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以户外暴走之心,行城市之路,小记江宾阿左端午三天南京-上海-南浔-杭州行

18
阿左 (北京) LV.7
2016-06-20 01:56 902/2
  • 出发时间/2016-06-09
  • 出行天数/3 天
  • 人物/小两口
  • 人均费用/1200RMB

端午第一天,南京北京-T65-鸡鸣寺-总统府-南京博物院-中山陵-南京大学-南京师范大学-夫子庙-老门东

端午第二天,南京上海南浔:明孝陵-大屠杀纪念馆-G7011-上海博物馆-外滩-大巴(晚19点29分)-南浔古镇

端午第三天,南浔杭州南浔古镇-大巴(6点整)-西溪湿地-西湖-火车-北京

总计花费:1508+190+450+200=2348
火车费:(139.5+351+263.5)*2=1508
大巴费:(45+50)*2=190
住宿费:南京夫子庙国际青年旅舍188/晚+南浔千翁宾馆262/晚=450
吃饭+打车:200

南京,十朝都会,历史上有很多个别称,每一个都耳熟能详,金陵、江宁、建康、应天府、天京。6月8日的T65次列车验票口,江宾指着头顶的标志牌给我看,北京-南京。从北京南京,从北平到南京,从顺天府到应天府,北北南南,倒是巧的紧。

我和江宾最近开始暴走城市之旅,路线设计得极其简单粗暴,大体的方针就是走最多的路,睡最少的觉,看最多的景。具体的实施方式是从蚂蜂窝下载攻略,挑选喜欢的风景、人文、建筑,一股脑丢在地图上去,计算最短路径。我们在南京第一天的行程主要围绕南京火车站到中山陵沿线地铁展开。

6月9日早9点半,t65次列车晚点1小时到站,出站换乘地铁。南京地铁按照里程计算价钱,车厢较北京地铁车厢宽敞舒适。一夜新雨,出地铁站后顿觉空气湿润清新,整个城市少了小摊小贩踪影,道路干净。两边高大的梧桐树,现代建筑群之间偶尔点缀的古老建筑,静静地述说着这个城市的历史。

我们的第一站是古鸡鸣寺,南京最古老的梵刹之一,始建于西晋,为南朝四百八十寺之首。门票10元,附赠三根香。山门正中有“古鸡鸣寺”4个大字,步入山门,拾级而上,橙色寺庙肃穆庄严,檀香萦绕,配有莲叶、爬山虎、竹子青翠安静。已过了鸡鸣寺的樱花连绵时节,游客不多,多是本地上香客,倒是难得清静。顶部平台有橙色照壁,写着鸡鸣香海,下面是巨大的香台,香火缭绕。点了香,东南西北拜上一拜,再丢回香台中燃尽。

从鸡鸣寺出来,为了节省时间,打车去总统府。南京红灯多是75秒等待时间,uber给出的预计到达时间里没有计算这部分时间,总是比原定到达时间晚上十来分钟。我们到总统府的时间为11点。南京总统府,民国时期代表建筑之一,为南京旅游必去的旅游景点之一。在这里开始感受到端午出行的火热气氛,正值客流高峰时期,人群熙熙攘攘。

南京总统府分为中区、东区、西区三个参观区域,中区有国民政府、总统府;东区有太平天国陈列、复园(东花园);西区有孙中山临时大总统办公室、煦园(西花园),经典的参观路线为中区→东区→西区。中区沿着中轴线展开,有回廊树木花园喷泉,一栋栋民国建筑依次出现在眼前,灰色系少雕饰,简洁典雅,又不失气势。最受欢迎的景点为子超楼二层总统办公室,需要排队经过,也就一瞥眼的功夫。不大的屋子,墙上一副蒋中正的画像,天花板上一个老式风扇,茶几上一对青花瓷的茶杯,木制办公桌上一个手摇电话,阳光透过窗台,仿佛穿越了时光。

复园和煦园在清朝时为两江总督署花园。复园有假山、竹道和庭院;煦园在明朝初年为汉王朱高煦花园,有假山、亭台、石舫和水道。复园的小院和煦园的水榭,如同南京的盆景一样,相较于苏扬,少了一份细腻精致。值得一提的是,复园的民国照片展重现了民国流行,端正的结婚照、神采飞扬的宋氏三姐妹以及有着可口可乐巨型横幅广告的体育竞赛,历史和现代在意外之处相连,让人不禁微微一笑。

我们的下一站是南京博物院。南京博物院和北京故宫博物院、台北故宫博物院并称中国三大博物院。占地13万余平方米,为“一院六馆”格局,比较有意思的为历史馆和数字馆。历史馆为地区性馆藏,以时间维度讲述江苏地区人类活动历史,展区设有馆藏室,玻璃展览柜上通天花板,非典型文物随意放置其中,足见馆藏丰富。数字馆用声音、视频、照片等多媒体角度呈现历史故事、街景风貌,扩宽着大家的认知。

15点半从南京博物院出来,查了下中山陵的闭馆时间,赶紧uber去中山陵。钟山风景区森林覆盖面积广阔,道路两边都是高大树木,中间只有一条两排车道,堵车严重,uber司机因此半路撂下了我们。我和江宾发挥徒步精神,步行1km到中山陵入口。中山陵为孙中山的陵寝,傍山而建,依旧是中轴线设计,是一个颜值颇高的陵墓。陵门上有“天下为公”四个大字,祭堂拱门上书有“民族”、“民权”、“民生”。广场、陵门、祭堂皆为青色琉璃瓦,青色象征青天,同中华民国国旗青天白日满地红。中山陵共计392级台阶,我们耗时15分钟登上了顶部平台。坐在顶部台阶上远眺,冈峦叠翠,松柏苍苍,举目之内皆为绿意。下山的时候为17点40分,陵门处已经禁止游客入内,陵园主道入口处还有大批不知情游客涌入。乘坐景区10元小火车到地铁站,我们的下一站是探访学校之行。

我们的室友是南大毕业生,和我们说起南大的美貌,江宾哗哗哗把南大列入我们此行Top3景点之一,被我大笔一挥降低了优先级。作为第一天的第五个景点,我们紧赶慢赶总算在天黑之前赶到校园。南大鼓楼校区为金陵大学旧址,校门写着“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八个大字,校园里保留着不少民国建筑,阳光、树荫、自行车、扫帚、树下练习演讲的青年、慢走的教授、草丛中睡觉的懒猫、蔓延的爬山虎,如同新时代和旧时光在一起散着步。从南大出来再溜达到南京师范大学,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只模糊地看到西洋风格的建筑,草坪被篱笆圈了起来,再没有其余更多的记忆。

晚20点40,折腾一天,我们终于到达夫子庙,入住了秦淮河边的夫子庙国际青年旅社。旅舍的4楼有星空花园,是一个吹着夜风喝着啤酒欣赏秦淮河夜景的好去处。由于南京街头没有小贩,我们一天只胡乱吃了KFC的汉堡,此时已饥肠辘辘。放下包带着相机就往外走。来时出租车司机介绍我们一个当地人会去的美食街,老门东。查了下距离只有1.4km,就步行了过去。老门东和夫子庙一样,也是旧建筑装新酒,满街的美食。吃完豆花庄的豆花已经是21点30分,小店纷纷关门,鸡鸣汤包、蒋有记的锅贴就这么从嘴边溜走,吃了沈记臭豆腐和梅花糕也没能挽救我捶胸顿足的心情。从老门东往回走的时候路过了乌衣巷,已不见旧时模样。只有在秦淮河桥上看着水波荡漾灯火恍惚的时候,还有那么一丝古老的记忆。一夜入梦,好眠。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蚂蜂窝攻略上写着明孝陵早6点半前不收门票,于是第二天5点起床,打车去明孝陵。和出租车司机聊天,她自小在南京长大,只在小学时期学校组织去过一回中山陵和明孝陵。旅行一词,就是在外的生活,外地人眼中的美景,于本地人本是稀松平常。大家沉迷于旅行带来的愉悦体验,一方面源于美景的碰撞,另一方面也源于生活和视角转换。

早上的钟山风景区如同一个天然的氧吧,能感觉到鼻腔和皮肤都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路遇晨练的老人,三五一群,精神矍铄,呼朋唤友。我们在明孝陵和栖霞山之间,最后选择明孝陵,主要是被它宣传照上的石像神道所吸引。明孝陵为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和马皇后的陵墓,为古代最大的陵墓之一,有2400米长长的神道,分别为石像神道和翁仲神道。神道两边是松柏树木和成对的神兽、文武官员雕像。雕像相对而立,高大威猛,神情肃穆。

神道的尽头,为明孝陵的主道,依次是孝陵门、孝陵殿、内红门、方城明楼、宝顶,沿着中轴线往前推进。尽头处有高大石头和砖头砌成的围墙,砖头尺寸一致,上面刻有工整的文字,详尽记录着砖头的不同的产地、铸造者和监工。

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是去南京的人很难略过的一个地方,如同这段风云历史也很难跳过一样。纪念馆从展馆外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雕像,到内部大量的图片文字史料陈列都让人很压抑。有三个值得注意的地方,第一个是李秀英老人那句的“要记住历史,不要记住仇恨”;第二个是难以言痛的12秒,一滴水下落的时间,为大屠杀时期一个人陨落的时间。每一次水滴掉落心都随之跳动一下,很想去抓住什么。突然想到了奇葩说里有一期辩论,如果把闫如晶的记忆和思维衍生出来的晶片放到谷粒多里,它就是一个人工智能,这个时候你会不会想把它捏爆,答案就是不会,因为你对它产生了同理心。第三个是展馆外部设计,用碎石做成的万里戈壁,在高处一隅仍有青青绿意,可以称之为坚持和希望。

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直奔火车站,在火车站旁边匆匆吃了一碗回味鸭血粉丝汤,总算全了南京之行。

南京上海的高铁上,我和江宾一直处于暴睡状态,在列车到站苏州的时候醒了一下,再醒的时候已经是上海了。我们在上海只有半天时间,首站目的地为上海博物馆。由于没有找到网上预订博物馆票的入口,我们在烈日下排了将近一个小时的队。在南京两天为阴天,没有感受到火炉的威力,到上海反倒是被暴晒了一把。上海博物馆为国内四大博物馆之一,主要展现工艺之美,有青铜器馆、雕塑馆、陶瓷馆、玉器馆、钱币馆等。其中青铜器馆馆藏了已出土的最古老的青铜器,产于夏朝晚期的青铜器。上海博物馆是我去过的第七个博物馆,很偶然地第一次学会识别青铜器上的花纹,有龙有兽有鸟有凤,花纹繁复,栩栩如生,不由得感叹文明、工匠之神奇。雕塑馆多为佛像石雕,佛像都是一派端正祥和普度众生之态,阿弥陀佛。

上海博物馆流连到闭馆时间,匆匆暴走3公里,瞥了一眼外滩。上海依旧有着最漂亮的高楼大厦,有着时髦和老旧区域的自然转换。

南浔是一个水乡古镇,我们到达南浔的时间为晚上的9点15分。大巴将我们放在国道上,距离预订酒店还有1.5km。步行到酒店途中发现错上了车行道,只好叫了当地的三轮车,10元送到酒店门口。司机是一位四十左右的女性,通常早上料理家务,下午出来拉活。和她聊着拉车历史,眼前掠过南浔的街景,意外的繁华,果然是有需求的地方就有江湖。千翁酒店是我在大巴途中预订的酒店,靠近小莲庄,位于南浔古镇距离汽车站最远的一个景点出口对面。酒店由干部疗养院改造,店内有山水园林,胜在安静自在。

南浔古镇沿着一条狭长蜿蜒的水道展开,从小莲庄延伸到百间楼。我们晚上和清晨沿着水道走了两遍。晚上的南浔属于游客,灯光闪烁,水波荡漾,对面酒吧里扭捏的歌声入耳,是一首悠长的北京北京;早上的南浔属于当地人,清晨5点,百间楼里的居民已经醒来,蹲在水边洗抹布、遛狗,问声你好,对着我们笑笑,回了句听不懂的问候。6点上了前往杭州的大巴,南浔,难寻,下次再来水道边坐坐。

江宾第一次杭州之行,也是我第三次杭州之行。读书期间来了两次,工作后第一次过来,依旧是大表哥做地接。熟悉和热爱着杭州的山山水水,背着两个镜头拍风景和人,堪称最佳地接。进入西溪湿地时下起了小雨,意外地在门口见到了二表哥,三兄妹从不曾长大后一起旅行,很久没有过合照,能在杭州见面,吃饭的时候我抱着照片感叹和傻笑了很久。雨中的西溪湿地是一个美丽的梦,有大片的草丛,江宾说这是他见过最漂亮的绿色;有粉色、白色、黄色的睡莲,以不同的姿态在水中绽放;有知名和不知名的水鸟,在天空掠过、水中划行、莲叶上散步,又在树木下躲着雨。

中午去山外山吃饭,这座知名餐厅居然坐落在植物园之内,去山外山吃饭不需要购买植物园门票。二楼的饭厅用大片绿色装饰着窗户,杭州市民可以逛一天园子,饿了到山外山吃饭;对比北京市民只能在植物园啃面包,这个小小的事件打开了我对城市规划认知的新世界。饭后去植物园边上逛了逛,一条小溪旁边一大片竹海,溪水干净冰凉,竹海茂密不见尽头。

最佳地接老哥为我们最后两个小时安排了攀登宝石山,俯瞰西湖美景活动,于是江宾同学背着25斤重的大包蹭蹭蹭往上爬,不亦乐乎。杭州似乎很喜欢竹子,宝石山多是竹子,路上行人不多,很是清新干净。爬山路曲折蜿蜒,最大程度减少了对山体的破坏,不由感叹杭州市政做得极好。我们在宝石山顶上吹着小风聊天,看着本地人才有机会看到的风景。

从宝石山下来就是断桥,时间已是不多,就在断桥上来回走了走,白堤上坐了坐。似乎是8年前,我留着短发,穿着红色的短袖,大表哥用他的手机在白堤给我拍照,我咧嘴大大的一笑;一晃5年前,第二次西湖之行,两个人为了逃票六和塔,从一个高高的坎子上跳下去,结果是我拖着一个坏掉的凉鞋逛完了六和塔上了回北京的车;第三次杭州之行,大表哥请了山外山,我们都有了单反,大表哥拍出了我很喜欢的照片,大家都在慢慢变化呢,真好。

byebye,杭州。端午节三天暴走4个城市15个景点,留下了很多个以后,再会有期呢。

本篇游记共含5007个文字,8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哈哈,看完你写的也有点感兴趣了呢。

2016-06-20 13:25

我打算下个月去玩,楼主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2016-06-27 09:56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