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大理艳阳下(后篇):农场柴米多

32
槟子树 LV.8
2016-06-21 22:46 2248/16
  • 出发时间/2016-06-01
  • 出行天数/13 天
  • 人物/和朋友

       我和阿琪之所以在云南浪荡一个月时间,全因一个叫做“柴米多”的农场而起。
       记得大四毕业那年,在北京农夫市集听了一个有关WWOOF(World Wide Opportunities on Organic Farms)的分享会,一直念念不忘。最后和舍友阿琪商量,决定五月份去云南的农场体验一下,兜兜转转找了好久,终于收到了“柴米多”的回复。当友勇热情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的时候,我和阿琪笑的别提多开心了。
       由于农场的活儿不多,加上住宿不方便,友勇安排我们一边在海地客栈工作,每周休息时间到农场去。

前方图文预警,字数非常多,只有生活琐事的记录,并不是旅游攻略!

初到的日常

       5月17号这天一大早,我和阿琪就起来拼车去农场。由于客栈在双廊,而农场则靠近大理古城,中间有一个多小时车程,往返并不方便。
       汽车奔驰在公路上,起初,左手边是永远那么美的洱海,静静在苍山下流动;而后,洱海逐渐退出了视野,广阔的平原田地开始跃入眼中。或是褐色的泥土,或是粼粼的水田,或是青葱的菜地,或是拔节的玉米。此时正是云南插秧的季节,身穿各色花衣、头戴草帽的庄稼人纷纷弯腰劳作,身影渺小而模糊,为成片的绿地添了许多活泼可爱的色彩,蓝天白云下远望过去,如一幅宁静淳朴的油画。

       到农场时已经10点半了,走进小铁门,远远看到阿梅和一个高瘦的男人蹲在一块土地边上说着什么,突然看到了我们,起身转过脸。我使劲挥挥手,大喊一声“嗨”,加快速度走进一看,高瘦的男人原来不是农场种植的负责人李伟,而是一位留着络腮胡子的大哥。阿梅是从浙江过来的姐姐,在农场研究种花,她笑眯眯介绍说:“他跟你们一样,也是新来的,叫大胡子哈哈!”大胡子也跟着开怀大笑起来,这名字真是简单明了……阿梅指着我们眼前的一块地,说:“这里刚刚收割了其他菜,打算种一些葵花籽,你们刚好能帮忙移植一下向日葵,把农场的有些布局重新安排安排。”
       大胡子提着箩筐和小铲子走在前面,带我们走去不远处的另一块地里,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没有开花的小向日葵,得把它们挖出来,再移到这边挖好洞的地里。
       “大胡子,你是哪里人呀?什么时候过来的?”
       “内蒙古的,我也是刚来三四天吧。”
       “哇~那你是在这里长时间工作了?”
       “嗯,嘉明让我过来的,我向往这种种田的日子很久了,跟他聊过之后,安排我过来当个农场设计师,先帮忙把农场好好打理一下。”
       纳尼。。。?!听到这里我不禁纳闷了,还有这种神奇的职位啊……嘉明是农场的大BOSS,果然BOSS的想法比较潮啊。
       刚移植了一部分向日葵,就到了午饭的时间。十几人的大桌,陆陆续续进来农民大叔们,衣服上满是泥土,进门并不说话,偶尔看一眼新来的我们,坐在座位上就拿起碗筷大口吃饭,整个桌子几乎只有喝汤嚼菜的声音,紧赶着吃完饭,歇会儿又要去干活。我和阿琪也没开口,静静吃着饭。
       下午移植向日葵的空档去农场的大草坪休息了一段时间。农场原是几百亩租来的土地,后来经过改造,挖了人工湖,湖的一半边种菜,另外半边是一片十分开阔的草坪,供大家吃喝玩乐和开办市集。站在草坪上,苍山近在眼前,云层压顶,变幻着各种姿态,山下隐约可见红灰相间的房子,靠近湖边立着一棵孤零零的树,无论风吹雨打一动不动。湖中还有两三个“小岛”,一个岛上喂养了十几只兔子,据说是因为嘉明BOSS喜欢小动物。“兔子岛”到处散布着小洞穴,常常能看到黑白灰的兔子们聚在在洞口边看风景。阿琪常常跟我说,啥时候咱俩捉兔子烤来吃吧,看着挺肥的……只要站在农场里看着这片山水草坪,无论是清晨傍晚,还是日晒大雨,都会觉得:啊…好幸福啊真的好幸福啊~(≧▽≦)/~!!!(恕我完全词穷了)

       傍晚临走前,我们找到了李伟和其他正在插秧的农民大哥们。和云南当地人一株株弯腰将秧苗竖起插入田中不太一样,农场的人则是将秧苗抓起一小把,零散抛下去,听说这是江浙一带的惯用种法,东倒西歪的秧苗们会在几天之内慢慢立起来,还倒着的就用工具倒腾倒腾。最近是农忙的季节,大部分人都在干活,另一部分人又忙着准备6月初的COART艺术节,整个农场空荡荡的,我和阿琪根本找不到人交流,只能漫无目的做一些临时的事情。原先想着,应该会有人带我们边工作边和我们谈一谈农场的情况,包括现在做的事情以及农场的发展计划,聊聊他们的农业理念,有目的、有指导性地让我们接触地里的事物。但是……我们好像设想得有点美好了。友勇第一天接待我们,带我们逛着田地时曾说:“在国内有机农业很难做的,农场刚起步,事情特别杂,而且干农活也很累,你们记得做好心理准备。”
       其实我们还是尽力做好了心里准备的,否则也不可能费了周折坚持过来,可直到离开云南,这心里准备都没太派上用场吧。

柴米多餐厅

       5月24号,赶上农场的调休,大家都不在地里干活,我和阿琪正好有机会去一趟大理古城的柴米多餐厅吃顿饭。餐厅和农场有点像双胞胎,农场的新鲜蔬菜直接供应给餐厅,餐厅又是农场的宣传窗口,这样的farm-to-table模式还挺有意思的。
       餐厅坐落在大理古城叶榆路,从农场过去有几公里的路程,出了农场,在公路上碰到开电动三轮的大爷,戴着墨镜,身穿类似军装的制服,路过我们俩时停车问去不去古城。谈妥价格,大爷很酷炫地帮我们拉起后座的车帘,欢迎我们入座,别说还真有点绅士风度……从我们来云南,就几乎没经历过这里的夏天,下大雨时甚至只有十几度,某些天我都套上了所有长袖的衣服,恨不得裹起羽绒服。。。今天也是个阴天,我和阿琪穿着两件单薄的长袖,在三轮车的呜呜声中瑟瑟发抖,大叔边开车边很high地跟我们拉家常,呼啸而过的大风吹得我睁不开眼,可我们还得用颤抖的嘴唇微笑着配合大爷答话,也是飞一般的体验……
       餐厅以竹子作为整体的装修,墙、窗户、天花板,都由一根根斑驳暗黄的细竹竿拼接而成。室内的桌椅全是木制,每张餐桌上都摆放了一个小圆柱烛台,一个小陶罐,罐子里插着应季的花草植物,有芦笋、茼蒿花、小雏菊、马蹄莲、葱花和不知名的蔬菜们。餐厅里的装饰大多是直接用农场采摘的作物来搭配的,所有的蔬菜和鲜花都可以是下一种灵感。桌上还放着茶色的餐巾纸,是一种没有添加漂白剂的天然植物纤维纸,和竹子、木桌的色彩配在一处,有种深深浅浅的复古感。

       除了简洁素雅的环境,吃饭时印象最深的便是餐布。这里用的是云南特色的扎染布来摆放刀叉盘,浅蓝和白色自然地在布上过渡,铺在桌上清新悦目。加上胡萝卜汁、意面和蔬菜沙拉,冷暖色调融合在一起,真是很特别的美。

       用餐后,我们见到了Max、小蓓和苏苏。我和阿琪很想参与COART跟柴米多合办的活动,于是友勇让我们联系负责人之一Max,这才有了今天的碰面。Max圆圆的脸上留着一圈络腮胡子,眉眼很精神,一笑起来特别可爱。他在上海长大,去了香港读大学,而后又在香港工作七八年时间,两年前刚来大理定居,普通话、粤语、英语无缝切换,说话永远语气和缓,做事不急不躁,让人觉得十分亲切可靠。小蓓是嘉明BOSS的合作伙伴,身材娇小,处理事情清晰利落,做过很多年设计师,据说餐厅的设计就是她的创意。苏苏是我老乡,一个湖南姑娘,笑声很爽朗,一副圆圆细边眼镜架在鼻翼,爱扎个半丸子头,因为COART活动的各种杂事,时不时会出现快要崩溃的神情。
       这次聊完后,我和阿琪便回到客栈待命,过两天接到Max的通知,我们从6月1号开始搬去农场,正式参与农场的工作和COART活动前期准备。

大理夜朦胧

       6月2号正式入住农场。晚饭后,海地咖啡馆的彪哥开着小车,载上要在农场活动中售卖的海地明信片、文化衫和剪纸画,塞满了整个后备箱及半个后座,我和阿琪挤在后座空余的位置,阿福坐在副驾驶,车里播着超级high的摇滚曲就上路了。云南的路车少人少,而且平整宽敞,开起车来那个爽,速度分分钟上80……到农场时夜幕刚刚降临。
       友勇他们把二楼一间大房子空了出来,大胡子搬来一床席梦思床垫,嗯,我们直接睡床垫。。。我们的房间下方,是农场动物们的家,鸡、鸭、鹅、奶牛都在一起,常常会有动物们的各种味道悄悄从窗户飘进来。还没来得及铺床,彪哥说带我们去喝酥油茶,我们立马钻进车里等不及出发。因为刚刚在来的路上提到还没去过下关,彪哥径直把车开到了下关带我们吃宵夜,太感人了!!!
       停车后进了一家藏族风情的餐馆,屋里挂满了金帆,桌桌都是客人,好不热闹。上二楼坐定,彪哥迅速点好了菜。他后来说,大学起他就开始来这里了,东西味道很不错,偶尔会带朋友来玩玩。甜甜的酥油茶简直好喝到没有朋友……茶里放了麻籽,喝前遥遥壶,香气四溢。来云南之后我有一项重大发现——“单山蘸水”辣椒粉,真的是良心调料,什么肉啊、菜啊,吃之前只要蘸一下它,味道饱满到感天动地!!!吃着苦荞饼,楼下突然放出《眉飞色舞》这么动感的老歌,灯光闪烁,餐馆里的藏族大哥穿着民族服饰,邀请座位上的客人们到中间空地上跳舞,看着他们洒脱的舞姿,我都不自觉跟着晃起来。

       下关是比较发达的市区,高楼多,回程路上还能看到公寓小区里亮着一盏盏暖黄的灯光。车里响起了民谣音乐,在安静的街道上分外有气氛。
       没想到大理还有这样的一面,不是苍山洱海的静谧辽远,不是双廊的三叶梅和白族阿娘,不是喜洲的石板路和古宅,不是环海路旁精耕细作的农田,而是有点嘈杂、有点繁华,有点放纵,有点自我,只有在民谣的音符里,它才能谱出最扣人心弦的词。
       回到农场,大家都睡下了,我们俩收拾了半天,铺上一床从客栈带来的超厚超长的棉被,赶紧休息。这被子重得让我喘不过气,翻来覆去老半天,阿琪已经开始有点呼噜声了……

隔壁台湾人

       3号晚上,农场的人在会议室突然弹起吉他、打起手鼓、唱起歌……可能是白天太忙,夜里大家需要好好放松。这时,门外出现了一位穿工装、戴西瓜帽的大哥,笑眯眯问我们发生了什么事。我和阿琪从没见过他,可其他人好像都很熟悉,大哥径直走进来,二话不说也开始嗨起来……后来聊天才知道,原来他是住在院子照壁后面的阿宝哥,是个台湾人,现在在这儿做木工活计。也是到后来的后来,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他是翻墙过来的。。。
       过了两天一个下午,阿宝哥又突然出现在会议室门口(⊙_⊙)?。。。大家聊着天说到了吃晚饭的事,他开口说:“我今天也做饭,可以过来吃!”天啊,我们抑制不住内心的洪荒喜悦,最后一致决定去阿宝哥家里蹭饭吃,当然也要翻墙过去。我还是生平第一次从二楼翻檐走壁,小短腿半天够不着另一半的地板,两手扒着墙小心翼翼挪动,还好在阿琪的搀扶下,终于在一堆木头中踩到了安全区域。
       下到一楼,院子里全堆满了各式各样的木头,奇形怪状,颜色深浅不一,屋里的架子上散乱着未完工的木艺品和制作工具,中央有一块长木板作为饭桌,桌面仍是未经打磨修饰的天然样子,木头的粗糙纹路清晰可见。就在这张长桌上,摆上了卤肉汤、土豆片、泡菜、炖排骨……我和阿琪都可以发誓,这真的是我们吃过最好的吃的卤肉饭,没有之一啊!!!台湾阿宝牌卤肉饭,你,值得拥有!!!╰( ̄▽ ̄)╮

       饭后闲聊,听到了一个非常小说的故事。阿宝哥十几年前在台湾做服装生意,经常来往广州等地,某一年,他在大陆旅游遇上了一位大连姑娘,两人情投意合,一路从广西游览至云南。姑娘回大连后,他便在丽江开起小酒吧,一等就是三年。而后再去大连寻找意中人,发现她已经成家,两人从此天各一方。因为喜欢马,喜欢茶马古道,阿宝哥决定自己重走一遍当年的历史之路,最终定居大理,做起了自己热爱的木艺。
        “这样的感情一生能有一次就够了。” 话一落,一阵沉默,大家好像都入了迷。白炽灯下,阿宝哥凿着一根圆柱形木头,偶尔停下来这里比比、那里量量,或者放下工具,蹲在地上捡起木屑,笑着继续聊天,言语里还有浓浓的台湾腔。

COART艺术节

       经过了一周的准备,COART艺术节和农场市集在6月8号这天正式开幕!早晨七点不到,我们就被楼下的鸡叫和奶牛叫喊醒过来,匆匆吃了点面包充饥,就去帮忙布置草坪会场。接下来五天时间,草坪上有摊位市集、户外体验、音乐表演和农场晚宴等活动,从上午10点半一直持续到下午7点。
       我和阿琪分别守在正门和侧门的售票处。下午趁着游客人少,我进草坪逛了一番。市集上吃喝玩乐什么都有,啤酒、咖啡、果汁、自制米酒;寿司、韩餐、汉堡、有机蔬菜;扎染、布艺、木艺、手工皂等等。湖面上的漂流小房子里,端坐着正在演奏的自然音乐人,草坪边缘围了几圈游客争相拍照。不远处的湖中心,几艘皮划艇来回穿梭,玩得很开心。我穿着柴米多绿色的围裙在草坪上来回走动,忽然有种迷之潇洒感……

       等到第二天在侧门售票,我遇见了传说中的李亚鹏。起初,六七个人一起前后簇拥着进来,我忙着收费并没注意到,直到这群人走远,身边的志愿者妹子居然尖叫起来:“天啊!!!居然是他,是李亚鹏啊!”
       “啊啊啊??!在哪里?”
       “已经走过去了,就是穿着黑T恤戴墨镜的那个,快看!”
       “我去,我完全没有认出来……”
       “他打扮得太低调了,不近看真的注意不到吧。我应该去合个影的……”
       “没事,车都停在这里,他还会来的,等着吧。”
       这时候,本来还在门口观看活动说明的两个女孩子,立马冲到我们面前,一脸激动:“什么?李亚鹏进去了?!我要买票!!!多少钱一张?”
       果然,最后他们都回到了侧门口,我和志愿者妹子对一行人说了声“慢走”,李亚鹏转过头来对我们微微一笑,答了句“辛苦了”。真人和电视上没有差别啊,走在人群中不仔细看,估计会被淹没的。。。
       “耶!”我和志愿者妹子对视一笑,击掌撒花哈哈哈~

       再等到第四天下午,我们居然还遇见了活在表情包中的“尔康”周杰……这天我在场地上做后勤检查,刚到柴米多的摊位躲躲大太阳,从海地客栈过来帮忙的晓妍对我招招手,拉着我坐下,眼睛一眯,说:“看,行走的表情包!”“What?!”“尔康啊!!!在中间那张长桌子上吃饭!”
       远远望过去,周杰和几个朋友围坐在一起,头发挺短,戴个墨镜,留着点小胡茬,然而我真的觉得,看着还算个成熟的帅哥啊……然后尔康跑到了草坪中央,坐上本来给小朋友玩的小木马,摇着摇着让朋友给他拍照。。。等他回到饭桌上,已经摘掉了墨镜,哇,这时候隔着十几米的距离,我都能感觉到他的脸上精彩纷呈,又可以打包表情了……不可思议的男纸。

Faraz在弥渡

       这次COART和农场的活动,我最期待的其实是去弥渡县拜访松乐农场。农场主Faraz是一位在大理生活了16年的美籍伊朗人,他多年前在香港做农产品贸易,无意中发现云南的独头蒜品质极高,于是亲自前来考察,而后决定定居大理,开始了自己的农场种植生活。他曾在丽江宾川洱源都进行过许多作物试验,最终选择了弥渡这个海拔、光照和降雨都合适的地方。
       从大理古城到弥渡有接近一个半小时车程,Max不仅是带队人、实时翻译,还充当了司机的职务,其他同行的十余人都是从各地赶来。Faraz先带我们到了一个深山老林里吃一顿“全豆腐宴”。汽车从盘山公路一圈圈绕上去,一边是山壁,一边是山崖,林木茂密,刚刚下过雨,草叶独有的气息从窗外反复灌进车里。餐桌是个契机,十多个人围成大圈,刚巧可以好好听Faraz讲述自己这些年的故事。他的中文不太好,基本上靠英文交流,全程Max都在耐心为我们翻译和解释。和Faraz一同过来的还有他的小儿子,小家伙中英文都很溜,水汪汪的大眼睛骨碌碌直转。吃完饭去农场的路上,Max说他有六个儿女,全是从小在家上学,使用的是美国某一类家庭学习教材,虽然没去过学校,可Faraz的孩子们无论在教养还是学习能力上,都很令人称赞。
       由于才下过大雨,道路泥泞,我们只能临时取消去山间柠檬园的计划,直接来到了农场的实验基地。
       Faraz首先带我们进入办公区的院子,这里有一株年龄最长的牛油果树,农场的人们都称它为“Mother Tree(母亲树)”。他当年带了十多棵牛油果来大理进行培育,最后只有这一株存活下来。院子其他地方还有不少一排排的小牛油果树,许多都是用这棵“母亲树”的果实培植出来的,而栽种果树的土壤,是Faraz和团队的“新制作”,他们捣碎腐木树皮,将其和泥土沙石、国外引进的菌群混合,根据植物的特性研发出最适合它们的土壤。
       农场的办公区最近正在重新装修,准备改造出三大分区:奶类制作、果汁制作、果酱制作。他们计划用特殊的地板和天花板打造出无菌环境,工人进入需要换上全套除尘服装,这里还设置了实验室、储藏室、冷冻室等等,我们在零下25℃的大型冷冻室体验了几十秒,即便穿着外套长裤,双腿一踏进去,那个由下至上的酸爽啊……
       

       接着便去参观农场的车厘子园,园内的车厘子树用透气的纱布封了顶,因为要保持所有的果树大概在2米左右,不让根茎过分生长,这样有利于保证输送给果实的养分。参观园子的时候,大家都很感兴趣,你一个问题,我一个问题,Faraz好像从没有被难倒过,捧着土壤、掰开枝叶或指着某种设备为大家认真说明。
       走之前我和Faraz聊了一点有关农业教育方面的问题,不得不说,如今我的英语真的太烂了……经常脑子空白想不到下个词要怎么说。我们的对话开头是这样的。。。
       “What are you studying now?”
       “linguistics. ”
       “Wow!”
       “Chinese... not English!”
       心里好捉急,对自己无语了……
       我问他是否有想过把农业和教育结合起来做一些事情,他说现在云南还有很多受教育程度不高的孩子,要是这里的一些咖啡馆或者商铺能提供场地,他很愿意自己或叫上其他人去做一些分享,可以是专业理论,可以是实践经验,把这些孩子聚起来一起讨论交流,甚至还能做成视频集合放在网上,让更多人了解。
       “It’s a good idea, but difficult.”
       “Until someone do it.” 他微微一笑。
       中午吃饭的时候,Faraz曾讲述过,他刚开始在大理种柠檬时,花了四五年时间培育出了口感很棒的品种,销路也很好。于是他拿着种子去到当地农民家里,希望农民能尝试种植这些柠檬,他可以提供技术指导,结出的果实无论好坏他也全部买下,帮助他们获得更好的收入。但很多人都觉得Faraz的行为像个疯子,况且柠檬这么酸,怎么可能有人买?纷纷在半路又种起了原来的水果。可直到现在,Faraz仍旧坚持和当地农民沟通,指导他们种植牛油果、柠檬等,还尽量根据不同农户的土地状况,和他们一起调整土壤各成分比例,使之适宜作物成长。在Faraz和他的家人看来,他们所生活的地方就是一个大社区,即便是异国,他们同样希望能为这个社区贡献自己的力量,让更多人有好的收获。
       离开弥渡回去的路上,Max问我今天感觉如何?我说,真挺好的。
       在大理的十多年时间,即便Faraz经历过许多困难,文化冲突、地域差异、种植失败等等,然而却踏踏实实坚持了下来,并一直尝试努力回馈他人和社区。无论是谈及过往的故事,讨论当下的境况,还是聊到将来的设想,总能从他的言语中,感受到他对待这份工作诚恳严谨的态度,我觉得,这是最难能可贵的。

一起吃饭吧

       在柴米多的日子里,临走前吃了特别难忘的两顿饭。
       第一顿是从弥渡回来的那天晚上。农场白天的市集活动很晚才结束,大家忙东忙西没来得及吃工作餐,一个个饿得不行。二哥看我们这么辛苦,说:“我去打条鱼煮煮,一起吃!”说完跑到屋里拿上工具,来小桥上倒腾半天,捞起来一条超级大的鱼抱在胸前,我都看呆了……

       这天确实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下过雨的草坪湿漉漉的,大胡子拿出了之前的半只鸡,搞来一个小炉子蹲在地上烤,还没烤好就被我们催着撕下肉来吃。啃骨头的时候,二哥端来炖好的一大盆鱼,还专程把照明灯挪过来,我、阿琪和从海地客栈过来帮忙的金澍、阿福立马坐好,灯一开,亮黄的光照得身上有点暖。
       “这鱼真的好好吃啊……二哥是你煮的吗?”
       “不是我,是大哥做的。”
       “(*@ο@*) 哇~,居然是大哥做的!”
       “他是厨师。”
       “大哥,是真的吗?!”
       “嗯,家里开了个饭馆。”
       二哥本来叫二万哥,大哥是二哥的亲哥,他们都是江苏人,嘉明BOSS的表兄弟。二哥瘦瘦高高,经常带个鸭舌帽,从侧面和背影看,跟嘉明简直一模一样。我和阿琪到农场来之后,二哥总是特别照顾我们俩,摘了桃分给我们;买了西瓜切给我们;煮了汤圆叫我们吃;做了排骨要我们尝;我们想去哪儿了,只要二哥有空一定会开车送;每次聊天都笑眯眯的,找他帮忙从不会烦,还常常夸我和阿琪性格好。这天阿琪的身体不太舒服,一直没怎么吃,我因为在外面跑了一天,累得胃口也不太好,二哥时不时就对我们说:“多吃点,这鱼可好了,走了就吃不到了。”
       就在汤盆要见底的时候,友勇从古城回来了,挤进饭桌里,看着一身疲惫。
       “要不要来点?”大哥晃着白酒瓶对友勇说。
       “来一口吧!”友勇拿起桌上的杯子就倒满了,一大口下肚。
       夜空中偶尔才有几颗星星从厚厚的云层里露出光来,湖面和苍山消失了轮廓,看着白酒啤酒碰杯,心想,这样肆无忌惮在草坪上喝酒吃肉的日子真惬意啊,没有礼节的约束,周围是自己喜欢的朋友,连黑夜都如此亲切。

       第二顿饭是Max的家庭聚餐。知道我们将在12号离开后,Max说:“走之前你和丁琪来我家里吃个饭吧,我把友勇和苏苏也叫上。”Max和他太太在大理古城附近开了一家名叫“现所”的客栈,也是他们的“现居之所”。11号下午忙完市集的活动,我们便去了古城的农场餐厅同大家会合,一起开车过去。后来,嘉明BOSS也临时决定加入,结束工作就立马坐上了副驾驶……
       刚到Max家里,又下起了雨。今晚我们吃火锅,Max的太太菲姐正忙着准备调料,我把从农场带过来的一大袋蔬菜递过去,它们可是晚餐的口粮。Max今天还邀请了华哥、华太,他们二位是香港人,来大理之前在加拿大工作多年,主要做日料和寿司,看上去就有着独特的香港人的气质。来云南一个月时间,我和阿琪就没吃过火锅,简直太想念了,农场的蔬菜因为没有施化肥、打农药,保留了比较原始的口感,涮在汤里夹出来吃,微甜中带点润润的感觉,根本停不下来!
       吃到后来,雨越下越大,客栈的院子里都有点积水了,厨房屋顶忽然一滴、两滴、三滴……接二连三滴下雨来,Max说因为恰好安了块玻璃,连接处没有修补好,雨一大常常容易漏点水,但是大家好像都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只挪了挪位置,反而有点享受这种奇妙的体验。
      

       嘉明BOSS比较健谈,晚餐后的闲聊说着说着就变成了“Max关于嘉明人生历程的访谈节目”……这位自诩“深刻隽永”的高瘦男子,从年轻时背包徒步的日子说到了在双廊开第一家客栈“海地生活”;又从怎么打造海地一号院扯到了在金梭岛建房子的惊险;顺便透露了下如果要在巍山洱源做客栈,他打算做成什么特别的形式;中途还任性要给大家唱两句信天游,唱到高潮处吼得客栈的电路跳闸……真是一枚骨骼清奇的男子啊。。。
       访谈差不多结束后,大家似乎都没那么尽兴,又开始谈起这几天COART和农场举办的活动,继而发散到了工作上的问题,家庭上的问题,人际上的问题等等。菲姐是心理咨询师,到后来不少人都已经开始纷纷请她分析问题、出谋划策了。这是我第一次,临近12点还跟这么多人在灯光下一起聊天。听着他们的对话,很感慨,即便我们年龄不同、成长环境不同、教育背景不同,可原来大家都遇到过同样的困境,有着相似的疑惑,在平日的笑容下藏着伤心的故事。
       真的要谢谢Max和菲姐邀请我们吃这顿饭,这样深夜谈人生的经历,可不是那么容易就遇上的。

回京路上

       6月12号一大早,我们就出发离开了柴米多。二哥开着面包车送我们到公交站,一路都在说真舍不得我们,我看着跳进车里跟来的农场金毛狗“小样”,不知该回什么话。现在才感觉到,原来我都在云南一个多月了……
       回京的飞机还出了状况,就在快要降落前,广播里突然响起乘务员的声音:“各位乘客,由于北京的大雨,飞机现在无法降落,我们将飞往呼和浩特白塔机场稍作停留,具体起飞北京的时间还需等待通知。”
       Excuse me?!!!内心真是崩溃的……我和阿琪开玩笑说,这回出门要玩high了。。。是不让我们回去的节奏啊?!竟然直接送来内蒙古一游。。。
       还好等待时间不长,终于到了北京。站在地铁里,人多得要闷死了。
       走进学校,其他人都短衣短裤轻装上阵,三三两两走在一起,眉飞色舞讨论学术问题,我和阿琪提着箱子、背着书包、穿着长袖长裤,满脸没休息好的疲惫,跟这个地方格格不入的样子。
       吃饭的时候阿琪问我:“有没有觉得走在学校里有点不一样了?”
       “嗯,好像是,但又说不上来到底哪里不一样了……难不成这就是传说中的心里沉甸甸的收获?”说完我们都笑疯了,真是好作的回答……
       回归最熟悉的日子,一下子多了好多事情,要实习、要写论文、要准备找工作,自己面前像是有一团线,得一根根理顺。我们俩各自忙了几天,某个傍晚在回宿舍的路上碰到了一起。
       “阿琪,我怎么觉得北京有点太发达了啊……?”
       “我也是。。。看所有人都好像很忙的样子,这两天好恍惚。”
       “估计还得适应几天吧。。。”
       希望大理的朋友们能生活得开心,常有蓝天白云陪伴左右。我肯定会再去云南一次,不,说不定是好几次!什么沙溪啊,泸沽湖啊,香格里拉啊,西双版纳啊,统统都要走一遍!

2016年6月21日

本篇游记共含10715个文字,26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2016-06-22 13:45

游记写的真好,要是能多加点攻略信息就好了。

2016-06-22 14:25

引用 葑紫 发表于 2016-06-22 14:25:48 的回复:

游记写的真好,要是能多加点攻略信息就好了。

回复葑紫:因为我们并没有时间出去玩……这就是真相😂😂😂

2016-06-22 15:06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槟子树 的图片:

耶  我喜欢

2016-06-22 23:47

引用 槟子树 的文字:

在国内有机农业很难做的,农场刚起步,事情特别杂,而且干农活也很累,你们记得做好心理准备

累是肯定的  还脏 因为有机农业不允许用化学肥料  那就是人工肥料  实际上时间也不断了  云南的有机茶做了很多年了  成本高  卖价贵  市场小  做不起来  资金回收周期长  愿意继续投入的人就打退堂鼓啦

2016-06-23 00:21

引用 槟子树 的文字:

下大雨时甚至只有十几度

嘻嘻  对  对  对

这两天的昆明最高温度都没超过20

2016-06-23 00:23

引用 槟子树 的文字:

在云南还有很多受教育程度不高的孩子

现代农业是高科技  传统中国农民尤其年龄大受教育程度低的人  学不会  讽刺的是  90后现在不愿意务农了

2016-06-23 00:39

引用 槟子树 的文字:

但很多人都觉得Faraz的行为像个疯子

要有示范才好  嘴上说再多 他们听不懂  看不到收货 推广效果肯定差

2016-06-23 00:41

引用 请我忘记我 发表于 2016-06-23 00:41:57 的回复:

要有示范才好  嘴上说再多 他们听不懂  看不到收货 推广效果肯定差

回复请我忘记我:看得这么仔细,佩服佩服!

2016-06-23 08:30

引用 槟子树 发表于 2016-06-23 08:30:19 的回复:

看得这么仔细,佩服佩服!

回复槟子树:你写得好玩 继续写

2016-06-23 11:10

引用 请我忘记我 发表于 2016-06-23 11:10:22 的回复:

你写得好玩 继续写

回复请我忘记我:已经写完了,没了😂

2016-06-23 15:3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引用 槟子树 发表于 2016-06-23 15:33:33 的贴子:

已经写完了,没了😂

接着写其他的呗

2016-06-24 00:50

楼主真会玩啊~哈哈

2016-06-27 10:52

引用 jellys 发表于 2016-06-27 10:52:01 的回复:

楼主真会玩啊~哈哈

回复jellys:我是乡会玩😂

2016-06-27 20:13
此评论来自蚂蜂窝自由行APP蚂蜂窝自由行APP

好棒的经历呀! 请问柴米多市集都是什么时候呢?月底会去大理不知道能不能赶得上

2016-08-13 23:12

引用 元末元初 发表于 2016-08-13 23:12:56 的回复:

好棒的经历呀! 请问柴米多市集都是什么时候呢?月底会去大理不知道能不能赶得上

回复元末元初:不好意思才看到。。。柴米多的市集确实不太定时,你可以去大理古城叶榆路的柴米多餐厅看看,那里也会有小型市集~

2016-09-04 14:17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