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我从草原来——呼伦贝尔洗心之旅

10
lxm的仙灵洞天 LV.2
2016-06-18 21:59 154/3
  • 出发时间/2016-05-30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一个人

当你在我⾯前的时候我就开始怀念,因为我知道你即将离去。昆德拉说。 
此刻我坐在海拉尔市区的酒店⾥里,望着窗外晚⼋点半仍依依不舍的阳光和晚霞,不禁悲从⼼起。明早凌晨三点,这同样炙烈但不焦躁的阳光,将透窗⽽来,像一位母亲的柔情,铺洒在所有她望向你的地⽅。可是我短短的三天草原之行,就要结束在这么美好的早上。翻看过去三天所作的随笔及照⽚视频,由衷的感到我的心灵被吸引在了这⾥,我曾从上海来,如今,⾯对上海,我却该说一句“我从草原来”了。

——————————————————————————————

呼伦⻉尔⼤草原位于大兴安岭西侧,靠近中俄边界,是中国最好的草原,世界三大草原之一,也是梅⾬季节里整个中国少有的仍然拥有晴空万里的地方之一。从上海呼伦贝尔的⾏程,可以有⼏种选择:浦东直⻜哈尔滨,从哈尔滨再飞机/⽕车⾄满洲里/海拉尔。不到30万⼈⼝的海拉尔,已是整个呼伦⻉尔盟的⾸府所在,也可说是距离草原最近的县级市。从哈尔滨海拉尔短短1⼩时的⻜⾏时间,但⾜以将⼈带离繁华,进⼊草原的世界。

5⽉底6⽉初的呼伦贝尔,还未到6-9⽉期间的旅游旺季,⼩⼩的海拉尔机场平静⽽随意,离市区也很近。海拉尔市区也是⼩⼩的、矮矮的铺陈开来,在城市地标的成吉思汗⼴场,弯⼸射雕的⼀代天骄塑像,像是草原的第⼀声致意;与汉字如影随形的蒙⽂,佶屈聱⽛得就像未⻅时我臆想的异域⻛情。实际上,我认识的第⼀位草原当地⼈——来⾃海拉尔翼旅⾏社的蒙古族司机阿⽊,爽朗质朴得跟草原⼀样的简单直接。接下来的旅程中,这位本地汉⼦拉拉杂杂告诉我了很多关于草原的⼈和事。

——————————————————————————————

海拉尔市区的景点不算多,最经典的可算是“两河圣⼭”,两河即伊敏河、海拉尔河,圣⼭是靠近世界反法⻄斯战争纪念馆的敖包⼭。敖包指的是蒙古族祭祀时堆砌的祭台,通常设在高山或丘陵上,用石头堆砌成圆柱形,顶端插着长长的系着经文布条的木杆。这座敖包⼭上,耸⽴着像定海神针⼀样的⽩塔,据阿⽊说,当地⼈相信,因为该处是二战时⽇军曾进⾏屠杀的地点(同时也是苏军反攻⽇军时进⼊中国的前线),必须⽤神祇的⼒量才能稳定、平安。

海拉尔第⼀天的下午,因为已不足时间去草原奔驰,我们就在市区随意逛逛,并顺便去了在河东新区的鄂温克博物馆。

鄂温克民族是一个古老的少数民族,早在公元前两千年前的铜石并用时代,就居住在贝加尔湖地区,意为“住在大山林中的人们”。在中国境内的鄂温克民族祖先是历史书上曾出现的“靺鞨”七部之一,主要聚居在乌苏里江图们江流域,经多方迁徙,其中一部分到达呼伦贝尔大草原居住,目前全国仅有3万多鄂温克人,其中2万多在内蒙古自治区。

草原就像⼀个巨⼤的磁场,只要靠近,就⽆处不感觉到她⽆远弗届的存在。第⼆天凌晨三点,忘了拉上窗帘的我就被来⾃草原的热烈阳光给叫醒了。恍以为已经七⼋点,坐起才想到,呼伦⻉尔处在内蒙古⾃治区最东北角,紧邻整个中国最北界,现在临近太阳直射北回归线的夏⾄,此处昼长夜短,我有充⾜的⽩昼时间看草原了!

⼤部分来呼伦⻉尔的旅游者会选择的是从海拉尔-根河-额尔古纳-莫尔道嘎-满洲⾥这条耗时5天以上的路线,包括了草原、湿地、⽩桦林、原始森林、北中国国⻔、中俄边界等景点。但由于我只有短短两天在路上的时间,既来到呼伦⻉尔,我决定此次先重点看草原。

早上⼋点半我们从海拉尔市区出发往北,不到⼀⼩时⻋程,就进⼊了草原。其实,海拉尔也是人为在草原中修建的⼀个聚居地。

——————————————————————————————

阿⽊带我开的这条路线,据说是寻常旅⾏社不知道的原生态草原探秘路线。在与包括⾦帐汗在内的多个路边游乐部落擦⾝⽽过之后,很快我们就开上了完全⽤⻋辙铺开的泥路。⻋和⼈,都融进了草原⾥…

草原就像天空⼀样,放眼也望不到尽头。草原的草⾊就像天⾊⼀样,深绿、浅绿,湛蓝、湖蓝,层层叠叠、晕晕染染。草原上的⽜⽺⻢儿,就像天空中的云片,四处飘荡,徜徉在博大⽽平和的胸怀⾥,悠闲地吟唱出生活最⾃然的鸣响。

靠近主路的草原上竖着经纬交错的铁丝围栏,据阿⽊说,这⾥凡是户籍仍在草原上的居民,都拥有政府按⼈头划分的草场,少则数千亩,多则两三万亩,草场之间以围栏划分。⽣活在草场上,主业就是放牧,例如阿⽊⾃⼰家,⼀万多亩的草场,养了⼀千多头⽺羊,从⼩以放⽜⽺、摔跤、骑⻢为乐的阿⽊,像这⾥很多蒙古族⼈⼀样,过着名符其实策⻢奔腾、潇洒恣意的游牧生活。

我们的⻋在原野上奔跑,地⾯起伏的曲线,看似和缓,但每⼀次的起伏,都带动我们张扬的蹦跳。⻋上响着草原的放歌,在这⽚⼴博的地平面上,我不⽤唱,我只是什么也不想做,想看到哪⾥就开去哪⾥、奔向哪⾥。我⾛在草原上,徒步,或坐⻋,交谈,或沉吟,⼼动⾏动,⼼住步⽌。看到动⼈的颜⾊,或憨态可掬的⽺⻢,我们就停下,请它们慷慨的留下倩影。阿⽊情不⾃禁的哼唱起蒙古语的牧歌,我⼤赞拍⼿。此刻,⽿朵和眼睛张开了,心也打开了,游目骋怀,莫过于此。

有时⻋蹦过的草地上点缀着⼀团团⿊⾊的⼟堆,阿⽊很惊喜的停下⻋,告诉我,那是勤奋的⼟拨⿏的“功绩”。在他的描述中,这种⼩眼睛、爱钻地的动物可以不知疲倦地把难以计量的草地上翻出若干个⼟坑,翻出的⿊⾊⼟壤,肥了⻘草,也特别适合种花。


广袤的草⾊间,⼀条曲折的河道蜿蜒向远⽅,这是蒙古族⺟亲河——莫尔格勒河,蒙古语中意为“弯曲的河”,发源于大兴安岭,穿流在整个呼伦⻉尔⼤草原上,滋养着草原万物。⽜⽺⻢⼉们吃饱了⻘草,骑着摩托的牧民会赶着它们到各个河段饮⽔。

我们⾛⾛停停四个⼩时,在两点左右到达了靠近目的地额尔古纳市的陈巴尔虎旗鄂温克民族苏⽊进⾏短暂的歇脚。在博⼤的草原上,⼈、⽜、⽺、⻢、花…都变成了沧海⼀粟,鄂温克民族苏木也是草原中⼀⽚⼩⼩的⼈群聚居地,面积6000多平方公里,人口不到3000人,已经是全呼伦贝尔陈巴尔虎旗中占地最广的苏木。唯一不同的是,这里的居民中鄂温克民族占一半以上。我原误以为此地的名称叫苏木,后来得知,苏木是蒙古语“箭”的意思,是相当于乡级的行政单位。

这座地广人稀的小村庄中除了⼏处政府机关建筑,村民的房屋都是低矮的平房,⽤⽊栅栏围出⼤⼤的院⼦。我们在⼀处名为多兰饭馆的民居吃完午饭,晒出红⿊⾯⾊的⽼板突然递给我⼀个礼盒,说送给我,希望出去以后多多宣传他们这⾥,我⼜惊⼜喜,反⽽为⾃⼰⽅才的疑虑不好意思起来。阿⽊说:“我们蒙古族⼈就是这样,很直爽,没想那么多。”


——————————————————————————————

离开鄂温克民族苏木后不到⼀个⼩时⻋程,就到了此⾏终点站额尔古纳额尔古纳是呼伦⻉尔地区另⼀个重要的县级市,是内蒙古自治区纬度最高的市,也是中国最北的边境城市,以湿地闻名。这个⼩城市不到10万⼈,由于尚处旅游淡季,近郊的酒店、饭馆⼤多歇业,我们在市区随意逛逛仅有的⼏条主街,来到城市地标的哈撒尔广场,看着热闹的⼈群围在这位成吉思汗⻓弟、额尔古纳地区统治者的塑像前跳起欢快的广场舞。⼊夜后的城市很安静,被草原带⼊了宁谧之中。

第⼆天⼀早,我来到市区的额尔古纳湿地公园。公园并不⼤,以莫尔格勒河流经的大⽚湿地为核⼼。观览湿地的⽊栈道在细密的⽩桦林中起伏穿⾏,⽩桦树⻓得并不快,三五年之内也仅有⼥性⼿腕粗细。我没想到原以为干燥的草原之中,竟然也有湿地,莫尔格勒河萦绕着草甸,⽔、地浑然,难分难解。河畔的树⽊俯瞰好像灌⽊丛⼀样,密密挨挨,葱茏可爱。 


为了赶明天⼀早回程的⻜机,我们不得不在中午时分⼜启程返回海拉尔,⼜是四五个⼩时的草原⻋⾏。

途径⼀座⼩桥,看到⼏个⾏⼈蹲着垂钓,阿⽊⻢上停下⻋,很兴奋地提议我们也钓钓⻥,“既然来了草原,什么都试试呗”。


站在莫尔格勒河畔,我轻握⻥竿,注视着温柔的⽔⾯缓缓的漾向静静的草甸。抬望眼,⽜⻢间伴,尾巴随意挥洒;⻜⻦回翔,声⾳啾啾鸣响。我望向天空,追寻盘旋啼叫的声⾳音,看到或远或近的云朵画出铺陈的阶梯、展翅的雄鹰、尖利的宝剑、灿烂的光影。

这河流、草原,像温柔的⺟亲,沉默不语,但永远安宁的拥抱着旅⼈,接纳我们恣意的打扰。并以⾃⼰的博⼤广阔,对我狭⼩的⼼胸、局促的⽿目进⾏了再⽣⼀般⽆私的重造。⼀句“咱俩上这个⼭看看”,就可以开始⼀段随意攀登的路程。登上⼀⽚⼭丘,我们看⻅更加广阔的绿⾊⼤地。我随意的坐或躺着,轻飘飘的落在地⾯,愿⼈⽣⽆谓消磨的时间被这袤远的空间持续的吸引、沉浸,与天地同变换,共辗转。还有什么事情有沉重的意义? 

阿⽊告诉我,草原上的放牧⽣活像这⾥的旅游季节⼀样,只分两季,从冬⼊夏,每⼀天的草⾊都在变化,在这个放牧⽜⽺的好时节,⼀个雇佣牧民的⽉⼯资达到6000元,⼀个拥有千余头羊的牧民家庭可以实现近4、50万的收⼊(⾮利润)。⽽⽴秋⼊冬后,万物蛰伏,草原上的⼈⼉除了玩乐,别⽆他求。 

“你看那边的⽜群,你们⽂化⼈怎么形容呢?”

“那⽜⽺,就像天上的云片,徜徉、飘荡,他们享受着城⾥⽜棚⾥、⽺圈⾥的同类所没有的幸福,对他们⽽⾔,眼前所⻅的就是整个世界。”


我并⾮草原上⽣⻓,直到今天相⻅,我的灵魂才终于找到了驻⾜地。这样的时光,我愿永远停驻不⾏;我愿重新开始,做⼀个开阔、⾃由、清爽、博厚的草原⼈。

——————————————————————————————

我们终于在傍晚时分回到了海拉尔市区,看着窗外蓝天下红⾊的霞映,我突然想起,此⾏还有⼀⼤遗憾,就是还没有在草原上看⻅⻓河落⽇圆,与草原共度⼀晚。再⻅,太快,我想,再⻅,也会很快。

——————————————————————————————

旅行TIPS:

1、           草原上日照时间长、阳光强烈,防晒工作一定要做好。

2、          早晚温差没有想象中大,5、6月之交的晴天白天气温可达近30度,草原上风也没有想象中大,不必特意带风衣。

3、          草原上看似地势平缓,其实比较颠簸,衣着宜轻便舒适,土路上灰尘较重,换洗衣物宜多准备。

4、         5、6月之交未到旅游旺季,当地3星级宾馆住宿费100-300元之间,物价也不算贵(一大碗冷面不到20元)。草原广大,交通上以包车自驾为主,最好找当地人开的靠谱旅行社,一辆越野车包车费用400-500元/天(不含过路费及食宿)。据说,旺季则以上费用将翻倍增加。

本篇游记共含4214个文字,3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看了游记,更坚定了我马上休年假的决心!

2016-06-20 18:52

一次认真的记录,很真实啊,感觉就在眼前了。

2016-06-20 19:57

2016-06-23 09:51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