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端午假期新会江门怀古二日游:崖山、陈白沙祠、梁启超故居、新会学宫、圭峰山玉台寺

  • 出发时间/2016-06-09
  • 出行天数/2 天
  • 人物/一个人
  • 人均费用/500RMB

     端午假期三天,天气预报说每天都有暴雨,十分恶劣,加上小长假到处都很多人,带女儿离开广州不太明智,在广州市内转转,也显得很无聊。于是放弃了举家出游的念头,把妻女送回岳家。不过一个人呆在广州也很浪费时间,只好想想有什么只适合自己出行、不适合小孩去的地方,趁此机会消灭掉。这样一来,新会崖山的宋元古战场首先跃入脑海,它离新会城区太远了,公交不方便,不适合带几岁的小孩前往。早在两年前的五一与端午假期便有些想去,不过不喜欢一个人出门的感觉,所以搁置了。过了两年,想去探访南宋政权玉碎之地的愿望越来越强烈,所以即便是一个人,也毅然出发。
      由于崖山离会城近40公里,当天返回广州过于辛苦,所以在设计路线的时候,必须在会城住一晚。既然如此,就要把效用发挥到极致,追求最高的性价比。那么,第二天应该顺手牵羊把新会城区的一些景点给消灭了。在我的计划中,有一项是带女儿登新会的圭峰山,顺便游新会学宫与小鸟天堂。现在想想看,学宫对于小孩来说没有太大的吸引力,相反会让我在参观的时候分心照顾,不能尽兴。因此,新会学宫不如在这一次拿下。再想想,江门市区其实离新会不远,原先没打算带女儿去陈白沙祠,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专门去一次。这次没带小孩,倒是可以顺道去。新会学宫与陈白沙祠,一个上午,一个下午,从容得很。后来再一想,新会学宫9:00才开门,之前的时间都属于浪费,而以后既然要登圭峰山,何不趁此机会,一大早起来,去圭峰山探探路,反正玉台寺只在山腰,不难到达,先去看看也好。于是定下了第二天的行程:圭峰山玉台寺、新会学宫、陈白沙祠,最后从江门广州。转过头来审视第一天的行程,崖山当然是此行的首要目标,一定要保证。后来发现,梁启超故居就在从崖山回新会的路上,原先嫌它不在新会城区,没有打算单独去,但难得的顺路机会是不可放过的。于是,以崖山为切入点,居然像滚雪球一样,牵出了一个长达两天的丰富计划:第一天:崖山古战场→梁启超故居;第二天:玉台寺→新会学宫→陈白沙祠。

   这篇游记可以跟另一篇《新会休闲二日游:小鸟天堂、圭峰山、马山与学宫》:http://www.mafengwo.cn/i/6362450.html互相参看。

第一天:6月9日

    为了充分利用时间,订的是8:10从广州南站到新会的城轨,因此5:45就起床了,洗漱用餐完毕,6:10出门,乘地铁前往广州南站。虽然赶得够早,但运气较差,在客村换乘八号线时,一列车刚刚开走,下一班等了6分钟;在昌岗站换乘二号线,碰到了同样的情况,又等了4分钟,加起来浪费了10分钟,以致于7:25才到广州南站。排队打印车票、验证车票还算顺利,但安检时碰上了超长队伍,8:00才过安检,赶紧从入口冲下去,有惊无险地上了车。

    9:06准时到达新会站:

        新会站出口左前方的小广场上便有公交车总站,有310、311与308等线路,不过时间紧,没有拍照。跳上311路前往新会汽车总站,虽然只有1站路,但距离不短,近3公里。

一、崖山祠

到达交通

百度地图说的“古战场站”并不准确,现在去崖山,应该在“官冲1”站下车。

       新会长途汽车站外的公交站场,集中了较多的公交线路:

     去崖山古战场的正是这个210路,应该在“官冲1”站下。但令人意外的是,19:00之前,不能在此站上车,而必须到长途汽车站的售票厅购票,再从检票口上车。换句话说,这是将210当长途车处理了,而不是公交车。其余“2”字头的公交车也是这般。

        因为没有找到百度地图说的“古战场”站,于是在购票时报了个“古炮台”站,到古炮台是9.5元。过了安检之后,被安排在19号检票口上车。9:30购票,等10:05的车。

下图中的时刻表是准确的,而站外的公交场上的时刻表并不准确。

      百度地图上显示应该在“古战场”站下车,实际上,无论是公交站还是公交车上显示的只有“官冲1、官冲2”等站,向司机询问后,说是该在官冲加油站旁边下,后来查对之后,确实正式名称是“官冲1”,因为路边有个加油站,所以司机习惯性地称为“官冲加油站”。停车地点便是下图这个路口往右转弯处。

     10:05准时发车,之后就恢复了公交车本色,每站必停,11:40才到达“官冲1”,路程约39公里,耗时1小时35分钟,幸好有座位。

    路口的前方确实有个加油站,加油站前方10米处有下图的路牌:

     然而上图的箭头指向右方,并不十分准确。请看下图:

    可见,往右是一堵山崖,无路可走。
    正确的走法是,沿公路继续走50米,路的右边是宋元崖门海战文化旅游区的入口。

宋元崖门海战文化旅游区官网:http://www.ym-battle.com/

        新会宋元崖门海战文化旅游区是在700多年前宋元崖门海战遗址上兴建的我国首个古代海战文化主题景区。区内有历尽500多年历史沧桑、屡废屡兴的崖山祠。2005年新会区委区政府斥巨资对古战场遗址和崖山祠进行全面的修葺、扩建,形成占地1100多亩,集浩气广场、崖山诗墙、慈元庙、大忠祠、义士祠、寝宫、诗碑廊、望崖楼、白鹇亭等10多个景点于一体,聚世界最大的传国玉玺主雕、全国最大的仿古战船标志性建筑、全国最大的一对姊妹锚、全国最大的“慈”字碑刻等众多亮点于一园的大型旅游区。区内珍藏展出了遗址出土的唐代古陶、宋代铜钱、宋元兵器以及12块国宝级的古碑等珍贵文物。慈元庙中还供奉有美的化身、慈满天下、坚贞不屈的杨太后塑像,供人祭祀。来到景区,大家可探寻中国四大古代海战之一的史迹,领略宋元崖海大战的史诗般的国画长卷;可瞻仰文天祥、陆秀夫、张世杰等三英及忠臣义士英勇不屈、气壮崖海的英雄浩气;可欣赏明代著名理学家、书法家陈白沙所撰并书和亲自监刻的、有岭南第一碑之誉的《慈元庙碑》;还可欣赏自宋以来,历代诗书大家和毛泽东、董必武、郭沫若等近、现代伟人记述吟颂崖海大战的诗书碑刻;可见识到崖山独有的蟠龙山桔;可品尝南宋宫庭秘传美食古井御制烧鹅。

门票:30元,其中包含了5公里外的崖门炮台。

(一)大门

      大门是一条仿古的战船,门口有一个中型的停车场。当天的游客一部分是旅游团,乘大巴来的;另一部分是自驾来的。类似我这种乘公共交通到达的,只是个别现象。由于是端午假期的第一天,游客不算太少,但与其余热门景区相比,就显得非常不拥挤了。

      景区的大门是朝东的,当天一上午都阳光灿烂,到达时乌云压城,风雨欲来。这是景区东面的情景:

        那条仿古战场并不全是摆设,它还是景区的游客中心,战舰的腹部可以容纳几百人。游客中心有休息椅,并且在循环播放崖山之战的视频。虽然很快就下起来暴雨,粗重的雨幕立刻使得对面的山完全看不见了,不过可以缩进游客中心看录像,并且从容地消灭掉了从广州带来的两袋面包与一瓶牛奶。这里不得不指出,该景区的服务设施尚不算很到位,游客中心只卖纪念品和饮料,面包、饼干、方便面等简易食品完全不见踪影。幸好我早就做好了没有食品出售的准备,否则在这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还真得饿肚子。(前面的加油站似乎有一些饼干蛋糕类出售)

(二)浩气广场

      仿制的大玉玺:

广场尽头的九龙壁:

往前要走七八分钟才能到达崖山祠,途中要经过几面诗墙。这是田汉的咏崖门诗:

诗墙旁边还有个亭子:

      从诗墙前行三四分钟,拐个弯,便可看到崖山祠。

(三)崖山祠门

    崖山祠依山而建,朝向西方的崖门水道。这是棂星门:

宫祠的正门:

崖山祠始建于明代,元朝统治者绝不会立祠纪念南宋君臣的。

一进去便可看到慈元殿:

下图是宫祠的全貌,从右到左依次是大忠祠、慈元庙、义士祠,慈元殿后面远远露出半个身影的是望崖楼:

       祠门的右边是崖山海战故事展厅,用一系列的图画展示海战的全过程,每幅画皆配以文字说明。遗憾的是,工作人员过于小气,没有开灯,里面漆黑一团,非常难以观看,随便一瞥便出来了。下图是开闪光灯照的:

祠门的左边的展厅主要是复原沙盘,再现了崖山交战时的地理形势:

从左边看宫祠的全貌:

(四)大忠祠

面向宫祠,大忠祠处于最右侧。

       正中红袍者是左丞相陆秀夫,右边是右丞相文天祥,左边是大将军张世杰,是为“宋末三杰”。文丞相的职位高于陆丞相,然而陆丞相居于正中,是因为他是崖山海战的亲历者,并且背负幼帝蹈海殉国。而文丞相此时已经被俘,被元军关押在离崖山不远的战船上,远远地目睹故国最后覆灭的场景,四年后方于大都英勇就义。

       本人虽然尊重佛道二教,但在佛寺与观中,对佛像与道教的神像只行注目礼,从不下拜。此时面对三忠塑像,却依次向陆丞相、文丞相、张将军叩首行礼。

       陆秀夫(1236—1279),字君实,楚州盐城(今江苏盐城)人。宝祐进士。临安(今杭州)被元军攻陷时,任礼部侍郎,与宋将领苏刘义等随同和护卫杨太后偕二王至温州,并约陈宜中、张世杰等共商国事。南宋谢太后和宋恭帝降元后,在福州与陈、张等拥立益王赵昰为南宋皇帝,被任为佥书枢密院事。景炎三年(1278年),赵昰在硇洲病故,他与杨太后、张世杰等拥立卫王赵昺为帝,任左丞相,与张世杰共秉朝政。先后转战于浙江福建广东等地,组织指挥抗元斗争。后在元军的进逼下,护卫宋帝昺和杨太后由硇洲迁驻广东新会海边的崖山。至崖山后,即建行朝筹军旅,召集勤皇义兵,建立南宋最后一个抗元根据地,并协助少帝昺署理南宋朝政。在崖山行朝期间,朝中文书均出自其手,更每日 辅导年仅7岁的宋帝学习文化和治国经略。宋元崖海大战失败,陆秀夫视死如归,先仗剑驱妻眷入海,再背负宋帝昺,在崖海奇石附近投海殉国。

        文天祥(1236—1283),字履善、宋瑞,号文山,吉州庐陵(今江西吉安县)人。宝祐进士,任宁海军节度判官。咸淳十年(1274年),因讥讽奸相贾似道,被贬为赣州和知州。1275年,蒙元大举进犯,长江沿线告急,朝廷诏号勤王,文天祥即变卖家财充军费,招募万余众,被授江南西路安抚使,与郑州守奖张世杰等征兵教授临安府。1276年,任临安知府,不久,封为右丞相,派往元营谈判,因怒斥元丞相伯颜而被元军扣押。在被押往大都(北京)途经镇江时,在船工协助下逃脱抵福州。宋端宗授天祥为右丞相,后改授枢密使,同都督诸路军马。在福建江西广东等地组织抗元。雩都一战,大败元军,声威大振,收复州、县多处。祥兴元年(1278年),赵昺即帝位,加封他为少保、信国公。同年文天祥由江西领兵入粤,于潮阳一带阻击元军。在海丰县五坡岭遭元军突袭被俘。崖海大战时被元军将领张弘范押赴崖门海战,并迫其修书劝降抗元名将张世杰,文天祥坚决拒绝,写下《过零丁洋》。诗中“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成为千古名句。崖海大战南宋灭亡后,文天祥被羁押在大都牢中,其间,元世祖忽必烈亲往招降,许他高官后爵,不为所动,坚决拒绝,宁死不降。1283年1月,文天祥被押往大都柴市口处死。临别前,他神态轩昂,从容地向象征宋朝的南方跪拜后,慷慨就义。

       张世杰(?—1279),范阳(今河北涿县)人,南宋抗元名将,“三忠”之一。行伍出身,因战功升都统制,守樊城等地。后转战鄂州(今湖北武汉)、浙西诸郡,任保康军节度使。元军逼近临安,时任郢州守将的张世杰与文天祥等起兵救援。临安失守,张世杰率宋军护卫杨太后及二王,由海路至福州,与陆秀夫等拥立赵昰为南宋皇帝,拜佥书枢密院事。联合陈吊眼、许夫人等畲族队伍,坚持抗元。兵败后,与赵昰、赵昺二王进入广东,在珠江口沿海与元军周旋。宋行朝移驻硇洲岛时,帝昰病死,张世杰又与杨太后、陆秀夫等拥立卫王赵昺为帝,任少傅、枢密副使。1279年初,元军张弘范攻崖山,他指挥宋军民浴血奋战。战败后,率16艘舰船突围出海,待元军撤出后回崖山收拾残兵,寻获走散的杨太后,并提出再立赵氏后人为君,继续抗元。在杨太后绝望投海殉国后,张世杰率南宋余军再度出海,在阳江海陵岛附近海面遇飓风,不幸舟覆人亡。

大忠祠外是正气亭:

(五)慈元庙

      正中是祭祀杨太后的慈元庙:

杨太后像:

(六)义士祠

左边是义士祠:

        义士祠门口是余香亭:

      祠内展出参加了崖山海战的诸义士事迹:

     另有一些出土文物:

      这批义士以前了解得不多,借此机会可以好好熟悉一下。

(七)诗碑廊

        在左右两侧的围墙上有一系列诗碑,皆为崖山之后历代作者凭吊古战场之作,由当代粤籍书法家书写。

    义士祠中的一位列祀者陈壁娘所作的《辞郎吟》:

明末清初著名粤籍诗人、抗清志士陈恭尹的《崖门谒三忠祠》,诗云:
山木萧萧风又吹,两崖波浪至今悲。
一声望帝啼荒殿,十载愁人来古祠。
海水有门分上下,江山无地限华夷。
停舟我亦艰难日,畏向苍苔读旧碑。

    “海水有门分上下,江山无地限华夷”一联尤其工整,读来又无限辛酸。

左侧的诗碑廊全景:

      关于崖山,有一个富有争议的话题便是“崖山之后无中国”,官方肯定是反对这种观点的,即使是浙江卫视拍摄的纪录片《南宋》的第七集一开头也在说:“有人说:‘崖山之后无中国’,这当然是杞人忧天……”其实,这未必是杞人忧天。如果不是机械地把“无中国”理解成“中华文化灭亡”,而是理解成“中华文化失去了向上的动力,逐渐在走下坡路”,“崖山之后无中国”是很有道理的。只要看看崖山之后的中国是什么样子的,这句话就很好理解。崖山之后,由于忠烈之士大都战死,或流亡海外,活下来的都是忍辱偷生之辈(包括我自己的祖先),造成人口素质下降,民族性格趋于懦弱,劣币淘汰良币的庸俗生存法则大行其道,整个中国在不断地走下坡路,在世界上的地位与影响逐渐降低。鲁迅先生弃医从文,致力于改造国民性。而国民性的孱弱,绝非始于鸦片的输入,而是来源于崖山之战后的日积月累。否则,现在也用不着提什么“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不管崖山之后有没有中国,崖山之战中南宋军民体现出来的气节倒是满满的正能量。本人供职于某大学的中文系,那些在课堂上不断宣扬艺术美的同行,大多数人在课堂之外的现实生活中,却是十足的现实主义者,为了职称等名利,勾心斗角,讨好上级,无所不用其极,没有半点美和浪漫可言。课堂上讲的,只是谋生的工具,他们本人未必当真。在这些人心中,完全不知气节为何物。反之,如果有人讲求气节,会被视作怪物或另类,予以孤立。长期生活在这样的圈子里,虽然不会被其同化,但总觉得不是味儿。来崖山看看陆丞相生活与战斗过的地方,算是寻找一点心灵的安慰。

(八)寝宫

慈元庙的正后方,拾级而上,可到寝宫。

宫内的复原情景:

寝宫左边还有桔园:

(九)白鹇亭

宫祠区的左上角是白鹇亭:

亭子的全貌:

        白鹇亭,又称“义鸟冢”。为什么把它称为“义鸟冢”呢?这里有一个小故事。相传小皇帝赵昺进驻崖山时,有人送来了一只美丽的白鹇鸟,小皇帝非常喜欢,天天喂养,逗鸟玩乐。崖海大战惨败后,陆秀夫背着赵昺跳海而死。白鹇鸟在船上悲鸣不已,拼命挣扎着冲出鸟笼,最后连同鸟笼一起坠入海中殉主。到了明代,人们为了歌颂白鹇鸟忠于主人赴海而死的贞节行为,在景区慈元庙的左侧建了一个白鹇冢,以作纪念。1943年侵华日寇毁废崖山祠时,白鹇冢也被瓦砾埋没。1956年,人民政府清理崖山祠废墟时,白鹇冢得以重见天日,于是就将其扩建成白鹇亭。这个白鹇亭建筑造型十分独特,就像一只昂首冲天、展翅高飞的白鹇鸟。这里还有一个美丽动人的传说。白鹇鸟殉主后化作精灵,搜寻到漂于崖海波浪上的宋帝昺尸身,它招来众多鸦鹊,飞翔遮盖和护卫着宋帝昺尸身,随海潮浮至现今深圳市蛇口,直到当地村民安葬宋帝昺后,群鸟才散去。现在蛇口还建有宋帝昺的陵墓,并被定为深圳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十)望崖楼

宫祠区后部正中是望崖楼。

在望崖楼的三楼俯瞰崖山祠的全貌:

远处山下便是崖门水道:

刚刚下完雨,远处山头还是风起云涌:

西北方向上游:

(十一)碑刻

       望崖楼的后部是一批明清碑刻:

     此碑少了一个“气”字,因此称为“争气碑”。

      明代广东学者湛若水所撰的《重修崖山慈元庙大忠祠》碑:

      明宪宗成化十三年,新会知县曹伟所立的《大忠祠记》碑:

      明世宗嘉靖二十七年,新会知县林腾某所立的《重修崖山全节大忠祠记》碑:

    明孝宗弘治十七年,陈献章弟子张诩所撰的《全节庙碑》:

     明代大儒陈献章所撰《慈元庙碑》:

    明人所立《宋文丞相信国公正气歌石碑》:

     上面这块碑的内容是《正气歌》的全文。

        清光绪十二年的《重修慈元庙碑》:

    明嘉靖二十一年所立的《重修崖山全节大忠二祠记》碑:

       在崖山祠转了一圈之后,暴雨已过,人们在吃完午饭后,纷纷来到了景区,人数一下子多了起来,再也拍不到背景较为空白的照片。虽然此处交通不便,但自驾的游客数量不算少,崖山还是有一定吸引力的。

    来到门口,对面的青山露出了真容,云雾还挂在山腰:

        从崖山祠出来,已经是14:40左右。原先只知道崖山祠,以为崖门炮台跟它在一起,不料到了景区,被告知崖门炮台是崖山祠的姊妹景点,尙在南面5公里之外,包含在30元的门票之内。这时面临着两个选择:一是继续向南,乘210走5个站,游览崖门炮台;另一个是向北回程,去梁启超故居。如果此次不去崖门炮台,以后断难再从广州来新会,然后又熬一次漫长的210路。然而如果去的话,因为210路是50分钟一班车,来回要等两次,天知道累计等车时间有多长,显然会影响去梁启超故居。因此踌躇了一小会儿,决定先到向北的公交车站等候,如果北上的210路先来,理所当然地前往梁启超故居。反之,假设南下的210先到,就改变计划,去崖门炮台。

      这是北上的官冲1站的候车亭:

      在这个车站等了约10分钟,对面一辆南下的210路驶来,当机立断,冲过公路,到对面的车站上车。这时运气也倒向了我一边,本来这条省道时不时有疾驰的车辆穿梭而过,而这时南北两向,除了我要乘坐的210路,居然没有别的车,让我顺利地冲上了210路。在官冲村内绕了一个圈,并向南行驶了十来分钟,到达了崖门炮台站。

二、崖门炮台

 崖门炮台景区在下图中往右的岔路进去,从路口走进去二三百米就到了。

         210路的崖门炮台站,则在上图中路口往前200米处。下图中黑色小轿车前方便是公交站,然而标识很不明显:

        从这个车站往回走200米,才能拐入路口,去崖门炮台。除了我之外,只有两个看样子已经工作的20来岁女孩子下了车,同去炮台。然而我上车的时候,她们已经在车上了,估计是以为崖门炮台便是宋元古战场,而不知道还有崖山祠。

        崖门炮台是广东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游人虽然不致于如过江之鲫,但也不算少。我在此半小时,累计的游客有一百人左右,以自驾者居多。

       从上图可知,这个炮台是清代所建,与南宋的最后一战没有关系。我之所以没有决然舍弃此处,是因为它正好面临崖门海战的战场,来此可以真正一睹古战场。而刚才去的崖山祠,只是南宋最后的行宫所在,海战并未发生在该处。如果不到古战场的本身,也是一个相当大的遗憾。

       这个清代炮台,在鸦片战争中起的作用,微乎其微。与虎门炮台相比,简直有天渊之别。之所以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是因为保存得比较好。这从反面说明了它没有经历过什么战事。

入口处的田汉诗碑:

下图是从官网下载的崖门炮台全景图,须得从江中或对岸拍摄才能取得这种好的效果:

     而普通游客在炮台内的视角,有些类似于官中窥豹,意犹未尽。

城墙通道

从两侧皆可下去,这是右侧的俯瞰场景:

下去后回看倾斜的城墙:

从北向南看下圈的城墙:

南侧的城墙:

从南向北看下圈的城墙:

从下方看上层的城墙:

最下层的射击孔还摆了几门炮:

从射孔钻出去,看南面的崖门大桥:

    陆秀夫负帝蹈海大约便在此处的下游附近。

对面西岸的群山:

     崖门炮台不大,半个小时已经转了两圈。
    15:30出到公交站候车,同来的两个姑娘也在此等车去梁启超故居。25分钟后才来车,16:50到达梁启超故居站。中间还有一个小小的插曲,210路到达古井站之后,绝大多数乘客都下了车,我还心中暗喜,趁机换了个更理想的座位。孰料这批乘客一会儿以从前门再度刷卡或投币上来了。与此同时,司机大声斥令那两个女孩子再度刷卡,原来此车这一次是分段收费,我等外地人士,不知就里,害得那两个女孩与司机争执了好一会儿。司机虽然未叫我,但我还是再度起身刷了卡。

三、梁启超故居

    百度地图显示从茶坑村口走到梁启超故居的线路,约720米,但我感觉实际上可能更长一些。
    去过各类博物馆的朋友都知道,免费的博物馆一般都在17:00关门。我到达村口已经16:50了,于是奋力疾走向前。

     村口的公路边有一个牌坊,上书“茶坑”字样。下图是在村内补拍的,图中的公交车是103路。

     从下图中的路口向右拐,是通往熊子塔的捷径;继续往前,则一直通往梁启超故居。而且每隔一两百米便有一块指示牌,十分便利。

    在村中看熊子塔:

     尽管我快步向前,于17:00到达了梁启超故居门口,但被工作人员无情地拒之门外,因为门上的牌子写着:开放时间:9:00-17:00,而且16:30便停止入场。同车的两个女孩不久后也尾随而来,其中一个很坚决地混了进去,在院中匆匆地转了一圈。我则懒得如此执着,只在门口拍了一批照片。

(一)梁启超故居纪念馆

网址:http://www.liangqichaoguju.com/
门票:无
开放时间:9:00-17:00,16:30停止入场。
        1996年国务院公布梁启超故居为第四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是江门市辖区内唯一一个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门口左侧的水塘:

        上图的牌子介绍,茶坑村于2015年被选为“中国最美十大乡村”之一。个人觉得,这种评选并不十分客观全面。

故居大门:

       梁任公的名气很大,纪念馆关门之后,仍然有相当多的游人滞留在门前照 相,直到五点半才稍为清静一些。

庭院正中:

      纪念馆大院中央树立着一尊铜像,高2、38米,重400多公斤,他是由新会籍的广州美术学院林敦厚教授、雕塑家林汉强父子设计。铜像中的梁启超一手叉腰,一手紧握书卷,目光坚毅执着,作深思状。

拉近了看熊子塔:

右侧是梁启超纪念馆:

     梁启超故居纪念馆建筑面积达1600多平方米,由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建筑大师莫伯治主持设计和建设,建筑形式中西合璧,总体布局体现古典传统的原则、现代手法的运用,既有晚清岭南侨乡建筑韵味,更隐现天津饮冰室风格。
         纪念馆以丰富的历史图片、翔实的历史资料,通过7个展区展现任公爱国图强,毕生奋斗的事迹。2001年11月纪念馆举行隆重的开馆仪式,梁思宁、梁思礼等梁氏亲属30余人从北京山东等地前来参加。

纪念馆全景:

左侧是梁启超故居:

      梁启超故居建于清光绪年间,坐落在农舍之间,是一幢古色古香的青砖土瓦平房,由一正厅、一便厅、一饭厅、二耳房组成,占地155平方米。故居一直以来受到人们的悉心保护,近20年来,各级人民政府多次拨划专项经费,由文物部门遵照“不改变原状”原则进行修缮,恢复原貌。

左下角还有一个怡堂书室:

     怡堂书室是少年梁启超读书的地方。梁启超出身于诗书世传的耕读之家,其祖父梁维清是晚清秀才,父亲梁宝瑛是一个洁身自爱的君子,终生信守儒家传统道德规范,与他父亲一道执教于乡里。怡堂书室是梁启超曾祖父建造,青砖墙壁,红砖地面,古朴典雅,占地124平方米。书室左右各为一耳房,左耳房为书塾先生梁宝瑛的卧室,右耳房是1892年梁启超与新婚妻子李蕙仙的卧房,长女梁思顺也出生于此。

      由于没有进去,只能在外围观望一下。但损失不算很大,因为这个馆很小,在门口便能看到全貌。里面的建筑,无论是岭南建筑是是中西合壁建筑,都不是十分独特的,估计里面的岭南家具也不会有太特别之处。至于馆内的展览,不外乎是梁启超的生平,上网亦可搜索个大概。总之,这一次新会之行只是打前站,日后还要带女儿登圭峰山、游小鸟天堂,而小鸟天堂离梁启超故居只有4站路,下次完全可以再来。

    既然不能入内,那就好好看一下这个“十大最美乡村”,下图为茶坑村一角:

怡堂书室外景:

门口右侧的荷塘:

        这个茶坑村,与我去过的广州番禺区大岭村、沙湾古镇顺德的碧江村相比,留下来的古建筑并不多,而且既不成片,也不集中,只是梁启超故居的旁边有一小片,其余大都是现代的民居建筑。如果说它能够入选“最美乡村”的行列的话,梁启超故居的名头从中起了较大的作用。此外,村南有一座凤山,山顶有一座始建于明万历年间的熊子塔,这是大多数古村并不具备的,估计这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不能进梁启超故居,另外一个收获是可以认真观赏一下熊子塔。如果进了故居,估计我只会在故居里远远望一下熊子塔,把它作为故居的背景了事。

(二)熊(读作ni,第二声)子塔

         熊子塔,又名龙子塔、凌云塔,矗立于凤山之巅,如椽巨笔般直插峭壁奇峰上,气势雄伟壮观。 凌云塔建于明朝万历三十七年(1609年),距今已有400多年历史,为新会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距离梁启超故居仅两公里。

事实上并没有人收费,连关卡都没有。不知道是否因为已经过了下午五点。

    有水泥盘山公路通向熊子塔,偶尔有村民开摩托车呼啸而过。当地人将此山此塔作为休闲的好去处。外地游客,除了我之外,只有两三人。

近看熊子塔:

       凌云塔塔体为文笔式构筑,呈八角棱形,塔高七层共约46米。塔基采用新会特有的红粉石砌建,塔身由青砖砌就,每层均建有飞檐,由五层交错砌建的角砖承托,塔顶呈宝盖状,以青砖作八角形拈尖结砌,外铺瓦筒镶翘瓦,最高处由宝瓶饰顶。熊子塔是砖石构筑的仿木楼阁式的古塔,结构严谨,雄浑古朴,施工技艺精湛,凸显明代建筑风格和特色。

     盘山路绕来绕去,终于到了熊子塔下,从山脚到塔下,大约用时15分钟。

俯瞰北面的茶坑村:

西北方向的圭峰山与会城城区:

还有一条货运铁路:

正东方向的原野:

正南方向:

西南方向:

    熊子塔的维护力度一般,塔身有些陈旧:

       从熊子塔下山,在接近村口的地方,有103路公交车的起点站,可到会城市区与江门市区。

       村口路边则还有301等途经的公交线路,包括210路。

第二天:6月10日

      作为对圭峰山的侦察,本日首先选了玉台寺作为目标。

一、圭峰山玉台寺

途经圭峰山正门的公交线路:

      玉台寺的位置并不高,我在门口问一个当地人,答曰半小时可到达。事实上,我一路大摇大摆,不断拍照片,而且录了溪流的视频达几分钟之久,还是只用了25分钟就到了玉台寺外。

(一)上山路上

         从圭峰山主峰东南面的山脚往上攀登,要穿过“永镇山门”的古式牌坊。永镇山门是圭峰山南入口广场的标志性建筑物:

一路上,路牌比较明确:

开始是一段平路:

从朝安亭开始上坡:

        1936年,本地人何华玉、何蟠初兄弟出资建亭于此,以纪念其亲人封朝安先生“善体亲心”,并以其名字命名“朝安亭”。

路旁还有一条飞涧:

     上图所云,至永镇山门500米并不正确,实际上是1500米。

这条便是通往电瓶车停车场的道路:

拱璧亭:

    拱璧亭是为纪念新会晚清学者、诗人黎璧而建的。亭名“拱”是拱手、恭敬,又有众星捧月之意;“璧”是黎璧湲,名昀,会城城南乡人,晚清廩生,科举废后改教中学,当过谭镳主编的《新会乡土志》副主编。他著作很多,但大部分书稿已遗失,仅留下《劫余近草》、《 悫 园文抄》各二卷传世。
         黎璧湲去世后,他的学生何琴樵、李卓生、李香介发动同门百多人集资于1922年在圭峰山兴建拱璧亭 ,在会城象山兴建仰湲台,永远纪念恩师。拱璧亭原建于玉台寺半月池边,1985年旅居香港的黎璧湲之子黎白昌出资重修过一次。
         1996年因重修玉台寺建天王殿的需要,拱璧亭被拆除。黎百昌及儿子又出资于玉台寺下的灵溪旁重建拱璧亭。亭正面镶“拱璧亭”名匾,亭内嵌《拱璧亭碑记》石刻,亭柱有对联:云海宕诗才,卓笔空中悬塔影;月池澄道气,听泉潭畔写琴心。

(二)镇山宝塔

    玉台寺前的镇山宝塔是广东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从南面看,第二层是第一个字“镇”字,第三层是第三个字“陀”字。两层的文字顺序不一样。

从西面看:

一层的佛像:

须弥座塔基:

(三)玉台寺

        玉台禅寺,源远流长,高僧辈出,曾列岭南四大丛林之一,最早的新会县志记载有云:西连绿护,南望崖山,秀拔玉立,其顶四方,故称“玉台”。
        古代的玉台寺,一传建于东汉桓帝建和元年(147年),一传建于唐中宗神龙元年(705年),从历史和佛教发展史推测应为后者。据明万历《新会县志》载,唐代高僧一行(俗名张遂,唐代天文学家)率弟子黄云龙等人云游至此,见这里风景独好,便创建此寺,亲任住持,授徒说法,后拥弟子500余;除主寺外,周围还有殿、堂、阁、门、洞、亭数十间,规模相当宏伟,四方来受戒僧尼络绎不绝,宗风大振。宋代大文豪苏东坡曾到此游览赋诗;明代大画家沈石田曾到这里作“玉台图”;哲学家陈白沙曾在这里讲学,至今还留下“白沙讲学亭”,玉台寺也成了文人雅士聚集的场所。
        玉台寺更是一座规模显赫的寺院,自开创以来,历代高僧辈出,开堂讲经说法,听者甚众,宋代香火鼎盛时期,常住僧人多达300余名,每年八月二十四开坛传戒,邻近十数县之僧尼皆云集玉台寺雉度受戒,直至元末才荒废。明正统十四年(1449年),有高僧怀海主持重建,不久又毁于兵祸。到清朝顺治十二年(1655年)又有老僧栖林朝拜玉台,依古址结茅数载,种松千株。至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律宗名僧宏峰又重修玉台寺,再造殿塔、禅堂、方丈室、斋堂、僧寮等,佛像庄严,香火再盛。此时,玉台寺规模恢复,宏伟可观。到清光绪十四年(1884年)再次重建。时任新会知县的彭君谷亲撰一副对联,刻于大牌坊石柱上。联云:
                金玉炜煌,天开鹫岭;
                楼台涌现,地接瀛洲。
        可惜玉台寺于1939年被侵华日军毁掉。那年日寇侵占了新会、江门,寇兵进入圭峰,即把玉台寺及其建筑拆掉,取其砖石,强迫当地民众搬上圭峰山顶筑碉堡,派兵驻守,又把玉台寺四周的树木砍光,划为军事禁区。经日寇洗劫之后,圭峰山成荒山秃岭,巍峨梵宇,毁成废墟,丈六金身,尽成焦土,僧归月冷,梵音萧瑟。
       抗战胜利后,邑人倡议恢复玉台寺旧貌,提倡育林,暂就原址建一小屋,仍题为“玉台”供人凭吊,然斗转星移却未见喜色。
       1985年,时任广东佛教协会副会长、广州市光孝寺方丈的本焕禅师等参观了圭峰山,极力支持重建玉台寺。当时岭南四大名刹之韶关南华寺、潮州开元寺、肇庆鼎湖庆云寺均复兴,唯独新会的玉台寺还待重修。于是释圣一法师、释本焕法师、释法权法师(新加坡万佛林当家)、释慧欢法师(香港慧照庵当家)、释会通、唐珍琰、张厚、廖玉瑛等发起重修玉台寺。政府为了贯彻落实宗教政策,保护宗教文物,支持和协助成立了筹委会,发起募捐重修玉台寺。1986年5月26日,玉台寺举行洒净仪式,1992年3月26日仿照明清风格建成的大雄宝殿举行落成暨佛像开光仪式,      1994年8月7日天王殿、钟楼、鼓楼、碑廊等落成开光, 1996年又增建寺门牌坊、前广场等,建筑面积累计达4200平方米。

牌坊:

      玉台寺不是很大,不管是圭峰山还是本寺都不收门票,只是要爬一段山路,真正虔诚的信众是不会被阻挡住的。

天王殿与放生池:

依山而建的大雄宝殿:

东侧的钟楼:

        玉台寺东侧的钟楼内悬挂一座巨型铜钟,高3.2米, 重3.5吨, 口径2米,上面铸镌了历代名僧文人颂记玉台寺的诗词和祈福词句,是目前全国最大的佛钟之一。寺内每天都举行响钟仪式,祈求世界和平,国泰民安。每当暮色苍茫,梵钟长鸣,钟声清越悠扬,于圭峰山的苍烟暮霭中回响,山谷皆应,并远播会城、江门十数里,形成“玉台晚钟”胜景。寺门钟声,声超三界,令人心灵舒畅。每年正月初一零时,叩钟仪式开始后,珠三角西部地区成千上万的群众蜂拥而至,从而衍生出在玉台寺前争上头柱香的宗教文化习俗,热闹非常,形成了圭峰四大节庆之一。

西侧的鼓楼:

大雄宝殿与禅堂:

    大雄宝殿后方是观音殿:

殿前有清代的白石塔:

大雄宝殿的后背:

寺前右方的四君坟:

离山顶还有1公里的上山路:

       到玉台寺门口大约是9:15左右,游人与香客还不算太多,还能拍到无人的天王殿与大雄宝殿。9:55离开的时候,人数开始增加,天王殿前挤满了人,已经不适合拍照了。可见,玉台寺的人气挺高。估计非节假日会清静一些。

     8:45到达永镇山门,到玉台寺遛一圈,回到山下是10:15,正好一个半小时。回望山门:

     圭峰山山门离新会学宫不远,大约1400米,向南步行约20分钟到达新会学宫。

二、新会学宫(新会博物馆)

     新会学宫是广东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现在是新会博物馆的馆址。
     新会博物馆网址:http://www.xhbwg.net/

     新会学宫,始建于北宋庆历四年(1044),在县治东北宣化马山侧边兴建学宫。新会学宫曾在元代毁于战火,明代重建。明、清两朝多次维修学宫,增建敬一亭、启圣公祠、尊经阁、万仞宫墙、文献坊、泮水桥等附属建筑。清道光年间,学宫发展到历史上最大的规模,东有名宦祠、忠孝祠,西有乡贤祠。民国二十八年(1939),会城沦陷,学宫建筑遭受日军严重破坏,仅存化龙桥、棂星门、泮月池和大成殿。新中国成立后的1956年至1958年,县人民政府拨款,重修大成殿、棂星门等,于遗址重建大成门、东西两室、两库、西庑和两廊。爱国华侨陈国泉捐助重建后座的尊经阁,政府出资重建两侧的蹈和殿、履中殿。

(一)建筑

棂星门,为清代建筑:

大成门,近年重修的:

泮池,是清代的遗物:

    上图中,主要的展览是右下角的“馆藏文物精品陈列”、左下角的“非遗展馆”,以及左上角履中殿里的石刻展。至于东路与西路的展厅,都是一些现代美术家的作品展,相对而言,没有太多的特色。

      大成殿,是清代的遗存,但保留明代的建筑风格,殿高17米,面积567平方米,是广东最高的大成殿之一。建筑结构为面阔七间,进深五间,重檐歇山顶。

檐下正中的牌匮:

殿内的孔子像:

两侧的《孔子圣迹图》:

近年重建的尊经阁,现在用作博物馆文物库房,并不对外开放:

(二)室内石刻

下图是近年重建的履中殿,在尊经阁的左侧:

殿中有馆藏石刻展:

陈献章所书的《敬义戒石碑》:

“敬”字特写:

明宪宗成化二十三年所立的都御史鲁能墓神道碑:

明天启三年的《重修南山庙记碑》:

明宪宗成化十五年,陈献章所书《敢勇祠记》碑:

(三)室外石苑

      大成殿后是明伦堂遗址,现建成石雕公园,陈列有二十多件石碑、石兽、龟跌座等明清石雕文物。

    尊经阁旁边还有几尊明清铁炮:

(四)官冲窑展览

     大成门东边的东库,举办馆藏精品文物展,现在是新会官冲窑出土文物展。

官冲村便是崖山祠所在的村子。

(五)新会地方非物质文化遗产展览

     大成门西边的西库,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展厅。

重阳圭峰登高、会城粤曲、沙滩八音锣鼓:

狮艺、赛龙舟、咸水歌:

风筝:

古琴:

木板年画:

新会鱼灯:

蔡李佛拳:

白沙茅龙笔:

葵艺:

崖门海战故事:

新会陈皮:

新会古典家具:

      作为一个区县级的博物馆,新会博物馆的藏品算是比较丰富的,而且富有特色。再加上大成殿等清代建筑本身也有看头,这次新会学宫之行十分有价值。参观用时:75分钟。在此期间,包括我在内的参观者不超过10人。

     看完新会博物馆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吃过午饭后回酒店退房,然后前往江门市区蓬江区的陈白沙纪念馆。会城本来离江门市区就不远,近年来经济发展迅速,二者已经连成了一片,公交车花了35分钟便从会城到了白沙祠,所经之处,全是街道,没有郊野。

三、陈白沙祠(陈白沙纪念馆)

       陈白沙纪念馆位于广东江门市蓬江区白沙大道西37号,占地面积18000平方米,总建筑面积约3800平方米,是一座以保护明代古建筑群为主体的庭院式历史名人纪念馆。

    陈白沙纪念馆同时是江门市博物馆的一个分馆。另外,陈少白故居也是分馆之一。

途经白沙祠的公交线路:

      在白沙先生生活的年代,白沙村属于新会县管辖,他是新会人。只不过后来出现了江门这一行政区域名词,现在白沙村又被划入了江门市的蓬江区,所以被现代人称为江门人。这里面有今古地理概念的不同。

(一)大门与广场

大门牌楼:

     门口有块大牌,简介陈献章(白沙先生)的生平:

        一进门,左右两侧都有书法碑廊,基本都是现代书法家书写的陈白沙作品。

庭院的右侧有一个龙桔园:

龙桔园内风光:

正中是是白沙先生铜像广场:

        白沙先生是明代获准进入曲阜孔庙陪祀的唯一广东学者,因此儒学界往往称他为“岭南第一人”。

回望牌楼:

(二)“贞节”木石牌楼

     该牌楼是为褒奖白沙先生之母而建,陈母长寿,活了九十余岁。该牌楼连同白沙祠是广东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牌楼的背面:

左边墙上的文保碑:

右边是白沙先生的弟子张诩所书《嘉会楼记》碑:

(三)祠堂大门

         白沙祠建于明万历十二年(1584年)。

这是第一进建筑春阳堂:

        “圣代真儒”是对白沙先生的崇高评价。

    堂内的影壁及匮额:

江门正派”指白沙先生创立了江门学派。

右侧耳房内模拟白沙先生读书的场景:

(四)贞节堂

    贞节堂是第二进建筑,上面的“脉接鹅湖”匮额,意谓白沙先生的学术思想上承朱熹。

     两侧墙上是复原的白沙先生手迹,皆为自书本人作品:

      从左侧的“致虚”门进去,有一系列碑刻。

        “爾俸爾禄,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蒼難欺”四句,出自五代后蜀末代皇帝孟昶于廣政四年所制官箴。二语自黄庭坚手书后,刻石流传于世,后世官署多用作戒石。上图中的四句,应该是白沙先生所书。

       这块《慈元庙碑》是复制的,原碑在崖山慈元庙内。

另一块是白沙先生的《浴日亭次东坡韵》诗碑:

从右侧的“主静”门进去,也有一批碑刻。

最重要的是白沙先生于成化十八年撰文的《恩平县儒学记》碑,书写者则是恩平知县陈某:

     明万历十二年的《改创白沙家祠碑》:

(五)崇正堂

崇正堂是第三进建筑,为祭祀白沙先生的场所:

下图中的“人在蓬莱第一峰”与“圣道南宗”都是现代人所书:

     一般岭南的宗族祠堂都是三进建筑,白沙祠不是普通的宗祠,后面还有第四进建筑碧玉楼。

(六)碧玉楼

碧玉楼是第四进建筑,为两层小楼。

    外墙上的“白沙先生趁墟图”:

一楼的牌位:

二楼的牌匮:

下图中的“濂洛正宗”表示陈白沙的思想是周敦颐与二程的正宗延续:

在二楼看崇正堂:

(七)展厅

 白沙祠的东侧,是陈白沙事迹陈列室的几个展区。这是展厅的正门,兼第一展室。

        左侧的小门上题“小庐山书院”,作为白沙先生所创的“小庐山书院”的象征:

第一展厅陈列的是白沙先生的生平事迹:

还有一些手迹,但显然不是白沙先生的墨宝:

第二展厅是古琴艺术展:

第三展厅展出的是一个现代书画家的作品,略过不题。
第四展厅是江门科举制度史话展:

(八)白沙故里展

      白沙祠的左侧,保留了白沙故里的若干旧民居,民居内按民俗风貌布置居室家具,开辟为民俗展区。

另一所房子是蔡李佛洪圣馆:

下图是楚云台,为白沙先生的弟子李承箕的居所:

(九)后园

白沙故里的北端,建有小庐山碑亭及观景长廊。

旁边还有一个白沙耕读园:

       后面是建于明代弘治十年(1497年)的陈白沙父母合葬墓,墓碑石由白沙先生用茅龙笔书写:

白沙故里看白沙祠的侧面:

       由于下午突降暴雨,导致我在白沙祠内的两个多小时内,只碰到了少量游人,要拍背景无人的照片显得相当容易。14:15左右到白沙祠,16:40离开,看得相当从容。

        然而在前往江门城轨站的时候却不太顺利,白沙祠门口有53路可到城轨站,大概是因为白沙祠所在的地区原来是郊区,公交车的密度很低。我从16:40等到17:15,53路始终没有出现,2路倒是来了三四辆。同时,也没有一辆的士经过。我订的城铁票是18:08发车的,原本自以为从白沙祠出发时间的较早,留的时间足够宽裕,不料还是给弄得有些窘迫。幸好17:15有一辆的士驶来,赶快伸手拦下。不料司机说去城轨站不打表,一口价30元。路只有5公里多,这个价格显然是相当宰人的。不过由于时间较急,所以没有与司机计较,连忙上车,不到17:30便到了城轨站,在站外北边的小店吃了桂林米粉当作晚餐,之后从容地进站上车,结束了这趟新会江门之旅。

江门城轨站外景:

东北广场上有公交车总站一批:

     江门站的饮食业不发达,仅在公交总站的南侧有一个米粉店,另外有一个便利店出售简易的快餐。

      早上在新会等103路去圭峰山,也是20多分钟没来车,心想早晨的大好时光不能浪费在等待上面,于是拦了一辆的士,不料司机也说到圭峰山不打表,一口价20元,实际上的距离不到4公里。后来想起2015年2月在开平市区打的到马降龙碉楼群,司机也说不打表,80元,而且强调是公司的规定。可见江门市所辖地区还保留这种陋习:到交通枢纽和知名景点往往是坐地起价。这类情况,在河南安阳的出租车上也发生过,但珠三角地区还有这种现象,依然出乎我的意外。在这方面,江门顺德东莞佛山珠海等地相比,尚有差距。

       此外,江门的公交车还有一个陋习:有时会不停站通过。我在新会乘101路去蓬江区的时候,就遭遇了101路的飞站。在新会一天多,我已经入乡随俗,知道要向公交车招手示意,才能保证停靠。然而这一招对于101却不起作用,司机看到我招手,只是踩了一下刹车,马上就加油门溜走了。幸好下一辆10分钟后来了,正常停靠。只是苦了另一位等车的老太太,她带着一个约摸读三四年级的小女孩儿,说已经等了一个小时,被319路飞了两次,小女孩直嚷热(当天中午起码有32度)。这种不友好的举动,并不利于江门树立良好的城市形象。

     在新会江门的这两天,猛然想起一个问题:新会这个地名在古籍中时常出现,然而“江门”一词却没什么印象。回来后一查,果然,新会在南朝时是郡,后来降为县,一直是该地区的中心行政区域,江门的蓬江区与江海区,在古代就是新会县管辖的乡村,包括陈白沙先生居住的白沙村。而江门这个地名,是在上世纪初才出现的,由于处于内河航运与公路交通的枢纽,地位逐渐地高,升级为市,并取代新会成为了地区的中心。这种情况与正定石家庄的关系非常类似。在广东省内,则与宝安和深圳的关系相似。

更多游记请看:http://www.mafengwo.cn/i/3540555.html

本篇游记共含16954个文字,29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很好很详尽的自助游记!

2016-06-21 08:51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F

这条线路可以等我女儿读书以后,挑个星期六去,星期天回。

2016-06-21 08:52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3F

引用 橄榄树 的文字:

关于崖山,有一个富有争议的话题便是“崖山之后无中国”,官方肯定是反对这种观点的,即使是浙江卫视拍摄的纪录片《南宋》的第七集一开头也在说:“有人说:‘崖山之后无中国’,这当然是杞人忧天……”其实,这未必是杞人忧天。如果不是机械地把“无中国”理解成“中华文化灭亡”,而是理解成“中华文化失去了向上的动力,逐渐在走下坡路”,“崖山之后无中国”是很有道理的。只要看看崖山之后的中国是什么样子的,这句话就很好理解。

崖山之后无中华,这个景点一定要去看看的

2016-06-21 09:14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4F

引用 橄榄树 的文字:

15:30出到公交站候车,同来的两个姑娘也在此等车去梁启超故居。25分钟后才来车,16:50到达梁启超故居站。中间还有一个小小的插曲,210路到达古井站之后,绝大多数乘客都下了车,我还心中暗喜,趁机换了个更理想的座位。孰料这批乘客一会儿以从前门再度刷卡或投币上来了。与此同时,司机大声斥令那两个女孩子再度刷卡,原来此车这一次是分段收费,我等外地人士,不知就里,害得那两个女孩与司机争执了好一会儿。司机虽然未叫我,但我还是再度起身刷了卡。

怎么分段收费,每段多少钱

2016-06-21 09:20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5F

引用 橄榄树 的图片:

依山傍水的风水宝地。

2016-06-21 09:23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6F

引用 橄榄树 的图片:

这张图很有用

2016-06-21 09:26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7F

请问老师,按照你这个行程走下来,住江门什么地方最合适。
另外说一句,你去广州南站和我去南站的地铁线一样

2016-06-21 09:36

引用 橄榄树 的图片:

这些东西保存到现在不容易啊

2016-06-21 11:23

这些景点我年初的时候也曾想去,但由于交通不便和时间因素放弃了。如今跟着兄台大作一游。

2016-06-21 12:05

引用 橄榄树 的图片:


7顶

2016-06-21 12:59

引用 橄榄树 的图片:

2016-06-21 12:59

引用 橄榄树 的图片:

2016-06-21 12:59

引用 橄榄树 的图片:

2016-06-21 13:01

引用 橄榄树 的图片:

2016-06-21 13:01

引用 橄榄树 的图片:

2016-06-21 13:02

楼主是岭南文化游大拿!经常设想,如果南宋末期军民不是一路撤退到崖山,而是在福建泉州一带渡海去台湾或者南洋诸岛,会是什么结局呢?现在的世界格局是否因此而不同?甚至是否会早于库克船长发现澳洲?

2016-06-21 13:21

这个路线安排的挺好,手动点赞

2016-06-21 14:25

引用 信天游 发表于 2016-06-21 12:05:42 的回复:

这些景点我年初的时候也曾想去,但由于交通不便和时间因素放弃了。如今跟着兄台大作一游。

回复信天游:前辈下次来广东,可择机再去。使用公共交通的自助游确实不方便。

2016-06-21 15:10

引用 逍遥老爷子 发表于 2016-06-21 13:01:56 的回复:

回复逍遥老爷子:

2016-06-21 15:13

引用 高山流水 发表于 2016-06-21 11:23:16 的贴子:

这些东西保存到现在不容易啊

这些明碑相当还好保存,西安碑林博物馆那些汉—唐的古碑真心令人叹为观止。

2016-06-21 15:15

引用 kwinkwin 发表于 2016-06-21 14:25:39 的回复:

这个路线安排的挺好,手动点赞

回复kwinkwin:阁下客气了

2016-06-21 15:15

引用 毛毛雨爸爸 发表于 2016-06-21 09:36:52 的回复:

请问老师,按照你这个行程走下来,住江门什么地方最合适。
另外说一句,你去广州南站和我去南站的地铁线一样

回复毛毛雨爸爸:兄弟,我住在新会的珈澜湾精品酒店,因为它有子母房,大约240元一晚,单人间188元,而且离圭峰山比较近,即使是步行,大约就1500米,离新会学宫也只有1400米。江门市区的酒店我没有关注过。圭峰山的红叶比较出名,11月带小孩去正合适。我在广州住在五山的,所以先乘地铁三号线。

2016-06-21 15:19

引用 毛毛雨爸爸 发表于 2016-06-21 09:20:59 的贴子:

怎么分段收费,每段多少钱

南门--古井4元;古井-新会汽车站4元。分两次收,我觉得是多此一举。

2016-06-21 15:21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4F

引用 橄榄树 发表于 2016-06-21 15:19:28 的贴子:

兄弟,我住在新会的珈澜湾精品酒店,因为它有子母房,大约240元一晚,单人间188元,而且离圭峰山比较近,即使是步行,大约就1500米,离新会学宫也只有1400米。江门市区的酒店我没有关注过。圭峰山的红叶比较出名,11月带小孩去正合适。我在广州住在五山的,所以先乘地铁三号线。

新会步行街离圭峰山远不远呢

2016-06-21 15:21

引用 毛毛雨爸爸 发表于 2016-06-21 08:52:42 的回复:

这条线路可以等我女儿读书以后,挑个星期六去,星期天回。

回复毛毛雨爸爸:周末两天游正合适。

2016-06-21 15:22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6F

引用 橄榄树 发表于 2016-06-21 15:21:11 的贴子:

南门--古井4元;古井-新会汽车站4元。分两次收,我觉得是多此一举。

我好像记得你说你也刷卡,刷什么卡?羊城通?

2016-06-21 15:22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7F

引用 橄榄树 发表于 2016-06-21 15:22:12 的贴子:

周末两天游正合适。

是啊,广东省内,只要不是海滩或岛,或珠海长隆,都应该是两天合适,星期六早上去,星期天下午回

2016-06-21 15:23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28F

引用 毛毛雨爸爸 发表于 2016-06-21 15:21:28 的贴子:

新会步行街离圭峰山远不远呢

之所以问步行街是老婆逛街,我和女儿吃东西方便,哈哈

2016-06-21 15:24

引用 翩然一沙鸥 发表于 2016-06-21 13:21:54 的回复:

楼主是岭南文化游大拿!经常设想,如果南宋末期军民不是一路撤退到崖山,而是在福建泉州一带渡海去台湾或者南洋诸岛,会是什么结局呢?现在的世界格局是否因此而不同?甚至是否会早于库克船长发现澳洲?

回复翩然一沙鸥:南宋流亡政权先到了湛江的硇洲岛,端宗赵罡就是在那里病亡的,后来才返回新会崖山。我总是这样推想,当初如果不回新会,而是在湛江与海南岛一带,不知能坚持多久?甚至可以退往北部湾一带,依托交趾。不过估计也只是多残喘些时日罢了。崖山海战后,杨太后与张世杰已经逃出来了,他们都感到大势已去,再立新君,抵抗下去的意义不大,因此先后赴水殉国。覆巢之下,应无完卵,应该难以改变世界格局。

2016-06-21 15:26

引用 毛毛雨爸爸 发表于 2016-06-21 15:22:30 的贴子:

我好像记得你说你也刷卡,刷什么卡?羊城通?

就是羊城通,羊城通在惠州、顺德、江门都可以用,只有东莞不行。
另外,不好意思,我没有关注过新会步行街,不知道它在哪里。

2016-06-21 15:29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31F

引用 橄榄树 发表于 2016-06-21 15:26:27 的贴子:

南宋流亡政权先到了湛江的硇洲岛,端宗赵罡就是在那里病亡的,后来才返回新会崖山。我总是这样推想,当初如果不回新会,而是在湛江与海南岛一带,不知能坚持多久?甚至可以退往北部湾一带,依托交趾。不过估计也只是多残喘些时日罢了。崖山海战后,杨太后与张世杰已经逃出来了,他们都感到大势已去,再立新君,抵抗下去的意义不大,因此先后赴水殉国。覆巢之下,应无完卵,应该难以改变世界格局。

嘿嘿,跟着老师就是长知识

2016-06-21 15:33

引用 毛毛雨爸爸 发表于 2016-06-21 15:33:07 的回复:

嘿嘿,跟着老师就是长知识

回复毛毛雨爸爸:兄弟言重了,互相切磋

2016-06-21 16:54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33F

引用 橄榄树 发表于 2016-06-21 16:54:58 的贴子:

兄弟言重了,互相切磋

按照你的建议,我们今年11月份去了回来再和你切磋切磋

2016-06-22 08:38

引用 橄榄树 发表于 2016-06-21 15:26:27 的贴子:

南宋流亡政权先到了湛江的硇洲岛,端宗赵罡就是在那里病亡的,后来才返回新会崖山。我总是这样推想,当初如果不回新会,而是在湛江与海南岛一带,不知能坚持多久?甚至可以退往北部湾一带,依托交趾。不过估计也只是多残喘些时日罢了。崖山海战后,杨太后与张世杰已经逃出来了,他们都感到大势已去,再立新君,抵抗下去的意义不大,因此先后赴水殉国。覆巢之下,应无完卵,应该难以改变世界格局。

多谢详解。以前看过一篇小说,设想当年郑和绕过好望角到达欧洲,之后世界格局和目前的情况迥异...

2016-06-22 12:51

游记内容很丰富,交通不是很方便。

2016-06-22 20:21

引用 琉璃阳光 发表于 2016-06-22 20:21:26 的回复:

游记内容很丰富,交通不是很方便。

回复琉璃阳光:除了宋元崖门古战场之外,别的几个景点交通还算可以。

2016-06-22 21:14

引用 毛毛雨爸爸 发表于 2016-06-22 08:38:05 的回复:

按照你的建议,我们今年11月份去了回来再和你切磋切磋

回复毛毛雨爸爸:我也打算10月或11月再带小孩去一次圭峰山,只要周末天气好就立即出发。

2016-06-22 21:15

引用 橄榄树 的文字:

7:25才到广州南站。排队打印车票、验证车票还算顺利,但安检时碰上了超长队伍,8:00才过安检,赶紧从入口冲下去,有惊无险地上了车。

安检就要半小时,够繁忙的了。

2016-06-23 08:56

引用 橄榄树 的图片:

2016-06-23 08:59

宋亡太可惜了。先进文明对野蛮文明的失败。

2016-06-23 09:17

好攻略

2016-06-23 09:17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42F

引用 海风小舟 发表于 2016-06-23 08:56:37 的贴子:

安检就要半小时,够繁忙的了。

主要是开的安检口少,排队人多到一定时候,才增加。还有就是工作人员上班时间问题,太早了,可能他们还没起床

2016-06-23 10:13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43F

引用 海风小舟 发表于 2016-06-23 09:17:22 的贴子:

宋亡太可惜了。先进文明对野蛮文明的失败。

文化的倒退?事实如此
但我们也无可奈何

2016-06-23 10:14

引用 海风小舟 发表于 2016-06-23 08:56:37 的贴子:

安检就要半小时,够繁忙的了。

安检不用半小时。排队打印火车票用了5分钟,验票用了2分钟,上三楼用了3分钟,再加上走路的时间,最后在安检处用了15分钟左右。

2016-06-23 17:38

引用 海风小舟 发表于 2016-06-23 09:17:22 的贴子:

宋亡太可惜了。先进文明对野蛮文明的失败。

可惜现在有不少大学生仍然认为元朝是最辉煌的朝代之一,因为领土最大。

2016-06-23 17:39

引用 橄榄树 发表于 2016-06-23 17:39:48 的贴子:

可惜现在有不少大学生仍然认为元朝是最辉煌的朝代之一,因为领土最大。

看过架空历史的穿越小说《厓山日出》,主人公从现代穿越过去,俯身于宋末帝赵昺,然后带领船队到了台湾,以台湾为根据地发展势力,最终灭掉蒙元。
其实十万军民到台湾的话,真的是可以好好发展的。就是他们认为台湾是化外之地,不能做根据地。

2016-06-23 17:45

引用 橄榄树 发表于 2016-06-23 17:39:48 的贴子:

可惜现在有不少大学生仍然认为元朝是最辉煌的朝代之一,因为领土最大。

现在的蒙古认为自己是蒙元的延续(以前不是搞过一个庆祝蒙古建国800周年活动,还邀请了中国的外交官员),其实是错误的。蒙元政权垮台后蒙古是分成了三部分,即今天的外蒙古、中国的内蒙古以及俄罗斯的地域,哪一部分都不占主导地位。我们中国政府应该高度重视这个问题,不能让外蒙古打着延续蒙元政权的幌子。历史上的蒙元早就灭亡了。
正如朝韩声称自己是古高句丽国的完全继承,要求拥有高句丽国的历史疆域,我们应予以反驳。高句丽是古代少数民族,只有一小部分后裔成为了朝鲜族而已。

2016-06-23 17:53

引用 毛毛雨爸爸 发表于 2016-06-23 10:14:04 的贴子:

文化的倒退?事实如此
但我们也无可奈何

历史事实无法改变,但只要我们知道走了什么弯路,错失了什么,作为中华民族复兴的前车之鉴,还是有意义的。如果像教育部的某此官员或专家说的,岳飞、文天祥都不是民族英雄,歌颂野蛮,美化侵略,那就不妙了。

2016-06-23 20:16

看完我也想学习学习拍照技巧了

2016-06-27 10:51

必须拜一拜,民族脊梁

2016-07-03 21:28

引用 橄榄树 的文字:

关于崖山,有一个富有争议的话题便是“崖山之后无中国”,官方肯定是反对这种观点的,即使是浙江卫视拍摄的纪录片《南宋》的第七集一开头也在说:“有人说:‘崖山之后无中国’,这当然是杞人忧天……”其实,这未必是杞人忧天。如果不是机械地把“无中国”理解成“中华文化灭亡”,而是理解成“中华文化失去了向上的动力,逐渐在走下坡路”,“崖山之后无中国”是很有道理的。只要看看崖山之后的中国是什么样子的,这句话就很好理解。崖山之后,由于忠烈之士大都战死,或流亡海外,活下来的都是忍辱偷生之辈(包括我自己的祖先),造成人口素质下降,民族性格趋于懦弱,劣币淘汰良币的庸俗生存法则大行其道,整个中国在不断地走下坡路,在世界上的地位与影响逐渐降低。鲁迅先生弃医从文,致力于改造国民性。而国民性的孱弱,绝非始于鸦片的输入,而是来源于崖山之战后的日积月累。否则,现在也用不着提什么“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不管崖山之后有没有中国,崖山之战中南宋军民体现出来的气节倒是满满的正能量。本人供职于某大学的中文系,那些在课堂上不断宣扬艺术美的同行,大多数人在课堂之外的现实生活中,却是十足的现实主义者,为了职称等名利,勾心斗角,讨好上级,无所不用其极,没有半点美和浪漫可言。课堂上讲的,只是谋生的工具,他们本人未必当真。在这些人心中,完全不知气节为何物。反之,如果有人讲求气节,会被视作怪物或另类,予以孤立。长期生活在这样的圈子里,虽然不会被其同化,但总觉得不是味儿。来崖山看看陆丞相生活与战斗过的地方,算是寻找一点心灵的安慰。

但愿中华文化在这几百年惨烈的民族融合,以及东西文化的融合中能重生,相信华夏文化的力量

2016-07-03 21:33

引用 海风小舟 发表于 2016-06-23 09:17:22 的贴子:

宋亡太可惜了。先进文明对野蛮文明的失败。

小舟,武力是暂时的,文化文明是最终决定,看几百年来元、清武力统一,到今天还是华夏文化一统

2016-07-03 21:42

引用 橄榄树 发表于 2016-06-23 20:16:43 的贴子:

历史事实无法改变,但只要我们知道走了什么弯路,错失了什么,作为中华民族复兴的前车之鉴,还是有意义的。如果像教育部的某此官员或专家说的,岳飞、文天祥都不是民族英雄,歌颂野蛮,美化侵略,那就不妙了。

百年国弱,五四后民族虚无和失去自我也是世界文化大融合的过程,但没想到如此惨烈,华夏文明文化到了底了

2016-07-03 21:45

引用 卸磨的驴 发表于 2016-07-03 21:42:06 的贴子:

小舟,武力是暂时的,文化文明是最终决定,看几百年来元、清武力统一,到今天还是华夏文化一统

宋亡确实可惜,清代的统治又把中国人都变成了奴才。明朝的中国人还是普遍有气节的,虽然也比不上宋朝。
历史的东西太复杂,当初日本侵华时还有学者提出就让它统治中国好了,反正会把它同化掉——殊不知当时的日本早已对中国产生鄙视之心,跟满蒙统治中国的心态是不同的。
当前的中国人就是太现实了,太讲究利益了,原则性的东西不会考虑,政策法规则是想着法子找漏洞。

2016-07-03 21:52

93年我去蛇口拜谒了宋少帝陵,窝里我还有帖子走过赤湾700年http://www.mafengwo.cn/i/843018.html。崖门我一直想去一趟,收了,顶。当年那“宋丞相陆秀夫蹈海处”的题刻不知还有没有。

2016-07-03 21:53

引用 海风小舟 发表于 2016-07-03 21:52:19 的贴子:

宋亡确实可惜,清代的统治又把中国人都变成了奴才。明朝的中国人还是普遍有气节的,虽然也比不上宋朝。
历史的东西太复杂,当初日本侵华时还有学者提出就让它统治中国好了,反正会把它同化掉——殊不知当时的日本早已对中国产生鄙视之心,跟满蒙统治中国的心态是不同的。
当前的中国人就是太现实了,太讲究利益了,原则性的东西不会考虑,政策法规则是想着法子找漏洞。

就是信仰的缺失,只剩下利益和钱了

2016-07-03 21:55

引用 橄榄树 发表于 2016-06-23 17:39:48 的贴子:

可惜现在有不少大学生仍然认为元朝是最辉煌的朝代之一,因为领土最大。

崇尚武力,但问蒙、满文化到哪里去了?融入汉文化了。文明文化是最终的。

2016-07-03 22:04
正在参与蚂蜂窝拍卖行
我也去看看
58F

蜂蜂你好,本篇游记最近深受欢迎,具体数据如下:
2016年06月20日-07月03日
浏览量:136次,
获得顶:19个,
获得回复:57条,
有14名蜂蜂收藏了它,3名蜂蜂将这篇游记分享给了TA的朋友们,
感谢你为窝里的蜂蜂们增添的这笔财富~

2016-07-04 12:39

引用 海风小舟 发表于 2016-07-03 21:52:19 的回复:

宋亡确实可惜,清代的统治又把中国人都变成了奴才。明朝的中国人还是普遍有气节的,虽然也比不上宋朝。
历史的东西太复杂,当初日本侵华时还有学者提出就让它统治中国好了,反正会把它同化掉——殊不知当时的日本早已对中国产生鄙视之心,跟满蒙统治中国的心态是不同的。
当前的中国人就是太现实了,太讲究利益了,原则性的东西不会考虑,政策法规则是想着法子找漏洞。

回复海风小舟:“当初日本侵华时还有学者提出就让它统治中国好了,反正会把它同化掉”
这种论调显然含有一些阿Q精神

大家总是说华夏文明将满蒙等征服者同化了,实际上汉人也在胡化,而且吸收的以胡人的粗鲁野蛮等特性为主,胡人的优点倒没怎么吸收,从而造成了国民素质的下降。

中国人不一定能同化日本人。反过来,如果近现代的日本人优于中国人,也只能向他们学习优点,却不可抱有“干脆让日本人统治我们,这样全国的经济文化发展水平显然会高得多”之类的心态。然而这种心态,不少国人却不排斥。

总之,太复杂了。然而无论如何,信仰与气节不能丢。

2016-07-06 23:26

引用 卸磨的驴 发表于 2016-07-03 22:04:42 的回复:

崇尚武力,但问蒙、满文化到哪里去了?融入汉文化了。文明文化是最终的。

回复卸磨的驴:欢迎满蒙等民族在保持本民族特点的同时学习并促进华夏文明。

2016-07-06 23:28

我看过一些崖山海战的事迹,遥想当年十万军民随小皇帝一起投海自尽不忍偷生,便不自觉地热泪盈眶,一直想去崖山看看,看看当年我族先人们大厦将倾时浴血奋战最后抵抗的地方。谢谢你的游记,让我知道了准确地点。我和它并不远,相隔20公里。我一定要去那拜一拜。

2016-08-06 22:37

引用 谢耳朵 发表于 2016-08-06 22:37:07 的回复:

我看过一些崖山海战的事迹,遥想当年十万军民随小皇帝一起投海自尽不忍偷生,便不自觉地热泪盈眶,一直想去崖山看看,看看当年我族先人们大厦将倾时浴血奋战最后抵抗的地方。谢谢你的游记,让我知道了准确地点。我和它并不远,相隔20公里。我一定要去那拜一拜。

回复谢耳朵:

2016-08-07 23:29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