡同。5号院有吉祥寺遗存。

        随后开始走马观花,毕竟时间不允许我慢慢一点点去寻觅那些曾经的故事,就只能体验一下现在北京普通市民的生活吧!

       这是南北向贯穿于东四各条间的小巷之一,取名也各有雅色,如月光巷、月牙巷等。

        东四七条有灿公府第、海兰察府第等。没发现。灿公为圣祖十五子愉恪郡王允祸之后。一等超勇公,乾隆时领侍卫内大臣海兰察封超勇公,谥武壮。以神威之师入昭忠祀,画像绘紫光阁四次。
        东四七条胡同的西口,听说那个大院,原来属于清朝的一个王公,三进的院子很深,后来被阎锡山买下了,解放后作为八一电影制片厂的宿舍,住进了许多知名人士。39号阎公馆。

        四合院民居的出入口。

        居民区里,有热心的居民每天用黑板粉笔写上当天的天气预报。这熟悉的场景,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的大院生活。

        窗户外,墙边根,充分利用空间,种植一些小花小草盆栽,于是,生活的气息扑面而来。

        胡同里也发现不少这样的三轮车,很多都在后玻璃上贴着“接送孩子 自用”的贴条,估计是与街头搭客三轮以示区别。

       猜猜这些都是什么?
        对!就是蝈蝈,也是叫蟋蟀吧!我是被一阵阵的叫声吸引了过去,旁边的大爷见我稀奇,也就让我拍了张“全景”。

        胡同小巷虽然窄,但居民们已然形成了一种良俗,既使有所杂乱,倒也干净利索。这就是生活。

        东四八条111号,民国总理朱启钤故居。他原住在赵堂子胡同3号,新中国成立后,朱启钤将老宅献给国家,全家迁入东四八条111号。
        朱启钤在民国初先后出任北洋政府交通总长、内务总长、代理国务总理等职。周恩来总理曾于1954年和1962年两次亲临八条故居看望朱先生,并为其90诞辰祝寿。
        著名学者章士钊先生来京后,也曾在此居住多年。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刘长瑜住在77号。

        八条胡同71号院,原是清代为宫中掌管帘子的王姓官吏所盖的一座房子,解放后为教育家叶圣陶故居。院内种满了花草,有两棵大海棠树。叶宅院中那茂密的海棠树和盛开的海棠花,叶老和冰心老人曾在此留影后,凡再进此院的人,莫不以在此留影为荣了。
        东四八条内原有承恩寺、正觉寺。现已无。

        东四九条小学,东四九条69号。这个院子,原为佶公府,是清代皇族爱新觉罗.亦谟的贝子府邸,又称“谟贝子府”。分东西两部分,东部为主体建筑,西部为花园。民国时期,大银行家中国银行总裁冯耿光曾在此居住。1924年,京剧大师梅兰芳先生以此花园和亭子为外景,拍摄电影《黛玉葬花》。
        离东四九条小学向东不远,当年路北有一个黑漆门的院落,据说就是日本女间谍——川岛芳子的旧居。日伪时期,这所宅院也成了汉奸川岛芳子(又称金壁辉)的私宅。日本侵略军的头目冈村宁次也曾住过来和川岛芳子鬼混了一段时间。

         东四九条66号,据说“新红资”餐厅的门口以前经常停着一部“退役”的红旗车,这曾是陈毅的座驾。 但我去的时候却没见到了。“新红资”据说是精品酒店,只接受预定。门外没看出好多少,新红资就是骗老外的?客房一共只有5间,所有房间都用中国精品家具精心装饰。老板Lawrence.Brahm是一个美国人,律师出身,博士,曾经担任东南亚国家与中国政府货币政策顾问。 

        九条,住过个李侍尧,深受乾隆皇帝的赏识,历任过总督、尚书、大学士等高官。李侍尧多次因贪污被判处死刑,都被乾隆皇帝赦免,继续做着大官。因年代久远,李侍尧在东四九条府第的确切位置已无法知悉了。

        这是九条一青年旅社对面的小食店,刚入夜,已经是人满,还有不少叫号排队的。店里飘出羊肉烧烤、孜然等香味,餐桌上各式老北京小吃与啤酒饮料,以年轻人居多,还有不少外国游客,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在九条的西口,有一家护国寺小吃,因为赶时间就没进去,下班高峰期的时候,食客还是不少,估计味道应该不错。

        东四十条,如今已是一条双向六车道的宽畅大道了,通过东四南北大街口向西,路名就成了张自忠路了。
        东四十条则是一条具有丰富历史和文化背景的街道,沿线有“南新仓”等文物保护单位;北京军区总医院,新保利大厦等。东四十条地铁站和新保利大厦分别评为“北京80年代十大建筑”和“北京当代十大建筑”。
        东四十条往东是“工人体育场北路”,坐落有北京工人体育馆,北京工人体育场等体育场馆,还有三里屯酒吧一条街;东四十条往西为“张自忠路”,沿线分别坐落了“陆军部”、“海军部”、“段祺瑞执政府”、“欧阳予倩故居”、“和静公主府”等历史建筑。其中尤以“段祺瑞执政府”最为有名,著名的“3.18”惨案就在此发生。

        东四十一条42号,一个典型的老北京四合院,院子有三进,曾经是《中国青年报》和《中国少年报》的宿舍,在这儿住过的人,都管这个院儿叫“42号”。
        一路由南向北走来,天色已经暗下来,实在无法拍照了,胡同里的灯光也不是很明亮,显然是只有居住于此的人才习惯的那种氛围,我也就不再进去了。就在胡同口拍了下牌子。

        终于走到了最,这就是东四胡同的最后一条,十四条。可千万别弄错是四十四条啊!
        北京的胡同,被视为砖砌的历史,是一部七拐八拐的“志书”,尤其在东四一带,这样的胡同,至今还能有点老北京的感觉。

        利用一天的清晨与傍晚两个时段,漫步走马北京东四胡同,初掠老北京风情,寻味旧事昔人,此行匆匆,却是收获满满。只是拍摄的照片极少了。
        如果盆友们想去,建议选择几条保存还比较完好的三条、八条、九条,当然,若有你想寻找的人物轶事,那就有针对地去了。

        另外一个极有趣的现象,我发现,在东四南大街的东边,全是叫条子,而西边的,全叫胡同,如果再算上再往西的紫禁城万岁爷的皇城,东南西北的,简直就是一副“条子、同子、万子”大麻将牌了!^-^

本篇游记共含6334个文字,42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看完游记更想去了

2016-06-20 01:03

引用 水漾的蔷薇 发表于 2016-06-20 01:03:25 的回复:

看完游记更想去了

回复水漾的蔷薇:喜欢寻找故事的,还真可以去走走。虽然很多已经不容易找到了

2016-06-20 08:42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看完这篇,感觉自己身在其中了,哈哈

2016-06-20 16:25

楼主在旅行中遇到什么有趣的人或者事了吗?

2016-06-20 16:59

引用 zyq_sz_ 发表于 2016-06-20 16:25:49 的回复:

看完这篇,感觉自己身在其中了,哈哈

回复zyq_sz_:谢谢支持!

2016-06-20 17:07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wwkan008 发表于 2016-06-20 16:59:26 的回复:

楼主在旅行中遇到什么有趣的人或者事了吗?

回复wwkan008:有啊,每当我停留在一家宅院门口时,总感觉有人用怀疑的眼光盯着我(街道大妈—传说中的朝阳群众),哈哈

2016-06-20 17:10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ngmoco 的图片:

大官住的

2016-11-13 16:42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